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09米 身经百战的牛逼二叔

009米 身经百战的牛逼二叔

    电光火石间的一幕,意外得宝柒张大了嘴。

    等她转身时,天神般降临的男人正和几个黑衣男人缠斗在一起。

    他面色阴冷如铁,一个凌空俯冲动作,如同冲锋陷阵的大将军王。一个又一个虎虎生风的彪悍技能,像极武侠电影的特技表演,将特种兵强大的战斗能力和以一敌百的气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狂猛、凌厉。

    那威风凛凛的劲儿,绝对可以做征兵宣传画了。

    宝柒看呆了!

    眨眼功夫,几个人全趴了。

    见形势不妙,没下车的司机发动引擎就想开溜——

    冷枭见状,飞速疾冲四五步,一把抓住汽车反光镜,身手敏捷地拉开他没来得及反锁的车门,勒住脖子就活生生拖了下来。

    身经百战的他,熟悉各种搏杀技巧,这几个人又怎会是对手?

    雨中,是一声又一声痛苦哀嚎的声音……

    “小心——”

    倏地,宝柒失声大叫!

    雨雾模糊的视线里,她看到冷枭身后的男人怪到极点的表情,还有冷兵器的寒光。

    刀!刀!

    他抽出了刀。

    几乎没有考虑,她脑子就炸了!像只发了狂的小野猫,惊恐万状地扑了过去,那发狠冲刺速度,顶得上任何一个短跑冠军。

    “我操!”

    在冷枭愤怒的咆哮声中,完全不懂得军事规避技术的她,就那么挡在了他的面前。

    一阵剧痛从下腹传来——

    接着,眼前人影一晃,黑衣男人就死狗般匍匐在地。

    而她,稳稳落在了他的怀里。

    “操,你猪脑?”

    他的目光,几乎能喷出火焰。

    他的头发和脸上,全是雨水,样子又冷冽又性感。

    雨珠儿沿着他刀削斧刻般的脸颊流下,从硬朗的下巴滴进她裙子的领口……

    一滴一滴,滑下……

    这感觉……

    宝柒一阵激灵,“我没事——”

    看着她被雨水打湿的小脸儿,冷枭狠狠拧眉,一句斥责的话都说不出口。

    “伤哪儿了?”

    摇了摇头,宝柒呲牙裂嘴地冲他笑,盯着他黑夜里看不太清的俊脸,不由自主地抖了又抖。

    说不清是冷的,还是吓的。

    刚才她真的吓住了。

    不是害怕自己有危险的时候,而是在以为他会有危险的时候。

    很诡异!

    蓦地——

    只见刚才挥刀刺她的男人,身体一下一下抽搐起来,没几下就不再动弹了。

    扑鼻而来的血腥味儿,让她脸色一白,手脚瞬间冰凉。

    “你……你杀人了?”

    “他没死——”冷脸上云淡风轻,他残暴得像一头黑夜的野狼。

    “不,他死了!你会坐牢的……”

    冷睨着她,冷枭面无表情地将她扣压到坚硬的胸口,捂住了她的眼睛,两个字没有温度。

    “忘掉!”

    远处,雨雾里,警笛声声——

    冷枭将宝柒放在车上,一回首,眸色染上了嗜血的光芒。

    凭着特种职业军人的本能直觉,他断定,这几个都是受过特殊训练的人。

    可,到底是哪方面的人?

    对小丫头下手是碰巧还是蓄意?

    有待调查。

    ……

    出示了证件,冷枭和警察交待了几句,便坐上了汽车。

    哪料,刚发动引擎,小丫头窜过来就紧紧抱住了他。

    “……你没事吧?”

    “我能有啥事儿?到是你,小小年纪长行市了?不仅敢跑,还敢替老子挡刀?”

    乍一想到她冲上来的一幕,冷枭不由心生后怕,脊背凉飕飕的。

    那感觉,如同被人用狙击枪锁定了脑袋。

    他没事?宝柒松了一口气。

    放开抱住他的手,她身上那股子劲儿也软了下来。

    “喂,你真厉害,教我功夫吧?”

    “你?”

    “不相信我?”

    “没必要!”

    “……太有必要了,你大侄女这长相,容易引人犯罪——”

    调侃的话还没说完,她‘咝’了一声儿。

    余光一瞄,冷枭脸上无一丝情绪,但车速明显加快,“坐稳了,十分钟到医院。”

    “我……我的伤不方便……我伤在那儿了……”

    暴雨哗哗哗洒下,将她细如蚊子的小声儿给淹没了,他没有听清。

    “你说什么?”

