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七章 藏宝阁的发现

第二十七章 藏宝阁的发现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七章 藏宝阁的发现

    这情绪一直延续到了第三层。

    这一层陈列的是一些天地灵物,好东西虽有不少,可比起她修罗斩中的那些,依旧不是一个档次。想想也是,第二层中她收了几个九品丹,一枚九品丹的形成,都要耗费数不清的天地灵物。恐怕真正的好材料,如今也都化为丹药躺在她的修罗斩里了。

    这么一想,乔青立马眉眼弯弯如月牙:“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收了给珍药谷的弟子练手也好。”

    天知道,两个被第三层的好东西震撼到回不过神的长老,差点儿没在这句话后切腹自尽!

    练手?

    你他娘的给普通弟子用天地灵物练手?钱多了烧的吧。

    当然了,这话他们也只敢在心里狂腹诽,转化为外在表现就是嘴角狂抽、眉毛狂跳、脑门上青筋一抖一抖跟羊癫疯似的。眼见好东西在她一挥袖中齐刷刷长了翅膀一样飞了过来,转身消失在她的修罗斩中,两个长老只觉小心脏一抽一抽的那叫个肉疼!

    裘氏数十万年的底蕴,和姬氏比起来也是差不了多少的。可这些东西,竟在这个人的眼里,还算不得什么?二人对视一眼,默默把飙到了嘴边的脏话咽了回去,再看乔青的小目光,就仿佛看见了她脑门上两个金光闪闪的标签——左边儿土匪、右边儿土豪。

    不得不说——

    直到这一刻,这俩人才算是对自家少族长有了一个深刻且全面的认识。

    还记得某国空空如也的酒窖么?还记得某位太子爷几乎搬空了国库的聘礼么?还记得那足有七扇大门的三圣门地宫么?还记得魔刹原上补给站里的玄石么?咱乔大爷可就是靠着土匪的买卖发家致富奔小康的,抢完大燕抢鸣凤、抢完翼州抢东洲,抢完九梯抢氏族——几番转换阵地,不改土匪本色。

    乔大土匪的神识在满满当当的修罗斩里一扫,顿感成就斐然:“走!抢……啊不,清点第四层去。”

    忘尘:“……”

    俩长老:“……”

    第四层就复杂且混乱的多了。

    这一层,几乎是什么都有,玄石、书卷、秘籍、甚至一些上古流传下来的好看不好用的物件——俗称古董,没什么章法地罗列在架子上。

    这就像是一个储物间,在阁楼上低矮的天花板下蒙着挥之不去的尘,日光从头顶的天窗上落下来,刺的乔青仰天就是一个巨大的喷嚏,沉寂在地板上的细小尘埃立马卷土重来,打着旋儿的往她鼻子里钻。

    她靠在忘尘肩上咳的眼泪哗哗的流:“咳咳、咳……这地儿到底多少年没人打扫了。”

    二三长老也在狂挥袖:“少族长,看来这一层是没什么了,咱们下去吧。”

    “等会儿的。”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她这才环视这第四层的低矮阁楼。

    就是这里!

    那个吸引着她的东西,就在这一层!

    浓黑的睫毛闭合在一起,乔青循着心底那等莫名的情绪,闭着眼睛往前走。后头忘尘没说话,两个长老就更不敢说话了。阁楼上静悄悄的,只有乔青的步子,一步,一步,向着一个角落走过去……

    “到了。”她睁开眼睛,狐疑地看着角落里这一架架的玄石:“什么也没有,难道是老子贪财本性发作了?”

    在架子上翻了翻,随手把玩着几个玄石,听忘尘走上来:“不会,我也感觉到了。”

    “嗯?”

    “没有你那么强烈,你走过来的时候,我才察觉到。”

    忘尘也在这里看着,忽然低下头,脚面触了触地板,发出不同于实心的空笃声响:“有夹板。”

    两人对视一眼,已经差不多有了猜测,能让他们都感觉到一种吸引力的东西,不外乎两种。一种和血脉有关,不是琴族、就是秦雪落。另一种,就是九天玉了!之前裘万海手里的那一枚九天玉,在他死后,便被忘尘收了起来,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乔青的感觉更浓郁一些:“果然是九天玉!”

    夹板被打开后,脚下的暗格里,静静躺着一个香囊,巴掌大小,露出一角白色的玉石。乔青已经确定,这正是九天玉!香囊的上头,盖着一封泛了黄的信,她把信打开,忘尘则怔怔握着这香囊,老半天才道:“是……是娘的。”

    乔青霍然抬头:“确定?”

