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16米 臭男人!!

016米 臭男人!!

    枭哥?

    她谁啊?叫得也忒亲热了!

    见此情形,邢小久似笑非笑地轻声低语:“她是闵婧。”

    ——闵婧。

    素来以大方优雅闻名,在京都上流社会圈子十分活跃。

    那天她还听宝妈说过,她担任了好几个慈善机构的形象大使,是**们的最佳结婚对象,男人们的梦中情人。

    当然,更重要的,她是冷老爷子中意的儿媳妇。

    闹心!

    扬起眉头,宝柒蛮不正经地调侃:“二叔,这位大婶叫你呢?”

    冷枭抿了抿唇,扫了她一眼,脸上的冷硬之色似乎都缓和了不少。

    “闵小姐,我侄女喜欢乱开玩笑。”

    侄女?

    那小姑娘眼里的敌意又是为什么?

    优雅一笑,闵婧又哪里是省油的灯儿?圈子里谁不知道,虽说追求她的男人快从动物园排到西华门了,闵大小姐中意的只有冷家二少爷。

    将身姿站成一道雅致的风景线,闵婧笑说:“枭哥,小孩子嘛不懂事儿。其实……她也没有叫错。”

    一听此话,宝柒差点儿咬断舌头。

    大婶?二叔?她这一喊,岂不是便宜了这女人?

    失策,失策!

    她哼唧一声,走上前去亲热地挽住了冷枭的胳膊,“二叔,你替我选衣服吧?”

    眸色微黯,冷枭不着痕迹地拉开了她的手,但没有反对。

    耶!

    胜利的喜悦,让宝柒特别欢欣。

    哇哦!没想到这儿不仅有女装,还有各大一线品牌男装,尤其是西服,一溜儿帅得不行,看得她眼儿花花。

    他要是穿西服会跟穿军装一样帅得人神共愤么?

    “二叔,这个……你穿一定好看?”

    深邃的眼波一扫,冷枭立马警觉。

    她挑的是一套拉链设计的黑色西装,明显和她自己选的是同一个牌子,颜色又搭配,企图太过明显。

    下意识地,他冷冷拒绝:“我不喜欢!”

    暗暗磨牙,宝柒正犯嘀咕,身后突然冒出来一道轻盈的影子,只见闵婧优雅地走到旁边的男式衣架前。

    “枭哥,其实你可以试试这套GUCCI最新款,今年流行复古西装,一定很适合你……”

    不屑的轻嗤,宝柒呛道:“哟,闵小姐,你还嫌我二叔不够老啊?”

    一时间,空气中弥漫着战斗的硝烟。

    冷枭察觉到小丫头刺猬般倒竖起来刺儿,像个保护领地的地主婆似的,脑袋有些大。

    既然要她断了念想,何不就趁现在?

    凌厉的面色放缓,他的视线落在闵婧选的那套灰色西服上,“闵小姐眼光不错,很适合我。”

    闵婧目露欣喜,“那试试?”

    “不用了。”眼神掠过旁边看好戏的邢小久,冷枭沉声交代:“把那套西服给我包起来。”

    呵!这唱的是哪出?

    邢小久心里不解,一昂下巴,吩咐旁边的店员照办。

    “喂,你故意跟我作对?”从邢小久的工作室出来,宝柒就斜着眼儿瞪着一脸阴沉的男人。

    “我没那闲工夫。”

    男人冷漠的面孔,没带一丝热气儿。

    好吧,算你拽!

    宝柒闷着脑袋,一路小跑的跟在他身后。

    到了楼下的停车场,她正准备上车,天呐,身后再次传来不和谐的女声。

    “枭哥,等一等……”

    一扭头,可不正是亭亭而立的闵婧?

    丫的,这女人阴魂不散!

    不管她的忿然,闵婧的笑容一如既往优雅迷人:“不好意思,我汽车出了点儿小故障。这会儿有点急事,一时打不到车,能不能麻烦你们捎我一程?”

    冷枭眸色一沉,犹豫了一秒,微微点头。

    “行。”

    什么?

    顿时,宝柒像只霜打的茄子,脑袋都快蔫掉了。

    双手紧紧抓在车门上,她低下头用只有他能听见的声音说:“我不喜欢她,不许!”

