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10米 对她负责!

010米 对她负责!

    天塌了!

    天塌了?

    天真的塌了……

    宝柒的心噗通直跳,如同擂鼓。

    急促呼吸着,她觉得自己像架在砧板上的鱼。

    不行了,他咋能这样呢?

    她是受伤了没错,难道医院没有医生了么?啥时候轮得到他亲自动手?

    喔……

    一阵入心的颤栗传来,她闭紧双眼,身体不听使唤地抖动着,而身上那双手还在缓慢的动作。

    倒吸一口凉气,她脸儿红红,小拳轻攥,轻吟出声。

    “二叔,别……”

    可是,像在检阅她的承受能力,手的主人不仅不停,还加重了力道。

    啊……哦……

    一阵迷乱后,他手指所到之处,肌肤寸寸灼热,她的脸儿又红又烫,眼看‘禁地’要落入魔爪,她鼓起勇气拒绝,“二叔……不要……不要……二叔……”

    天讷!她的声音咋抖成这死德性了?

    听上去压根儿不像拒绝……像呻吟,像邀请!

    ──蓦地,他火热的手抚在了她的伤口,轻轻摩挲……

    脑子全乱了!呼吸滚烫了!

    光想着自己光不出溜的模样落进了他凌厉的视线,她头顶都快生烟了。陌生的刺激感撩得她心里多了一种期待,拼命咬着下唇,她动情的小表情……

    妖娆,生嫩,青涩。

    一圈一圈缠绵的滋味好美,她气息不稳地娇喘,“二叔……轻点……疼……”

    呻吟着,她突然意乱情迷地张开了颤抖的双臂,将面前的他抱紧……

    等等!

    脑子激了一下,像被滚石砸中了脑子,她眼睛陡然睁开。

    瞳孔瞪大,再瞪大,继续瞪大……

    一秒,两秒,三秒……

    天眩地转!

    眼前,一双杏仁似的大圆眼睛正‘含情默默’地看着她,两只小爪子在她身上挠来挠去……

    “啊——”

    一声尖利的叫声,她惊天动地的甩手将那东西丢了出去!

    毁灭感铺天盖地!

    毁灭的不仅仅是她18年来的第一次春梦,还有她可怜的自尊心!

    人间惨剧!

    它竟然是一只狗。

    一只毛绒绒的,纯白色的,她从来没见过也叫不出名儿的小狗嵬仔。

    大白天做春梦,傻不拉叽说胡话…真丢人!

    如果可以,她真想撒丫子就跑,或者干脆一头撞死!

    一脸不正常的潮红着,她楚楚‘恸’人地咬了咬唇,望着斜倚在窗边的冷俊男人,嗑巴了。

    “……那……那个……二……二叔,我刚才没说啥吧?”

    “你发烧了!”男人冷漠的双眸连一丝闪动都没有,阴鸷得如同刀刃。

    吁——

    他没有听见她的糗话?

    宝柒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发烧还好?”

    “额……”窘迫地动了动身体,宝柒瞧着身上换过的干净衣服,强自镇定着促狭地笑,“喂,我衣服你换的?”

    “你觉得呢?”

    淡淡反问表示否认,冷枭的面部表情阴沉。

    凌厉,冷冽,却又帅气逼人!

    视线落在他被窗外阳光打上了浓郁暗影的挺拔身躯上,宝柒默了。那微侧的面孔,高挺的鼻梁,坚毅的下巴弧线,简直是一副经典名画。

    正出神呢,谁知他冷眉微敛开口:“看来你喜欢狗?”

    “我?喜欢,狗?”

    小脸儿上红白交替,如同被天雷击中,宝柒的脸僵硬了……

    丫故意损她呢?

    她和狗?!毒舌男,一定是听见了!

    与他冷冽的视线强势碰撞着,她按捺下升腾的战斗硝烟,摆出一脸假笑,声音软中带柔,柔中带腻,腻中带甜,“是啊……咳!我挺喜欢!”

    “那它归你了!”

    啊……

    宝柒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她最怕的动物就是狗了!7岁那年,她曾被村里的一只大黄狗给咬伤过大腿,现在还心有余悸!

    该死的春梦!

    微喘两秒,她暗暗磨牙,扯着嘴角又真诚又感动:“谢谢二叔,你真好!”

    “应该的。”男人凌厉的面色忽明忽暗,“要不要吃点东西?”

    “要,二叔,抱我坐起来——”

    摸了摸肚子,宝柒厚颜无耻的请求着,语气特别乖巧,像极听话的小侄女。

    冷枭微顿,扯了扯军绿的领带,走向病床,将她揽在臂弯里就要提起来。

    “痛!”一声轻呼,宝柒狡黠一笑,软乎乎地腻进他怀里,揪住衣袖就不撒手,笑容贱得那叫一个惨绝人寰!