    “不会错,她一直揣着的,从不离身。”

    “等等,让我理一理——”

    如果说这香囊是秦雪落的,那么怎么会出现在裘氏藏宝库的第四层,还是个夹层里。裘族长既然将九天玉藏到了天元拍卖场的那一间内,想必不会分开两个地方再藏一枚。而裘万海呢,他的那一枚就在忘尘身上。再有琴族的那一枚,不是早已经被姬寒灭族后拿走了么?

    那么这一枚,又是哪里来的:“对了,你之前说‘物归原主’,什么意思?”

    忘尘也完全懵了:“我以为裘万海手里的这个,就是琴族当初的那一枚。”

    “不是在姬寒手里?”

    “我不知道。”

    当年他年纪尚小,那前前后后发生的一切,大部分都是后来的四个族人告诉他的。而他真正亲自目睹和参与的,便是在那半支琴曲被裘红丹打断之后尚没说出的一幕幕——可想而知的,裘红丹必不会让他们母子好过!琴族在那一次灭顶之灾后逃出了十几个族人,也是他们仅余的血脉,却在秦雪落的出逃后,被裘氏暗中跟踪寻了过来……

    那一次,来的人真是多。

    除了裘氏族长和几个长老之外,大长老、裘万海、裘红丹、几乎全员到齐。

    “没有八长老?”

    忘尘想了想:“没有。”

    乔青沉思片刻:“我把囚狼叫来。”

    神识传音,远远的传递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她点头道:“他马上来,你继续。”

    “那十几个族人,死的死伤的伤……”场面太过混乱,对于琴族来说,这是背水一战,一旦全员覆灭,所代表的的,也是从上古就流传至今的一整个氏族的消亡!没有惨烈的厮杀,没有悲愤的自爆,所有的族人想的,都是逃!逃出一个是一个,拼尽了全力给琴族留下哪怕一丝的血脉!

    直到——

    “只剩下了八个长老还活着。”忘尘闭上眼,仿佛又看到了当初漫天的血,其中两个长老眼见必死无疑,他们当机立断,用尽全身的修为开辟出一条空间裂缝,把他和秦落雪推了进去。另有两个长老强行燃烧了寿元,护送着最后的四个族人,逃脱升天……

    “就是那戴着面具的四人?”

    “对。”

    忘尘紧抿的嘴角微微一弯:“我一回到东洲,就被他们带走了。琴族的传承不像姬氏有个圣地,乃是祖祖辈辈代代相传,他们将传承融到琴曲之中,我则在曲中自行打坐感悟,这一坐,就坐了这么些年。直到听见你和无绝的琴箫合奏,才恍然醒了过来。”他伸手摸摸乔青的头发:“感悟里一梦千年都是常有的事儿,若不是听见你弹琴,还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呢。”

    乔青却是猛然眯起了眼。

    脑海中噼啪一闪,醍醐灌顶般的,仿佛有什么破土而出!

    她沉浸在一个思索的状态中,嘴角的笑却是越来越冷。手中的那泛了黄的信被轻轻打开,随着黑眸的飞快浏览,她眼中的戾气也越来越盛!淡淡的杀气萦绕在这四层阁楼上,让走上来的囚狼一个激灵,差点儿掉下去:“搞什么,不欢迎老子也不用这样啊!”

    乔青斜眼往楼梯口看:“舍得出来了?”

    囚狼摸摸两天没刮的胡茬:“没事儿,就是回忆回忆小时候,这不你一叫我,老子屁颠屁颠就来了。”他大步走过来,这两天一直呆在他爷爷的房间里,还以为乔青是担心了。这么一看,气氛不太对。直接盘膝坐到地上,往暗格里一努嘴:“什么玩意儿?”

    “九天玉。”

    “又一块儿?”

    囚狼差点儿蹦起来:“这么算算,你都五六个了吧。”

    乔青把发现这暗格的三言两语解释了,从香囊里取出这新得到的九天玉,忘尘将怀里的一枚也取了出来,两块儿九天玉并列在一起。两人同时盘膝坐了下来:“你爷爷的这一枚,是怎么来的?”

    “捡的。”

    “就这样?”

    “你以为呢,不然当年我弟弟也不会随随便便说出去,谁能想到,就是这么一个捡来的东西,引出了家门大祸呢。”他苦笑着,也简单两句把当时的经过说了一下:“是在八九两梯之间的流沙海里……”流沙海,并非真的是海,而是一个沙漠险地。其内少风,没有了风暴的沙漠,便似金色的海洋般让人向往。那里,有着无数的沙漠凶兽,也竞相吸引着无数武者前去历练:“那年有裘氏的族人去历练,由爷爷领队,就带上了我跟小九。”

    “小九?”

