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183

    章节名:179米精彩—我信了你的邪哦!

    “小井?”

    “小井——?”

    范铁心里一喜,轻声儿唤了她一下。

    “唔……”小井轻轻哼了哼,确实发出了声音来。

    若说刚才是喜,现在便是大喜和狂喜了。双手箍牢了她的手臂,范铁喜得汹涌澎湃,呼吸不太畅快,胸口狂喜的情绪在不停绽放。

    小井醒了。她真的醒过来了。

    他俊朗的脸上带着惊喜的笑容,手指触上了她温软的脸蛋儿,赤红的双目里有着罕见的润湿,嘴里不停地小声喃喃着:“小井……你真的醒了……”

    “唔……唔……”

    小井的声音有些细微,嘴里哼哼唧唧着,仿佛是在回应他的话,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般,整个人并没有太多的意识。范铁前一刻被欢喜砸中,后一刻又被担忧给秒杀了。心脏在她的细语里,如同被一根细绳给扎紧在了未知的领域里,哪里还能管得了下面一直在焚烧的欲念?

    撑起身,抬起手,他‘噌’的一下,便将房里的灯光按到了最亮。像是为了求证一般,他拍了拍她的脸。

    “小井?……再说一句?”

    “唔……”年小井不太适应屋子里突如其来的强烈光线,半眯着眼睛看了看他,目光里带着不解的迷茫。在范铁的注视里,她摊开的手指稍稍一动,却又不再有其它的动作了,嘴唇小小的蠕动着,又说了一个字。

    “痛……”

    痛?会痛了就好了。范铁再次欣喜若狂,身子微微撑起,却没有放过她。实事上,他现在还有种做梦般的感觉,简直不太敢相信小井真的醒过来了。

    七个月了……

    一个整整昏睡了七个月的女人,突然间醒转过来了,手指也会动弹了,她还会说她的感觉了,会告诉她痛了……

    这些,什么概念?

    范爷这手指啊,有些发颤般抚摩上小井的下巴,再抚上她的嘴唇,两束灼热的视线仿佛加了火,眼巴巴地落在她的眼睛里,心底深处憋了几个月的念想,终于倾潮般暴发了出来,拔高了的声音,带着哭腔和笑意矛盾地统一了。

    “醒了,终于醒了,你终于醒了……狠心的女人!”

    相比于他的狂热,年小井只有迷茫。

    “痛……”

    小声重复着,她还是只有这一个字。眉头蹙起,手指动了动想抬起来,看得出来她真是痛了想要去推开他,可是因为她长久以来不动弹的植物人生活状态,让她基本失去了动作的协调能力,一个小小的动作都没法完成。

    关于这点,范铁也略知一二。

    在小井昏睡的这段时间里,范铁有空的时候对于植物人的成因和苏醒以及问题有过不少的研究。虽然还谈不上什么专业,不过多多少少勉强知道一点。那就是,一个植物人就算她苏醒过来了,语言功能和行动功能都会受到非常大的影响,有的人甚至会失去部分记忆,完全像几岁大的小孩子。

    一念至此,他心里一惊。

    难道小井她也这样了?

    眉目微微一敛,他清矍的脸上带着此许慌乱,不待她有其它什么动作,一只手便钳制住她的手,声音哑然又急切地询问。

    “小井,你醒了吗?”

    小井皱起了眉,认真的看他,“唔……”

    “你还认识我吗?”这句话,范铁问得更轻,心里有些震动。

    略沉吟一秒,小井点了点头。

    她还认识他?

    一见此状,范铁俊朗的脸上立马露出一抹激动之余的狂喜色彩来,紧紧抓牢了她的手儿,声音则因为开心而显得有些变调:“太好了,小乖……太好了!你还认得我,认得我……”

    “痛……”

    她没有接他的茬,又说她痛,身体还配合的轻微扭一下。

    被狂热洗劫了大脑的范大队长,总算回过味儿来了。刚才实在太开心了,在她一再的提醒下,他才想起来自己还杵在她身子里没有出来。两个人生命交汇的地方还连在一起,想到这儿,他的喉咙便梗了一下,有些舍不得了。试想一下,好不容易终于得到了朝思暮想了几年的女人,不甘心现在撤退真是情有可愿。

    然而……

    为了她的健康,他现在要继续做下去就太不是人了。

    心里这么寻思着,他深吸呼了一口气,慢慢地退出了她,一双淬火的眼睛却直勾勾盯着她,似乎为了确定她的感受,小心的问。

    “小井,我是谁?”

    依旧皱着眉头,小井看了他好一会儿,终于轻轻咬着下唇回答了他,“你是,哥哥。”

    什么?哥哥……?

    范铁大吃一惊,紧抱着她的双臂微顿,眸色暗沉下来,嗓子都差点儿哑了:“小井,我不是哥哥,我是范铁。你还记得么?范、铁。”

    范,铁?

