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07米 女人不坏,男人不爱!

007米 女人不坏,男人不爱!

    “你说什么?”冷枭危险一睐。

    “还装咧!没听明白?”挑衅地望他,宝柒的语气更暧昧了,“你是希望我再说一遍?”

    眸中的情绪一点一点褪去,冷枭恢复了常态,声音更是冷冽无情。

    “不可理喻!”

    丫的,气场太强太冷了。

    冷得她都不太敢直视了!不过么,她的笑容越发甜美了:“你怕了?”

    “较劲儿是吧?宝柒,我是你二叔。”冷眸里的坚冰被火光融化,男人的声音又低又沉。

    呵,二叔么?

    心里一哂,宝柒灵动的眼睛里,划过一抹别样的光彩,直直逼视着那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俊脸。她歪头,将身体紧贴了上去,笑的一脸天真。

    “是二叔,又怎样?”

    “看来你还真是学坏了!”

    坏?靠!那就坏给你看!

    不知道是被他身上好闻的气息给盅惑了,还是被他的话给气傻了,宝柒一咬牙,张开双臂树藤似的抱住他劲瘦的腰身,紧紧地贴在一起,轻声说。

    “不都说女人不坏,男人不爱么?你感受下……”

    冷枭一愣,一怔,一失神,领地便失守了!

    一股少女特有的清冽气息将他彻底包围,夹杂着野蔷薇清幽的香味儿,强势地渗入他每一个毛孔。

    心,微乱!

    刹那间——

    他那只握过枪沾过血的手,毫不犹豫地抬了起来。

    可是,却落不下去。

    “怎么?想打我啊?”挑衅地仰着小脸儿,宝柒心里想开溜,嘴上却半点不饶人。

    几秒后,冷枭的手顺着她的侧腰缓缓落下,眉头微蹙:“你先放开……”

    哪料,话未说完,小丫头就一把扯过他的衣领。接着,脚尖一踮,小脸一仰,小嘴一吻,就堵住了他要说的话。

    吻——

    又软又湿的触感,在唇上轻轻蠕动,冷枭的大脑‘嗡’一下炸了。

    如同雷击一般,他呼吸骤停,当场石化。

    此刻,时间仿若静止。

    下一秒,天地玄黄。

    再下一秒,宇宙洪荒。

    乡村的林间小道,黄叶飘零,一片寂静,竟生出几份缠绵的意景来。

    “够了!”

    查觉到唇上的两片儿又吸吮又舔吻,冷枭一下清醒过来,反手拧过她的手腕,用力甩开,像极一头炸毛的豹子,“你到底懂不懂?我是你二叔,二叔!”

    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宝柒精致的小脸儿‘唰’的一红,动了动被他拧得发青的手腕,痛得呲牙裂嘴,真想回骂一句‘狗屁的二叔’!

    可惜,她不能,不能说……

    倔强地仰头,她瞪着他。

    在他冷冽的双眼里,有一堆乱七八糟的情绪,有冷,有霸道,有厌恶,还有嫌弃……

    又痛又憋屈!

    想了又想,要对付这个没半点人情味的男人,看来只有使出她的夺命杀手锏了!

    哭!

    于是乎,她十几年没掉过的金豆子,在眼眶里转了转,就顺着白瓷的小脸儿滑落下来!

    像个撒泼的孩子,她哭得……水灵儿透了!

    一时间,空气沉寂了,只有她要命的抽泣声。

    ……

    良久,终于传来他冷冽的声音。

    “起来!”

    “不起!痛死我了!你道歉!”一双被水雾氤氲过的眸子,抬起,微眯,委屈地瞅着他。

    冷冷凝视她数秒,冷枭眸底危险尽散,微微倾身,向她摊开手来:“还道歉?!下次你要再这么闹,老子抽死你!”

    宝柒唇角一抽!

    抽她,她还想抽他呢!

    不过,好女不吃眼前亏,现在她力不如人,暂且先放他一马。

    横了他一眼,小手搭上他的手心。

    “得,算你牛!”

    冷枭收紧手握住她,却没有马上拉她起来,而是蹙着眉冷声命令:“宝柒,叫我。”

    叫他?有病吧!瘪了瘪嘴,宝柒没好气地小声嘀咕。

    “冷枭!”

    “是二叔。”

    “鸟人!鸟人!喂,你到底拉不拉?不拉就放开……”

    “二叔!”他面无表情地纠正着,声音冷得有些阴鸷,态度执着得让她莫名其妙!