    “不是你,是我弟弟。”

    囚狼又是一声苦笑:“要不当初老子觉得你亲切呢,又是乔家小九,又是废物。”他摇摇头,避过这一段不提,乔青也没多说,那个孩子已经死了,多提起一次,都是他心里的伤。囚狼拍拍她,接着道:“那九天玉,就是流沙里浮上来的,掩埋在茫茫沙漠里头,小九无意中捡了起来。”

    后来的一切,她们都知道了。

    他弟弟捡了,却不知道是什么,直到回了裘氏,八长老才大惊失色。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将这东西交公,已经被年幼无知的孩童泄露了出去,被裘正这个“有心人”听见,引来了后面的灭门之灾!

    那么……

    乔青敲了敲八长老的这一块儿:“意外得来,不提了。”

    再敲敲香囊里取出来的这一块儿:“这封信我看了,大长老留下的——正是当初秦雪落的聘礼!”

    “聘礼?!”

    忘尘和囚狼异口同声。

    她点点头,将手中信纸丢给两人:“当初这九天玉,就是放在这香囊里送给了琴族。后来那下聘的倒霉鬼莫名其妙的死了,大长老始终查不出下手之人是谁,直到——琴族被灭,姬寒带走了秦雪落——他已经能肯定,动手的人,就是姬寒!再后来,裘红丹带人围攻琴族残余,这九天玉,便是秦雪落趁乱塞给了他。”

    囚狼抓耳挠腮只觉得更乱了:“她为什么?”

    “谁知道呢。”乔青耸耸肩:“可能她对那裘氏公子有情,也可能是对那人愧疚,反正是物归原主了。”

    “然后大长老一恨姬寒杀他爱子,没把这东西给裘红丹;二恨裘族长没给他报仇,也就没把这东西交公;三恨九天玉这始作俑者,心灰意冷,直接把这东西给尘封了起来。”

    “可能吧。”斯人已逝,现在的一切,都只是猜测了:“那么问题又来了。”

    “什么?”

    “如果这一块儿,才是当年那真正的聘礼……”乔青微微一笑,冷意蔓延:“那么姬寒手里的,又是什么。”

    囚狼和忘尘对视一眼:“或者琴族一共有两块儿,也或者姬寒手里那个是假的。”

    乔青啧啧两声,素手在地上一拂,将这两块儿九天玉给收了起来。招招手,在囚狼凑上来的脑袋上嘎嘣弹了一下,明明白白的鄙视。转到忘尘,顿时变成了一伸手把他拉了起来。囚狼看的吹胡子瞪眼,直呼待遇不公:“那你说,是什么?”

    她也站了起来,直到做完这一切,才似笑非笑地轻启红唇:

    “他……说谎!”

    这三个字轻飘飘的化在这四层阁楼的尘埃里,就如同乔青说话时的表情,慢悠悠、不着力、甚至双目含笑,就这么笑吟吟地望着还站在楼梯口的那两个长老。

    那二人脸上的冷汗,刷一下就淌下来了。

    死定了!

    ——这就是他们此刻的想法。

    天知道,早在乔青和忘尘两人发现了那九天玉的时候,早在他们言语间直呼族长名讳全无恭敬的时候,早在囚狼上来跳着脚说出她有五六块儿的时候,早在他们讨论起这两个九天玉由来的时候……早在……早在……早在之前无数个时候,早在每时每刻,他们都恨不得立刻拔腿就跑!

    可他们不敢。

    见鬼的该死的不敢!

    自始至终,那红衣人盘膝坐在地上,看似悠悠然的模样,实则一股子淡淡的杀机始终盘旋在二人周围。让他们动也不敢动,是一动也不能动!这两个长老就这么扎根在楼梯口,直到这会儿,乔青这么笑吟吟地看了过来,顿时让两人脸色惨白,摇摇欲坠:“少……”

    乔青一挑眉毛。

    二长老的话顿时哽在了喉咙里。

    静悄悄的阁楼上,就连尘埃都在这紧张不已的气氛下偃旗息鼓,老老实实地趴伏在地上。乔青慢悠悠朝他们走了过来,一步,一步,哒哒哒,这声音仿佛踏着他们战栗的心房,随着如鼓擂动的心跳,一步步朝着他们趋近……

    拳头在身侧攥的死紧死紧,这几秒钟的时间,就好像过了一个世纪般让人煎熬。

    终于,红色的衣摆出现在他们低着头的视野中:“还没考虑好?”

    二人同时一咬牙,齐声道:“老夫……我……我对天发誓,今后唯面前之人马首是瞻,誓死效忠!”

