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七章 四小姐不见了

第七章 四小姐不见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七章 四小姐不见了

    这一双爹妈好奇不已的谈话,并没有传到四娃的耳朵里。

    她犹自小吊死鬼儿一样倒吊在第八座吊桥的上方,老半天没动弹,像是在思考怎么不声不响地拿下这座桥!

    吊的时间长了,这细溜溜小竹竿儿一样的腿难免有些酸。她稍微动了动,一不小心滑下去了三寸距离,嘶嘶抽了口冷气,一个吊挂金钩险险勾住了绳索的尾端。四娃拍着扁平的小胸脯翻了个白眼儿:“呼,好险。”

    你可以想象这个画面。

    翻白眼儿什么的可说乔青的常备表情,然她的美早已经不需要赘述,那种慵懒到了骨子里的气质,哪怕翻个白眼儿都能翻出个赏心悦目来。可四娃呢——扁平的脸,塌塌的鼻,三角小眼耷眉毛,整张小脸儿都跟让门板子拍过似的!唯一能显示出点儿独特的地方是眸中华彩,眼珠小,眼白大,骨碌碌的一转,颇有一股子说不出的狡黠气,勉勉强强挂个可爱的边儿。

    可这白眼儿一翻,小黑豆似的黑眼珠顿时没了影儿,一双眼里只剩下整片的空白。

    大晚上的,可怜的守桥族人顺着飘到了自己眼前的头发仰头看去,四目一对,他脸上的表情顿时凝固了。然后十分“淡定”地又低下头来,以一种很缓慢的动作,脖子嘎啦嘎啦,牙齿咯吱咯吱,终于在一种扭曲的淡定中,瞳孔一缩,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咣当!

    一声脆响。

    第八桥,拿下!

    这种拿下方式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两相一对比,当年孩儿她爹强闯吊桥的壮举瞬间被甩下九条街。丑的惊天地泣鬼神的小脸儿苦哈哈地瞄了瞄挺尸的族人,她摸了摸脸,悲催地发现这也算是自己的攻击技能之一了!

    郁闷归郁闷,到底只是个小小的孩子,那等失落的小情绪在心头转上一圈儿,很快被只剩下七座桥的惊喜取代。

    黑黑的小拳头握起来:“加油!”

    然后如法炮制……

    一路下吊,畅通无阻。

    待到咣当咣当的声音又持续性响了七次,小姑娘揉着腿坐在浮图岛的底部的时候,小嘴儿一咧,小奶牙参差不齐地呲出来,连天上的月亮都默默钻进了云层里,不忍再看。

    “好!”

    乔青在一片黑暗中凌空鼓掌:“天地失色,日月无光!”

    太子爷扶着脑门儿发出一声幽幽长叹:“丑到这种地步,也算是一个境界啊……”

    当然了,这两句话,丑到一定境界的四娃是完全没发现的。这会儿小姑娘还颇为得意地以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呢,她一轱辘爬起来,飞快朝着另一边如今的异域盟也是从前的裘氏的冰雪之城跑去。地面上刮擦出长而凌乱的一串儿小脚印,很快那脚印延伸到尽头处,不见了影子。

    乔青和凤无绝没动。

    小片刻后,视野尽头处一个小不点儿映入眼帘——四娃又凌空飞了回来,站在半空中四下里瞄了瞄,足点落叶,兔起鹘落般绕到了浮图岛的后方。整个过程行云流水,竟是没在地上留下一丁点儿痕迹!

    俩爹妈对视一眼,哭笑不得:“还知道伪造逃跑路线,混淆视听。”

    他们俩,到底生了只什么样的小奇葩!

    漆黑的眸子里赞赏的神色一闪而逝,乔大爷才不会承认对这丑闺女很骄傲呢。看一眼接连被丑晕了的八个守桥族人,咂着嘴巴心说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心理阴影。指尖一动,一道气劲划破气流,第八桥挺尸的族人只觉脑门儿一痛,迷迷瞪瞪地爬了起来……

    “见见见……见鬼了。”瞳孔一缩一缩的,显然还对刚才的一幕心有余悸。忽然,他呆了一呆,那张贴门上辟邪贴床头避孕的小脸儿再一次浮现眼帘。片刻之后,一声破了音的惊恐尖叫,后知后觉地开启了浮图岛上的混乱:“四小姐……四小姐不见啦——”

    四小姐不见了。

    这还得了?

    虽然种种迹象和守桥族人哆哆嗦嗦的证供表明,那不走寻常路的四小姐是独自一人离开了浮图岛,可碍不住小姑娘才四岁大,区区神师修为在东洲大陆上还真算不得啥。大长老急的撸掉了一把胡子,一个个猜测浮现在脑中——难道是那生死不明的裘玫卷土重来?不对,那女人被族长放了一马,绝对没这胆子回来找死。那么是朱盟主把四小姐带回去玩儿了?也不对,朱盟主虽说心大,却不会连招呼都不打做出这么没思量的事儿……

    大长老急的团团转,命令一天要下几十次:“找啊,快去找啊,一定把四小姐平平安安的带回来!”