    摇了摇头,小井微微嘟起嘴,像一个小孩子般,固执地喊他。

    “哥,哥。”

    悲催的望天,范铁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以往两个人感情最浓的时候,每次欢好他都会恶趣味儿的让小井叫他哥哥,觉得这样办事儿挺带劲儿。可是小井一来不好意思,二来性子又倔脾气又横,不管他怎么哄她都叫不出口,来来去去都是直呼他的名字。左是范铁,右还是范铁,对是范铁,不对也是范铁。

    而现在呢?

    时光轮转,她七个月后一觉醒来,竟莫名其妙叫他哥哥了。

    范铁搞不懂为什么,只能归纠于他自己了。因为在小井昏睡的时候,他总是称呼她妈妈为妈,大概在她的潜意识里,就这么认定了他只是她的哥哥吧?

    天!这叫什么事儿啊?

    心里涩然,不过这时候他来不及计较这么多,必须先叫医生来才对。接下来,他速度极快地坐起身来收拾好了自己的衣服,又给她把刚才脱掉的睡衣给穿整齐才按了铃。可是,在他想要扶她坐起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她的身体软趴趴的没有任何力量,倚在床头上都有些吃力。

    护士来了。

    主治医生也很快便赶来了。

    对于这个睡了已经七个月之久的持续性植物状况的病人突然醒过来,主治医生在惊喜之余,没有找到醒过来的原因,直说是范铁对她无微不致的照顾感动了天地,说这完全属于医学上的动人奇迹。

    不过,这位主治医生的说法和范铁了解的也是一样。一般像小井这种长期昏迷的植物人就算苏醒成功了,至少有超过80%的人都存在严重的脑功能障碍。有些终身瘫痪,有些有语言障碍,有些有记忆功能障碍和情感障碍等等不一而足。

    经过医生检查,小井的情况基本上也是如此。她的脑部受过损伤,不仅仅记忆受到了影响,现在是语言中枢和运动中枢都有不同程度的问题。按他的说话,醒过来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接下来的康复训练,才是一个弥久的攻坚战。意思也就是说,植物人醒了,并非就像电视剧里演得那样,马上又可能活蹦乱跳得像一个正常般能吃能睡能工作了。

    那些,都是瞎扯淡的。

    实事上,现在的年小井更像一个懵懂的五六岁孩童。

    她对世界充满了茫然,对生活更是无知,对一切的人和事都感觉到很陌生。甚至于在看到闻讯赶过来因喜极而泣过度热情的年妈妈时,她都有些害怕地挣扎着她的拥抱。虽然他们告诉她这个人是她的亲妈,她还是不可避免的害怕她。

    要说有什么特别可喜的事儿,那就是她只认范铁这个人,甚至于依赖范铁这个人,虽然还是固执的认为他是她哥,却单单不排斥他的接近。

    这样的情况,让年妈又喜又焦急。

    “医生,她怎么回事儿啊?为什么对我都排斥?”

    主治医生放好了听诊器,认真地微笑说:“是这样的,她现在有一定程度的认知缺陷。你们家属接下来得更多的关心她,帮助她恢复正常。当然,我们医院也有对植物状态的患者进行恢复或改善的康复训练,明天一早我会写一个方案出来……。”

    “谢谢医生!”年妈双手来回搓动着,不时瞄向完全不理睬自己的女儿,目光里写满了担忧,又忍不住问:“医生,我再问一下啊,她这种情况会好起来吗?我是说……她会不会永远都记不起来?”

    略略沉吟了几秒,主治医生笑了笑,回答比较保守。

    “年大妈,每个人的状况呢不太一样,像她这样的颅脑创伤患者,现在能够醒过来就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不过,不管机率有多少,咱们还是得尝试嘛。你们多给她听听音乐,多讲讲以前的事情,见见以前的朋友什么的,就像教孩子一样嘛,从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各个方面去引导她,有意识地慢慢培养她的行动能力。比如自己喝水呀,下床呀,走动呀,上厕所呀,一步一步来吧……。”

    咽了咽口水,年妈心里苦笑着点头。这感觉,像极了当初小井刚出生的时候,那些医生和护士交待的怎么培养和照顾小朋友。

    叹了一口气,主治医生也很无奈,“年大妈,她已经很幸运了,现在肯定会经历一个特殊的阶段,就是智力低龄的状态。只要不放弃治疗,会好起来的啊。”

    反正医生的话,永远都是那个调调。他永远不会告诉谁患者一定会好,或者一定不会好。模棱两可说话也是一种语言技术。总言而之,自到主治医生带着着两个小护士出了门儿,年妈还是没有能弄懂那些个专业名词下,到底有多少完全康复的希望。

    相比于她的担忧,范铁却是对小井相当有信心。笑着替年妈倒了一杯水,他乐呵呵的扶她坐在沙发上,安慰说:“妈,小井一定会好的,你啊就放心吧。当初我说会醒你们都不信,诺,这不是出现奇迹了吗?”

