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六章 天罚

第三十六章 天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六章 天罚

    然而渐渐的,何止是那两个窝棚的不平静。

    就连天幕上,都一丝丝卷起阴云,每日里阴沉的云层浮动着,越积越厚,像是在酝酿着一股子狂风暴雨!

    这等沉闷的气息,好像在昭示着什么,给人一种心惊胆战之感!就连流沙海上翻卷起的大风,都不能吹散分毫。宫琳琅站在窝棚的外面,经过这几天的等待,他的身子好的差不多了,狂风刮起的细沙拂过脸上,往人口鼻耳朵里灌。他修为不及其他人高深,在这等窒闷的天象下有些喘不过气:“怎么搞的,我在流沙海上四年,还没见过这样的大风!”

    “流沙海上,没有风暴。”姬十三忽然仰起头,望着上空那不寻常的阴云,眉头死死皱了起来。他们是从那遗州来的,对这里自不了解,他这个土生土长的东洲人却再明白不过了。这一片大漠自从成形,就从没有过大风暴,像是风平浪静的金色沙滩一望无际,这正是流沙海的得名由来:“不对劲,不像是普通的天象。”

    “天地异象?”

    “我不知道,这样的天地异象,是有什么出世了么?”

    姬十三一句呢喃,轻轻散在这压抑的狂风中。凤无绝和沈天衣同时看向了逐风的营地,这些天下来,那逐风始终平静如初,对这边可能会产生的报复没有分毫的表示,甚至于那九指,时常站在远处望着乔青所在的窝棚出神。

    他像是在等着什么……

    是什么呢?

    结合之前逐风冒险队的行为,九指一直扎营不出,像是算准了日子才将上古遗迹的消息揭露出来。他一直在等的,会不会就是这古怪的天象?凤无绝和沈天衣对视一眼,再看向大门紧闭的这一方窝棚,眼中盛满了担忧和凝重。

    不止他们在猜。

    整个流沙海上,大大小小的势力都在猜。

    “天地异象,一定是有宝贝出世了!”

    “哈哈,神兽、灵物、异火,管它是什么,能造成这样的天象,肯定不是凡物!”

    “要我说,说不得是那上古遗迹的入口呢……”

    “父亲,会是上古遗迹的入口要现出来了?”焰红云激动不已地放出神识,在四下里这一片范围探了又探。在这流沙海深处呆的数日里,寻找上古遗迹的入口,是他们每天不断重复再重复的工作:“不知那上古遗迹里有什么,哼,等咱们整体提升了实力,那什么异域盟和逐风,都不必放在眼里!”

    这大言不惭的叽叽喳喳,只让焰惊川心下烦躁。

    他听着四下里那些大小势力的激动议论,冷笑一声,抬起了头。头顶的天象奇特让他这神尊高手都感觉到了压力,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挥之不去。焰惊川摆摆手,打断这个鲁莽的女儿聒噪的猜测,转头问向另一个:“飞霞,你觉得呢?”

    “女儿不知道,”焰飞霞摇摇头:“不过……”

    “直说。”

    “是,父亲,我总觉得这事和那九指脱不了干系。”

    “好!”一句赞赏脱口而出,焰惊川拍拍这小女儿的肩:“为父一生谨慎,这一次,却被那上古遗迹给冲昏了头。既然已经来了,也罢,你且记得,多留意着那逐风冒险队的动向,莫要跟他们起了冲突。这一次,要进入那上古遗迹,恐怕还得仰仗着他们。”

    “那么……”焰飞霞看向了另一边。

    “异域盟?”他思忖着,一咬牙道:“两权相害取其轻,为了上古遗迹,说不得要跟他们对上了!”

