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二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二章

    砰——

    房门紧闭。

    咣当一声,乔青被狠狠压住。

    身体在男人和木门之间老老实实当着肉夹馍,瞳孔中倒映着凤无绝醋意满满的俊脸。这个时候,她还很阿Q精神的想,这天底下还有比她男人更俊的么,啧啧,连咬牙切齿的表情都帅的离谱啊……

    “老实点儿!”凤无绝被她这上下评判的眼神儿给气笑了,一口啃上她的嘴角。

    “嘶,”她疼的呲牙,老实的是傻子。舌尖在他唇上舔了一下:“无绝~”

    “嘶,”这次轮到凤无绝了,不过不是疼的,是电的。足足思念了四年多的人儿就这么活生生贴在眼前了,身体相贴,鼻息相闻,想念到极致的香气顺着萦绕在鼻端,这种感觉简直让他以为在做梦!一股电流顺着唇线“跐溜”一下就蹿向了四肢百骸。凤无绝瞪着眼前嬉皮笑脸的女人,磨牙:“坦白从宽!”

    “别介啊,直接上酷刑啊。”乔青两条手臂直接缠上去了,蛇一样勾着他脖子。顺便没骨头的把身体的重量靠了上去,歪头,邪笑,媚眼如丝:“爷保证,绝对不反抗。”

    “……”凤无绝抬手就给了她屁股一下子:“少贫,赶紧坦白!”

    乔青眨巴眨巴眼,被打懵了。

    她乔爷这辈子还没被打过这个地儿,就连小时候都只有她上房揭瓦欺负人的份儿。她揉着屁股一时三刻没反应过来,以至于脑子短路飘远,想的还是这男人今天怎么搞的——整整四年多没见,你说一见面第一时间不天雷勾地火干柴烧烈火就算了,她这暗示都这么明显了,人愣是“坚挺不屈”地咬牙挺住了!

    难道老子生完孩子,魅力锐减?

    被这个想法狠狠戳中的乔青,自恋属性顿时爆棚了:“不可能,爷貌美如花明明追求者九条街。”

    凤无绝正紧紧盯着这货观察她的表情呢,冷不丁听见这么一句,差点儿没一口气没上来:“四舍五入你都快奔三了!”

    哗——

    一盆冷水兜头就浇了下来。

    乔青捂着胸口指着他半天没说出话来:“我我我……”

    凤无绝凉飕飕戳她一箭:“二十九。”

    乔青正要反唇相讥,忽然悟了!她上上下下瞄了一眼这男人,尤其在某个部位停顿了一下。唔,我说这枪都提上了,怎么就不上马呢,这么算算这男人也三十好几了,难道……

    见鬼!额头上一根小青筋,欢快地蹦了一下。天知道他忍的都快吐血了!这个女人竟然敢给他想这个?!若是从前,他肯定二话不说当场把她给办了,让她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但是现在,谁也不会了解他心中忐忑。

    就好像从前他是那么的介意,乔青的废物生涯没有他的参与。那些半夏谷的曾经,那些她偶尔流露出的怀念某个人的曾经,是他一直放在心里想问又没问的。自然了,太子爷本也不是个伤春悲秋的,曾经有什么关系呢,他要的是和这个人的现在和未来!然后这一场操蛋的意外,再一次让她有了四年的空白。这里面,有了凤小十、有了饕餮、有了柳飞、有了珍药谷。也有了他的惊喜,他的愧疚,他的失落,和他的……醋意。

    小师妹啊……

    凤无绝回想着柳飞看她时候那黏黏糊糊的小眼神儿,那求之不得的小哀怨,也不知道气的是这货拈花惹草招蜂引蝶的本事不减反增,还是恨自己为什么没早一点儿找到她。反正各种各样让他都莫名其妙为之好笑的情绪就这么实实在在堵在了胸口,差点儿没一口气憋死他!

    他一把抱住了眼前还在状况外的人。

    要不是乔青不知道这那男人心里的那点子纠结,估计都要以为他是准备抱死她殉情了!手臂的力道是那么的紧,生生把她嵌在怀里,有一种要融入骨血的力度!她正想着,有什么病症叫“夫妻重逢初为人父忧郁症”么?便听静悄悄的房间中,他低沉的嗓音带着若有若无的淡淡委屈,闷闷咬起了牙:“再敢一声不响就消失……”

    他话到一半,没往下接着说。

    乔青呆了一瞬,整个人低低笑了起来,小声嘀咕着:“又不是我故意消失的。”

    凤无绝一口啃在她脖子上:“听见没有!”

