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二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二章

    乔青霍然惊醒!

    眼前的一切和之前没有任何的不同,一张张鬼脸狰狞扭曲着尖利大叫,它们像是被刺激疯了,不断朝着这边涌过来。

    而饕餮因为她说的“掩护”真正是掩护在了她的身边,没法化为原形它还是一只半死不活的土狗大小,不断在她前后左右绕着圈子,那些鬼脸几乎贴上了它的全身,撕咬啃噬着,表演了一部现实版“兽落平阳被脸欺”……

    它一张口吸进几张鬼脸,干呕着大骂:“你刚才到底发什么呆!”

    刚才?

    她目光茫然,带着几分恍如隔世之感。

    在饕餮看来只是抱着那石碑发呆几秒,而她却是在那记忆里实实在在经历了数年!一下子从幻觉回到现实,就像是被人一麻袋套在了头上,她费尽力气挣脱了下来,就发现还真不如再套回去:“娘的,几年不见,你们还是这么恶心啊……”

    鬼脸们高声尖叫!

    “我靠!你别刺激它们!”眼见乔青清醒,它顿时化为原形升上了天空:“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啊,怎么办?你刚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这些东西怎么破?”

    它噼里啪啦一连串儿的问题丢下来,嘴里也没闲着,那些鬼脸就如倒流的长江一样被它猛然吸了上去!这画面极为壮观,黑色的烟雾在半空中划过一条巨大的洪流,里面无数张面孔发出各种各样的尖利惨叫!

    乔青顾不上恶心,一把火烧掉再一次拥堵了上来的玩意儿,仰头发出一声大喊:“风玉泽!”

    这个名字在萧条鬼域中响彻天际,不断回荡回荡再回荡……

    风玉泽没出来。

    她却知道,他必定听的见!

    这也证明了,昨日他那又狐疑又不解的神色是真的,她没看错!风玉泽原本并没有准备出手相救!那是什么原因呢?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在石碑之中没看见风玉泽的记忆,也就是说他所说的一切应该是真的,他和这些东西不一样!

    乔青再接再厉:“风玉泽,出来帮忙,我带你出去这鬼地方!”

    半空中——

    过了良久传来一声诘问:“你凭什么?”

    她不说话,直接拼着被后方数张鬼脸狠狠啃食了一口的巨大危机,一修罗斩劈上这座黯下了光芒的石碑!轰——半空中声势浩大的一道圆弧,弯弓抱月般炸开在石碑上,崩开一道深深的痕迹!

    同一时间,鬼脸也疯狂地啃上了她的背,她感觉到身体里血肉合着声息一口在獠牙之下飞快流逝。天级火轰一声从脚底窜起,眨眼把全身包围了下来,这些鬼脸就这么啃着她变成了一堆黑灰,小山一样哗啦啦落到了地上,颇有植物大战僵尸里辣椒炸弹的喜感。

    可乔青笑不出来。

    她和饕餮,已经快顶不住了。这行为明显让本就疯狂的鬼脸更加疯狂!这些东西前仆后继地尖叫着一拥而上,密密麻麻,无孔不入!死了几张,又来一片!

    她看也不看扑上来的鬼脸——

    修罗斩一指石碑裂痕,厉声大喝:“就凭这个,够是不够?!”

    回答她的,是爆开在鬼脸之中的一道神力!看着哗啦啦被拍成了月饼的鬼脸,乔青松下一口气,她猜对了!她一早就疑惑,这鬼域里有个“脉”风玉泽这种老江湖不会想不到,为何会被困在这里数千年久?

    原因就在这里,他不能攻击石碑!

    至于不能攻击的原因,就不是现在这紧要关头该去思索的了:“你掩护我,我神力要枯竭了,不能再浪费在这些鬼脸上!”

    从半空中跃下的叫花子二话不说,直接在她的周围清出了一片干净的区域。他一双浑浊的眼中闪动着希望的光芒,这光极其耀眼,似乎将积攒了几千年的心灰意冷一瞬烧灼了个干净。唯一剩下的,是他迫不及待的希冀和信念!

    ——离开!

    ——他要离开!

