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一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一章

    圣地之内,乔青吹着口哨,慵懒而出。

    圣地之外,众人伸长脖子,翘首以盼。

    毫不夸张的,自从她七次觉醒之后,外面的声音就完全消失了。怀疑的,激动的,惊讶的,不可置信的,这一切的惊呼议论声,全部化为了一种死寂。每个人的面色,目色,尽是赤裸裸的崇拜和狂热!他们生怕错过任何一丁点的细节,瞳孔收缩成一个点,紧紧盯着那道火山口处!

    一曲十八摸率先钻入众人耳膜。

    紧跟着那红色的衣角一个荡漾。

    “出来了!”

    “七次觉醒!真的是七次觉醒!”

    “这……这这这……吓死个人了啊……”

    可不是吓人么,那人红衣耀眼,一步迈出,背后浓墨重彩的发丝跟着轻轻一荡,怎一个风采翩然?然而这幅美的冒泡的模样,完全引不起众人的赞叹,所有人都在神识释放过去之后,一个个瞳孔骤缩,满目惊悚!

    ——探测不出!

    ——完全探测不出她的境界!

    那红艳艳的嘴角挂着懒洋洋的弧度,眼中亦是笑意满满,就像是他们神识感知的一样,如同一个毫无神力的普通人,人畜无害。见鬼的人畜无害!众人险些跳了起来,就连一向老谋深算不动声色的姬寒,都显现出了明显的惊讶,显然,亦是神识无功而返。

    短短时间,她的境界会比身为神尊的姬寒还高么?这当然不可能,唯一的解释便是,她的神识,已经上升到了一个不可估测的高度!上升到了哪怕姬寒都要甘拜下风,完全无法用神识对她做出探测的高度!

    不是七次觉醒,又是什么?

    众人惊悚的这功夫,乔青已在无数见鬼的视线中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姬寒看着迎面而来的这个女儿,眸子一闪,朗声大笑:“好!好!好!青儿,为父当真为你骄傲!七次觉醒,我姬氏之中,除去老祖宗便是青儿独占鳌头!就连为父都自愧弗如啊,哈哈哈哈……”

    “哼,依老夫看,运气不错倒是真的。”

    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否定,让乔青顿住步子,环胸看去。目光落在那黑瘦老人手臂上缠着的藤蔓,立刻猜到了他的身份,裘氏二长老,裘万海无疑!之前的一切她在圣地里,并不知道,不过眼见这老东西一脸阴狠之气,那藤蔓也是出现了一口断裂,萎靡不振的冒着烟,差不多也猜了个七七八八。

    她眯起眼睛,似笑非笑地:“哦?”

    裘万海冷哼一声:“这天赋之事,不说姬族长,明霜也不下于你,如今不过是早了一步罢了,待到再过几年,明霜进入传承池,七次觉醒,也不过是早晚的事儿!”

    进入传承池?乔青的笑容更大了,眼中满满的戏谑。裘万海一皱眉,想不通这是个什么意思,压下心底不断翻腾的怒意,转过头问:“霜儿,你可有信心?”

    明霜迈出一步:“霜儿自是有信心的!”

    “好!”裘万海一声赞,再看姬寒:“姬族长,我看你也不必将这什么七次觉醒太看在眼里,七次之后,八次更是难上加难,想必这乔青还没到八次觉醒,明霜也差不多赶超了上来。就是族长阁下,不也休整了多年,早就可以六次觉醒了么……”

    他这话说的倒是没错。

    血脉觉醒越是往上,就越是困难,所受到的传承压力也越是巨大。七次,这几乎是所有人可望而不可即的数目,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点,再往上,可不是轻易就能再进去的了。很多人因为惧怕失败,一休整,就是数十年乃至数百年。好在这里的人寿命皆是漫长,等到她八次觉醒的时候,下面的人,姬寒和姬明霜,恐怕也就追上来了。

    可这一切,皆是在拥有传承池的前提之下!

    而现在呢?

    一不小心吸干了池子的乔青,顿时让这话给逗乐了。她好笑地看一眼重新振作了起来满目挑衅的姬明霜,再看看那边儿还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裘万海,就如同看见了两只跳梁小丑,顿时就是一脸的胃疼加怜悯……

    真不忍心打击你们啊!

    这幅表情,被裘万海收入眼底,让他猛然收了声,死死盯住了乔青!

