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186

    章节名:182米宝神医的教导记心上。

    差不多下午四点半,兰婶儿已经张罗好饭菜了。

    由于冷枭的吩咐,宝柒知道一会儿小井和范铁要过来,所以还特地往厨房溜了一下号,看看晚餐的准备情况。对于小井昏睡七个月之后醒来的两姐妹初次会晤,她心里上是相当重视的。

    大概到了六点半,在离她预计的时间差不多迟了二十分钟之后,沉稳霸道的异型征服者按响了喇叭。

    在它的车屁股后面,还跟着范铁黑酷的迈巴赫。像迈巴赫这种大气稳重的车辆,现在的范铁开着,竟也说不出来的匹配和贴合。

    一前一后,两辆汽车从大门驶入了鸟巢的停车场。

    冷枭健壮颀长的身形走在前面,军帽被他夹在腋下,当他看到宝柒竟然站在大客厅的门口迎着冷风不住张望时,两道浓眉微拧,眸光里闪过极度的凌厉。

    与他对视一秒,宝柒吐了吐舌头,下一秒,身影便乖乖地消失在了门口。

    坐月子吹风?找抽的节奏?

    范铁先下了车,从副驾驶室里扶出小井来,“小心点。”小井睁圆着眼睛看着处处温馨处处暖的鸟巢,清澈的目光里,流露出小孩子见到喜欢的东西一般单纯的笑容来。

    “哥哥,好好看。”

    勾起唇揉着她的脑袋,范铁微微一笑,半玩笑半认真地说:“下回咱们也买一处?他们家叫鸟巢,咱们叫狼窝?”

    “嗯——!”

    小井重重点头,话里的‘嗯’字儿是用了加强语气的第四声。对于金钱完全没有什么概念的她,看着鸟巢也不过就像是看到喜欢的玩具一般,当然不会知道置一处这样的房产需要多少人民币,答应得更是随意。

    看着她难掩的喜欢,范铁笑了。

    狼窝?其实不错。

    短短一两分钟,宝柒在大客厅里坐立不安的来回走动着。一见小井踏进屋里,她红着眼睛便急急地冲了过去,声音又惊喜又哽咽。

    “小井亲爱的,你可算来了。”

    对于她澎湃到了极点的热情,小井很显然找不着能搭配的调儿,见到一个陌生女人冲过来,慌乱之间他害怕地揪紧了范铁的衣襟,像一个可怜的小媳妇儿般低垂着睫毛,躲到了范铁后面,不敢去看她。

    宝柒愣住了,准备拥抱她的双手,僵持在了半空中。

    “小井,你不认得我了?……我是七七啊!”

    要知道,听人说小井的情况和亲眼见到她的样子,完全是两码事儿。在她来之前,宝柒已经有过的心理准备,顿时便在空气里龟裂了。

    曾经清冷大气,动静皆宜,独立端庄的年小井,怎么就变成一个几岁的小姑娘般,见到生人便缩手缩脚的样子了?

    站在这完全陌生的地方,小井是拘谨不安的,手脚僵持着像是不知道怎么摆放一样,在宝柒灼热滚烫的目光注视下,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哥,哥。”

    宝柒石化了。

    一时间,风在凌乱。

    范铁对此像是习惯了,呵呵笑着从自己身后将小女人拽了过来,指着宝柒,诱哄小孩子一样,鼓励地向她解释。

    “小井,她是七七。你不记得她了吧?她是你以前最好的朋友?那个是枭子,是哥哥最好的朋友。你把他们都记住了……”

    避开宝柒的目光,小井盯着自己的脚,嘴里轻轻‘哦’了一声儿,样子有些愣愣的。

    低下头去,范铁双手将她的小脸儿捧起来,非得逼她抬起头来,看一屋子关注着她的人,无奈地轻声训斥。

    “小井不能没有礼貌,哥哥教过你的,对待朋友,要怎么样?”

    看了看范铁认真的脸,小井又拿眼睛去瞄宝柒。终于,还是畏首畏尾地小声嘀咕了一句。

    “七七,好。枭子,好,我是小井。”

    “小井好,我是你的朋友七七。”

    睨着她清澈又畏惧的目光,看着她对自己全然的陌生,宝柒心里颇有些不对味儿,不过为了不吓住她,友善的微笑一直摆放在脸上。

    今天晚上,鸟巢的晚餐非常的丰富,餐桌上人也很多。认真说起来,算得上是鸟巢这么些日子以来最多人的(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一餐饭了。宝柒坐月子这么久,第一次没在房间里吃饭,而是和大家坐在餐桌,换了场景换了心情,加上小井的到来,她暂时忘记了减肥的事情,端着兰婶儿特地为她准备的产妇营养餐吃得津津有味儿。

    为此,冷大首长赏了她好几个欣赏的眼神儿。

    大概都避讳小井的自尊心,餐桌上的人绝口不提她的病,什么也没有问,只是像对待不“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懂事的小孩子般不时微笑着向她求她,希望能引导她迅速融入环境。

