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章

    这下真正是前后无门了。

    饕餮也冲了过来和她站在了一起,那些烟雾紧追不舍停在了一人一兽的前后两方。它们化零为整,重新整合成一片巨大的烟雾微微浮动着,那些脸孔一个挨着一个挤在一起,让没有密集恐惧症的她都感觉到了晕眩和恶心!

    它们微微歪着头看着她们,还是那种诡异的视线,在扭曲的眸子里不断闪烁着,发出各种各样的尖叫和笑声。这些声音汇聚着,成为了一种古怪的叽叽咕咕声,好像几千几万只母鸡在下蛋!

    魔音穿耳!

    乔青脑中空白,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有多久,这种连神识都在刺痛的煎熬,像是只有一秒飞快,也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般煎熬。耳边叽叽咕咕的声音似乎清楚了不少,有女侏儒的那句经典诅咒:“你会和我一样的……”有赭衣人疯狂的埋怨:“你为什么不救我……”还有店小二失望的大吼:“小的对你那么好……”

    这些声音掺杂在一片桀桀怪笑中,只让她头痛欲裂,浑身发冷!

    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她有一肚子的三字经想骂,骂的它们爹妈都不认识!也有满身的神力想轰炸过去,把这些玩意儿捣成一滩烂泥!然而她张不开嘴,也抬不起手,一切的思绪都像是被什么黏住了,连简单的思考都变成了困难!唯一剩下的,只有满心满肺的屈辱!

    这种屈辱,如同水波一般在声音嗡嗡中于脑海散开,将她心底深处潜藏的戾气和躁动全部勾了出来!如一只欲望之手,伸出带着魔力的手指一丝丝将这些负面情绪勾着,扩大,扩大,再扩大……

    如果变成了这些东西,她一定把更多的人都拉进来作伴!这样的想法一发而不可收拾,由一点,到一线,成一面,在她的心中无限扩大了起来:“对,就是这样,让他们都进来。你的男人,你的儿子,你在寻找的那些人,全都拉进来作伴。不用复仇,也不用修炼,没有尔虞我诈,可以永生不灭……”

    “你说什么?”

    “可以永生不灭……啊——”说话的这张脸猛然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被醒过来的乔青一神力轰到脱离了烟雾,跌落地面了扭曲着抽搐了起来。不错,她醒了,在这张脸说起男人说起儿子的时候就脑中出现了一瞬清明!

    男人……

    儿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子……

    这两个字笔直地戳中了乔青的心窝子!

    她脑中一嗡,出现了一瞬清明,她丢了男人丢了儿子这绝对是乔青的逆鳞是她的七寸!她不能留在这里,不能被这些狗日的蛊惑,她得把他们一个一个给揪回身边!这样的念头被那一大一小两张俊脸的浮现支撑着,生生让她咬破了舌尖清醒过来!赫然发现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这些烟雾之前,离着这些扭曲的脸孔只有咫尺距离!

    一张脸伸出的獠牙和精光闪闪的眸子在她的瞳孔中放大,余光中身边的饕餮也似她一般完全魔怔了……

    乔青一击得手,飞快后退!

    一边退,一边厉声大吼:“醒过来!醒过来!”

    这一切只发生在眨眼间,饕餮一个激灵惊醒过来:“狗日的贱鬼骗我有东西吃!”直到它也飞快后退跟上了乔青的步伐,那些鬼脸还挂着得意洋洋兴高采烈的诡异笑容没回过神来。地上的那张脸发出的惨叫和他们的动作同时发生,密密麻麻的鬼脸全部一僵,一齐低头看向下面扭曲着的那倒霉脸:“你干的好事儿,说什么男人儿子她们醒过来了!”

    乔青看见地上那张脸一个翻转,把后脑勺对向了上方……

    那“后脑勺”,赫然是另外一张脸!

    它咧开大嘴发出桀桀怪笑:“那有什么关系,吃起来麻烦了一点儿而已!”

    吃?不待她紧紧地皱起眉头,鬼脸拔地而起重新冲回了烟雾中,合着那密密麻麻地面孔张牙舞爪地就冲了上来!

    “我靠两条命,怎么办?!”饕餮一边后退,一边暗骂狗日的你们这是作弊!