    这老头可不是傻子,本命玄兽被重伤,这仇可比杀父夺妻之恨!然而这小杂种方方七次觉醒,俨然成了姬氏的骄傲,看看吧,四下里所有人那一脸的惊悚加崇拜,看着她的视线集体说不出的狂热!要是那个时候出手,必然会遭到姬氏的群起而攻之——可是这口气,他怎么能咽下?!

    这铺路的话还没说完,眼睁睁看着那一脸的怜悯,顿时便将乔青的一番“真心”给曲解了!早已经压不下的怒气在胸中翻腾着,裘万海怒喝一声:“乔青!重伤老夫的玄兽,这笔账老夫就跟你算上一算!”

    他大义凛然的厉喝方落,千手藤顿时抽身而出,绷成一柄剑笔直向着乔青逼去!

    “我靠,又来?!”原本看救命恩人看的眼冒红心的穆如笑,一个高蹦了起来:“老东西,你接连欺负两个小辈,还要脸不要?!”

    这句话真是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裘万海这个老东西,出手狠辣,心胸狭窄,可他却拥有如今世人所知的唯一一个植物系玄兽!万年千手藤,从来出手无回,饮血方归,其威能之强可想而知。也因为如此,裘万海稳坐裘氏二长老之位,在四大氏族之中,都以赫赫凶名为人所惧。

    此时此刻,这千手藤直逼乔青而去,恐怖的神力和杀气萦绕其上,让整个浮图岛上都捏起了一把汗!之前是石碑忽然发作,这藤蔓避之不及,这会儿以有心算无心,方方觉醒还未能熟知体内力量的十九小姐,必吃大亏!众人的心脏忽的一下,就被提到了嗓子眼儿:“住手!”

    “十九小姐!”

    “小心啊!”

    乱哄哄的叫喊响在耳边,眼见着这千手藤汹汹而来,乔青只眉眼一眯,划过一抹讽刺的笑意:“烧了半截不算完,整个兽送上来,是给老子的玄兽当点心来了?”

    噗——

    一声轻响。

    一丝金色的光芒骤然闪现。

    这光芒方出,唯有一点,将乔青微微低垂的精致面颊照耀的流光溢彩。紧跟着,一点到一面,眨眼功夫,整片天幕之下金芒万丈,熠熠生辉!所有人都是抬手遮住了眼,让这耀眼的光芒刺到双目发酸。

    指缝之中看见的,便是那红衣人平伸的指尖上,一丝跳动的细小火苗。

    “那是什么火?”

    “老天,好强!好可怕!”

    “快看,千手藤停住了!”

    那一丝火苗,几乎让所有姬氏之人血脉躁动,体内的火焰齐齐偃旗息鼓,就像是对这豆大点儿的火星匍匐恐惧一般。恐怖的温度从那火苗上辐射扩散,一丝丝笼罩在他们的周围。灼热的感觉带起心头焦躁,犹如进入了传承池一般的煎熬!他们都如此,更不用说离着乔青极近的千手藤了。

    这原本还笔直如剑一往无前的藤蔓竖在前方,一丝丝弯成了一个弓星,极具人性化的做出了防御和惊惧的姿态,微微颤抖,一步不敢向前,一步不敢退后。

    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没有人知道那是个什么火焰!

    直到裘万海,他发出了一声尖利到了极点的惊叫:“神火!这是神火!”

    哗——

    整个浮图岛上,顿时在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下,犹如煮沸的开水,轰然炸开!

    “神……神……”

    “神火?!这怎么可能!”

    “格老子的,原来是神火!怪不得这么强!老天,竟然是神火啊!万年都没见过出世的神火啊!”

    无数的声音,无数的惊诧,无数不可置信的目光,齐齐朝着那指尖之上,一点火星的乔青看过去。好像她擎着的根本就不是火焰,而是一个随时可以将整个浮图岛淹没炸的他们渣子都不剩的巨型导弹!

    是的,巨型导弹!

    这绝对不是夸张!

    神火,没有人知道这是怎样形成的,也没有人知道这是否是天然之火,然而所有人都明白的——神火一出,万火臣服!这样逆天的火焰,已经不能称之为火焰了,而是一个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绝对杀招!

    与之争锋?谁敢?

    反正裘万海是万万不敢:“回来!快回来!”

