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八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八章

    热闹,繁华!

    ——这就是乔青此刻的感觉。

    这半个月前还空无一人的客栈,此刻人头攒动人声鼎沸。一桌桌的武者坐满了整个大堂,喝酒的,划拳的,吆喝着上菜的;掌柜的坐在柜台前数着银子笑的合不拢嘴;小二披着毛巾大汗淋漓地穿堂而过,两条腿恨不能当蜈蚣使:“一盘子上等牛肉,两个馒头,好咧,马上来……”

    乱哄哄的声音炸耳,乔青站在门口,眉头拧的更紧:“这些人,是从哪出来的?”

    “客官?”

    小二急匆匆地跑上二楼,一眼看见站在门口的她,笑呵呵就迎了上来:“小的前些日子看您设置了屏障,就没敢打扰。客官可是饿了,要上些饭食过来不,还是堂下用?”

    乔青只直直盯着这个小二:“送进房。”

    “客官想用点儿什么,咱们店里最出名的……”

    “你看着办吧。”

    “那就……红焖羊肉一盘儿,素三鲜,珍珠翡翠汤,配上隔壁万福楼的糕点,那叫个一绝!对了,有菜无酒怎么行,再来壶咱们自酿的女儿红!客官您看,可合您的胃口?”

    “可以,就这样。”

    “好咧,稍候片刻,马上就来!”

    楼下大喊小二的声音乱哄哄的聒噪,他麻利地记下了单子,风风火火又跑了下去。乔青就这么站在门口,望着那穿梭于诸多武者之间的小二背影,两道秀挺的眉峰简直要拧成蝴蝶结!搞什么?走火入魔出现幻觉了?

    她梦游一样回了房间,快步走到了窗边上。

    这一看,更是面色难看满目的凝重!

    楼下原本空旷萧索的街道上,现在川流不息人来人往!地面落叶犹在,被熙熙攘攘的人流踩在脚底发出清脆的声音。紧闭的店铺大门敞开,各种吆喝声叫卖声喧哗嘈杂。神识继续向着远方探测,旌旗迎风飞舞,舞女凭栏卖笑。街头巷尾,武者寒暄,好一个热闹场面!而极远处,还摆了一方偌大擂台,乌压压的一片人站在底下鼓掌叫好。那打斗的两人尽是中年模样,一灰布麻衣脚踏木屐,头发散乱像个叫花子;一赭色衣袍满身大气,犹如某个大型门派的大佬人物。

    这么极端的打扮却是打到不可开交难分高下。

    而最重要的是,他们两人的修为都是极高!

    那神力在一片无色圆融中,隐隐藏着时闪时消的鎏金之色,竟让她神识感知着,产生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刺痛!

    轰——

    那两人一交锋,恐怖的余波在空中蔓延。

    “那是什么修为?第三梯上会有这样的高手么?!”乔青瞳孔一刺,飞快倒退一步!

    过了良久良久,才压下了那刺痛感和心底的巨震,抬起了发白的脸。这里还是不是第三梯?是幻觉么?或者是鬼?这一切都太过诡异了!四下里的人也太鲜活了,她的神识感知过,那全部都是实打实的人,实打实的她看不透的修为。

    就连那个小二,都似乎可以一根手指捏死她!

    然而这些人,却是友好的出奇!

    这还是东洲大陆么?

    “客官,饭食来了。”来不及让她多想,小二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进来。”她抹去嘴角溢出的一线血丝,坐到了厢房正中的圆桌旁。小二推开门,托着一张托盘走进来,一荤一素一汤加上花花绿绿的晶莹糕点和香气四溢的一壶酒,让很久没吃过东西的她食指大动。乔青深深嗅了嗅,给自己斟上一壶酒:“小二哥,跟我一起的那个男人呢?”

    “客官说的可是只有九根手指……”

    “没错。”

    “那个客官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是去那边看擂台。”他看了看窗外,忽而眼眸一闪,掠过一丝极为诡异的光:“呦,这都晌午了还没回来,小的这是忙糊涂了,要去帮您寻一寻不?”