    咻——

    回答它的,是修罗斩化为片片飞刀甩了出去!

    耳边声声尖叫,烟雾顿时分裂成一股股散了开,即便如此依然有几张脸被她以水果忍者的连击般削了下来!她眼睛都不眨一下,在这个时候展现了让饕餮五体投地的高度心理素质:“还能怎么办?干死它们呗!”

    饕餮干呕一声:“我操你口味真重!”

    乔青没功夫搭理它,飞刀倒卷着回了来,素手一把接住再次丢出,把地上正要复活的几张脸给爆了头!它们化为丝丝黑气犹如一根一根细细的头发丝,带着歇斯底里的尖叫消散在空气中。可这没有一点儿威慑作用!四面八方一拥而上的脸连看也不看魂飞魄散的同伴!

    对它们而言,生存在这里本就比死还要惨,恐惧、忌惮、与理智一起荡然无存,远远没有把另一个活人留下来来的有成就感和使命感!一张张面孔木然而贪婪,就像饿疯了的野狗,闪烁着一种灭顶的恶毒!

    没有什么能阻止它们!

    ——就连变回了原形的饕餮也不行!

    幽暗的阴影蔓延开来,凶兽巨大的身躯膨胀在天空之上,一张嘴生吞了百多个惨叫的鬼脸!这次轮到乔青干呕了:“你这胃口也太好了吧?!”饕餮打一个崩溃的饱嗝:“老子宁愿去吃屎……”

    然而即便这样,还是不够!更多的脸飞快地缠了上来,有的攀上它的身体,胃口更好的一口咬住它布满了倒刺的鳞片上!獠牙嘎嘣断裂,深深插在了鳞片之内!饕餮一抖,将它们甩下去,足有一个城池粗壮的尾巴,在半空中就将那群胆敢把它当食物的鬼脸拍成了月饼!

    可是它们太多了……

    无数烟丝从破砖烂瓦中间石缝和地下冒出头来,死了一片,又来一片,被甩下去,再扑上来,有一只甚至一口啃住了饕餮的尾巴,生生以一种“一不怕死二不要命”的革命精神啃下了一片带着血的鳞片……

    凌厉的刀风从后袭来!

    那嘴里血肉模糊的脸被薄如蝉翼的飞刀切成个水平面!让人发指的是,它飞快跌落在地面上,扭转过来的第二张脸竟然凌空叼住了那片鳞甲,企图去舔一口新鲜的血肉!持刀的乔青差点儿抓狂:“五哥你跟这些吃货一比,简直他妈的弱爆了!”

    饕餮也被这逆天的吃货精神完全震住,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尾巴上被乔青一把逮住!当然了,能逮住的只有一个柱子粗细的倒刺,她轻轻一拉:“变回来,快!”

    它应声恢复了半死狗的大小。变小了的饕餮,顿时变成了一只插满了尖尖的仙人球,血水渗着伤口汩汩往下流。乔青一弯腰,一把拎起这狼狈的仙人球,抱在怀里。这货身上的獠牙尖儿扎的她胳膊疼!她抬手甩出一大片天级火,吞噬了那冷火的天级火上升了不只一星半点儿!冷热可随意变换,也呈现出了一种白中泛金的颜色!

    这颜色,非但没有削弱的从前那金色的耀眼,反倒带出个更为炽烈神秘之感……

    罡风与烈火立刻相映成辉,横扫出了一条火龙,整个鬼域立刻就诠释了什么叫做“鬼哭狼嚎”!无数的脸在火龙的横扫中扭曲尖叫,乔青擦掉胳膊上没被这些脸伤到反倒被饕餮刺出的血痕,没好气地撇嘴:“原来血光之灾是这么个意思,那侏儒妹子坑爹呢?”然而她说归说,一点时间也不敢耽搁,就着后方火龙的掩护,抱着仙人球撒腿儿就朝客栈的方向跑!

    那些尖叫被远远甩在了后面……

    她们一口气跑到了鬼域的另一边快到尽头,远远地那客栈已经能看见了!一片萧索寂寥的鬼街上一个人影都没有!奇怪,这边那么大的动静,九指去了哪里,是藏起来了,还是死了?乔青来不及多想,因为她听见了再一次临近的声音,一扭头——只见那些饿疯了的玩意儿竟然连天级火也往肚子里吞!