    她眼圈儿发红,忽然就明白了这个男人方才的纠结,伴随着心尖儿那么软那么软的一下子,笑的更如偷了腥的猫。在茹素四年的太子爷感觉上,就是两团绵软贴着他一颤一颤,让他咕咚一声,喉结滚动了一下:“媳妇。”

    乔青眨眨眼,来吧来吧,各种情话不要客气的来吧:“嗯?”

    “咳。”

    “没事儿,你有话说,爷不笑话你。”

    “咳,那个——新招数是什么?”

    “……”

    乔爷呆了好半天,才颓然地侧过头,一脸的痛心疾首,这男人果然不是个会甜言蜜语的啊!她气的嗷一嗓子蹦了上去,一把搂住凤无绝的脖子,双腿缠在精壮的腰际,在男人亮晶晶的鹰眸中一指床榻,满面凶残:“爷不用新招数整趴了你!”

    太子爷抱着媳妇溜溜地就去了。

    ……

    要说新招数是什么,这个太子爷是绝对不会告诉你们的。

    反正这一场他是差点儿被整趴了,四年不见,两人都憋着一股子劲儿战斗力完全破表,这一战就是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以至于等在外头原定时间是三日后出发的众人,在第三日收拾好了行囊之后,却发现左等右等没等来姬氏千金乔姑娘。

    从日出东方,到日上三竿,再到日落西山。

    终于有人耐不住了:“柳老祖……”

    柳飞原本不想去,谁知道那女人跟她男人团聚在里头整什么幺蛾子,万一听见不该听的那才叫郁闷。听不见还抱有幻想,听见了直接就幻灭!一边儿小童大喇喇一摆手:“怎么可能,这都三天了!小爷才一百岁呢,也不敢保证能那啥三天!”

    话音方落,便接受到了非杏鄙夷的一眼,那意思——老木喀嚓。

    小童立马蹦着高又给她打了起来。

    柳飞倒是没想那么多,不管多大年纪,总不至于一那啥就是三天三夜吧?于是他就在沈天衣的怜悯目光中,一路往第一峰顶去了。还没进门,耳朵尖儿立刻颤了两下,原路回返了山谷口。一众人满目好奇地瞧着,叽叽喳喳地问成一片,柳飞站在那嘴角抽搐了老半天,才以一种不可置信的表情,吐出一句发自内心的感叹:“他妈的啊!”

    于是,出发日期被无限期搁置。

    众人不知道的——

    无人的小院子里,也终于尘埃落定,发出了乔青一声又满足又疲惫的哀嚎:“爷的小蛮腰啊!”

    外头天色渐暗,欲求很满很满的男人,终于在对媳妇的无限膜拜中心满意足地睡了过去。乔青也在对他的无限膜拜中,揉着腰一颤三晃悠地坐了起来,细细欣赏着她男人的……裸体。

    他睡的很熟,下巴处有着少许的胡渣,眼圈青黑,可想而知赶路的这段时间,比起她来丝毫不轻松。乔青笑眯眯往下看,从前的他身材便极好,线条坚韧,肌理分明,如今更结实了。

    想起那日一个围观者的话,在他身上找了半天,却是一条疤痕都没寻到,不由一丝一丝蹙起了眉头。到了这个境界,身体上的外伤,已经可以自行恢复,只要打坐调息片刻,神力游走中就能将一切丑陋的疤痕修复过来。冒险队的那群汉子们,是将伤疤当成了他们的荣耀,而这个男人呢,是怕她担心难过吧。

    “再敢一声不响就消失……”耳边似乎又想起了他今日说的半句威胁。

    后面是什么呢?

    他没说完,她却知道,这话中透着一种坚定一种执着,必定是——天涯海角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找到她……呃,挫骨扬灰扒皮抽筋!