    “……”

    宝柒没勇气再重复,有气无力地翻了个白眼,一个大大的喷嚏就来了。

    “啊嚏——”

    皱紧眉头,冷枭寒芒一扫,将车上的抽纸甩给她,“作吧,活该!”

    眼角一抽,她又‘啊嚏’了一声,硬着头皮压着身上的不适顶嘴,“……没良心,我好心救你……!”

    “不需要!”目光一沉,男人的脸色越发冷冽。

    变态男!

    宝柒心里暗骂,没好气地扯了好几张雪白雪白的抽纸,抹了鼻子抹嘴巴,抹了嘴巴抹脖子。

    突然!

    她‘啊’的惊叫了一声,惊慌失措的在包里胡乱摸索起来。

    顷刻后,像个失了魂的午夜幽灵,她一脸煞白,“……我的钱包不见了……停车停车!”

    没了钱,比没了命还难受!

    见他没半点反应,她着急就要去推车门。

    一把扯过她,冷枭对她嗜钱如命的性格深恶痛绝,“多少钱?一会儿给你!”

    “不要你的!停车啊,我的钱……”

    “坐好,我去找!”狂躁地低吼一声,冷枭的脸黑了又黑。

    他上辈子一定欠她的!

    冒着倾盆大雨,这位军中娇子京都大少无奈地在路上仔细搜寻起来。

    好在路上没有行人,依他特种兵特训的夜视能力,很快就找到了一个鼓囊囊的红色帆布钱包。

    返回车边,将钱包丢给她,他抹了一把脸,‘呯’地关上了车门。

    “我的钱……”抱着失而复得的钱包,宝柒的心终于又圆满了,声音无比真诚:“喂,谢了啊~真好!也没枉了我舍命相救!”

    “要说多少次?我不需要你救!”冷枭绷着的冷脸,越来越龟裂,声音冷到极致,“不要有下一次。还有,记住我不是喂,我是你二叔!”

    “yes,二叔!”

    歪歪地敬了个军礼,宝柒心情大好,钱包的回归让她忘记了疼痛。仔细将它妥帖地放好,紧紧环抱着书包,将湿漉漉的头发和脸颊贴了上去,一脸的满足。

    见她这样,冷枭的恶气被卡在了喉咙口。

    浑身湿透的她褪去了痞性和流气,不过也就一小丫头罢了。

    何况,不是谁都有勇气替他挡刀的……

    烦!

    略一思忖后,他给江大志拨了一电话,简单吩咐完他处理后续的事情后,又黑着脸嘱咐他赶紧弄两套女孩子的衣服送到医院。

    那边儿,江大志苦逼了。

    让他做啥都行,买小姑娘的衣服?

    要命!

    ——★——

    R县人民医院。

    冷枭停好车,将小丫头裹在怀里,两个人落汤鸡似的冲进了大门。

    “二叔……”宝柒嘟囔着。

    不理她?

    宝柒默了默,拼着吃奶的劲儿甩了甩脑袋,将头上的水珠,洒了他一脸。

    冷枭脸更黑了,“你还作?”

    “二叔……我不要男医生……”

    “不知所谓!医生就是医生,哪来的性别?”

    端着一张冷脸,他摆足了长辈的架子,纠正她莫名其妙的观点。

    ——当然,他没料到几年后会因为这话吃尽苦头。要不然,枪指脑袋他也不这么说。

    宝柒胸口一股气血翻滚,小脸儿红了。

    然后,白了。

    接着,青了。

    最后,倒在他怀里,晕了过去。

    十分钟后,冷枭终于知道她为啥不要男医生了。

    那一刀,是斜插过来的,创口的面积约五六厘米。

    不算浅,也不算深。

    总的来说伤势不算严重,不过伤在下腹,右大腿根上二寸,耻骨肌肉被划破……

    对于一个小姑娘来说,是难以启齿……

    ------题外话------

    真是惊险啊!~明儿宝柒醒来,又会发生什么事儿呢……

    啊哦,会好荡漾!想知道吗?不告诉你们,明儿咱继续讲!

    哎哟,别踢我屁股!瞧我卖弄小风骚的狗腿劲儿,妞们一定要使劲收藏支持无良作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