    叹息着,年妈捧着热气腾腾的水杯,润了润干涩的嘴唇,再抬头看着范铁的时候,她满目都是疚意。

    “铁子,我家小井真是委屈你了。”

    “妈,说啥话呢?我屈什么?你都不知道,我可乐意着呢。”坐在小井的床边上,范铁勾唇浅笑着痞气地捏了捏小井的脸蛋儿,眸底全是宠溺的笑意,像对孩子般问她:“是不是呀,小井?哥哥说得对不对?”

    认真地冲他点头,小井抓住他的手,“哥,水。”

    “要喝水啊?”

    她又点头。

    “行,哥去给你倒水去。”

    拉长了嗓子,范铁像哄孩子般拍了拍她脑袋,然后起身就想去倒水。心里乐呵得不行,按医生的说法,她能简单表达自己的意愿,就又是一次进步。

    不料,他人还没站起来,她便揪着了他的衣摆不放,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范铁低头看了看她掐得骨节凸出的手指,有些哭笑不得。试了一下,却怎么都挣脱不开她的爪子,无奈的叹息一下,他只能哄她。

    “乖,哥去给你倒水啊,小井不是要喝水吗?”

    委屈地扁了一下嘴巴,小井颇为害怕地看了看年妈,想来是突然醒过来对着陌生世界的惶恐,她的目光里有着散不去的恐怖和害怕。最后,在范铁再三保证不会离开之后,她到底还是放了手。

    倒了水,范铁体贴地试了试水温,走到她的边上坐下,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抱着她喂给她水喝,而是将水杯塞进了她的手里。

    “来,小井乖,自己拿着杯子喝水。”

    (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 看最快更新)小井动了动手指头,颤抖了几下,怎么都握不牢那杯水了,想是试了几次她有些烦躁了,又开始摇了一下头,“哥哥,喂。”

    拧着锋利的眉头,范铁心里疼她,却又不得不像对待自家闺女般放手,让她自己去获得生存的能力。于是板着脸,他不同意。

    “不行,必须自己喝。”

    见他凶了自己,小井扁着的嘴巴抿了抿,身体又小小的颤了一下,声音打着颤儿,说了几个字没有说得太明白,没有人知道她在说什么。不过,她还是乖乖地又去握那个水杯。

    握杯子,仰头,喝水,吞咽……

    这几个动作对于正常的人来说,完全没有半点儿技术含量。可是,对于沉睡了七个月之久才苏醒的植物人来说,却是一件非常难以做到的事情。

    她试了好几次,水洒了一床,到底还是没有喝成。

    范铁鼓励的笑了笑,没有去责怪她,又重新替她倒了一杯温水,还是和刚才一样,继续无视她眼巴巴等着他喂他的眼神儿,非得让她自己拿着水杯喝。

    “渴了就喝水,饿了就吃饭,这些以后都得你自己做。”

    小井苦巴巴的脸表示不解,不过这回她不再申辩,乖乖又拿着杯子喂到嘴里。然而,她就像一个初次尝试吃饭喝水的小孩子一样,无一例外又洒了不少水在床上。试到至少第五次,她才终于能稳定地拿着杯子往自己嘴里喝水了。

    吁……

    范铁长吁了一口气,脊背上都是汗水。

    一个小小的动作,花费了将近十五分钟她才做明白。

    旁边一直关注他俩的年妈,咬着唇憋回了泪水,将苍白的脸别到了旁边不敢去看他们。她现在的心脏脆弱得不堪一击。每每看到范铁对女儿的好,对女儿的关照,她心里涌动的情绪都盈满了心脏,弄得酸涩不堪。

    放好了杯子,范铁按铃叫了特护小姐进来换了新的床单和被褥等等床上用品,又替她换上了干净的睡衣,等一切都收拾好了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年妈站起身来,不无内疚的说,“铁子,今晚上你去隔壁睡吧。我来照顾她,没事儿的,我看她现在已经稳定多了。”

    范铁笑了笑,还没有来得及拒绝,倚在床头的小井便急眼了。她警觉性十足地瞪着她妈,好像她是会抢她哥哥的坏人一样,手指攥紧了范铁就不撒手,目光里再次露出了害怕的情绪。

    “呵呵……”

    摸了摸她的脸蛋儿,范铁浅笑着,星眸里满是笑意,对于醒过来突然变成了小赖子的女人,他其实真心觉得这样没有什么不好。

    不管她记不记得起来他是谁……

    不管她是不是会永远把他当成哥哥……

    他只知道,年小井是他范铁的女人。

    “妈,我没事儿,照顾习惯她了,一个人还睡不着。你睡去吧,我晚上还能多和她叨叨,说不定明儿一早醒来,她就什么都想起来了。对了,今晚你就不回去了吧,就在隔壁休息室将就一晚上。”

    喟叹长叹着,年妈无可奈何去了隔壁。

    房间里寂静了下来,终于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范铁抱她过去躺好了,低下头来瞅她,却见小女人的脸上,明显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他不免又有些好笑,侧躺在她的身边儿,他伸手搂着她的腰抱到身前,在她脸上吻了一下。

    “小乖,不喜欢看到别人啊?”

