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189

    章节名:185米姓董的完蛋了!!

    “?”

    宝柒的心里,有无数个问号。

    那个女人好端端的,又在搞什么鬼?

    皱起的眉头打了结,宴会厅里正在用餐的一众人和她的表情一样,成功被董纯欣高亢又富有节奏的‘美声唱法’给吸引了过去。

    作为当事人的董纯欣呢?

    抱着怀里‘金龟宝’的儿子,下巴像是筛了糠一般,身体在不住地颤抖着,像是毛孔被堵塞般胀红了脸,不住地对着众人嚷嚷。

    “我儿子不对劲儿,有人要杀我的孩子,有没有医生,有没有医生?!”

    阴谋论来了?

    别说,这宴会厅里还真的有医生的,在冷老爷子的授意下,冷宅那个正在参加宴会的家庭医生急匆匆的赶了过去,就准备从董纯欣的手里接过那个孩子来瞧瞧。

    事到如今,不管姓董的为人如何,她的孩子毕竟是无辜的。因此,不管是冷老爷子本人,还是受命跑过去的家庭医生,这会儿都是诚心替她的孩子看病的。

    “不,不要你,你们是一伙的。”不料,董纯欣却抱着孩子不撒手,目标直指了冷家人。

    而她怀里用襁褓裹着的那个婴儿,还真像是在发烧了一般,小脸儿烧得通红,嘴唇有睦抽搐,明显状态不太好。

    这些症状,加上突然变卦的事儿,让董纯欣提高了警惕,不敢轻易将手里唯一的筹码交付出去。

    当然直到现在,她还认为这孩子是冷枭的。

    瞄着旁边虎视眈眈的警卫,又瞄着冷老爷子严肃的脸,董纯欣和自家父母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表示反对。

    “这里有人要害我的孩子,我要求现在去医院。你们不要跟着我……我们自己带孩子去医院。”

    医院?自己去?

    冷老爷子现在能放她离开么?不能。

    而其它的人就更摸不着头脑了。谁都知道冷宅的医生(海-天-中文”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专业素质不会比医院的普通医生差。而且,对于急需要要医治的疾病,去医院的时间往往就是夺命的杀手。

    于是乎,听了她的话,旁边同桌的人不住劝她先冷静点儿,没有人要害孩子,先把孩子给医生看看情况再说其它的。

    目光闪了闪,董纯欣这会儿其实也不知道今天事情的真相,她哪里敢把孩子放开?

    一放手,被冷家抢了呢?她是这么想的。

    接下来,她像是极害怕别人抢了她的儿子一样,紧紧抱着小婴儿的身体,目光环视了大厅一周,穿着旗袍的光鲜脑子里不住在转动。

    突然——

    她倏地一下红了眼圈儿,抱着襁褓里的婴儿当众给大厅里的众人跪了下来。

    嚓趴……

    一个旗袍女人,给跪了,啥状况?

    好多人并不认识她,不过却认识她老爹。知道她爹董老鬼,还知道董老鬼近段时间一直是冷老爷子的座上宾。疑惑的目光,迅速聚焦到了她身上。

    第一步成功了。

    急于脱身的她,吸了吸鼻子控诉了起来。

    “求求各位好心人,一定要救我们一家四口的命啊……”董纯欣的声音颇为悦耳,僵硬着身体的摆着适当的弧度,让她看起来更加可怜,而掀开的唇角里,带着淡淡的忧郁更是恰当好处。

    这女人,是一个心机深沉的货。

    她心里非常明白,儿子的地位被宝柒夺去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眼看老爷子竟然用警卫软胁持了董家,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却清楚如果不趁着现在人多这当儿孤注一掷,接下来宴会一完被带走,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

    因此,脑子里琢磨着,她微昂着头,咬了一下唇,对着那些不解的目光,跪在地上,突然暴出一句话。

    “各位。有一个真相我必须说出来,要不然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再说了。”

    哗……

    她要说什么?

    目光再次抬头扫向众人,董纯欣未语泪先流,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下,一句话里,声音几度哽咽。

    “我的儿子,他才是冷家的长孙……他叫冷耀宗,是老爷子亲自取的名字,是冷枭的亲生儿子。”

    什么?

