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13米 蜷缩的柔软——

013米 蜷缩的柔软——

    电话是姚望打来的。

    他今儿的声音有点怪,有些哑,像是没睡醒似的。

    可是,明明约好在篮球场见面,他干嘛又专程打电话要她去实验楼?

    ——青春期的男孩子,都神经!

    鉴定完毕,宝柒利索地翻出了围墙。

    哪曾想,她在实验楼找了一圈儿也没见到他人影,等她咬牙切齿地拨他手机时,靠!居然关机了!

    乖宝宝也会整人,又不是愚人节!

    改天再找他算帐!

    一肚子火儿的她正要撤退,迎头就被人恶狠狠地撞了上来,‘哎哟’一声后,对方还先炸毛了。

    “狗眼瞎了啊?出门不带眼睛!”

    宝柒一眯眼。

    领头的叶美美傲娇范儿十足地瞪着一双青蛙眼怒视着她,她后面大约还跟了四五个女生,明显找茬来的。

    又是姚美人惹的祸!

    就他那漂亮长相,上哪儿都是祸害人。这刚到四中不过一个月,就有无数小姑娘被迷得丢魂落魄的,追求者们前仆后继。

    而她,非常不幸再次成为了公众情敌。

    心里暗咒着姚望,她没那闲工夫跟这帮傻孩子逗闷子,一歪头,唇儿轻扬。

    “抱歉,借过!”

    “踩了我就想走?”叶美美趾高气扬的挡在了她的面前,“姐妹们,世界上有这么容易的事儿么?”

    一听这话,几个小姐妹附合了起来,她更来劲儿了。

    “想走可以,给本小姐跪着把鞋擦干净,要不然……”

    宝柒眼皮儿一垂,一双密密麻麻镶满钻的粉色平底运动鞋闪得她直晃眼睛。丫的,鎏年村呆了12年,她还是头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生鞋子。

    不过……

    眸子一睐,她轻谩地笑了,“要不然如何?”

    被她这么一瞅,叶美美不自然地咽了咽口水,宝柒这人平时就有点邪气,但在这么多小姐妹面前,她也不甘示弱。

    “要不然就赔鞋,Christian_Louboutin特殊订制,赔得起么你?”

    “行啊,没问题!”

    挺干脆拉了拉运动服的袖子,宝柒双手叉腰,‘啊呸’一声,倏地一口唾沫吐在她鞋面儿上,又脆生生地笑说:“反正都要赔,不如彻底一点。”

    “啊!小贱人真恶心!”杀猪似的尖叫着,叶美美气得直跳脚,暴怒着用力推她。

    丫的,忍无可忍,无须再忍!何况别人非不屈不挠地找她麻烦?

    山里长大的野孩子,她胳膊腿儿好使着呢!

    抬腿,屈膝,肘击,再狠狠一顶,她劈头盖脸地一顿炮轰,“恶心是吧?丫圆规腿,萝卜腰,冬瓜脑袋烂裤钗,穿一双山寨A货就他妈冒充富二代,欠揍!”

    ‘嗷’的叫唤一声,叶美美抱着肚子蹲了下去。

    宝柒爽了!

    做势拍了拍身上的灰,她好心情地俯视着叶美美,唇儿上翘,水波潋滟的眼眸里满是愉快。

    接着,飞快地从书包里掏出笔和本子,唰唰写了一行字,哗啦撒下,丢到地上。

    “诺,赔你的!鞋子,医药费都在这儿,多的不用找了!”

    说完,不管一干人等怔傻痴呆的表情,迈着不屑的步子挺着胸口离开了。

    身后——

    叶美美接过被小姐妹捡起来的纸条,气得脸都绿了!

    纸条上书:

    “冥币250亿美元!支取地点:京都市殡仪馆!”

