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六十四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六十四章

    姬氏大小姐明霜,何时曾陷入过这样的境地?

    眼见着无数的人影朝这边疯狂逼近,再看那边扔完了九天玉就仰头望天一脸无辜的乔青,明霜几乎咬碎了一口细齿银牙!她是故意的!这个时候,这人人想抢的九天玉绝对是个烫手山芋!可是丢出去么?这一秒之内,明霜的眼中不断闪烁,那个女人能做到视九天玉如敝屣,本小姐也可以!

    明霜目露决断,正要重新将九天玉抛出。

    身边空气中道道波纹闪现,一只素手凭空而出,一把握住了她的!包括整个玉珠都被握在了里面:“姐姐,见面礼什么的,就这么被丢掉,妹妹可是很伤心啊。”

    明霜心下一惊,这该死的声音,她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这撕裂了空间先一步到她身边的人,不是乔青又是谁?她一手握着她的,在后方人群冲来之际飞快将她向后退,她的背影掩盖了明霜方才要抛出的动作,在外人看来,这两人交叠着不断后退,更像是在争夺着这个东西。

    明霜冷笑森森:“我真后悔这五年没杀了你!”

    乔青的笑脸距离她不过咫尺:“啧,爷以为你的姐妹情深会演到海枯石烂,怎么就不装了?”

    “看见你这张伪善的脸,我就觉得恶心!”

    “火焰是抢的,父爱是偷的,连脸都他娘的是假的,你个假冒伪劣集中营也好意思说伪善。”

    “有谁知道?”

    “你知道就行了,咦,这张脸似乎开始变了,没有了忘尘的火焰,你一天天看着自己变化的脸,晚上不做噩梦么。”两人不断后退着,现在所处的位置已是进门来的那条走廊上,幽暗的阴影之中,乔青低低地笑了起来,温热的气息似乎能喷到她的脖颈,让她的身上不可抑制地起了粒粒鸡皮疙瘩:“昨天一个样,今天一个样,你现在戴着人皮面具吧,真想知道你面具撕下来,底下是张什么样的鬼玩意儿啊……”

    倒退中的瞳孔里倒影着后面还在疯狂追击的人群,那些人一张张面孔上充斥着贪婪之色,他们叫嚣了什么明霜一概听不见,唯有乔青低低的笑声缠绕在耳边,一句一句就如魔音穿耳,让她心烦意乱!

    乔青的手朝她下巴伸来。

    明霜面色大变!

    不行!不行!面具一开,她就会赤裸裸地暴露在所有人和父亲的眼前!她迅速抬手去挡,同一时间,后方破风声响,有什么飞快从背后冲了过来。那东西速度太快,明霜甚至来不及想,一手护着自己的脸,捏着玉珠的手赶忙松开对着后面发起了攻击!

    “喵呜~”

    猥琐的猫叫从背后到抬起的腋下再到前方,大白肥肉乱颤的猫身不可思议的矫健,躲开她的攻击一股脑地钻到了前面。还没待明霜反应过来,便感觉胸前一凉,有个毛茸茸的爪子把她衣襟给掀开了一点点!

    中计了!

    这个想法方方呈现在脑中,然而已经晚了。

    有什么顺着掀开的衣襟滑了进去,冰凉的贴着她的皮肤滚动下来:“你要干什么!”

    乔青对她的回答,就是在她胸口上轻轻拍了两下,红艳艳的嘴角斜斜一勾,飞快撤开压着她后退的身形,发出了一声众人皆闻的惊叫:“姐姐,你这是干什么?不是说了九天玉送你了么,何苦要藏进肚兜里?!”

    九天玉!

    被塞进了衣襟里的是九天玉!

    明霜瞳孔一缩,看着乔青远离她向后倒飞的笑脸,那一双漆黑的眸子在后方灯光的映衬下灼灼耀眼,其中一抹凛然的精光划过,像是在说——五年的利息,一次付清吧。

    明霜双目喷火!

    这火焰几乎要烧灼了她!