    吞完的鬼脸一个个脱离开了烟雾,撑着鼓胀的腮飞上天空炸了。但这似乎一点也没有影响其他面孔的食欲。它们就像扑火的飞蛾一样,洪湖水那个浪打浪地往天级火里冲,前仆后继的精神终于逆天了!

    ——那火龙居然硬生生被它们啃断!

    大片的鬼脸再一次在黑色烟雾之中排山倒海般一拥而上,方才还萧条不已的鬼街,再一次被烟雾给拥堵住了!饕餮吓傻了,拿爪子无意识地拽着乔青头发:“吓死爹了吓死爹了,老子吃了一辈子,这次难道要被这群东西给吃了?!”

    “没事儿,你现在就是个植物样,这些玩意儿吃肉的!”乔青在这个危机时刻,硬是匪夷所思地找到了两秒钟的空挡,拨了拨被抓开的头发,颇有一种“头可断血可流,头发不能乱”的舍命骚包特质。

    “你他妈的到底在干什么,这都什么时候了混账东西!”饕餮尖叫。

    “吵什么。”乔青不耐烦地把在自己耳边哇啦哇啦乱叫的狗头按了下去:“你说你活了多少年了怎么心理素质这么差,这才哪儿到哪儿啊,一群连鬼都称不上的畜生——老子男人儿子全都丢了都比你淡定。”

    饕餮差点儿想自绝!

    它怀疑乔青已经被这几个月来一系列的苦逼事儿给刺激傻了,虽然现在的情况是哪怕跑也绝对跑不过这些玩意儿,不过眼看着客栈就在长街的尽头,努力努力挣扎挣扎总行吧?这一扯皮的几秒钟,那些鬼脸已经冲到了眼前!

    它绝望的闭上眼,正哀怨着自己堂堂一代凶兽竟是这么个死法,幸亏没“人”知道不然丢兽丢大发了!却听头顶的乔青忽然出声:“阁下你看了这么长时间的戏,不买门票不出力就罢了,关键时刻顺手救个人没问题吧。”

    饕餮顿时睁眼:“有人?”

    有他妈的人!它看见的就是张牙舞爪冲到了眼前的獠牙!

    电光石火之间,饕餮以为自己死定了!这獠牙啃上狗脑袋的半秒钟来的比半个世纪还要长,眼前的一切似乎成为了慢动作,饕餮用半秒钟的一半时间回味了这一生吃过的各种美食,再用另外一半时间思索着这女人这么淡定到底是疯了还是疯了还是疯了?

    轰——

    一道神力爆开在犹如丧尸现场的鬼脸群里!

    这真正是最后一刻,就在她们必死的最后一刻,以至于鬼脸的獠牙离着她们是那么那么的近,神力一爆开,乔青和饕餮被余波给冲地整个儿飞开,七荤八素地跌在了地上。再抬起头,看见的就是终于出了手的风玉泽!

    前头和这些鬼脸纠缠了那么长时间,此刻已是正午时分,太阳高高挂在头顶上,非但没有让鬼域稍微产生点儿暖意,反倒那阳光都是白森森的。风玉泽就站在这森白的阳光下头,一道神力清道夫一样席卷了小半个鬼域,两侧房屋轰隆坍塌,地下所有的石砖全部震动了起来,发出嗡嗡的轰鸣,无数痴魂怨鬼成为了神力之下的碎片……

    这画面让一边儿的饕餮看呆了:“老子也是个见过世面的了,这样的高手几万年来还是第一次见啊!啧啧,算这哥们儿有良心,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还拔的这么帅,我这凶兽都要被感动了。”

    乔青爬起来:“你可以跟他去搞基,不过人兽殊途,跨物种恋爱难度有点儿大。”

    饕餮正想呸她一口,再一次惊呆了:“我说你不讲义气这是第二次了啊!”乔青再一次丢下它麻溜溜地跑远了,饕餮一边暗骂一边儿回头看了眼风玉泽,好吧,老子是凶兽,没义气是应该的。想着立刻抛下了那点儿愧疚感,撒开小细腿儿就跟了上去。

    ……

    吱呀——

    客栈大门被乔青一把撞开,拎住后面的饕餮朝里面一丢,砰一声关了上。

    饕餮正想问怎么不等等那风玉泽,便见乔青飞快忙活了起来,一挥袖,桌子椅子这客栈里一切的东西全部抵住了房门,窗帘等布料都扯了下来,塞住每一个门窗的缝隙。一道道的神力屏障设置在了客栈的四周:“我说,你怎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么比我这凶兽还不讲道义?”

