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三章 果然是他

第三十三章 果然是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三章 果然是他

    咕咚——

    乔青吞口水的声音,大到凤无绝都能听见。

    那薄唇扬起的弧度又大了几分,他直接从绒毯上站了起来,迈开大步走了过来。明明步子不小,偏偏他步速缓慢,每走一步,一双锐利的眸子里就涌上一簇火苗,落在乔青那酒意微醺的眼里,只想一把上去把这人给揪过来!

    她这么想了,也这么干了。

    眼睛一眯,邪里邪气地就迎了上去:“先说好,不管你想干嘛,爷一向坐怀不……”

    “嗯?”凤无绝伸出手,把她耳朵边凌乱的发丝抿到耳后,这微凉的指尖刮过她耳尖儿,顿时就带起一片火烧火燎的酥麻感!乔青一个激灵深深吸了一口气,凤无绝剑眉一挑,笑了:“坐怀不乱?”

    乔青瞪眼:“这不还没坐怀么。”

    死鸭子嘴硬!凤无绝也不急,这个男人做事儿一向如丛林里的猎豹、草原上的雄狮,没有目标的时候向来慵懒,可一旦觑准了猎物,那就是运筹帷幄,步步为营!他鹰一样的眼睛挑起来,额头抵上她的,低低一笑:“这样呢?”

    “嘶——”

    乔青呲牙咧嘴地感受着胸口上覆上的某只无耻的大手,轻捏浅拨,手段高超!为数不多的理智还提醒着她,这个男人今天有问题!可更多的是从柔软处流窜在四肢百骸的一股邪火,差点儿没把她烧死!

    靠!反正都是死,牡丹花下死总好过憋死纠结死,乔青一咬牙,管它这个问题那个问题的,先上了再说。她立刻反客为主,一口叼住凤无绝的下唇,双手在他身上无耻的点起火来,要烧大家一起烧!

    带着酒气的呼吸缠绵在两人唇齿之间,某人努力地扒着凤无绝的衣服,致力于让她男人一丝不挂的伟业上,凤无绝却早就不是当初那一句荤话都能激到口干舌燥的愣头青了,这些年下来,太子爷对上他家老流氓一样的媳妇,别的没长进,定力上已是骨灰级的人物!他努力压着渐渐急促火热的呼吸,把乔青扯开的衣服不动声色地拉回去,扯开多少,拉回去多少……

    最后的结果就是——

    等到乔青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外衣已褪,中衣半敞。

    眼前这人呢,还一身衣服穿的好好。

    这个衣冠笔挺的禽兽!乔青郁闷的同时也开始怀疑,难道是老子魅力下降了?这也不是没可能,天天对着同一个人,是人都会腻。这个想法只在脸上方方一浮现,对她了解到极致的凤无绝立马黑了脸:“腻?”

    这一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别提有多危险了。

    顿感大难临头的乔青撒腿就想跑,靠,老子不干了还不成。

    凤无绝一把拎住她,速度之快,下手之熟练,动作先于脑子条件反射地觑准了她惯常的跑路举动。乔青这一肚子苦逼就别提了,被这男人拎着后领子丢到绒毯上,不及反应,他已经压了下来,危险地眯着眼睛又问了一遍:“腻?”

    “没有!我没说!”

    凤无绝让她气笑了——你没说你这么想了。

    乔青闭眼装死——一点儿隐私都没有,这日子没法过了!

    她想什么这人一眼就能看穿,一肚子坏水儿被看的透透的,太没安全感了。她气哼哼地挺尸,坚决不跟他再说一个字,可等了老半天,却见凤无绝也全无反应。眼皮子小心翼翼地掀开瞄了瞄,身上那人就这么含笑望着她,那一水儿的柔情蜜意,只让乔青一下子就懵了,搞什么,狂风骤雨没有,也不该是和风细雨啊……

    她当然不知道凤无绝这几秒钟之内的心理活动。

    她也不知道之前凤无绝在打的什么主意。

    别说,乔青只有一点猜对了,那就是色诱!可凤无绝出手,对付的又是自家可比狐狸精一样的媳妇,怎么可能只有简简单单一招美男计。方才他脑海中一闪而逝的,绝对是猫捉老鼠的完美计划!一万个可行方案,一万个对付这家伙的手段,甚至他哪一步乔青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完全成竹在胸!更甚者论起演技来,这么多年看着这实力派,没吃过猪肉还能没看过猪跑么……

    他想只要自己表露出哪怕一丁点追忆的神色,这货肯定一个高就蹦起来揪着他领子上蹿下跳了,到时候,他一句反问来的顺理成章。可是这么十拿九稳的无数办法,却忽然在方才就化作了唇间一笑。原来他们两个之间,早已经到了这样的程度!