    一声声抽泣声,凭空出现。

    董纯欣的话无异于一道晴空闷3gnovel.cn看最快更新雷,瞬间轰响了宴会厅里众人的耳膜。

    天嗒嗒!

    高潮真是一波接一波,差点儿瞎了一众宾客的眼。到底什么节奏?——九曲回环式。刚才这个女人的出现就已经引起了众人心底的猜测了。此话一出,自然更是惊天动地,波涛阵阵滚滚而来,引得无数人竞折耳,以待后续的发展。

    宝柒眉头弯下,斜斜睨向冷枭。

    这事儿,如何收场?

    老实说,如果董纯欣的儿子不是有她自己的功劳在里面,现在单单看着抱着儿子的董纯欣楚楚可怜演的大戏,她肯定也会觉得还真是冷枭这个王八蛋对人始乱终弃了。

    不过么……

    她猜测,现场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除了对冷枭知根知底的兄弟们,谁这会儿能绝对相信他没搞人家姑娘?

    冷枭黑沉着脸,没有吭声儿,大掌裹紧了宝柒的手,那双比鹰隼还要锐利的深邃的黑瞳微微眯起,偏过头去,与他老爹对视着交流了一下。

    现在这情,能不让董纯欣说么?

    答案自然是——不能。

    如果他们马上就阻止了她,岂不是让人觉得在堵她的口?虽然没有人会多说什么,却会自动脑补生成更多的闲言碎语和不同的版本出来。

    说吧,让她说。

    第二步成功,董纯欣心里微松,面上还在接着更加深入痛苦般的哭诉。

    “……十个月前,我和冷枭做过一晚上……露水夫妻……然后,便有了我们家耀宗。我很爱冷枭,我不计较他给不给我冷家儿媳妇的名份。但是,我不想让我家耀宗一辈子都背上野种的名声,因此,我找到了冷老爷子……”

    巴啦巴啦,哭哭哇哇,宝柒和众宾客一样,听得一双眸子都瞪大了。

    丫丫的,这个姓董的女人不去做编剧简直浪费了国家栋梁之才。一个狗血的豪门世家子一夜乱情,弃乱始弃,甚至还要杀害她和亲生儿子,以掩埋实事真相维护冷家名誉的狗血剧情,就在她的嘴里诞生了。

    “……本来今天,冷老爷子答应了给我们家耀宗办个满月酒,并且亲口向各界承认耀宗的是冷家长孙的事情……可是,相信各位刚才也看到了,冷老爷子的临了变卦。而且,大家可以去里面看,里面偏厅还挂着我儿子的照片儿……

    尽管如此,我爱冷枭,我很爱冷枭,虽然他抛弃了我,但是我真的不想计较。我忍了又忍,只是想给让他们给我儿子留一条活路就好。但是各位,现在我儿危险了,早上他还好好的,可是一直睡过去就没有醒,我害怕了。求求各位好心人,帮我们一家脱离冷氏的魔爪吧,留我儿的性命,我死不足矣……”

    哎哟亲娘也,孟姜女哭倒长城……

    不可置信的众人,差点儿听瞎了耳朵——

    太不可思议了!

    这事儿要换了别的男人,估计都信了。可是冷枭?京都城谁不知道他什么禀性啊?从来只有女人扑他,他啥时候主动扑过女人?

    然而,姓董的女人刚才抱着的孩子,已经站到台侧了,冷老爷子也是几次三番的看她却也是实事,照片儿更是有人见到,也做不得假……

    难道……?

    多少人目光亮了,在等待这出狗血剧的结果。

    宝柒眯起了眼睛,心思像有水草在涨。

    就目前这种状况,即便冷老爷子拿出来不是亲生孩子的那份儿亲子鉴定书,也只能证明这个婴儿与冷枭没有血缘关系。却没有办法摆脱冷枭和她上过床的嫌疑?!

    众人会想:要是冷枭没有跟人家上过床,冷家干嘛要去做亲子鉴定,寻找结果?!不是扯淡么?

    正常人,都会这么想。

    好一个董纯欣,一招儿釜底抽薪,就打算把‘一夜情’这个黑锅给冷枭背到底了?任凭冷家人怎么解释,好像都难自圆其说。

    “混帐东西!”

