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九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九章

    一片寂静之中——

    终于有人云里雾里地问了出来:“那些凶兽……”

    刚才的画面实在太过震撼了,到了这个时候,众人依旧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好好的,整个魔刹原上的凶兽都往溪水里冲,这是个什么意思?一片人面面相觑,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却听一道嗓音慢悠悠问了一句:“宋公子,你似乎想到了什么?”

    众人皆是一愣。

    就连宋远帆都是一愣。

    他循着声音看过去,问出这话的乔青就坐在他斜对面,那么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宋远帆心下一惊,他敢发誓自己绝对没表露出丁点的异状!可对面那双眼睛里透着的洞悉一切的不明笑意,总让他感觉自己的所有心思,都在对方的掌握之中!

    宋远帆紧紧皱起了眉:“凤公子何来此问?”

    乔青耸耸肩:“之前情况危急,只有宋公子坚持带着咱们杀出一条血路!在下就想,莫不是阁下一早便猜到了什么,才会有此打算?”

    “原来如此,这倒是个误会了。”宋远帆说着,不经意地又瞥了一眼乔青,见她和众人一样的表情,不过是好奇罢了,哪里有什么高深莫测?果真是自己太过多疑了吧:“当时那种情况,在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只想着碰一碰运气,拼上一拼罢了!”

    “也多亏得宋公子果决!”

    “可不是!不然咱们这会儿还傻乎乎的在那和凶兽拼命呢!”

    “死了无所谓,可关键是死的冤枉啊!谁能想的到,那些凶兽的目标根本就不是咱们……嘿,林子大了,啥鸟都有!”

    众人连连点头,心有余悸地说着。最后这人的一句无心之言,却让彭森霍然抬起了头。他之前便以为凶兽是宋远帆为了借刀杀人引来的,对他自是没什么好感。这会儿见着这劳什子首席弟子倍受吹捧,俨然成了所有武者的救命恩人,更是不爽了起来。

    彭森站起身,对着四下里拱了拱手:“诸位,不知大家可有发现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这些凶兽里面,似乎是少了一种。”

    “咦?”

    “啖尸鹫!”

    啖尸鹫,便是彭森之前对乔青提到的那种鸟类凶兽,不用活食,专啖尸体腐肉,乃是极为凶戾的一种秃鹫!当时来的尽都是爬行凶兽,活动于地面的。而魔刹原上最为有名的秃鹫,却未见踪影!也多亏了如此,否则他们这些人,一个都别想活下来!

    众人皆是心中后怕:“这凶兽狂潮,必然有所蹊跷!”

    彭森很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

    他正要说话——

    便听乔青又是一问:“宋公子,你见多识广,可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彭森眉眼一厉!这女人,是故意和他作对么!若不是她还有用处,一早杀了他!和彭森的不快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此刻宋远帆的心下大喜。这凤九难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不成是他肚里的蛔虫?他当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也正想着要怎么把这话头给挑起来,此人就帮了他一个大忙:“见多识广不敢当,不过诸位这么一说,在下还真是想到了一点端倪……”

    “宋公子但说无妨。”

    “此事要追溯起来,可是极为久远了……”

    宋远帆乃是第四梯上最大门派的首席弟子,知道的自然比这些游勇散兵来的多些。按照他的说法,这魔刹原在大陆形成之际,乃是一片火山带。火山频繁喷发,日积月累之下,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地貌渐渐发生了改变,慢慢就成了如今这么个模样:“大家也都知道,此地地质干裂,往往数年也下不了一场大雨,即便冬日落雪,亦是从未结过冰的。”

    “宋公子的意思是,咱们现在脚下踩着的,乃是一片岩浆?!”

    “若是鄙派藏书阁中的记载无误,想来应是如此。”

    嘶——

    众人齐齐白了脸。

    再看向脚下的赤黄色地面,就如洪水猛兽一般!

    这简直就是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引爆的炸弹!一旦岩浆再次活动起来,说不得整个魔刹原上都会付之一炬,变成一片不毛之地!到时候别说他们这些人了,就连凶兽都别想剩下一只:“完了完了,凶兽比人更容易感受到危机,难道是这岩浆已经开始活动了?”

