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一章 孕妇生活

第一章 孕妇生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一章 孕妇生活

    阳光烁金,波光粼粼。

    不时有硕大的鱼类凶兽跳出海面,惊恐地围观着这死亡之海上络绎不绝的船只和武者们。曾经的杳无人迹,如今的蜂拥而至,这让人闻之色变的死亡之海,早已因为海洋正中的一座擎天之岛一改往日寂寥,而变得趋之若鹜了起来。

    那是一座几乎要戳穿了天幕的岛屿!

    岛屿之大,站在其上一眼望不见尽头;岛屿之高,那一座飘渺宫殿于云层之中若隐若现;岛屿之奇,竟是于两年之前平地拔起,一夕而成!

    如此惊天大手笔,究竟出自谁手,还用说么?于是乎,即便这两年来从没有过确切的消息能证实那宫殿所属,整整两片大陆的武者依旧深信不疑,不但将其命名为九天殿,还争相上岛,但有难事所祈,早晚一炷香,九步一伏拜……

    “乔爷保佑,让犬子安全突破神宗壁障,出人头地,光耀门楣。”

    “乔爷保佑,让父亲晋升五品炼药师,成功炼制出天星丹。”

    “乔爷保佑,让小人雄风大震,一举得男,三年抱俩。”

    噗——

    乔青一口口水喷了三米远。

    要死了,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这飘渺无尘的九天殿内,某人咬牙切齿忍无可忍,一个高就从院中软榻上蹦了起来。那高度,那速度,跟一抹红色的闪电似的,吓的虎视眈眈盯着她的凤无绝一个激灵,眼疾手快衣领子把她给提溜回来:“老实点儿!”

    乔青被竖在软榻上,撸袖子不乐意:“雄风大振也来求老子?靠,爷去阉了那孙子。”

    “躺好!”一扶额,小心翼翼地把她摁倒:“也不看看自己这肚子。”

    她低头,顿时蔫儿吧了,霜打的茄子一样。

    快九个月的身孕老大一个球,挂在肚子上摇摇欲坠,站起来都看不见脚尖儿。眼见着小蛮腰一天天成了大水桶,还有人可了劲儿把东西往她嘴巴里塞,瞪着一双鹰眼不让她这个不让她那个。乔青欲哭无泪地被摁回去,抓起他袖子摇来摇去:“丫的把老子当壮阳药,你去弄他。”

    “我去弄他这功夫,足够你把东洲跑上两圈儿。”凤无绝才不看她可怜巴巴的表情,坚决驳回大肚婆一切不合理要求。

    乔青呲牙:“我发誓,不跑!”

    他微微笑,捏过一本书来看:“嗯,你上个月和大上个月都是这么说的。”

    乔青心虚:“我发天道誓言。”

    “吆,这逻辑绝了啊。”

    自从这家伙成了圣者,普天之下,还有什么样的规则秩序能约束了她?小能上房揭瓦,大能上天摘月,偌大两片大陆说是天下无敌那都是谦虚了。否则,也不会这么逍逍遥遥过了两年,娃都快生了,也没见裘玫那天道誓言应验。

    自然不会应验。

    她就是天道,跟自己发誓,应验个屁!

    太子爷头不抬眼不睁,天道大爷就抓耳挠腮跟腚上招虱子一样。老半天,他终于叹一口气,合上书卷躬下身子,大手揽在她圆滚滚的腰身上,好脾气地哄:“再忍忍,就剩一个月了,等你生完了,想去哪去哪,想蹦高蹦高,想翻跟斗咱翻跟斗,想阉下头那孙子也随你。”

    乔大爷傲娇不愿意:“我不阉。”

    太子爷一万个愿意:“那成,你指挥,我阉。”

    乔大爷还是不愿意:“老子不想当天道了,烦出个鸟来,整天听着人唧唧歪歪的对乔爷发誓,听多了对胎教不好。”

    太子爷怎么都愿意:“那我升圣者,帮你。”

    这怎么折腾怎么答应的妻奴模样,顿时就让乔青不得劲儿了。乔大爷怀了娃尤其的嘴硬心软,那颗硬梆梆的心在某人的绕指柔下更是软的天理不容,眼见着某人哭笑不得地好脾气,她的心就跟着一抽抽,开始反思自己无理取闹。

    凤无绝就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赶紧柔声补上一句:“孕妇大过天,无理取闹是应该的,咱家孕妇还怀着俩呢,得双倍的闹。”

    没错,是俩。

    乔青是什么人,堂堂修罗鬼医,当年怀凤小十的时候是一路处于危机中没顾得上,这次自是给自己把过脉象是男是女一清二楚。这么一把,顿时就惊喜不已,有男有女,一次怀俩!