    冷老爷子气得脸都发白了,颤抖着身体吹胡子又瞪眼睛。他年纪不小了,而今儿的剧情转变又实在太快。一波三折弄得他老脸儿上的皱纹斜条又深了不少,在董纯欣侃侃的述说里,老头儿的脸色变了又变,一会青,一会白,一会黑……

    终于,他再也沉不住气了,铁青着老脸站了起来,‘啪’的一下拍到桌子上,溅得杯子里的酒水瞬间溢出来。

    “警卫员——”

    “到!”

    “赶紧把这个胡说八道的女人给我……给我……”缓了缓,冷老爷子到底还是没有冲动:“给我先送到医院去,借他孩子看病。”

    被人当着面儿的拆台,谁也受不了。冷老头儿尤其是这样的人。

    现在,就连那个亲子鉴定书,他都不敢拿出来当面作证。一旦拿出来,相当于变相承认了冷枭和这个女人有过一腿儿。

    他妈妈的!

    他实在无奈了,只好出此下策,打死不承认,先把这个女人弄走再说了。

    说完这,他想了想,又接着补充了一句:“另外,各位同仁,各位亲朋,我不认识这个姑娘,我只是和她爹认识。我们家老二更是和她没有过半点儿关系。不过,孩子生病得治,赶紧送医。”

    “是!”警卫员回应着,过去便要拉抱着孩子的董纯欣。

    然而,跪在地上的董纯欣压根儿不起来。而她旁边原本坐着的董家父母也跟着跪了下来,求冷老爷子放过他们的女儿和外孙,还口口声声说,看在到底是冷家血脉的份儿上,饶他们一命。

    得!冷老头儿快气得中风了。

    大手一挥,他怒不可竭。

    “赶紧拉下去,你孩子病了,不治吗?”

    “不不……各位好心人,快快救命啊……我不能跟冷家的人去医院……我要跟着他们走了,你们就再也见不到我们董家和孩子了。谁来救救我们啊,救救我的孩子啊……谁来送我们去医院啊……”

    声声哭诉,悲天悯地,好不动情。

    死死抱着孩子不放的董纯欣,泪流满面的反抗着警卫员的拉扯,一边儿喊救命一边儿抱着孩子哭,那可怜劲儿十足的样子,配上她多年念佛修炼出来的真诚五官面相,看着还真像冷家人在以权压她,要草菅人命。

    不得不说,董纯欣此人绝对是聪明的人。

    其实,她多少知道今天的事情一出,她家大势已去。而后果,更不堪设想。为了自己和儿子今后的命运,为了董家的命运,她不得不这么做。

    而且,她压根儿就不知道孩子不是冷枭的,总觉只要保住了孩子,就有可以依附的东西。

    第三步,她觉得自己成功了。

    宴会厅里,一时半会儿气氛有些僵持。

    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各人有各人的琢磨。然而,冷家的事儿,红刺的事儿,还真心没有多少人敢去管。单单斜眼一看红刺那几位爷,一个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好多人都自觉地闭了嘴。

    一般来说,红刺真心惹不起。

    气氛,继续焦灼着。

    别人可以不敢管,可是冷家却爱惜名声,爱惜羽毛,不得不顾及悠悠众口。董纯欣这么一闹,还能堵得住么?

    冷枭目光一直冷静。

    而宝柒的心里,却像揣了一桶烈性炸药。寻思着要怎样才能替二叔正名?

    她想,现在大客的人里面,被姓董的这么一闹,估计除了红刺的自家人,谁的心里都觉得冷枭肯定是上了姓董的,还让她生了孩子,结果又不想承认了。

    妈的,卑鄙,下流,无耻!

    气氛的凝滞,极大限度的鼓舞了董纯欣的斗志。她觉得舆论的天平似乎正在往她的方向倾斜。于是更加不停的秀着下限,卖着节操,甚至在警卫的拉扯下更大声的嚷嚷。

    “大家救命啊,要是不相信我的话,我儿子可以和冷枭做亲子鉴定。宝柒……宝小姐,我和你的男人睡过了,你真的不介意么?不介意吗?”

    宝柒冷笑着,真想吐她一口唾沫。

    亲子鉴定?睡过?

    她这是死了也要泼冷枭一身血的节奏?怪不得人都说——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说来,她真心佩服这个女人的不要脸能力了。

    不过,浅眯了眸,她笑着却没有发怒。

    “师太,你太看得起自己了,你啊,自求多福吧。”

    不是她在吓唬姓董的,而是在她看到冷枭凛冽的冷脸儿时,就知道姓董这货今天肯定要倒大霉了。

    为啥?