    等到族人领命而去,沿着小脚印轰隆隆去了异域盟的方向。

    大长老颤巍巍地来到了乔青院外。

    院子里乔大爷和太子爷正下棋呢。

    正值初秋。

    天高气爽,落英缤纷。

    乔青歪在软榻上盖着张薄薄的绒毯,一手托腮,一手落子,惬意地像是一只狡猾的猫。凤无绝呢,就坐在对面淡淡啜了一口茶,脚边一左一右靠着呼呼大睡的二娃和三娃,同样落了一子,这才转过脸来:“大长老。”

    大长老简直让这爹妈俩的淡定给弄懵了:“族长,姑爷,四小姐她……”

    “好棋。”乔青笑吟吟瞥一眼凤无绝,话却是对大长老说的:“您老人家操心了一辈子,也是时候歇歇了。天下太平,儿孙自有儿孙福,您该吃吃该喝喝,没事儿修理修理白胡子,小日子过的悠闲又惬意,甭管那丫头。”

    果然族长什么的是不能指望的,大长老转向凤无绝:“可是……”

    他轻轻抚着俩孩子的小脑袋瓜:“唔,是时候该给他们请夫子了。”

    接下来,就是关于夫子的一连串儿讨论。从男的女的,选择方向,一直剖析到俩小的个性,不一会儿乔青提议——三娃留给沈天衣,好好教这蠢姑娘长长脑子;二娃嘛,就送去知族,学插秧,接地气儿!

    这想法不能不说太奇葩,太子爷这模范爹爹呆了好半天,很有些护犊子地抗议:“咱家三娃是直率。”

    言外之意,谈不上蠢。

    乔青瞪了瞪眼,心说这都蠢出风格来了!

    她还没说话,二娃先一步仰起头来:“我要在这儿,等妹妹回来。”

    他本就睡的不熟,迷糊中听见俩人讨论夫子的问题,顿时被吓醒了。不同于三娃的没心没肺缺根筋,这个二娃一向很有自己的主意,乔青和凤无绝回来之后对几天不见的四娃只随口编了个理由,三娃顿时安安心心继续过着吃饱睡睡醒吃的日子,可二娃这个精明的哥哥,已经嗅出了味儿。

    他一板一眼地抗议:“我不要夫子。”

    三娃适时地响起呼噜声给他伴奏。

    他以一种匪夷所思的表情看一眼流了衣领子哈喇子的双生妹妹,神色间颇有种“老子怎么就跟他凑一胎”的苦大仇深。眼见着凤无绝沉默不语,乔青装没听见,这一向淡定的孩子也急眼了,大声重复:“我不要夫子!”

    三娃一个激灵被惊醒:“哥哥?”

    哥哥固执地重复第四遍:“不要夫子。”

    “夫子是什么,好吃么?”一转脸儿,把一领子哈喇子全蹭在凤无绝腿上,抱住撒娇:“爹爹,我饿了。”

    乔青让这货给逗乐了:“可好吃了,又香又甜嘎嘣脆。”

    小豁牙漏风地欢呼:“哥哥说不要,那他的那份儿也给我!”

    很好,刚才还口口声声坚持着自家三姑娘不是蠢的太子爷一脸悲色望乔青,在媳妇意味深长的一挑眉中,终于忍痛点头。他搂着还在蹦蹦跳跳脆生生喊着要夫子的小姑娘,幽幽叹息:“三儿啊,可长长心吧……”

    于是乎。

    夫子一事,就这么定下了。

    被无视了良久的大长老观看着讨论夫子的全程,忽然就琢磨出了点儿苗头来。这夫妻俩一个惬意一个淡定,显然是个“一切尽在掌握的节奏啊”!大长老观察了一会儿,眉毛一撇,胡子一捋,方才对四小姐的那点儿担心顿时飞到了九霄云外,哼着小曲儿就出去了:“他这一只脚踏进棺材的,还是回去养老咯……”

    唯余院子里,乔青托着下巴笑的一脸荡漾:“唔,可把这俩小拖油瓶给解决了!”

    不过么。

    在二人世界之前,还有第三只小拖油瓶,她得去研究研究。

    浮图岛后一个隐蔽的山洞里,秉承着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的四娃,已经在里面猫了七天。

    听着一波一波的脚步声远去,这两天,总算是稍稍平静了下来。她掰着手指计算日子,估摸着派出去的人如今正在半道儿上,没得到那边的消息,也暂时回不来,这才小心翼翼地从山洞里钻出了小脑袋瓜:“安全了!”

    小绿豆眼弯着,丑丑的脸上布满了喜气盈盈的笑容。

    这笑比哭还要难看,西边落山的太阳潜入地平线的速度都仿佛快了几分。

    不一会儿,天色完全的暗了下来,日落西山,月尚未出,正是一天之中人们最疲累也最松懈的时候。小丫头片子猫着腰钻出山洞,在她不知道的一双黑眸研究下,小白鼠一样借着傍晚的掩映一路溜向了第九梯……

    这两天在搬家,朋友家借住了半个月,今天她男朋友要过来,于是搬的很匆忙。忙活了一下午算是住进来啦,东西还没收。

    少的一章有拖无欠,等收拾完了找一天双更补上。

    还有说的惊喜也快来啦~

    最后明天平安夜,提前祝姑娘们圣诞愉快,购物哈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