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二章 吓死人不偿命

第四十二章 吓死人不偿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二章 吓死人不偿命

    人满为患,水泄不通!

    营地连着营地,帐篷挤着帐篷,数以数万计的武者聚拢在这一片流沙海的深处,让偌大的一方空间都显得逼仄了起来。从天幕上往下瞧去,几乎看不见了黄沙的影子,除了人头,还是人头。

    “还没找到?”姬氏的营地里,姬寒正负手从营帐中走出,问着外面候着的姬明艳和二公子。

    姬明艳正要回话,二公子已经抢先她一步飞快道:“回父亲,暂时还没他们的下落。这流沙海上寻了两月,别说入口了,除了那条矿脉之外,连有人活动的痕迹都没有。恐怕那消息多半是假的了。”

    姬寒眉峰一皱:“哦?”

    二公子顿时打了鸡血:“依我的推断,不外乎两种可能性!”

    “说说看。”

    “一种,便是那上古遗迹的确存在,而乔……少族长和逐风冒险队也的确寻到了那地方,不过,流沙海深处只是个幌子,那地方根本另在他处!”

    “第二呢。”

    “第二种可能性,便是这消息本为捏造,什么上古遗迹根本就不存在。”

    他说完颇有些自得之色,最近几个月来,自从那裘氏消亡父亲待他是一日比一日好,若是从前,哪里有这等面对面谈话的时候,更不用说姬氏大权他手中独掌一半!和憨直面容完全不同的阴冷视线,朝着身边站着的姬明艳飘去,那乔青现在有名无实根本不足为据,唯一的对手,就是这个七妹妹了!

    接受到他的视线,姬明艳轻蔑冷笑。这傻鸟,还真以为那祖宗会看着他们分权不成?人不过暂时没腾出手来拾掇姬氏罢了,等她回了族,还有你蹦跶的份儿?这么想着,她不免又担心起来,那人接到消息赶来流沙海,怎的一去不复返不说,还从此没了信儿生死不知……

    这两人的神色,同时被姬寒不动声色的收在眼底:“明艳,你怎么看。”

    姬明艳赶忙抬头:“回父亲,二哥所说,恐怕不然。”

    二公子刚要反驳,被姬寒一眼定住:“你不同意老二?”

    “是。”

    “由何得知?”

    “由您——您,纳兰和穆氏,还有四大门派。”

    如今九梯之上,珍药谷已完全并列为第四大门派,兴许武者的阵容还差了那三个老牌势力一些,可别忘了,它背后的头子,可是乔青呢!眼见姬寒的视线幽深了起来,姬明艳这才接着道:“具体那上古遗迹是否存在,又到底在哪里,以明艳的修为和阅历是无论如何不敢妄下定论的。可穆氏少族长穆兰亭亲至,纳兰氏族的纳兰颜也来了,九梯四大门派全部到齐,朱盟主,眠掌门,雷掌门,珍药谷掌门虽未至可首徒在此,甚至于就连您都出了姬氏第一时间赶到。”

    二公子猛地一震,之前还洋洋得意的表情顿时难看了下来。

    听姬明艳娇俏一笑,从容说完了最后一句:“有这么多重量级的人物在此,明艳的修为和阅历不够,这些前辈们,总不会看走眼的。”

    “好!”

    姬寒大赞一声:“明艳,越来越有一族之……”

    他说到这里,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的,叹息着又停了下来!可不论姬明艳还是二公子,尽都知道这一句的完整式乃是“越来越有一族之长的风范了”。这是什么意思,少族长的人选已定,这么长时间来姬寒一直是模棱两可的态度,还是第一次流露出这种想要换人的神色……

    二公子为了这个可能顿时激动不已,甚至连这称赞是对姬明艳说的,都顾不上了。姬明艳却是猛然抬头,看着姬寒意味不明的笑意,心里咯噔一下:“不过是些小聪明小心思,父亲的赞许,明艳受之有愧。”

    不识抬举!眸底染上一丝怒意,姬寒压着笑道:“退下吧,再去寻。你二人修为低微,没察觉也是正常,当日曾出现过百年不常见的天地异象,想必那上古遗迹的入口,正是此处!”

    话落,转身往营帐内走去。

    从头到尾,甚至没有提起那失踪数月的爱女一次!

    姬明艳望着他高大的背影,脚底一阵凉意蔓延,这个男人,真的是一个父亲么……

    “七妹妹,莫要以为父亲对你一时赞赏,那个位子就真的非你莫属了。”二公子忽然扭过头来,直勾勾地盯着她:“如今这上古遗迹父亲重视的很,只要我先一步寻到那遗迹入口,到时候鹿死谁手,还是另说!”

    姬明艳可怜地看这二哥一眼,笑的花枝乱颤:“你莫不是把十九妹给忘了?”

