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五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五章

    这一声——

    笑意满满,语调懒懒,充满了调侃的意味。好似在压抑紧张的气氛之中,吹来的一缕凉风,让人身心一舒,松懈了下来。紧跟着,所有人都是心下一震,不可置信地瞪圆了眼睛。

    这……

    这语气……

    哪怕猜到了来人可能是谁,也一时没有人敢扭头去看,生怕这一切都只是个梦,只是个幻觉!方才还在猜,可能是她回来了,如今这个人就立刻出现,给了他们一个天大的惊喜!一双双眼睛顿时红了,颤抖了良久良久,才压抑住激动扭过了头去。

    看见的,便是殿门口的那一抹耀眼赤红!

    天穹残光之下,那人踩着一地夕阳一步一步走了进来。嘴角噙笑,眉目流转,红衣浮动,一身风流!那精致的眉眼,邪肆的气质,只比他们印象之中的更为妖异夺目、惊心动魄!唯有那双漆黑如夜的眸子,是那么的熟悉……

    “乔青!”

    “凶兽!”

    “凤公子!”

    脱口而出的称呼之后,就是一片人激动的抽噎:“凤公子你回来了,真的是你……你回来了!”

    这个人,当然就是乔青,珍药谷中有不少通往外界的地道,只有内部弟子才知晓。他们不愿背上临阵脱逃的罪名,而选择不从地道中逃跑。可乔青却可以从这里进来。陈吟第一个冲了上来,捂着嘴哭成了一个泪人。她反反复复重复着这一句,就像是一个被人欺负了的孩童,终于看见了撑腰的大人一般,只想把这段时间所受的委屈和憋屈一股脑地倾泻出来:“甘老祖他……老祖他……”

    乔青拍拍这丫头的肩:“我都知道了,这些眼泪,都留给外面的人。”

    她一愣,一抬头,看见了乔青面上那股子笃定,顿时心中的焦躁就似消失无踪。好像只要她在这里,就没有办不到的难事,解决不掉的麻烦!她使劲儿点了点头,破涕为笑:“是!公子!”

    “我靠我靠,还真是你这头凶兽来了!”第二个冲上来的是小童,圆圆的脸上漾着惊喜,连蹦带跳的大老远就扑了过来:“我说你肯定没事儿吧,哈哈,小爷想死你了!”

    乔青一伸手,跟他隔空对了一拳。

    两个拳头一交,各自退后一步:“吆,精进了!”

    “那是,也不看看小爷是谁,天赋高着呢!”乔青这一拳,控制在了对小童之前的修为估测上,值得欣喜的是,在她进步的时候,这些故人的修为也没落下。小童兴奋之下,也没发现她的修为,只哈哈大笑,得意非常。

    只再往后,周师叔,方老祖,陈朝晖,刘江,一系列曾经打过交道的,熟悉的朋友全都一拥而上,围在她周围叽里呱啦的说着什么——惊喜她危机关头突然出现的,为甘老祖的惨死诉苦的,诉说这几年不见的想念的,甚至有人讲起了谷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一人一句热闹极了。

    乔青就站在原地,静静的听。

    从前,她以为珍药谷之于她,只是柳飞小童等人的所在而已,也只是在初入东洲的一个避难所而已。哪怕在这谷里的一年多时间,她也只对那么几个人付出了真心,其他的,权且当做了一个和甘方两人的交易。然而不知不觉间,连她都没有想到,这个“避难所”在自己心里的分量也许并不轻,更是东洲这尔虞我诈的冷漠大陆上,让她极为珍视和想念的一个家……

    看着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荡漾着对她回归的毫不作伪的欣喜,乔青的眼中一丝一丝染上了真实的暖意,也感觉到了肩上那一方沉重的担子。珍药谷,就像是另一个柳宗,她背了!

    &nbsp“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想到这里,素手一抬,四下里静了下来。

    听她一字一顿,极为缓慢且郑重地道:“诸位,我回来了!”

    六个字,只这么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却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其中深意和坚定!

    ——我回来了,回来和你们并肩作战!

    ——我回来了,回来和珍药谷共存亡!

    ——我回来了,回来带着你们把欠了甘老祖、欠了珍药谷、欠了你们的,一点一点统统讨回来!