    而陪坐在小井身边的范铁,几乎都只是在殷勤倍致地照顾她,不时交给她要如何与朋友相处。

    一餐饭吃下来,随着聊天的深处,小井慢慢地熟悉了众人,心理上便从最开始的紧张状态里缓解了下来。尤其对宝柒,她好像特别有好感,没一会儿的时候,当宝柒和她说话时,她就已经不那么排斥了,还时不时冲她甜丝丝的笑。

    而她最大的转变,来缘于在饭后的客厅里见到了月嫂推过来的童车里,两个可爱的小宝贝——大鸟和小鸟。

    见到小家伙,她先是奇怪地错愕了。

    当宝柒笑着把小鸟塞到她的面前,鼓励她将他抱到怀里的时候,她有些控制不住颤抖着手指,稍稍的惊喜之后便紧张又害怕的搂紧,似乎害怕摔了他。

    看得出来,她非常喜欢这两个小家伙儿。

    小小的手,小小的脸,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一切的一切除了让她觉得匪夷所思之外,这样柔软的触感让她爱不释手之余,很快便将大鸟和小鸟奉为至宝。

    因此,当冷枭和范铁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天的时候,宝柒就带着小井守在婴儿车的旁边,一人坐在一张矮凳上,看着两个小家伙提拳踢腿儿,笑得咯咯直响。

    “小井,这个是大鸟,这个是小鸟,他们可不可爱啊?”坐在她的旁边儿,宝柒凑过头去看她孩子般兴奋的表情,红扑扑的脸蛋儿,心里暗自嗟叹着范大队长的不容易。

    “嗯!”小井的嗯字,又是重重的四声。

    半眯着眼睛,宝柒打量着她健康的气色,不需要摸骨他便能感觉得出来,范铁真的把她照顾得很好。

    因此,宝神医在他们俩来之前想好的要拽出小井记忆的想法,很快便搁置了。

    在她看来,现在的小井无疑是快乐和幸福的,这样的生活过着,未尝不比恢复了那些记忆来得强?

    只不过,唯一的不幸就是范铁了。

    当然,如果小井能像正常的女人那样儿,替他生儿育女,替他打理家事,作他快快乐乐的小妻子,恢复记忆就更是没有必要了。

    心念转到此处,她便再次计上心来。

    转走看了看沙发上聊天的两个男人,她狡黠的笑了笑,双手推着婴儿车,嘴里招呼着小井,用大鸟和小鸟做诱饵,很容易便将小井拐到了窗外边儿上。

    看着外面冰冻过的天色,她握着小井的手,压着嗓子小声儿唤她,“小井。”

    “嗯?”

    “七七有话想问你,你小声儿,好吗?”

    “哦。”小井老实点头。

    摸了摸鼻子,宝柒温和的笑着她:“小井,你告诉我,你晚上和谁睡觉呢?”

    小井没有看她,低垂头,手指不停勾着小鸟的小手儿玩,似乎她没有觉得这话题有什么不妥,实事求是的回答她:“小井和哥哥睡呀。”

    一起睡?

    心里一动,宝柒琢磨着又放低了声音,“那小井,我问你,晚上你和哥哥睡的时候,有没有做什么?那个什么?嗯嗯?”

    小井嘟着嘴愣了一下,被她带着神秘特性的声音弄得狐疑了,抬起了头来看着她,语言清晰地问:“做什么?”

    “晚上没有做什么吗?比如玩什么游戏?”

    “晚上睡觉。”小井摇了摇头,重复着那句话,“小井和哥哥睡。”

    天!

    宝柒无奈地望了望窗外,心里又好气又好笑。这位曾经无数次做她军师的姑娘,现在成了小孩儿的脑子,可怎么才才好呢?要怎么说才能让她领悟到自己的意思呢?

    眉梢挑了挑,宝柒手臂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笑容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老实说,比起小井脸上的单纯微笑来,她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要说有多猥琐便有多猥琐。

    “小井,那你告诉七七,哥哥他有没有欺负过你?就是那样欺负,比如,比如……哎!那种欺负……”

    那种,到底哪种?

    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话在舌尖上打着转儿,宝柒说得语无伦次,真想扼腕长叹。怎么办?太过文艺版本的话小井现在不能领会,如果直接将那事儿形容成拿棍子捅了她又太过粗俗了。

    因此,宝神医很伤神。

    歪着脑袋,小井狐疑地打量着她,像在思索般怪怪地点头:“七七,你的脑子也笨吗?”