    “只盼着那群人长点儿脑子,要是真为了那两个半死不活的废物跟逐风火拼,那也是他们找死了。不过依女儿看,那九长老可不像是个能忍的……”想起之前被夺了营地的羞辱,焰飞霞冷冷一笑:“若他们不知死活,咱们也不介意帮上那九指一把,正好让那些异域盟的明白明白,在这九梯险地里,得罪一个冒险队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父女俩对视一眼,同时阴狠地笑了起来。

    这笑容还没在脸上成形——

    吱呀——

    紧闭了七日的房门,终于打开。

    狂风呼号之中,这声音实在是细微到忽略不计,然而一瞬间,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活计,朝着那窝棚处望了过去。闪烁的视线中,一个红衣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忘尘整整七天纹丝不动的身形,猛烈一颤,小心翼翼地抬起了头。

    这七天来,他几乎没动过一下,没说过一个字,哪怕宫琳琅醒了他都没有任何的动作,只微垂着头盯着那房门不动。他就像又回去了十几年前的样子,回去到当初站在乔青和凤无绝门外的时候,抱着一把残琴,隔绝了任何人的介入。他听不见,他也看不见,他唯一的注意力只在身前那三寸破烂门板。

    他看着门后走出的乔青,眼里的希冀就像是一头困兽。

    乔青嘴角一挑:“他还活着。”

    轰——

    狂风平地起!

    这一股邪风从天幕上刮下,几乎将这一整片的营地完全掀翻!不少营帐都哗啦倒塌,黄沙打着旋儿地在半空翻卷,远处响起独属于沙漠凶兽的嘶嚎,乱七八糟的惊呼声不绝于耳。一片混乱之中,忘尘浑身一震,一把把乔青抱在怀里:“谢谢。”

    乔青眉眼一弯:“说这个干嘛,进去看看他吧。”

    他却不动,死死抱着她,这双臂几乎要将她嵌入骨血里。老半天,忘尘才松了开,深深看了她良久,才迈开沉重的步子走了进去。这窝棚摇晃着发出哗啦声响,好像下一刻就能轰隆坍塌掉!就如同忘尘此刻的心情,既释然,又凝重。

    他一步一步走向老祖,小心握起他骨瘦如柴的手:“师傅。”

    老祖还在昏迷中,或者说,他什么时候会醒,一切都是个未知数。也许就这么一辈子睡着,也许哪一日忽然睁开眼睛,可到底,他还活着。

    乔青靠在摇摇晃晃的门框上,看着忘尘以嘶哑的嗓音一遍一遍絮絮叨叨着来东洲的一切,他成神尊了,他是琴族的后裔,他的大仇已报,他的记忆恢复了……他不断地说着,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句话,干巴巴的没有抑扬顿挫,罗里吧嗦着实算不上好听。然而,却比他这一生所说的总和还要多!她想起当初这个老人天天眼巴巴地盼着他多说上几个字,只要这孩子能说上一句连贯的话,他不知要欣喜成什么样,可真当这一刻成真的时候,他却睡着了……

    他却睡着了。

    他却听不见了。

    他再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柳宗老祖,而是躺在这破旧窝棚里被关押奴役了整整七年的昏迷的老人。

    之前那个地牢,乔青没有进去看过。可这几天来,包括凤无绝在内的众人,尽都亲眼见识了那腐臭阴暗的环境,亲眼见识了他们是怎么奴役那些奴隶。没有自由,没有尊严,如狗一样活着被鞭打的奴隶……

    众人双眼发酸,几乎不忍再看。

    耳边忘尘低低的絮叨还在回响着,他们齐齐别过眼来,对视一眼,在狂沙怒卷之中,大步朝着窝棚外面的营帐方向走去。

    一步,一步。

    每走一步,杀气就盛上一分,每走一步,那戾气也浓上一分!

    这整整憋了七天被他们死死压在心底的怒气和杀气,终于在这一刻,完全释放出来,被燃烧到了极致!杀气和戾气几乎凝成了实质,顿时让纷乱的场面寂静了下来。整个流沙海上的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往后退,一片寂静中,唯有一个个营帐在狂风里坍塌下来,发出轰隆声响。

    “你们……”马冲方方冲上来的身子,在乔青一挥袖中,轰然倒卷。

    轰——

    他整个人摔下去,被逐风的人赶忙扶起来:“冲哥!”