    然而……

    至到闵婧款款走近,他冷冽的面部线条都没有一丝松动。

    答案很明显。

    宝柒脸蛋儿都要烧着火了,电光石火间她脑子里闪过无数念头,但最终奥特曼还是打败了小怪兽。

    丢脸事小,丢人事大!

    一把将爱宝塞到车后座,她退开了几步,笑着拍拍衣服。

    “二叔,我还有事儿,您忙,我一会自己回去!”

    洒脱的样儿,倒很有几分宝柒范儿。

    眉头冷皱,冷枭锐利的目光掠过她笑得潋滟的小脸儿。

    这样,也好。

    面无表情地从皮夹子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到她面前,他绝对像个称职的长辈。

    “拿着,早点回家,免得你妈担心。”

    宝柒的脸儿,刹时红白交替,这么爽快的给钱让她走人?

    丫一定是迫不及待的想和那美人儿去鬼混!

    臭男人!

    眸光一睐,她浅笑着接过银行卡,小财迷似的吻了吻,开心地笑着挥手,转身走人。

    镇定,一定要镇定……

    然而,她还是没管住自个的脑袋,在汽车发动后转过头——

    银灰色的小跑绝尘而去,虽然不如大怪兽那么威风,其实也挺有型的。

    掀了掀唇,她握紧拳头,狠狠一脚踢在旁边的花台上泄愤。

    鸟人,让你狠,让你拽!赶明儿,一定让丫连本带息地还回来!

    下一秒……

    小样儿的,她抱着脚直抽搐!

    靠,花台也欺负人!

    小粉机嘶哑的叫唤声,拉回了她乱七八糟的思绪。

    一看蓝色屏幕上那串号码,她气就不打一处来,正找不到撒气的地儿呢。

    于是乎,接通电话她一句一句连珠炮似的就轰了过去。

    “好你个姚望,臭孩子,昨儿放我鸽子呢?”

    “行行行,姚美人,别恶心我了!”

    “给个机会你来给姐姐收尸,来吧……我快要死了!”

    不知道姚望又说了什么,她拍了拍脑门儿,缓过劲儿来了:“我在帝豪大厦楼下,给你二十分钟,愈期不至,恕不奉陪!”

    ——★——

    银灰色的兰博基尼一路小跑,直到后视镜里再也没了那抹娇小的影子,冷枭才猛地一脚停在了路边儿。

    胸口空空的,语气更是冷硬得没边儿。

    “闵小姐,我突然有点事,不方便送你了!”

    望向他冷峻的侧脸,闵婧目光闪了闪,轻笑出声:“利用完了,就这么把我甩了呀?”

    冷枭抿唇,冷冽的眼神带着浓浓的警告。

    聪明如闵婧,又怎会没点眼力劲儿?

    很诡异!

    她揣测不透他的心思,但还是面不改色地解开了安全带,优雅的脸上带着适宜的笑容。

    “行,我让人来接我,你有事儿先忙!”

    面色阴沉,冷枭没有下文。

    直到她关上车门,也没有见到他有除了冷漠之外的任何表情。

    同在京都地面儿,她见过冷枭不是一两次,而他表情最丰富的时候,只有在他侄女面前……

    ……

    冷枭没有离开。

    倨傲又冷漠的斜靠在汽车里,他阴晴不定的脸上,带着一种成熟男人特有的性感张力。

    这是京都市的中心广场,车窗外人来人往。

    他左手指尖儿上荡着一缕烟雾。

    淡淡的,缭绕着。

    右手攥紧电话,半眯着冷眸,静默片刻后他拨了邢小久。

    “那套Dior_Homme的黑西装,我二十分钟后来拿。”

    甩开手机,慵懒地将烟轻咬在唇角,他整个人沉浸在一团朦胧里。

    半晌后……

    看看腕表,他狠狠吸了一口,将烟蒂摁灭,飞快地倒转方向盘,原路返了回去。

    帝豪大厦楼下。

    远远地,小丫头正侧身钻入了一辆奔驰s350……

    ------题外话------

    啊哦~播报到此结果,明儿咱俩继续,话说,纠结的枭爷会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