    小井眉头舒展开,点了点头。

    看得出来,她还是害怕。

    不过,虽然她叫范铁哥哥,心里依乎并没有什么对待哥哥的意识,对于他的吻和他对她的亲热并不怎么抗拒,甚至于,她有些依恋他般,主动地靠了过去,柔柔地喊他:“哥。”

    一个字,语气里却是浓浓的缠蜷,声音里夹裹着浅浅的依赖。小女人从来没有过的柔软和温情,让范铁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七年的等待,七个月的相守,一切终于都有了回报。

    至少目前,在小井的世界里,只剩下一个他。

    满足地笑了笑,他轻轻搂着小女人躺在自己的臂弯里,这会儿反到没有了其它的什么心思,仅仅只是想贪恋的搂着她,时不时能吻她一下就好,不需要多么激烈的亲吻或者狂烈的做丶爱,他都觉得从心尖儿甜到了骨头缝儿里。

    终于,一切的辛酸和苦涩都过去了。

    他相信,这一天,是小井的重生之日。

    同样,也是他范铁的重生之日。

    ——

    再次关掉了壁灯,黑暗里迎来了满屋的温馨。

    这个夜晚对于范铁来说,即相同又不同。相同的人他仍然和往常一样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而不同的是他抱着的女人不会再完全没有回应了。

    为了配合主治医生说的康复治疗,在两个人还没有睡着之前,他小心搂着她,大手抚顺着她的头发,在她耳朵给她讲两个人以前的事情。想到哪里,他便说到哪里,没有逻辑也没有什么语感,完全随着本质和心意。

    “小乖,你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么?七个月呀,你可真能睡。你还记不记得,你以前最讨厌我睡懒觉了,每次我睡懒觉都会被你揪耳朵。那个时候你多能啊,动不动就给我脸色看,不过……”

    想到那些过往,范铁鼻息有些浓重,心情更是染上了情感,更深的拥紧了她,他的声音带着浅浅的笑意。

    “其实吧那时候我也知道,你就是那种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虽然你不许我睡懒觉,可是你自己起得却比我还早。而且,小乖我知道,你从来不会对付着在外面随便给我买早餐吃,你都是自己亲手给我做。还会给我磨豆浆,给我炸油糕……有一次,我看到你的手被油溅到了,不过你就是好强,什么都不肯说。小乖,你不知道我有多心痛,但是我没有告诉你……那个时候的我挺混蛋的,有时候也意识不到,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不知道好好珍惜……小乖,你知道我多依赖你么……可是你个小没良心的东西,说不要我了,就不要我了……一走就是七年……”

    一句句,情切切。

    一声声,意浓浓。

    在小井昏睡的七个月里,已经完全被自己训练成了话痨的范爷,不管说什么出来,都半点儿不觉得羞愧。反正他和她说话也习惯了,不就是引导她的语言能力么?说什么都是什么了……

    然而,他说了半天儿,口都说干了,小井最终只回复他四个字。

    “哥哥,我痛。”

    心里揪了一下,范铁紧张地问:“哪儿痛?怎么了?”

    这回小井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摸索着他的手往自己下面探去。范铁刚开始没有意识到她哪儿痛,自到触到那片软温之地才恍然大悟。

    结果,他的脑门儿炸焦了。

    要知道,这姑娘不仅失去了认知能力,连最基本的男女间的常识都差不多没了。现在的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会让一个男人产生什么样的反应,只是单纯地想要用行动来告诉他痛。而且,她确实没有撒谎。就在她醒过来的时候,那个久违了几年的地方被范铁的强行扩充给弄得痛到了极点。

    “这,痛。”

    像是害怕他不信,她再次慎重地重申。

    范铁听得邪火冲天!

    要是可以,他真特么想马上把她扒光了吃个干净彻底。可是他却又不能。现在小井对他这么信任,如果突然的举动吓到她了会怎么样?要是她不再需要他了,又会怎么样?

