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03米 征兵——

    鎏年村,位于西南重镇C市。

    C市又名锦城,取自杜甫‘花重锦官城’的意思。当然,它最有名的不是杜甫,而是那场震惊全球,伤亡数十万人的特大地震。

    地震的震中,正是贫脊又偏远的鎏年村。

    震后第三年,宝柒18岁。

    乡村的水土不仅没有妨碍她成长为水灵灵的大姑娘,还将她养得泥鳅似的滑溜又聪慧。震后的小村庄,黄花菜也没有凉,还历史性的成了旅游胜地。

    闲暇时,宝柒会踩在那些深埋过尸骨的残砖断垣上,添油加醋地将地震爱情故事讲给那些远道而来的缅怀逝者和‘参观’震后风光的旅客们听。然后,笑着从他们手里接过或多或少的钞票。

    末了,她总会服务周到递上一束野花。

    那花,是村里唯一拿得出手的土特产——长满尖刺的野蔷薇。

    宝柒爱钱,需要钱,渴望钱到了令人生厌的地步。

    小时候,在眼睁睁瞧着京都寄过来的生活费全进了表舅的口袋之后,她便明白,只有钱才是世界上最温暖的东西。

    各取所需的交易,她从不肯吃亏。

    ……

    “宝姐姐,你在这儿啊?”

    一听见这红楼式的典型称呼,宝柒就忍不住嘴角抽搐,转过身来叉着腰横着眉吼:“喂!说多少次了,别叫我宝姐姐,信不信我揍你?”

    “好的,宝姐姐……”

    面前俊俏的大男孩儿皮肤黧黑,但五官却长得精美绝伦。

    本就面浅的他,迎着秋日阳光的脸庞,在她怒狮般的喝斥下,红了又红。

    竖了竖眉,宝柒无奈。

    姚望是她在村里唯一算得上朋友的男孩,比她小俩月,是村西头姚瞎子家的大儿子,也是爹不疼妈不爱的孩子。村儿里人都说他是姚瞎子从外面买来的,长得那么俊,一点也不像姚瞎子。

    不过这些事儿,宝柒半点都不关心。

    她关心的,只有钱。

    她要赚更多的钱,走更远的路。

    “说吧,又有什么事儿?”

    “宝姐姐……”姚望俯到她的耳边嘀咕着。

    “什么?妈呀!”瞧着他兴奋得狗嵬子似的眼睛,宝柒很无语。这孩子没别的爱好,就迷恋射击,赚来的零花钱都贡献给了小镇上摆着气枪打汽球的小摊儿了。

    和她不同,姚望的目标,是成为了一名优秀的特种兵狙击手。

    他说,他刚从县里的武装部回来。

    他说,全军最牛的红刺特种部队第一次在县里挑新兵。

    最后,他耷拉着脑袋沮丧了:“宝姐姐,我,我又没人,又没钱,怕是当不成兵了。”

    “我丢!保家卫国还自掏腰包?”

    “听人说,体检合格的要给5000,不合格的就掏得多了……可是,我,我连体验费都掏不出来。”

    “哪个王八蛋整的潜规则?”

    要钱?

    那不是要宝柒的命么?

    半晌后,宝柒狠狠咬牙,拍了拍姚望的肩膀。

    ——★——

    R县人武部,征兵办公室。

    体检室外面排着一串长长的人龙,看来这年头人的政治觉悟都高了,献身国防的有志青年更多。不过,宝柒现在比较关心的另一件事儿。一大群光着屁股的男人排着队全身检查,伸展运作,下蹲,劈腿,跳跃……

    啧啧啧……

    那会是一个啥样儿的盛况?