    “啊?”宝柒一时没反应过来。

    大拇指凑到唇边,小井微垂着眼皮儿,样子像是不好打击宝柒的自尊心,“哥哥说小井脑子笨,说不好话。”

    宝柒欲哭无泪,差点儿直接晕倒。

    怪不得人人都说,一个笨蛋看全天下都是笨蛋。

    现在的笨笨的小井实在太可爱了,可爱得她忍不住想要抱着她亲几口。吁了一口气,她咽了咽口水,索性直接认了。

    “小井说得对,七七的脑子也很笨。来,亲爱的,我这样给你形容啊。就是晚上你和哥哥睡觉的时候,哥哥他有没有拿什么东西……他身上有的,你身上没有的,然后放到你的身体里?……这样说,够明白了吧?”

    “哦……”坐在小板凳上的小井,恍然大悟一般扬起了下巴,脸上的狐疑和紧张情绪通通都没有了,盯着宝柒时的大眼睛晶亮晶亮,明显像是突然松了一口气般搔了搔头。

    “小井懂了,那是吃的。”

    “吃的?”

    反问着,宝柒倒抽了一口凉气。

    须臾,她又侧过脸去睨了睨一本正经和冷枭说话的范铁,心里暗暗寻思着,我靠,太重口了吧?来就用口的?明显诱哄小姑娘嘛。

    “快,小井,给七七说说,怎么个吃法儿?”

    好吧,她承认自己太特么恶趣味儿了,对于这亲爱的两个人间的闺房秘事好奇得不得了。

    然而,听了她的话,刚才还眉飞色舞的小井双手又收了回去,乖乖地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噘着嘴巴看着婴儿车里的大鸟和小鸟,闷着脑袋不吭声儿。

    睨着她的脸,宝柒不解了。

    “小井,怎么不说话了?不想告诉七七吗?”

    依旧低垂着眼皮儿,小井头也不抬,更没有去瞅她。在她的再三追问里,终于委屈地小声儿告诉她:“哥哥不给小井吃,要小井好了才能吃。”

    这个……什么情况?

    看着她不要开玩笑,宝柒重重叹口气。

    “哥哥对你这么狠心啊?”

    “不!”小井急着争辩了一下,又埋下头去:“哥哥好。”

    呵……

    宝柒伸手搭上她的肩膀,心里感叹着,眼珠子已经转了好几个来回。心里寻思着,范铁和小井就这么胶着下去也不是办法,必须得有人助一把力。

    朋友是什么?朋友就是这个时候出来插刀的!一念至此,她唇角带着笑意将婴儿车里的微笑天使小鸟少爷抱了出来,放到小井的腿上,声音轻柔地问她。

    “小井,你喜欢小鸟和大鸟吗?”

    “喜欢。”

    “那你想不想他们天天陪你玩?”

    “嗯!”小井又急着点头,满带期待的看着她,惊喜地问,“七七,你要把他给小井吗?”

    呃……

    宝柒的脑门儿上再次刷下三条黑线,看着小井想要孩子的念想清清楚楚的写在脸上,索性就势引导她自己生宝宝。

    “我也想把小鸟给小井拿回家去玩儿。可是,他是七七的小玩具,七七也很喜欢他呢,不能给你。”

    “哦。”抿了抿嘴唇,小井脸上有些失望,又低下了头,不过却没有争辩什么。

    “不过,我有一个办法哦?可以让小井也有像小鸟这样的玩具哦……想不想要?”

    啧啧啧……

    可怜的大鸟和小鸟,就这样被无良的老妈给形容成了玩具。

    “真的?”瞪着一双好奇的眼睛,小井怯怯的样子看着贼可怜,证据却十分认真:“七七,我想要。”

    看着她的脸,宝柒再次将目光移到那边儿的冷枭和范铁,小声对小井说:“这个么……七七没有,不过你家哥哥有。”

    “啊,真的吗?”小井惊诧地叫了起来。

    宝柒郁卒了,差点儿去捂她的嘴。对上冷枭和范铁同时射过来的视线时,她尴尬地笑了笑。又掰着小井的头,两个人将脸侧到一边儿去,才冲她挤眉弄眼的笑着‘嘘’了一下。接着,便俯到她的耳朵根儿上,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将小井不懂的床上知识给教授了一遍。

    悄无声息地听着,小井很安静。

    待她说完,吞了吞口水,神色有些雀跃,“这样就有小鸟了吗?”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宝柒对她的天真有些无奈:“对。不过小井,你不能说给哥哥听,只能做知道吗?要不然,说出来了就不灵了。”

    “哦。可是……可是,哥哥他说不能撒谎。”

    “小井,你信七七吗?”

    “嗯!”

    “那就对了!”

    没在再回答,小井不声不响地坐在凳子上,低着头发了一会儿呆,终于抬起了头来,紧张一抿嘴,像是想明白了,冲她愉快地点头微笑,噘着嘴的样子很是欢乐,脸上小表情里透露着某种难掩的幸福来。

    因为七七告诉她,只要她那么做了,哥哥就会很开心会很幸福很喜欢小井。最主要的是,她那么做了,就可以拥有像大鸟和小鸟这样的可爱玩具。

    “七七,你真好。”

    “……必须的,朋友嘛。”

    “只比哥哥差一点好。”小井的笑容真诚又没有心机,看着她时,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小小的晃动着,她开心地使劲咧开嘴,样子说不出来的欢乐。

    当然,宝柒心里也很愉快。

    撮合一门婚,无上的福泽。

    这么寻思着,她心里的疑惑却在不断扩大。试想想,范铁得多大的忍耐力才能天天睡一声儿还能扛住小井的诱惑啊?