    乔青却是笑眯眯朝她一挑眉,后退的身形和前冲的人群对比如此的明显。她飞快错过这些人,拎着喵喵叫邀功献媚的大白退回了凤无绝身边,痛心疾首地捂着胸口:“姐姐,我虽不知这九天玉是什么东西,却也明白它确是名贵!名贵到裘族长视如珍宝,连你也不顾姬氏的脸面把它藏到肚兜里,可……”

    凤无绝憋着笑默默扭过头去,不看这卑鄙无耻的货色。

    听她眼泪花哨地叹息着:“可你这样做,让父亲的脸面何存?又让天下英雄如何自处?——啧,把大家逼到这么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到底是要撕开肚兜抢这神秘非凡的宝贝,还是顾忌名声眼睁睁拱手让你呢?”

    眼睁睁的拱手让人?!

    还有比宝贝近在眼前,却只能望洋兴叹来的更郁闷的么?

    原本因为明霜的举动而猛然停下了追击的步子,正眼神闪烁犹豫不决的众人,就似乎是被这些话给点燃了一般,眸子里顿时涌上了怒意!好你个姬明霜,好你个不要脸的姬氏千金!把九天玉塞进肚兜里这么下贱的事儿都干的出来,真以为这个样,我们就不敢抢了么?

    “明霜小姐,你如此行为,简直妄为姬氏后人!”

    “不错,你不仁,就别怪我们不义!”

    “无主之物,人人可夺!”

    “抢啊!”

    无数身影,一哄而上!

    无数只手,争先恐后!

    ——目的地,明霜死死捏着的衣襟!

    这画面不可谓不精彩,精彩到乔青悠悠然吹了声口哨,看好戏看的浑身汗毛都舒展开了。

    一边是脸色冰冷不断后退的明霜,这辈子没试过这么丢脸!她倒是想将九天玉给取出来,可乔青那个贱人把玉珠塞进她的肚兜里,正好死不死地贴着皮肤往下滑,卡在了亵裤的边缘处!明霜的脸色一点点涨的发紫发青,在无数人的攻击之下,不断后退闪躲着。

    伸手进去取?

    开玩笑,她姬氏大小姐大庭广众之下,被逼到伸手进肚兜亵裤里取东西?

    可是不取?

    这些人一个个都被刺激的失去了理智,几乎是无孔不入!

    明霜头发都快要炸开,这样的屈辱和恶心感,让她全身血脉逆行,熊熊火焰几乎要破体而出!她躲过一个人飞快攻来险些就要扯住她的手,从密密麻麻的人群缝隙中,将布满了血丝和杀气的眼睛死死射向乔青——今天的侮辱,我记住了!

    乔青只眯着眼睛流连在自己的手掌上,流氓一样的下流表情,无声道:“唔,手感不错。”

    反应过来她指的是什么的明霜,差点儿一个怒极攻心神力倒冲!方才她轻拍自己胸口的动作再一次浮现在眼前,让她衣襟内的皮肤上所有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她恨不得把那一块儿地方全部剜了去!

    沈天衣和囚狼对视一眼,双双笑了起来,乔青身边的人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想法,那个女人对忘尘所做的一切,他们比谁都清楚。雷惊艳到底是女人,看着这样的一幕多少有些不舒服,走过来欲言又止地道:“乔……”

    乔青头部抬眼不睁:“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雷惊艳一噎,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出来:“可她到底是个女人。”

    乔青这才眯着眼睛转过了头。

    雷惊艳脸色一变,只觉得好像从来不认识这个丫头。

    她看见的乔青,虽然卑鄙,虽然无耻,却始终有些玩世不恭,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德行。甚至连朱通天认了她当妹子,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也没觉得他们三个掌门对她来说,有什么不同。可是这一刻,待看见了这眼中的凉薄,她才知道,这亲疏远近,原来一早就印在了她心里。在这游戏人间的表象下,她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心中自有三六九等,将一切交往接触过的人明确划分。

    雷惊艳还想劝的话,忽然就说不出口了,说了有用么?

