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章

    任那些神识一路跟随着。

    乔青不动声色,在杀域中慢悠悠地闲逛了起来。原本只是掩人耳目的举动,没想到一会儿功夫便被两侧的商铺所吸引。

    和翼州不同的,东洲大陆上有很多的药材都是她所没见过的,丹药和铸造品也不再千金难求,几乎每隔上一阵子便会看见这两种东西的铺子。虽然品阶不算高,丹药只得三品之下,铸造品也大多是下品,可即便这样,也让她不爽地扯了扯嘴角,当初在翼州抢破了头的东西,在这里竟然只是大陆货色,果然人比人气死人。

    走走停停,一家一家的这么看过去。

    大多数店家掌柜小二对客人都不理不睬,自顾喝着茶水儿打着瞌睡。哪怕她在店铺里看上良久,也只当是透明空气一般。对于此,乔青一点儿也不反感,反倒减少了暴露她翼州身份的可能。等到一条大街逛完,对东洲的物品已有了大致的了解。

    同样的,她感觉到身上那十几道神识似乎稍稍焦躁了起来。

    “凤神医,进来瞧瞧?”

    忽然一声笑呵呵的嗓音,从一侧传了过来。乔青扭头看去,发现自己正驻足在这大街最后的一间店铺前。铺子占地极大,只一层高,门口站着个圆脸小厮,笑的一脸谄媚。

    她一挑眉:“你认识我?”

    “嘿,神医凤九,如今这杀域里谁不认识?”小厮把她请进去,笑容满面地在前头引着路:“昨天凤神医那一手越阶秒杀,可是一夜之间都传开了呦!”

    乔青暗暗冷笑,如果刚才她没在其他店铺里逛过,说不定还真会信了:“是么。”说着,跟着走了进去。

    “自然啊,咱们一直都好奇凤神医是个什么模样,没想到这么年轻……”他随口应着,乔青便感觉到一股神识悄悄在身上走了一圈儿。那小厮神色古怪,立刻又恢复了笑容。见她四下里望着,便笑着问:“怎么样,凤神医,可看中了什么?”

    这同样是一间丹药店铺,规模却大的多了。

    只从这铺子的格局来看,像是一个四合院的模样,前厅做生意,后边一扇屏风挡住了通往院子的小门。一股茶叶的香气从小院儿中飘进来,合着满室丹药香,让人心旷神怡。然而重点不是这个,似乎从那小厮拦下她的一瞬,乔青便感觉到那十几道神识微微一窒,这才是她决定进来的原因!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面对一群小鱼,乔青更愿意和一条大鱼打交道:“这话应该我问你。”

    小厮一愣:“什么?”

    他一抬头,便见对面的红衣人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眼前这张脸,说真的,没啥出彩的地方,丢进人堆儿里几乎找不出来。可还真就奇了,这么一个慵懒又邪气的表情一出来,那双漆黑的眼睛好像有了魔力,把他不由自主地吸了进去,似乎在说——应该我问你,是你背后的主子,看中了我的什么?

    小厮愣怔半晌,这一瞬间,有一种被人看穿的狼狈感:“哈哈,凤神医真会开玩笑。”

    “没开玩笑,不是你把我叫进来的么。”乔青转过头去四下里打量着,小厮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她竟是这么个意思。再看时,这红衣人哪里还有什么高深莫测的感觉,依旧那副平凡的模样。他默默嘀咕一声邪了门了:“瞧我这脑子,神医先随便看看,我珍药阁里一切丹药应有尽有。”

    乔青淡淡应了一声。

    忽然,一股神识波动从后院传来,她见那小厮默默点了点头,想是收到了什么传音:“神医稍候片刻,小的先去给您看茶。”话落,快步走入了屏风后。

    脚步渐渐远离。

    乔青便真的在这店铺里逛了起来,入眼所见,丹药的品阶比起之前的那些更高上了一层,甚至四品丹都有一个柜台,各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种各样的药效琳琅满目。不过相应的,价钱也令她咋舌:“一枚普通的四品丹,竟然需要五百上等玄石!唔,看来虽然没有翼州那么珍稀,倒也不是谁都买得起的东西。”

    一圈过后:“倒是五品丹,这里就没有了。”

    “凤神医此言差矣。”小厮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乔青回过头来,他不知何时正从屏风后走了回来,手中持着一个盒子。盒子放至一旁,他傲然笑道:“我珍药阁里又怎会没有五品丹?”

