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02米 楔子——天雷勾地火!

002米 楔子——天雷勾地火!

    一触之下,宝柒的大脑,一秒钟就炸开了。

    男人的脸一寸一寸放大,淬着火的眸色融化了他眼中的坚冰。粗糙的大拇指紧紧扼住她,那声儿,冷得犹如西伯利亚的寒流,刺着骨头冻着心。

    “哪去了?”

    “花么?当然是谢了,季节性不是过了么……”

    宝柒笑容浅浅地望着他凉薄的唇,暗忖着自己回来前的决定,实在是太、太、太,无数个太字儿的英明。

    一时缄默。

    隔着0。01秒的距离和薄得要命的布料,她感觉得到男人正常的反应和细微的摩擦,那小动静儿,将他每一个毛孔发怒时的雄性荷尔蒙都散发了出来。

    那是他独有的,独存于她记忆里的气息。

    要命了!

    正当她麻痹着神经,等待这位爷宣布她的‘罪行’时,只见听——

    咚咚咚!

    三声不缓不急的叩门声从洗手间门口传来,伴着老妈不轻不重地询问:“小七,你怎么回事儿?老半天不出来,肚子不舒服吗?”

    睨了男人一眼,宝柒闷声回答:“没有,就来!”

    “瞧到你二叔了吗?爷爷找他呢。”

    “没呢!”

    隔着一扇精致的木门,宝柒的语气从容不迫。这种害怕被人撞见的情况,对于他俩来说,自然不是第一次了,对敌的战斗经验还是比较丰富的。

    哪料到,敷衍这招不好使。宝妈不仅没走,反而加重力道敲门。

    “小七啊,快开门,刚才喝多了茶……”

    完了!

    宝柒心里一窒。

    死死盯着男人的冷脸,她含糊不清地啜口气:“哎呀,妈!你楼上去吧!”

    “快点!妈急!”

    老妈不容商量的语气,让宝柒眉头打了结。控制住狂烈的心跳,她眼神儿飞快地瞟着男人,呶了呶嘴,示意他从洗手间里那扇离地约两米高的小窗户里钻出去。

    然而……

    男人恍若不觉,更无丝毫紧张,薄情的双唇微抿着,高大的身体将她整个儿笼罩在灯光的阴影里,冰棱子似的视线高高在上地睥睨着她,摆明了不合作,诚心要看她的笑话。

    磨牙,瞪眼。

    宝柒蚊子般口型:“王——八——蛋。”

    眸色一沉,冷枭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将高大健硕的身体又一次紧贴上去,将她紧紧挤压在门板上。头略微俯下,唇贴着她的,却又不吻,喷洒出来的浓重呼吸,一下,又一下,每一下似乎都带着深深的嘲讽。

    镇定,镇定!

    宝柒深呼吸,闭眼,睁眼……

    三步曲后,她认命地放柔了目光,求饶般用口型比划着。

    “二叔,拜托。”

    ……

    ……

    十几秒后,宝柒平静地打开了门。

    “磨磨蹭蹭的……”宝镶玉嘀咕着,视线落在她水泽般红艳的唇上,余光四处打量。

    一览无余的洗手间,哪里还有别人?

    宝柒笑了。

    呵,她精明的老妈,又怎么可能没有半点查觉呢?只不过,她怀疑五年前那个罪魁祸首的男人就是她亲爱的二叔,却又不能,或者说不敢去确定吧?

    “小七,你真要嫁给褚家那小子?那件事……还有那些问题你想过没有?”

    听着老妈试探的语气,宝柒心里揪得厉害。

    但,宝柒还是宝柒,只能是宝柒。

    对着镜子,她盯着自己的眼睛,轻扬粉唇:“妈,你觉得在这解决生理问题地方,适合谈事儿么?”

    噎了一下,宝镶玉好半晌后才叹了口气。

    “小七,你姨姥姥日子不多了,你回来了,就去看看她吧!”

    “嗯。”

    其实,她回答‘当然’更为恰当。如果不是为了看姨姥姥,那个在她6岁后的实际抚养人,她又怎么会在事隔五年后再次踏上这片在梦里都无比纠结的土地?

    鎏年村,是她6岁至17岁的成长地。

    6岁前,她姓冷,住在这帝都的高门大宅里,享受着父慈母爱的公主生活。

    6岁后,天堂换地狱,她是父亡母不管的山里野孩子。

    ——★——

    今儿的冷宅热闹了!

    久违的团聚晚餐,在高厨们的打理下丰盛得堪比满汉全席。

    饭桌上,有人沉默,有人尴尬,有人窘迫,气氛热络里又有些反常的诡谲。如此一来,不谙世事的冷可心就成了唠嗑的生力军,说笑一会儿后,她的话题又转到了宝柒身上。

    “姐,你那个摸鸟儿的专业好玩不?我明年高考了,也考一个去~”

    摸鸟儿的专业?呀,现在的高中生真碉堡了!

    宝柒唇角微抽,轻咳了一声:“说什么呢?姐那叫男性生殖科。不过,我也能看女性泌尿疾病,你有病的话,记得找我啊!”

    “去!老实说,姐,你见没见过百鸟朝凤啊?”

    “做梦呢?鸟儿要是能朝凤,还用看男科?嗬,春去花不在,人来鸟不惊……”

    促狭地嗤之,宝柒话未说完,一束冷得不像话的视线就迸射了过来,针芒般扎在身上。她微转视角,男人冷冰冰的眼神儿,配上那张像是刚从冰箱里取出来的俊脸。

    真心话,很惊悚。

    心啊!