    乔青端起酒盏,在手中随意摇晃着:“不必了,想来也快回来了。”

    他明显露出了失望的情绪:“那好,小的就不打扰客官用膳了。”

    “不打扰,反正我是一个人。”乔青朝着大开的房门外看了一眼,从托盘中取出另一只杯盏,给添满了:“过了忙的时候,小二哥要是没事儿,就在这坐下歇歇。”那小二犹豫片刻,跟着坐在了对面,一口把杯子里的酒给喝光了。乔青又给他倒了一杯:“小二哥,咱们这边城我上回也来过,隔了半年变化可是不小!”

    “客官,你说——这是边城?”

    “是啊,人是变了,可这城内的装潢可没变。”

    嘶——

    小二倒抽一口冷气,瞪大了眼睛猛的放下了杯子:“我说客官方一来这里,就是这么个轻松之色呢!原来你根本不晓得,自己到了个什么地方?!”

    “兄弟,你可别吓我,依照你的意思,这里不是第三梯的边城?”乔青一脸的迷茫惊惧,任对方在她身上直勾勾盯了良久:“客官先镇定下来,听小的慢慢说。啧,你这种神色我见的多了,想当初,第一次到这里的时候,我不也是这样么……”

    小二一边说,一边端起酒盏,不住地喝着。

    按照他的说法,这里并非第三梯,而是一个自成一界的地方!这里的环境,没个十天半月的就得变上一次,只因为这一界,乃是一个极为诡异的平行空间。它处于东洲大陆,又似乎游离于东洲之外!而每一段时间,就会有那么一两个不走运的人,正巧在这该死的一界飘动中,误入其中。乔青愣愣听着:“我就是那个不走运的人?”

    “哎,恐怕你走入的是第三梯的大门,其实是因为这一界正巧变换到了和第三梯重合的位置了。”

    “那你……”

    “同病相怜呗,别说我了,如今这一界里面所有的人,都是这么阴差阳错的进来的。”

    “那为什么不回去?!”

    乔青霍然起身,脸上又惊又惧,显然已经想到了某种可能。小二苦笑着点了点头:“客官,恐怕你已经猜到了,这个地方,只能进,不能出!谁也不知道这里是怎么形成的,进来的也只有认命了。且此地极是诡异,到了晚上时常会出现幻觉,白日又恢复如初。啧,算算时间,我在这里已经呆了两万年咯……”

    嘶——

    这次轮到她倒抽冷气了!

    “两万年,两万年……那我岂不是……走不了了?那不行!我儿子……”她满目的不可置信,双唇哆嗦着如遭雷击!乔青一把抓住小二的肩膀:“小、小二哥,你这里可有看见一个三岁大的孩子?既然都是被困在这里的,有新的人进来,你们应当是知道的吧?”

    小二只怜悯地看着她,就好像看见了从前的自己。

    这么沉默了足有良久良久——

    直到乔青的脸色由青转白,似乎终于接受了现实,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谢谢你了,小二哥,这……这个打击太大了。好在我儿子没这么倒霉跟着进来,我……我自己呆一会儿。”

    小二表示理解。

    “既来之则安之,其实你也感觉到了,这里的人都是极友好的。最显而易见的就是我了,两万年前在第八梯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天赋好,修为高,尤其到达神阶之后,更是好像开了窍一样,修为突飞猛进!说出我的名字,估计你也能听说过……”他好像回忆到了当初的荣耀,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刺目的光泽:“算了,说这些也没用,都是以前的事儿了。”

    他拍拍乔青的肩,安慰道:“这里的人有太多像我这样的了,可那些荣耀有什么用?东洲人情冷漠,就算师兄弟也不敢相信;反倒来了这儿,开始是不怎么适应,后面却觉得犹如一个世外桃源——你也看出来,咱们都出不去,也就没有什么利益纠纷,大家一团和气……”

    他说着说着,却发现这人愣愣的,根本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小二又是叹息一声:“客官好好想想吧,时间长了你就知道,这里没有你想的那么糟。小的就先出去了,客官有事儿可以随时喊我。”说着,三两步跑了出去,带上门,蹬蹬下了楼。

    听着他脚步走远——

    乔青脸上的迷茫惊惧愣怔害怕一切情绪顿时消失不见!

    她冷笑一声:“出来吧,一代凶兽蹲在外面听墙角,也不寒碜的慌。”

    “嘿,我是闻着饭菜的香味儿过来的!”眼前狗影一闪,饕餮直接蹦到了桌子上:“你倒是好,一闭关就是半个月,天知道那天早晨我忽然看见这些人出现,吓到个半死!对了,我探查过了,你儿子应该不在这里,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真让人担心!”这货哇哇大叫着发牢骚,嘴巴还没闭上,爪子已经伸向了那些花花绿绿的小糕点……

    它嘎嘣嘎嘣吃的倍儿香:“这酒也香啊,你怎么不喝?”