    要知道,一个成熟妩媚又漂亮的女人躯壳里,装了一个天真无邪的可爱灵魂,二者相结合碰撞出来的女人指定是狐狸精,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绝对有着足以抛却理智的诱惑力,他怎么就……没有把她吃掉?

    不得了啊,范大队长。真能忍!

    “宝柒,过来——”

    耳朵边上,突然炸了一道冷雷。

    一转瞬,她便见到冷枭在冲她招手。

    两个人太过熟悉和了解了。冷枭见到她直闪亮的眸光和狡黠的笑,就知道这个小丫头不知道又给小井出了什么鬼主意了。

    宝柒向他挤了挤眼睛,回了他一个稍安忽躁的眼神儿之后,就不搭理她了,继续和小井玩儿。

    对,正是玩儿。

    以前的小井,活得是压抑的。

    而现在的小井,活得是完全放松的。

    她的样子像所有心智不全的小孩子一样,开心了就笑,不开心便发呆沉默,心思简单干净,不管谁和她在一起玩,都没有丝毫的压力,觉得青春又回来了。

    这不,小井又乐了,“七七。”

    宝柒微眯着眼儿望她,也咧着嘴没心没肺的笑,“怎么了?高兴成这样。”

    “小鸟笑。”

    “那小井也笑。”

    “嗯!都笑。嘿嘿——”

    小井愉快地点着头,绽放的笑脸儿上全是幸福的满足,在窗户射入的天光下,美丽的双眼清澈又无瑕,像两颗浸湿了水的黑葡萄。

    很美!

    看着面前的小井,宝柒不期然又想到了下午悻悻离去的宝妈,两相一对比,她终于大彻大悟般感受到了幸福的真谛。

    古人诚不欺我也!

    无知才最幸福,无知者才最容易满足。

    宝妈的痛苦和不幸,从某一方面讲完全缘于她不能放弃自身的欲望,一切都要揪在心手里所以累,痛。而小井的幸福缘于她的心完全是空旷的,里面什么都没有,只要有一点点的好处填进去,就能让她的心获得极大的充盈和满足。

    看着她在逗弄大鸟和小鸟,宝柒想了想便站起身走到沙发那边儿,向范铁要了他的手机来,将手机的镜头对准了小井和两个小宝贝儿,微笑得弯了眉。

    “小井,我来跟你和大鸟还有小鸟一起拍美美的照片儿,好不好?我把你们都装到哥哥的镜头里,这样哥哥想你的时候,随时都能看到你了。”

    “嗯!好。”欣喜地扬着下巴,小井愉快地点头微笑,“谢谢七七。”

    咔——

    咔嚓——

    范铁的手机相素挺高的,宝柒拿在手里不停捕捉着小井单纯的笑容,觉得她和大鸟小鸟兄弟俩有得一比。镜头里的她,好像懂得什么是拍照,稍稍有些紧张局促。

    而旁边两个更不懂得镜头为何物道具,大鸟少爷和小鸟少爷,看着妈妈不停指挥着的手指,同样新奇地瞪起了骨漉漉的黑眼珠子来,不住向镜头张望。小小的模样儿,一个酷脸儿,一个笑脸儿,说不出来的和谐时光。

    手机快门,不时按着。

    每一张照片儿,都捕捉到了最真的角度。

    宝柒不知道小井什么时候就会寻回她失掉的记忆,然后再次将那些生活的包袱背在身上,像一只背着重壳的蜗牛般,在这个大染缸里削尖脑袋往上爬行。

    因此,在这一刻,她非常想要将她最为纯真的一面,永远地保存在范铁的镜头里。

    ——

    范铁和冷枭是铁杆发小儿,熟门,熟路,熟人,熟识,彼此之间不需要虚伪的客套和寒喧了。聊了一会儿,眼见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范铁就准备带着小井起身离开了。

    由于小井还得在医院里做一段时间的康复治疗,因此两个人儿还得继续把医院当成家。

    这段时间,范铁只是隔三差五地回去瞧瞧他老爹。而范援朝,公事不忙的闲暇里,也会自己去医院看看小井,或者去看看年妈。

    不提当年,不提过往,为了两个孩子,两个老人沉默着埋藏了往事。在共同的默许里,范铁和小井的婚事儿,基本上就算是定下来。

    今儿范铁到鸟巢去的时候,还给冷枭说了一件事儿。他老爹催促他选个日子带着小井去把结婚证儿给领了。觉得他们两个人年纪都差不多了,心智归心智,日子是日子。不管小井能不能恢复记忆和智力,该办的事儿还得办,总不能一直就这么拖下去吧?