    乔青垂涎欲滴地瞥了眼盒子。

    这个东西,如无意外,应该是给她的:“哦?”

    随口的一句回应,让小厮的眉头瞬间皱到了一起,细细打量着她的神色。他两次提到珍药阁,这凤九都没放在心上,到底是背景雄厚不将珍药阁放在眼里,还是她根本就是个无知菜鸟?眼见乔青眼巴巴望着他身边的锦盒,小厮果断划掉了前面的选项——菜鸟,必须的!他抽了抽嘴角:“五品丹药也是有的,只不过价格么……”

    方才这一圈转过,她的心里已经有了个赚钱的雏形,以她如今的炼药术,低品阶的丹药大批量炼制,根本轻而易举。只不过一到三品的丹药只能算个白菜价,炼制的多了还容易引人怀疑。是以,四品和五品丹,便成了首选!

    一听这里也有五品丹,兴致立刻高昂了起来,管你卖多少,老子看完价钱就走人:“爷不差钱儿。”

    她笑眯眯一摆手,那叫个阔气。

    小厮又傻眼了,难道他看走了眼,这凤九竟是个深藏不露的么:“若是凤神医有需求,小的可以带您去后堂看看。当然了,按照我们这里的规矩,若要去后堂,首先需要缴纳十块儿上品玄石,不论挑没挑到满意的,概不退还。”

    乔青差点儿没蹦起来:“十块儿玄石?!”

    靠!你他妈怎么不去抢?!脱口而出的三字经被她咕咚一声吞了回去,难得保持住了良好的风度。小厮理所当然地点点头:“珍药阁在杀域开了三千六百年,从来都是这样的规矩。”一抬手臂,引着她往后堂走:“神医,请随小的来。”

    乔青很淡定:“不必,在下要寻的乃是六品丹。”

    小厮一咬牙:“六品丹也不是没有……”

    乔青:“……”

    她仰头望天,欲哭无泪,这次真心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那小厮圆圆的脸上渐渐浮现了怀疑之色,看着她的目光由一个“背景雄厚的深藏不露之人”一点一点蜕变为“打肿脸充胖子的苦逼穷酸”。不得不说,他真相了。这气氛尴尬了有片刻时间,乔青默默看着天花板,就在小厮以为这人必定会落荒而逃的时候——

    就见她转过了脸,一斜眼:“不是去看茶?”

    “……”

    “唔,倒的茶呢?”

    “……”

    噗通一声,屏风后的院子里,传出椅子倒地的声音。像是有人喷着笑滚到了地上,稀里哗啦撞翻了茶水,顿时一股浓郁的茶香飘了进来。那边窸窸窣窣个半天,那人哈哈大笑着开怀之极,好像终于爬了起来,紧跟着椅子被扶正的声音,又静了下来。

    小厮的眉骨不断跳动,只觉得里边儿的外边儿的两个都是奇葩!

    乔青似乎根本没听见,目光在那方锦盒上一顿,小厮的眼中立刻又是一阵鄙夷,抱起盒子臭着脸不情不愿:“小的却是忘了,这方小小锦盒,乃是我家掌柜的见面礼。今日得见神医,也算是个缘分,小小心意不值一提,神医就莫要推辞了。”场面话说完,心里又补了一句:“瞧这眼巴巴的穷酸样儿,会推辞才怪呢!”

    果不其然——

    乔青顿时笑容满面,眼睛都弯成了一对儿月牙:“这怎生好?”

    话都没说完,已经一把抢过了盒子,飞快收进怀里。真正是抢啊,那意思赤裸裸的——苍蝇腿儿再小也是肉啊!

    “阁下贵人事忙小的不敢打扰如此凤神医请便小的告退。”小厮狠狠撇了撇嘴,背书一样一口气丢下最后一句,甩着袖子就跑了,好像和她共同呼吸一样的空气,都降低了他的格调。

    乔青望着他气哼哼的背影,再看了眼怀中锦盒,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无踪。

    &n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bsp;她转身走出了珍药阁,后面院子里传来小厮一顿噼里啪啦的数落声,那背后之人却半天没言语,好像在乖乖听着训话。乔青的眉头越皱越紧,神识探入盒子里,却发现那盒子看似普通,外面竟然有一层禁制,可以阻挡神识的查探。此刻在大街上,又有十数高手盯牢了她,自然不是打开的时机:“这珍药阁到底是什么,里面那人又是什么意思?”

    若说帮她?

