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章

    “我靠!我靠!老爹,我们发财啦!”

    这没出息的稚嫩小欢呼,自然是来自于两颗黑葡萄眼瞪的滚圆滚圆的小朋友!

    刚一走进这客栈的地下银库,凤小十就立马给跪了,这他娘的简直就是一个销金窟啊!满目都是一口口大箱子,里面各种各样下中上等的玄石堆地满满,在箱子口拱出一个高高的小山弧度!小朋友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玄石,就跟小土包子进了城一样!

    “老子教育过你多少次,要淡定,淡定!”乔青迈着四方步,跟在后头慢悠悠走进了门。这什么银库再多,能有风玉泽那地宫里多?小孩儿就是小孩儿,得锻炼啊:“就这么个小土包子样,以后怎么带你出去见世面……”

    话音戛然而止。

    这地下银库中只剩下了一片沉默。

    凤小十听着后头连个抽气儿声都没发出来,顿时心下膜拜——

    什么叫淡泊名利?

    什么叫清心寡欲?

    什么叫安贫乐道?

    什么叫视钱财如粪土?

    啧啧啧,老爹就是老爹,面对这样的场面都能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小朋友满目崇拜地一回头,懵了。

    只见他淡泊名利清心寡欲安贫乐道视钱财如粪土的老爹,哪里还有影子?小朋友茫然四顾,果然见到了扑在箱子上哗啦啦数玄石的那货,一边儿数着,一边儿听着清脆的玄石碰撞声,眉眼弯弯笑成了月牙,就差没躺在上头打几个滚儿了……

    凤小十甚至怀疑——

    如果这会儿上那货的屁股后头找找,说不定能揪出来一条甩来甩去的大尾巴!

    小朋友仰头望天:“老爹,要淡定。”

    “纳尼?”乔青从玄石中抬起头:“淡定是什么东西?”

    “……”

    “儿子,今天老子再教你一句。”乔青重新低头,专注于手中眼花缭乱的玄石上,嘴里振振有词,眼睛飞快地在玄石上数来数去,一心两用啥都不耽误:“明明都苦哈哈地成穷逼了,还摆出副高风亮节的傻逼样,那不叫淡定,嗯,叫装逼——快来快来,这么多老子数不完了,装逼可是要被雷劈的!”

    哗啦啦——

    世界观颠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覆成一堆渣子的声音,无比的清脆悦耳。

    小朋友泪流满面,有这样一个老爹,真正是要逆天啊:“我说老爹,这个地方是那彭森负责的吧?”

    “是啊。”

    “彭森名义上是娘亲的手下吧?”

    “嗯,对。”

    凤小十对着小手指:“那咱们岂不是在拿娘亲的银子?”

    乔青抬头,恍然大悟:“我说呢,为什么老子一点儿负罪感都没有呢,原来这是在拿自家男人的银子啊!”

    凤小十点点小脑袋:“唔,天经地义嘛!”

    一大一小对视一眼,双双笑眯眯一脸的无耻,于是乎,整个下午这地窖之中唯有玄石的碰撞声不断响彻。直到最后,乔青心满意足地把所有的玄石一股脑全收进了修罗斩中,这才真正是圆满了。母子俩呈大字形并排躺在地上,看着四下里空空如也唯有四壁,怎一个爽字了得?!

    “从今以后,爷出门也可以横着走了!”不用再紧巴巴地过日子,乔青这会儿的底气很足,一边儿凤小十小脸儿苦逼,心说你从来都是螃蟹一样横着走的好么,有银子没银子,有修为没修为,有背景没背景,他这两年半的一辈子就没见过这货吃一点儿亏!除了她阴人,就是她正在阴人的准备中……

    乔青就好像脑后长眼,一个爆栗弹在儿子的小脑瓜上:“胆儿够肥啊。”

    凤小十挑挑小剑眉:“这叫遗传。”

    乔青方要说话——

    忽然一怔——

    漆黑的眸子定在地面上一处,闪过一丝狐疑。

    方才光顾着玄石了,等到这会儿才有功夫环视这一整个地窖。那些箱子她一股脑地收到了修罗斩中,是以此刻地窖里面真正是砖瓦全无,空荡荡的。如此一来,地面上原本堆放箱子的地方,就显露了出来:“按理说,玄石的重量不轻,箱子若是长年累月搁置在这,必会在地面留下明显的痕迹。可是这里……”

    这里的地面上,只有灰尘,却无久远的印子。

    乔青爬起来,在地面一吹,灰尘立刻四散开来,地砖上的确是一丝压迫过的痕迹都无:“这地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窖,原先并非被用作银库!”