    可是,范铁却不这么想。

    当小井还没有醒过来的时候,他真想过和她结婚拿证儿。因为不知道她会不会醒。而现在她真的醒过来了,在等着她恢复的期间里,他却又有了新的顾虑。

    两个人结婚,还得等她点头同意。

    离开了鸟巢后,一路堵着车回到军总医院的病房。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由于知道他俩晚上要去宝柒家吃饭,就连年妈都没有过来,这会儿,病房里没有别的人。

    迈进屋子,范铁瞅了小井两眼,查觉到她不对劲儿了。在回来的路上她都没有怎么说话了,一直埋着脑袋想她自己的事儿,现在回到病房了,她好像还没有想明白般,脸儿红红的皱着眉头,叫她也不敢抬起头来。

    范铁何等聪明的人?

    见状,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宝柒。

    抬起小井的下巴,他小声问:“小乖,七七跟你说啥了?”

    小井慌乱了一张,赶紧摇了摇头,“七七没有说。七七说,不能告诉哥哥。”

    “……”

    傻姑娘哦!

    不能告诉哥哥的话也说了,还直接把宝柒给卖了。当然,她是无心的。范铁听得哭笑不得,揽着她小声警告:“小乖我告诉你啊,少听七七胡说八道。她是一个没正形儿的,不能学她。”

    手指紧张地绞着衣摆,小井皱了眉头,“哥哥说,七七是朋友?”

    “是,没错,她是朋友啊。”

    “朋友不骗人。”

    “……”范铁再次语塞了,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死脑筋的小女人解释朋友不骗人,不过偶尔也会整人的逻辑问题了。

    于是乎,他索性不再吭声儿。直接将小井带到了里屋的卫浴间,准备给她放热水洗澡。

    调试好了水温,范铁见她还嘟着嘴发呆,不由叹了气,狠下心肠说:“小乖,你今天还是自己洗澡,知道怎么洗了吧?”

    “不!”脸蛋上表情有点小别扭,小井扭扭捏捏的拉着他不放手。

    “昨天不是自己洗的吗?”

    “不会。”

    知道她在撒赖,范铁皱了皱眉头,本来当兵出身就洪亮的嗓门儿,不由得又加大了几个分贝,“不会就学!”

    说完,抽回手来转身往外走。

    当初,他心里知道,他吼的不是小井对他的依赖性,更不是不待见自己的女人。而是吼出自己内心的火躁。天知道,他往常给她洗澡的日子是怎么摧残和煎熬过来的?

    在男女间的问题上,他从来都不是保守的男人,相反其实性子奔放。几年前和小井在一起时,他便是一个精力火旺的男人典型,随时都可能化身为狼的人。而现在,洗澡这样强烈的视角冲击的事情,随时都有可能会湮灭掉他的理智,将他蓄了几年的力量恣意的挥洒出来。

    所以,能免则免。

    因为一触上她,他就痒。

    骨头缝儿里都在嗤痒。

    “哥,哥。”

    他的手指搭在卫浴门的门把上,背后却传来了小井低低的饮泣声,还有她含含糊糊的咕哝,听不清到底在说些什么。

    “怎么哭了?”心里狠狠一抽,范大队长的宝贝儿哭了,他心里能好难么?自然而然,心尖子一酸,调过头来便搂了哄她,“哭什么哭啊?有事儿说呗?”

    “呜……”鼻子在他身上揉了一把,小井扁着嘴停止住了哭泣,只有抽泣时上下耸动的肩膀好象还在控诉他的残酷:“哥哥洗。”

    要命不是?

    低头看着她睫毛上泪水的染氲,可怜兮兮地瞧着他时的样子,范铁一咬牙,心里直哀叹。

    “好,哥哥洗。”

    洗吧!反正也不差这一回了。

    他坚毅的下巴在她脑门上蹭了蹭,很快便目不斜视地开始了工作。三两下脱掉她身上的束缚,将她软乎乎的身体抱进了浴缸里。

    “你呀,真是越来越赖皮了。小乖,你什么时候才“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会长大啊?”

    长大?

    小井看着他,在他手指的蹭磨下,小脑袋撒欢儿地靠向他,严肃地板着脸说:“小井是大人。”

    呵!

    凉唇微勾,范铁乐了,目光只敢放在她的脸上:“敢情你还知道自己是大人呢?那干嘛还要哥哥给你洗澡?大人可都是自己洗的哟。”

    默了默,小井扁了扁嘴,“小井也帮哥哥洗。”

    “哼,滑头。”无可奈何地笑着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范铁有些忍俊不禁地看着她,正想找点儿话题岔开自己邪恶的思想,小女人的手便笨拙地伸了过来,二话不说直接就扒他衣服,要给他洗澡。

    愣了一下,范铁哭笑不得,“小井,别闹了啊,哥哥等会儿再洗。先洗好了你,我再来。”

    开玩笑,就这么洗已经够折腾他了。要是再脱得两个人裸呈两见,他能管住自己的脑袋,也管不住小弟的脑袋不是?