    “乔青?”

    他嗤一声:“等她活着出来再说吧。”

    这绝对不止是二公子的想法,整个流沙海上人山人海跟下饺子似的,不论那些已经被拥堵在这里每日里埋着头找来找去,还是犹自在外面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的,所有人下意识的猜测皆是如此——这全无消息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了三个月,更不用说之前流沙海的上空那等雷劫轰鸣,不少远在他地的高手尽都感受到了让人心悸的恐怖威压!惹怒了天道,还想活着?

    “嘿,做梦呢吧。”

    “可不是,不死也伤!要不绝对有鬼了。”

    “哎,就是可惜了那乔青大人啊,刚成为神尊高手,这境界还没稳固呢,竟就这么着……这么着……这么着……”

    这人说着说着,直接磕巴了。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后凭空出现了一股子神力波动,好像人数不少,那无意识下释放的威压简直让他头皮发麻!他一瞬间出了满身的冷汗,再见正和他说话的几个散修,尽都惊恐地指着他的身后,一颤三哆嗦:“鬼、鬼……鬼啊——”

    你没猜错。

    乔青出来了!

    从这里进入地下或者困难,有当初那老族长设下的结界,成为了一种无形的力量桎梏着那梧桐老树。可从下面上来,却是再容易不过了,只要撕裂空间离开即可,否则也不会有那三万年来无数知族族人死于天罚之下。

    她刚从地底下钻出来,直接就让这一嗓子给吓尿了。

    却不知道,整个流沙海上,已经被她吓尿了一大片!

    刚刚那一嗓子,打着旋儿就冲上了天,十里八村都听了个实在,更不用说就在这附近的武者们,齐刷刷被吸引了注意力往这边儿瞧。

    这么一瞧的功夫——

    世界安静了。

    无数的武者一下子瞪直了眼,那眼睛滚圆滚圆那嘴巴老大老大,就跟一群群人雕垃圾桶似的:“乔、乔、乔青……乔青大人?!”

    那仿佛从天而降的一大群,粗粗看过去少说也有五六千数,像是从什么地方撕裂空间出来的。而最前方那为首的红衣人,黑发飘摇,眉目绝美,气质妖异,不是那刚才才说过能活着就见鬼的乔青,还有谁?

    “活、活的?”

    “动、动了,她眼珠子动了!”

    “不、不可能,一定是我还没睡醒……”

    乔青直觉自己也没睡醒,要不眼前这乌咂咂的一片是怎么回事儿?对于流沙海上有这么些人,她脑子一动就转了过来,当初跟着九指深入这险地内部的,可并非全部的武者,也有不少更为谨慎的散修选择了放弃,就那么原路返回了。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既然有人离开,上古遗迹的消息肯定会泄露出去,在他们沉入地底之后又赶来了这么些人,太正常了。

    可是这一个两个一副让她给吓个半死的鬼样子:“唔,搞什么,老子美了也不是一天两天,现在才来惊艳?”

    好吧。

    普天之下,除了某人之外谁还能如此的自恋不要脸?

    原本还对这人活着还抱以深深怀疑的众武者们,顿时就一脸笃定一万个确定了——乔青大人,没跑的!

    “哈哈哈哈……妹子,老子就说你不可能死!”

    这标志性的爽朗大笑,正是来自于从人群中挤了出来的朱通天。还是那副大嗓门,这一笑牵动着肥头大耳都颤悠了起来,连天都跟着震三震。朱通天一个箭步冲上来,仔仔细细看了一会儿,确认她安然无恙毫发无损,这才以能拍死她的力道连拍她脆弱的小肩膀三下:“好啊!好啊!你现在的修为,连老哥都看不清了,厉害!应该有神尊四层以上了吧……哈哈哈……”

    他笑着笑着,满脸都是自豪之色。

    却突然发现,貌似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傻笑,其他人却没了一丁点儿的声音。不由得狐疑地停了下来,扭头往后看了看。这一看可不得了!不知何时,整个流沙海上完全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再也没了一丁点儿的声音。

    甚至那边姬氏营帐里闻声走出的姬寒,都一步站定,瞳孔骤缩!

    人人目瞪口呆,人人满面骇然,人人瞪着乔青一脸惊恐哀怨恨不能以头抢地直接死过去算了……

    朱通天虎躯一震!

    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他一个激灵蹦了起来:“我靠!我靠!神尊四层?!”

    朱通天顿时觉得自己跟一傻子一样,亏他刚才还很傻很天真的得瑟了半天,这会儿差点儿让她吓去半条命!见鬼!见鬼!神尊修为,一层一天地,他都停在一个地方快一千年了,这小混蛋倒好,三个月前才初入神尊吧?