    “那怎么办?”

    “要不,咱们也赶紧撤吧?”

    “嘿,我说你们别危言耸听,若真是那样,凶兽早就跑了,怎么可能只是往水里跳那么简单?”

    的确是这样,凶兽是没有智商,可它们拥有本能,若是岩浆喷发这么严重,哪里还会老老实实呆在这魔刹原上?讨论来讨论去,又变成了一个死结,忽听一声嗓音打着哈欠:“唔,爷看你们也别想了,说不定只是一年一度的凶兽游泳大会呢。”

    众人齐齐看来。

    乔青摸摸鼻子:“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凤小十扶额扭头,有个这么不着调的老爹,真是丢脸啊丢脸!

    乔青一瞪眼,把这个弱弱移开她三米远的小不点儿抓回来,抱在手里狠狠蹂躏。面上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心下却是飞快转了起来——她几乎已经可以猜到,那宋远帆打的是什么主意了!

    当时神识扩散开去,她就察觉到了地下的动静,拥有天级火的她,对于火焰的敏感度要大大高于旁人。地下的确如宋远帆所说,是岩浆!且这个时候,那些平静了千万年的岩浆不知被什么刺激了起来,发生了震动!岩浆的活动,让地表的温度上升,那些常年活动在地面的爬行凶兽,难耐的感受自然比人类更为清晰和直观!

    也就是说——

    那些凶兽们,不过是燥热难耐而已。

    可另一方面,那些岩浆的变化,必然跟宋远帆一行人有联系。他一早知道了问题所在,却回过头来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为的恐怕是引起这些武者的好奇。宋远帆的后头,必然还有后招!

    乔青想到了这里,众武者也纷纷在宋远帆不着痕迹的提示下明白了过来:“宋公子的意思是说,事情可能没有咱们想的那么严重?可能只是地下发生了什么,让这些常年生活在地表上的凶兽不适了起来?”

    宋远帆颔首道:“这也只是宋某的猜测。”

    “必然是这样了!”

    “不错,那现象太过奇怪,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么解释了。”

    “可好端端的,地下怎会突然……”一个武者问到这里,忽然眸子一闪,目中精光连连!同一时间,四下里也是跟着沉默了下来,连呼吸都变得粗重急促!众人面色激动,皆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天有异象,必出奇物!

    是的,天地奇物的诞生,必然伴随着各种异象的产生。

    如今这地下岩浆的动荡,尚不能完全的获得证实,但只这么一个可能性,就足以让众人心跳加速口干舌燥了!天地奇物啊,对于这些混迹在险地历练的游勇散兵们,绝对是一个大大的诱惑!

    咕咚——

    不知是谁吞口水的声音像打雷,足以证明了,这个可能性对于他们的冲击力!

    宋远帆的眼中一抹异光划过,这是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笃定。一闪而过,他笑着道:“原来是这样,有奇物诞生,引动了地下的异象,更让得那些凶兽暴躁不适了起来。常听老一辈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真真是意外惊喜了。”

    谁说不是呢?

    之前还是千钧一发死里逃生,这会儿就迎来了这样的一个天大惊喜。所有人都是两两对视,再看着对方的目光,便忽然警惕了起来。乔青心下冷笑,这就是人性,根本那奇物都是八字还没一撇,哪怕是真的,到底在什么地方,也是未知之数。这些人现在就把对方当成了敌人对手恨不得一个个全灭了就剩下自己独吞那奇物才好:“真他娘的好笑!”

    她这么想了,也这么说了。

    顿时:“你说什么!”

    众人怒目看来,却是齐齐一愣。

    只见那之前还不着四六的红衣人父子,这会儿却是一改先前的嬉笑之色,一大一小站在人群之中,日光下夺目的耀眼!不论是彭森还是宋远帆都被她这姿态给怔住,弄不明白了她想干什么:“你……”

    乔青看一眼宋远帆:“私人恩怨。”

    宋远帆也察觉出了她和之前的不同,更察觉出了她与那彭森之间明显有问题的气氛,想了想,朝后退了两步,直到站到了这土丘之下,象征性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有他的退开,其他不相关的武者更不会自找麻烦,这节骨眼上不保存实力去争夺那天地奇物,反倒要解决起私人恩怨来?两败俱伤才好!众人纷纷在心下骂上一句“个傻子”,事不关己地退到了一边。

    乔青这才转向了杀气腾腾的彭森:“呦,不装了?”