    她自嘲一笑,不再多说。

    “不是有没有用的问题,我感激你,但不代表会为了这感激盲目听从。”乔青却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你觉得她是个女人,很好,我也是女人,且老子从来不难为女人,尤其是长的漂亮的女人。你看看她那张脸,可是美?”

    “美。”

    “是吧,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乔青的眼睛半睁不闭着,既像是在对她解释,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同样的一张脸,有的人糊在外面招摇过市,恨不得榨干这里面的全部价值,还死不要脸问老子有谁知道?有的人就要把它藏在面具下头,终年不见天日,月月受尽这一张脸给带来的无尽痛苦……”

    雷惊艳仿佛明白了什么:“你是说?”

    乔青耸耸肩,模棱两可地道:“无所谓,她想戴着,就让她戴着。”

    忘尘的仇,那十几年暗无天日犹如地狱的日子,绝不是明霜简简单单一次教训可以偿还的!这也是她刚才没直接撕下那人皮面具让她暴露在姬寒眼里的原因,她会让她继续戴着,戴着这张脸,吃下多少好处,原封不动的吐出来,欠了多少债,一点不剩的还回来!

    她回来了,来日方长。

    “只不过对着这么一张脸,啧,老子都不忍心下手了。”正走过来的眠无忌和朱通天,双双虎躯一震,一脸见鬼又便秘的表情。

    不忍下手?

    开什么玩笑,你不忍下手就对一姑娘干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儿,你要是忍心,那还得了?想想看吧,那边的可是姬明霜,就连在氏族中都被人追捧奉为女神的姬明霜,这样的侮辱,真正对她比死还要狠!

    朱通天甩着一身肥肉颤巍巍地道:“妹子,那啥,那个好像是你姐。”

    乔青一脸稀奇:“我知道啊,绝对的亲姐!”

    “那……”

    “什么这那的,你看那边儿亲爹,不是还两袖清风隔岸观火呢么。”

    乔青啧啧一声,笑的意味深长,正对着那头不动如山的姬寒。众人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见的就是姬寒复杂又晦暗的表情,在乔青看他的时候,他也在看着乔青,那其中有思索,有意外,有估量,有探究,有赞赏,还有那么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追忆……

    怎么说呢。

    反正看见这目光的人,集体生生打了个寒战。就好像是一种食肉性猛兽,冷眼旁观着族群中两个年轻力壮的崽子,看着它们明争暗斗,打生打死,只要不是真的死了,只要还留下一口气在,都能不动如山地匍匐着它老当益壮的身躯,乐此不疲,以观后效。

    ——适者生存,成王败寇。

    ——不约而同的,众人的脑中浮现出这四个血淋淋的大字,那么原始,又那么现实。

    “搞什么,刚才围攻你不帮,现在围攻那个女人也不帮,还有这眼神儿,看的小爷起鸡皮疙瘩。开始不是还一口一个青儿,拉着你叫爹爹么。”一直没说话的小童都看出来了,不满地咕哝了句:“一会儿父爱爆棚,一会儿陌生人一样,丫的精神分裂啊。”

    乔青哈哈大笑:“谁说不是呢!”

    凤无绝瞧着她这笑容,剑眉狠狠皱了起来:“不想笑就别笑。”

    她笑容没收,却是真的淡了一点儿,似笑非笑地挂在脸上:“反正我也没抱希望,不存在什么失望。这事儿其实简单,什么样的爹什么样的闺女,你看看明霜那个贱格样,再看看我遇见你们之前的基因,血都是冷的。谁能指望这是个有情有义的?别逗了。真要有情有义,叶落雪会嫁给乔伯渊?东洲姬氏的四夫人不当,安安心心留在翼州当那个兔子不拉屎的小旮旯里的四夫人,脑子让驴踢了?”