    ——★——

    出了校门,宝柒就将这段不愉快的小插曲忘到了脑后。

    这种生活小炮灰,实在不值得她记忆。

    只不过她没有料到,几天之后,这个傲娇女却用一种最诡异的方式,永远地存在了她的记忆深处。

    此是后话。

    此时,她一个人背着书包在学校周边的‘繁华’商圈儿逛了又逛,磨蹭着快到饭点儿才回了家。

    这个家,屋舍精致得她不禁唏嘘。

    原路翻围墙绕了进去,她蹑手蹑脚地路过宝镶玉的房间。

    “站住!”

    一句带着怒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她停下了脚步,不过却没有回头。

    “真是越长越出息了!撒谎成习惯了你?跑哪儿野去了?”

    宝柒沉默。

    “小七,你怎么还是死性不改?你对得住你死去的爸爸吗?”

    死性不改?爸爸?

    一想到死去的爸爸,宝柒双目顷刻泛红,迅速转身,正视着满脸怒容的老妈。

    “怎么,宝女士后悔让我回来了?您老要不高兴,大可以再把我丢到农村去悔过啊……”

    “你!”手指恼怒地指向她,宝镶玉也不是个脾气好的,“要不是你二叔极力撺掇,我是不会同意你回来的!”

    “呵,对亲生女儿这么残忍,你也算古今罕见了!”

    “要不是你,你爸爸他现在还好好的……”

    哼哼笑了两声,宝柒面色微哂,“停!非得我戳开了窗户纸说么?”

    闻言,宝镶玉脸色一白,手臂垂了下来。

    过道微风吹来,宝柒的目光明明灭灭。

    母女对视。

    半晌后,她缓缓走近了宝妈,脸上恢复了惯常的痞性微笑,“宝女士,我记忆力的追溯期会不会太长了点儿?”

    说完,她亲昵地抚了抚宝妈僵掉的脊背,错身而过。

    上楼,进屋,放下书包,扑倒床上。

    一整天,她没有下楼,宝妈也没有来叫过她,她的午饭和晚餐都是游念汐端上来的。

    夜色渐浓。

    在床上打滚儿了N圈之后,她做贼似的抱着枕头走出了卧室,推开了紧连着的隔壁房门。

    冷色基调的房间,扑面而来的是纯男性的阳刚味儿。

    窝进被子里,她满足的闭上了眼。

    他的味道,有一种很奇特的功效,总能抚慰她不安的神经。

    ……

    ……

    骑世十五世驶进冷宅的时候,已经凌晨。

    冷冰的光泽在夜色的门灯下,泛着危险的气息,正如冷枭此时的脸。

    他放下车窗,门口的战士小跑过来,立正,敬礼,“首长好!”

    “辛苦了!”

    “报告,不辛苦。就是……”战士欲言又止。

    “说。”

    “宝……有人……有人总翻围墙出去……”

    “知道了!”冷枭瞄他一眼,眼睛里迸射出的两道冷光,危险得让人脊背发凉。

    很明显,这位爷心情不爽!

    反恐演习圆满结束了,由于红刺特战队有位同志在演习过程中意外牺牲,今儿晚上所谓的庆功宴气氛低调沉寂,大家伙儿完全没有胜利的喜悦。

    一顿庆功酒喝下来,他略有几分薄醉。

    此时,整个宅子,漆黑一片。

    他揉着额头,径直上楼推门而入。

    半眯着眼,他利索地解开军装,从外装到衬衣,从皮带到军裤,不过眨眼工夫后,他就赤条条的一头栽倒在了床上——

    身下,结结实实压着一团蜷缩的柔软……

    ------题外话------

    妞们好!

    昨儿有妞说复杂,有些地方看不懂,我在这说一下,因为伏笔挺多,秘密也很多。到目前为止,还真心没有打酱油的情节和费话,所以,一目十行党估计有些地方没瞧仔细。

    嘿嘿,该说的都说了,不该揭的会慢慢都有解释的,诡异或者不合常理的东西,必然有它的使命哈!

    欢迎进群探讨,群号在留言区置顶有……感谢大家支持锦,我爱你们,求收求爱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