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章

    静。

    静极。

    在乔青的手中无端端出现了这一方锦盒的一刻,整个广场上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她方才还空无一物的手:“这……我没看错吧,这这……这玩意儿怎么出来的?”

    “好像是空……空间系……”

    “格老子的!那是空间系铸造品!”

    随着不知何人的一声跳脚惊呼,整个广场顿时陷入了一片哗然。铸造品,在东洲大陆并不稀奇,就如方才一路所见,下品铸造品甚至直接摆在各种店铺里售卖,如攻击系的刀剑;防御系的盾牌;甚至乔青看见了一种蒲团样的东西可聚拢玄气,有助于提高武者的修炼速度,是为辅助系。自然,还有一些较为少见的其他系别,可是少归少,若是花上大价钱,也是弄的到的。

    然而唯有一种,却是真正的有价无市!

    ——空间系!

    “怪不得这神医凤九有恃无恐,连周师叔的示好都拒绝了!”

    “可不是,越阶秒杀,吞噬威压,空间系铸造品,甚至连七品炼药师的弟子她都不屑当,难不成这凤九是四大氏族的人?”

    “嘿,我看可能,说不定是四大氏族出来历练的公子咧!”

    这些猜测一出现,众人便是越想越觉得可能。别看这凤九的实力不高,可这一个月来她下手狠辣,丝毫不担心惹上仇家,更兼之方才那一幕数门抢徒的画面,若是换了别人可不得洋洋得意?可这凤九呢,到了这会儿,都没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受宠若惊!这就是人的天性,有了这样的想法,再看那张平平无奇的面孔,都顿觉这就叫——人不可貌相了!

    这个结果,并不在乔青的预料之内,她当然不知道空间系的铸造品在东洲有多么的抢手,也不知道这样的东西只有一些背景雄厚之人才有拥有的可能。是以听着四下里一片惊疑不定的议论之声,不能不说,绝对是个意外收获!

    身上那些高手的神识一道一道地收了回去,那小心翼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翼的模样,像是生怕被她发现。

    乔青摸摸鼻子,心下暗笑:“唔,误打误撞,反倒让局面明朗了起来。想来这最西边的杀域,也不会有四大氏族的人拆穿她。再说了,老子可从来没承认过自己是,旁人愿意这么猜,爷也不会傻乎乎地冲上去解释。嗯,就是这样!”

    想到此,某个不要脸的立马昂首挺胸负手而立,无耻地迎上各种打量猜疑的目光。

    这幅模样,可不正是一个贵公子被拆穿了身份时的默认表现么?

    几乎是立刻地,方才就对她大献殷勤的门派们再一次聚拢了过来。乔青正要应付这些人,忽然感觉到身上落下一道极为仇视的目光,她眸子一转,循着看过去。只眨眼的功夫,那视线就消失不见。乔青看去的方向,只有那神剑门的接引弟子等人,和后面低垂着头的九指:“难道是他?”

    她盯着九指看了片刻。

    耳边有人唤道:“凤小友?”

    乔青扭过头,便见神剑门的那长老又说了一遍:“原来小友竟是这等身份,哈哈,怪不得看不上咱们这些小门派了,当真是我等不自量力了。”

    这番话,既是自贬,也是恭维,又是试探。

    通常换了旁人便会说上几句哪里哪里,不过是出门在外不便公开身份罢了,然后再报出自己的真实名讳,表明对对方的某一些事迹极为仰慕之类的场面话。这样下来,既摊开了自己的身份,又不伤及两方的和气,皆大欢喜。可换了乔青,她对四大氏族根本一无所知,若是贸贸然编造一番,露出破绽反倒不美。

    干脆地,她直接勾唇一颔首:“不敢当。”

    不敢当?

    你那副鼻孔朝天的模样明显是很敢好么?

