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九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九章

    乔青认出来了!

    即便此刻这叫花子一样的男人和印象中想象中的那风华男子完全不同,然而这张脸细细辨认下来,正是当日壁画上的那张面孔!

    ——风玉泽!

    她两个字落下,叫花子支着树干醉醺醺地抬起了头:“风……风玉泽……真熟悉的名“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字……”他的话音散在风里,带着说不出的悲凉,忽然口齿不清地笑了起来:“多久没人这么叫过了,叫花子、老酒鬼……我差点儿忘了,我还有这么个名字,风玉泽……哈哈哈……”

    他笑声越来越大,带着几分悲哀的癫狂。

    这无疑是默认了!

    乔青几乎是倒抽了一口冷气,即便刚才乍一看见这张熟悉的脸,都不如此刻他亲口承认来的剧烈!回想当初那两面墙壁,上面的男人白发披肩,麻衣木屐,那等无拘无束的洒脱,真正令人心驰神往!她甚至不止一次想过,这个男人会在东洲混成个怎样的高度;万年之后,会以一个什么样的姿态出现在她的面前……

    一万个可能性里,独独没有这一种!

    他的样貌实则只有三十岁吧,可原本那如沈天衣一般代表了天赋异禀的白发,失去了光泽灰白相间地蓬在脸侧,乍一看去就像是个即将老去的落魄中年,这反差实在太过巨大!乔青用了良久,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你,怎么变成了这样?又怎么会在这里?”

    风玉泽也终于笑够了。

    他抬手擦了一把笑出的眼泪,眸子里的酒意褪去了不少:“本来只是想提醒提醒同病相怜的你,没想到,你竟认识我。”至于为何认识,他没表现出任何的好奇心。字里行间,意兴阑珊,心灰意冷:“丫头,你很不错——我留下的记号那么隐晦,也被你发现了,还能甩下那些监控着你的玩意儿,一路找到了这里来。”

    “玩意儿?”顿时抓住了他话中深意。

    风玉泽看她一眼:“你比我想象的还要精明。”

    乔青没搭腔,知道他后面必还有话。

    果不其然——

    他扶着树干摇摇晃晃地踢了一脚,把脚下的落叶扫干净,倚着席地坐了下来。下颔朝一旁一点,示意她挨过去坐着。乔青想了想,坐去了他对面:“别误会,为了多活两年,我还是不靠着你了。”开玩笑,这可是人形移动臭气弹,坐他旁边儿还喘气儿不喘了。风玉泽也不介意,打了个酒足饭饱的哈欠,顿时臭气四溢:“不怕我害你?”

    乔青捂住鼻子:“你不会。”

    “刚才还说你精明,这会儿就傻了。”他正要说,莫不是以为当日救了你,就不可能加害于你?便听乔青先他一步,接下去道了一句:“你和他们不一样。”

    “你知道?”意外道。

    “你如果问的是那些人的目的,这么多日了,我自然能感觉出来。”乔青勾唇一笑,这笑容在一张平平无奇的脸上说不出的耀眼,那是一种强大的自信和笃定:“施恩!”

    “好!当浮一大白!”仰头就又是一大口酒。

    喝罢了,才精光灼灼地望着她,赞许道:“小丫头,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想当初,我可是过了足足有半年多的时间,才看清了这一切……”时间缓缓地过去,随着他一会儿闷头灌酒,一会儿娓娓道来,乔青一点一点得知了她想知道的东西……

    数千年前——

    一觉醒来,风玉泽出现在了这里。

    他寻思良久,完全想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似乎生命中最后一段记忆缺失了。上一刻还处于闭关修炼中,下一刻就躺在了这陌生且可怕的地狱!接下来,他便经历了乔青所经历的一切,满城的高手,日出而现,日落而消,莫名的友善,包藏的祸心……他有着常人所没有的预感,直觉告诉他,不能和这里的任何人交心!

    他的选择,和她一样,不动声色地默默观看。

    他看着这座城,一看就看了整整半年时间,随着猜到的隐情越多,他心底的绝望也愈加的深。直到某一日,这里走入了一个和他相同的可怜人:“是那日的女侏儒,她一时好心随手帮了这里一个武者的忙,从此失去了身体,永远留在了这里!”

    “她被夺舍了?”

    “差不多吧,她成为了这里的一员。而那个武者,得到了她的身体,眼睁睁从她眼前消失了。”

    如风玉泽所说,这是一种情感交易。一旦有外来之人,和这里的原住民产生任何的感情,不论恩义,都将从此沦落此地,成为和他们相同的玩意儿!而那个“人”,便会得到前者的身体,回到东洲大陆!当日那女侏儒狰狞扭曲的恨意浮现在脑海中,让乔青冷不丁打了一个激灵:“若我出手救了赭衣人,便会重蹈那女侏儒的覆辙?”