    众人尽都沉默了下来。

    这样的语气,让凤无绝的心脏仿佛被什么狠狠的一攥,轻轻把她拉了过来,一下一下抚着如瀑的发丝:“反正你也没拿他当爹,彼此彼此。”

    她靠在他宽厚又坚如磐石的肩,小鸡啄米一样一下一下地晃着:“恩,老子两个爹呢,不差这一个。”

    “两个?”

    “乔伯渊是一个吧,虽说已经歇菜了,下一个么……”

    乔青抬头看着他,凤无绝忽然有个不好的预感,觉得这张嘴还是闭着为妙。正在他决定光天化日大庭广众干点儿用嘴巴堵住嘴巴的事儿的时候,乔青先一步麻利地蹦开:“哎呦喂,太子爷这不正是又当夫又当父的节奏么。”

    凤无绝默默咬牙,他就知道!

    乔青一脸猥琐地上上下下瞄着他:“那啥,话说,你有没有一种蹂躏亲闺女的禁忌快感?”

    再让这张嘴说下去,他今天脑溢血都是好的。太子爷二话不说,果断遵从了心底的愿望,一把逮住这不着调的,狠狠堵上了她的嘴。乔青眨巴眨巴眼,心下发暖,知道这男人是在以这种方式,安慰自己在姬寒那里得到的少的可怜的一点儿失望。当下什么也不说了,一口咬上去,狠狠亲了回去。

    众人集体哎呦喂的捂住脸。

    饕餮自戳双目:“瞎了老子的狗眼!”

    大白肥爪子捶地:“谁来安慰猫爷受伤的心……”

    柳飞一脚把这肥球给卷走了:“丫的,老子的心还没人安慰呢!”

    朱通天见鬼地瞪着这棵小豆芽菜:“成了吧你,我老猪可是单身了几万年了!”

    囚狼捂着胸口倒地不起:“光天化日秀恩爱,快,快,谁来扶着我,老子要去洗眼睛。”

    沈天衣拉他起来,顺便抽着嘴角低咒:“也不考虑考虑我们这些失败者的感受,凤兄,你的人性呢?”

    凤无绝放开乔青,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微笑,谦虚,拱手:“沈兄,抱歉。”说着抱歉,实则眼角眉梢都没快美到飞起来,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人性是什么东西,一早让狗吃了。

    躺着也中枪的饕餮继续伸着狗爪戳眼睛,老子又要吃屎又要吃人性还要吐象牙:“好他娘的艰巨的任务!”

    众人哈哈大笑。

    这一副画面,在这殿内显得无比刺眼,整个大殿仿佛被分成了三个部分。一边儿是打生打死鸡飞狗跳,一边儿是风云暗涌心思诡谲。到了这一边儿,却仿佛游离在一切之外,不论是魑魅魍魉还是疾风骤雨,这一方数人围拢成的小天地,总有一种天青海阔的朗朗明媚。

    而这明媚——

    终于被一声尖锐的尖叫所打破:“天衣,你看见了?你看见了?这个女人蛇蝎心肠,连亲姐姐也不放过!大庭广众,做出如此伤风败俗之事,怎么配得上你?”

    尖叫的人,自然是早就被忘到了姥姥家的玉姬。

    这个女人,完全被遗忘在了角落里,在乔青丢出九天玉的时候,她已经慌了。同为女人,眼看着明霜被阴成了那样,更不明白为什么姬氏族长就只站着冷眼旁观。并蒂果,宋远帆,凶兽冒险队,九天玉。这四个加在一起完完全全能将她定罪的指控,竟然被她逃脱了开!且一招以退为进,这脏水全泼到了那明霜的身上!

    她不甘心!

    玉姬半边脸高高的肿起,发髻歪歪斜斜挂在脑袋上,看着每个人的目光都如竖着一身刺的警惕,唯有对着沈天衣,一种病态的狰狞和惊喜:“天衣,你看清她的真面目了?你放心,还有我,还有我在,只有我才配得上你。”

    乔青啧啧称奇:“我想到一首诗。”

    “恩?”