    “二叔……”

    “嗯?”她的呼吸近在耳侧,冷枭眼皮一跳。

    “你得对我负责!”

    “脑子抽了?”

    既然脸已经丢了,索性再丢彻底一点。宝柒做戏挺像样儿,期期艾艾地扁嘴,“我为了救你,英勇负伤……又伤那地儿,哪还有男人肯要我?不管,你得负责……”

    男人眸色一冷,眉头微敛,果断甩开了她的手。

    一言不发,决然转身。

    得!够无情!

    十分钟后,香喷喷的食物来了,他却没有回来。

    此后几天,一直没来。

    宝柒一肚子怨念,她是不是太生猛了?

    ——★——

    冷枭很忙。

    试想一下,爱尔纳国际特种兵竞技大赛蝉联三届的冠军,战斗能力一流,军内无人能望其项背的冷枭同志到了R县,该县相关领导和驻军干部会放过他么?

    盛情难却啊!

    这一天,天气晴朗。

    在对R县驻军新建的标准营区进行了一天‘参观指导’后,他好不容易坐下来,正式审核几个新兵好苗的档案。对于征兵这块儿,红刺特战队一直比较严格。

    “报告——”江大志声音洪亮。

    微微抬目,冷枭示意他说。

    观察着这位爷一连几天不太正常的表情,江大志递上手里的档案袋:“头儿,总参二部急电,你过目。”

    总参二部隶属总参谋部,是军内以搜集军事情报和培训国内外优秀特工为主的机构,而依他老爹总参NO。1的地位,他要的资料总是来得特别迅速!

    “Mandala……黑色曼陀罗……”

    他沉吟着,思索着,衡量着资料上的信息——

    袭击宝柒的几个男人,竟与日本新近崛起的一个黑道组织有关。

    众所周知,日本是承认黑帮合法性的国家,这些黑道组织在海外国家的活动,暗地里都有日本政府在撑腰。日本山口组闻名全球,而该组织的势力大有超越它的趋向。

    偶然,巧合,还是?

    目标不会是她,而是他。

    略一忖,他放下档案,挥手,“下去吧。”

    挠了挠头,江大志硬着头皮问:“头儿,我的萨摩耶——”

    “什么沙?沙个屁,下去!”

    苦逼的江大志,肠子都悔青了。

    他好不容易训练乖的一只纯种的萨摩耶幼犬被没收了——

    理由?养狗是娘们干的事,影响工作。

    早知如此,那天他干嘛要把狗给偷摸着‘暂’放到病房?还不如带着去做新兵家访好了。

    “叮铃铃──”

    冷枭的手机铃声,单调得让人想撞墙。

    接完电话,他的面色冷冽得似乎渡了十层寒冰。

    “头儿,出啥事儿了?”江大志善于察言观色,不敢再提狗的事。

    握紧手机,冷枭深邃的目光掠过一抹冷厉。

    “准备一下,咱明儿回京!”

    “啊!”

    瞥了他一眼,冷枭顿了顿,又继续说:“估计对NUA的行动要提前了。”

    抽气一声,江大志差点儿跳起来。

    “老大咋说?”

    “他昨天出车祸了,医院住着呢!”

    NUA又名北约合纵联盟,是一个由境外多国分裂份子组成的庞大恐怖组织,和黑色曼陀罗的黑社会性质不同,他们贩买军火,恐怖暗杀,盗取国家情报,这几年无数次与红刺特战队交火。

    而这些行动,都是由冷枭的天蝎战队**完成的。

    现在,两个不同的组织,却异曲同工的选择了对红刺的人下手……

    意味着什么?

    “头儿,这些新兵?”

    “一个不行!订机票去!”

    作风铁腕是冷枭一贯的行事风格,不行就是不行。

    江大志犹豫了一下,“可是,宝丫头……”

    “她叫宝柒。”打断他的话,冷枭面色难看。

    这有区别?

    江大志一时半会领会不了领导的指导精神!

    这时,冷枭的手机又响了,只见他面色一冷。

    “拦住她,我马上过来——”

    ------题外话------

    妞们,预告,明儿就回京都了,又会发生些什么事儿呢——期待你跟着姒锦的讲述慢慢深入——哈哈!

    另外,再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哈!一直以来,妞们对姒锦都十分厚爱,各种花,钻,打赏,评价,月票从未间断。你们的名,你们的情,某锦都记在心上呢!一直想感谢来的,但俺发现,我每每感谢,你们又得送,哈哈,反倒成了是变相要东西了似的……

    噗!玩笑玩笑,真记着的,姐妹们,看文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