    “亏得你警醒。”

    乔青出了一身冷汗:“那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

    “数千年了,直到现在还是不知道么。”

    “……只缘身在此山中“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啊。”他仰头饮酒,倒了良久发现壶中空空如也。此刻天快要黑了,风玉泽苦笑一声,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酒没了,我也该消失了。”不待乔青惊讶,他一股脑地解释道:“时间不多了,我长话短说——这个地方,我称它为鬼域,但凡神识能够探索的地方,一花一草一人一狗都是活物,看不出任何异常,极易受到蒙骗。而跨入这里之后,你的生命力便开始流失,就如我现在,到底跟那些玩意儿还有什么不一样,就连我也说不清了。”

    眼见乔青眸子一闪——

    风玉泽点点头:“你猜的不错,从某一天晚上,我忽然就变成了他们那个模样,只有白日出现。这也是我不能直接在晚上找你,却要绕那么大的圈子给留下信息的原因。”他说着,满目的悲凉和苦意:“那等生命力的流失极为缓慢,察不出丝毫端倪,等我发现已经晚了……你不用害怕,如今我并未完全沦丧,没有通过交易离开这里的资格,不然也不会跟你说这些。”

    乔青点点头,这话她相信。

    也就是说,风玉泽现在,处于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中间地带!

    她可以理解这人的自暴自弃了,当年的一代天骄,如今却要在已知的情况下,眼睁睁看着自己日复一日的沦为鬼畜!他没疯了,都算他心理素质高!心中升起抹对这绝代高手的怜悯和悲凉,她听风玉泽抬头看一眼降临的夜幕,语速越来越快:“你心中所欲他们全都知晓,作为迷惑你达成交易离开这里的根据!你记着——一不能跟他们产生任何的恩义,否则将再无回头的可能!二不可……”

    “不可什么?!”

    没有人回答。

    ——风玉泽消失了。

    随着一轮明月取代了落日,天空被重重阴云遮蔽了下来,整个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在她的眼前,“噗”的一下,如泡沫一般凭空消失了!他手中空酒壶跌落地面,发出“砰”一声响——

    饕餮嗷一下子蹦了起来:“哪儿呢,哪儿呢,谁在爆爆米花呢?”

    乔青眯着眼睛望着地面厚厚的落叶。

    酒壶碎片炸开在树影婆娑上,散落了满地的瓷碴子,一旁树干摇动枯枝相撞,发出喀嚓喀嚓的声音,在空无一人的夜下枯林里显得森凉而诡异。过了好半天,一边儿饕餮总算清醒了过来,这一代凶兽的生命中貌似只有吃和睡两件大事儿,从来到这里它就开始睡大觉了。

    这货用爪子拍着狗嘴打哈欠:“他都跟你说了什么。”

    ……

    一人一兽迈着缓慢的步子一路回返,这林子极是偏僻,应在整个鬼域的边际了。乔青一路复述着,同时将得到的信息理成脉络,偶尔停顿思索,回去的时间整整用了来时的两倍之多。待到已经能看见主干道上那方巨大的擂台时,天色也灰蒙蒙有了日出的迹象。

    “说完了?”

    “嗯,你还想听什么,我给你编一个。”

    饕餮呲了呲牙表达不满,乔青一把推远了它的脑袋:“别呲了,再呲也吐不出象牙。你想知道的他根本没来得及说。再说了,就算他说了,我敢听么?”

    “呦,还有咱乔爷不敢的?”

    “这个我还真不敢。”饕餮想知道的,无非是怎么从这里出去。可是如果风玉泽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他必不知情,否则也不会在这鬼地方被困了几千年。同样的,反过来他若是能说出出去的办法,则证明此人话中有假,最起码,他半人半鬼的身份就值得商榷了——到时候,她这人情欠下,岂不是要被永困在此?!

    乔青没解释那么多,饕餮又问道:“话说,那人没说完的‘二不可’是什么,明天咱们再去一趟?”

    “他明天不会在了。”

    “你怎么知道?”

    “他是看在同病相怜的份儿上,才良心发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现和我提了个醒,你觉得一个‘同病相怜’能值多大的情分?”乔青快步朝前走着,恐怕再过一会儿,那些东西又要出现了:“而且那风玉泽的状态很不对,他必然不认识我,却连问都不问一句我和他之间的瓜葛,明显对于离开这里已经完全绝望,外面世界的事儿连提的必要都没有了。半人半鬼,到底是人多点儿还是鬼多点儿?”

    “这鬼才知道!”

    “那就是了,你不能拿活人的想法去衡量死人,他若突然变卦出手,咱们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乔青话音一落,猛的把步子放缓了下来。

    前方不远处一道矮小的人影站在那里,歪歪斜斜地靠着擂台前的一座空石碑上,天明时分不明朗的光线之下,那和石碑一般高的影子极易被忽略过去。待到看清了,又显得那么突兀和诡异:“又是她……”

    ——是那个女侏儒!

    一双和凤小十极为相似的黑眼睛,直勾勾地盯在乔青的脸上:“你会和我一样的。”

    她脆生生的声音,说着这句话!若是之前乔青可能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如今却是知道这话是多么的恶毒!如果风玉泽所说都是真的,那么此刻这两人之间的差距就显现出来了。同样的状况,同样莫名其妙被困在了这里,一个心中依然存善,一个却沦丧到了这种境地。那女侏儒不断重复着,嘴唇一张一合声音也越来越高,最后近乎刺耳了起来!