    “洛神赋。”

    众人一脸见鬼:“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乔青挠头:“咦?不是翩若惊鸵鸟,婉若游龙虾,荣曜秋菊花,华茂春松针?”

    噗——

    一个个口水喷到三丈远,集体笑到打跌,看着玉姬整个人在这句之后犹如发疯一样的状态,所有人的心里都只剩下了一句话:“贱人自有贱人磨啊……”

    乔大贱人拱手抱拳:“多谢,多谢。”

    玉姬双目如刀,几乎飞出一把把尖利的匕首能将她戳出无数个窟窿,然而之前姬十三的那一巴掌还历历在目,她整个人颤抖着,忽然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猛然朝着沈天衣看去。眼中是一种让人匪夷所思的笃定之色:“天衣,给我撕烂这个女人的嘴!”

    乔青一脸敬佩地看着她,几乎忍不住想自己掌嘴了:“这哪是洛神,整个儿一二百五啊。”沈天衣默默笑了。

    这样的笑容,让玉姬更是羞愤欲死,她猛地站了起来,爬起来的一刻,飞快退后,一脸的破釜沉舟。乔青脸上的表情一变,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回想起当初在第二梯的时候,玉姬见沈天衣出现时那笃定的神色,那犹如命令一般的“天衣,回去”,她凭什么?还有现在,即便已是垂死挣扎,她依旧写着“那就同归于尽”的脸,她凭什么?

    沈天衣的笑容,一点一点地收拢了起来。

    他猛然腾起,直击玉姬而去!

    玉姬尖叫一声,下意识地闪躲,又猛然顿住了,她眸子闪烁在看见乔青狐疑凝重的神色后,仿佛明白了过来:“好,好,好,天衣,你真是个痴情种!原来她根本就不知道!”玉姬仰天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原来你也是个可怜人……”

    她的脖子,被沈天衣一把捏住!

    玉姬就如同垂死的母鸡,依旧在发出咯咯咯咯的笑声。

    这边的一切,终于引得围攻明霜的人的注意。不少人停了下来,被这让人头皮发麻犹如厉鬼的笑声惊住,狐疑地望了过来。看见的,却是也在瞬间腾起冲了上去的乔青!她一把拉住收紧了五指的沈天衣,后者二话不说,手中用力!

    一个要救,一个要杀,两人竟是开始动起手来!

    “这……”

    “怎么搞的,内讧了?”

    乔青却不理会任何人,她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先救下玉姬!沈天衣必有秘密瞒她,而这个秘密,她已经猜到了和他的身体有关!她自责,疯了一样的自责,九转血芝,九转血芝,她怎么可能相信他见鬼的话!乔青咬着牙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冷:“给老子松手!”

    沈天衣只笑:“凤兄,还不过来劝劝她。”

    凤无绝瞬间过去了,一把击中沈天衣的左肩,击开的一瞬他欺身而上,揪住他的衣襟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线。双手,紧了又松,终于无力地放了开:“还有多久。”

    沈天衣摸摸鼻子,无力的笑了起来:“瞒不过你们。”

    “去你妈的瞒!”乔青冲上来一拳揍了上去,整个人都开始发抖,凤无绝能想到的,她也想的到,直到这个时候他还死死瞒着不说,竟想到了杀玉姬灭口的心思!只能说明,无解,没救。玉姬为什么有恃无恐,为什么能把这个骄傲的男人栓在七环玉峰整整四年,她的手里必定有着什么:“九转血芝!你有九转血芝?”乔青猛然看向了被囚狼捏着的玉姬。

    玉姬重获呼吸,脖子上一个深深的印子,脸色发青地咳嗽着,一边咳,一边诡异地笑了起来:“我有,可惜有也救不了他。”

    乔青的声音冷的就像是从地狱吹来:“你什么意思?”