    “你们想干什么!”

    “跟他们废话什么,给冲哥和三哥报仇!”

    “上!”

    他们红着眼纷纷亮出兵器,朝着这边就冲了上来,却在营帐内一声“住手”后,齐齐不甘地停了手。九指掀开营帐,大步走了出来,一具尸体凌空飞来,轰一声砸到地上,沙尘漫天里露出那三哥死不瞑目的眼。

    “三哥?”

    “老大?”

    逐风的人不可置信地看着九指,他却不理会他们,大步走到乔青跟前:“一命赔一命。”

    显然这一举是九指想要息事宁人的命令,可换在后面的那些人身上,却是满心满肺的不甘。九指一转头,还想再说的马冲顿时捏着拳头退了回去,然而阻止的了他们的言语,却阻止不了一个个含恨的模样。这些人齐齐斜着眼冷笑着盯在窝棚里老祖的身上,再在宫琳琅身上一顿,纷纷小声嗤笑了起来:“那废物,不是活的好好……啊——”

    没说完的话,集体化为惨叫一声。

    方才所有出声嘀咕的,就这么惨叫着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整整十七个人,全部被废了神力,成为了废物。那剧烈的疼痛让他们齐齐晕了过去,脸色惨白,浑身不可自已地抽搐了起来。这样的画面,顿时激起逐风的一片狂吼,喊叫声惊天,九指的眉头皱了起来:“我带了诚意来,显然你不准备接受。”

    乔青低头笑了,脚尖在那三哥的尸体上踢了踢:“诚意?”

    “你考虑清楚,上古遗迹中危险众多,若不能同心协力,只会在里面白白丧生!我不希望因为这些小小恩怨,耽搁了众人寻找入口进入遗迹的大事,或者那两个人是你故交,可你要明白,这就是东洲的规矩,弱肉强食,逐风可没有任何的过错。”

    “不错!弱肉强食,玩儿不起就趁早滚蛋。”

    “九长老,你也莫要太钻牛角尖,今天这事儿换了别人,恐怕你也不会去看上一眼,怪只怪,你的故交修为不行时运不济了。”

    “说那么多干什么,人逐风都摆出诚意了,若是异域盟再不接受,可是给脸不要脸了。”

    九指的话里没有丝毫的歉意,有的,只是理所当然的冷漠。他话音一落,四下里那些其他势力的也跟着叫嚣了起来,明显那一番话说到了他们的心头上,哪怕在他们的意识里乔青是异域盟的九长老,那又怎样?上古遗迹的诱惑实在太大了,更不用说,这会儿产生的天地异象,极有可能就是那上古遗迹现出入口的标志!一个上古遗迹的出现,都有可能造成大陆上高手的重新划分,在这样的诱惑之下,足以让他们失去理智,再看乔青这一伙人,早已经没了什么敬畏惊惧。

    叫嚣声一声一声,自四面八方朝着乔青他们轰炸过来。

    这样的混乱下,没有人注意到,天幕上那漆黑的阴云浓郁,正有白中泛紫的光芒如电,噼噼啪啪游走其中。

    “跟我讲诚意?”这冷光映照着乔青嘴角的一抹寒凉,她歪着头想了想:“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

    嘶——

    四下里抽气连连。

    谁也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几乎是人人讨伐的情况下,她竟然敢说出如此狂妄的话!

    当然了,包括龙天等人在内知道她身份的,又是另当别论了。这九指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钻出来的,跟这把一整个裘氏都玩儿残了的女人谈判,他的确还不够格!九指脸色难看,即便一早就料到这一切,忍不住在乔青这毫不客气的一句打脸后,捏紧了拳头。

    她的视线在他双拳紧握上扫过,就听一道女音,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

    “不过是异域盟的一个长老,真正可笑!”说话的人,来自焰红云,比起焰飞霞的沉稳来,她一个箭步就冲出来了。之前在乔青的压力下憋了一肚子的鸟气,全部在四下里的支持中释放了出来:“异域盟主朱通天,据闻可是个响当当的汉子,你一己私欲,却赔上整个异域盟和这么多势力作对,想必若是他知道,也不会任由你如此作为!”