    一瞬间无数弟子怔怔呆愣住,好像这一月的压抑和痛苦和惧怕,全部找到了宣泄口,放声大哭了起来。唯有两个人,红着眼眶死死抑住泪水,一个是周师叔,一个是方老祖。相比于从前的憨厚,周师叔经此大变多了几分凛然之气。而方老祖,也不再有那等奸猾算计之色,反而隐隐带着一种心境升华的感悟。

    乔青暗暗点了点头,这一遭意外,对他们来说,既是劫难,也是蜕变。

    一片哭声之中,小童吸着鼻子抽抽噎噎,别扭地扭过了头去:“啊,真是讨厌啊,你这凶兽一回来,就害的小爷流眼泪了。对了对了,小十呢?”小童猛的想了起来,伸着脖子朝她身后看,看来看去却只看见了一只瘦巴巴的小土狗,不由急眼了:“小凶兽哪去了,没带回来么?”

    他们在乔青的消息传来之前,已经开启了护谷大阵,是以对于什么饕餮什么乔青的所为一切全不知晓。

    乔青眸子一黯。

    凤小十一丢,她就陷入到了鬼域之中,从那里出来,紧跟着又听到了珍药谷的消息,一路脚不沾地赶了过来。这中间,完全没时间让她去打探儿子的消息。不过好在她没感觉到紧张的情绪,到了这个层次,直觉还是很值得相信的:“这边儿危险,我把他留在客栈了。”

    珍药谷如今这么麻烦,没必要再把小十丢掉的消息说出来,乱上添乱。好在小童他们也没多想,只失望地叹了口气,念叨着想死那头小凶兽了。乔青这才发现,貌似某个人从头到尾都傻戳在上首处,除了刚才砸了个杯子之外,再也没动静了啊?

    她扭过头。

    白玉阶梯之上,是一身如天青带水般的柳飞,五官精致,眉眼漂亮,遥遥盯着她一眨都不眨。这货也变了不少,多了几分沉稳和淡定,颇有一谷之主的大气和风范了。自然,这要忽略掉他现在变来变去的脸色,一会儿眉眼恨恨,好像想冲上来痛骂她为什么要回来;一会儿又面带惊喜,忍不住溢出了说不出的笑意;一会儿皱眉深思,好像想确定眼前这一切不是在做梦……

    柳飞就那么远远地看着她。

    从她斜飞入鬓的眉,到漆黑如夜的眼,到精致挺翘的鼻,到红润丰盈的唇,到她脸上那种与生俱来般的似笑非笑,再到火红的衣衫,脚下的土狗,看了一遍又一遍。就在乔青怀疑,这货似乎开始研究她为什么没有大胸脯的时候,他那漂亮的脸顿时绽开了大大的笑容,张开双臂十足风骚地准备来个大大的拥抱:“小师妹,师兄想死……”你了:“——嗷!”

    话音戛然而止,变为了一声惨叫。

    柳飞捂着自己的熊猫眼,伸出一根手指颤巍巍指着这翻脸无情的家伙:“你你你……”

    乔青收回揍完了人的拳头,微微一笑:“呦,师兄这么‘想死’,老子怎么能不成全你!”

    紧跟着……

    紧跟着就是一顿胖揍!

    接下来……

    接下来拳头和皮肉交击的声音不绝于耳,柳飞的嗷嗷惨叫一声连着一声,抱着脑袋一头问号的被他亲爱的小师妹逮住狠狠修理了一顿。只看的四面八方一片目瞪口呆,下巴掉地:“我的个亲娘喂,凶兽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一盏茶过去了……

    一炷香过去了……

    凶兽终于在一片注目礼下拍了拍手,揍爽快了。忍住再给这货一下子的冲动,一脚踹过去:“起来,别装了。”

    柳飞这才哎呦哎呦着爬了起来。

    嘶——

    大片大片的惊恐抽气中,只见他们老祖两只眼睛一片青黑,肿的只剩下一条缝了。漂亮的脸整整胖了一大圈,鼻下两行鲜血哗哗流淌,绕过了那张嘶嘶喊着疼的香肠嘴:“啊,你这个女人,一点儿都不温柔!等着老子见了干儿子,嘤嘤嘤嘤,老子的干儿子啊!”

    这货还不知道——

    自己今天这一顿揍,全拜他家乖巧又可爱的干儿子所赐。

    乔青撇撇嘴,懒得跟这装模作样的计较。到了这个修为,皮肉上的疼痛也只是一刹那,只要调息个把时辰就能完全康复。她直接扭过头,刚想问问如今的形势问题,只见所有人哗啦一下,退开她三丈远,弱弱开始抖……

    “咳,”乔青摸摸鼻子,貌似把大家给吓住了:“那个……”

    “啊,今天天气真不错!”

    “是啊,青天白日风和日丽,唔,老祖去哪了?”