    他不敢想象这样的结果。

    如此这般,他自己和自己斗争着,终究理智还是战胜了生理,哪怕血液冲击着大脑让他差点儿流鼻血,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

    害怕招架不住,他赶紧收回了手,再次按亮了屋子里的灯光。翻转过来,他缓缓探下头去,拉下她的手去,声音破碎而沙哑。

    “来,给哥看看。”

    失去对世界认知能力的小井,并不觉得这样的行为有什么羞涩,听话的点头放开了捂着的手,任由范铁查看自己的痛处,脸上红扑扑的咬着唇,眉头都拧在了一团儿。

    “嘶,痛。”

    女人细软软的声音,弄得范铁一脑门儿都是冷汗。查看了一看,他有些狼狈地撑起身体来又她套好了睡裤,“小井,你乖乖地躺着啊,哥哥去药房里拿点儿消炎药过来替你擦擦就好了。”

    刚才他急切的那一下有点儿心急,而两个人毕竟中间隔了长达七年之外没有亲热过,没想到,还真是有点红肿,瞧得他心痛不已。

    果然。

    他要起床去拿药,小井还是照常不放他的手。他又好气又好笑,好说歹说,又亲又吻才终于说服了她。终于站起身来时,范铁觉得自己像是多了一个女儿,吸着拖鞋走到门口,他无奈地笑话她。

    “你啊,比七七家里的大鸟和小鸟还要会撒赖。”

    懵懂地看着范铁,小井不解地拉紧了被子盖到了下巴上,嘴里轻轻地低喃着重复一遍他的话,语言有些迟纯。

    “七七,大鸟,小鸟?”

    呵呵一乐,范铁搔了搔自己的脑袋,“对,你不认识七七了?大鸟和小鸟是她和枭子的儿子,他们还得叫你干妈呢。改天我带你过去看他们好不好?不过,你得自己走着去,我可不想背你,重得像头小猪。”

    “哦。”咬着下唇,小井又点头。

    对于范铁的话,她现在是言听计从,他说什么便是什么。

    那感觉,多少有点儿像幼儿园的小朋友对待老师一般。

    范铁出去了,没多一会儿,他又回来了。

    在军总医院的药房里拿一管消炎药不算什么大事儿,来去不到十分钟的时候。可是等他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小井用被子埋着自己,听到他的喊声才抬起头来,满脸害怕,伸出手来就要他抱。

    “哥,哥,过来。”

    心里窒了窒,想到以前的小井,再看看这个小孩子般的小井,范铁心里有些酸楚。放好药膏在床头柜上,他先给她抱了一个满怀,大掌反复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声音柔软而小心。

    “小井不怕啊,哥哥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放心吧。”

    小井的反应,其实范铁特别能理解。一个完全不知道世事如何的人,对待完全陌生的地方,心智又没有恢复到正常人的状况,她现在的恐惧感,肯定是无以伦比的。

    一下一下的拍着她,自到她不再害怕的轻抖了,范铁才将她放平了躺好,自己又去卫生间里洗净了手才回来,拉下她贴身的小内内,拿了药膏挤在食指上,便准备替她擦药。

    可这,属实是技术活。

    但凡正常的男人对于女人的身体,尤其还是自己喜欢的女人身体多少都会失去抵抗力。范铁也是一个正常男人,现在面前白晃晃的身子骨铺陈着,那身儿一把捏下去便能渗水的滑细肌体,他的小井,一个比嫩豆腐还要软乎的小女人,这七个月被他养得极美极白,眼神儿一晃,他差点儿喷鼻血。

    好在,喷鼻血毕竟只是一个传说。

    眼睛赤红着,食指上的药膏还没有触到她,他自己瞧着那点儿嬾肉首先受不住了。像一个饿到了极点的人突然见到了久违的食物,他心跳如雷鼓,喉结一滑又一滑,鼻息浓得的挣扎了好几下,明知道自己的行为有点儿猥琐,还是没能忍住,抢在食指之前,低下头去轻轻覆上它。

    “哥……”

    对于他行为,小井完全不懂得是什么。两只黑葡萄般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眼神清澈得像一个小婴儿。里面没有杂质,没有怀疑,没有厌恶,没有反对,只是有点儿讷闷,然后,便实事求是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哥,你,做什么?”

    他在做什么?

    心底振动了一下,范铁抬起头来,微微眯了眼睛。看着面前单纯得像一个小女娃般的小井,他觉得自己变成了无恶不做的怪蜀黍了。

    叹!——唉!

    须臾间,黑眸里流动的光华纷纷散开了,他重新在食指上涂好了药膏抚在她上面,指头一点点替她氤了开去。将药推散,推入,旋转,以便药膏的药效能够好好地吸收。

    “嗯……哥。”不管年小井的心智到底是几岁,她的身体百分百是一个成年的女人。被范铁用这种方式上药,她能受得了么?更可怕的问题在于,由于她没有心智和思考,反而会更加忠实于自己身体的感觉和意识,在他上药的时候,不自觉就跟着他的动作逸出声来。

    而且,还是不加任何掩饰和修饰的声音。

    轰……

    范铁的脑门儿,再次被轰炸了。

    乍想想到隔壁屋子里还睡着一向浅眠的年妈,他赶紧冲小井摇了摇头,然后苦逼地竖着指头,向她‘嘘’了一声儿,哄诱她说:“小井乖,不要出声儿啊,要不然,大灰狼就来抓你了。”

    大灰狼?