    一直扁着嘴,小井不回应他的话,红着脸蛋儿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又解扣子又扯衣服,动作古怪又滑稽。却看得范铁喉咙直滑动,一时气结又气紧,赶紧抓狂地揪牢了她的手腕儿。

    “小乖!听话啊。乖乖洗,不许再胡闹。”

    仰头看着他,小井也不知道听懂了他的意思没有,反正就是摇头表示否认,手腕在他掌中不停挣扎,嘴还挺犟:“小井和哥哥一起洗。”

    还要一起洗呢?

    范铁悲了催的,手掌不放开她,板正着俊脸问:“是不是七七教你的?告诉哥哥,她还教你什么东西了?”

    看着他,小井困惑于他的态度,脸上没有该有的羞涩感,语言直接而到位:“哥哥,小井想被你那样。”

    那样?哪样?

    我的天!宝柒啊宝柒。

    甩了一下手上的水珠,范铁搔着自己的脑门儿,理智虽然还在,情绪在她的声音里难免有些不听话的亢奋。略略思索两秒,他掰着她的肩膀过来面对自己,心疼地摩抚着她的脸颊。

    “小井,你知道那样是哪样吗?真懂吗?”

    “小井知道。”见他语气缓和了,小井还挂着水珠子的脸蛋儿,一下子就阳光灿烂了起来,“哥可,七七都教我了。”

    “她教你什么了?”高大的身躯石化在原地,范铁想到宝柒便真心有些头痛。真不知道自己那哥们儿怎么就受得了她。

    “不能说。”尴尬地扯了扯唇角,小井补充:“只能做。”

    暗暗咬牙,范铁浅笑着哄她,“乖,告诉哥哥,七七怎么教你的?”

    小井想了想,垂下了头去。说起这档子事儿时,她的脸上,完全没有丝毫邪淫的概念,更多的感觉像是学会了某种技能的兴奋。不管自己身上的水珠,直接往他怀里拱了拱,手指便自然而然地落在了他军装的裤扣儿上,认真地解释。

    “七七说,哥哥是男生,小井是女生。”

    “然后呢?”范铁在抓狂。

    “七七还说,男生和女生长得不一样,只要哥哥这个放到小井里面,就可以生出大鸟和小鸟来……”

    范铁心防在瓦解,在垮塌,在崩溃!

    怎么才几个小时的时间,他的小女人就被宝柒给俘虏得洗了脑,还临阵倒戈了?不过么,这事儿到底也是他的福利……目光赤了赤,他喉咙一咽,手指滑过她的脸颊。

    “小井想要小baby吗?”

    “想。”认真的拧着眉头看着范铁,小井坐在浴缸里的样子,安安静静,说话也是正二八经。

    “真想?”

    点头想了想,她又补充了一句,“要七七家的那种。”

    范铁哭笑不得,望着她心里直抽抽。

    要是枭子知道他家的两个心肝宝贝儿,被小井给形容成了‘七七家的那种’,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只是现在他没有空操冷枭的心,心里矛盾和纠结的只是目前的状况。饿得闹饥荒的人,看到一块儿肉就摆在眼前,到底吃还是不吃,反倒成了一个大难题。而难题的根本,就在于小井的意识根本不清楚。在她完全搞不清状况的情况下要了她,真的合适么?

    范铁,作孽啊。

    不知道是为了给心找个口岸,还是给自己找个借口。他抚了她的脸颊,哑着嗓子小声问:“小乖,你真的要给哥哥么?”

    “嗯!”

    “你真的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嗯!”

    “真知道?”范铁烁烁的目光染了火,看着她时黑眸越发深沉,“这事儿七七也教了?”

    眼睛睁得大大的,小井抿着嘴往他身上贴过去,神情动作里,说不尽的情意和爱恋,“七七说,哥哥是小井的,小井是哥哥的。”

    小井是哥哥的……

    范铁心里一荡。

    他奶的柳下惠也扛不住了吧?不怪他范铁。侧头看着小女人,说服了自己,他迷人的脸上表情帅得一塌糊涂,在被她搞得湿掉了的军衬衣里,一块块精实的肌理突显着一种独特性丶感的魅力来。

    “小乖,给过你机会了,不要后悔。”

    一句话很沉,磁性的腔调里带着浓浓的温软和缠蜷。幽暗锐利的眸子里,带着柔情的波光,在浴缸里的水波映衬下,一圈又一圈的荡漾。

    他知道自己在自圆其说,却不想再找拒绝的借口。迅速地除掉身上的装备,拉下淋浴来速度急快的冲好了自己,并将浴缸里坐着傻傻看他的小女人捞了起来坐在洗浴台上。低下头,一个吻压得很急,急不可耐地将她低低的呢喃声悉数堵在了喉咙里,从唇与齿的缝隙里辗转着再逸出嘴时,闷闷的,低低的,带着别样的情惑色彩来。