    彭森森然一笑,他一早看出乔青发现了问题,只看她老老实实当着“俘虏”,倒也不愿意在四下里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动手,以免多生事端。却没想到,这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面上的疤痕扭动着,狰狞骇人,就像是一只盯上了猎物的毒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怎么看出来的?

    乔青勾了勾嘴角,带起一丝柔和的笑意。

    她什么都没看出来,一切,都来自于对凤无绝的了解!

    彭森的话中,百分之八十都是真的,毕竟这人也不是傻子,即便要骗,也必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方能滴水不漏不显痕迹。而他,最大的败笔却是在于——太过于急切地表忠心了!此人口口声声强调着凤无绝救他一命,从此誓死效忠,却不知道,对于那个男人,若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真是一个忠心耿耿的属下,必将两肋插刀护之周全,而不是把他安排在了这么一个看似油水儿十足风光无限,实则随时可能完蛋的苦逼位置上。

    不错——

    随时完蛋!

    这四个月之前攻下的补给站,看似日进斗金,实则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原主人带着门派弟子给反攻下来?如今这彭森能安安稳稳活过了四个月,恐怕也是对方不知道出了什么岔子,否则,他一早就随着这补给站一股脑地落到对方的手中了!

    肥肉是真。

    不过想吃,也得看你能不能吃的下!

    至于后面,当她发现了问题之后再详细问及的凤无绝踪迹,这彭森更是只能打着哈哈,绕来绕去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足以证明,这人,根本就是凤无绝的一个弃子,一个明面上安插了肥差事,暗地里要借用那第四梯上的门派借刀杀人的弃子!

    想到此——

    乔青冷笑了一声,直接下了结论:“看来那个冒险队里,也并非全是一条心。”

    彭森精光闪烁地望着她,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的,可那么短短一阵子相处,他自认没露出任何马脚!这个女人,不但发现了他的问题,还将整个冒险队中的形势给分析了出来?“哈哈哈,好,好一个凤九!那你倒是说说,这又是从哪看出来的?”

    “铲除你这么个小角色,都要用如此大费周章的迂回路线,啧啧……”乔青无视了彭森因为“小角色”三个字而扭曲了的脸,低头拍拍凤小十的小脑瓜:“儿子,你娘的日子,貌似也不怎么好过啊。”

    凤小十皱着小剑眉:“那还等什么?快去帮娘亲啊!”

    完全把小朋友的性别观给毁成了渣子的无耻女人,顿时哈哈大笑:“好,先帮你娘解决了这个漏网之鱼再说!”

    ……

    乔青明明在笑,却是杀气氤氲!

    随着笑声涓狂一声高过一声,那杀气就如排山倒海一浪高过一浪!不知是因为地下那奔涌的岩浆,还是地上那澎湃的杀气之浪,初夏的风渐渐停息了下来,整个魔刹原上都充斥着一种窒闷的感觉,犹似绷紧的弓弦……

    一触即发,一触即断!

    一边,是乔青带着小包子,一大一小。

    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一边,是彭森带着包皮子,十多壮汉。

    这两方的人数悬殊一目了然,更不用说,那彭森的修为只差一步就接近神王,乃是神宗大圆满,和那首席弟子宋远帆也差不了多少了!然而此时此刻,没有人不相信她话中的狂,话中的傲,只听着那红衣人一语铮铮,不由全部都跟着傻眼了起来:“怎么……怎么感觉很强的样子?她明明是个神宗啊,明明应该没悬念啊……”

    没悬念么?

    未必!

    笑声一落,红衣如浪升腾而起!

    彭森冷冷嗤笑了一声,他修为极高,人数众多,哪怕之前在这凤九的阴招之下被凶兽所伤,也不是这区区神宗可以叫板的!更不用说,这臭娘们傻不拉几地直接就用神力跟他对轰了起来!那一道神力大开大合毫不迂回地直奔他而来,只让他心下不屑,面上好笑。

    然而很快,他笑不出来了!