    手中酒盏倾斜。

    澄明的酒液顿如流水一般倾泻而下,溅起一地润泽水珠。眼见着美酒渗入地板的吃货顿时晴转多云,那张拉的老长老长的狗脸都能去当鞋拔子了。可再一想,这女人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嗯?这是什么意思?”

    乔青斜斜勾起了嘴角,起身朝外大步走去。

    一边走,一边慢悠悠吐出:“他说的,我一个字都不相信!”

    ……

    一路下了楼,经过每个桌旁嬉笑怒骂的武者,迈出了这客栈的大门。

    乔青并不知道——

    当她离开客栈的一刹那,后面发生了一刻静谧,所有人都收起了脸上笑容意味不明地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对视了一眼。眨眼之后,那气氛重新热络起来,仿佛刚才那一刹根本没有发生。这一些,她看不见,却能感觉到四下里一种恶意的氛围——那些看似在各行其是的行人,实则每一个的余光都没有离开过她半分!

    乔青冷笑一声,仰起了脸。

    秋高气爽,逼面而来。

    极高极远的湛蓝苍穹,一轮日头红彤彤的挂着,一旁白云浮动,看上去和普通的天空没什么分别。可这天空之下,到底藏着的是什么样的隐情?这里是什么地方,这些“人”是什么东西,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不动声色地,她朝着方才那擂台的方向慢悠悠闲逛了过去。

    “打啊!”

    “好!这一招,妙极妙极!”

    “这酒鬼最近是怎么了,没钱买酒了咋的,连胜三十场,啧啧,打起擂台来这么拼命?好啊!打死他!”

    砰——

    一路把这些人的讨论声听在耳里,紧跟着就是一声巨响,脚下一具赭色衣衫的人影轰然砸下。一大片的血泊自脚底晕染开来,这人正是之前擂台上的赭衣人,此刻吐出的鲜血糊了一头一脸,躺着连连抽搐了两下,明显被震碎了心脉!

    虽然没死,却是离死不远了。

    “爹爹……”一道稚嫩的嗓音顿时哭喊着靠近了这边,看上去七八岁的孩童只有她胸口高,猛的就扑向了赭衣人。乔青一步迈开,正要离开这里,这孩子忽然一把抱住了她的大腿:“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爹爹!”

    四下里——

    原本的轰然叫好,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视线,都在第一时间立刻转向了她,闪动着说不清的光泽。

    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乔青下意识地低头看去,这孩子一双眼睛极黑极亮,挂着泪珠楚楚可怜地求着,不由让她心下一颤,想到了自家儿子装可怜扮柔弱耍的那点儿小心机。幸亏,那小鬼应该是不在这里,也许他在路上被人“捡”了去?

    唔,不管是谁,哥们儿,祝你好运……

    这么想着,嘴角露出一抹好笑的弧度。这弧度一升起,她猛然收住!不对!再看向这孩子的目光,已然泛上了冷意和警惕!乔青蹲下身来,在无数目光的诡异盯视之下,笑的无比柔和:“可惜了,我一不是大夫,二不是炼药师。”

    那孩子一愣。

    想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求你救救他,救救我父亲,求你了……”

    他哭的更惨,只一味重复着这句话。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一双眸子犹如缀着水珠的黑葡萄,越发像极了凤小十。可看在她的眼里,却是让她的目光愈发冷了下来!她可不相信这只是个巧合!很好,知道她是炼药师,知道她是大夫,知道她在找儿子……

    似乎她的一切在这些人的眼里都无所遁形!

    而偏偏就那么巧——

    这城内明显全部都是高手,就独独有那么一个孩子柔弱无辜了起来!

    这些人哪一个出手都能将她毙命,这根本是她从未见过的等级的高手!可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非但不杀老子,反倒一个个显出讨好的意思。不论这讨好是真心还是假意,她这个人,定然有让他们垂涎的东西!四下里众人都静静地看着,有点着急,有点忐忑,谁也不说话。只有那孩子砰砰砰的磕头声,一个接着一个,额头红肿流了血死活抱着她大腿不放,凄凄惨惨地哀求着……

    乔青心下厌烦,一运力,将这孩子震了开。

    扑通一声,他一屁股跌坐在地。

    乔青正要过去,却听后面一声尖叫!那孩子发出一声全然不再稚嫩的尖叫!充满了恼羞成怒和让人头皮发麻的恶毒!身侧寒光一闪,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匕首!满面扭曲带着一种绝望的狰狞,突袭而来!同一时间——

    “不要!”