    “哥,哥。”

    “小乖,不许再说话。”害怕她说出拒绝的话来,范铁嗓子哑哑地将她圈在自己身前,嘴唇凑到她耳边低低命令着。

    再抬头时,面前的镜子里映出的是小女人牛奶白的脊背,优美弧线条刺亮了他的眼球,渗入的却是他的神经。而某个部位的坚实更是像急先锋一般顶在了她的身上。

    小井紧张地揪着他的胳膊,脸色红红,出口的声音清晰婉转,“哥哥,嗯。”

    “小乖!”两个人颈缠颈,臂绕臂,赤果果的姿态像是贴拥了在一起,肌肤与肌肤间零距离的接触,粘贴着擦动出来的火花在哧哧燃烧。

    有一种亲密,不仅仅来源于肉体,更多的麻颤感只有灵魂的契合才能获得。

    范铁的嗓子发哑了,大手动情地触弄着坐在洗浴台上目光懵懂的小女人,舌在她耳廓里不停地舔扫着,低哑的唤着她的名儿,“小井,小乖……抬头,让哥哥好好看看你。”

    “哥哥……”小井弄不懂为什么,唇里的申吟声不听她使唤的出了口,很快与哥哥狷狂的吟喘声组合在了一起,汇成了别样的音乐。

    她不懂。

    感觉并不难受。

    将小女人斜靠在镜面上,范铁激动之下,有些难受,有些难过,有些语无伦次,动作不停地撩划着她的身子:“小乖,不要怕,哥哥不会伤害你的。”

    “不,不怕。”小井皱着眉头,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手指有那么神奇的魔力,能带给她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一冲动,便出了口,“哥哥,小井要尿尿。”

    “乖,你不是要……”舌逮住了她的,范铁强压着与她搅在了一块儿,强硬的身体抵着她不放开,大手在下方芳草间撩勾着她的情绪,升温的细胞们全部在欢快的跳动。

    “哥哥,尿尿。”小井难堪的红脸了,那种抵制不住水色涌流的感觉,她误认为自己要去方便了,目光怪异地看着他,小声地哀求。

    范铁目光快着火儿了。

    “不准,小井不是想被哥哥那样吗?”

    “我,我,要尿尿。”

    “七七说的那样,就是这样,你懂吗?你不是说懂吗?”范铁心脏狂跳,觉得自己真要坚守不住了,正待一举拿下她,却发现小女人的目光突然呆怔了。

    “小井?你……”

    “哥,哥。”小井的视线落在范铁界线分明的肌理下方,紫红色的物件儿让她好奇不已地呆愣了。怔了两秒后,她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一下,感觉着那弹动,又不解地缩了回来。

    “哥哥,就是这个……吃的吗?”

    不得不说,这姑娘智商没那么低,绝对的敏而好学。看着笔直粗健的物件儿在吐着蛇信子般指着她,马上便联想起了他说的那个,必须等她好了才能吃的东西来。

    “对,要吃吗?”

    范铁的个头儿高大,在东方人里绝对算得上佼佼者,这样的身子板儿下,那东西搭配得也着实狰狞了几分。

    小井很好奇。

    小井也很害怕。

    因此,小井不说话。

    “小井。”范铁心里一颤,再顾不得那么许多了。更不再等她慢慢地仔细研究,扯开了她的身体,直接往前一顶,连着根儿的往里刺。

    “哥哥……”

    小井惊恐地呜咽声,被他裹在了嘴里,而他在这轮进攻里更没有占到什么便宜,那阵紧那阵缩弄得他头皮发毛不说,克制不住就申吟出声儿来。

    吁……

    咿唔声里唔咿声,整个镜面儿都在有节奏的发颤。

    小井紧张地掐着他的手臂,咿咿呀呀地边叫边问:“哥哥,这样,这样就会有小鸟吗?”

    深呼吸一口气,范铁再次嘬她的唇,亲好久才抬起头来,大口大口地喘了气儿,以身示教地说:“小井,记住哥哥的话,这种事儿,必须得是非常亲密的男人和女人才可以做的?你懂吗?”

    “唔,哦!懂了。”忍不住朝后面缩了一下,小井受不了想跑开,脚丫头却被他高热的大手给逮住了往前一拖,他亦随之狠狠一扎,她惊呼,“哥哥,胀,胀,胀。”

    天!

    男人怎么受得了这种语言刺激?

    太过童真的语言和表情,太过火辣的身材,两种强烈的对比感简直要了范铁的老命,圈住她的后背过来,他高速地运动着自己,一下又一下有力地顶磨。而完全不知事儿的小井,配合着难耐地娇娇咿呀之外,像一个问题宝宝,不停地提出各类的疑难杂问。

    “哥哥……什么时候才有鸟儿……”

    范铁额头落下一滴汗,粗声回应她,“等哥哥种上了,小乖的肚子里就有鸟儿了。”

    “和七七家的,一样吗?”