    “哪个老祖?柳老祖么,没看见啊。啧啧,老祖也真是的,咱们珍药谷生死存亡呢,他也不知跑哪去了……”

    众人一人一句齐齐仰头望天,直接把一旁那个鼻青脸肿的可怜老祖给无视了。开玩笑,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儿,他们没看见!小童更是无耻的严肃下了脸孔,把话题转到了此事的前因后果上,至于他可怜的师傅?咦,师傅是什么,能吃么?

    柳飞的脸都气绿了。

    眼见着大家憋着笑打死不看他,他嗷一嗓子开始挠墙,这一群吃里扒外的畜生啊畜生!

    乔青轻轻一笑,认真听起了小童的叙述。她对这件事一切的来源都是道听途说,外面那些人的目的她能猜到,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始终不如珍药谷的弟子来的清楚。小童三两句话把一切说了个清楚。她这才点了点头:“百里飞鹤,百里世家,原来是这样。”

    方老祖走了出来,一开口,还没说话,先大口大口的咳嗽了起来:“可惜老甘惨死,老夫想为他报仇都做不到!不说如今我这副身子还没痊愈,哪怕是痊愈了……”他的眼中掠过一抹黯然,悠远地望向了外面的护谷大阵:“只怕那孙耀山一旦破阵,整个珍药谷都……”

    无数弟子,握紧了手中兵器。

    刚才还因为乔青出现,而热络的气氛,又重新陷入到一片压抑和悲愤之中。殿内没人说话,连柳飞都停下了挠墙,不再插科打诨。忽然,一声笑吟吟的嗓音响了起来,和这气氛形成了鲜明对比:“谁说那孙耀山还有机会破阵了?”

    众人皆是一愣。

    他们傻乎乎地扭头看去,还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就见她身后的小土狗,干呕了一声,嗷呜一口变戏法一样吐出了一个比它的体积还要大的东西。砰一声,那东西分成两截砸在地上,软面条一样抖擞了两下,不动弹了。

    “这是……”

    “孙……孙耀山!”

    见多识广的方老祖脱口而出,那张惨白的脸上写满了惊讶和惊喜!孙耀山死了,大阵还没破,这说明了什么?!他激动地整个人都在颤抖着,再猛然想到了什么,盯着那条瘦巴巴半死不活的土狗,瞳孔一缩,差点儿没一个高蹦了起来:“饕餮!这是饕餮!”

    &nbsp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饕餮?

    凶兽饕餮?

    三千弟子齐刷刷张大了嘴巴,不了个是吧,就这玩意儿?这货是饕餮?正怀疑着呢,只见那土狗懒洋洋一甩小卷毛,尾巴悠来荡去:“不错么,小家伙,第二梯上还有能一眼认出老子的,嗯,有前途。”说着,尾巴翘起来越过头顶,拍了拍方老祖颤巍巍的肩膀。

    “说、说话了?”

    “还真的是饕餮啊!我的天,我刚才还默默的想凤公子怎么带着这么寒碜的一条狗……”

    “知足吧你,老子还偷偷去摸那大爷的狗头了呢!啊,杀了我吧,我不活了!”

    说完这句的那弟子,呼啦一下把手给藏到了身后,越想越害怕哆嗦地跟筛子似的。饕餮扭头朝他一咧狗嘴,那弟子直接一翻白眼儿吓晕了过去。乔青把欺负小弟子毫无节操的凶兽给抱在了怀里,捏着它的狗爪子朝四下挥了挥,以实际行动告诉大家,嗯,这货就是凶名盛了点儿,其实很呆萌。谁知道又是砰砰两声,哗啦晕倒了一大片……

    好吧,看着一众写满了“凤公子你果然是个凶兽”的目光,乔青果断放弃了:“说回正题,孙耀山已经死了,大阵一时半会儿可破不开。不,应该说,除非他们能再找到一个阵法大师,不然就只能眼巴巴在外面等着“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采取包围政策了。而那些人,”乔青冷笑一声,摸着下巴笑了起来:“他们这会儿可不好受,十万弟子死的只剩下了六万,长老十不存五,神剑门主受了重伤,其他掌门也个个带伤……”

    她每说一句,众人的嘴巴就张大一点儿。

    等到外头的情况她总结完毕,一个个脸上都只剩下了咧到了耳朵根儿的大嘴,不可置信地瞪着她:“公子,你可别告诉咱们……这些都是你……”问话的陈吟到底是没敢说出来,可一想到开始那神剑门主的一声含怒大吼,貌似还真是她:“……一个人干、干的?”

    “当然不是。”

    “呼,吓死我了……”

    还不带众人松下一口气,只听乔青下一句,他们又瞪着眼睛吸了回去:“这不还有凶兽饕餮么。”

    呃——

    这样真的有好一点么?