    不像,从头到尾那人没露过面,中途叫那神阶修为的小厮进去,给送了这盒子出来,她看不出到底是何目的。

    若说觊觎?

    也不像,她一开始以为那人也对她产生了怀疑,想查探她身上是否有宝。可明显院子里的人修为极高,无需弄的这般神秘兮兮,且她也没察觉到有任何的恶意。

    乔青一路思索着,直到耳边阵阵喧嚣人声鼎沸,她才心念一动,将怀中锦盒收入了修罗斩。眼前是一方巨大的广场,位于杀域的正中心。平日里,这是一个地下交易所,也就是传说中的黑市,正中一方擂台上每日有武者进行生死斗,下面则人流耸动着赌博呐喊。各种商人穿梭其中,在人群的掩映下进行着一场场的地下交易。

    乔青月前来过这里,她的身份文牒,便是在这买来的。

    而今日,这方广场一改往日的纸醉金迷,直接用来做起了各个门派的招募地点。

    站在门口,已见无数条长龙排了老远老远,每一条都大概有数百人之多。这真是个稀奇事儿,杀域这地混乱不堪堪比三不管地带,何曾有过武者们乖乖排队的时候?乔青看着那些明明焦躁却分毫不敢造次的武者,暗暗挑了挑眉:“想来这次的招募,来的都是上的了台面的大门派。”

    乔青刚要进门——

    一只手将他拦在了外面:“小子,报名费!”

    神阶高手当守门员?这样的场面若是翼州之人看见,可得吓掉半条命去!乔青见怪不怪,掏出一百个玄石递给了守门的大汉。那人掂量了两下,这才点了点头,一指里面:“去那边,登记先。”

    他所指的是进入广场之后,侧面的一方长长的木桌。有各大门派的人站在木桌之后作为接引人,盘问着这些散修的基本情况。这些门派弟子大多鼻孔朝天,透着一股高高在上的味道。乔青亲眼看见一个只有玄帝修为的散修,被嘲笑了两句后不甘地嘀咕了一句什么,当场便被一掌打死!

    四下里人群哗啦退开,望着那散修的尸体,惊疑不定。

    动手的人是神剑门的弟子:“别说你们是散修,就算是入了门,也只是外门弟子!说白了,不过跑跑腿的奴才,也敢对内门师兄不敬?!今天,这就是师兄给你们上的第一课,什么叫尊师重道,赏罚分明!——可还有没明白的?”

    散修纷纷低头:“多谢师兄教诲。”

    “哼,别叫的那么好听,神剑门,可不是谁都能进的!——拖下去。”立刻有人将那散修的尸体拖走,在地面形成一道深深的拖曳痕迹。散修们恭顺的表面下,有人一脸不忿地攥起了拳头,也有人冷冷咬住了嘴唇,那师兄一一看在眼里,冷笑了一声:“你,过来!”

    他指的是站在后方的一个人。

    那人身材极高,穿着神剑门的弟子服,低垂着头,看不见脸。被这师兄点了名,却不见分毫反应,犹如行尸走肉样的走了上去。师兄一把扯住他的头发:“怎么这么慢?!”

    那人的脸被迫仰起,很是深邃高挺的眉目,不见表情的五官透着一股子坚毅。这样几乎可说是羞辱的对待,也没表现出任何的反应,只有乔青站在最外围侧面的角度,看见他放在身侧微微一僵的手指——那手,只有四根指头。师兄没听见他讨饶,更加不满了起来,当下就是一巴掌狠狠扇向他的脸:“师兄问话呢,听见没有?”

    啪——

    嘴角渗出了血痕:“九指知罪。”

    师兄这才稍稍满意了,扯着他的头发一推,将他推回原地。那名叫九指的男人便再次垂着头立于后方。不用多说,四下里的散修们也知道这九指就是个外门弟子了。虽说一开始便明白外门的日子不好过,可真正亲眼看见,才知道什么叫卑微!什么叫残酷!什么叫猪狗不如!

    不少人萌生了退意,可一想到那交出去的一百玄石,不由又动摇了起来:“会不会只是神剑门如此,咱们换个别的门派吧?”

    “别傻了,你看看其他门派的人,都看好戏一样的坐着,明显习以为常。”

    “他妈的,这哪叫外门弟子,畜生都比这待遇强!”

    窃窃私语的声音被压的极小极小,可身为神剑门外门弟子的九指又怎会听不见。然而那人就好像真的无视了一切,什么都没有他眼前那三寸地砖来的吸引,一言不发,一动不动。乔青遥遥看着他,只觉这人的五官有几分熟悉。可等了半天,也没见他再抬过头,不由转向了那长桌前:“报哪个好呢?”