    天窗之上,可见云层中遥遥一闪,誓言成立。

    “很好,以后就是自己人了。”在两人肩头上拍了拍,乔青笑着走下楼梯:“后面的事儿就交给两位长老了,这清点是个细致活,不用急,待到一切结束了,再去我住的院子里唤我。”忽然,她一顿,想起什么的从楼梯中抬起头:“对了……”

    “少族长有何吩咐?”

    “吩咐倒是没有,提醒你们一声——姬氏的份额只有十分之四,要是发现多出来了四个点,不用奇怪,那是爷的。”

    话音落,已经拐下了楼梯,不见了影子。

    后头忘尘和囚狼跟上,很快整个四层阁楼上,只余下了这两个长老。

    两人还沉浸在乔青那句提醒中回不过神,对视一眼,掩不住目中巨大的震惊——什么意思?在族长给姬氏谈妥了四个点儿之后,少族长以一人之力,又吃下了对方四个点儿?!整个裘氏数十万年基业和底蕴的十分之四,她……她一个人……一个人占了?

    这目瞪口呆一直持续了良久良久。

    终于,等二人回过神的时候,一屁股瘫倒在了地上:“老天!”

    “恐怕这是之前就谈好的吧,否则穆氏和纳兰氏也不可能签了协议后又吃下这么大的亏。要是当时族长不……”二长老没说完,可眼中是明明白白的意思——自作聪明。要是当初姬寒不跳出来阻拦,而让乔青直接去谈的话,这八个点儿,必定全是姬氏的:“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三长老摇头苦笑:“咱们跟的这个主子啊,太吓人咯。”

    二长老扭头看他:“老家伙,你不愿意?”

    “本来是有点儿郁闷的,你想想,她明明能一早就把咱们给留在外面,却非得让我二人听见这种大秘密,还不是给咱们下了个套子?”

    “那现在呢。”

    “哈哈,现在想想,也没什么不好。”

    最起码,只看她用天地灵物给珍药谷弟子练手的那大手笔,就知道跟着她,绝对少不了好处!两个长老对视一眼,叹息一声,捋着胡子双双笑了——土豪加土匪,想必主子吃肉,下头的人能分点儿汤吧?

    “阿嚏——”

    一个套子连威逼带利诱收服了两个长老的乔大土匪,站在藏宝阁的门口,穆兰亭的身前,还没说话,一个喷嚏喷了这人一脸。穆兰亭刚蹦起来,被她一爪子给拍下去了:“先答了我的问题——人呢,死了没有?”

    “什么人?”穆兰亭拿个帕子,狂擦脸。

    “老子那天提醒过你的。”

    “什么这天那天……嘶!”他倒抽一口冷气,抬头:“裘玫?”

    “屁话!”可不就是裘玫。当日的酒宴上,这人签了协议之后,她还特意提醒过,一进裘氏先把裘玫那女人找出来!她还以为穆兰亭这种精明人办事儿绝对可以放心,结果呢?刚才两个长老立誓的那一幕,让她心头一跳,顿时就想到了这个自进到裘氏后就没见过的人影!该死的,那个裘玫的手里还攥着她立下的誓,一旦这人消失不见,茫茫人海,她上哪找去?

    只看现在穆兰亭那明显心虚的模样,乔青就知道:“你给忘了?”

    穆兰亭吞口水:“你不说那天把我灌的晕晕乎乎的,本公子哪还想着什么裘没裘有的。不就是一女人么,多大点儿事儿,再找就是了。”

    “不就是一女人?多大点儿事儿?再找就是了?”乔青重复着这三句,每说一句脸上的表情就凶狠上一分,恨不得把穆兰亭给一口啃了!他皱着眉往后退:“你先别激动,到底怎么回事儿,那裘玫还没到神尊,就凭你的实力她连盘儿菜都算不上,跑了也就跑了。”

    “来人——”

    “少族长?”顿时有负责清点和装箱的族人跑了上来。

    “给我找,整个裘氏,掘地三尺找一个女人!还有,派个人去珍药谷那边,跟柳飞说一声,找裘玫。快,去,就是现在!”

    “是。”

    待那些族人放下手头的活,纷纷朝着各个方向去了,乔青才郁闷地抓了抓头发。她已经有了预感,既然那裘玫之前没找到,那么如今,恐怕也不在裘氏里了。更有可能,她一早就嗅到了什么,早早便躲了起来天高任鸟飞去了。一会儿等族人告诉了柳飞,他自然知道传信给第九梯,让朱通天和眠千遥帮着在整个大陆上找。可是就如穆兰亭说的,那裘玫的实力对上她根本连盘儿菜都不是,又怎么可能露出行踪来找死?