    那是心里住着一个人,眼前有一条明确的路,除了手里的灯,任何人任何事任何距离,都不能阻止他的脚步。谁的反对,谁的阻挠,谁的冷眼,都不能动摇他的决心。他充耳不闻,视而不见,抵挡一切的诱惑,忍受一切的痛苦,甚至几年几十年如一日。

    绝不后悔,绝不回头。

    只要找到她。

    乔青低低笑了起来,这就是她的男人啊,不会甜言蜜语,却每一句生硬的话语,每一个小小的举动,都能让她眼眶发红,心尖儿柔软。素白的手指沿着额头,再到眉峰,再到鼻梁,唇线,下颔,锁骨,胸膛,一点点向下轻轻游移着……

    直到一只大手,把她的指尖包裹住。

    乔青一低头,便见这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正一脸苦闷地看着她。她正想问,怎么这么快就醒了,指尖被他握着,放到了某个和她切磋了三天的部位上:“你点的火。”

    乔青眨眨眼。

    凤无绝一挑眉。

    乔青再眨眨眼。

    凤无绝还没来得及挑另一只眉毛,只见她一抓外衣、腾空而起、越过床榻,拔腿儿就往外边儿溜!这一切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还在腾空的一瞬把衣服都穿齐整了!凤无绝低咒一声,立马蹿了起来,快一步扯住这货细细的脚腕!

    真正是细,比起四年多前,她又清减了不少,尤其是那腰,像是一握就能折了一样。凤无绝下意识地放松了七分力,生怕弄疼了她,那脚腕顿时就如滑溜溜的鱼尾,飞快从他手手中溜了出去……

    还是一如既往的没道义,管杀不管埋!

    太子爷气的想咬死她。

    他腾空而起一把抱住了飞快往窗外逃的女人,乔青差一秒钟就能跑掉,望着近在眼前的窗棂欲哭无泪。她被凤无绝逮回床上,一闭眼,装死,身上某男压了下来,嘎吱嘎吱的磨牙声响在耳边,她睫毛动了动,继续装死。反正老子是累趴下了,休息过来之前坚决别想来下一场!

    乔青坚决贯彻着装死政策,却见他磨了一会儿牙后,没了反应。

    只能感觉到两束视线深深得凝望着她。

    蜻蜓点水的,唇上落下轻轻的一吻,这一个吻,怎么说呢,像是怕稍稍重了她便如一个幻象,啵的一下消失在眼前。乔青睁开眼,仰起头,也回了一吻。凤无绝的嘴角一丝一丝勾了起来,那面目的满足,似能滴出柔柔的水……

    这么一下,一下,轻轻的覆盖着对方的唇瓣,渐渐双唇贴在了一起,极尽珍惜地轻轻舔舐着。不同于之前每一次的狂风骤雨,更不同于阔别四年后的疯狂缠绵,只那么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心意透过这一吻传递给对方。

    良久,唇分。

    凤无绝翻下来,躺在一侧紧紧拥住了她,满足地喟叹了一声。一声过后,就是绵长的呼吸,竟然睡着了!乔青先是一愣,紧跟着就是浓浓的心疼传到心尖儿上,这个人,这四年来到底有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呢。

    在他眉峰上啄了一下,轻轻地翻身下床,出了房间。

    外面静极了,只有盛夏的蝉鸣一声接着一声。

    她仰头望了一会儿夜空,慢悠悠朝着厨房的方向溜达过去。原本是准备叫那男人做点儿吃的,不过照这么看来,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乔青走到厨房门口,却听里头一阵磨刀声吱吱呀呀的响着。

    她先探了个头进去:“大半夜的吓死个人,你搞什么?”

    小童从厨房院子里抬起头,圆圆的脸上写满了狰狞,眼睛里闪着绿油油的光:“杀人!”干脆利落。

    乔青吞了吞口水,绵羊似的咩了一声:“杀谁……”不等小童阴森森地开口,她大喇喇走了进去,对他旁边儿围着劝的陈吟袁朝晖和几个弟子一摆手:“我说,虽然你那师傅不着调,但是你也不能欺师灭祖啊。”

    陈吟等几个弟子仰头望天,默默假装没听见。乔青拉过个马扎放在小童旁边儿,一屁股坐下:“你这政策不行,打也打不过他,杀个屁。你得凭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骂的那丫自惭形秽无地自容无颜做人愧天愧地愧小童醒悟自挂东南枝,你看——”啪,一拍手:“省事省力省时间,就费费口水。”

    远在某个房间里熟睡的漂亮男人,张嘴就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大喷嚏,拉上被子,翻个身:“邪门了,一天比一天冷。”

    正散步到附近循声而来的神剑门钟掌门等人,面面相觑,拐了个弯儿飞快地跑了。

    小童没注意外头,只张大了嘴:“谁说小爷要欺师灭祖?”

    “那货都欠收拾成那样了,你还不想灭了他?”乔青倒是看了外头一眼,见他们被放出来了,大概明白柳飞是游说成功了。算算日子,今天本是应该出发的,这样又要拖上两天:“诶,磨刀是这么磨么,你丫倒是会不会啊,方向反了吧?”