    这光芒之亮,乔青不忍再看,天空中的饕餮也别过了眼。

    有了风玉泽的加入,一切都变得轻松了起来。她的压力骤松,全心全意专心在粉碎石碑上!这石碑不知是什么材料所成,修罗斩号称神品中的神品,哪怕她神力枯竭不能做出玄气攻击,可到底材质坚固,刀刃锋利,远非一般兵器可敌。可砰砰砰砰的劈砍声接连不断地响着,也只在石碑表面炸开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痕而已。

    乔青不断挥舞着修罗斩,做着最原始的体力活。

    她知道,粉碎这座石碑,只是时间而已。

    她不去看后面和鬼脸们厮杀的风玉泽,也让自己不去听鬼脸的凄厉尖叫,更无视了头顶上饕餮哇啦哇啦的抱怨。胳膊机械地做着重复运动,已经完全无力了,直到细小的一声喀嚓,刀刃和石碑交接处摩擦起火星光电,石碑终于被崩裂了一道口子,一角碎石哗啦啦滚落了下来。

    时间渐渐过去……

    轰——

    哗啦啦——

    这两道声响,听在两人一兽的耳里,简直犹如仙乐飘飘!

    与石碑的粉碎和灰尘的漫尘的漫天同时飞扬起来的,是鬼脸发出的一声齐刷刷的凄厉尖叫,和整个鬼域轰然的晃动!四下里出现了一道道扭曲的波纹,这样的画面乔青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异空间将要坍塌的标志!

    还来不及惊喜。

    两人一兽拔腿就跑:“跑!快跑!去那个大门那里!”

    他们向着进入这里的青铜大门处疯狂地跑去,后面一张张鬼脸张牙舞爪地追击,和之前的疯狂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这会儿的鬼脸真正陷入了一片歇斯底里的状态!后面有着让人头皮发麻的咔嚓咔嚓声,饕餮一边跑一边按捺不住好奇回头看去,这一看差点儿四腿儿一蹬,瘫在地上:“长长长……长见识了……”

    可不是长见识了么?

    鬼脸追击算什么,五官追击才叫牛逼好么?

    那些鬼脸就像是镜子一样噼里啪啦地碎了开,那些张大的嘴,猩红的眼,青灰的面,森然的獠牙,都在一路追击中分崩离析。可即便是这样,也没妨碍到它们的一丁点儿积极性!那些碎开的五官顿时加入到了追击大军之中,密密麻麻的鼻子眼睛嘴巴獠牙,一片片紧咬在她们的身后……

    乔青一把拎起这货,疯了一样就往前跑!

    这一耽搁的功夫,饕餮的屁股被一张嘴啃住,没有了獠牙的一张嘴冰凉冰凉地贴在它尾巴上:“啊,别亲老子,汪!”这货再一次吓出了狗叫。

    乔青一丁点儿搭把手把那张烈焰红唇给扒开的时间都没有,眼下四面的波纹越来越多,地面发生了巨大的震动,不断有深深的沟壑开裂在脚下。一边避开空间裂缝,一边要避开地上的沟壑,一边避开被坍塌引起的砖石飞溅,一边儿速度还不能慢下来生怕被后面的五官大军给追上,这简直是一心四用要逼死她!

    偏偏饕餮不住地甩着尾巴,企图把那张嘴被甩出去,小卷毛擦在她的皮肤上让她几欲抓狂!

    是可忍孰不可忍!

    乔青一把把饕餮给丢了出去:“他奶奶的,老子不伺候了!”

    这就像是臭鸡蛋丢进了苍蝇窝,顿时后面伴随着饕餮的大骂一片一片的尖锐笑声冲破耳膜!乔青才不担心那货,这么多年都活下来了,怎么可能没有点儿压箱底的本事,真以为凶兽饕餮是傻的么!她眸子一凝望向前方:“大门!到了!”

    不错!

    那自从她们进了城之后,便无端端消失的大门,终于在这鬼域的毁灭前夕,重现了!