    “闭嘴先。”

    “好吧好吧,那你做这些有用么。”

    “抵上一会儿是一会儿,听说黑狗血能辟邪,你再叽歪老子把你宰了放血!”乔青的脸色极其凝重,也极其的不好看,斜眼就在它身上扫了一眼。饕餮默默后退:“老子是凶兽,不是狗,真不是,你别冲动,汪……”这货吓的狗叫都出来了。

    乔青无视了它,如果是平时,她必不会跟饕餮这么说话。可这会儿,她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好好想一想,从头到尾,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她一边将防御全部准备完毕,一边站在窗子前朝外面看去,盯着在鬼脸中厮杀的风玉泽,眯着眼睛呢喃了一句:“真的是他么……”

    她说不出这是个什么感觉,却觉得实在是不对劲。

    这一切,之前她还没串起来。

    直到刚才——

    她并没有那么笃定四周就是有人,不过就如饕餮所想的,哪怕是再往客栈跑,也比不上这些鬼脸的速度!只能算是垂死挣扎罢了,反倒不如赌上一把!她一路上都觉得,自从这些鬼脸出现了,就有一双眼睛在看着她,观察着她,那是一种估量的神色,似乎想看看她能不能想到办法对付这些东西,也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出手相救……

    然后风玉泽出现了!

    是他么?

    理论上应该是的,除了他又会有谁?

    可是他为什么要救?自己和他非亲非故,他突然出手相救,是因为什么?!根据昨日的观察,这个人的自暴自弃绝不是假的,他是风玉泽应该也没错,可是这个人,似乎少了风玉泽那一代天才人物应该拥有的一些秉性,这叫花子一样的人和之前那惊艳人物实在差的太巨大了!

    乔青摇摇头:“连饕餮都说,这人的修为之高从未见过,是老子想多了吧?”

    饕餮在一边忽然插嘴:“其实你就是脑子太深了,什么人被困在这里几千年,都得变成那么个德行!换了你,你也一样。再说这人出手,我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救你,当时在擂台上不就顺手救了你一次。就当他良心发现好了,噢,也许他爱上你了……”

    她抬起头来:“等等——”

    “嗯?”

    “你刚刚说什么?”

    “也许他爱上你了——不会吧,你可考虑清楚,人鬼殊途啊,这比人兽跨物种还要可怕!”

    “上一句。”

    “反正他不是第一次救你,当时在擂台上,不也……”

    “不错!就是这句!”黑眸中凌厉金芒幽然一闪,什么叫一语惊醒梦中人?

    当时在擂台上,风玉泽出手的时候有人喊出了一句话——“你明明不能……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能什么,不能借着情感交易离开这里么?那是不是说明,这些鬼东西一早就知道了风玉泽的身份!那么问题又来了,既然早就知道了,风玉泽这个异类是凭什么让他们放弃了动手的?凭什么在这个地方一呆千年依旧完好无损的?同样的,也表明了他们知道风玉泽早已经看穿了他们,那么那些鬼东西又怎么没有变成黑雾,而是依旧保存了那等人形状态呢……

    乔青想的都快揪头发了!

    自始至终风玉泽没有说过一句话,偶尔面朝这边的时候,蓬头垢面上是一种狐疑之色,好像连他都不理解,自己怎么就出手救人了?这面色落入乔青眼中,让她灵光一现,还来不及抓住,一边饕餮忽然大叫:“不对劲,不对劲,快帮忙!”

    她不用往远处去看,已经发现了,烟雾如丝见缝插针地从窗缝门缝里挤了进来!风玉泽再牛逼也拦不住这成千上万的鬼东西,尤其这些化为鬼脸之前的东西,修为和他也差不了太多。一道一道的黑烟开始从他的各个空门处逃窜了过来,化为极细极细的烟丝钻进客栈里……

    这烟丝无形,如何能破?