    “反了?”

    “那必须反了啊,这个是个技术活。”

    “这样就对了?”

    “嗯,对了,你直接用神力就是了,万一运力不均磨漏了……”

    喀嚓——

    乔青牌乌鸦嘴不幸言中,小童目瞪口呆地把菜刀磨卷口了……他挫败地把刀一丢:“你那丫头,简直欺人太甚,小爷非得收拾她不可!”

    “非杏?”乔青切一声,对不是师徒相残表示没兴趣,准备进厨房找吃的了。

    那边儿小童急了,丫头讨厌,必须找主子告状。他溜溜跟上:“小爷要拿刀剁了丫的,先剁舌头,让那丫头嘴坏!再剁腿,等她不会动了,从上往下割,这一刀,那一刀,这也要来一刀!”小童跟在后头,一边儿在身上比划着,一边儿恨的脸都歪了:“还有,浑身上下划满了刀花,一片儿一片儿往油锅里扔,炸了这丫的!”

    乔青听到这里,情不自禁地吸溜了一下口水。

    院内数人一齐转过头来,观赏这位听恐怖故事听馋了的奇葩,乔青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哈哈,哈哈,饿了。”

    众人再一次望天,忽然开始怀疑,三天前下的决定对是不对呢,珍药谷前途堪忧啊。门口一阵脚步声传来,乔青扭头看去,眨眨眼,便见凤无绝大步走了进来,众人都问好,他淡淡应了了一声,大跨步走了进来。

    一直走到乔青面前:“饿了?”

    “唔。”她点头,便见自家男人,以一种雄赳赳气昂昂的姿态,挟着“天下大任莫过于此”的表情,一脸严肃地走进了厨房。步子顿住在数把刀前,凤无绝拿起来挨个掂了掂,就在外头所有人都以为,这也是个准备行凶的时候,凤无绝终于选好了刀,环视一周,开始……做饭。

    众:“……”

    小童发了一会儿呆,接着畅想凶杀现场:“要不然,我就把她绑起来,把眼睛嘴巴鼻子里全灌上水泥……”

    “别,水泥太脏,我有个类似的毒,跟胶似的,保准管用。”乔青一边儿欣赏着凤无绝倒油、洗菜、刷刷切菜,一气呵成。一边随口给小童完善了杀自己丫头的计划。小童想了想,点头:“嗯,这个好,粘上以后让她张不开嘴也张不开鼻孔,脸先变青,再便紫,最后黑乎乎一大坨,活活憋死丫的!”

    “我说,人好好一姑娘怎么惹你了。”乔青探头指着里头:“油开了。”

    凤无绝应了声,驾轻就熟地把切好的青菜往天上一抛,挥舞着菜刀刷刷两下,一根根的青菜顿时落入了油锅中,乔青看的分明,那青菜上竟然被雕上了细细的纹路,啧,好看:“里面油烟重,进去帮忙去。”她一脚把小童踹进去,然后对凤无绝招招手:“呛死了,快出来。”

    小童一个趔趄,差点儿趴油锅里。

    一歪头,凤无绝已经把围裙丢给了他,锅铲一塞,响应媳妇号召拍拍屁股走人了。小童欲哭无泪地认栽,这乔青和乔青的男人和乔青的丫头一个两个的都不是人啊不是人。没办法,炒吧:“小爷炒的是那个臭丫头,哼哼哼,非杏啊非杏,你也有今天!炒的透透的,扔出去,给狗吃!”

    门口饕餮溜溜达达地就进来了:“火候轻了点儿,我不爱吃焦的。”

    小童呆呆转头。

    只见饕餮大爷探着狗头,直往灶台上瞄,一见他停下来了,四只眼睛一起瞪了个滚圆,大有你不炒出青菜喂我就拿自己喂我的意思。小童慢慢转回头,圆圆的脸上泪流满面,连乔青的狗都欺负人,这日子没发过了……

    ……

    等小童可怜巴巴地炒完了菜,饕餮还没来得及乐,已经被乔青一手顺走了盘子。无视后头吃货的咆哮,牵着自家男人就溜了。一边儿走,一边儿听着后头饕餮跳着脚催促小童再来一盘儿的声音,捧着厨房里顺来的馒头,笑眯眯咬了口:“你不是睡了么,不困?”

    凤无绝接过她手里的盘子:“困,转身摸见你没在,惊醒了。”

    乔青叼着满头眉眼弯弯:“吆,不是说爷奔三那会儿了。对了,囚狼怎么还没来?”