    任他怎么调动心念,命令千手藤立刻回来,任他着急到都喊出了声,千手藤都是一动不动,保持着弓形的姿态老老实实呆在乔青的三步之前。裘万海急的一脸冷汗,奈何他又怎么知道,千手藤哪里是不听令,它根本是不敢动!

    这神火的一点火星,此刻正锁定着它。

    它敢肯定,自己只要稍微一动,乔青手中的火焰就会立刻弹出,把它烧成一串儿干烤藤蔓!

    裘万海急到脸色发青,那一丁点的火苗,连他也不敢与之匹敌,若是千手藤回来,两相一配合,或者还能抵抗一二。正在他心焦如焚的时候,只听一声呼哨,出自乔青的唇,极其清亮。转瞬,远处便出现了一点赤红色的小小影子。

    一弹,一弹……

    三两下兔起鹘落,那圆又小的红影,便从雪落阁的方向弹到了近前。众人这才发现,原是之前在天元拍卖上露过脸的并蒂果!而那个时候,它还只是一个生有灵智的天地奇物,此刻散发出的气息,竟也成为了一个植物系玄兽。

    不待他们惊讶,脑中一个可能性浮现,所有人立刻瞪圆了眼睛,倒抽一口冷气!

    裘万海也想到了:“乔青!尔敢!”

    轰——

    他心焦如焚,不顾一切往前冲!

    同时,知道自己不论动与不动都必死的千手藤,吓的一个哆嗦疯狂向后退!

    然而,晚了。

    那白玉一般的指尖,就在这一刻,轻轻那么一弹,咻——火星疾射,还未沾染到千手藤,便让这藤蔓仰天发出了一声惨叫!灼热的高温几乎将它融化,这声音尖利又诡异,众人一个激灵回过了神,再看时,它已然在火焰的触碰之下,乍然融化为了一滩焦灰!

    焦灰扑扑簌簌的下落,那火还在烧灼。

    眨眼,化为了一滴翠绿的液体悬浮在半空中。

    这就如同炼药,将需要的药材以异火煅烧,成灰,去糟,取精。而万年千手藤,明显就在一个个的眼皮子底下,被乔青生生当成一根儿药材给秒炼了!如今这一滴液体,便是这它足足万年的精华所在!感知到其内透出的庞大能量,乔青吹一声口哨,斜了一边儿一弹一弹刷存在感的并蒂果一眼:“还等什么?要老子喂你不成。”

    咻——

    并蒂果一个箭步就冲上去了!

    那一滴液体被小西红柿的叶片一下子卷了过去,众人仿佛听见了哧溜一声,液体便渗入到了这果子的蒂叶之中。明显吃饱喝足的小西红柿啪嗒一下落到了地上,仰天滚了好几圈儿,才叶子捂脸,蹲好了身形。

    乔青仰天翻个大白眼儿,这才有功夫看向了裘万海。

    眉眼一挑,笑眯眯就鞠了一躬:“裘长老,多谢馈赠。”

    噗——

    回答她的,是裘万海喷出的一口老血。

    这老东西失去了本命玄兽,本身也受了不小的波及,内伤严重,锥心泣血。内忧外患之下,被乔青这卑鄙无耻不要脸的一谢,顿时给气到吐血。他一口血吐到地面,半弓着身子摇摇欲坠,只有那一双眼睛阴冷如蛇,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丝死死盯着她:“老夫……”

    “外公!”姬明霜一把拉住了他。

    裘万海原本的狠话,就这么被堵住,她轻轻在他耳边咬牙道:“外公,忍一忍,就暂时忍一忍!”

    “这让老夫如何压的下这口气!”这每一个字都渗着血,从牙缝里挤出来。不过另一方面,他方才要和乔青同归于尽的冲动,也就这么散去了。他知道姬明霜的担忧,乔青神火已成,那一点火星的威能如此强悍,若是整整一簇火苗呢,若是一片火海呢?!就连裘万海都不能保证,到底是鱼死网破同归于尽,还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折兵。

    姬明霜搀着他退后,脸色亦是难看到了极点。

    忍!忍!忍!

    她忍的指甲都陷入了肉里,这姬氏从来受人追捧的大小姐,从没试过如此的耻辱!

    偏生乔青还不放过她:“裘长老,想必阁下是知道在下不过运气好,实力一般般,天赋一般般,再有个几年,这七次觉醒就要被你孙女稳稳的追上了,这就热心肠的提前给在下送来了提升实力的大补丸!啧啧啧,舍己为人,高风亮节,裘氏有如此长老,真真是贵族的一大幸事啊!在下佩服,佩服。”

    一边儿说,还一边儿真诚无比地抹了抹眼角,好像真的感动到了涕泪横流一样。

    本来已经稍微平静了几分的裘万海,在这句话之后,又是悲从中来,怒灌滔天!