    二叔既然不慌不乱,必定有他的想法。

    果然——

    她话言刚落,只见冷枭再一次抬腕看了看腕表,便缓缓地站了起来。

    “等一下——!”

    冷枭出口的语气里几乎没有温度,不过他轻轻一挥手便阻止了警卫要拉董纯欣下去的动作。三个字落下后,厅里的目光焦点又转换到了他的身上。

    “既然如此,当面说清最好。”

    他再次补充了一句,整个人更加冷了几分,如同被冷气机给吹透了,一个字一个字出口,那凉意几乎渗入人的心脾,久久咽不下喉去。

    “老二——”冷老爷子着急,不知道他要干嘛。

    扫了厅里众人一眼,冷枭没有回应他爹焦急的话,一双黯沉的黑眸里没有情绪波动。随即,他走出席位,一步步朝董纯欣的位置欺近。

    “我认识你吗?”

    舔了舔说得干涩的嘴唇,董纯欣抬起头看着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心里怦怦震动着,被他靠近时带过来的强势压迫感弄得紧张不已。

    下一秒,她深呼吸一口气。

    真是一个天生的戏子!

    她在走着第四步……

    “枭……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知道我不该将儿子的事告诉老爷子,更不该奢望他得到长孙的名份……求求你,饶咱们儿子一命,看在他是你亲生骨肉的份上……”

    娘也,宝柒小小攥拳,几乎要相信耳朵了。

    冷枭危险眯眸,眉目暗沉间已是冷气森森,离她面前大约五步左右,他顿住了脚步,从唇齿间拼凑出来的语言,一个一个像冰棱落地。

    “带姜玲进来。”

    姜玲?姜玲是谁?

    不认识和不明白的人在发愣,懂的几个人在轻轻发笑,而董纯欣却听得有些懵懂。

    是的,她并不认识姜玲。

    留在座位上的宝柒摇着婴儿车,抽搐了一下唇角,寻思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二叔啥时候安排了姜玲出场。

    就在厅内的沉默不足两分钟后,气喘吁吁,满脸菜青色的姜玲还真被一个红刺的大头兵拽着押上来了。

    当着众人的面儿,她脸上胀得通红,憋了老大的劲儿,才抖着双腿颤着嗓子说:

    “大家好……好,……我,我是一名医生。我现在用人格担保,董纯欣的儿子是我给做的人工授精。她,找到我,她们让我一定要弄到冷,冷首长的精丶液为她做人工授精……可是我,我没有办法弄到,又舍不得把钱退给董纯欣。所以,所以我有罪,我随便找了一个路边的乞丐弄到了精丶液……骗了她们……给她做了……”

    “你撒谎——各位,我不认识这个女人。”董纯欣几乎哭哑了嗓子,像一朵娇娇的白莲花软声抗议着,还在做垂死的挣扎。

    “人格担保有什么用?大家相信么?这是你们自己安排的人,与我有什么关系?……我的儿子怎么可能是乞丐的?她在胡说八道,混淆视听……”

    不到黄河心不死。

    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冷枭的眸底的冰霜气息更深郁了几分,紧抿着的唇角弧度冷硬得宛如地狱魔王。

    “放视频。”

    简单短促的三个字说完,冷枭再冲旁边的江大志施了一个眼神儿。很快,宴会厅里用来播放孩子生活片段的投影机里,竟然出现了董纯欣在苏市某医院进行人工授孕的清晰画面。

    原来那间医院为了避免医患纠纷,在某些特殊科室里备下了监控录像,用来澄清医院自己。

    喔,吁……

    一个女人大劈的腿儿,那装着精丶液的玻璃器皿,还在戴着口罩的医生和护士简单的对话交流,冰冷的手术台上的董纯欣,一个个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事儿整得……

    本来她不用这么丢脸当众出丑,是她一意孤行的不认帐害了她,非得大劈了腿儿让人看笑话,怪得了谁?