    小井的眼珠子转了转。

    再一次,她乖巧地点着头表示不叫了。

    “哦。”

    不过么,答应是一回事儿,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在范铁继续替她上药的时候,她还是偶尔会忍不住哼几声儿,还会小狗腿地告诉他,“哥哥,喜欢。”

    范铁挑眉,“你到是喜欢了,我就苦逼了。”

    “哦。”

    “又哦……”要说心里没有邪念绝对是不可能的,范爷眸子里狼光闪烁着,小心地放好了药膏,盯着她懵懂的脸蛋儿,又坏心地俯上去啄了一口,轻轻凑近她的耳边儿,小声儿问:“小乖,哥哥要是再进里面去,你愿不愿意?”

    “进,什么?”

    大野狼遇上了小红帽,范爷苦笑脸看着完全无知的小井,苦逼地望了望同样无奈的天花板儿,皱头眉头苦笑,“没事儿,没什么。”

    “哦。”

    果然,她又哦了,真像个好宝宝。

    捏了捏她的脸,他站了起来。这么一阵上药一阵儿折腾,他觉得自己差点儿就身心崩溃了。不仅额头上满是汗,浑身上下都是密密麻麻的汗,好像被人丢进水池里洗了一个冷水澡的感觉。一边儿要做好哥哥抵挡住惑诱,一边儿又要能说服自己不去扑倒小羊羔的心思。

    啧啧,简直了……

    范爷第一次觉得,以前的折磨都不是折磨。真正的超级折腾才刚刚开始。不过,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以目前小井对他的信任来说,攻破她的防线不过只是早晚的事儿。就算他现在要做,他相信她也不会抗拒。

    只不过……

    洗了手出来,黑夜又羞涩了。他到底还是将那点狼子野心给深埋在了心底。至少现在她刚醒过来还不行,两个人做那种事儿,你情我愿水道渠成会更让人欣喜,他现在半哄半诱相当于拐骗未成年一样多少有些不道德。

    大床之上,他再次搂紧了小井睡下来了。一只枕在她的颈后,一手挪到她的后背上轻轻拍着,哄着,说着,像一个给妹妹讲故事的好哥哥。

    慢慢地,小井真的睡过去了。

    而范铁却怎么都不能入眠,一方面有种奇怪的担心,害怕她睡了不再醒过来,另一方面胸前贴着一个仅着浅薄睡衣的小女人,手掌心里是她软乎乎的小身子多勾神经啊?而且,恢复了自主行动的她,更是将一条细长又白嫩的腿儿搭在了他的腿上,紧缠住他不放。

    这样的亲密接触对于一个成年男人来说,绝对带着致命的诱惑。因此,范爷双臂僵硬着半丝儿都不敢挪动,暗暗骂着自家下面的兄弟,满脑子都是想要将这个女人给撕掉吃掉咽下肚子的强烈念想。

    悲了个催的……

    思绪浮浮沉沉,不知到底过了多久,他才慢慢的沉入了黑暗。

    好在,唇角,其实是带着笑的。

    ——

    年小井醒了,绝对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大事儿。

    次日知道这个好消息的宝柒,血液差点儿都差点儿沸腾和燃烧了起来。一个人在屋里又哭又笑,等冷枭回来的时候,抱着他又咬又啃,像个小疯子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自己的开心了。

    第一时间,她便要让冷枭带她去探视。

    然而,冷枭会准么?

    会准才是信了她的邪!

    她剖腹产才第八天,不管她说什么冷枭都不同意她去看年小井,只是给范铁打了个电话,让她在电话里和小井说话。奈何,小井现在连她妈都不认得了,更别说她宝柒。诺诺了几句她说不太分明,宝柒心里难受欲哭无泪也就只能作罢了。攥着冷枭的手,她咬着牙齿表示,等到她满月之日,便是她宝神医出山之时,到时候再去攥出来她的记忆。

    除了宝柒,凡是和小井范铁有联系的人,听说了她的事儿,都想要去病房里探视她。可是,他们全部都被范铁给一一回拒了。

    范铁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小井认不得他们。对于他们来说是好意,可是对于小井现在的精神状态来说,就是她的负担了。

    虽然医生说,她必须去认识世界,重新开启她的记忆和人生,但是他不想那么急切,饭得一口一口吃,小井的路也得一步一步走。而他,会慢慢地引导她,让她慢慢的掌握,接触,融入,直到她完全恢复记忆为止。

    他不知道,这个过程需要多长的时间。

    甚至于,他也怀疑过,如果小井真的恢复了记忆,还会不会这么依赖的抱着他,轻轻地唤他哥哥,还会不会这么跟他亲热,不管他做什么,说什么,她都会无条件的信任和执行。

    他很矛盾。

    他不是不怕,也不是不担心。可是,他却不能因为自己的害怕和担心,就不去帮助小井恢复记忆。做男人,不能那么自私。小井还要不要他范铁,应该由她本人来决定,而他目前,只需要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便好。

