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六章 熊孩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六章 熊孩子

    于是乎,三个葫芦……咳,娃的小名就这么定下来了。

    而大名呢,颇感孩子出生货不对板的乔青阴暗小心理发作,迟迟不给取。这么一拖,春去秋来,夏过冬至,转眼小朋友们已经撒着欢儿地满地跑了。

    这一夜。

    太子爷的心情尤其的好。

    头顶夜色璀璨,星子漫天,耳边夏蝉声声带起一片燥热旖旎的气氛,让本就极大的脚步更快了几分。天知道凤无绝已经快俩月没沾肉了!求荤腥求合体的狼血在身体中奔腾着,大有一浪还比一浪高的架势……

    凤无绝脚不沾地凌空而行,分分钟冲到了房门口。

    一进门,鼻血差点儿飙出来!

    搞什么,这是年夜饭的节奏么?

    他本来求的只是个小荤小腥,一盘儿红烧肉一盘儿糖醋鱼就能打发了,谁知道今天那三个黏人的小皮猴乖乖巧巧爬上床,缩在被子里一齐眨巴眼瞧他,声称长大了不需要爹爹哄。然后回来这边儿,轻纱曼曼,随风舞动,花香四溢,妖娆似梦!

    床上乔青一身透视装没骨头的横陈着,若隐若现勾死个人!太子爷就这么被勾走了魂儿,做梦一样地飘进去了……

    你问为什么不是扑上去?

    兜头浇下来一桌满汉全席,真心扛不住啊!

    这美好的现实也太超出预期了,飘了两步的凤无绝如是想。床上乔青眯着眼翻个身儿,大了一个罩杯不止的某处结结实实地晃了两下,在中心部位勾勒出一道深深的缝隙,顺带附送某人循循善诱的背景音一声:“嗯~”

    再飘下去黄花菜都凉了!

    满汉全席,当然得趁热吃——凤无绝一个饿虎扑羊,翻过层层纱幕带起花瓣漫天,这景儿已经美的不似凡尘,偏生床上那羊一副请君品尝的姿态,眼尾带着钩儿笑的一脸荡漾,神力一震,隐约可见的透视装化为碎布片片,跟着花瓣一起落如雨下……

    这才叫不似凡尘好么。

    床上美景晃的人眼花缭乱,双唇一触,身躯一覆,尽是虎躯一震!

    床板翻覆,响的天崩地裂!

    屋顶震动,撼的砖瓦连颤!

    嗯?

    等等!

    乔青和凤无绝同时动作一僵,一上一下连体婴一样仰头望天——那颤巍巍不断震动的天花板静止了下来,就显出一片瓷砖里两双贼兮兮的小眼睛了。乔青眨巴眨巴眼,那两双也跟着眨……

    这么大眼瞪小眼了有片刻功夫。

    乔青一瞬脸色铁青!

    更不用说凤无绝了,早早就黑了个彻底。

    “完蛋!”脆生生的小声音,急慌慌地在头顶响起,不用说,也是她家二百五的三娃。

    “快跑!”这个就淡定多了,发号施令,小大人儿一样,二娃妥妥的。

    紧跟着——

    咻——

    两双小眼睛齐刷刷消失不见,化为一串儿哒哒哒的脚步声朝着某个方向逃窜而去!屋顶上四个黑洞露出一眨一眨的星子漫天,照耀着这一双爹妈一个比一个苦逼的脸。

    乔青一把拉起条床单儿破顶而出!

    夜幕正中,天道大人披着床单儿凌空而立,视野中竟然只剩下了一个影子!

    那跌跌撞撞一边儿跑一边儿苦哈哈地回头看跑的坚贞不渝威武不屈的小鬼头,除了一根筋的三娃还有谁?砖瓦四碎长了眼一样朝着小短腿儿飞了过去,“哎呦!”三娃咧着嘴打了个滚儿,爬起来一刻不耽误继续跑……

    乔青让那一瘸一拐的小丫头给气乐了:“给老子戳住了!”

    叮——

    弹簧一样,还真戳住了。

    三娃可怜巴巴地耷拉着脑袋:“娘。”

    乔青飘下来,恨铁不成钢地戳她脑门儿:“另外那个呢?”

    “不……不知道。”小姑娘对手指。

    说她二百五还真是个二百五!那小子喊一声快跑,她就真的老老实实地跑,打前锋吸引注意力,二娃直接就着这掩护躲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去了。乔青冷笑一声:“还不给我滚出来!”

    屋下草丛中窸窣一动,又没了声。

    显然的,亲妈叫,没用。

    这个时候,凤无绝的亲爹不可动摇地位就显出来了,他连面都没露,沉沉俩字从房里响起:“出来。”

    那片草丛里顿时就走出了老大不愿意的二娃,小小的公子不到四岁大,不同于当年凤小十的鬼灵精怪小恶魔,乍一看去,简直就是忘尘的翻版!当然了,是腹黑版的忘尘——那气质,那淡定,那一板一眼跟谁欠了百八万两银子的冷清脸,还有瞪着自家龙凤胎妹妹无语的一叹气:“笨死了。”

    三娃的脑袋快要低进地砖里:“哥,我错了。”

    很好,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乔青披着床单儿苦大仇深,自家这俩孩子一块儿出生,到底是兄妹还是姐弟,完全成谜。凤无绝和她都豁达,也不计较这个,只等着俩孩子长大了自己掐架争上位好了。谁知道,这还没长大呢,从一岁咿呀学语开始,这蠢的冒泡的三娃就自动自觉叫起哥来了……

    二娃也的确很有兄长风范,欺负起妹妹来一个顶俩,像是今天这种代兄受罪的戏码,四年来演了不知道多少出。所以说哪怕是小屁孩儿,也分为“萌娃子”和“熊孩子”两个亚种,她家这个老二,绝对是后者中的典范!

