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06米 是狠了点儿!

006米 是狠了点儿!

    意念一瞬之后,情形天翻地覆!

    老校长的脸色好看了,一枝花瞧她也顺眼了。

    而她,二傻子似的浑浑噩噩哂笑着,耳边嗡嗡不停的交谈声也没听真切。只知道从天而降的帅二叔替她赔了医药费。

    至于之后的情景,大多都记不清了。

    一直到多少年过去,她都想不起来,那一天,到底是怎么被他给拽出办公室的?

    总而言之,等她再回神时,正坐在回村的军车上。

    印象中,那还是她6岁后第一次坐这种车。

    一想到这,她喉咙便有些紧:“二叔,我妈她……还好吧?”

    “好。”

    一声低沉的冷声,如大提琴一般很有质感,却让她心里惴惴:“你咋想到来看我?”

    “……”

    眉心一拧,冷枭冰冷的唇线溜直,双手交错着放在膝盖上,摆明了不想和她说话。

    宝柒干咳了两声儿,尴尬地正襟危坐着,心里不由得腹诽:她亲爱的二叔,一时之间,估计也难以接受一个野性难驯的大侄女吧?

    额!何况那天儿见面的情景实在太诡异了。

    气氛,静止。

    半晌后,一直在开车的江大志,突然哪壶不开提哪壶,“真是没想到!大水冲了龙王庙,那天儿在蓉新宾馆——”

    “大志!”冷声一喝,冷枭打断了他的话,眸光里又多了一层冷漠。

    靠!拽什么拽?

    宝柒撇嘴,被他似乎有点儿无视、看轻、厌恶的表情,弄得十分不爽!

    不就是看光光了么,装啥冷酷腹黑呢?

    哪料,念随心动,‘看光光’一入脑,不良画面跟着就涌了上来。瓷白的小脸儿微微一红,目光不听使唤就瞥了过去。

    冷硬的棱角帅气绝伦,确实挺有男人味儿的!

    只可惜温度偏低,太容易影响大脑发育了。

    哼!

    ……

    懊丧间,汽车一路驶出县城,颠簸在了乡间小路上。

    这种破地方,优点是不会塞车。缺点么,自然是路不太平。

    一抖,一跳,一拐,一不留神,一个大拐弯——

    哐当!

    这辆R县武装部提供的汽车底盘不高,江大志又不熟悉路况,一转弯底盘刮在了石头上便往旁边斜了过去。同时,身形不稳的宝柒,也一下被甩了过去,直接趴到了冷枭硬绑绑的腿上。

    扑面而来的是他冷冽的气息,还有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干净的、清冽的、好闻得让她一时间心慌意乱,压根儿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揪住了他!

    “放手!”冷枭闷哼一声。

    “啊——”

    这……

    力道是狠了点儿,准头是大了点,竟然正中他某点,这得多巧啊?

    条件反射一般,宝柒再次尖叫了一声,解释起来:“哦,那个……二叔,我发誓,绝对不是故意抓你那个的……”

    那个!哪个?

    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就尴尬。

    然而,没有最尴尬,只有更尴尬。

    手刚一脱离,她身子还没坐稳,汽车又转了一个弯。

    她欲哭无泪。

    力的作用要往哪个方向倒,被称为物理学,她能有办法么?

    毫无意外地,她可怜的小身板又向冷枭倒了过去,绝对标准的投怀送抱,外加完美扑倒姿势。

    几次三番,三番几次。

    如果故事主角不是她自己,谁告诉她说不是故意的,她都不信!

    终于,冷枭似乎忍无可忍了,黑着脸的样子冷得不行。在她再次倒过来时,伸手敏捷地将她稳在了怀里,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深邃的眸底除了冷,还是冷。

    宝柒小脸儿红红,大眼睛水水,咬着下唇仰头望他,心里不由得有点儿好奇。

    他,会笑么?

    他笑起来是怎么样的?

    很久之后她才知道,他不仅会笑,而且笑起来的时候,下巴上会有一条浅浅的,几不可查的‘美人沟’。传说中的美人沟,是魅力与性感的象征,出生显贵的标志。

    简直迷人得不像话!

    ——★——

    一入鎏年村,便看到姚瞎子家门口停着一辆军用越野车,还有围拢着看热闹的村民。

    宝柒心里一忖,是姚望有消息了?