    乔青被他这虎视眈眈的小目光瞪的摸了摸鼻子:“咳,老哥说的没错,一不小心,的确是到了……咳,你懂的。”

    一不小心……

    来个雷劈死他吧。

    这无辜的一句话顿时就气晕了在场一大片,朱通天深深吸了一口冷气,才顶住了脑门充血的压力,没让自己当众昏过去。他瞪了乔青老半天,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我说妹子啊,下次再有这种事儿,千万得打个招呼先。这么不声不响的,你老哥年纪大了,心脏受不了啊……”

    乔青哈哈大笑:“成,再有下次,我第一个给你心理准备。”

    “还有下次?”瞪眼。

    “老哥这是瞧不起我?”挑眉。

    好吧,吓着吓着就习惯了,这小混蛋干出惊天动地的事儿来也不是一次两次,说不定她下次还真能一下子蹦到九层上去呢!朱通天这会儿,完全是在自我安慰,他又哪里知道,这种想都不要想的丧心病狂的事儿,乔青后来还真就给他干了!活生生眼睁睁地干了!不但干了,还干的惊天动地万众瞩目,直接吓晕了东洲一半儿人口,吓的一群大老爷们儿萎靡不振,为未来大陆的计划生育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当然,这是后话。

    此时此刻。

    朱通天还沉浸在这妹子修为惊人的惊喜之中,扭头找着自家妹夫,眼睛一亮:“哈哈,好!妹夫也到神帝大圆满了!”

    凤无绝微微一笑,对这个直爽的胖子一直很有好感:“是,已经可以闭关冲击神尊了。”

    “恭喜恭喜。”他乐到合不拢嘴,再扭头:“白发兄弟,你也马上要到神尊了!哈哈,你们这些……嗯?”这一声,跑着调儿就拐上去了:“等等,天魔老鬼?你也神尊了?不对,不对,你……你……还有你……”

    他指着后面一群人惊讶不已,那些人中,各个阶梯的都有,自然也有不少第九梯和他相熟的散修。可是从前那些略逊他一筹好几百好几千年都突破不了神尊的,这一眼望过去,竟是晋升了一大片!

    足有百人!

    百人神尊队伍!

    更不用说,后头那些,神帝大圆满都快要到达神尊的,加起来能有个几百之数!

    朱通天的惊讶之色,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这个不必多想,他就知道他们必定在某个地方一同得了什么好处,不然也不会这样组着团儿地晋升。而让他们得到这好处的人,还用说么?只看每一个大幅度晋升的散修,全都满目崇敬地望着他家妹子,这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朱通天的反应,也让后头不少人都跟着看了过来。

    不用他们惊呼出声,天幕上降下的天道规则,已经说明了一切!

    一道两道三四道,五六七八九十道。

    那一道道耀眼的光柱从天而降,如此密集地聚拢在一起,让头顶的红日都霎时失去了颜色。

    同一时间,感受到了天道规则降临的众多武者,纷纷原地盘膝,低矮了下去。他们在地下的时候,无法接收到天道规则,是以虽然修为实打实的上去了,却还差了这最后一步,被规则之力认可的一步。闭目的一瞬间,那光柱一一投射到每一个人的天灵上,让乔青的身后形成了一大片耀眼的光团!

    这样的画面,震撼十足,只令整个流沙海上都失去了声音,人人心跳如鼓。

    乔青笑眯眯地回头望着同样盘膝坐下的凤无绝和沈天衣他们,眉目弯成个月牙形状,满心欢喜。到了神尊境界,每一个小层已经不需要天道规则的降临,是以她就站在一边为众人护法,将神尊四层的威压释放出去,警告所有跟这些人有过恩怨的武者。

    效果很明显。

    乔青大人护法,想死才会偷袭。

    当然了,原本众人都已经被震惊到说不出话,耳膜轰鸣,脑子里一片空白,也没有人会想的到偷袭之事。他们此刻满脑子所想的,唯有这一支数百神帝百人神尊的强大队伍,这么一支势力,如果都掌握在同一个人的手里……

    骇然的视线,朝着乔青游移了过去。

    这支队伍的强悍不需多加赘述,只要脑子没问题的都明白它足以横扫大陆任何一支势力!甚至是三大氏族!姬寒的脑子当然没问题,他瞳孔不断闪烁着,半晌,调整好僵硬的表情走了出来:“青儿,你这孩子,这段时间上哪去了,可让为父担心。”

    乔青眼底一冷,嘴角浮上一抹冷笑。

    心说你想问的不是老子上哪了,而是那上古遗迹到底在哪吧:“父亲多虑了,我等无意中进入了上古遗迹中去。”

    哗——

    立竿见影,所有人都瞳孔一缩,满目期待。

    乔青将这一切收入眼底,再看生生压住激动的姬寒,心下冷笑,老子很像傻子么:“不过可惜,那上古遗迹已经消失了。”

    “消失了?”