    这长桌的后面,分别有十几个门派。

    反正除了个昨天才听说的神剑门,其他的她都没概念。乔青一一扫过去:“神剑门,狂刀谷,拳宗,七环玉峰,飘渺阁……”目光在飘渺阁上顿了一下,那后面坐着的是两个人,一男一女,分别抱着一把琴。他们的修为并不算高,可配上两把琴却给人个极危险的感觉:“想来这飘渺阁,乃是一个以琴音为攻的门派了。”

    乔青下意识地就想到了忘尘:“若是忘尘也想到先进一个门派的话,恐怕会选这飘渺阁。”

    她将此事记下,若有机会这门派定要走上一趟。

    继续朝后看去,东洲也有如万俟宗门姑苏宗门那样的家族势力,就比如后面的百里世家、南宫世家。乔青对于一个大陆有这么多的门派并不意外,这几乎有百个翼州大的东洲,除去那屹立顶层的四大氏族,下面几乎呈现着一个群雄割据的状态。先不所每一个阶梯上,都有着无数的势力,互相之间,既是合作,也是竞争。就连相邻的两个阶梯,都是如此,西边的每一个势力的最终目的,都是企图进去东边阶梯,再晋一层!

    具体这阶梯之间是如何划分,乔青倒是还没弄明白。

    她继续朝后看去,再右边,只剩下了两个门派,一为铸天岛,想是和铸造有关,最后一个——

    “唔?”

    长桌的最后一个人。那弟子最是清闲,一手支额撑在桌子上昏昏欲睡,前面寥寥几个人犹豫着,一会儿又全部散了开,去到了一旁其他门派的那边。乔青再看向广场上参与海选的人,也是一片一片的长龙之侧,唯有最旁边的一条人数稀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乔青眯起了眸子:“珍药谷?”

    话音一落——

    身后一道刺耳的声音极为突兀:“哈哈,这不是神医凤九么?”

    这声音耳熟,昨天才听见过,正是属于那粗布青年毕荣。不待回头,他恶意的声音放的更大:“我说凤神医,你不会是想去珍药谷吧?”

    顿时——

    四下里无数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一来么,珍药谷乃是炼药门派,在这十几个门派中地位最高,也是最有希望晋升的门派。二来,之前也有过不少人希望加入珍药谷,成为一个炼药师,那身份自是翻转百倍,可几乎十之七八都被那接引弟子给打了回来。三来,便是因为乔青了。

    神医凤九,经过了之前一月和昨日一举,在杀域中也算是小有名气。

    各种各样的目光中,连珍药谷那睡觉的弟子都打着哈欠睁开了眼。毕荣见此极是痛快!他昨天并未直接离开,而是隐在一旁,伺机而动。他原本认定了那女子必死无疑,如此,只要等待时机联合起那小个子,便能将壮汉手里的玄石给弄回来。却没想到,乔青的一举,直接碾碎了他的梦!

    小个子一死,女子解了毒,非但玄石回不来了,他和那壮汉结下了仇怨,早晚也是危险……

    毕荣心下焦急,再见乔青将他辛苦了数日的玄石一股脑的收了走,更是怨愤交加。可叹天无绝人之路,没成想竟有人一次性出手了百个玄石,只为买他今日一举!毕荣不知道这凤九得罪了什么人,更不知道那出了玄石的高手到底看中了这凤九的什么,不过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次挑衅,毕荣自然是欣然接受,且正中下怀!

    他怨毒地瞪着乔青,凤九啊凤九,原本还不知道要如何做,没想到你竟是看中了珍药谷,自取其辱,可由不得人!“凤神医,怎么不说话了,刚才看你对珍药谷不是挺有兴趣么?”

    乔青转过身:“有兴趣如何,没有又如何?”

    “哈哈……”好像听见了天大的笑话,毕荣哈哈大笑了起来:“凤九!称你一声神医你还真把自己当盘儿菜了。你不会是以为,粗陋的医术,能和玄奥的丹药相提并论吧?!这里神师级的高手无数,就凭你一个初入神阶,也妄图染指珍药谷?”

    他这极具煽风点火的话,将一众散修们集体给拉进了阵营。

    还真是那么回事儿,之前被打回去的,可不乏神师界级的高手,甚至有些连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话都没来得及说,那接引弟子已经一摆手,不耐烦地别过了头。他们正憋着一肚子的怨气呢,此刻眼见乔青不自量力,纷纷嗤笑了起来。

    “呵,神医凤九,什么人?”