    一丝血线从紧紧咬住的牙根处流出来,染红了发青的嘴角。

    裘万海,内伤又重了!

    乔青眸子一闪,看这老头脸色变了几遍,眼中杀气和恨交替闪现着,生生将这满腹怒意按捺住了,不由心下冷笑了一声——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死老头这都忍了,唯一的解释就是,有更大的图谋!她不再和裘万海浪费时间,气也气的差不多了,伤也伤的离死不远,再下去,也不会有更好的效果了。

    一转头,先愣了一下。

    那边儿的并蒂果,蹲在地上,已经看不出了原型。

    它整个儿被包裹在一层薄膜里,犹如一个小小的茧,等待着破茧成蝶。心下一转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当日裘鹏程在天元拍卖上,想将它买回去,就是为了喂给同为植物系玄兽的千手藤吸收。而如今风水轮流转,千手藤反而成为了它的腹中餐,这万年的力量太过巨大,它一时吸收不了,便进入了沉睡的状态。犹如当初进化为玄兽的那时候。待它醒来,必将更上一层楼!

    想明白了这些,乔青无比期待地一挥袖,将小西红柿收入了修罗斩中。

    直到这一刻——

    直到并蒂果消失不见了——

    众人才猛然回过了神,视线僵硬地转向了乔青。

    好像直到这一刻,才反应了过来她都干了什么!

    “死……死了?”

    “万年玄兽,植物系玄兽,就这么……烧了?”

    “老天,不愧是神火!好强悍的神火,那千手藤竟经不住神火的随意一击!十九小姐……十九小姐她……岂不是无敌了?”

    一个个的眼珠子,以一种十分缓慢的速度慢慢缩小,直到猛然缩到了一个小点儿,再看乔青的目光是又惊又惧又狂热!想想看吧,裘万海那个老匹夫多么狂妄的一个人,哪怕是穆如笑都是说杀就杀,却生生被乔青给逼到死死吞了这奇耻大辱,连个屁都不敢再放!

    这这这……

    这还是他们姬氏的十九小姐?

    这这这……

    这真不是哪个凶兽大爷摇身一变批了张人皮?

    众人小心翼翼地朝着乔青瞄啊瞄,一眼一眼又一眼,顿时把乔青给气笑了。笑吟吟的目光环视四周,看到哪里,哪里就是一个哆嗦,哗啦一下退后三步,生怕这大爷不爽了,脱下人皮露出凶兽本体,一口恐怖的火吐出来,立刻让他们灰飞烟灭!

    乔青摸摸鼻子,在这些族人夸张的反应底下,连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能变成个会吐火的凶兽了。

    靠!

    她暗暗翻个白眼儿。

    就听一直隔岸观火的姬寒,终于一扬手,将众人的注意力全吸引了过去。这才开声道:“乔青,接受封赏——”

    总算是来了!乔青笑着上前一步,一抱拳:“乔青,听封!”

    姬寒皱了皱眉,这样的情况下,不论是姬明霜还是姬明艳,都该行大礼受封。而她,却只一抱拳,懒懒散散地做出了个表面功夫。环视四周,却发现全然没人对她这表现表露出不满,好像她就该是个这般倨傲的模样,这般高人一等的姿态。

    他眼中的不满和忌惮一闪而逝,朗声笑道:“姬氏乔青,七次觉醒,乃我族之表率,赏九天玉的保管权;九品丹药,一枚;八品丹药,百枚;七品丹药,千枚;铸造上品,一百;铸造中品,一千;统领一千人,赐雪落阁一座……”

    姬寒还在说着。

    然而所有的族人,全部沸腾了!

    早在他们听见了九品丹药的一刻,已经完全压抑不住了心下的惊狂,一个一个的瞪大了眼睛。关于九天玉,并非所有的族人都知道,也就没有多么大惊小怪。这封赏的一切和明霜没有什么不同,唯有统领多了五百人,再就是一枚九品丹药。

    然而只这一枚,就抵的过后面那所有的千倍、万倍!