    “快!快!快救她!”

    “他妈的,这婊子疯了么——”

    几乎是立刻地,各种各样的声音带着各种各样的情绪嘶吼了起来!眼见着匕首将至,一片人齐齐冲了上来,乔青非但不抵挡不还手,反而眸子一眯飞快扫视过每一个人的表情。有的瞪大了眼睛满目绝望,有的脸色皱在一起尽是担忧,有的精光闪烁一脸兴奋……

    为何会这样?她相信,这些情绪全部都是真的!是这一刻突发事件之中,他们每个人的真实表现!本以为这一刻能从中得到什么信息,却没想到,心中的疑团滚雪球一样越发大了起来……

    电光石火——

    寒光凛凛,杀气森森!

    完全被一声杀猪样的惨叫取代:“啊……”

    眼前只是一闪的功夫,根本连发生了什么都没来得及看清,便见那孩子倒在了赭衣人身边,喉咙处一个猩红的血洞,涌出大片血泊。他头上的发髻散了开,眼睛死不瞑目地瞪了老大,一眨不眨地盯着她,透出无限的怨毒!

    ——是个女人!

    ——准确的说,是个女侏儒!

    这一切来的太快了,直到这女人和赭衣人一起死在了地上,那些正冲上来将要阻止她的武者,齐刷刷愣在了原地,脸上的兴奋完全凝固!乔青扭头看向了擂台,若她没看错,这发出了一道正中咽喉的神力之人,正是之前打擂的那个灰衣叫花子。

    那人半靠在擂台上,一头脏兮兮的乱发蓬头垢面地盖住了脸,提着一壶酒晃晃悠悠地爬了起来。有人猛的反应了过来,发出了一声恨恨质问:“你……你明明不可能……”那人猛的一顿:“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叫花子一言不发,不看质问的人群,也不堪地下那两具尸体。一步三晃悠地走着“之”字步。那些人像是有些怕她,乔青记得开始听见有人说过,此人连赢了三十场擂台。离着那么远,他身上的味道脏臭扑鼻,不少人眼睛闪了闪,便捂着鼻子推了开来。那叫花子也不介意,一路嘿嘿笑着朝这边走了过来。

    乔青没说话。

    见他经过了自己,一巴掌拍在身边发出砰声响,大着舌头喊:“老子赢了,银子拿来!”她这才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条长桌案的一边,有个大肚子男人捂着鼻子丢出了几个玄石。叫花子一把接过,吞着唾沫揣进了皱巴巴的衣兜,仰头喝了一大口酒:“嗝~”

    臭气劈头盖脸的就来了!这味道,绝对堪比大白的惊天一屁!乔青脸都绿了,差点儿没被熏的一头厥过去:“这简直就是个人形移动毒气弹啊……”她默默嘀咕着,没说出声。

    那叫花子却忽然扭过了头来!

    他从粘成一缕缕的脏头发里瞥她一眼,舌头都快打结了:“小小……小丫头,酒是浊物,也是好物!你不懂,你……你不懂!”

    乔青心下大惊!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能一眼看出她的性别!不过再想想又释然了,如果自己真的在这些人中无所遁形,那么恐怕看出了她性别的还不止这一个!果不其然,这些人完全没表现出一丁点儿的惊讶,只瞪着这叫花子又是愤恨,又是鄙夷,又是惧怕。乔青不由摇头失笑了起来,这个鬼地方,谁在乎她是男是女呢……

    她不再想着性别问题:“多谢。”

    不管这人出手是出于个什么目的,她敏感地觉得,此人和这里的所有人都并不相同。那叫花子正要转身的步子一顿,扭过头来深深看了她一眼。这一眼,怎么说呢,是一种同病相怜的凄苦。一眼过后,眼中再次恢复了冷漠的醉态,抱着酒壶东倒西歪地走了:“今朝有酒今朝醉,众人皆醉我独醒……”

    那唱腔之苍凉,带着说不尽的悲!