    默契无比,甚至无需说话,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就能知道对方的所思所想。

    这么一路风雨走来的一对恋人,何需要耍那些小心思小算计?

    凤无绝看着她笑的眉目如水,闪开身,坐下,剑眉一挑:“来玩儿个游戏。”

    乔青哪里知道这人一系列的心理变化,咂着牙花子看了他半天:“唔?”

    “就摇骰子吧……”他想了想,大手一吸,营帐外立刻飞进来一块儿不大不小的石头,大漠里这样的磐石随处可见,一捏,一攥,坚硬的石头立刻跟豆腐一样,在他手中成了三个四四方方的石头骰子,扔过去。

    乔青一把接过来,脸色古怪的好笑:“你要跟我摇骰子?”

    凤无绝没想太多:“唔,输了的,回答对方一个问题。”

    “输了脱衣服怎么样?”眼睛眯的跟狐狸一样。

    “我脱衣服,你答问题。”

    “成交!”

    两字落地,她二话不说把骰子随手一丢,绒毯上嗖嗖滚了两圈儿,三只骰子仰天朝上,赫然是三个清晰的“六”点!凤无绝瞪着这三只六点,少见的产生了一种名为呆滞的表情,一股子悲催预感已经飘上来了。乔青坐在他对面,一惊一乍:“诶?运气不错啊……”

    太子爷瞄她:“运气?”

    乔青点头点的无比真诚:“绝对是运气,该你了。”

    一只一只把骰子捡了起来,大手在上面摸索了老半天,没发现有任何的猫腻。自然了,这骰子是他临时起意随手抓了个石头做的,乔青又在他眼皮子底下,想做手脚也做不出来。凤无绝这么一想,再抬头看了一脸无辜的乔青一眼,放心了,也一丢。

    骰子滚动,三四一。

    乔青豪迈一摆手:“脱!”

    这一声,振聋发聩,豪气干云!

    头顶的帐篷被震的晃了三晃,营帐外醉的稀里哗啦的汉子们,齐刷刷一个激灵,酒意醒了一大半儿。被乔青喝趴了的野狗等人好不容易爬起来,隔壁营帐的帘子一动,忘尘和沈天衣闻声而出:“什么声音?”

    异域盟众人的营帐,一个个弟子裸着上身提着裤子就往外跑:“怎么搞的?”

    “有敌袭?”

    “还是有凶兽跑过来了!”

    “不对啊,像人的声音,谁他娘的大半夜的鬼叫?”

    一个一个的人,全被惊醒奔了出来,囚狼、姬十三、无紫非杏洛四项七,在夜晚的大漠上睡眼迷蒙、哈欠连天、面面相觑。这答案,很快有了解释,乔青和凤无绝所在的营帐里,又是一声杀气腾腾的“脱!”,顿时,把众人目光全部吸引了过去……

    大漠的夜晚,温度寒凉,月光如水,将一望无际的满地黄沙染的青波粼粼,那么亮闪闪地蔓延开去,怎一个壮观华丽!微微的鼾声浅浅浮动在清风吹拂之下,更显寂静。可是总有例外——

    就有那么一道干脆利落无比爷们儿的女音,每隔上个半盏茶的功夫,便会乍然响起、震彻天地!

    脱!

    脱!

    脱!

    太子爷已经脱的只剩亵裤了。

    精壮的腰身,紧实的腹肌,修长的大腿,开阔的双肩,倒三角的身形,加上黑漆漆如锅底的一张俊脸,乔青一边儿看的口水直流,一边儿笑的眼泪哗哗,在绒毯上打着滚捶着地乐的不能自已。凤无绝瞪着瞪着绒毯旁边儿的外衣、里衣、靴子、袜子,只觉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

    该死的,连百年都没用!

    这见鬼的一刻钟,直接把他扒了个干干净净!

    什么叫自搬石头自砸脚,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他猛然欺近乔青,咬牙切齿:“运气……嗯?”