    对于这个打小儿就喜欢粘着她的小美男,她承认,他要没出事儿,她会无比开心的。

    所以,推开车门,她迫不及待地就冲了过去。

    正巧,姚望刚好提一个小行李包从里屋出来,站在破旧的木门前,清冷地看着她笑。

    “宝姐姐,你回来了?我正要去学校找你呢!”

    “你这是?去当兵?”

    “差不多吧,我要去京都了。”

    “?”她一脸疑问。

    “一时半会儿说不清。”目光一闪,姚望扭过头,望向他旁边扛着少将军衔的中年男人,低声说:“……你,你给我点钱。”

    他要钱?

    少将似乎欣喜若狂,目光里隐隐有泪意浮动,二话不说就掏钱。

    姚望接过钱,放下行李,握住宝七的手,将钱放进了她的手里,“宝姐姐,这些年,我欠你的……嗯,还不清了,以后再还。”

    钱还清了,他指的是欠她的人情吧?

    宝柒轻笑,“小子,还算有良心。”

    在周围人叽叽喳喳的议论声里,她对姚望的事儿大概知道了个七七八八。

    姚望本名白慕轩,是京都显贵白家的儿子。只可是,命不太好。3岁时保姆带出去被人贩子给拐跑了。好在他屁股上的胎记没白长,在R县当兵体检的时候,一名军医恰好是他老爹曾经的部下。

    白家找儿子十几年都快急疯了,一通电话打过去,那边儿当天就飞了过来。

    当然,人也不会凭一个胎记就认儿子。

    几天下来,DNA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

    失而复得的儿子,也难怪他老爹又惊喜又感动!

    可是,亲人相逢,在他的眼里,似乎没有预期中的喜悦?

    拍了拍他的胳膊,宝柒真挺替他高兴的,“去吧姚美人,今后发达了,记得罩着姐啊!”

    “宝姐姐,等着我,我会回来接你……”姚望的声音蚊子般细小,说到这儿,手突兀地伸了过来要给她一个拥抱。

    可是,手僵在半空,他傻傻地愣住了。

    面前的人没了,一个男人眼睛淬了冰似的看着他,样子似是极端不悦。

    “二……”被拉开的宝柒石化了好几秒,刚想开口解释,却被一抹厉色的视线给噎住了。

    冷冷扫了一圈,冷枭简短地警告:“白政委,管好你儿子!”

    说完,拽着她就走。

    宝柒面色一下就僵硬了,实话说,他的样子是老牛逼了。可是,在姚望和他少将老爹一脸尴尬和疑惑的表情里,她的脸面子都丢光了!

    耻辱啊!

    左右甩不开他的手,宝柒很生气。

    一生气,便口不择言:“喂,你这个鸟人,松手!听到没有?我还没和我朋友告别呢——”

    哪料到,他不仅不放,还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疼得她直叫唤。丫真狠啊,完全是冲着将她胳膊掰拆去的呗?

    然而,他的话比他的手更狠!

    “……旷课,偷钱,早恋,这些都是你这年龄该做的?”

    旷课?偷钱?早恋?她明白了。

    看来她那个表舅妈还真没少打电话去京都告她的御状呢?

    不过,她不怪表舅妈,人为财死么,又不是和她多亲。她就奇了怪了,这些她所谓的亲人们,为啥就没有一个人相信她呢?

    不,错了!

    她心里一揪。

    六岁那年的情景又浮上心来。

    嚯!事实上,冷家的人,又怎算得上是她的亲人呢?

    一念至此,宝柒怒了:“知道我就这样儿的人,不会滚远点?谁让你来管我的?”

    “你以为我他妈愿意?”冷枭素来冷酷无情,并不是有太多情绪变化的男人。今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些压不住火儿,黑着脸冷着嗓子继续,“你妈知道我来R县接兵,让我顺便看看。”

    顺便?

    妈的,她就是个顺便!

    一句不近人情的话,把宝柒激得外气里也气。

    不再挣扎,她反手拽住他靠了过去,踮着脚将唇凑近他冷硬的下巴,笑得很是妩媚。

    “除了旷课、偷钱、早恋,应该还有一条吧?比如……勾引二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