    早在之前,凤无绝就说了囚狼也在冒险队的事儿,而且按理说囚狼在他后面,在那一群人的前面,却不知道中间又去了哪里。凤无绝摇摇头:“那么大的人了,有分寸的。对了,冒险队不只这么些人,这些是心腹,想来过几天,一些收到消息的也会过来。”

    乔青点点头。

    他伸出手,把她整个人搂进怀里,这才感觉到完全踏实了。其实他没说完全的,发现她不在枕边是真的,可是如果不是睡梦中惊醒,又怎么会发现呢。就像她开始说的,他这四年到底有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亡客的生活,又岂能踏实入睡?一个神识大损连敌人到了跟前儿都不知道的亡客,更是要日夜把精神绷到极致!

    他,已经四年没睡过了。

    每每小半个时辰的小憩,都要在一整夜里掰开了睡,他不怕刺杀,也不怕死,却怕再也没有看见乔青的机会。而此刻,他才是满心的踏实,满心的安全,满心的放松。揽着她纤瘦的肩,凤无绝一皱眉:“怎么就喂不胖呢。”

    乔青暗暗翻个白眼儿。

    除了在珍药谷的那两年,其他时间在大陆上四处奔波,风里来火里去,怎么可能长胖呢。然而她和凤无绝一样,这两个人,选择了同样的方式将曾经的四年一笔带过,艰辛抹去,凶险抹去,那些龋龋独行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乔青猫咪一样从他手里叼走一根青菜,就着馒头吃的欢腾:“我这身材,不知道大白多羡慕呢,到老也就这样了。”

    凤无绝的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出现了一个干巴瘦小的老太太形象,一脸褶子,满头白发,依然嘴欠的跟什么似的。走哪儿都能招猫逗狗,前头牵两条绳子,一边儿是肥成了球的大白,一边儿是瘦的竹竿儿样的饕餮,两个二货撒了欢儿的跑,乔青老胳膊老腿儿地在后头跟。再往后头,一群各式各样的老头跟了一溜儿……

    “不行!”太子爷被自己这画面给雷焦了,眉头皱的跟菜疙瘩似的。

    乔青连连拍胸口,一口馒头就这么卡在嗓子里,让这货给吓了一跳:“搞什么,噎死老子。”

    凤无绝帮她捶了两下背,想着把她手里没营养的馒头和干炒青菜给收走了,深深瞧了她一眼:“别吃了,晚上吃这个不消化。回去好好睡一觉。等明天早晨,我做早膳给你吃。”心中,一个喂媳妇的计划,已然悄悄成形……

    乔青没想那么多,反正大半夜的也就是垫一垫,那几口也差不多饱了。

    两人回去房间,很纯洁地洗了个鸳鸯浴,随后香喷喷地相拥而眠。

    翌日清早。

    阳光透过窗格,洒在一夜好眠的枕头上。

    乔青伸着懒腰睡到自然醒,起来的时候,凤无绝难得竟然没在身边。她用了片刻时间,慢慢从呆萌呆萌的状态里清醒了过来,想起那人昨晚说的做早膳,顿时一天的心情都点亮。

    门口吱呀一声,非杏抱着水盆走了进来:“公子,太子爷在厨房呢。”

    “唔。”

    “小公子也在厨房。”

    乔青一挑眉,一边洗漱,一边问:“小十跟无绝一起?”

    非杏点点头,欲言又止的模样。其实不用她说,乔青也听见了,外面乱糟糟的像是有什么人在往第一峰上走。她神识极高,只一感知,知道那些人正走在半山腰上:“有客?”

    非杏顿时冷下了脸:“那个女人竟敢上来?!”

    乔青站起身往外走,原本以为是从外面来找“乔青”麻烦的,恐怕又是为了如意令的事儿。然而忽然想到了非杏方才那表情,和开始的欲言又止,再联系到昨晚凤无绝的话,心里一个可能性顿时跳了上来。

    她顿住步子:“是无绝的人来了?”

    非杏点点头,知道瞒不过自家公子:“不过……”

    乔青一摆手,没让她继续往下说,嘴角却是勾了起来。这样的笑容,落在熟悉她的人眼里只让非杏缩了缩脖子,为那女人哀悼了一把。只见乔青的眉梢都快飞起来,一脸的饶有兴致,一边儿往外走,双目中都是含着满满的笑意:“很好,女人……”

    ——有人给她,送乐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