    眨眼功夫,这叫花子已经到了视野尽头,唯有他晃来晃去的佝偻背影,在日光下被拉的老长老长……

    乔青远望那人消失的地方,四下里的人尽都转开了视线,又一波的擂台赛继续开始了。她在一众余光里扫过了一圈,没发现九指的影子,皱着眉头原路返回。后头也没人拦着她,只有那两双死不瞑目的眼睛,躺在地上远远地望着她,直勾勾凝视着她的背影。

    回到客栈。

    小二立刻热络地迎了上来:“客官,您回来啦,您找的那个朋友先您一步回房了呢。”

    耽搁了这一下午的时间,这会儿已经到了晚上。

    乔青点了点头,例行公事地让小二将饭菜送到她房里,不论这些人知不知道她已经有了怀疑,此刻既然不说,那就维持着一个勉强平衡的状态。一旦撕破了脸,反倒不知会发生什么。乔青大步上了楼,看九指房门紧闭,商量的事儿也不急于一时,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不一会儿小二如期而至,她照旧将酒菜化为粉末。

    武者一闭关,便是数日乃至数月乃至数年,到了某些修为甚至可以数十甚至数百年不食,几乎达到了辟谷的境界。如她现在,一年半载不吃东西完全没有问题,只不过作为一个现代人,少了这个步骤总觉得缺点儿什么。上一顿还是半个多月前吃的那只烤兔子,乔青浑身不爽地想从修罗斩中找找有什么可以果腹。

    心念一动,神识进入到了修罗斩内的空间查看。

    映入眼帘的一切,却让她完全愣住了!

    这是……

    一片广袤空间里面,原本分门别类放在每个角落里各种杂物,诸如丹药和草药,玄石和日常用品,而中间极大的一片空间,便是空白的了。可是这会儿,那中心空空如也之地,正屹立着一座不规则的白玉小山,绽放着莹莹光泽,完全扎根在了里面!

    当日这白玉小山为何能被她收走?

    实乃是因为她的天级火吞噬了那冷火所致。

    冷火的成形和产生灵智,本就是因为有着这玉山的影响。甚至可以说,这玉山,乃是那冷火之母。冷火被吞噬的一刻,其内的灵智和产生以来的“记忆”也完全被她知晓——玉山乃是数万年前从天而降,落入了那岩浆之地的火山口中,深深沉没了下去。乔青脑海中的那一刹画面,便是一块儿不规则的巨大玉石,轰隆一下砸入岩浆!

    至于它的前身,乔青并不知道。

    可她在当时的一刹那顿时想到了自己身上的另外三种东西。

    因为大小的原因,她当时完全没把四种白玉材质联想到一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靠近玉山会受到它的召唤……

    乔青笑眯眯地望着修罗斩中扎根的这座小山,怪不得方才在擂台那里,修罗斩会微微发热呢,恐怕这四个东西完全出自于同一物,乃是它的碎片吧。她已经可以预想到,这玉山的周围会随着年月渐深,长出数不尽的天材地宝了……

    这算是最近一段时日以来,最大的一个收获!

    乔青心情很不错,从修罗斩中退出来,摸着下巴眉眼弯弯,笑的像一只狐狸:“一会儿出去,得把饕餮那十几株玉山附近的药草和矿石给忽悠过来,嗯,直接栽种到这玉山周围,勾引勾引那些还没成形的好东西!”

    “阿嚏——”

    晃到门口的小土狗,正伸出爪子准备敲敲门,猛然打了个声势浩大的喷嚏。大嘴一咧,差点儿没把木板门给吞下去。

    吱呀,一声,乔青循声开门走了出来,望着它笑的那叫个和蔼可亲。饕餮狗躯一震:“你可以把这贱笑给收回去么,老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噢,鸡肉很香嫩啊,我已经很久很久没吃过了……”

    这货流着哈喇子开始跑题。

    乔青却是望着眼前的一切,渐渐收起了笑容。

    ——不错,客栈里的人,再一次全部消失了!