    “就是个大夫呗,听说牛逼的不行,昨天可是秒杀了一个神师呢。”

    “哈哈,开玩笑的吧,秒杀神师?老子还能秒杀神宗呢!再说了,珍药谷的收徒标准,可不是看战斗实力,这凤什么的难不成还真以为会点儿医术,就会炼药了?”

    各种各样的议论声中,那接引弟子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医术和炼药,在兴起的时候根本是同出一脉,渊源甚广。而很多地方,也是一理通则百理通,拥有绝顶的医术,甚至可说是有了炼药的基础。可是随着年月渐久,医术的落末炼药的崛起,让这两种职业有了天差地别的地位差距,渐渐的,炼药师们都不屑与大夫相提并论,认为那是一种侮辱!

    尤其是此刻,当着这么多的门派的面。他作为内门弟子,当然明白他们之间看似平静,实则暗藏汹涌,这无疑是给对方看了笑话,无形中下了珍药谷的面子。接引弟子将这些嘲辱一股脑的全扣在了那罪魁祸首的身上!

    他怒目起身,正要说话——

    一道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怎么回事儿?!”

    这声音沉沉,不怒自威,让围着的散修们纷纷自发性地让了开,露出了远远走来的数个中年人。接引弟子一见他们,立刻恭敬鞠了一躬,把座位让了出来:“参见周师叔。”

    这周师叔,原本是在另外一边等待着接引弟子带新人去测试的。这就相当于海选和复试。可渐渐的,那边儿的复试已经空无一人了,这边儿的接引弟子还没过去。一时门前无人,再和其他门派的门庭如市比比,不免难看。等了良久,周师叔终于坐不住了,便直接带人过来询问:“说说看,怎么搞的,都聚在这里算什么?”

    弟子添油加醋地说了。

    周师叔听完,不由皱起了眉毛:“区区大夫也想成为炼药师?!呵,谁是凤九?”

    哗——

    所有人蹦开乔青三米远,将她完全暴露在了周师叔等人的眼里。

    几乎是立刻地,乔青便感觉到一股威压兜头就逼了下来!吸收了多次的威压,她只通过威压的强度,也可以大概的分辨出对方的强弱。到了神阶之上,一切又似乎回到原点,分为初入神阶、神师、神宗、神王、神皇、神帝、神尊。而这周师叔的修为,恐怕要在神宗上下!

    乔青舔了舔嘴唇。

    这大补的威压,吞还是不吞,是个问题!

    她暂时压抑住天级火吞噬的欲望,脑中心思电转着——昨日看那毕荣,可并非是个滋事寻衅之人,反倒沉稳圆滑深谙生存之道。今天他却一改脾性,跟个二百五一样找起了自己的麻烦?还有那百个玄石,她可不认为一个如毕荣样的散修,可以一夜之间猎杀到价值百枚玄石的凶兽!

    除非……

    乔青眸子一厉,除非有人利用毕荣和她的恩怨,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她推到进退两难之地,探测她在这种情况下会不会使出身上的宝贝!感受着身上始终如影随形的十几道神识,她的嘴角,极其危险地勾了起来。

    ——既然你们想玩儿,那索性,老子就把这事儿玩儿大!

    乔青果断放开手脚,这神宗的威压被她一股脑的吞噬了进来!

    原本那周师叔,就只想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个警告,威压降下的一瞬,四下里的众人齐刷刷看起了笑话。毕荣脸色阴冷,接引弟子冷笑声声,那些散修们满眼戏谑……然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们却发现了一个诡异的事实,那凤九,没受到威压的影响!

    不但如此,周师叔正狐疑着,忽然便脸色大变!

    他感觉到了,自己引动天地施展的威压,忽然之间就如压在了一个无底深渊之内,轰隆一下子没了影儿?!不信邪的,他的威压一波一波再次降下——可不论多么沉厚,那无底深渊始终没有饱和的迹象,那凤九更是如同沐浴在浓重的玄气之中,神识中她的修为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一丝丝,一丝丝涨了起来……

    周师叔霍然起身,惊骇地瞪着那红衣身影:“吞噬威压?!”

    哗——

    整个广场上,因为这一句话,引起了不可言说的骚动!