    丹药共九品,越是往上,炼制的就越是困难,传说九品丹若能抵御住恐怖的雷劫,甚至可以生出灵智,化为人形。然而传说就只是传说,因为真正的九品丹,从来无人可见!是的,这整个浮图岛上所有的人,没有一个人,有幸见过九品丹,包括穆兰亭和纳兰秋这两个他族掌权者。

    九品丹,乃是传说中的东西,东洲历史上,已经没有了能炼制九品丹的炼药师,哪怕四族这几十万年的收藏,加起来恐怕也不过十枚。

    而如今——

    其中一枚,竟然被赐给了乔青!

    “九品丹啊……”

    “老子这辈子要是能看一眼九品丹,都死而无憾了。”

    “呸,就你——那玩意儿也只有七次觉醒的乔青小姐,才配拥有一颗好么?”

    “还用你说,老子知道!等等——我听错了吧,族长刚才说什么?”

    在这人人眼红人人口干舌燥满心满眼都是九品丹的时候,谁也没注意到姬寒后面的封赏,突然这族人掏着耳朵一脸迷茫地问,众人齐齐开始回想:“好像是天赋奇绝、修为过人、品行敦厚、仁善纯……纯……纯……”

    这人结巴半天,该死张不开嘴了。

    开什么玩笑,前头两个就罢了,后头说的可是她?

    可是他们现在眼中看见的这个人?可是之前一把火烧了千手藤的那个人?可是把裘万海气到吐血吐血再吐血重伤重伤又重伤就差直接倒头挺尸的那个?!那个十九小姐?乔青?她品性敦厚,仁善纯良?这天底下还有坏人么?还是族长眼珠子让门板子拍扁了,没看见那个人的卑鄙无耻不要脸?!

    这人一脸的见鬼。

    旁边儿的人等的不耐烦:“不是这句,是最后那句!”

    “哦,是说立十九小姐为下一任族长的那……那……那……”可怜的族人啊,嘴皮子刚顺溜了一会儿,再一次被吓到磕巴了。他瞪圆了眼睛,嘴里仿佛能塞下一个鸭蛋,这一扭头,才发现四下里全是跟他一个的傻眼表情,没错,下一任族长,他没听错!

    乔青似笑非笑地看一眼等待了良久的姬寒。

    姬寒就这么含笑等着她,不催促,不急躁。

    父女俩目光一对,交汇在一处,刹那犹如波云翻卷般,浪潮暗涌。

    片刻,乔青才笑的意味深长,慢吞吞地应了一声:“乔青,接——”

    “我不同意!”

    乔青的“接封”还没来得及吐出,这一声激动到了颤抖的大喝,猛然自远方响起。第一个字说出的时候,像是还在极远极远的距离,待到最后一个字落地,脸色如冰的大夫人已经撕裂了空间,站在了眼前:“我说——我不同意!”

    她盯着姬寒,双目一眨不眨,其内还涌动着一丝希冀。

    然而,姬寒就如同没看见那波光闪动的精致眸子,只冷漠地瞥了她一眼:“说出你的理由。”

    大夫人倒退一步。

    理由?这需要什么理由?我希望我们的女儿,明霜,是接收那个位置之人,这还需要解释么?这你不知道么!这不是每个人都心知肚明之事么?!她心中一万个呐喊几乎要透体而出,然而终归是在姬寒的冷漠之下,全部转化为了深深的恨意,一个字都说不出了。

    她浑身一个颤抖。

    “母亲!”姬明霜飞冲过来,搀扶住了她。

    大夫人缓缓地将她推开,死死盯着姬寒,眼中一丝一丝变得冰冷彻骨,轻轻冷笑了起来。她一直以为姬寒的目的是凤小十,不,是姬寒和凤无绝做出的这等假象,误导她这么认为。他们成功了,她自认时日良多,本不着急,离着那个孩子长大,实在是太过久远了——当然,是否长的大,更是难说。

    然而呢?事实是什么。

    是她以为的拉锯战,完全就是对方亲手导演的一个套!

    乔青四次觉醒的时候,她当然知道,然而越是到了如今这个境界,越是在修炼之际不能容人打扰。她心头泣血,如坐针毡,可意识上依旧在提醒着自己,沉定心神,沉定心神,不过四次觉醒,明霜应付的来。然而越到后面,越是坐立难安。到了她七次觉醒,她控制不住地从强行结束了修炼,内冲的神力让她微有损伤。只片刻的调息功夫,这个男人都不给她!