    乔青速度再快,正惊喜冲上前去,身边已经有一道影子比她更快的呼啦一下超了车。别误会,不是风玉泽,之前的打斗让他也趋近力竭,一直和乔青保持着水平向前。那影子又矮又瘦满身小卷毛迎风飞舞,屁股后头的尾巴上带着大把的鼻子眼睛嘴巴,不用说也知道是谁。

    乔青此致敬礼:“五哥,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啊……”

    饕餮的回应只有一声声痛叫。

    它当先撞开巨大的铜门,一头扎了出去!明亮的阳光从门缝中照射进来,驱散了鬼域里的一方森然,乔青眯起眼睛,看着那货尾巴上的五官齐齐脱离开来,飞向天空,发出了一声尖叫!这尖叫,扭曲,尖锐,凄厉,犹如老枭夜啼般充满了怨气,扎入被温暖阳光照射到的一片天际。

    然后,没有然后了。

    碎片化粉,粉末化烟,丝丝缕缕飘散在了冷风之中……

    眼见同伴消失无踪——

    后面的五官齐齐一顿,像是被这天敌一样的界外阳光给惊怔住了。然而再见乔青和风玉泽离着大门不过咫尺,那些五官一咬牙,又再一次发疯一样的冲了上来!阳光之下,五官发出了犹如腐蚀烧焦一般毛骨悚然的声响,依然前仆后继飞蛾扑火一样想把这两个人死死留在这地狱中!

    “这是什么样的精神啊,悍不畏死,好!”乔青啧啧有声品评了一句,一扭头,就看见一个个掉了眼珠的眼、融了一半的嘴,冒着烟的鼻子,身残志坚地咬了上来!她嗷一嗓子倒抽一口冷气,调动起身体中最后一丝神力,一个俯冲——

    如鹰一般,一头扎出了敞开的门缝!

    ……

    耀眼的阳光带着久违的暖意,洋洋洒洒地落在乔青的身上。

    她和紧随其后的风玉泽和一早就跑了出来的饕餮两人一兽,透过门缝,静静看着里面的一切。看着那些五官一个个扭曲消散在阳光之下,看着这整座鬼域被空间裂缝充斥地满满当当,终于轰隆一声,完全坍塌了下来……

    这种感觉很奇妙。

    距离鬼域不过咫尺距离,里面的一切却丝毫穿透不到外面,方才还在其中挣扎的他们,如今就像是三个看客,看着这禁锢着他们犹如做了一场大梦般的一界,看着它……完全毁灭!

    砰——

    风玉泽双膝一软,就那么跪了下来。

    他跪着,仰起脏兮兮的脸直视着湛蓝的天空,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哭。双手的青筋都崩了起来,他颤抖地抓着地面的草皮,既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泪水冲刷过那张被千年禁锢完全消磨了斗志的脸孔,让他似乎又回到了曾经壁画上的那白发男子,双目中的神采亮的人不敢逼视!

    “我出来了,我风玉泽出来了!哈哈哈哈……我风玉泽,终于出来了……”

    他一遍一遍地嘶吼着。

    这嘶吼到了嘶哑的呐喊,在广阔天际不断回荡,强调着他的激动他的喜悦他的不可置信……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乔青和饕餮对视一眼,一齐悲哀地扭过了头,无法直视他脸上那等重获新生的表情。终于,风玉泽的满腔激动发泄完毕,缓缓站了起来,嗓音嘶哑却欣喜地道:“谢谢,小丫头,别的也不多说了。今后但凡有什么需要到我,我风玉泽必定赴汤蹈海,报你相救之恩——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几千年没出来过了,啧,外面的世界我都不认得了。”

    他环视着四周一片绿意,啧啧感叹着。

    乔青扯了扯嘴角,没说话。

    风玉泽也不介意,心情很好地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接着道:“曾经我游荡大陆,几乎踏遍了整个东洲。这次回来,还是一样吧,在东洲走上一走,熟悉熟悉千年后的环境。你若需要我,只要在大陆上放出消息,不论我在哪里,必定赶来相帮!”他话音一顿,又转头去看已经在眼前消失了的大门,似乎透过一望无际的绿色,还能看见那曾经禁锢着他的一方地狱:“鬼狱虽然消失了,但这数千年的恨我自不能忘!想来你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卷入其中的,这些就交给我,等再相见时,我会给你一个答案!”