    抱着孩子,董纯欣的唇边哭意凝结了,所有情绪都凝滞了,面色苍白得像张纸片儿。而董老鬼夫妻的脸上,表情不比她好多少,刚才还在高呼冤枉的声音喊不出来了。

    这样的结果,他们也没有想到。

    孩子竟然不是冷枭?真的不是冷枭的?怪不得老爷子会临场反戈。一切的转折点,似乎都有了合理性的解释。

    董家人怨毒的目光望向了姜玲。

    而在场真正编了故事,而没有敢出卖宝柒和冷枭的姜玲,一力承担了取精这个环节的所有责任。在被那名战士带下去的时候,她带着祈求的目光不住看向席位上的宝柒,眼神儿里透露出来的意思非常的明白了

    ——宝柒,饶我一次。

    姜玲消失在宴会厅了。

    然而,故事没有结束,情节还在继续。

    婴儿满月的宴会厅,仿佛成了一个暂时的审讯室,姜玲下去后,那个差点儿变成外星人的小眼睛仓鼠男又被一名战士带了上来了。

    一看到董纯欣在场,仓舅男的脸色变了变,随即又笑了,差点儿笑出一朵花儿来,指着她咯咯直笑。

    “哈哈,佛祖,佛祖你来了……你就是佛祖,我是外星人……哈哈,我不怕佛祖了……”

    接下来,江大志参谋配合着冷枭,在公众面前将审讯仓鼠男的记录公布了,并且陈述了整个案情的实事。

    他话里的意思就是董欣纯如何找人跟踪冷枭意图不轨,意图通过这件事情涉及国家机密,而她本人更是涉及到各项违法犯罪行为,还试图通过假冒的婴儿来敲诈勒索冷家。而冷老爷子并不是信了她的鬼话,而是将计就计云云,顺便就把刚才冷老爷子的反常行为,和偏厅里的婴儿照片儿的事情,一并给解释清楚了。

    噼里啪啦……

    江参谋的话,一落地就开了花。

    狗血的编剧不少,剧情的转换太快。不仅仅高潮迭起,还往往出人意料。不仅仅煞了姓董的锐气,给她安上了罪名,还保留了冷老爷子的面子。

    冷老爷子端住了,冷家的脸才端得住。听完江大志的话,落下了一口气的老爷子,再次看向自己的儿子时,目光更是深幽了不少。

    不得不承认,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谁要说冷大首长这招儿不高,那么绝对再找不出一个会玩剧情的高手了。

    见招拆招,他一招都不让。

    此时的董纯欣已经傻逼了,实际上,她灰白的脸在人工授精的视频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萎靡了下去。不仅她自己成了一个笑话,整个董家都成了京都城的大笑话。

    董家的脸,像被人捩了耳光。

    她万万没有想到,今天本来一个美好的开端,竟然会有这样的结局收场。

    “带下去!”

    冷枭唇角噙着冰,语气说得极冷。

    颤抖着身体的董纯欣,听到他磁性却又充满了危险的冷冽声音时,软趴在地上的身子痴痴望着他,目光有些迷离,耳朵里仿佛听到了来自地底阎王在召唤她前往十八层地狱的命令。

    他可真狠啊,一点情面都不留。

    喃喃自语着,当着众人的面儿,她半跪的身体没有力气再站起来了,半昂着头,她含着泪的目光,切切地看着居高临下的他。

    “冷枭,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么?”

    没有回答她的话,冷枭转头回席。

    对于这样的女人,他实在多不出一句话来。

    董纯欣身体泛着冷,抱着孩子的手直颤抖。一心追逐了十几年的男人,天天记在心里的男人,事到临头了,却也成了她最害怕的男人。

    咬了咬下唇,她萎缩着自己的身体,追逐着他寒冷英挺的脊背,声音透着沙哑的凉意。

    “你还记得吗?咱们是同学。上高中的时候,我就坐你的背后的位置。我每天都能看到你的背影,可惜你却从来不回头看——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像着了魔,每天贪恋的都是上课时看你背影的时刻,背影那么的有力量,看得我不停的脸红,心跳……念念不忘……”

    艾玛!