    眼见着她三个字打发了众人,便淡淡转过了目光,那平常的面貌上透着一股子极为孤傲的气质,几个门派虽然心下不忿,倒也更断定了她背景强大,有恃无恐。各个门派又再次试探了两句,乔青皆几个字四两拨千斤地打发了,不论对方使出浑身解数,她就是一副“老子身份牛逼凭你们还不配知道”的岿然不动。

    一阵子虚以委蛇之后,他们也不敢再贸然追问了。

    乔青转向自方才就沉默不言的周师叔:“阁下,在下这里,倒是有一件物事,烦请你端详一二。”

    周师叔原本神色恹恹,好好一个苗子就这么飞了,这样的身份又怎么可能加入他们珍药谷?他强打起了精神,笑道:“哦?不知是何物事?”

    乔青将手中锦盒打了开:“就是这……呃?”

    她曾想过这盒子里会有的东西,毕竟从珍药阁和珍药谷这两个名字来看,之间的联系已然呼之欲出。而那院子里的神秘男人比起这周师叔的修为高了不是一星半点儿,想来应是身份不凡。如此一个人送出的见面礼,恐怕定非凡品。再者,她不知那人是帮是害,这么个未知的东西收在身上,倒是不如直接在众人面前打开,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可是——

    千想万想,却没想到这盒子里,竟是个发带?

    东洲大陆最为普通的束发绸带,呈黑色,尾端绣了一只小小的药鼎。两指捻着发带一脸嫌弃地拎了起来,看了半天也没见这玩意儿有什么独特之处。搞什么,还真是小小心意呢,这么寒酸的玩意儿也好意思送人?

    乔青正鄙视着,忽见前方的周师叔整个人呆住,一双眼睛瞪了个老大,骇然地指着她:“你……你……”

    嗯?难道还有玄机不成?再看后面那些人,所有珍药谷的弟子尽都是这幅被雷劈了的表情。开始那接引弟子,直“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接砰一声跪了下来。乔青差点儿被惊到跳脚,更不用说其他人了,全都吓了一跳一瞬静谧。那周师叔像是终于反应了过来,也立刻跟着跪下,诚惶诚恐地拜了一拜:“参见老祖!”

    “参见老祖!”

    所有珍药谷的弟子,齐刷刷地参拜起来。

    这场面,直叫广场上众人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这凤九不是四大氏族的公子么,怎么又变成了珍药谷的老祖?尤其神剑门那长老,看了眼乔青,皱着眉头嘀咕道:“我说这小周,别是他们老祖云游东洲几千年没回来,思虑成疾了吧?”

    乔青却是差不多明白了过来。

    他们参拜的可不是她,而是她手中这发带。

    目光在跪着的周师叔等人上俯视着一扫,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个类似的发带束发,周师叔的乃是青色,那接引弟子的是绿色,几个外门弟子是红色,后面还有几人黄色:“估计这发带的颜色,便是珍药谷中区分辈分的标志了。唔,倒是没注意那小厮有没有系,还有那院中的神秘男人,难道是珍药谷的老祖?”

    乔青不动声色:“阁下这是作何?”

    周师叔猛的蹦了起来:“凤小……啊不是,凤公子,您可是见过我谷老祖?他老人家现在何处?如今可好?可是有什么话要您传达给咱们?”

    一系列的问题兜头砸了下来,漆黑的眸子里掠过一抹精光,乔青微微一笑:“阁下还是先冷静一下,至于这些问题,咱们不妨换个地方,再详细商谈。”

    “对,对,凤公子,请到珍药谷的分院一叙。快请——”

    乔青被周师叔恭敬地引着,一路出了广场,向着珍药谷的分院走去。其他门派之人面面相觑,互相对视了几眼,皆明白了对方眼中的猜忌。这凤九既可能是四大氏族之人,竟又和珍药谷扯上了这样的关系。难道珍药谷,竟然攀上了四大氏族?!他们同在一梯,自不会允许这种未知的事情发生,眼神一个交流,便硬着头皮纷纷跟了上去。

    一场门派甄选,最后竟是以这样的方式中断。

    广场上的散修们望着那被簇拥着离开的红衣身影,只觉一切就如一场梦一样。方才还和他们一样且被连番讥嘲的凤九,一下子就上升到了这样的高度?四大氏族,珍药谷,越发的,再看着那红色的背影,不由越发觉得神秘了起来。

    忽然,便见那红衣人步子一顿。

    “凤公子,怎么了?”