    她只要躲去一个地方,老老实实的,等上十年……哦不,距离那个时候到现在,只有八年不到的时间了。只要消失个八年让任何人都找不到她,时间一到,她不能拿着九天玉交到那女人手里,自有天道誓约来制裁她!

    乔青深吸一口气。

    阴森森地看了穆兰亭一眼,转身,大步走了。

    果不其然——

    整整七天时间,裘氏几乎被翻了个底儿朝天,都没翻出那女人的下落。同时朱通天和眠千遥也收到了柳飞的传讯,整个第九梯都开始在大陆上寻找那个叫裘玫的女人。

    乔青半死不活地躺在院子里吹冷风,一声接着一声地唉声叹气:“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我说乔爷,不会这么一个女人,就把你打倒了吧?”华留香一走进这院子,深深的怨念扑面而来。他让这荒腔走板的小调给逗乐了,幸灾乐祸地拉了张椅子坐下:“我听囚狼说了。”

    乔青躺在软榻上头部抬眼不争,继续唱:“小白菜啊,地里黄啊……”

    “成了,装什么可怜呢。”

    “谁说老子是在装可怜了。”

    她总算掀了下眼皮,挑着睫毛瞥了他一眼:“爷就是感慨一下,世事那个无常——一整个裘氏都让我搞死搞残了,没想到让穆兰亭那家伙掉了链子——对了,虽然咱们俩没什么大交情,不过天衣要是知道你回来了,肯定很开心。”

    “他醒了?”之前的一切,他都听囚狼说过了,包括乔青为了天衣而立下了那十年的誓约,如今惹了这一身麻烦。华留香望着赖在软榻上死活不起来的女人,看她白皙的面颊在比这城里纷纷扬扬落下的雪都要白个几分,上下睫毛闭合在一起,浓黑浓黑如蝶翼。

    只看着这么一个人——

    谁能想的到,这静谧的双眼一睁开,就是石破天惊的狂肆妖异!

    谁又能想的到,这单薄又柔弱的身躯里面,藏着的是一个敢与天争锋的灵魂!

    乔青摆摆手:“别这么盯着老子,我要误会你看上我了。”

    华留香仰天翻个巨大的白眼儿:“敬谢不敏。”

    “吆喝,这是瞧不上老子啊?”

    “不敢,我还没忘了太子爷的存在。”

    这种找虐的事儿,就留给那男人去好了。他四下里瞅了瞅,没见凤无绝的存在,记起囚狼说他正在闭关,又将话题转了回去:“天衣的事儿,我谢谢你,真的。”

    “成了吧,少来恶心巴拉的这一套,咱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了,我最怕这个,你知道。”乔青笑了笑,这笑容明媚,好像漫天风雪里盛开的璀璨夏花,几乎要晃花了华留香的眼。就连他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除去那性子不提,真真是生了个让人移不开眼的好皮囊!

    华留香也跟着她笑起来,相处不多,也了解她的脾气,之前不过是做做样子,这么个人,又岂会真的把那裘玫放在眼里?说不得,到时候天道要制裁她,这人还能先蹿上去把天给戳个窟窿呢……

    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乔青笑吟吟地坐了起来:“说不定,到时候真得跟上头那位好好探讨探讨人生。”

    华留香哈哈大笑:“白担心你了,既然你没事儿,我准备走了。”

    “哪发财去?”

    “姬氏,您老的大本营。”

    “看天衣?”

    华留香方一点头,便见乔青笑着朝门口一指:“不用去了,咱白发美男来了。”她一声口哨吹的震天响:“啧啧,才几天不见,又帅了。”

    他猛然转头。

    看见的,可不是笑着站在门口的沈天衣。那熟悉的一头白发,熟悉的温润笑容,顿时让华留香双眼发热,听沈天衣轻轻一笑,戏谑道:“小的谢乔爷赞。”一转头,在乔青哈哈大笑的背景音中,将视线,停落到了他的身上:“留香,欢迎回来。”

    这两个好友于风雪漫天中对视着,同时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却听另一边——

    砰——

    穆兰亭五体投地着从墙头上摔了下来,飞快爬起来,整理了一下狼狈的模样,这才虎视眈眈地看向了和华留香“深情对视”的白发美男。

    “啧啧啧,一身刺儿都竖起来了。”乔青恍然大悟地笑了起来。

    很好,这家伙给她找了那么大一麻烦!

    报仇的机会来了……

    看到亲们给送的花了,谢谢大家~

    别的就不说了,我努力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