    这一道神力中不知蕴着什么,眼见着离他极近极近了,他才骤然感觉到乍然升高的温度!他嘴角的笑容瞬间僵住,整个人瞳孔大缩,不可置信!迎面而来的,就犹如一道透明无色的火浪,一种自骨子里的心惊胆战毫无预兆地升上心头!

    高温逼面,彭森心下大惊!

    他什么都顾不得,飞快倒卷而退,一手把身边的包皮子抓到了眼前。

    就在这时!

    轰——

    神力轰然爆开!

    那包皮子几乎连反应都不及,整个人只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便在极致的温度之下化为了一片黑灰色的渣子!惨叫发出到一半戛然而止,大片的黑灰纷纷扬扬地扑到了彭森的头脸上,然而这还没完!无色的余波四散,让空气都发生了扭曲,彭森倒退着被扭曲的余波逼近着,那倒卷的身体倏然一僵,伸手又是一抓!

    可这一次,他的身边那十余小弟齐刷刷飞快后退。

    这么一耽搁的功夫,抓了个空的彭森一手便触上了那扭曲的余波——噗的一声,便如同沾上了鬼火,无端自燃!

    “啊——”

    杀猪一样的惨叫,几乎冲破了九天,尖利刺耳!

    听在四下里一片目瞪口呆的武者耳中,让他们齐齐虎躯一震,倒退三步:“秒……秒杀?”

    可不是秒杀么?哪怕杀的只是那个神宗级别的包皮子,哪怕之前明显是那彭森小瞧了对手一时大意,哪怕这些人全部都身带大大小小的伤势。哪怕……哪怕……一万个哪怕,都不足以解释神宗秒杀神宗且重伤神宗大圆满的此刻一幕!

    看看那彭森吧——

    他手臂上那金色的“鬼火”,也不知是如何沾染上的,任凭他翻滚着、扑打着、用神力压制着,使出一切手段却愣是不能让那火焰熄灭下来!且这眨眼功夫,那火势更是迅猛,沿着已然烧成了一根漆黑白骨的手腕轰隆而上,转瞬就吞没了整条臂膀!

    彭森睚眦欲裂!

    常年混迹于冒险队中,他也是个决断狠辣的,一咬牙,整条臂膀连根而断!

    一声痛苦的闷哼,人臂分家,落到地面的臂膀只刹那便化为灰烬,金色的火星燃至了最终,直到那森森白骨都烧了个精光,才噗的一声熄灭了过去。彭森脸色惨白,鲜血顺着半个膀子汩汩而下,可他根本顾不上那些,看着地面的灰烬心中又恨又惧:“这是什么妖法,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不怪没人认得出来。

    乔青的天级火,在经过了明霜那一丝火焰的吞噬之后,便拥有了隐藏的属性。

    隐藏气息,在真正燃烧之前,根本让人察觉不到丝毫的端倪!在从未听说过异火也可如此的众武者眼中,方才那火焰,根本是毫无预兆地忽然点燃,而实则,早早便已经渗透在了神力中,只是在燃烧的一瞬才现身罢了。由此也能看得出,明霜那火,真正也不是个好相与的!

    乔青双臂环胸,嘴角含笑,自然不会给这些好奇宝宝来解答。

    她眸子在四下里一扫——

    哗啦——

    众人又是退后三步,齐刷刷的,只望远离那凤九一分,再一分,更一分。

    更不用说那些彭森的小弟,几个激灵全都瘫软在了地上,不成气候了。

    如今剩下的,唯有彭森一人!

    乔青一步步逼近他,他一步步退后着,臂膀上的痛处让他不断颤抖着,那条狰狞伤疤更是偃旗息鼓般在一片苍白的脸上颤巍巍地抖动着。直到喀嚓一声,彭森退无可退,抵住了土丘的边缘。乔青也停下了步子,轻笑着觑着他:“现在可以告诉爷,他到底在哪了吧?”

    “他……他……”

    “嗯,别紧张,淡定点儿,慢慢说。”

    “他……”

    噗——

    一声极其细微的声响,出现在乔青的指尖。那上面明明什么都无,没有人能看清发生了什么,可离着她极近极近的彭森,却清晰地感受到了一种让他心惊肉跳的炙热温度!这一缕隐形的火苗,就如同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原本还转动着心思的彭森几乎是一咬牙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大吼:“我不知道他在哪——!”