    乔青刚收回去的眼泪,又哗啦哗啦笑出来了:“哎呦喂,天佑我啊……”

    他逮住她飞快压倒,直叫这货气的双眼发晕。他不过就想问个问题,怎么他妈的就这么难!凤无绝当然不知道,乔青本身的赌术只算一般般,可她搭档会啊,那让他快要纠结疯了的神秘情敌——冷夏,可绝对是骰子中的高手,赌术上的行家!就像他说的,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乔青和冷夏搭档了那么多年,多牛逼的赌术没有,可扔个骰子还不是小菜一碟?轻轻松三个六点,赢他妥妥的!

    乔青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凤无绝简直怀疑,他要是不压着这货,人能得瑟到天上去。这大眼瞪小眼的状态,持续了老半天,终于乔青憋住了笑,伸手盘住这人脖子:“来来来,你想问啥,流沙海大放送,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了。”

    他挫败地叹气:“……是谁教的。”

    反应过来他问的是什么,乔青张口就来:“冷夏。”

    “谁?”

    不,重点不是那人是谁,是男是女,而是她就这么简简单单答了。凤无绝有点儿懵,他一直以为那是乔青心里深深藏着的那么一个名字,毕竟她每次想起来,那样的神色,怎么说呢,就如同这一生都不会再见,如同跨越了两个世界,他甚至猜测过,那人或者已经……这才是他这么久以来,一直在纠结的原因!他不敢问,显得不信任是一则,也怕勾起她的伤心事,他想知道,纯粹是不希望两人之间有这么一个疙瘩,一个疑问,横亘着,影响了什么……

    然而就在刚才,他想通了一切,甚至还决定,如果她装傻、不愿说,那他也认了!这辈子,他就在醋坛子里头泡死得了,再不多问多想。结果呢,他满心满肺纠结了这长时间,从她还是个少年的时候,就盘旋在心里的那么一道疑问,终于沉重地问出了口,人家张口就答了?这个痛快,这个爽快,没事儿人一样!

    凤无绝哭笑不得了老半天:“冷夏?”

    “唔。”乔青看着他,半点儿犹豫都没有:“你想问的就是这个?”

    “听名字像是女人……”

    “算吧,”要是有胸没那个就叫女人,那她的确是个女人。可要是比起彪悍来,一百个爷们儿也没她猛!乔青纠结了一会儿,点头:“姑且算她是女人。”

    凤无绝忽然就笑了。

    这笑中,很有几分哭笑不得,弄了半天,他在这一坛子一坛子拿醋当水喝,那什么见鬼的神秘情敌,是个女人?他一口啃在乔青嘴角:“那你不早说!”

    乔青咝咝呼痛:“我靠,你也没问啊。”

    凤无绝继续咬她:“没问你就不知道坦白!”

    乔青咬回来,坚决不吃亏:“什么坦……”

    她脱口而出,忽然一愣,眨巴着眼睛瞄着脸色黑里透明明显是又郁闷又恼羞成怒的男人,一眼一眼瞄上去,忽然就悟了!这男人,这些年一直不对劲,弄了半天是吃醋了?吃冷夏的醋?她一口口水差点儿没喷凤无绝一脸,埋在他肩头捶地狂笑了起来,坚决遵从这男人的想法,将满肚子心声毫无保留一点儿秘密都不剩地传递出去:“哈哈哈哈……”

    凤无绝气的头发都快冒烟了。

    转化为动作,就又是气势汹汹的一口,啃在她耳朵尖儿上:“老实点儿!”

    乔青很老实的继续狂笑不止,那得得瑟瑟的笑声打着卷儿的就飘出去了,在重新恢复了寂静的大漠上,鬼哭狼嚎的连凶兽都吓的匍匐了下来。另一个营帐里囚狼捂着耳朵咕咕哝哝:“还说她不是凶兽,这笑的,就是一凶兽头子……”

    凶兽头子才不管旁人怎么想,她这会儿正臭美的不行,双腿盘上凤无绝的腰,笑的跟只偷了腥的猫一样:“我说,太子爷,您是不是忒喜欢老子,忒怕我跟人跑了啊?”

    他就知道会这样!

    他就知道,这货绝对得得瑟个三五年,有事儿没事儿就拿这臭显摆。凤无绝咳嗽一声,低低应了一句:“唔。”

    乔青眨眨眼:“虾米?”