    一众弟子泪流满面,激动归激动,兴奋归兴奋,可这消息也太吓人了!那可是十万弟子和十几个神王级别的高手啊!好在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被乔青吓,吓着吓着就习惯了。只过了一会儿,大家就以一种绝对的绝对心理素质,接受了这女人人神共愤的举动,还能乐颠颠儿地讨论起来:

    “听着没,凶兽就是不一般,虽千万人吾独往矣!”

    “可不是么?凤公子变态妖孽不是人的程度,越发见长了啊。”

    “嘿,这才到哪,她哪天真的脱下人皮,变成一只大凶兽我都不带抽冷气儿的!凤公子,不要大意地继续努力吧,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

    这种扭曲的心理承受能力,完全是炼出来的。以至于当惊讶一个接着一个的来,到了柳飞变了音的发出一声尖叫:“格老子的,小师妹,你成神王了!”众人也只呆呆沉默了一小会儿,齐齐习以为常地发出了一声唏嘘:“噢,神王了,这头凶兽又变态了啊……”

    乔青:“……”

    一顿插科打诨,也说明了这些消息实在是太让人兴奋了!原本以为即将到来的覆灭,就这么被化解了一半,凤公子回来了,修为已甄神王,带着凶兽饕餮,外面的人受到了重创,护谷大阵也保住了……

    还有比绝望之时接二连三看见希望,更好的么?

    而这一切,都是这个女人给他们带来的!

    他们望着眼前的红衣女子,只觉得哪怕她下一刻说,要带着他们把外面那六万人杀回老家,他们也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就选择相信!然后紧跟着,梦境就变成了现实,只听乔青嘴角一勾,遥遥望向了护谷大阵,好像从这朦胧如烟的阵法中,看见了外面的惨状一般。

    她笑:“风水轮流转,被打压了这么久,也轮到咱们组着团儿去欺负欺负人了。”

    众:“……”

    柳飞最先回过神来:“你有办法?”

    所有人都期待地等着,这个时候,他们竟然没想过,这一切是有多么的不现实。而相反的,好像只要乔青说出什么,就必定能实现一般。不知不觉中,她似乎已经在无形中,成为了这珍药三峰三千弟子的一道灵魂支柱!

    而瞩目之中的乔青——

    只一挑眉梢,极其臭屁:“山人自有妙计!”

    这所谓的妙计,实则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计策,而是和乔青来此之前的准备有关。早在半月之前,她就将乔青现身的消息放了出去,此时此刻,已经可以想见的,多少武者和大门派正从附近的阶梯上赶了过来。这样一来,原本第二梯自以为的神不知鬼不觉,实则早已经成为了整个东洲人人皆知的秘密。

    可怜第二梯的那些掌门,还在心心念念地吩咐下去,让弟子万万不得把乔青出现的消息泄露出去。

    可想而知的——

    这场面,将在一段时间后,变得更加混乱!

    乔青不温不火地将这则消息给说了出来,有些精明的若有所思,倒是还有一些人完全不明白。这更乱之下,岂不是更加的难以控制,更是成为了众矢之的?乔青却不多加解释了:“反正天塌下来,有老子给你们踹回去!”她吩咐大家先去休息,休整个几日再说,外头的人,就抓心挠肝儿地等着吧。

    接连多日的高度紧张,众人的精神已经疲惫不堪。

    眼见着灵魂支柱回来了,这些麻烦的事儿就交给一脑子千百个弯儿的人去想吧,至于他们,只要知道一件事就够了!凤公子说什么,他们做什么,凤公子指着哪,他们打向哪!

    众人轰隆散开,说说笑笑,好不轻松。

    这一休整,就是足足三日。

    这一天,珍药谷的弟子们集合在了大殿之外,三千人,齐刷刷的排列站好,精神饱满,士气高涨!最前方,柳飞和方老祖带着周师叔小童等一些长老,统统自发性地站在了乔青的身后。

    乔青也不推辞。

    站在什么样的位置,承担的是什么样的责任!

    当她把珍药谷的兴衰揽上了肩,这个位置,她有资格站!

    她遥遥望向护谷大阵,外面,有六万弟子和十几个神王等级的大佬,更外面,还有数不尽的人正在朝这边蜂拥而至的路上。三千弟子,就遥遥望着最前的她,那道红衣身影在刺目的日光下衣摆浮动,背脊笔直。

    ——那般的强势,那般的耀眼!

    ——他们都知道,今天之后,珍药谷翻身的日子,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