    “没什么,忽然想起一条漏网之鱼。”

    乔青的目光,在人群之中早已经瘫倒的毕荣身上顿住,瞬间,毕荣的周遭所有人都惊跳开来,将瑟瑟发抖一脸绝望的他暴露在了众人眼前:“乔公子,乔公子饶命啊,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乔公子大人大量饶了小的这一回啊!”

    周师叔皱了皱眉:“处理了。”

    “是!”接引弟子走上前去,那毕荣满目绝望,几乎要吓尿了:“乔公子,不是我,这件事儿是……”

    不待他说完,乔青轻笑着打断:“不过一个跳梁小丑,处理就免了,带走吧。”

    顿时,什么菩萨心肠,慈悲为怀,宽容大度,又是一片阿谀奉承之声。接引弟子一掌扫去的手收住劲道,变杀为抓,将毕荣给提溜了起来。那毕荣一条小命保住,整个人癞皮狗一样被拖着,丢给了后面的外门弟子:“带上,凤公子要的人,若是出了什么闪失有你们好看!”

    这一次,才是真正的尘埃落定。

    远远地——

    山头上完整看过这一幕的圆脸小厮,鄙夷地撇撇嘴:“真是装模作样!这些四大氏族的公子哥们就是这德行,一副高高在上自以为是,这样的人留下根本就是自找麻烦,殊不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就她这样的,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一边男人哈哈大笑:“非也,非也。”

    “啥意思,我说错了?”

    “我说小童,看人不能只看表面。”男人兴奋地搓着手掌,就似是一个无聊了千年之久的人,终于发现了一样好玩的物事。满目的期待让他漂亮的眼睛越发光彩夺目:“你只看见了她留下那毕荣性命,却没看见她眼中的重重杀机!”

    “嗯?杀谁?”

    “哈哈哈哈,放长线吊大鱼,好一个神医凤九!”

    这下子是慈悲之名也赚了,氏族公子的身份也坐实了,又能一条线扯出后面买通毕荣的高手斩草除根。啧啧啧,还顶着老子的名号混进珍药阁去了,漂亮男人吹一声口哨转身往山下走,一路晃晃悠悠哼着小曲儿别提多开怀了。小童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跟在后头恍然大悟:“啊,你可不要告诉我,她根本从头到尾都在骗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四大氏族的人啊?”

    “开玩笑,四大氏族的公子,之前在珍药阁用的着演戏么。”

    “也对也对,我怎么忘了那人有多可恶!”

    小童嘀嘀咕咕着,忽然瞪大了眼:“那岂不是说,她她她……她把这十几个门派一股脑的给忽悠了?”

    可不是么,集体忽悠,干的漂亮!男人原本正嘿嘿直乐,听着这句话像是被提醒了什么,步子猛的顿住了!小童跟在后头,被撞的一个趔趄:“靠,能不这么一惊一乍么!你咋啦?”

    漂亮男人一拍脑门:“坏了!”

    ——把个一肚子城府的狼崽子放进他大本营里去了,就姓周的那蠢笨小子,可不得给她忽悠死?

    ——不行,不行,老子得去看着去!

    一眨眼,已经没了人影,只余下小童从地上爬起来,蹦着高的破口大骂:“错了,错了,是右边!你这条路就出了杀域了!啊——真是受够了,这路痴,我造了什么孽被你拐了当徒弟!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你慢点儿,上次迷路我找了你三个月!啊——就你这样的,活该被雷劈!”

    ……

    乔青当然不知道,那神秘男人的自带坑爹属性把自己不知道拐啥地方去了。

    她现在正坐在珍药谷的分院会客大厅内,被周师叔奉为上宾,好茶好水的招待着。再下面,是一众心思各异的其他门派之人。这一方会客大厅内坐的满满的,尽都望着上首的红衣公子,见她慢悠悠喝着茶水不说话,他们也没插嘴。

    厅内静的是针落可闻。

    终于,眼见着那周师叔腚上长针一样,坐立不安一眼一眼地看着她,按捺不住了。

    乔青这才笑眯眯地放下了茶杯,清清嗓子,准备开始忽悠。

    明天还是万更。

    于是,肿么有了个隔日一次的苗头了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