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十六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十六章

    还未开场,已是剑拔弩张!

    无数散修瞪大了眼睛,怎么都没想到,这一对远房表兄妹方一见面,这就打上了?这这这,这也太刺激了吧……

    裘鹏程也是一惊,没想到纳兰颜这会儿就出手了!他心下皱眉,心说这女人一向被称为女中谋士,深得纳兰氏下一任族长纳兰秋的倚重,却没想到这么鲁莽。他朝纳兰颜看过去——不是说好了回去氏族的路上么?

    纳兰颜见他神色,就在心下冷笑了一声,面上按捺住性子靠近了他,悄声道:“不过是教训教训。”

    “四个神皇高手,这也算教训?”

    “放心吧,听说那乔青身边的人,都是可以越阶挑战的,若是就这样死了,那也不值得我们出手了。”

    面纱下的红唇微微一勾,纳兰颜笃定地朝厢房看过去。她身为女中谋士可不只是说说而已,身边带着的这百名武者,皆是神皇修为,便能看出她在族中的地位之高。这百人,跟了她已有两百多年,除去修为之外,眼力和脑子也是过人,她相信这四人回来,会给她一个关于那乔青的详细汇报。

    纳兰颜心下冷笑,我总要试试这乔青的斤两,蚀本的买卖,本姑娘可不做。

    这说话间——

    那四个神皇高手,已然俯冲入了厢房之外!

    身子还在半空中,就齐齐发出了四道试探性的神力,而厢房内的乔青等人,还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像是完全没看见外头发生的这一切,甚至里头那个呲着小虎牙的,还在喀嚓喀嚓地啃苹果!

    “怎么不躲?”

    “乔姑娘,小心啊!”

    “她是不是太托大了些,莫不是以为四个神皇是闹着玩儿么?”

    不少散修都下意识地惊呼起来,朱通天三人对视了一眼,不由心下暗笑——这四个人还没龙天强,别说只是试探性的攻击,就算是真的以命搏命,那群变态也不会放在眼里!朱通天提了提从肥大的凸肚子上滑下去的裤腰带,眠无忌仰天打了个悠闲无比的大哈欠,雷惊艳直接回头找徒弟去了:“御火呢,刚才还在这的,不知道跑哪去了。”

    和他们的悠闲相比——

    那四道神力幻化的光柱,却是浑厚而刺目!

    会场中并未掌灯,只有天光从上方照射下来,临近午时的日头灿烂夺目。那四道神力汇聚终于汇聚在一起,轰——一声巨响,从厢房内爆裂开来!神力的余波将耀眼的阳光反射出灼灼光芒,众人只看见了那一片耀眼之后,始终稳坐钓鱼台的那几道身影,依旧是一动不动,便齐齐被这闪瞎狗眼的光芒给刺到,闭上了眼。

    “啊——”

    一声短促的闷哼。

    不,不只一声,乔青的,凤无绝的,沈天衣的,囚狼的,柳飞的,这些虚弱的闷哼声在同一时间飞快的一响,之后戛然而止!朱通天提裤子的手僵在腰带上,眠无忌打了一半的哈欠停住,正走到门口的雷惊艳步子一顿,猛然扭头朝后看来!

    看见的,便是一片废墟。

    吊顶摇摇欲坠,墙壁裂开缝隙,红衫木门哗啦碎裂,无数石头木头碴子飞溅迸射,扬起漫天烟尘。而地面上,那软榻、桌椅、其上的果盘、茶水,已经完全不见了!换句话说,那一间厢房除了外部结构还算勉强过关之外,里面的一切都不翼而飞!

    所有睁开了眼睛的人,都是呆若木鸡。

    哗——

    无数人飞快地冲上前去,却在靠近了那厢房之后猛然顿住了步子。

    深坑!

    一个足有丈许多深的巨大深坑,将整个厢房的地面所取代!

    地上原本铺着的柔软地毯,变成了混在烟尘中的漫天绒毛,而深坑之下,黑黝黝的坑洞中碎石堆叠,沙粒滚动,一个啃了一半的苹果,被深深卡在了一条倒竖在外头的桌子腿儿上,桌子的其他部件全部化为了片片木屑,散在了一片废墟中……

    “死、死了?”