    接下来的日子,小井开始了康复训练。

    在专业的医生和护士帮助和鼓励下,在范铁不断的努力下,三天之后,她不仅会自己喝水吃饭上厕所,还会和除了范铁以外的其它人进行几句简单的对话交流了。虽然害怕和恐怖仍在,但是每每在别人的善意引导下,她都会回应,或者告诉别人她的名字。

    当然,她的名字也是范铁交给她的。

    因此,她知道了自己名字叫小井,而他的哥哥叫范铁。

    一切都在往良性方向发展。

    唯一让范铁感觉到放心不下的便是,小井对他的依赖感,并没有因为她的进行康复训练而减轻,反而越来越严重,导致他每天去部队都恨不得把她揣兜儿里带着一起去。

    四天。

    五天。

    转眼,一周便过去了……

    小井的进步很大,她已经不需要引导,就能和别人进行简单的对白交流了,也会自己试着下床走几步路,或者站在窗户边上看范铁回没回来。

    看到这样的结果,范铁很满意。为了她取得更大的进步,他开始不限制别人来探视她的病情了。于是,病房里开始热闹了。小井的同学,同事,读者,朋友一一前来。

    而在这期间,范铁所做的事情便是细心地为她将这些人进行了漏选和罗列,对她有帮助的才让她见,没有帮助纯粹来瞧热闹的则直接回避了。

    第八天,出了一件令人感到惊奇的事情。当解放军报的主编舒爽同志来看她的时间,她竟然诡异的想起了她,也想到了自己有一次随舒爽去采访,吃过她做的便当,甚至还记得了舒爽的便当里有一个菜叫糖醋里脊,非常的美味儿。

    这一下,不得了了。

    范铁惊喜之余,差点儿把卫燎给押过来。不管卫燎如何心疼,非得让他媳妇儿每隔几天做一次糖醋里脊不可。当然,范铁不知道的是,卫燎在家里完全没有发言权和地位,他哪里管得了他媳妇儿啊?

    好在不管从哪个方面的关系讲,舒爽的糖醋里脊还是送到了。看到小井吃得很开心,范铁差点儿掉眼泪儿。

    她在一点点的进步,他却即欣喜又担心。

    欣喜的是她知道的越来越多,慢慢会认字,认写她和他的名字了。惹急了也会向他发脾气了,会小小的闹腾一下了。

    担心的是她突然有一天反应过来了,他并不是她喜欢的哥哥,而是她之前避之唯恐不及的范铁,那时候,她会不会再赶他走。

    在这样的纠结里,一晃眼儿,半个月就过去了。

    半个月里,又当爹又当妈又当哥哥又当情人的范爷,过得水深火热却又甘之如饴,未来慢慢明朗,病情逐渐好转,心里压力却又越来越大。

    希望她恢复,又害怕她恢复,何其难过?

    这一天,京都城雾霾笼罩。

    范铁起得很早,陪小井吃完了早饭,他便去了部队。临走的时候他告诉小井说,自己下午六点前必定会赶回来陪她。可是中午的时候,他突然接到一个紧急任务去了一趟哈市。等他再回到京都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了。

    天色都沉了。

    心急如焚的他,匆匆赶回了军总医院。人还没有进入病房,便听到了里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男人声音。

    “小井,你想不起来了么?一点都不记得我了?”

    站在(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病房的门外,范铁提着公文包的手紧了又紧。果然说话的男人,正是已经坐上了市场总经理位置,已经七个月没有见过面的毕笙源。

    房门虚掩着开了一条缝儿,他站在原地却没有进去。

    现在的情况下,任何有可能帮助小井恢复认知能力的人和事,他都不会拒绝,哪怕那个男人他是毕笙源,是小井本来要嫁的那个男人。

    然而,小井真的不认识毕笙源了。

    她摇了摇头,偏着脑袋惊恐地看着他,什么话都没有说。

    毕笙源手心有了汗意,低低苦笑着,他又向她走近了一步,声音尽管放得柔和又平软:“小井,我是阿笙啊,你想一想?能想起来吗?阿笙?”

    “……”小井皱着眉头,满脸苦恼,有些戒备地盯着他。

    见到她这样的情况,毕笙源心里有些难受,到底是爱过的女人,现在还爱着的女人,眼睁睁见她成了几岁稚童,喉咙哽咽便想唤回她的记忆。

    “不知道啊?那算了。我来考考你,你知道你自己是谁吗?”

    毕笙源原以为小井会告诉他,哪儿会想到,这姑娘缩了缩脖子,完全像一个不懂事的执拗小孩儿一般,嘟着嘴不满意地咕哝说。

    “我知道啊。就不告诉你,气死你!”

    什么,气死他?