    只片刻功夫,她就能恢复到最佳状态。

    可是这个男人,却生生在她的伤口上又割了一刀,洒下一把腌渍的咸盐!

    大夫人笑的冰冷,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如同一具行尸走肉,毫无感情。姬寒皱起了眉头,这表情落入乔青的眼里,让她嗤笑了一声。姬寒猛地回过神来,眼中的狼狈被很好的遮掩住:“你的理由?”

    “理由?下一任族长的人选,必要有长老会的肯定。”

    “请长老会!”

    姬寒讽刺一笑,大夫人却如同没看见,自信满满:“半数长老同意,才可正式纳入族谱,授予权职。二长老,你可同意?”

    二长老低着头:“同意。”

    “你说什么?”大夫人原本自信的脸,在这二长老的一句肯定后,猛然一僵。她不相信地上前一步,尽量淡定自若的脸上透着匪夷所思的焦急。二长老,乃是她在姬氏这么多年来笼络最多的一个长老,也是曾经明霜的最拥护者!而如今,她听见了什么?

    二长老不敢看她,低着头退回去。

    大夫人再看其他长老,那些曾经与她交好的,信誓旦旦的,力保姬明霜的,甚至当初在姬寒的宫殿之外跪求了整整三月的那几个,集体低垂着头甚至连眼尾都没给她一个。他们齐声道:“同意!”

    怎么会这样?

    怎么一夜之间,原本大好的形势,就一去不返化为了泡影……

    大夫人怎么想都想不通,又怎么知道,这些长老原本的拥护,也是建立在姬明霜本就天资卓绝堪称表率的前提下,而如今,那个曾经的天才人物,已经被另一个更为精彩绝艳的人取代,且输的一败涂地,毫无可以比拟的空间!

    这样的情况下,姬氏的未来在前,谁还会为了那点儿丹药和铸造品折腰?

    “要我我也选十九小姐——四次觉醒VS七次觉醒加神火,直接被甩下九条街好么。”

    “这还用你说?长眼的都会看——啧啧,现在想起来,我还和做梦一样啊!十九小姐,青小姐,从今天开始,就是老子的偶像了!”

    “滚,我才是十九小姐的忠实拥护者!百岁以下……啊,不对,千岁以下都是第一人了吧,连裘二长那万多岁的都栽了!”

    “东洲大陆第一天才,什么都不说了,没跑的!”

    “东洲大陆第一天才!”

    “东洲大陆……”

    欢呼之声几乎要震翻了九霄,不说那些族人,姬明艳也跟着喊了起来,渐渐的,那些公子小姐们一个个的全部都加入了其中,除了二公子尚有不甘之外,其他人尽都喊的一脸幸灾乐祸。

    这很好理解,当一个人,牛逼到了一种境界,便无法在他们心中形成羡慕嫉妒恨的情绪了。若只是明霜的四次觉醒,他们尚且嫉恨,可这七次觉醒,就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生生将他们的步子阻挡在了那个位置之外,再无可能!既然如此,还真不如看开了点儿,拿着这话来恶心恶心一直自以为牛掰到不行的姬明霜母女。

    呐喊声重重叠叠不绝于耳,其中有一道,清脆爽利,正是之前裘万海出手的时候,大喊着“不要脸”的那一把嗓子。乔青循声看过去,那边儿的一行人,正巧站在凤无绝的身边。其中撇着嘴气哼哼的穆兰亭,她打过一次交道,自是熟悉的。再往旁边,戴着面纱的纳兰颜,露出的眉眼和身边站着的一个高大男子,极为相似。

    乔青眉目一转,便猜到了纳兰秋的身份,那人和她想象的倒是不同,颇为神似凤无绝不言不语的时候,冷漠沉默,生人勿近。而他,正满目柔软的望着那个一身七彩的姑娘,那姑娘满身乱七八糟的颜色,裙子上戴了叮叮当当一堆挂件件儿,打扮颇为……红润润的嘴角抽了抽,嗯,别致。

    穆如笑正举着胳膊呐喊的那叫个卖力那叫个兴奋,两只眼睛眯成一条弯弯的弧度,雪白的面颊因为激动涨的通红。一见她瞧过来,穆如笑立马捧住了心口,笑的像个二百五:“我靠,我靠,她看我了!救命恩人,我叫穆如……唔唔唔。”

    穆兰亭一把捂上她的嘴,气的呼哧呼哧直喘气:“少给本公子丢脸了,快闭嘴!”