    *

    接下来的时间里。

    足足数日,乔青就呆在客栈里。

    饕餮一早就去探查过那道城门,早已经消失不见,的确如这里的人所说,进的来,出不去!据店小二的说法是,哪怕当夜他们进入城门之后直接离开,也永远都回不去东洲大陆,而是会被送入更加危险的空间乱流里。自然了,这话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

    两人一兽只望着那晚空无一人的客栈,关起房门来就这里的诡异情况商量了一番。大概也不过是那些内容,结论依旧是:既然一时弄不清楚,就莫要轻举妄动!于是一连许多天,他们就在客栈里观察起了这城的动静。

    首先,每到晚上,只要他们在的时候,目之所及的人尽都毫无问题,一旦他们回去了房间休息,或者闭目小憩一会儿,那些人就会泡面一般毫无根据的凭空消失。那等消失就如第一天夜晚时犹如死城一样的萧瑟。待到日出天明,又好像鬼魅一般凭空出现……

    其次,客栈里,大街上,擂台前,每天发生的事情都不相同。掌柜赚了银子喜笑颜开,没生意时愁眉苦脸。小二有时忙来有时清闲,外面偶有发生买卖不均事件,口角斗殴事件,调息妇女事件,擂台下次次围观的人全不一样,上去的人也不一而足……

    值得一提的是——

    一来那叫花子再也没出现在乔青眼前;

    二来当日就那么被仍在了擂台之下的两具尸体,竟然在隔了几天之后,被乔青偶然站在窗边发现了他们的踪迹!是活的!活生生的!这件事让乔青几乎可以确定了,这一些,他们绝对不是人!

    三来乃是这里的“人”,对待她的态度真正是可以用谄媚来形容,处处透着一种恶意的讨好。乔青每日里要应对的这种阿谀讨好之人,几乎数不胜数。像是成群的毒蛇舔在脸上的信子,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猩红一卷,将她瓜分入腹渣子都不剩下!

    这些完全不能以常理解释的事儿,乔青一件一件记在了心里。

    直到日复一日之后——

    眼看着事情进入到了一个死循环里,她渐渐开始坐不住了。她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必得寻找回去的路!而首当其冲,便是那日让她感觉到了唯一一点儿善意的叫花子!

    乔青打开房门,一边朝外走着,一边思索着怎么去寻找那个人。那日的事,明显让这里的“人”感觉出了她和叫花子之间的不对,贸贸然来问,必定没有结果。可明明那人之前连着赢了三十日擂台。那日之后,她却再也没见那人上台比擂:“唔,难道是有了足够的玄石买酒么。”

    总不至于,要抱希望于他什么时候把银子花光吧?

    乔青正愁眉不展着。

    “什么味道,真他妈的臭!”

    “谁知道呢,这几天的茅厕臭的可不正常。娘希匹的,要不是那个女人呆在这客栈里,鬼才往这里……”一边传来两个武者的说话声,他们从后院里黑着脸走出来,眉毛眼睛都皱到一起了。一旁那人话说到一半,一眼瞧见站在楼梯口的乔青,立刻脸色一变。

    乔青装作没听见:“两位,早啊。”

    那两人对视一眼,僵硬地笑了笑,头一次没热络和善地跟她聊天,敷衍了几句便离开了。直到拐了出去,那背影都透着几分怀疑和凝重。乔青心下不安,这两个人的怀疑,会不会让他们做出一些其他的事儿来。

    她转身大步走进了后院:“不正常的臭……”

    吱呀——

    茅厕的门一推开。

    乔青立刻眼前一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没一头扎进粪坑里:“这哪叫不正常,这他妈是人神共粪好么?”她努力了半天,总算适应了这股子毁灭性的味道。鼻子微微一皱,和她猜测的差不多,这和那日叫花子身上的臭味颇为相似。难道这几日叫花子没去打擂,是因为在找她么?而她的四周如果有人监视着,以那些人的修为不被她发现,这很正常。

    神识被不动声色地放了出去,一直扩散到尽头处,都没发现任何的端倪:“没发现,不代表不存在!”

    她丝毫不敢放松警惕,关上了茅厕的门。

    和她所想完全相同的,此刻整个客栈之内,甚至可以说,整个这座城内所有人的神识,都若隐若现地关注在她的四周。这一关门,立刻引起了不少神识的紧绷!里面哗啦哗啦的声音响动着,片刻之后,乔青伸着懒腰一脸舒坦地晃悠了出来:“爽!”

