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14米 缺德又缺爱!!

014米 缺德又缺爱!!

    激灵一下,酒意褪去。

    作为一个职业特种军人,枭爷比起普通男人自然镇定许多。

    几乎未加思索,他翻过身去,一把扯过被子就裹住了自己。

    可是这么一来,原本埋在被子下面的宝柒就没遮了。

    小脸儿上是酣睡的惬意,粉红的润泽像初生的婴儿,柔嫩,青涩,头发凌乱的铺散,像一朵含苞欲放的花骨朵,浅浅呼吸着蜷缩成了一张小弓,睡衣暧昧地撩到了腰上……

    迅速将她的睡衣拉下遮住春光,冷枭咬牙切齿地低喝。

    “宝柒!”

    睫毛微微一动,宝柒砸了砸嘴似乎有些醒转,但却没有睁眼。傻乎乎地点了点头,她将脑袋往上拱了拱,似梦呓又似喟叹地咕哝着:“鸟人?……做梦了……”

    没了被子的她,说着梦话又小狗嵬似的将身体紧挨过去,大腿一横夹住他,像抱枕头似的继续睡大觉。

    冷枭身体一僵!

    这种接触,让他脑门儿上青筋直突突。

    可是夜深人静,不敢闹出大动静。

    压低嗓子,他狠狠推她,语气危险而灼人。

    “再不醒!老子抽你!”

    啊!

    这一下,宝柒终于彻底清醒了。

    摸了摸鼻子,揉了揉眼睛,她瞪大了眼睛,又伸出指尖在他身上摁了又摁,戳了又戳,然后一脸惊喜。

    “二叔?真的是你,我还以为做梦呢!”

    “看来没傻,还知道我是谁!”

    “可是……你咋在我床上?”宝柒恶人先告状,小手继续在他身上划拉。

    飞快地抓住她越来越不安份的手,枭爷冰冷的俊脸差点儿龟裂,“是你在我床上。出去!我要睡觉了!”

    “凶什么凶!吃枪药了?”嗔怨地瞄了他一眼,宝柒打了个呵欠,鼻腔哼哼道,“……你又不在家,我睡一下你床怎么了?大惊小怪!”

    冷着一张脸,冷枭深吸一口气,长辈般训斥:“宝柒,别考验我的耐性。你是个姑娘,能不能懂点儿分寸……”

    “打住!”

    今儿已经被宝妈给教育过的宝丫头,再瞧到他像见到洪水猛兽似的表情,心情倍儿不爽。

    太喜感了,太讽刺了。

    盯着他看了几秒,她邪恶地勾唇,似笑非笑地换了个姿势更挨近了他,“二叔,你的话太含蓄了!你不就想说我不懂自爱,不知廉耻么?……得,反正我在你们这些人眼里就他妈不是个东西……嚯,那我一不做二不休……”

    ‘新仇旧恨’一涌上来,宝柒同学像一只小宇宙爆发的圣斗士,动作又狠又迅速,‘嗖’地扯开他身上的被子,一翻身就骑在他身上!

    我操!

    脑子‘轰’的一声,枭爷炸毛了。

    他真没想到这野丫头会有这么彪悍的动作。

    枭爷被逆推?NO。

    心里懊恼着,他哪会让她得逞?

    哪料,他刚一起身,小丫头竟整个身子压了上来,少女娇软的身躯和她身上清冽的野蔷薇香味儿,刺激得他濒临崩溃,几乎瞬间便硬挺如铁,一时忘了反抗。

    温软细密的吻落在他的额头,又在他脸上蹭了蹭,啄了啄他的嘴唇。

    一路滑下,在他线条冷硬的下巴上流连片刻,她的唇移到了他激烈耸动的喉结。似乎觉得挺好玩,她轻轻含住,迷离的眼儿撩他一眼,嗓子软糯得让人骨头发酥。

    “……二叔,你不要讨厌我!”

    二叔……

    两个字子弹般从耳朵贯入,却真真儿击中了冷枭的太阳穴。

    像被雷给劈了似的,冷汗飞快地爬上脊背,他错位的神经迅速抽回,死命克制着胸口膨胀到极点的**,铁钳般的双手捞起她的小身板儿,一把就甩了出去。

    “宝柒别疯了!”