    “哈哈,九转血芝,一瓣一转,只有九瓣极致之数,才是起死回生之物。我手里的这一株,一共三瓣,根本就没成熟,做多帮他延续个数年时间。啧啧啧,四年前用了一瓣,为他续了一次命,若他不动神力老老实实留在我身边,或许还能偷生个十年八年,可惜啊可惜……”玉姬病态地笑了起来,笑的不断咳嗽,眼泪都出来:“可惜他为了你成为你们的负累,他为了找你为了摆脱我,竟偷偷修炼了起来……哈哈哈哈,沈天衣,你疯了么,为了这个女人,连命都不要了?”

    整个殿内,只有玉姬的大笑声回荡着。

    乔青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沈天衣揉了揉太阳穴,苦笑着摇摇头,这下好了,得罪惨了这个煞星。

    她看也不看一脸无奈的沈天衣,只怕看他一眼,就忍不住先动手灭了他!这么大的事儿,他竟然准备瞒着,瞒到什么时候?沈天衣就好像知道她的想法,他环视一周,不论是囚狼,还是洛四项七,全部拳头攥的咯吱咯吱响:“我就是怕你们这个样。”雪白的发丝垂荡在腰际,一只眼睛被乔青毫不留情地揍成了熊猫,偏偏一丝都不减他的美,在豁达的笑容中,让人心下发酸:“倒不如……”

    乔青霍然扭头:“倒不如你临着要嗝屁了,编个游历大陆的理由,自己消失么?”

    他顶着这如刀视线,猛然咳嗽了起来。

    视线中,他握成了拳抵着唇的手上,似乎沾染了殷虹的颜色,那红刺的乔青脑子发蒙,猛然闭上了眼。

    殿内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那些争夺九天玉的散修脸上带着不可理解的表情,只觉得这一帮子人,一个个都匪夷所思到了极点。这样的感情,在东洲,还存在么?姬寒目有所思,裘族长似乎想起了什么,苍老的脸上透着缅怀,明霜靠在一侧墙壁上,整个人狼狈不堪,脸上带着幸灾乐祸地快意。

    无数的视线,盯着他们。

    直到片刻后,乔青睁开了眼。

    这双眸子里,不再有方才的激动情绪,竟是一种平缓到了极点的冷静!唯有一点光,一点微光浮动在里头,像是无波古井上倒影着的淡淡月牙,那么细细小小的一弯,却有一种辉映天地的力量!所有看见的人,都不约而同想到了那么一个词:信念。

    这一点光,叫信念。

    她朝玉姬走过去:“东西在哪。”

    玉姬瑟缩了一下,嬉皮笑脸的乔青,她或许不怕,似笑非笑的乔青,她或许不怕,可就如这个样的面无表情,只让人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让她忍不住地想要逃!就连刚才破釜沉舟同归于尽的勇气,都一瞬间消散了开来。玉姬猛的吞咽了一口唾沫,色厉内荏地道:“你放了我,放了我就把东西给你!”

    “你只有两次机会。”

    “你放了我!”玉姬猛然尖叫了起来:“东西不在我身上,你若不放了我,一辈子都别想得……啊——”

    咔嚓——

    清脆的断裂声。

    玉姬没死,她的眼眶凸出,周身不断痉挛着,整个人软面条一样滑到了地上。殿内响起此起彼伏的抽气声,废了!她被废了!对一个武者来说,被废了一身神力比死还要痛苦!他们眸子闪烁地望着干净利落地就废了玉姬一身神力且断了她一身经脉的乔青,见她用帕子轻轻擦拭着放在她天灵盖上的手,帕子一丢,轻笑地转过身:“机会用完了。”

    那帕子飘飘扬扬,落在了玉姬痛苦不堪的脸上。

    “项七,救活她。”她之前没说错,对漂亮的女人,容忍度一向是一退再退,这一辈子,只有那么两个女人,让她想要一点一点地折磨致死。如今都在这殿内了。乔青看也不看玉姬,直接走向了艾文,经过沈天衣的时候亦是眼角都没分给他一个。项七赶忙给玉姬喂下续命的药:“是,公子。”

    艾文如临大敌地盯着她。

    盯着她迈着悠然的步子,风流无双地走到了面前,笑道:“到你了,只有一次机会。”

    艾文想看向玉姬,眼珠却一动也不敢动,那边他听见玉姬发出的呜呜声,声音急迫,却痛的连一个字都吐不出。艾文浑身发冷:“我……我……”

    “记得你家夫人以前说过什么么。”

    “记、记得。”

    乔青斜眼看他:“哦?”