    乔青看也不看她,只盯着九指:“让开。”

    “……我若不让呢?”

    乔青耸耸肩:“不让就死。”

    “你凭什么?”焰红云脸色难看,尤其是见乔青竟敢无视她,整个人杀气腾腾就走了出来。之前父亲不在,她或者要忍这神尊高手,如今,她有何可惧?!她回头看了焰惊川一眼,后者却迟迟没有表示。

    焰惊川皱着眉头脑中飞快的转,之前或者还以为这人是什么异域盟的九长老,可如今,这一肚子心眼儿的老人自然不会再这么想。敢和九指如此说话,且那龙天也没呵斥她半句,此人到底是谁?红衣,神尊,心底浮现上一个可能,他随即摇摇头,不会,那人应该还在裘氏。

    只要不是那个人……

    换了旁人,可就无所谓了。

    焰红云只是个孩子,就让她去闹,哪怕真是什么大人物,一句孩子不懂事便能搪塞过去,她总不至于跟一个才几百岁的女娃娃计较!若不是大人物,红云代表的是烈焰冒险队,也算在那九指的心里博个好感。这么一想,他放下心来,对焰红云点了下头,让自家不成器的女儿尽管去闹。

    焰红云立刻有了底气:“你……”

    乔青一掌挥出去,赶苍蝇一般的,然而这轻飘飘的一掌又哪里是那草包一样的焰红云能承受的。她整个人倒卷而出,一口血吐出来,要不是焰惊川飞快给她塞了个丹药,这口气,就没了。焰惊川大怒不已,眉目含煞:“好,好,就让老夫来会会你!”

    “滚!”

    焰惊川只觉一道神力扑面而来,竟让他这同为神尊高手的,望而生畏,头皮发麻!他飞快一拧身,虽躲过去了,却滚的狼狈。整个人扑进沙尘里,方才那个怀疑再一次冲上脑海,这一次,他却不犹豫了,此人,此人定是……

    他还来不及惊呼。

    轰隆!

    天空中九道狂雷轰然劈下!

    这九道雷劈的突然,只让众人惊呼连连疯狂后退,轰隆轰隆声不绝于耳,狂沙顿起,纷纷扬扬冲上天际。一片昏暗中,这边的能见度几乎为零,众人抬起头,忍不住集体满目狐疑:“不是天地异象?”

    “难道有人渡劫?”

    “不是!不是!是天罚!”

    哗!

    这天罚二字,绝对比方才的九道雷造成的轰动还要大。天罚,顾名思义,天道的惩罚。它惩罚的,乃是违逆天意之人,哪怕是大奸大恶满手血腥的魔修,都没有机会获此殊荣。而这个九长老,却引来了天罚!

    她干了什么?

    一片鸦雀无声之中,那边黄沙散去,露出了站在其中的红衣人。此时她面上面具咔嚓碎裂,整个化为粉末消失不见,然而她这个人,却完好无损地冷笑着站着,露出了那面具之下的一张容颜。那眉目,那气质,那似笑非笑的冷意森然,只让无数人连退三步,惊呼不已:“乔青!”

    “她是乔青!”

    “老天!怎么是她?!她怎么会引来天罚?!”

    无数的惊呼,无数的猜测,几乎是立刻的,无数人哗啦一下退后三步,脸色骇然,这乔青的骤然出现,对他们来说无异于是天大的惊吓!该死的,该死的,怎么是她!早知是她,他们打死也不敢跟着那逐风的叫嚣!如果说异域盟还能让他们失去理智,那么眼前这一张脸孔,这一张通过天幕投影让每一个人都铭记在心的脸孔,绝对是整个大陆上所有人最最不愿招惹也不敢招惹的人,没有之一!

