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08米 有点痞,有点坏!

008米 有点痞,有点坏!

    宝柒默了!

    看来她肚子里那点小聪明,都被他尽收眼底了。只不过,她真实的想法和他的以为真真儿大相径庭。略一思忖,她侧过头,问得一本正经:“真要带我回去?”

    “嗯。”

    “我能拒绝么?”

    “不能。”

    俩字儿夹着冷气而来,宝柒翻了翻白眼,忽略掉他身上要命的危险气息,退而求其次,“我想再多留一天,陪陪姨姥姥。”

    姨姥姥,是表舅的妈。

    这些年要不是有她护着,她真没法儿长成一个这么优秀的美少女。

    目光一敛,冷枭默许了。

    宝柒笑了。

    表舅和表舅妈扭曲了。

    ……

    入夜,秋风吹起,细雨迷离……正是做贼的好时机。

    宝柒小猫似的,躲在她的闺房外面。

    今晚上,它归冷枭使用。

    房间里的陈设,简陋得发指。

    一床,一椅,一矮桌,一盏孤灯。当然,此时还有一个英挺冷峻的男人。

    从她偷窥的刁钻角度,正好能看见他微仰着头的侧脸。

    他正在抽烟,军衬衣的领扣略略松开了两三颗,露出一片健康又紧实的胸膛,啧啧,没想到看着挺正经的一个男人,抽烟的时候竟会习惯性把烟搁在嘴角咬着玩。

    这小动作,有点痞,有点坏——

    不过,真是好看得要命!瞧得她啊,心窝像被马蜂蛰过。

    “谁?”

    一声冷斥传来,她立马惊悚了!他的听力造诣也太深厚了吧?正准备夹着尾巴开溜——

    “……阿嚏!”

    大大的喷嚏,把她彻底暴露了!

    定了定神,她拍了拍胸口,镇定地说:“咳咳,是我,我来拿点东西。”

    说实话,她挺佩服自个儿临危不惧的大无畏革命精神的。

    下一秒,房门洞开,男人冷然而立。

    “进来吧!”

    见他面色挺缓和,宝柒松了一口气,哼哼一笑就跟了进去。一边儿装模做样地到处翻东西,一边试探性地问。

    “我真不想回京都,你怎么不信?”

    “理由?”冷枭双目微眯。

    “额!”大眼睛一闪,宝柒差点就被他凝视的样子给迷了魂儿,“……那个,你看我长得这么如花以玉,你长得又那么玉树临风,咱俩发生了那么多事儿,总待一块多尴尬是吧?”

    这话说得……

    “放心,我不常在家。”

    第一个理由,失败。

    一挠头,宝柒又蹩脚又无耻地继续说:“……万一我不小心就看上了你怎么办?你懂的,哪个少女不怀春!”

    “放心,我不会!”

    “……”

    第二个理由,又失败。宝柒噎住了,丫真毒舌。

    凝视她数秒,冷枭突然走近,抬起手,摆足长辈的架势揉了揉她的后脑勺,“行了,别再贫了,小痞子!我就当被猪啃了一下,不会放在心上的。赶紧回去睡觉,明儿一早就走。”

    冷枭很少和她说这么长的话,可是这话多膈应啊?

    她的万种风情,直接被定义成了贫和痞……憋屈得慌,她非得找回来不可,调戏么,谁不会?

    眼儿一弯,她笑得像只小狐狸,“二叔,你知道吗,你耍酷的样儿特像一个大明星!”

    “谁,梁朝伟?”

    小样儿,还冷幽默?宝柒贱笑,“差不多吧,那是他小名儿,他大名叫曾志伟!”

    “滚吧!”

    “嘿嘿,别介,我多稀罕你啊!叫我滚,没点良心……”

    “滚蛋!”

    调戏不成,反被骂,宝柒牙齿一咬,压抑住受伤的小心肝想造反的劲儿,邪邪地勾唇,典型下流痞子的样儿逼视着他,长发轻荡,一脸坏笑:“……我吻你的时候,别说你没反应?是男人就承认!”

    别误会,她就想看好戏!

    然而,冷枭黑眸危险一睐,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对答如流,“正常生理反应,换谁都一样!”

    “猪吻你也硬?”

    “我警告你,再磨嘴皮子,老子丢你出去!”

    “……好吧,我宣布,勾引失败!”

    在他刺眼的冷厉和平淡得无一丝波浪的眼神里,宝柒幼小的心灵深受打击。

    正准备撤退,‘叮呤——’一声,他的电话就响了!