    听了这种深情的表白,宝柒真愣住了。

    二叔啊,你还要不要女人活了?想她自己当初被他给迷住,好歹还是先看到了一副美男出浴的裸身图,说起来也算是情有可原。

    可这董纯欣啊,一个背影就愣是把她迷成了这样?活生生被祸害了一辈子。

    不仅是笑话了。

    还是一个大白痴。

    对于她充满了情意的表白话,冷枭听在耳朵里,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从他冰冷深邃的五官轮廓来分析,宝柒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他或者真的从来都不知道背后有一双眼睛,有一位同学,更不知道人家意淫了他千百遍。

    “在想什么?”就在她琢磨这事儿的时候,男人深沉的目光望了过来,狐疑的敛了眉。

    “呃……”宝柒吸了吸鼻子,对着他的脸闪了闪眼睛,“二叔,你太帅了!帅得我有一种,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的感觉。”

    鼻翼轻哼,冷枭目光微微一黯,大手猛地探了过来揽住她的腰,嘴唇微动,凑近她小巧的耳珠子,声音邪恶得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想挨插?”

    丫的!

    要不要这么直白?

    宝柒脸蛋儿微红,目光搜索着董家父女被警卫带下去的情况,耳朵却被男人的话弄得火烫了一片。

    微微咬唇,她小手伸过去在他腰上狠狠掐了一把,嗔怪地轻斥:“流氓。”

    “呵……”冷枭竟然笑开了,锋眉俊目里满满都是惬意的暗示:“流氓又如何,你来绞杀我?”

    绞杀?

    迟疑两秒便懂了,宝柒瞪了他一眼,气势十足声音却只有他才能听得见,“绞你个头啊绞!”

    略一抚额,冷枭手掌落下去,在桌子下面捏她的腿,低沉的声音性感又沙哑。

    “头和身子一起绞。”

    “无赖!”

    就在两个人斗着小黄嘴儿的时候,宴会厅的门口,再一次响起姓董的哭天吼地的惊叫声。

    “啊——?我的儿子,儿子啊……”

    儿子又怎么了?

    顿时,又一波人声来袭。

    “快,看看孩子。”

    “医生快点儿……那孩子的脸红得不正常。”

    “这种女人,活该!”

    “她虽然不是个东西,孩子还是可怜的嘛。”

    现场众人的七嘴八舌里,已经无力又无心反抗了的董纯欣和董家人,只能由着医生将孩子抱了过去查看。

    那个家庭医生拍了拍孩子的脸蛋儿,声音沉了下来,“赶紧送医院去洗胃,晚了怕不行了。”

    指挥着人赶紧抱孩子去医院,那个家庭医生更是没客气的直接数落了董纯欣。

    “都是你,刚才你不担搁就好了……你这妈呀,孩子要出了什么事儿,你就是真正的凶手。”

    医生的话再一次震惊了众人。

    怎么会要洗胃,孩子还真中毒了?

    谁下的毒?

    哄哄的嚷声里,那个可怜得代母受罪的小婴儿被急急地带走了。而脸色灰白,身体颤抖的董纯欣和董家父母也被人带“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了下去了。

    终于,闹剧像是收场了。

    一众人再次恢复了满月宴的吃吃喝喝,不过,气氛和刚才初始时自然有许多不同了。席间更是少不了对董老鬼一家人搞得这出戏的戏谑和嘲笑。

    红刺几个哥们儿轮番过来敬酒恭贺孩子满月的时候,不仅给孩子留下了大大的红包,还顺便拿着冷枭好一顿儿打趣。

    邢烈火说:“背影男,终极秒杀。”

    卫燎说,“背影男,一出江湖,天下无敌。”

    范铁说:“背影男,果然有我的风范。”

    谢铭诚说:“背影男,……我走了。”

    ……

    一个个接下去,欢声笑语不断。

    宴会在顺畅的进行,宝柒的心情却有些不着地。因为,她一直没有见到宝妈出来。她猜测着,宝妈肯定是因为宴会上说出来的事儿心里难过,不想出来见人。

    想去安慰她,可是这会儿做为两个孩子的妈,满月宴会的半个主角,她实在不好单独走开。

    让她静一静吧。

    现在,她或许不想别人去打扰她?

    又半个小时过去。

    她心里越发慌了,像是神经不由自己掌控般跳动着。憋了好半晌儿,她实在憋不住,赶紧拉了冷宅的一个佣人去看看宝妈在做什么,要不要吃点东西。

    去的人,差不多隔了十五分钟才回来。

    她气喘吁吁地匆匆步入大厅,低下头来压着嗓子说了一句极低的话,声音却沉重地敲入了宝柒的耳朵。

    “大少奶奶……服药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