    这样小孩子心性的话一说出来,不仅屋子里面的毕笙源,就连躲在外面的范铁都忍不住有些哭笑不得了。他的傻妹妹哟!心里微微酸楚着,让他顿时产生了一种想要跑进去狠狠揍她屁股的冲动。

    当然,他不会真那么做。

    喟叹了一声儿,他取下头上代表着坚毅和勇敢的军帽,放下手里的公文包,静静地一个人坐在了病房外面的休息椅上。后背紧靠着坚硬的墙壁,点上一支香烟默默地吸着,等待着,留给她足够的时间去熟悉她曾经经历过的男人。

    他不能放心任何机会,说不定毕笙源会让她恢复认知能力呢?

    尽管心里不好受,他还是这么做了。狠狠吸一口烟,吐出一圈儿烟雾,他不停扯着脖子上军绿色的领带,觉得自己真他妈矛盾到了极点。

    屋子里满目埋着沧桑的毕笙源,不比他的心情更好受半分。看着面前这个原本知性雅致的女人,如今变成了这副痴呆的傻模样儿,他同样恨不得时光能够倒流,让他可以有一个机会去阻止她,阻止她去赴那场接近死亡的流石流。

    吸气,吐气,他再接再厉:“小井,你多想一下,你记得阿笙吗……”

    “不。”

    “再想一下?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我是阿笙啊!”

    “真的。不过……”

    “不过什么?”毕笙源急切的问,目光流露出欣喜。

    “我知道。花生。”

    皱着眉头,对于他现在的痛苦,小井真真儿感受不到。

    她不仅仅感受不到,而且在他步步的逼迫下,她越来越不耐烦了。不过,她记得范铁教过她,不管对什么人一定要有礼貌。因此,她虽然很不愿意再和这个哥哥说话了,却还是耐着性子没有撵他走。

    毕笙源在她面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的心理准备,全部被她三言两语给打回了原形。满脸憔悴的睨着她,目光不经意又扫到了桌子上没有动过的饭菜,有些心疼地问她:“小井,你怎么不吃饭?”

    “哥哥,不在。”

    “你想吃什么东西吗?我去替你准备。”

    盯着他的眼睛,小井想了想,孩子气的说:“我要吃哥哥。”

    皱着眉头,毕笙源不懂了,“吃哥哥……什么?”

    小井咽了咽口水,说不明白了便向他比划了起来,说得有些小小的得意,“吃哥哥,我哥哥才有的。我没有的。哥哥说……对,不能告诉你,就气死你。”

    轰……

    门外的范铁,再次被小井洒下的天雷劈中了。

    那东西完全是他说出来瞎糊弄她的话,她信以为真也就罢了,还说给毕笙源听?什么是吃哥哥,说来话太长。他毕竟是一个正常男人,晚上抱着她在怀里睡难免会有生理反应。每次她都会问他,那个比石头还要硬的东西是什么,他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就只有告诉说她那是吃的。

    于是乎,不得了。小井每天晚上就闹着要吃。被逼无奈,他只能苦笑着哄她说,等她的身体好起来了才能给她吃,因为那是他给她最大的奖励。

    这个……

    一拍脑门儿,他起身将手里的烟蒂摁灭在垃圾桶上。为了避免他的傻姑娘再说出什么见不得人的羞话来,他只有硬着头皮进去了。此时的范铁,已经没有当初那么纨绔得不可一世的模样儿。

    他站在门边,还客气地敲了敲门儿。

    听到声音,毕笙源转过来头。见到是他稍稍愣了一下,还没有来得及作出反应,坐在床上的小井便眼尖儿的发现了他。

    瞪大了眼睛,她迟疑了几秒,眼泪便滑落了下来,声音哽咽着说喊他。

    “哥哥(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回来了……”

    随着她惊喜的声音,她带着泪珠子的脸上,露出小鸟儿般欢快的表情来,人却‘噌噌噌’就光着脚丫子跳下床了来,冲着范铁这边儿就飞奔了过来。

    然而……

    由于她奔跑的速度太快,受伤未愈脚步也不太稳当。

    只听见‘啪嗒’一下,她整个人便脑袋朝下,往地下摔去。

    站得离她比较近的毕笙源,心里微微一惊,正要伸手去扶她。却见范铁惊慌的人影儿已经猎豹般冲在了他的前面。一转瞬间,他便将已经她整个儿地捞到了怀里,低下头,双手捧着她的脸,擦着她的泪水急切地问。

    “宝贝儿,摔着了没?有没有哪里痛?”

    小井哭着摇头,又笑着抱紧了他的腰,又哭又笑的傻姑娘,天真单纯得像一个久别而见到了自己亲人的小孩子,旁若无人的将身体缩进了范铁的怀里,吸着鼻子向他诉苦。

    “哥哥,你骗了我,八点已经过了十分十五秒了……”

    ------题外话------

    噢嘞……二妞们,有票么?有票乖乖放到碗里来,碗大无穷,深无限!而俺们的感情一样又深又大——哈哈!。

    另:这两天的留言没有回,不过某人都看了,忙着事儿,马上就会回了哈。

    虎摸狼吻——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