    这下子,可乐坏了老太太二伯等一系列亲朋好友,也恰好当初天道毁灭打通了两片遥遥相隔的大陆,两年时间,让翼州的玄气浓度丝丝上升,虽说还赶不上东洲,但是相信用不了多久,这一片儿地方就能真真正正的合二为一。而她这九天殿建在这里,亦是为了给两边大陆横渡死亡之海的武者,设置一个中转站。

    如此一来,她回去翼州没了限制,奶奶和二伯他们,来到这边也变得容易了起来。

    当然,她设置这九天殿之前,可没想到自己在大陆上的高度,会让这杳无人迹之地形成这么个交通拥堵的情况。更没想到这天道当的是累死累活,天天迫不得已听着下头一声声请愿就罢了,谁违规了,谁渡劫了,怀着孕都得大半夜地爬起来,一胳膊挥下一道雷去……

    这也就造成了某人怀孕期间绝对的坏脾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了两个,这难受程度也是生小十那会儿的两倍,孕吐失眠浮肿发胖吃的多脑子笨子笨这些就不说了,脾气一日比一日大——看猫嫌它胖,看狗嫌它馋,看鸟嫌它黑,看谁谁不顺,逮着谁咬谁——堂堂神龙神凤集体让暴脾气的孕妇给咬回家了,大白回去减肥,饕餮回去忌口,大黑回去染毛,反正生完孩子之前,别指望它们敢再回来。

    至于小并蒂果那更是自动自觉跳进了花盆里,埋在土里头死活不出来了。

    于是乎,就有了凤无绝受难的九个月。

    当然凤无绝心甘情愿,那双锐利无边的眸子,自她有了宝宝后笑意就没减过。甘之如饴化身忠犬,每日里匍匐在孕妇大人的身边儿——想吃饭了,亲自动手,无污染无公害好味道;想睡觉了,赶紧伺候,冬日暖床夏日扇风;想发脾气了,二话没有,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可就是这么着,依旧让孕妇大人看鼻子不是鼻子看眼睛不是眼睛的,三天两头来上一次离家出走……

    再于是乎,这才有了这会儿某人被禁足的一幕。

    乔青深切地自我反省了一会儿,顿觉自己不怎么是个东西:“都是这俩小混蛋闹出来的,等生完了,看老子不教训他们。”

    恩?这是反省么,这分明就是嫁祸好么。剑眉夹的死紧,想想这段时间乔青的辛苦,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也顺着她往下说:“不用你动手,等孩子生了,我给你教训他们。”

    “让我给取名!”

    “好。”

    “一个叫凤三八,一个凤二百五。”

    “咳。”

    “嗯?”抬起头来,一双眼睛里水蒙蒙的,委屈的不像话。

    太子爷的父爱立马就被水冲走了,咬着后槽牙忍痛一点头:“……好。”

    乔青眉开眼笑:“那我要去姬氏。”

    “不行!”

    “我想小十了。”

    “那也不行,儿子正接受血脉传承呢,你去了也见不着他。”

    这倒是真的,自从乔青九次觉醒之后,已经达到了当年姬氏祖先的高度!她剥离出自己神火的一丝火种,那被她吸了个干干净净的池子,自然也恢复原状。而如今凤小十已经十五岁,终于到了进入传承圣地血脉觉醒的时候,也因此逃过了自家老爹一反常态堪称恐怖的怀孕九月。

    “我就去看看,老老实实的,不跑也不蹦,你说二我不说一,你让我往东我不往西,你让我遛狗我不撵鸡。真的……你就应了吧,师傅二伯奶奶他们都陪着去了,我担心小十,也想师傅了,想二伯了,想奶奶了,想……”乔青掰着手指可怜巴巴地数,水蒙蒙的眼下已经有珠子滚下来了,吧嗒,吧嗒,跟一把把小箭似的狂戳凤无绝窟窿,戳的心里小风嗖嗖的刮。

    这狐狸一样的女人九窍玲珑心,能狠辣,能森然,能邪气,能霸气,可除了起床懵的时候哪里在清醒状态下出现过这种委委屈屈的萌死人表情?凤无绝立马就被秒杀了,盯着她这少见的模样看的眉眼含笑柔情蜜意,本来就没剩下多点儿的小坚决,在乔青拉着他手摇来摇去摇来摇去摇来摇去之后,终于化为了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的一个:“……好。”

    “真的?”

    声音瞬间高了八度,那拔尖儿震天的声如洪钟,正往九天殿上九步一伏跪的诸多虔诚武者,一个哆嗦就滑下去了……

    凤无绝心下一惊,不好的预感刷一下蹿了上来:“你老实点儿,不准……”

    话还没说完,这货凌空一跃蹦上他肩头,刚才那什么委屈什么可怜什么萌死人,哪里还剩下一星半点儿?用实际行动展现了什么叫上房揭瓦蹬鼻子上脸给点儿阳光就灿烂!

    在太子爷悔到肠子都青了的黑脸中。

    乔青素手一挥,豪情万丈,直指东方:“GO,GO,GO——”

    她乔大爷,大着肚子重出江湖了!

    番外日更,三千。

    还有姑娘们表怕,俩娃不叫那名字~

    AND,番外里会有意外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