    惊呼炸耳之中,凤无绝等人瞪着乔青,几乎要咬碎了牙!

    天罚!

    他妈的,竟是天罚!

    搞了半天,这边儿惊天动地的异象,是这个混蛋闹出来的!引来天道惩罚,不用想,也知道是和那窝棚七日有关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他们担心归担心,生气归生气,可是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在老祖的生息眼睁睁的消失下,在忘尘那么无助那么痛苦的祈求下,但凡有任何一点儿办法把这个老人给救回来,换了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都不会多说一个字!

    这气恼全数化为对对面逐风的杀气。

    二话不说,凤无绝一挥手,凶兽冒险队,甚至龙天带队的异域盟众人,直接就冲上去了!惨叫声、嚎叫声,这几乎是一面倒的屠杀!之前在乔青的身份暴露之后,他们完全就丧失了那叫嚣的勇气。一瞬之后,逐风的人猛然回过神来,和这两支队伍杀到了一起。

    凤无绝仰起头,盯着上空漆黑的天幕,又有一波雷劫在酝酿之中。乔青当然不怕雷劫,他担心的也不是她在雷劫中丧生,却为她做出的逆天之事担忧不已。天罚,雷劫还只是天罚的一种,曾经凤太后曾说过的凤家先祖,修为不也到了神尊境界,曾经不也在东洲名盛一时?可后来呢,全部暴毙……

    天道,实在太神秘了。

    天道的手段,也绝不是他们如今可以琢磨的。

    凤无绝脸色难看,看着又一波九道狂雷劈下,额上的图腾忽然就微微一动,方要化为一缕黑气又被他压了下来。没有人注意到,在这一刻,他的修为正在那一缕黑气的萦绕之中,上升到神皇大圆满,然而黑气一散,又重新恢复到了神皇境界。

    乔青也没注意到,她专心抗下了这第二波天罚,在一片惨烈的厮杀之中,飞身而起,挡住了要动手的九指:“我不管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今天谁敢拦着,神佛三千老子也照杀不误!”

    轰——

    两道神力,击中在一起。

    同一时间,第三波天罚从天而降,和那神力的交锋处凑巧一击,哗啦啦,一加一加一大于三的罡风向着四面八方肆虐席卷,乔青和九指同时倒卷出去,那些逐风和四下里来不及逃跑的武者一瞬被这罡风覆盖,纷纷惨叫着喷出一口口的鲜血。

    神尊的交锋,可是好相与的?

    更不用说,还有天罚的参与。

    这罡风让他们齐齐重伤,然而还没完,一波一波朝着四面八方蔓延来开,四下里流沙滚滚,忽然齐齐动了起来,脚下仿佛发生了流动,所有的沙子,四面八方所有的沙,都飞快地卷动了起来,犹如潮水一般,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乔青方方落地,只觉一股大力将她朝下拉去!

    同时,凤无绝、沈天衣、囚狼、包括整个流沙海上的无数人,都在不同的方位一齐向下塌陷,天塌地陷一般的,营帐坍塌,地牢坍塌,矿脉坍塌,窝棚坍塌,忘尘一把抱起老祖,把他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很快,四面八方所有露出黄沙的东西,一瞬消失不见,集体沉落到这翻卷滚动的流沙海之下。

    下落的速度飞快。

    囚狼只觉呼吸困难,四周是一片漆黑,黄沙往人的眼耳口鼻里不停的灌。

    忽然!

    他的手,被一只手猛然拽住。

    囚狼抬头,盯着那人黑暗中毫无感情的眉眼,忽然视线一转,落在他戴着手套的手上。他伸出手,耳边下落的速度飞快,气流嗡鸣作响,他却只顾着死死盯着九指被扒开的手套!那腕子上,一个红色的胎记赫然入目!

    囚狼霍然抬头,不可置信:“小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