    “姚美人,给姐瞧仔细点儿,一会儿出来仔细汇报……要不然,钱算你利息。”

    “……”姚望脸红了。

    看着姚望长得过份漂亮的脸,宝柒瘪瘪嘴:“羞什么羞?你光腚子的样子我又不是没瞧过?青勾子娃娃,屁股上还有碗大个胎记。”

    “宝姐姐!”姚望胀得面如猪肝,瞄了她一眼,赶紧转移了话题:“……那个,听人说身上有疤痕胎记的,体检不能过关的……我……”

    “傻啊!人问你,你就说疤痕是地震的时候为了救人落下的!胎记娘胎里带的,他们谁还能把你给吃了?”

    轮到他了,宝柒挥手,目送他进了体检室。

    她没想到,这家伙还真就被人给吃了。

    因为,直到太阳沉下去,他也没有从体检室里走出来。

    而人武部和征兵办的那些人,个个支支吾吾,闪烁其词地说没见过这人。

    多奇怪?

    虽说姚望这家伙特没劲儿,但活生生的人就这么丢了,她怎么交待?左找右找,直到天上的太阳换成了月亮,人武部要关门儿了,还是没有瞧见人。

    这一回,宝柒真急眼了,扯着门卫室的小战士就嚷嚷:“喂,你们到底把人给我藏哪儿去了?再不说,我报警了!”

    “我……真不知道。要不然,你去接兵部队住的宾馆看看?”

    小战士三分推托七分送瘟神的殷勤将她送出了大门。

    在背后的大铁门‘哐当’一声响过之后,她决定不管有没有,先去找找,实在不行,最后一招,只剩下报警了。

    ……

    蓉新宾馆,是R县唯一一所二星级宾馆。

    她往前台一打听,嗬,热闹啊。宾馆里单接兵的就有三支部队,一个海军,一个陆军,一个特战队。花言巧语好久,才总算要到了特战队的房号。

    她猜测,姚望这厮,会不会被特战队特召了?

    门口,她挺有礼貌的咚咚咚——

    里面没反应。

    她再次咚咚咚,还是没反应。

    微一挑眉,她手下一用力,门竟然‘吱呀’一声就开了。房间里,一目了然,一个人也没有。她正准备撤退换房间,突然,一声穿透力极强的京腔从里屋传了出来,声音倒是挺好听,就是冷得没谱儿。

    “赶紧拿进来——”

    拿啥进去?还赶紧?

    不确定人家是不是在和她说话,但她找人心切,有人搭腔就成,哪顾得上那么许多?

    于是乎,她紧着几步就走了进去,也没多想,一把就推开了那门。

    哎呀妈呀!

    眼前的情形,差点让她爆血管,眼睛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挺拔高大的男人全身**着,八块给劲儿的肌肉健而不过,一分不多,不分不少,哪儿都长得恰到好处,一条一条带着水珠的肌肤壮硕有力,样子很巍峨!

    原谅一下,这是她目前唯一能想到的形容词。额!还有,很壮硕。而她自己,很尴尬。因为,人家正拽住那物撒尿,淅淅沥沥地奔向浑身通泰的康庄大道……

    怪不得他刚才没听见,原来在洗澡?

    好吧,她想逃来的,可脚下却生了根。

    不是不动,而是看傻了,脑子完全浆糊掉了。

    说时迟那时快!

    眼神短暂的收缩后,男人一把扯过旁边的浴巾,收拾起被闪了尿劲的家伙,如同一只被摸了触角的野兽。

    深沉,冷漠,高高在上。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吁……

    宝柒好不容易将视线从他身上挪到他的脸上——

    然后,华丽丽的风中凌乱了。

    鬼和神精诚协作出来的五官,比电影明星还要略胜一筹,即使摆着一副要吃人的冷样儿,冷冷地扫着她,竟也性感无匹。

    绝对!完美!秒杀!

    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她黑溜溜的大眼睛,无辜地转了转。

    “那个,你尿完了,问你点事成不?”

    “出去!”

    “……你没尿完?那继续,我等你尿完再问。”

    眸色一敛,男人冷冷地睥睨着她,气场强大得带动了周围的逆气流和冷空气。

    三个字,冰冷呛人。

    “滚出去!”

    ------题外话------

    妞们,前面的二章楔子千万别错过啊,都是特别重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