    挥手示意她离开,他转过身接电话。

    “大嫂……”

    一听大嫂俩字,宝柒脚就生根了,耳朵也竖起来了。

    他讲电话的言词,冷漠又简洁。

    “这事我决定了。”

    “不管谁一律回绝,我对女人没兴趣。”

    “忙!”

    断断续续几句,宝柒揣测:她亲爱的老妈在给他找对象呢?说来这事儿挺正常的,他26岁高龄是该找对象了。

    可她心里,莫名烦躁。

    垂目缄默间,她的目光无意识望向床头——

    那儿,有个漂亮的小绒锦盒。

    他的?

    鬼使神差般,她走了过去,拿起,打开,入目的是一颗戒指。一瞬间,耀眼的亮光闪了她的眼,然而还没等她瞧仔细呢,耳边就是一声炸雷的低吼。

    “谁让你拿的,放下!”

    条件反射地一哆嗦,她手里的东西应声而落,惊吓般转过身,只见男人的冷脸黑如锅底。

    “那么大声干嘛?吓死我了!”

    冷枭弯下腰,将锦盒和戒指从地上捡起来,怜惜地在指尖摩挲着,一双带着寒光的眸子盯着她,冷冽得犹如撒旦附身。

    “东西收拾好了?”

    “好了……”

    “好了就赶紧滚出去!”

    勉强扯了扯嘴角,宝柒知道他突然变天,是因为她碰了那颗戒指!

    ‘打不死的小强’这话,大概是专门形容她的。本该滚蛋的她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提着自个儿的脑袋,又八卦起来。

    “凶什么凶?我不就看看?啥戒指这么稀罕?”

    “想知道?”

    “……费话不是?”

    冷枭定定地看着她,声音很冷,“给你未来二婶的!”

    我靠,二婶?

    不期然地,她的脑子里立马浮现出一副他左手揽妻,右手抱子的不和谐画面来。

    心肝颤歪歪的,她无语可说了!

    在他深邃冷漠的目光注视下,她一秒没敢再停留,灰溜溜的跑了!

    一出门,她发现,手心里,全是冷汗。

    而此时——

    窗外,一道鬼鬼祟祟地人影溜过。

    ——★——

    宝柒心里烦躁得不行。

    京都,不想回。

    鎏年村,不想呆。

    怎么办?算了,就那么回事儿吧!先回学校再做打算,反正她攒下来的钱足够应付一阵儿,活人还能被尿憋死?

    夜色里,‘咔嚓’一声门锁响,她偷摸着走出了小院。

    外面天宽地阔,空气清新,她吁了一口长气。

    乐观是她的性格,此刻,小心肝跳得那叫一个欢实!

    下过雨的路不太好走,等她筋疲力尽地赶到县城时,温柔的细雨已经成了瓢泼大雨。

    点儿真背!

    学校的门禁时间过了,不过,这难不到她。

    没翻过围墙的高中生,不算好学生。

    背着书包,她一身湿透地狂奔在大街上,跑得气喘吁吁。

    还好还好,再穿过这条近路,离学校也就一条街了!

    蓦地——

    一束车灯射了过来,她警觉的扭头一瞥!

    雨雾下的街道并没有行人,她的身后跟着一辆看不清颜色的小车,不远不近。

    她快,它也快……

    她慢,它也慢……

    呼吸骤然一紧,脑子飞快地想着对策,而这时,汽车‘轰’的一声突然加速,离弦之箭一般直直朝她冲了过来。

    啊!

    她惊叫一声,本能地拨腿儿就跑。

    再骄健她也不过是一个女孩儿,很快就被追上,‘吱’一声急刹,汽车在她身边停下,车门猛地大开,两个身材魁梧的黑衣男人疾风般扑了过来。

    “小丫头,还敢跑?抓到让你好好伺候哥几个!”

    “靠!伺候你妹!”宝柒甩头,拼着一口气往左边跑。

    这段路她相当熟悉,她知道公路的左边是R县的护城河。

    三米,二米,一米——

    护城河就在下方,来不及多想,她眼睛一闭就要往下跳!

    “宝柒!”

    宝柒惊愕。

    一个熟悉又冷厉的声音透过雨雾从身后传来,成功让她刹住了车。

    ------题外话------

    阿弥陀佛,谁来英雄救美了?矫健啊!宝七要不要以身相许呢?

    啊!哦!姐妹们,精彩剧情尽在此处……明天同一时间,咱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