    乔青扶着脑门儿一个头两个大:“还有一个呢。”

    俩孩子一齐眨巴眼:“不关妹妹的事儿。”

    乔青一撇嘴。

    三娃顿时梗起小脑袋:“小四可乖了,她说长大了不能让爹爹哄睡觉,要给爹爹和娘亲相亲相爱的时间。”

    “她说?”

    “嗯!”

    小姑娘使劲儿一点头:“娘,你不要生小四的气,她睡的可乖可乖了。”

    这一根筋儿的保护着自己最小的妹妹的举动,就连乔青都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脑袋,是骂也不是夸也不是。眼见着母上大人的危机解除,这没心没肺的扑上她大腿再一次笑的像个二百五:“娘,你不要再欺负爹爹了。”

    “什、什么?”

    “我都看见了,你压着他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爹爹会痛的,痛的直喘气……”

    这小家伙还在比划着叽叽喳喳个不停,一边儿二娃云淡风轻的小包子脸,咔嚓一下就裂了。瞅瞅傻不拉几滔滔不绝的自家妹妹,再瞅瞅重新云遮雾罩一脸暴风雨前兆的自家亲妈,往后挪了一步,又挪一步,想了想,再一次淡定无比地挪了一步。

    他背着手扭着头坚决不承认这个笨的要死的是他亲妹妹!

    三娃越说越激动,唾沫星子喷了乔青一膝盖。

    要不是凤无绝赶紧出来拦住了自家爆发边缘的媳妇,这傻闺女的命运绝对比当年戳进雪地里拔都拔不出来的大白还要凄惨!凤无绝揉了揉太阳穴,在小姑娘舍亲妈投亲爹的甜蜜中,揉了揉自家傻闺女的小脑袋,三娃顿时扑上来仰着脸求表扬:“爹爹,娘亲不会再欺负你了!”

    太子爷沉痛一点头:“进去吧,今天就在这里睡。”

    俩孩子同时眼睛一亮,包括面瘫脸二娃都亮晶晶地瞄着他,再精明的孩子到底也是孩子,能睡在大人的屋子里,似乎就象征了一种长大的意义。凤无绝点点手,二娃顿时摒弃前嫌,牵起笨妹妹的小手,手拉手踢着正步往他们屋里跑去了。

    里头很快没了声音。

    隔着层层纱曼,可见两个小脑袋乖乖巧巧地伸在被子外,不一会儿呼吸就顺畅了起来。

    乔青和凤无绝对视一眼,齐齐腾空而起,朝着浮图岛的吊桥处飞了去……

    果不其然。

    最上头第九座吊桥处,瘦巴巴的一道小身影正拉着一根绳子一路往下倒吊下去。守桥人木桩子一样戳在上头,显然是被点了穴。夜幕之下,那小姑娘披头散发,比起二娃三娃矮了接近半个头,瘦瘦小小的不成样子,小吊死鬼儿一样一路往下慢慢地滑……

    快要临近第八座吊桥的一刻,她顿了顿,小嘴儿一咧,露出参差不齐的一排小牙。

    嘶——

    乔青忍不住闭了闭眼。

    下头那小吊死鬼儿,可不正是自家最小也最神秘的孩子。

    这四娃的样貌也不知道随了谁,颇有一种不走寻常路的执着感,四年下来是越长越奇葩,逮着歪瓜裂枣的道路一条道走到黑!那个黑啊,黑的乔青都不忍心看她。反倒凤无绝这个绝世好爸怎么看怎么好,自家闺女就是长成个马桶,那也是马桶界的NO。1!

    凤无绝只感叹:“这丫头,忽悠了哥哥姐姐当炮灰。”

    乔青从天上蹲下来,托着下巴啧啧有声:“颇有老子当年的风范。”

    这倒是真的,如果说二娃和三娃的样貌像她,那么这个最小的丑姑娘内在就最像她!不止是性子诡诈,上房揭瓦,没有兄弟姐妹爱,连修炼的天赋都是一等一的好!凤小十三岁成神,这小姑娘一出生就是神阶,直接打破大哥的记录妥妥的!到了四岁这个年纪,已经是个小小神师高手!

    更让人喷饭的是,丫的还知道韬光养晦!每次和二娃三娃比武的时候,都故意输给他们,哄的傻乎乎的三娃自以为天下无敌,一向淡定的二娃也忍不住心里得瑟,把这个丑妹妹疼到了骨子里!

    绝对的前途不可限量!

    只是有一个问题来了,这小家伙从会爬开始,就对浮图岛外有着无限的执着,这一次还亲手策划了炮灰兄姐的戏码,显然准备充足,目的明确!

    那么这个熊孩子,到底想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