    “唔唔唔!”人家是东洲第一天才,你眼红了!

    “呸,我用的着么。”再说了,虽然很不爽那个女人,但是这个东洲第一天才,好歹是名符其实的,比起那什么狗屁的明霜,他倒是没有其他的想法。不爽,除了不爽还是不爽,至于什么不甘,这倒还真没有。

    “唔唔唔!”你不爽也没用,忘了你刚才说的话了,你的脑袋现在还是人家的板凳呢。

    “死丫头,胳膊肘往外拐!”

    “唔唔唔!”那是老娘救命恩人。

    “本公子还是你哥呢。”

    “唔唔唔!”我你妹。

    “你妹。”

    “唔唔。”

    “你妹。”

    好么,又来了,这一天上演个三十遍,真够人受的。纳兰秋揉着太阳穴苦笑不止,偏偏苦笑里还带着淡淡的宠溺之色,乔青看的兴味盎然,远远的,和纳兰秋一点头。他回以同样的颔首,目中奇异非常:“阿颜,这女子……”

    “知道我说的不假了?”纳兰颜在一边儿笑了一声。

    “的确不假。”他一转头,朝凤无绝道:“凤兄,想必有个这样……”他想了半天,实在想不出一个形容词,可以去形容如今众人瞩目中的女人。说阴险?似乎不够到位;说卑鄙?难以概括她的全面;说狠辣?如今只看见了冰山一角;说作死?人就是有这拼命作、却不死的能耐;说爷们儿?这个貌似是可以的,不论从打扮,气度,行事作风,此人无一不可和男人争锋!可是——对着个男人问,有个这样爷们儿的媳妇?他还不想树敌。纳兰秋想不出来,干脆跳过去:“……日子不好过吧?”

    凤无绝看他一眼,再看一眼那边儿和穆兰亭跳着脚对骂的穆如笑,深感同是天涯沦落人。

    纳兰秋叹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到底笑笑只是小打小闹,你那位——啧,你懂的。”

    凤无绝也揉太阳穴,望着正中间那红衣身影,笑的满目柔软:“没办法,命不好,摊上了。”

    两个男人,在这一刻,在同有一个不消停的媳妇的一刻,对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颇有一种倾盖如故、相见恨晚之感。

    而和他们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姬明霜祖孙三人!

    东洲大陆第一天才——这八个字便如同八把锋利的箭矢,在她们的心口戳穿一个又一个的窟窿,透着风的冷。偏偏这八个字又如魔音穿耳,被无数的人高声呐喊着,死死往她们的耳朵里钻!

    大夫人摇摇欲坠,目光毫无目标的望着这一座浮图岛,望着岛上的每一个人。这一刻,她开始恨,这恨再也不至于那个死去的四夫人,再也不至于负心汉姬寒,她恨这岛上的每一个人,背信弃义的长老,墙头草的族人,还有那个始作俑者——乔青!

    大夫人的眸子猛然转向了乔青,那眼神已经不能用冰冷来形容。从来精致的一丝不苟的妆容上,布满了因为这恨而放大的扭曲狰狞。姬明霜便更是如此了,她面色如常,微微惨白,然而那视线却再也无法维持住清冷如明珠的傲然假面,也再也不掩心中杀意,就这么直勾勾盯着乔青,看的不小心瞥到这一处的族人,齐齐打了个寒战,毛骨悚然。二长老是三人中最为狼狈的,失了本命玄兽,失了部分修为,失了最为看重的面子,嘴角还挂着那一抹已经干了的血迹,黑瘦如同厉鬼般骇人!

    三人的脸上,同时呈现了一种破釜沉舟之色。

    对视一眼,拂袖而去。

    这连表面姿态都不再做的一个表现,让岛上的声音渐渐静了下来,心中同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望着那三人决绝的背影,和后面裘氏跟随上去的诸多人马,只觉似乎山雨欲来,风满楼……

    静谧之中——

    姬寒收回视线,一语,将木已成舟的结果定了局:“长老会已经同意,本族长便宣布——乔青,封为青小姐,从今日起,便是我姬氏一族的少族长!”