    只能眼睁睁看着烟丝一缕缕汇聚在一起,由里面长出面面的鬼脸长开血盆大口朝她们吞来!

    ——又是一轮战斗!

    外面风玉泽在拦,里面乔青也在打,饕餮急到咧着大嘴去吸这些烟,咕咚一声吞了下去,乔青甚至听见有什么从它的食道里发出尖利的大叫!她脑补了一下这个画面,脸都绿成了一朵大菊花,听饕餮懊恼地晃脑袋:“我从来没这么恨过自己这单一的攻击方式。”

    “术业有专攻。”

    “什么意思,欺负凶兽没文化呢?”

    乔青一匕首砍死一只鬼脸,扭头看它,深深地:“五哥,能吃就多吃点儿吧,咱们说不定明天就再也没有吃饭的资格了!”

    饕餮气的跳脚,这简直是戳它心窝子!为了明天能吃上饭,而不是变成这样的鬼玩意儿,饕餮再吸再厉半点儿也不敢松懈。烟气越来越多,渐渐地,已经不能用丝丝缕缕来形容,而是成片成片的突破防线。外面风玉泽明显不敌了,他没离开,只是动作愈加的缓慢,被放出的鬼脸也愈加数不过来,这些鬼脸紧紧围在客栈四周,几乎将整个客栈都包围了起来!

    “快,快进去——”

    “后头的别挤,一个一个来……”

    乔青不得不说,鬼畜界也是有先来后到的。它们正成片成片挤在门缝上,争先恐后的,削尖了脑袋往里钻!一切的光线全部被覆盖住,客栈里忽然就暗了下来。细细的门缝上上布条空隙之中,一张张面孔呈垂直状态挤在一起,黑暗中无法言喻的压迫感和恶心感让乔青连太阳穴都在突突地跳。

    她看见最前的一张鬼脸微微歪着头,对视着朝她笑了一下。

    心中泛起一股恶心,差点儿没吐出来。

    这鬼脸立刻咧开大笑笑的更加恶意,垂直九十度一个翻转,扁平扁平地从门缝里飘了进来……

    噗——

    一声细微轻响,乔青收起修罗斩,听着那鬼脸尖叫着被她切瓜砍菜样的一劈两半,一落到地上,还没来得及复活,让准备在那里的饕餮两只前爪给两巴掌拍死了!

    外面不知发生了什么,那些鬼脸还在前赴后继地往这挤:“这百折不挠的小精神,怪不得一个个修为高成这样呢!”乔青的脑中似乎闪过了什么,却完全抓不住,也没有头绪去抓。她就和饕餮一人一兽这么配合了起来,手起刀落就是一张,饕餮就跟在玩儿打地鼠一样两个爪子啪啪啪拍的不亦乐乎,把一张张脸拍的跟煎饼似的:“噢,煎饼也好吃,哧溜……”难为这货对着这么一群玩意儿,还没流出哈喇子。

    一人一兽愈加默契。

    可那些鬼脸到底是由人组成的,它们有智慧!渐渐地,乔青发现,她切菜的频率慢下来了。也就是说,那些鬼脸改变策略了!她正狐疑着朝窗外看去,整个客栈忽然震动了起来:“靠,它们在撞!”

    轰隆——

    轰隆——

    震动的频率越来越大!

    桌椅板凳全部倾泻到了地上,天花板不断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像是有什么要裂开了。房梁轰然砸下,大片大片的瓦砾兜头落了乔青一头一脸,瓦砾溅开,紧跟着而来的就是黑暗中已经到了跟前儿的放大的鬼脸!

    “操!真他妈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突围!”这些鬼脸是从头顶的瓦砾里跟着钻进来的。乔青用天级火解决掉他们,客栈也跟着烧了起来。天级火不死不灭,这些木头和砖石形成的四壁,如何能抵挡都住?冲撞!火烧!激斗!整座客栈在各种混乱中发出了一声极为细微的声响,喀嚓,那是承重柱支撑不住的开裂声。

    乔青脸色一变,大喝一声:“退——”

    饕餮和她一同飞出客栈。

    与此同时,后方巨大的轰响犹如山洪崩塌,无数鬼脸被压在下面凄厉尖叫着,灰尘漫天,轰隆不断,这给了她们暂时庇护的地方,终于如整条鬼街上的建筑一般,也化为了一堆齑粉……

    鬼街上,经过了一整日的激斗,如今存活下来的鬼脸,已经不足之前的三分之一,可即便如此,依旧是密密麻麻数不尽的骇人!乔青从地上爬起来,入耳的便是一波波潮水样袭来的诡笑声,它们猫捉老鼠一样地笑着,浮在对面,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对面凝重的脸。

    乔青的确脸色凝重,客栈的坍塌,也就意味着,已经力竭的她又一次要和这些鬼玩意儿正面相对了!