    “我等离开的时候,上古遗迹的大门,就完全消失了。”她耸肩:“不过哪怕还在,里面的好东西也差不多分光了。”

    这倒是真的。

    众人只那么一想,也就理所当然地相信了,乔青大人是什么人?说她雁过拔毛都不为过!上古遗迹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地方,既然进去了,怎么可能不扫荡个干净连只耗子都是秃毛的!是以失望的同时,倒也没算绝望,只将幽怨的目光投给了某人……

    乔青顶着这一道道怨念,一点儿心虚都没有:“所以,父亲若是想知道那上古遗迹的下落,恐怕要失望了。”

    姬寒眼中怒色一闪,带着种被揭穿的狼狈,然而再怒,他却不敢多说什么。如今乔青的修为和他相差无几,再加上她血脉觉醒和诸多底牌手段,硬碰硬地对上,就连他都没有能完胜的把握!想到这儿,姬寒的手掌一丝丝攥了起来,什么时候开始,这个被他当做棋子拿捏的女儿,竟然有了和他抗衡且让他都忌惮不已的力量!

    心下怒意升腾,面上他不动声色:“瞧你说的,那上古遗迹再好,又哪敌你安危半分?不说这些了,好不容易回来了,等休整一日便跟父亲回族吧,姬氏总要交到你的手里,老这么在外呆着可不像话。”

    他说着,伸手想摸乔青脑袋,一副慈爱不已的模样。

    乔青却是一避,生生让他摸了个空:“再等等吧,之前答应柳飞去一趟珍药谷,我手头上还有些别的事儿。”

    她一顿,也不理会姬寒那恼怒不已的眼底,到了这会儿,她可用不着跟这人虚以委蛇。如果说从前,她还多多少少总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的,那么这一刻,当她拥有了比这个男人更强大的力量,再低头俯视他的时候,他的一切虚情假意,都仿佛尽收她眼底!

    红唇斜斜一勾,她望着姬寒,说的意味深长:“放心,姬氏,我总会回去的。”

    姬寒也笑了起来。

    仿佛一刹那间,两人就无形中摊开了什么,他自然地收回摸空的手,同样意味深长:“如此甚好,别让为父久等了,总要在为父的万岁大寿前回来。”

    视线一对。

    乔青眯着眼睛笑:“成交。”

    姬寒转身便走。

    那边二公子之前的洋洋得意完全消失,想了想,立刻带着姬氏的族人跟在了后面。姬明艳和乔青遥遥对视了一眼,一颔首,也跟了上去。四下里的武者们齐齐让开了一条道路,目送着态度古怪的姬寒离开了。

    万岁大寿……

    乔青收回目光,仰头看着天际,冷笑了一声。

    这一看,她嘴角的笑容,顿时一僵。

    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之中云层浮动,正向着同一个方向聚拢着,也就是——她的头顶!这聚拢的速度非常之快,这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形成了厚厚的一片阴云。让人心悸的威压从中蔓延开来,乔青眨巴眨巴眼,一个让她忘到了姥姥家的事儿,忽然就想了起来!

    一,地底下不能接收天道规则。

    二,钻出了地面,凤无绝等人才接收规则进入晋升的状态。

    三,天罚共有九九八十一道,而她,貌似在陷落进地底之前,还只接了前三波。

    综上所述,乔青顿时悲催无比地得出了一个结论,她还有六波统共七十三道天罚之雷,没被劈完!哭笑不得地视线从天上收回来,这会儿阴云中已经有电光游走开了,不少武者都感受到了这恐怖的威压,凤无绝也从晋升状态中醒了过来,紧接着沈天衣等人,天魔老鬼等人,那些追随着她的数百武者,一一晋升完毕,一一清醒起身。

    他们齐刷刷仰头,又齐刷刷看乔青:“大人,这是……”

    乔青呲牙:“对!”

    这天罚,她能接,别人可不能,而天罚造成的影响,她那日已经见识过了,多少人因为这被波及伤的伤死的死,她刚刚才一手扶植起来的牛逼队伍,可不能被这贼老天给祸害了!神识飞快散布开来,朝着四面八方飞快向外蔓延,觑准了一个无人的方向她扭头就跑……

    于是乎——

    接下来——

    所有人都眼睁睁看着那之前牛掰不已的红衣人,使出吃奶的力气一溜儿小烟儿的狂奔而去,那背影如电,在后方形成一条沙尘滚滚的背景,一边儿奔,一边儿朝天竖着中指。轰隆一声,那紧随着她一路飘远的阴云朵朵,一道一道让人头皮发麻的雷劈在她脑袋上。

    换来那红衣人越跑越快,越劈越精神……

    书荒的姑娘们,推荐我的完结文《狂妃·狠彪悍》,冷夏的故事,一样的风格,一样的爽文,不要客气地去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