    姬氏众多公子小姐,有名字,有排位,却并无称谓。就如同十公子,二公子,皆是以排行为称呼。只有被封赏过的,才能唤之名讳,诸如明艳小姐,明霜小姐,青小姐。这也是当初十三卫第一次见乔青的时候,和后来发现了姬寒对她的宠爱之后,十九小姐和青小姐之间的转变的内情。

    乔青在这一刻,才算是明白了过来。

    而那九品丹,和九天玉,想必都要等后面,姬寒再私下里给她了。这一点,乔青倒是不着急,她现在反倒担心另外一件事。目光朝着雪落阁的方向望过去,眉头一丝丝皱了起来。忽然发现,四下里貌似静的吓人。

    姬寒的那一声宣布之后,她想象中的欢呼并未出现。

    乔青回过头,发现所有人都在探头探脑,一会儿看看圣地的方向,一会儿在人群中扫来扫去,像是在找什么人。她眨巴眨巴眼,摸摸鼻子,不着痕迹地溜达到了凤无绝的身边。

    果然——

    有个族人看了一圈儿后,小声问道:“大长老呢?”长老会同意了,可大长老去哪儿了?青小姐都从圣地里出了来这么长时间了,天都快黑了,大长老还在里头干嘛呢?

    众多族人纷纷摇头。

    连姬寒都好奇不已:“青……”

    他本来是想叫青儿,然而这话才说了一半,忽然发现,青儿不见了!

    那刚才还站在正中央接受众人追捧的红衣人,无声无息没了影儿,神识往外扩散开来,竟然这整个圣地之外,都没了那个人的气息?

    人呢?

    一众人面面相觑。

    只有穆兰亭等人知道,刚才趁着众人四处看的时候,那红衣人悄么声的退到了这边儿,只有一句话:“点子扎手!风紧,扯乎!”拽着一头问号莫名其妙的凤无绝就跑路了。那家伙脚底抹油溜的贼快,一道小烟儿就不见了影子,穆如笑望着乔青消失的方向,半晌眨巴眨巴眼,竖起大拇指:“跑路也跑的这么销魂,不愧是老娘的救命恩人!”

    于是,某人跑了,大长老不见了,穆如笑眼冒红心了,穆兰亭再一次跳脚了,纳兰颜一脸无奈地又揉开太阳穴了。

    轰隆隆——

    无数人马在姬寒的带领下,狂冲向了圣地入口处。

    眨眼功夫,圣地外便没了人,全进去了。穆兰亭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姬氏的圣地他们自然是不能进的,然而他们也没走,望着这一片光秃秃没了人的地儿,摸下巴:“让本公子猜猜,那个变态对那圣地和大长老干了什么事儿?”

    穆如笑继续西子捧心:“跑的比兔子还快,好帅。”

    纳兰秋眉骨一跳,无视掉上一句:“不像好事儿。”

    纳兰颜掩唇微笑:“等吧,我很好奇呢。”

    怀中小女婴一声清脆如铃铛的笑声,为这段对话充当了片尾曲。

    圣地之内,人马轰隆。

    圣地之外,望穿秋水。

    而那个跑路跑的异常干脆的乔青呢?

    她正拉着凤无绝,飞奔在前往雪落阁的路上。

    那些人一好奇大长老,肯定得往圣地冲,让他们眼睁睁看着池子干了,再看看罪魁祸首就在眼前?靠,不跑的是傻子!当然,除去这一点外,还有另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两人现在是归心似箭,凤小十,囚狼,洛四,项七,哪怕那只整天喊着小青梅的胖子都没来……

    连她血脉觉醒出来的消息,都不能让那些人到场。

    这样的情况,只能说明——雪落阁有变!

    可惜并蒂果进入了沉睡状态,不然可以问问它。并蒂果虽然不会说话,却可以和她做心念上的交流,大致的情绪都能传递。如今,唯有回去雪落阁看上一看,才知晓了。

    “放心,不会有危险。”

    两人并肩飞行,凤无绝安慰了一句。刚才并蒂果在她的一个呼哨之下,轻而易举的来了,最起码排除掉了危险的可能。乔青心下明白,吹着已近傍晚的夜风,扭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我怕的不是这个。”

    她怕的,却是另外一种可能。

    仔细想想,也似乎是唯一的一种可能。

    ——沈天衣!

    抱歉抱歉,年会只有三天,安排的满满的,昨天从早晨7点到晚上11点多,一天都在外面,一天都在走。就是在巴士上,也有导游全程用麦克风介绍,实在是没法写。

    姑娘们久等了,群虎摸,群鞠躬。

    明天继续万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