    “……,傻妞儿,当然会不一样。七七家的是七七和枭子的,咱们家的是咱们的。”

    “有七七家的可爱吗?”

    “肯定有的!必须的啊。”

    洗浴台有些扎人,小井在他的冲擦里不停的呜咽呢喃着,这样儿娇嬾的声音对男人来说无异于勾缠心脉的摧情药,一次比一次癫狂,一下比一下狠急,几次三番动情处,花间轻蕊大力摇。

    毛孔里都是汗意,源源不断地麻苏感还有连绵不断的呢喃声,在小小的卫浴间里回旋了起来。

    色令智昏果不其然,小女人不反对,范铁更管不了那么许多了,恨不得此一战便将她欠了他七年的全部给找补回来,一阵阵干得又狠又猛。而小井却觉得这次的遭遇太过离奇了。尤其是哥哥每每动情时的表情,那样子,几乎颠覆了她之前的所有想象。

    她想不明白男生和女生为什么可以用这样的方式连在一起,而那种说不出来接近心的感觉,她更不明白是为了什么。

    等她被男人洗干净套上浴巾放回到被窝里时,她骨头架子快散成一团儿了,等着男人给她涂抹着药膏,完全没有办法缓过劲儿来。

    整理好了一切,范铁才抿着唇上床,手臂紧紧搂了她过来,怜惜地吻了吻她的额。

    “吓到了?”

    小井摇头,还在琢磨自己那点事儿。

    “小乖。”强行将她的脸拧过来面对着自己,范铁的声音有些严肃,像在警告小女孩儿一般,再次严肃地叮嘱她:“小乖的身体只有哥哥可以看,可以那么做,一定要记住。要不然哥哥会很生气的,会永远都不理你,知不知道?”

    目光眨了眨,小井反手过来搂了他的腰,温顺地窝进他的怀里,咕哝着问了一句:“哥哥也是吗?”

    “是。哥哥当然也是。不会给任何人。”

    “好,小井听话。哥哥你……又变成大柱子了!”

    童言无忌有没有?!

    范铁心里荡了荡,压过身去,再次目光炯炯地盯着她,“小乖,哥哥还想给你吃,怎么办?”

    皱着眉头,小井微眯着眼睛打量他,有些害怕地将身子从他怀里退了退,目光在接收他的失望时,想了想又乖乖地点了头,“好。”

    “小乖喜欢吃哥哥吗?”

    “喜欢。”

    咿呀软语,不一会儿再次唱响,两个人洗好的身体又满是汗水了,再一次的折腾比刚才蓄了几年的自然更狠。狼奔豕突般的袭击下,小井完全被这阵仗给吓住了,不停喊哥哥。

    这位范铁折腾到了半夜,小井才累得睡了过去。而尝到了甜头的他,难耐积火,半夜里又呼哧呼哧地要了一回总算有点赝足感了。

    熄了灯光,搂了体力不支昏睡的女人,他慢悠悠地也沉入了梦乡。

    ——

    冬季的天儿,日短夜长。

    到了圣诞节的时候,褚飞和阿硕在历经几个月的拍摄后,总算胜利杀青搬师回朝了。

    从厦门回来的同时,他们也带回了小雨点儿。

    分别了几个月的孩子总算回来了,宝柒的月子也快到头了,鸟巢里的气氛融洽到了极点。一场又一场家庭的温馨戏码不时的上演着,一家几口人的生活丰富多彩又动感十足。

    喜的,乐的,欢快的。

    一切都很好,宝柒就盼着二叔的礼物了。

    在厦门康复中心的几个月治疗里,小雨点儿进步还很明显。见到大鸟和小鸟这两个小家伙儿,她目光里透出来的喜欢绝对是骗不了人的。

    只不过,她到底不是普通的正常孩子,还是不爱讲话,自始自终都好像游离在大人的世界边缘,在别人的喜怒哀乐里,她只拥有自己的世界,一切仿佛都与她无关。

    对此,宝柒也只能叹气。

    圣诞节过后,马上便是元旦了。

    元旦节对于宝柒和两只小鸟儿来说,绝对是一个大日子。因为,就在元旦那天,他们家可爱的大鸟少爷和小鸟少爷就满月了。

    一晃……

    日子溜着烟儿般,明天就是元旦节了。

    ------题外话------

    【宠婚荣誉榜】更新:解元以上大官人截止今天共计75名了!

    恭喜新晋衔解元大官人——【600100】亲爱的,啪啪啪~巴巴掌!

    恭喜新晋衔解元大官人——【heronana】亲爱的,啪啪啪~巴巴掌!

    恭喜新晋衔解元大官人——【lovedaemon】亲爱的,啪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