    凤小十蹬蹬跑过来:“说明了什么?”

    乔青一把推开他的小脑袋:“一边儿玩儿去。”

    “这鬼地方有什么好玩儿?”

    “自己开发,老子忙着!”

    不得不说,凤小十绝对是太子爷的儿子,这父子俩都跟抽奖赠送的一样,一个奶奶不疼,一个亲娘不爱。打发了恨恨走远的自家儿子,乔青一点儿愧疚感都无的继续思索着。

    说明了什么,她一时倒是没想到,只觉得蹊跷罢了。

    按照地砖上这样的情况,再加上四个月来彭森将之用作银库,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原先这里是空的!可是空的?魔刹原上唯一的一个补给站每一间厢房都可算寸土寸金,专门挖掘出了一方偌大地窖来空置着?这他妈是跟银子过不去啊:“有钱烧的么?”

    忽然脑中灵光一闪……

    当日冒险队攻打这里,发现人手极少,那些历练武者又说不出个所以然,那驻守的弟子都无端端消失了么?再环视这偌大一个地窖,收容下几百个弟子,似乎毫无问题。好像最近得到的很多消息之间,都有着若有若无的关系,可还差一条线将它们连在一起……

    “儿子,你说……”

    乔青话音没落——

    轰隆隆——

    地窖中似乎被启动了什么,发出并不炸耳却清晰可闻的闷闷声响。

    一扭头,懵了。

    正见到凤小十立正站好仰头望天,两个小手背在身后藏着什么东西。那双黑葡萄样的眼珠骨碌碌乱转,就是不敢朝她那边看!这种做贼心虚的表情,不用想也知道他干了什么!目光定在凤小十的身后,那里的墙壁上一片平滑中少了一块儿墙砖,凹陷进去的长方形凹槽里,一个螺旋状的手柄赫然在目!

    她只来得及心道不好!

    变故陡升!

    轰——

    地面一震,脚下一空,她整个人向下坠落而去——

    陷落下去的最后一秒,看见的就是自家儿子眨巴着眼睛举起手里一方砖石,弱弱自首:“你让小爷自己开发的哇……”

    乔青:“!@#¥%……”

    儿子,其实你是小日本那个玩儿到哪死到哪的小扫把星穿越来的吧?

    *

    乔青醒来的时候,唯一的感觉就是热!

    身体之中有天级火,本身对于热度的抵抗力便极为强悍。可这种热,真正是深入到了骨髓里,让每一个毛孔都蔫儿了吧唧的打着卷,叫嚣着热热热热热!她的意识还没回流,已经条件反射地先擦了擦汗,手下的温度烫地惊人,有种稍稍一碰,皮肉都会翻卷起来的火辣疼痛。

    眼睛缓缓睁开。

    入目所见的,就是一片红彤彤的赤色世界!

    还有,坐在她身边一脸无辜的某个小孩儿:“老爹,你醒啦!”

    望着凤小十甜甜腻腻的大大笑脸,之前发生的一切顿时浮现在了脑海里!乔青撑着滚烫的粗粝的地面坐起来,咧嘴一笑,一口锃亮锃亮的雪白牙齿在一片赤红中反射着森森白光!小朋友暗道糟糕,拔起小腿儿就想溜,后领子被她一把抓住:“小样儿,够牛掰啊,差点儿把亲老子都给撂倒了。”

    凤小十扑腾着小断腿:“老爹饶命——”