    乔青终于说话了:“你有眉目了么。”

    “算是吧,虽然很多细节不了解,记忆也缺失了一段,不过这么多年下来,也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他叹一口气,话音陡然冷厉:“不论那罪魁祸首是谁,我上天入地都要寻之灭之!丫头,你放心,哪怕真的是……”

    他这句话说的,像极了电视里快要死的龙套——抽搭半天没说出凶手的名字,刚吐出一个线索的边就歇菜了——只是眼前的风玉泽,是在她眼皮子底下,生生破碎了开来!

    从头到脚,整个人就像是一面镜子,毫无预兆地碎成了一片一片。因为碎的太快,他的脸上还保留一种说不出的狂热和愤恨上,整个“人”呈垂直站立,除了那周身裂痕之外,不论表情动作一切都是那么鲜活。

    乔青叹息一声,喉头动了动,想说,“不管怎么样,你离开了鬼域,终于看过了外面的天空。”然而始终没说出半个字,风玉泽就在她眼前噗的一下,消失了……

    一切都太突然了!

    突然到即便她一早就有了预感,依旧觉得,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哀。

    她一早就知道,风玉泽和鬼域里的玩意儿是不一样的。可她也知道,风玉泽和她,也是不同的!他失去了一部分记忆,石碑中却独独没有他的,他夜间亦是不能出现,甚至如那些鬼脸一般不能对那方石碑出手“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他到底是什么?乔青不知道——可她有一种预感,也许这个一直以来,自以为自己是人、自以为和鬼脸不同、自以为出了鬼域便能广阔天空任他翱翔的“风玉泽”,注定要失望了。

    唯二值得庆幸的——

    相比于那些怨气凝结的鬼脸——

    他真的离开了鬼域,看见了东洲的天空。

    他直到消失于无形,都不知道自己错了。

    “今朝有酒今朝醉,众人皆醉我独醒……”那悲凉的唱腔又浮现在了耳边,乔青不愿在继续想下去,风玉泽对她来说,其实远不如一个陌生人来的无所谓。真正追究起来,这人也算是她的祖师爷了。不论是仇恨,还是恩情,她和风玉泽之间,也牵扯了千丝万缕。眼见这一代奇男子得到了这样的结局,说毫无感觉是不可能的。

    她从修罗斩中唤出一方酒壶,澄明的酒液洒了下去,在碧绿的草地上溅起晶莹的水珠。

    做完这一切,忽听一边饕餮结结巴巴道:“你……你……”

    “我怎么了?”

    饕餮呆呆望着她,有点儿傻眼,还真说不出她怎么了。以它活了这些年的经验和眼力来说,只看得出乔青在鬼域这段经历之后,哪里发生了一点儿改变。最为直观的,便是她的眼睛了。

    那双漆黑的眸子里,曾经蕴着的是锋芒、是狡猾、是戾气、是一种咄咄逼人的凌厉光芒!再牛逼,总有几分年轻气盛,让人一眼望去,不敢逼视!而现在,这双目反倒好似经过了岁月的沧桑,山河的洗练,人生的祭奠!锋芒未消,圆融地隐入了瞳孔深处,更多的,是一种隐隐的豁达和通透,乍一看,人畜无害极了!

    ——这是一种质的升华!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洗尽铅华,返璞归真!

    饕餮倒抽一口冷气,这是属于心境上的一大步跨越!之前一切都那么危机,这货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改变它还真没注意到。难道是在那石碑发呆几秒钟之后么?这跨越,还让它感觉到了一种玄妙,好像乔青在它不知道的那几秒钟里摸到了一种了不得的境界!

    如果这么走下去,它能想象到她的未来必定无可限量!

    只不过,如今她在站在那境界的边缘,未窥其径。

    这怎么形容呢,就像是一条圆滚滚、毛还蓬松着的小兽,看着无辜无害的很,抬手顺顺她的毛,她就会乖乖在地上露出肚皮。可那无害里到底是含了人看不见的锋芒,利爪,尖齿,剧毒,一不小心,就会猝不及防给人见血封喉地来上一下!

    ——这样的乔青,比从前更危险!

    饕餮结结巴巴地解释了半天,却发现乔青根本就没在听。她正扭过了头,看向极远极远的方向。那边是一座小山头,一个黑衣人正独自站在山顶,遥遥对她点头颔首——这是致谢!乔青冷笑一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说,他是怎么出来的?”她面无表情的时候,波澜不惊的周身有一种近乎妖异的气质,几乎能慑人心魄!