    “不……不可能吧……”

    “我听见了,刚才、刚才她们……”

    是的,所有人都听见了,刚才那一声声短促的闷哼,不是死了,又是什么?这神识感知下去没有一丁点儿生息的深坑,不是死了,又是什么?这完完全全消失了的一个个人,不是死了,又是什么?

    朱通天冲过去的庞大身形就这么僵在了这一片废墟之前,一身肥肉都在颤抖着,满目的不可置信:“不会的,老子才刚认的妹子,绝对不可能!”

    裘鹏程亦是大惊失色:“你搞什么,不是说教训一下么?”

    纳兰颜半天没回话,面纱上面露出的眉头微微皱着,像是在思索什么,她朝那呆在原地的四个神皇看去,那四人正低着头,望着自己的手一脸惊讶不可思议,想来也是没想到,竟会一击,把那群人给秒到渣子都不剩!纳兰颜摇摇头:“不对,我下的命令是试探,他们不可能不听话。那厢房里好像有铸造品的波动……”

    “你在说什么,你没看见么,人没了!”裘鹏程心下窃喜,没了才好,死的干干净净死无葬身之地最好!面上他不露声色,猛然倒退了一步,指着纳兰颜发出一声响亮的大喝:“你下了杀手,她还原地等着被杀不成?用铸造品防御这不是很正常?纳兰颜,你……你杀了乔青!”

    朱通天霍然回头,死死盯着纳兰颜。

    她心下一惊,好你个裘鹏程,竟想把责任推给我?

    她正要反唇,身上猛然落下了一道威压!这威压泰山压顶一般,含着杀气,正是来自于厢房门口脸色难看的胖子。纳兰颜脸色发白,她自小以智慧著称,却一直是躲在背后出谋划策的人,何时真正正面过这种顶尖高手的威压?她强自镇定,出口的话却是微微颤抖:“朱掌门,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还想同我动手不成?”

    三大掌门虽强,却也只是九梯掌门,真正对上四大氏族的人,还是得客客气气的。不然,刚才这三位也不用出去迎接了。可是这会儿,朱通天身上的杀气非但不减,反而越来越盛,即便是一侧的裘鹏程,都有些喘不过气了:“乔青是老夫的妹子,你杀了她!”

    “原来是真的!”

    “我也听说了,龙天还叫乔姑娘师姑呢。”

    “啧,这下可麻烦了,朱掌门本就性子烈,突然丧妹,可别一冲动干了傻事。也不算是傻事,以他的身份,若是妹子死了还咽下这口气,以后岂不是要遗臭万年?就是现在一时冲动真杀了……”

    “嘘,要死了,小声点儿。”

    听着四下里那悉悉索索的议论声,纳兰颜开始的笃定完全消散了。她急于寻找一个同盟:“裘鹏程……”

    “你叫我也没用,杀了乔青,别说是朱掌门,就是姬氏也不会放过你!”

    纳兰颜霍然扭头:“你想独善其身?!”

    “动手的人根本就是你的守护武者,跟本公子有半毛钱关系,是你杀人自该是你偿命!”

    “你……明明是你想杀这乔青,拜托我替你出手!”

    “我可有明明白白的说出这句话?”

    纳兰颜猛然一噎,面纱下的脸也慌了。该死的,千算万算算不到这裘鹏程是个出尔反尔的卑鄙小人!这种密谋杀人的事儿,从来都是模棱两可,谁会傻了吧唧的说我要杀乔青,带的人多了未免招人话柄,不如你借我两个,找个机会背地里做了她?她的脑中飞快的转了起来,一咬牙,拱手道:“朱掌门,裘鹏程私下曾密会于我,商量在天元结束之后回族的路上,问我借一百武者,事后以一百八品丹药为酬。这一次,纳兰出手是有些鲁莽了,可到底罪魁祸首并非于我。掌门德高望重,想来这其中的猫腻也是通透的。裘鹏程死有余辜,我呢,和乔姑娘无冤无仇,不过算是个帮凶,若是朱掌门同意,方才动手的四名武者,纳兰愿取他们性命向逝者赔罪。不然——一次性得罪两大氏族,朱掌门往后的日子可未必好过。”

    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

    后头的散修不由眸子一闪,三三两两的对视一眼:“这纳兰颜,以退为进,也是个人物!”