    听着这小家伙带着哭音儿的嗷嗷叫,乔青心下也软了。这小恶魔,平日里调皮捣蛋为非作歹是真的,可正经事儿上从来不含糊!唔,虽说这么形容一个两岁半的小孩儿有点可笑,可她就是知道,她家儿子,这会儿估计已经够自责了:“说说,怎么回事儿。”

    她松开手。

    凤小十一屁股坐到地上。

    他揉着小屁股转过身来,深知闯了大祸,一句抱怨都不敢有:“我也不知道,刚才你叫我自己开发……”乔青一瞪眼,小朋友缩缩脖子,赶紧掠过这个找死的话题:“那个墙砖敲上去的声音很空,于是我就扯开来看看,一好奇,就拉了那手柄一下。”后来的,自然就是“好奇害死爹”的最佳诠释了:“我一下来,你就是这样了,躺在这里……”

    难不成是摔晕了?

    自己还不至于连个小屁孩都不如。儿子完好无损,她却晕了,这个问题暂时想不通,跳过去:“多久了?”

    “没多久,才刚下来一会儿,你就“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醒来了。”

    “唔。”

    她应一声,摸了摸小朋友热的发红的小脸蛋儿,一阵心疼:“成了,既然没事儿,先上去再说。”

    这个地方,明显是有人刻意修出来的一条地道,那个地窖,恐怕也是掩人耳目之用了。未知目的之前,乔青并不想贸贸然去探查,还是先回去客栈看看有什么线索再说。她话音一落,就见凤小十的小眼睛又开始闪,长长的卷翘睫毛一下一下,那叫个心虚:“你又干了什么?!”

    乔青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问出这句。

    小朋友欲哭无泪地指指头顶。

    乔青跟着仰头,看上去——

    头顶一条石头垒砌的阶梯并不精致,却是极高极陡,几乎呈垂直角度一层层垒上去,只粗粗看来十丈都不止。一直延伸到了这个地底世界的顶端,一片被炙烤地发红的顶壁上!而那个顶壁,无口!

    无口……

    之前打开的通道,已经关闭了:“怎么搞的?”

    凤小十弱弱摇头:“看你掉下来,我慌了。”

    “嗯。”

    “我站的地方,看不见下面的情形。”

    “继续。”

    “我以为再拉一下手柄,就会有什么升上来,把你送回来。”

    好吧,真相大白了——这小子情急之下于是又拉了一下手柄,可她没升上来,那口子却似乎要关闭了。他趁着口子关闭之前,丢掉手中砖头就跟着跳下来。于是现在的情况是——她们母子俩都下了这地方,上头却见鬼的回不去了!

    乔青几欲吐血。

    凤小十又是可怜巴巴的模样,两只大眼睛里都有眼泪滚来滚去了。虽然明知道这小子做戏的成分比较高,她还是狠狠憋住了满腔跳到嗓子眼儿里的三字经。再精明的儿子,也只有两岁半,娘的老子忍!

    努力露出一个自认尚且温和实则在凤小十眼中狰狞无比的笑容:“乖,没事儿,那咱们就找出路去。”

    那骨碌骨碌转的眼泪,水龙闸头一样唰一下就收了回去:“老爹万岁!”

    “真的,儿子,别逼老子揍你。”这小恶魔,演技杠杠的!

    乔青赶紧收回了目光,怕再看这小兔崽子会忍不住把他塞回去重生!四下里望着,这是狭长的一条地下甬道,像是人工开凿的,和那石头阶梯一样,都是极为粗糙,沟沟壑壑毫不规则。甬道的四壁,全部都呈现着黑中发红的颜色,乔青毫不怀疑,修为低的只要一手触上去,绝对一秒钟变烤肉!

    好在她还可以抵挡这种热度。

    四周每一个沟壑全部细细摸索了一遍:“如你所愿,这里没有打开那口子的机关,咱们只能探险了。”

    甬道的深处,那是接下来他们唯一的一条可行之路。

    那里一眼望不见头,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也不知道会通往到何处去。忽然,眼眸一闪,视野尽头处似乎有一些黑影,那些影子不规则地散落在地上,若不仔细看,必会被忽略过去。

    可乔青知道——

    那是尸体!

    一大片一大片密密麻麻堆叠如山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