    长这么大,她就没见过这么强势,这么霸道,这么不讲道理的男人。当然,她更没有被人这么欺负过。好吧,她选择性遗忘了是她自己先强吻人家的,一句话说得不情不愿。

    “好啦好啦,二叔……”

    “嗯。”低低应了一声,冷枭手腕一用力,提小鸡仔似的将她拉了起来。

    望着他线条冷硬的侧脸,摸了摸刚才作案的嘴唇,宝柒觉着是有点荒唐,一挑眉,接着噗哧一乐。

    “行了!你也别绷着个脸,像吃了多大亏似的……你以为谁喜欢亲你啊?没劲儿!刚才逗你玩呢!”

    刚毅的脊背一僵。

    冷枭看着她一脸无所谓的小样儿,理了理军装领口,动作帅气得人神共愤,语气却比刚才还要冷上好几分,“玩?这种事也能玩?哼!”

    说完转身,大步向前!

    宝柒目瞪口呆。

    啥意思?

    ——★——

    “姨姥姥,我回来了!”

    一推开小院的门,宝柒也没说冷枭来了,放开嗓子就吆喝。

    “死丫头,又旷课了?”厨房里正做午饭的表舅妈,没好气儿地尖着嗓子吼她:“正好!快去沼气池看看,好像又漏气了,不知道你干什么吃的……”

    沼气这玩意儿,既经济又适用。

    但农村的沼气池大多简陋,特别容易漏气。

    目光狡黠一闪,宝柒‘哎’了一声,又可怜巴巴地转眸,“二叔,你先里屋坐啊,我去瞅瞅……”

    冷枭眸色一黯。

    正在这时,表舅兰勇从堂屋出来了,一见到院子里浑身冷厉的男人就傻了。

    “哟,这是?”

    飞扬起唇,宝柒无辜地笑:“表舅,我二叔刚从京都过来的……那个,你们聊,我去看沼气池!”

    “哎哟!小七,快领你叔进屋坐,沼气池哪是小姑娘去的?舅舅去,舅舅去。”表舅惊愕了半秒后就反应了过来。

    风向不对,立马转弯,人之本能。

    瞧着表舅秃顶凸肚的光辉形象,宝柒乖巧地笑着,并不搭腔。

    “不必了!”冷冷地扫了一眼小院,冷枭面无表情地望向宝柒,淡淡地说:“去收拾东西!”

    一句话,震慑人心。

    兰勇面色大变,在他寒气逼人的气势里,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二叔,这,这是什么话?”

    “人话!”

    不怒,不骂,不斥,冷枭居高临下的冷酷劲儿,顿时让兰勇胆颤心惊。

    他哪儿舍得宝柒走?没有了那笔固定的生活费,他的赌资哪儿来?

    转念一想,他恶狠狠地就冲厨房门口正发傻的表舅妈去了。一巴掌落下,结结实实的大耳巴子,又响亮又清脆。

    “臭婆娘,我让你横!”

    骂咧着爆了几句粗,他才转过头来,对着冷枭又点头,又哈腰,涎着脸地谄媚。

    “她二叔,我家婆娘没啥文化,你见谅!那个,昨儿晌午我和大姐通电话时,她没说让小七回京都啊?”

    “这是我的意思。”

    冷睨着他,冷枭疏离又冷漠,接着加重了语气:“阿七她爸爸死了,冷家人还没死绝。”

    阿七?

    宝柒一惊,这称呼……

    为啥他没像别人一样叫她小七呢?

    讷闷了!

    “愣着干嘛?大志还在村口等我们。”见她杵那儿发傻,冷枭声音微冷。

    回京都?

    宝柒的热血,一下又冷了。

    扔了她,还能捡回去么?她又不是一个随便放置的行李!

    她刚才略施小计,让他看到她的生活状态,不过是介意那句‘旷课,偷钱,早恋’的话,还真就没想过要回去。一个被遗弃的孩子,得多大的勇气,才敢重新踏入那个家啊?

    想了想,她撩了撩头发,皮笑肉不笑地说:“其实,我住这儿挺好……”

    “……”他眉头一沉。

    “何况我还要念书呢!”

    静默两秒。

    他突地俯下头凑近她耳侧,一字一句,如同冰棱溅落。

    “这不就是你的目的?还矫情!”

    ------题外话------

    呀!二叔,你能不能有点别的表情?

    宝丫头,速度拿下这块高地!

    哼!让你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