    乔青微一皱眉。

    这答案,跟她所想的差不多。

    这彭森,既然是一个弃子,那男人就绝对不会把自己和冒险队的行踪暴露给他。即便他知道,那也可能是个假的。说不失望是假的,可到底之前有了心理准备。乔青轻叹一声,揉揉凤小十的小脑瓜:“儿啊,看来咱们得天南海北地去打探了。”

    小朋友撇嘴:“搞了半天一无所获什么的最讨厌了。”

    “唔。”

    “娘亲也最讨厌了。”

    原本还一脸苦逼的乔青,一想到凤无绝那纯爷们被自家儿子叫娘亲的画面,顿时就自娱自乐了。再让那货玩儿神秘,她是坚决不会导正凤小十的性别观的!乔青这么想着,又问了最后一句:“你是啸天的人?”

    彭森绝望地闭上了眼。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在对方的眼里竟然完全形同虚设。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身份,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却被这女人完全洞悉。他这反应,已经让乔青确认了下来。之前一直听说那冒险队吞并了另外一支队伍的残余,那队伍便名叫啸天。这很好理解,任何两支势力的初初组合,都不免会存在异心:“关键还是时间太短啊!”

    啸天的吞并,到如今只有一年时间。

    乔青相信凤无绝,以那个男人的魄力和手段,再过上三两年,他手中必是一支绝对的虎狼之师!

    不必再说什么,一抹火星弹上去,早已经被乔青的诡异手段击溃了信念的彭森,便眨眼间化为了一片粉末。当日亲眼看见破天挫骨扬灰的震撼仿佛近在眼前,这会儿,她也能用这招来装装十三了!唔,真他娘的爽啊:“宋公子。”

    宋远帆僵硬一扯嘴唇:“凤兄有何指教?”

    这人眼中的警惕,乔青看的清清楚楚。

    她已经大概弄明白了这人的目的,也大概猜到了他接下来的戏码。

    估计那岩浆之下的确有个天地奇物,也正是宋远帆想要的。可那玩意儿,恐怕并不好得,之前这宋远帆去过一次,十几人的队伍只活下来了五个。如此,他才想到了忽悠这些人一同去寻宝,让他们给当替死鬼前锋军!而接下来——一番唧唧歪歪之后,这些人必定会被宋远帆给调动起来,想办法一起去到地下。

    而她,可不是给别人做嫁衣的傻鸟:“不用紧张,爷对那玩意儿不感兴趣,只是准备离开,跟你打个招呼。”

    宋远帆又怎会听不出乔青的言外之意?

    ——不会妨碍你的计划,一边儿呆着目送老子背影就好,别再动那些花花肠子了!

    他紧紧盯着乔青的神色,乔青却不再跟他多说,直接拉起凤小十肉乎乎的小手:“走了!”

    她敢笃定,宋远帆必不会开口留她,也不会再想一些别的幺蛾子。此人疑心重行事谨慎,又怎会让队伍里跟着一个看不清底细的她?这正是方才,她不用更为稳妥的手段激斗彭森,却选择了成功率更小却引起的震撼更大的“轻敌之策”!只有一击必杀,只有祭出让他看不透的天级火,才会让宋远帆有所顾忌!

    若非如此,如果宋远帆翻脸不认人,她还真的打不过这接近两百的一群人……

    抱头鼠窜什么的,也太不符合她风流倜傥的作风了。

    果不其然——

    身后宋远帆只沉默片刻,便道:“人各有志,凤兄,后会有期。”

    “得了吧,还是无期的好。”

    乔青说完这句,便带着凤小十在众人注目礼中溜溜达达地离了开。只听身后一声齐刷刷的大气儿松了出来,这恐怖之人不和他们争抢那天地奇物,真是谢天谢地谢谢她八辈儿祖宗了!