    忍不住又狠跳了一下。

    “越说越不像话!”见这情景,宝妈‘叭’的放下筷子,沉下脸来瞪着女儿,“小七,在国外妈管不着你,现在回来了,赶紧给我换个专业,没得遭人笑话!”

    宝柒仰头,笑着反驳:“妈,这都什么年代了?男科女医生很正常。何况,这是我打小的追求呢!”

    一句话,刺激得冷枭血管都快爆了!

    打小的追求……

    曾经,她无数次将他的‘枭’字读成‘鸟’字时,说:“……你个鸟人,鸟人,我以后专门逮你这只鸟。”

    从一无所知的懵懂,到暧昧,再到**,这句话被她演绎过无数的版本。那时候,他俩躲在众人视线不可及的角落里偷摸着在一起,她就喜欢趴在他腿上,高深莫测地讲她的人生两大追求——

    一是赚很多很多的钱。

    二是看很多很多的鸟。

    每次说到这个,她笑得眼睛都会弯起来,直到他恼怒地将她提起来,用吻堵紧她的嘴,她才会小猫般柔顺地偎进他的怀里,小手轻轻挠在他的胸口。然后,便是拥抱,接吻,无休止的与他放肆欢爱,在偷欢的感官愉悦里,小丫头会沙哑着嗓子一遍一遍叫他,不厌其烦地叫……

    “二叔,二叔……”

    那声儿,在她离开的五年里从未消散,真切得让他心尖发麻,又恨又恼。恼她的绝情,更恨自己那时候为什么没干脆死在她身上。

    ……

    ……

    晚餐毕,褚飞走了。

    宝柒在实施偷溜计划失败后,无奈地坐回了沙发上。整整两个小时,宝妈一个又一个问题深刻得令人发指。

    “小七,你俩怎么认识的?”

    “同学。”

    “哦,怎么走到一起的?”

    “天雷勾地火,王八看绿豆。”

    “那个,你俩关系发展到哪一步了?”

    “……你猜?”

    敷衍着老妈,在另一束冷冽的目光注视下,她面儿上状若无意,心肝却真真儿饱受摧残。

    他的眼神,太刺骨,太灼人。

    终于……

    审讯结束。

    吁了一口气,她眉开眼笑地沿着熟悉的楼梯回卧室。

    此时,三楼没有人。

    夜色,黑得像煤灰。

    她没开过道的灯儿,除了路过那扇紧闭的房门时心里微悸外,在黑暗里,她反而浑身放松。

    她不怕黑。

    或者说,她习惯了黑。

    那些年的山间夜晚,总是这样乌漆抹黑的,连萤火的光都十分微弱。那时候下了晚自习回家,她一个人踩在坑洼不平的羊肠小道上,也能对着无穷无尽的黑幕傻笑。

    吁!

    摸进卧室,她松了口气。

    三十分钟左右,她湿漉着长发,裹着大浴巾,露着两条白花花的嫩腿儿就从浴室里出来了。此时,她放在床头的破手机,却苟延残喘的叫唤了起来——

    “喂……”

    接通了电话,在对方的话茬儿里,她瞳孔微缩,唇角的笑容慢慢敛去。直到合上手机,她都没有讲一句话。手指紧攥着那个至少被物质文明淘汰了有十年的翻盖儿手机,任由长发上的水珠儿滑落瓷儿般的脸颊。

    一滴,二滴,溅在地板上!

    嗤——

    突然,落地窗户发出一声轻响。

    她扭头,毫不意外地和男人冰冷而锐利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视线交织一秒,她回过神来。

    “二叔,下次记得走正门。”

    说完不再搭理他,转身就去拿床上的大毛巾准备擦头发。不料,微弯的身体还没站直,一阵凌风扫过,身体竟被男人结结实实地掀翻在了大床上。

    力不如人,半句多。

    她面色微冷,闭上嘴静观其变。

    冷冽地扫了她一眼,冷枭面不改色,大半个身子强势地压了上来。

    他疯了?一定的。

    熟悉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宝柒脊背一僵。

    “喂,别太过份啊!”

    好整以暇地俯视着她,男人铁臂微收,将她柔软的身体紧锁住,居高临下的冷眸微微一睐:“手机该换了。”

    “没钱。”

    “寄给你的钱哪去了?”

    “存着养老!”

    面对他的质问,宝柒嗓门大了几分,身子微微挣扎起来。这小动静儿,磨蹭得男人气血上涌。而他的视线角度太过刁钻,刚好能看到她沐浴后润泽粉红的一片白嫩肌肤。

    一寸一寸掠过,心旌摇曳。

    他暗骂着下半身不靠谱的玩意儿,更讨厌不知不觉就被她撩拨得要命的感觉。禁锢在她腰间的大手,不觉紧了又紧。

    趁着理智还在,他回归正题。

    “谁来的电话?”

    “奇怪!我为啥要告诉你?”

    宝柒笑了,在他冷冰的目光下,记忆在倒带……

    ------题外话------

    妞们,你们无比深爱无比二货的某锦又厚着脸皮回来了!掌声在哪里?啪啪啪……这章三千多字,我够意思吧?奸笑!

    哪啥,还是老规矩哈,不出意外,每天上午9:55分准时更新——

    PS:本文正能量,正规则,正正正正正啥?还是沿袭某锦一贯宠溺风骚的路线。但是,没有天外飞宠、无所不宠、万能坑爹无逻辑宠,看此类的妞一定要慎入。

    提醒:入坑勿骂,趁骂必删!

    么么你们,一人一个360度旋转飞天吻!补上三八节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