    他却扭过了头去,打死不看她。

    乔青低低笑了起来,不同于方才那戏谑得瑟的笑,这笑温情暖暖,融融如春,一种说不出的满足充斥着心头。多么深沉的一个人,多么傲慢的一个人,他眼中时常柔情蜜意,可真正想从他嘴里听见一句甜言蜜语,比上天都要难!迄今为止,唯一的一句,也只有当初翼州客栈里的那一回吧,连表白都是强势的宣告,一副踩了狗屎的表情。这一个“唔”字,就如同一个印章,那么短促、却那么有力的,轰然镌上了她的心房!

    她笑眯眯地仰起头,在这人别扭到爆红的耳朵尖儿上啄了一下,听凤无绝饶有兴致地问:“那个冷夏……”

    “唔……”乔青意味深长地应了一声,指尖无耻地跳跃着,一点一点,从他硬邦邦的坚实胸口往下滑:“你真的想,在这个时候,跟老子讨论另一个女人?”

    “该死!”一句低咒,什么冷夏什么情敌集体让她们见鬼去吧,凤无绝被她撩拨到口舌发干,喉结滚动,二话不说,转头就深吻了下来。不同于一开始各怀心思的那个吻,此刻才是真正的水乳、交融,既热烈,又缠绵。

    那么轻柔的动作,那么浓重的爱意,淡淡流淌在这一方大漠营帐内,这一方黄沙滚滚的流沙海……

    乔青和凤无绝走出帐篷的时候,已是第三天夜晚。

    同是吃饱喝足,舔着嘴角一脸餍足状。正在外面围着篝火烧烤那只巨大的褐地蜥尸体的重人,齐刷刷一扭头,顿时集体暧昧的笑了起来。乔青和凤无绝才不理他们,一个是随便你们怎么想,一个是压根儿就除了自家媳妇看不见第二个人,这两个淡定非常地走了上来,同时飞脚,默契无比的踹开囚狼和项七,霸占着两人座位一屁股坐了下去。

    这大爷一样的,直让囚狼气的吹胡子瞪眼。

    项七没这魄力,呲了呲小虎牙,小媳妇一样和洛四挤一块儿去了。

    乔青接过野狗递上来的烤肉,吃的笑眯眯:“咦,那个人是……”

    众人跟着看过去,她说的正是隔壁的烈焰营地。烈焰那两姐妹,那日带着人马寻了个边界处,今天又仿佛有了底气一般,重新带着人回了来,将他们旁边原本的一支冒险队赶走,鸠占鹊巢了下来。这会儿,他们也正围成一个圈儿,烤着猎杀来的凶兽肉,那焰红云焰飞霞两姐妹,正簇拥着一个老人说着什么。

    凤无绝只看了一眼,便回过头来:“是焰惊川。”

    “烈焰老大?”

    “嗯,那人也是神尊高手,至今有个六七千岁了,一手创建了烈焰。”

    凤无绝说的漫不经心,好像分毫没把那老头放在眼里,可乔青观他眉峰微蹙,知道那人恐怕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凤无绝这个人,很少会有什么表情,平时还好,越是在谈正事的时候,就越是冰块儿脸,最多皱一皱眉头罢了。而那一双如剑般斜飞的眉,蹙起的弧度越深,便证明事情越棘手。乔青看了眼他川字形的眉头,心下明了——大概是三颗星的麻烦程度:“不好对付?”

    “你怎么对冒险队有兴趣了。”囚狼凑过来,半蹲在两人中间,解释道:“那人修为不可怕,心眼儿太多,也能忍!你看冒险队这个行当,刀口舔血,生死一线,危险又刺激,可换句话说,兴起和覆灭太容易了。每一天都有小型的冒险队成立,多则百年,少则三五人,可真正能做大的有几个?更不用说,做大了,还要维系上了几千年!”

    乔青点点头,明白了过来。

    如今百分之九十的冒险队,都是如凶兽这样的新晋队伍,老牌势力呢,除了逐风之外,也只剩下了那烈焰一支。就从这点上,若那焰惊川没个老谋深算的心机、稳扎稳打的心态,绝对做不到这一步:“够能忍的。”

    “可不是,那人昨天就到了,非但没来这边儿找麻烦,还很客气地派人送了好些酒过来。啧,谁不知道烈焰和凶兽不对盘啊。”

    囚狼说着,撇撇嘴接过龙天递来的一坛子酒,仰头喝了:“唔,好酒!给的这东西还算不错。”

    正巧那焰惊川也朝这边看来,遥遥对她点了点头,伸手不打笑脸人,乔青也意思意思点了下头,收回了目光:“啧,我是发现了,所有的老牌势力都有当忍者神龟的潜质。”那天那逐风头子是一个,今天这烈焰的老头又是一个,再想想当初凤无绝给她讲的,那‘啸天’曾经的老大也就是艾文的父亲,不也是个能屈能伸老谋深算的家伙:“唔,要是照这么推测下去,凶兽也早晚能成老牌势力。”

    囚狼一脸迷茫:“为什么?”