    双目赤红,呼吸气促,冷枭的样子看着特别抓狂。

    “混蛋!痛死我了!”

    一屁股坐在地上,宝柒又是疼痛又是窘迫又是难堪。

    不敢看他冰冷刺骨的眼睛,她慢吞吞地爬起身,灰溜溜地跑了。

    咝……

    一动,疼得她直抽气。

    这个魔鬼,太狠了!他到底是不是男人?

    直到她背影消失,冷枭长舒了一口气栽倒在床上。

    五秒后,像是被针扎了屁股似的弹跳起床,冲向了浴室。

    冰冷的水龙头下,他看着小腹的高昂闭上了眼睛,思绪支离破碎,心里挥之不去都是刚才那诡异又旖旎的一幕,还有那声儿柔软的二叔……

    躺到床上,一股熟悉的幽香扑入鼻尖儿。

    心狠狠一抽,他看到了床上那个不属于自己的枕头。

    眸色一沉,他鬼使神差地拿了过来。

    于是乎……

    第二天起床,他无奈地发现,床上画了小地图!

    喟叹着揉额。

    是不是,真的该找个女人了?

    ——★——

    翌日。

    宝柒一大早就起床下楼,没事儿人一般哼着小曲。

    餐厅里,男人正襟危坐着在吃早餐,面上冷冽的表情没有丝毫异样,听到她的声音,连头也没抬一下,似乎昨晚上的尴尬从来没有发生过。

    装!

    宝柒扬起唇,轻笑:“哟,二叔,你啥时候回来的?”

    眉头跳了跳,冷枭淡淡地看了一眼她笑得花儿般的小脸,声音冷得吓人。

    “昨晚。”

    “哦,怪不得我不知道,睡着了,不好意思啊,没有恭迎你凯旋。”

    她嬉皮笑脸地望着他,而他,冰冷的视线又已经落回了碗里。

    撇了撇嘴,她心肝胃脾肾都不爽!

    万年冰川脸,就不能有点正常人的情绪?

    “小七,你也来吃吧,这是我特意为你熬的粥……”

    又温婉又细心的声音让她反应了过来,餐厅里还杵着一个人呢。

    瞧到游念汐小媳妇儿似的伺候在男人的旁边,她心里忍不住有些犯嘀咕。

    笑着‘嗯’了一声儿,她拉开冷枭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端起碗,笑眯眯地侧目。

    “二叔,能请你帮个忙么?”

    冷目微睐,冷枭望向她。

    哈皮地喝了一口粥,她愉悦地将头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一会儿陪我去给爱宝打预防针……”

    爱宝是萨摩幼犬的名儿,宝柒取的。

    由此可见,这丫头有多缺爱了!

    冷枭眉梢一挑,目光里情绪不明。盯住他冷硬的面孔,她再次扯开一抹万分明媚的笑容。

    “怎么样?答不答应?”

    半晌无语。

    他继续吃饭,面无表情。

    一时间,空气里的压迫感和冷冽感,让抗打击能力强大到小强都要闹自杀的宝柒有点颓然了。

    丫的,让她三尺宽的厚脸皮往哪儿放?

    不料……

    “嗯。”

    她没听错吧?

    狐疑地咬着筷子,她不敢置信的扭头,望着男人冷硬的侧脸,小声确认:“你是同意了?”

    “你还吃不吃了?”

    “吃,吃,我怎么不吃?我都快饿死了,昨儿绝食一天我……”

    乐呵儿的吃着早餐,她想着一会能带着爱宝坐上那只她惦记了许久的大怪兽,心里美滋滋的。

    得劲儿!

    临出门前,宝柒愉快去了院子里的宠物房,将长得越发可人的小爱宝给抱了出来,屁颠屁颠地跟在换了便装的冷枭后面。

    不曾想……

    进了车库,她眼巴巴的看着他俊挺的身躯越过大怪兽,就上了一辆银灰色小跑。

    满腔期待,顿化泡影,她哀哀地‘嗷呜’一声。

    “鸟人——”

    ------题外话------

    二叔回来了,可怜的宝儿啊……

    咦,我还想说啥来着?忘了!汗!请明儿继续收听,飞吻大家,感谢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