    艾文猛地退后一步:“夫人从不说笑。”

    她又上前一步,伸手在艾文肩上拍拍:“很好,放松点,你可以开始说了。”

    艾文猛地闭上眼,颤抖地抬起了手,终于在玉姬急不可耐的呜呜声中,从怀里掏出了一株药草。乔青眼尾一挑,接了过来,收入了修罗斩中。她已经知道,这个东西和玉姬说的一点不差,只有两瓣,最多可续沈天衣五年命。五年,五年之内,她会找到救他的办法!乔青的面色平静,从微挑的眸子,凌厉的眉,含笑的嘴角,和没骨头一样慵懒的站姿,完全看不出她心中的一丁点所想。

    她满意地点点头:“戴罪立功,你的问题,晚点儿再说。”

    艾文松下一口气,整个人已经被汗水浸湿,即便没被废掉修为,依然如玉姬一般滑了下去,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后悔了,从没向现在这么后悔!直到刚才那一刻,这个名叫乔青的女人明明什么都没做,他却清晰的感觉到死亡离他那么近,近到丧钟鸣响就在耳畔!艾文浑浑噩噩地跪坐着,再也没了一争的心思。

    乔青终于看向了最后一个人。

    谢御火眯着眼睛,冷冷地瞧着她:“呵,你也准备废我修为?”

    她摇摇头:“雷掌门,这个人我交给你了,留或者杀,你看着办。”

    雷惊艳一愣,全没想到她会放过这个孩子。开始说的决绝,可真到这时候,她也是捏了一把汗的。谢御火,怎么说都是她一手带大的孩子。后者也没想到这个结果:“你……”

    乔青却不看他了,若是从前的谢御火,尚且有和她为敌的可能。便如眠千遥和龙天,实力虽欠了少许,胜在光明磊落,赢的起,输的起。可谢御火这个人,乔青嘲讽一笑,直接转身离开,那背影中透出的意思让谢御火猛然一晃:“我不配,她觉得我不配。”

    雷惊艳叹息一声。

    乔青再走向姬寒:“爹爹。”

    姬寒眸子一闪,这一声爹爹,叫的他五味杂陈。眼前这个孩子,是雪落和他的孩子,却又有一种让他全然看不清的感觉。太意外,太惊喜,也太危险!不错,危险,让他这个姬氏族长都感觉到的一种可笑的危险!姬寒相信自己的直觉,他深深看着乔青,眸子越来越复杂:“青儿?”他需要时间想一想,多少年没这么犹豫过了,想想怎么对待这个意外得来的女儿。

    乔青眉眼弯弯,一脸的乖巧之色:“爹爹,这里已经没我什么事儿了。”

    的确没她什么事儿了,这段时间的一切,就像是她的一场独角戏!姬寒不动声色:“什么意思,你不和爹爹回族?”

    “回,”乔青一个字落,姬寒脸色好看了些,正听她张口说下半句,忽然——

    轰——不闪不躲地狂笑起来:“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隐瞒!哈哈哈哈,好,你原来是早已经存了要死的心!”这边大白生生打了个激灵,喵呜喵呜伸出小爪,扯着她的衣摆:“小青梅~”

    乔青低头看它:“哎呦喂,不敢当。”

    大白一咧嘴,露出整齐的两排小牙:“”乔青冷笑一声,眯着看她的眼睛渐渐从玩世不恭染上丝丝冷意,

    就是这样,姬明霜,你欠了忘尘的我一点一点的取,把视线转到了完全被忽略的

    明霜飞快扭头,张口大喝:“父亲,父亲救我!”

    远方从始至终都一动未动的姬寒,在这一声后皱起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