    关注着她的神识重新放松。

    他们“眼见”着她同数日之内一样,在大堂里逛上一圈儿,跟武者们插科打诨嘻嘻哈哈说着什么,不一会儿打着哈欠回了房间。又过了一会儿,一只卷毛小土狗摇晃着大脑袋拱开了房门,迈着细溜溜颤巍巍的腿,朝着厨房溜达过去了……

    神识重新回到紧闭的房间上。

    &nbsp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他们并不知道,饕餮转进厨房里胡吃海喝了一顿,顺着后院的狗洞爬了出去。也亏得这货饿了一万年,这细胳膊细腿儿扁肚子往地上一趴,一身卷毛贴着地面耷拉下来,就跟个“狗片儿”一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就飘出了客栈。

    饕餮一路唧唧歪歪:“老子是凶兽,凶兽!”

    肚子里传出某个女人慢悠悠的嗓音,含着笑意:“大凶兽能屈能伸!”

    这货哼哼唧唧抱怨了个够,被乔青一句话顺了毛,总算满意了。而它连通了另一方空间有容乃大的肚腹之中,乔青正一边嘀咕着“你顶着张狗脸不钻狗洞都对不起你”一边儿笑眯眯手飞快地把那十几株天地灵物和拳头大小的矿石一点儿也不客气地一锅端了。眼见着它们重新回归了玉山的怀抱,乖乖地躺在修罗斩里,她这才真正舒坦地吼了一嗓子:“爽!”

    “爽什么?”

    “你听错了,我夸你‘帅’呢!”

    “看不出来,你还挺有眼光的么。”饕餮摇起大脑袋,一身小卷毛迎风飞舞,那叫个得意洋洋。完全不知道,自己那一肚子高档存货已经被某人顺手牵羊了。

    “是啊是啊,老子一向有眼光么。”乔青累的一屁股坐下,托着腮眉眼弯弯的笑。没眼光也不会全挑了好东西扫货啊,哎呦累死老子了。

    一人一兽万分和谐地达成了某种诡异的共识,继续万分和谐地上路。直到到了一处极为偏僻之地,饕餮大嘴一咧,把乔青嗷呜一口给吐了出来。她就地一滚,忍住出场方式极其不美丽的不爽,默默嘀咕一声:“算了,拿人的手短,老子不揍你。”

    乔青站起身。

    这里是一片树林,极其密集的树干光秃秃一根挨着一根,地面上落满了厚厚的叶子。远远的,只要有人接近,必有声音传出。倒是个密议的好地方。她环视一周:“阁下,我来了。”

    不一会儿,一股子恶臭钻入鼻端。

    那叫花子的影子也出现在一根粗壮树干之后。依旧是那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晃晃悠悠地靠着树干让人怀疑他下一秒就会滑下去呼呼大睡。提着酒壶的手咕咚咕咚往头上倒了一口,倒的满头满脸,一缕缕的头发和胡子拉碴全被打湿,脏兮兮的脸上被他狠狠一抹,这才勉强睁开了眼睛。

    好吧,比起这出场方式,她的算是很美丽了!

    乔青忍着鼻端作呕的味道,没表现出分毫的嫌弃。不过心下却皱了皱眉,这人喝成这样,有法谈么?她这才发现,此人并非是一身灰布麻衣,而是白色,那衣服实在是因为太过肮脏才变成了这幅模样。视线上移,方方一落到她那被酒液冲刷地略微干净了几分的脸上,就愣住了。

    乔青眨了眨眼。

    不可置信地瞪着对面那灰白相间的五官看了又看,眉峰一丝一丝皱紧,极少的露出了一种匪夷所思之色。终于,他将记忆中曾经见过的那人风华和此刻比了又比,认了又认,才将两个字脱口而出:

    “是你?!”

    推荐一篇NP好文:《坐享俊男之坊》作者:简红装

    有看过坐享之夫的么,就是她的作品啦。情节和文笔都没的说,大神的功底,放心跳坑吧。

    下面简介:

    一朝穿越,穿成了个女扮男装的脑残世子不说!居然还不学无术,作奸犯科?甚至还杀千刀的搞断袖!尼玛,这什么世道?不像话!

    容亲王府上,男宠三五个,个个貌美如花,人神共愤!呵呵,算了,美男惹人怜,看在这么多娇艳美色的份上,这个混账世子的恶名--她担了!

    可那什么?美男好看不好吃?还统统冷嘲热讽不待见她?弃她如破鞋敝屐?扬言要打要杀?!靠,那要来干嘛?休掉!统统休掉!

    哼,他羊驼的,想她容浅,输人不输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