    这边——

    宋远帆果然如乔青所料,后面又引导着众武者纷纷对那天地奇物摩拳擦掌,再有那郑佩几人跟着敲边鼓,一行人便定下了趁着凶兽都聚到了补给站中,去往极少有人探进的魔刹原深处,试试看能不能寻找到深入地下岩浆的路。

    自然了,那条路宋远帆心下有数。

    后面的一切,只要他带着众人“一不小心”寻到入口,再听他们纷纷惊喜运气大好,便可以拉开序幕了。

    一番商议过后,这群武者们在原地休整一夜,决定明日启程。

    月上中空,五个熟知内情之人,便趁着众人养精蓄锐悄悄聚在了一起:“宋大哥,想来想去,佩儿还是觉得此法太过冒险!本来那里就极为危险,咱们那么多的师兄弟全都死在了里面,两个门派加起来,接近千人了吧……这次师傅也只说是让我们来探探,贸贸然再入……”

    宋远帆一摆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郑佩眉头紧缩,心头总是有些不安。

    她爱慕宋大哥已是多年,两人一早便有婚约,可宋大哥从来对她不冷不淡,说不上不好,却也说不上多好。就如同那日,宋大哥出声唤住那凤九,她能看的出原本他的本意是替她驳斥那凤九父子两句,结果呢,在猜测着凤九可能背景深厚之后,驳斥便成为了结交。郑佩虽不聪明,却有大多数女人对于爱慕男子的一种预感——宋远帆,野心极大!——再如这次,他一向是个谨小慎微之人,做事极有分寸,可这一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却如此冒进……

    郑佩猛然瞪大了眼:“宋大哥,莫非你是想要那正在成形的异火?!”

    被戳穿的宋远帆先是一怔,随即笑道:“咱们的目标虽不是异火,但正巧碰见那异火成形,引动了岩浆沸腾,也算是一桩机缘。”

    “万万不可!宋大哥,佩儿原先以为你只是要引这些人当替死鬼,他们争抢异火,本就和咱们的目的无关!可若是再和他们发生了冲突,而耽误了咱们要寻的……”

    “相信我!”

    宋远帆又是一笑,只有这三个字,却包含了莫大的信心。郑佩尚想不痛他到底信心何在,肩膀上忽然一暖,极少碰她的宋远帆轻轻揽上了她的肩。郑佩顿时欣喜若狂,红着脸点了点头:“既然宋大哥想要,佩儿就帮你把那异火夺来!”

    这边真情假意,算计浓浓。

    那边——

    乔青和凤小十离开了这群人,跑回了开始那一处补给地的外面,蹲在个高高的土丘上遥遥远望。

    “老爹,咱们到底在等什么?”

    “等凶兽洗完了澡,游完了泳,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然后咧?”

    “拿钱啊笨!”

    一个脑瓜崩敲在凤小十的脑门上,小朋友撇着嘴揉一揉:“你肚子里那点儿黑水身为儿子的我会不知道么!我的意思是,万一地下的岩浆不知道沸腾到什么时候,那些凶兽不散呢?”

    什么叫一语惊醒梦中人?

    已经穷哈哈快要喝西北风的乔青,满脑子都是那补给站里的上等玄石了,听凤小十这一说,顿时一脸苦逼了起来。她一边儿狗蹲着,一边儿远远望着那边溪水里挤的嗷嗷乱叫的凶兽,貌似,还真的没有要出水的架势啊:“再等等,再等等,四个月呢,那客栈里边儿得有多少的玄石。就算是等上一年半载,咱也赚了。”

    小朋友苦着脸,蹲下默默等,还要一年才能吃肉啊……

    也许是天无绝人之路。

    也许是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也许地下岩浆里那引起沸腾的异火发生了什么。

    也也许这“父子俩”对于玄石和肉的执着连凶兽和它们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反正数日之后,那些凶兽纷纷离开了那条溪流,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而眼巴巴等的眼珠子都直了的乔青带着儿子欢呼一声,就眉眼弯弯笑成月牙地冲入了客栈之中。此刻两人并不知道,这一冲,竟冲出了一个莫大的机缘……

    所有认为坑爹夜很坑爹的,可以先看看下面推荐的这篇穿越好文:

    《凤御凰:第一篡后》作者:半壶月

    PS:书页置顶了一条留言,是这文的简介和链接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