    “你会和我一样的……”七个字就像层层的波浪,顺着鬼域萧条而森冷的街道蔓延出去,响起来自四面八方的回音,在乔青耳边不断萦绕,就像一句怎么也甩不脱的恶毒诅咒!

    忽然,声音一顿——

    女侏儒笑了起来,蹲到了那石碑之下,抱膝而坐。这动作越发像极了凤小十,笑的乔青浑身发毛,一边儿饕餮满身的小卷毛都要竖起来了。听她以一种高深莫测的嗓音,缓慢且恶毒地道:“你今日可要小心了,唔,也许会有血光之灾哦……”

    “血你妈!”饕餮张嘴就骂。

    它长开大嘴就想往前冲,被乔青一把拉住。这个时候四周已经有不少人凭空显出了人影,原本极其自然的叫卖声聊天声,此刻都被这边饕餮的一声大喝给压了下来,眼睛里闪着诡异的光,探头探脑地张望过来。天光大亮,那女侏儒既不动气,也不吭声,依旧是那么鬼气森森地看着她们,跟天山童姥似的。

    乔青拽住饕餮的尾巴:“她明显有目的,别中计。”

    “可是……”

    “又不是说你今天没东西吃,激动什么,走!”

    饕餮一愣,想了想还真是这么个理儿,顿时由阴转晴,闭上大嘴嘀嘀咕咕地跟了上去:“娘的,天一亮,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蹦跶了。你说这破地方也奇怪,一堆鬼不鬼畜生不畜生的东西,反倒大白天的出来腥风作乱……”

    它的声音很小,只是在嘴里咕咕哝哝的说着,小到乔青都只听了个大概。她余光始终没离开那恢复了抱膝低头这等柔弱姿势的女侏儒,一边走,一边压下心底不妙的预感。突然,就见那女人猛的转过了头,惊喜莫名地望向了她们!

    乔青心下大惊,暗道一句:“不好!”

    “啊?怎么了,什么不好?”

    饕餮的话音没落,只听侧面一声如老枭夜啼般刺耳的声音,高声尖叫了起来:“她们知道了——她们知道了——”

    这一句话就像是往沸腾的油里倒了水,“呲啦”一声惊起了轩然大波!狗头顿时循声望去,却见四下里哪里还有什么人影?!方方才亮了起来的大白天,倏然就幽暗了下来。这不是一种真正的黑暗,而是在日光之下透出的森森诡谲!

    平地生风,枯叶狂舞,门户大闭,空无一人。

    轰——

    一团一团的黑色烟雾从尽头处猛然刮了过来。

    那速度之快,立刻让饕餮看清了里面——竟是有一张张密密麻麻的脸,多亏了饕餮没有密集恐惧症,不然只这一眼它就得厥过去!那些脸真就如恐怖小说中常常出现的青面獠牙,或者恨意深深,或者恶毒满满,或者冷笑森森——那女侏儒,赭衣人,店小二,赫然也在其内!脸庞在烟雾里不断扭曲着狰狞着变幻着张牙舞爪,发出一种犹如鬼啼的叫声,歇斯底里地就冲了上来……

    饕餮完全被惊呆了:“我操,快跑!快……”

    饕餮顿时闭嘴!

    它发现身边早就没了乔青的影子,那货早就在它喊跑之前察觉到了不好,麻溜溜地跑出了百丈远!饕餮暗骂一句没义气,眼见着这些藏在烟雾中的恶心的脸差点儿就要和它的狗脸亲上了!它甚至感觉到了一根根獠牙在它的嘴巴上戳了一下,它嗷一嗓子撒腿儿就跑!

    后头那戳它狗嘴的贱鬼一嘴巴没啃到,恼羞成怒地发出一声尖叫!

    烟雾顿时散开,原本是一大团此刻变成了一股一股一缕一缕,愁死剥茧一样缠绕了上来,就似是一条条黑色的飘带,跟在饕餮的后面尖声大叫着。它一边儿跑一边儿朝前使劲儿喊:“你倒是等等我,怎么会这样?!”

    “我靠人命关天,等你的是傻子!”

    “……”

    乔青无视了后方某凶兽深深的怨念,这个时候,她终于知道了风玉泽的那句没说完的“二不可”——二不可让那些玩意儿知道你已经看穿了它们!

    她正郁闷着千算万算还是着了那女侏儒的道儿,她管得住自己的嘴,却管不住那吃货的嘴!却见前方亦是轰隆一声,同后面一样的那种烟雾携着无数张另外的脸,出现在了视野的尽头!

    前有拦路,后有追兵。

    两边幽森骇然的黑色烟雾,一张张脸孔狰狞地伸出了獠牙,齐齐发出尖利地大笑。笑声犹如魔音穿耳,让乔青脑中空白,只剩下了那么一句话:“他妈的,这年头连鬼都玩儿起战略兵分两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