    乔青吹一声口哨,啃一口凶兽肉,朝凤无绝飘去一个笑眯眯的小眼风。

    凤无绝立马黑了脸。

    他不就是吃醋吃了这许多年,一直忍着没问么,这该死的,到底准备笑到什么时候!凤无绝咬着牙一把把乔青给扛起来了,倒栽葱一样,在一众人莫名其妙的目光下,和乔青哈哈大笑的背景音里,扛着她就回了房——这货得教育!

    于是——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这两人一直是在教育和被教育中渡过的。

    具体谁教育了谁,这不好说,纵观这些年的经验下来,太子爷哪次卯足了劲儿发发威,最后总归是吃亏在他媳妇手里。反正外头的不论龙天还是忘尘他们,接连七八天,都没再看着这俩人的影子。

    乔青和凤无绝,小日子过的是分爱恩爱。

    除了每日一“教育”之外,更多的时候,俩人躺在营帐里,你侬我侬的聊着什么。她的过去,她的姐妹,半夏谷的日子,凤小十儿时的乐事,凤无绝的小时候,尚留在鸣凤的老太太,他来到东洲的亡客生涯……太多太多了,那些从前没机会或者忘了提的一些小事,有的温馨,有的好笑,有的追忆,他们一一在那小小的营帐里分享。

    不时有乔青的大笑声传出营帐,带起外面沈天衣等人的含笑对视:“受不了,照顾照顾我们孤家寡人的心情。”

    “你羡慕就去找一个啊!”营帐里,乔青往外喊。

    “世间美人多矣,可惜,再无一个乔爷啊。”他耸耸肩,直言不讳。

    凤无绝嗓音慵懒,慢悠悠道:“死心吧。”

    外面顿时一片大笑,沈天衣翻翻眼睛,也跟着摇头笑起来,终于不用再看那男人的煞神脸了,马车里那半个多月,看的他都想自挂东南枝。一转头,正看见忘尘微皱的眉头,他面具下的表情看不到,只那双眉微蹙,耳尖微动,像是听见了什么。

    片刻,忘尘抬起头:“出来了。”

    “谁?”囚狼问。

    忘尘只看着隔壁的营地,那里,是属于逐风的所在。

    不用他解释,众人跟着看过去,顿时也发现了,那始终紧紧关着无人走动的正中间营帐之前,此刻正站着逐风冒险队的不少成员。另有一些人,也正往那处赶去,纷纷低头垂目,排好了整齐划一的队伍。帐帘一掀,一个身着黑衣的高大男人走了出来。

    “老大!”

    无数人猛然半跪了下去。

    这边的动静,顿时引得整个流沙海忽然一静,那些散落在各个方向不论在做着什么的武者,齐齐哗一下站了起来!这正主,终于露面了!就连乔青和凤无绝也从营帐里走了出来,眯着眼睛看了过去。

    那边的逐风老大,像是察觉到她的目光,忽然就转过了脸。

    两双,四目,一对。

    逐风老大一颔首,淡漠地扭转了回去。

    这样的举动,只让安静了下来的流沙海上议论纷纷,齐齐以诧异的视线望向了这边。那神秘的逐风老大,甚至没有对老牌势力主焰惊川有任何的招呼,却对那那日才和他们起了冲突的异域盟九长老,如此客气的点了点头?

    “怎么搞的,还以为会火拼呢。”

    “就是,看这态度,友好的很啊,他们认识的不成?”

    “快去,去异域盟打探打探,早些知道这逐风到底在搞什么也好……”

    乱纷纷的议论之中,不少人朝着这边挪了过来,有认识异域盟弟子的纷纷一脸谄媚地凑了上来。唯有乔青,她面具下的嘴角冷冷一勾,望着那一道意料之中的熟悉身影:“果然是他!”

    购物街快乐~

    有多少在淘宝血拼了的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