    “草,谁知道呢,怎么引咱们进去的,就怎么出来呗!”一边儿饕餮也被转移了注意,磨牙道:“亏老子之前还担心他!”

    “算了,他利用咱们一次,也给了不少好处。”

    “嗯?”

    乔青没解释,石碑里看见的那一切,已经不能用好处来形容了。她甚至可以想象,如果自己一直毫不知情这么修炼下去,总有一日,会变成和那些鬼脸一样的东西!就如饕餮所说,石碑那几秒钟,她的确是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升华,无关修为,而是内心!

    九指——

    那个黑衣人正是九指。他和从前相比,好像多了点什么,那张板着的棺材脸上似乎少了曾经的冷意,柔和了不少。乔青看了良久,不确定这是不是错觉。想来他从这鬼域里得到了什么,作为回报,也赠予了她一个无言的提醒:“看上去好像是扯平了,不过老子心里怎么这么不爽呢。”

    饕餮弱弱提议:“化为原形,吞了它?”

    乔青斜眼瞄这抖着小细腿儿的货:“你抖什么?”

    “站着说话不腰疼,人肉真的很酸啊!”自从跟了乔青,可怜的凶兽就一直就在和鬼脸五官和人肉打交道,这倒霉催的。乔青想了想,还真是,良心小小的发现了一把,她伸个懒腰,扭头走远,把远远望着她的九指抛在脑后:“那成,放他一马。”

    “嗯嗯?”这可不像你的作风。

    “主要是我发现,他貌似比之前牛逼了不少,咱俩一身伤,合力也不一定搞的定啊。”

    “好吧,那我们去哪。”迈着细溜溜的腿儿跟了上去。

    “先去找个客栈住下,我睡一觉,你大吃一顿,银子我付。嗯,不用谢我,你吃了那么多鬼脸,这是应该的。”

    “呕……能不提鬼脸么——这是什么地方?”

    “第二梯,没想到咱们阴差阳错,竟躲过了三四两梯的通缉,直接回了大本营。正好去珍药谷看看故人,唔,不知道柳飞和小童他们怎么样了。”

    “那个,我说,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嗯?”

    “——你貌似丢了个儿子。”

    “……”

    一人一兽在暖洋洋的阳光下,踩着绿莹莹的草地渐渐走远,头顶是不再有阴霾的青天白日,嬉笑怒骂,一路悠然。远远的,九指凝望着那道火红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了,才失笑摇起了头。

    半晌,他轻轻道:“我们还会见面的。”

    *

    乔青会不会和九指再见面,她一丁点儿兴趣都没有。此刻她和饕餮正寻了一间客栈,一个呼呼大睡,一个嗷嗷大吃。一边养着伤一边计划着去看老朋友,那日子别提过的有多滋润了。

    而与她形成了鲜明对比的。

    却是第二梯上距离并不算远的一方山谷里,她心心念念的老朋友们,正经历着珍药谷有史以来最大也是最千钧一发的生死存亡!

    珍药谷。

    一方护谷大阵将整个山谷完全笼罩住,如同乌龟壳样保护着里面的所有弟子。而外面,十几个门派掌门以神剑门那大汉为首,协同无数长老弟子将山谷团团包围,一只苍蝇都漏不出来。若从天际朝下俯瞰过去,只怕会被这场面给惊到窒息!乌压压的人一排一排一列一列,密密麻麻,多不胜数!

    各色弟子服饰远远地延伸出去,只一估量,少说也有十万人!

    几乎整个第二梯上的门派全部到齐了!

    外面,十万人。

    里面,珍药谷所有的弟子加在一起,连伙夫都算上,恐怕也不过几千之数。

    这巨大的差距,让神剑门掌门极其轻松,运起神力朝着里面喊话:“柳老祖,这么僵持下去吃亏的还是你们,这护谷大阵也不是万能的,你恐怕还不知道,那阵法大师孙耀山已被老夫请来,正在来此的路上。但凡有他出手,又何来破不了的大阵?”

    里面毫无声音。

    神剑门掌门又道:“这阵法,既是暂时保护着你们,二来也将你们困在里面!别说孙前辈来此后阵法必破,到时候你们只有束手就擒的份儿!即便没有那阵法大师,我等围困上三五十年,珍药谷又要如何应对?”