    她抬起头,看了看即将黑下的天色:“半个时辰,拼了!”

    ……

    乔青很庆幸,半个时辰她熬住了。

    这些玩意儿变成鬼脸之后,明显没有了之前那些修为,只能使用最原始的撕咬状态。她和饕餮躺在鬼街的地上,看着四下里完全成为了一片废墟,头顶上月光淡淡,即便那些鬼玩意儿不见了,她也似乎一闭上眼,就能回忆起刚才那惨烈的厮杀……

    噗噗噗——

    就是这样的声音,如同泡沫破裂,鬼脸在她的眼前消失不见。

    她和饕餮这么倒头躺了下来,四肢酸软周身力竭,连手指头都动弹不得了。她在一片血泊之中,浑身上下都是细小的伤口,一直躺到了现在。饕餮弱弱扭头看她:“我说,帮我把身上的刺儿拔出来怎么样?”它又变成了一只仙人球。

    乔青挣扎着爬了起来。

    饕餮惊喜:“看不出你还是挺温柔的么。”

    乔青连翻白眼儿的力气都没了,这货明明有四只眼,到底是哪只眼得出这个结论的。她东倒西歪地绕过饕餮,在那货哇哇大叫的声音中,在鬼街上走了起来。她没有时间了!整整一日,风玉泽所说的唯一一句话,就是消失之前那似乎极为狐疑和挣扎的一句:“明天日出,这些死去的还会出现!”

    也就是说——

    今天她经历的一切,将在日出的时候,再来一次!

    除非她能在天亮之前,找到离开这里的路,或者克制这些东西的办法,否则,明日她必死无疑!

    乔青忍住浑身的酸痛,孩子都生过了,还怕这点儿疼?她强迫自己的思绪飞快转动着,这里既然自成一界,那么也可以说,是类似于一个异空间样的地方。只不过,异空间是静止的,它是移动的。那么,追根溯源的,这地方不论是以什么样的方法形成,也必定拥有一个类似于异空间一样的“脉”!

    只要找到那支撑点,毁掉,她相信有出去的可能。

    “这个问题,我能想到,风玉泽不可能想不到……”她顿住步子,再一次萦绕回了之前的那些疑问上:“算了,只有一夜时间,现在不是去想那些的时候!是驴是马,总有拉出来溜溜的时候!”

    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在月光下被拉开摇摇晃晃的影子。

    带着血的脚印,就这么一步一步,印在鬼域森冷的地面上。

    一步一步……

    一步一步……

    直到将整个鬼域,每一个角落都印了下来。乔青站在另外一边的边际,也就是之前风玉泽约她的林子里,抬头微微眯起了眼睛:“到底是什么地方,都找遍了,那支撑点到底在哪……”

    天色还没亮,却快了。

    剩下一个时辰的时间,若是普通人想必早就放弃了,她却走起了回头路,将在这里发生的一切一点一点回忆了一遍又一遍,回忆到想吐了都不肯放弃重新再来一遍!她要从这里找到任何的一点线索!这说的难听,是不撞南墙不回头,说的好听,是坚持不懈永不放弃。可乔青知道,她只是想那一大一小了而已,那两张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俊脸,不断在眼前交替变幻着,成为了支撑着她的一个支点!

    让她铁了心,发了狠,不出了这鬼地方决不罢休!

    乔青忽然一顿!

    漆黑的眼睛望向开始泛白的天际,眼中迸射出灼灼的金芒!她知道了,她想到了!乔青腾空而起,火红的衣摆在狂风中荡出争分夺秒的速度,仰天狂笑的声音震荡在整个鬼域天际上,久久不散……

    “儿子,儿他娘,等着老子——!”

    明天出鬼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