    “看来此人,在纳兰氏族的地位,比想象的还要高。”

    “四个神皇啊!”

    四个神皇,对一个氏族来说的确算不得多大的代价,可就这么杀了,也是一笔不小的损失。这纳兰颜一言两语,把自己连根儿摘出去了,不过是个见财起意;而裘鹏程,却是被阴了个底儿掉,泡进水里也洗不清了。

    裘鹏程脸色发青:“血口喷人!”

    纳兰颜冷冷瞧着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在场各位自有分晓,声音大也没用。”

    “是,本公子承认了!”

    众人齐齐一愣。

    便听裘鹏程冷笑着抬起头,一指纳兰颜:“本公子敢说敢认,这番话的确是我路上与你说的,可你也说了,在天元结束回族的路上。我什么时候说要现在动手了?本公子就是个傻帽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惹上一身骚!”反正那乔青已经死了,你把脏水泼过来,老子也不会让你干干净净:“我刚才就在想,你说什么教训教训,原来根本就是你让这四个神皇出了全力!想挑起裘氏和姬氏的矛盾,渔翁得利!”

    “动手的人是我,怎么挑起两族的矛盾?”

    “你现在不就把我拖下了水?”

    “别说的好像本姑娘陷害你,若非你找我帮忙,我又岂会想要试探她?”

    “哈哈,简直可笑,八品丹药贵重是贵重,可你堂堂纳兰秋的嫡亲胞妹,会把这点儿东西看在眼里?若说你是因财其意,倒不如说一早就存了见机行事的心思,我找上你合作,才正正合了你的意!”

    纳兰颜被他一语揭穿,也不否认。这正是她一开始的目的,哥哥把她派出来的意思,也正是听说了这次来的是裘鹏程,以他的身份自不会对这乔青有好脸色。这样,她就能凭借自己的机敏,在其中兴风作浪,找机会挑起两族的争端渔翁得利。纳兰颜不接方才的话,直接转向了杀气冲天的朱通天:“朱掌门,我说到做到——”

    话音一落——

    噗——

    那边四个动手的神皇,已然血溅当场!

    四个在纳兰颜的手势下暴起杀人的守护武者,退了回来,低着头看不清是什么脸色。纳兰颜心下忐忑,这次失去的人心,不知道要用多少东西才补的回来了。该死的,裘鹏程,这一次的仇,我纳兰颜记住了!

    裘鹏程心下得意,看着地上那一滩血渍四条神皇高手的尸体,再看看这个女人含着杀气的目光,越发的志得意满了起来。就是可惜,得罪了纳兰颜,也相当于得罪了纳兰秋。他朝朱通天一抱拳:“朱掌门,罪魁祸首已经偿命,本公……在下虽说心有歹意,也不过是一时冲动。不若这样,这天元会场的损失,便由裘氏来赔付……”

    后头裘页面色大变,正要阻止他,他话已经飞快的利索的说完了。

    裘页一张老脸都扭曲了起来,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这个公子哥又怎么知道,这天元会场根本就是个完整的铸造品!尤其当初是雷火三千殿的老殿主所铸,也就是雷惊艳的师傅!这铸造宗师一生的心血,完成了这一个建筑类铸造品,离着神品都只差一步呢!可是好赔付的?!就算是裘氏,也得肉疼上一大把!

    等等——

    裘页想到这里,望着那深深的大坑,忽然呆住了:“离着神品都只差一步,四个神皇,怎么可能……”

    他还没从呆滞中回过神,只觉得心口狂跳,却听朱通天沉默之下裘鹏程又道:“朱盟主,斯人已逝,咱们不能再执着于死去的人,倒不如抓紧了眼前的利益。若是朱盟主依旧不忿,本公子也可以再付筹码。对了,听说那乔青是珍药谷背后的主子,既然如此,本公子便赔偿珍药谷十万上品玄石,也算是对他们有所交代了。”

    他说完,却见朱通天没看他,而是看向了另一个方向。

    同时,几乎所有人,都在看向那个方向。

    那里,正是方才化为了废墟的厢房门口。

    裘鹏程一脸狐疑,正要转身。

    便听——

    “啧啧啧,既然表哥这么有心,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