    三五十年,对武者来说,真正是白驹过隙,眨眼的功夫。

    而珍药谷里到底还有不少低阶弟子,他们这一围,便相当于断了里面的物资。高阶弟子不吃不喝尚且无事,可另外那些呢?

    他这攻心之言一说,四下里顿时哄笑了起来:“可不是么,柳老祖,那凤九罪大恶极,搅乱了整整三个阶梯,人人得而诛之!不如直接把那凤九交出来,也免去了你们覆灭的危机!”

    “珍药谷的人,别躲在乌龟壳里啦,交出凤九,饶你们不死!”

    “交出凤九!”

    “交出凤九!”

    “交出……”

    十万人的呐喊,汇聚在一起连护谷大阵都跟着颤了三颤!可珍药谷中,依旧是毫无声音,只有一种隐隐的悲愤情绪从里面传出来。片刻之后,柳飞吊儿郎当的声音远远响起:“老子已经说过了,凤九不在。”

    神剑门长老一摆手,四下里安静了下来。

    他正要说话,却听柳飞话锋一转,嬉笑不再,言辞顿冷:“不过就算是她在,老子和整个珍药谷也保定她了!”

    “柳飞!你真要拿整个谷的性命,为那凤九陪葬?!”神剑门掌门难看,怎么也没想到柳飞竟是这么个态度。他们来这里不过一日时间,然而一来,看见的就是这乌龟壳一样的护谷大阵。外面叫阵叫了整整一日一夜,里面就是躲在壳里岿然不动。好不容易这柳飞肯说话了,竟然是如此态度!他压下心底的杀意,缓和了语气:“柳老祖,你身为一谷之祖,不为自己想,也得为门派弟子想一想。为了那凤九一人,用整个珍药谷的万年基业陪葬,这到底值是不值?”

    柳飞冷笑一声:“呵,少他妈在那假惺惺了,你们的目的谁不知道,让老子恶心的话赶紧给我溜溜地吞回去。你们想动珍药谷,堂堂正正的来,别把这屎盆子扣上凤九的头!”

    小童紧跟着喊了起来:“小爷都提醒你娘多少遍了,拴住了你,拴住了你,这一不留神,又让你带着一群狗崽子到处撒野到处疯!啧啧,这没娘教的孩子像根儿草,真正是没说错。”

    “你们……”外面众人气的哆嗦。

    还是神剑门掌门压住了火气,冷冷笑了起来:“很好,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下怎么办?”

    “那孙耀山快到了没有?”

    说话之人,乃是七环玉峰的掌门,一个看起来极为年轻的清冷女子:“应是快到了,最多再有个几日时间。这事儿说也古怪,那孙耀山从来无利不起早,他对上咱们诸多门派岂有胜算?却只听了那人的名字,便答应前来,且还分文不取……”

    神剑门掌门一惊:“会不会他知道了什么?”

    如果乔青在这里,必能为他们解答。那孙耀山,正是当日隔着千山万水两片大陆和她有过一“面”之缘的——孙重华的祖师爷!而此刻,这些人自然是想不明白的,他们思索片刻,那清冷女子又道:“若说他知道了什么,这应是不会,此事如此隐蔽,除了咱们之外,就连门中长老也都瞒着呢。”她一顿,面上掠过一抹绯红,就连那人,她也没有透露分毫。见其他人尽都有些忐忑,她安抚道:“不过即便知道了,咱们也不用担心。一来,那孙耀山厉害归厉害,到底不可能和整个第二梯为敌。二来,他竟主动立下了誓言,绝不将此事前后的消息透露出去。”

    众人暂时放了心。

    其他的他们可能不信,可既然立下了誓言,这就真正是万无一失了。他们将这个问题暂且放下,重新看向了包裹在一片乌龟壳中的珍药谷,每一个大佬的眼中都是无尽的急迫和贪婪!

    柳飞说的不错,他们的目的从来也不是那搅乱了什么几梯局势的凤九。

    ——而是一整个珍药谷的万年基业!

    ——和那如意令上遍寻不到的乔青!

    15818281691,姑娘,生日快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