    散修们集体瞪大了眼,接引弟子不可置信,毕荣浑身发抖,甚至就连那不言不动的九指,都微微一动,抬头看了乔青一眼。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四个字代表了什么?!吞噬威压,多么逆天的能力!这样的人,别说是个散修,哪怕是个废物,也会成为门派们争相抢夺的对象。

    几乎这四字一落,无数道身影由远方飞快而来:“老周,你说什么?”

    这些人,乃是和周师叔一般,属于另外几个门派的负责人。周师叔这惊骇一叫,根本是脱口而出毫无压制,是以那边耳聪目明的其他门派全部都在第一时间,闻言惊赶而来。周师叔看着他们,又瞳孔闪烁地看了眼乔青,这会儿才开始懊恼了起来:“该死!一个能吞噬威压的弟子,前途不可限量!绝对会成为内门精英!就算她不会炼药又怎么样?可现在,竟然还没定下这事儿,就暴露给神剑门那些人了!该死,该死!”

    周师叔暗瞪一眼那接引弟子:“瞧我,这几百年下来只知道炼药,脑子也跟着糊涂了。”

    神剑门这次来了个长老,按照辈分这姓周的都要喊他一声师叔,可没那么好糊弄:“小周啊,你这话可就见外了,咱们同在一梯,自是同气连枝守望相助,这么多年的交情了,怎么收了个好弟子,却藏着掖着呢?”

    神剑门那弟子,立刻起身提醒:“长老,这神医凤九,还未拜入珍药谷名下。”

    “哦?”

    数个门派,尽是眸子一亮,看向了周师叔:“老周,可是属实?”

    周师叔又瞪了一眼自家的接引弟子,恨不得一掌打死这个添油加醋让他先入为主的东西!他扯着僵硬的嘴角,干笑了两声:“虽然还没入门,但是只是个时间的问题,这凤九本来就是准备……”拜入我珍药谷门下的。后面几个字,那些人精们又岂会让他说完:“哈哈哈,原来是个无主的好苗子,老周啊,既然你珍药岛不要,那我神剑门可就不客气啦!”

    周师叔差点儿吐血,谁他妈说我不要!

    这一郁闷的功夫,那边数个门派已然笑着走了上去。

    “凤九,你可愿来我神剑门的名下?”

    “凤小友,我百里世家准你入内门,赐百里姓氏,享族人待遇。”

    “哈哈哈,小友明明姓凤,岂会为了入你世家,改姓忘祖?小友啊,我飘渺阁可是好地方,女弟子占了门中之七,抚琴,修炼,岂不快哉?”

    这幅画面实在太过惊悚,也太过颠覆!从小子到凤九,从凤九到凤小友,之前还被万众鄙夷的那红衣人,这会儿竟然成了香饽饽?那些高高在上鼻孔朝天的大佬们,竟对着一个初入神阶的小子这么低姿态?

    看看,看看——

    那周师叔气的脸都绿了,其他几派差点儿就要打起来,尤其那飘渺阁来此的负责人是个妖娆女子,连女弟子都拿出来勾引这凤九……

    真真让人嫉妒到眼睛喷火,喉咙喷血!

    乔青可没注意什么女弟子,不过飘渺阁那女人一说这话,她倒是心头一动。若是能去飘渺阁,说不定能遇见忘尘?此刻所有人都注视着她,不放过她表情上的一分一毫,见此,那飘渺阁长老立刻捂着红唇笑了起来:“怎么样,凤小友,飘渺阁位居飘渺山,其上云霞旖旎,琴声绕梁,可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去处。”

    “姐姐这话,妹妹却是不同意了。”七环玉峰的负责人,同样是一女子,相较于那飘渺阁的温婉柔媚,她一袭白衣,飘逸出尘:“要说飘渺阁的女子多,我七环玉峰还全是清一色的女弟子呢。”

    “呵,七环玉峰不是只收女子么,怎么也来蹚这趟浑水?”

    白衣女子耸耸肩:“姐姐有所不知,前些日子咱们老祖才收了个男弟子回去,这破一次戒,也不妨这第二次。想必有乔小友这样的人才,老祖也不会责怪我的。”

    这倒是个稀奇事儿,七环玉峰作为这一梯唯一一个女子门派,向来是规矩严明。尤其是她们的老祖,真正是个灭绝师太样的人物,却收了一个男弟子?众人好奇再问,这白衣女子三两句推搪了过去,又绕了回来:“如何,乔小友若是到了我峰,可是双枝独秀,唯二的男弟子呢!”

    这情景,只让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投注在了乔青的身上,十数门派争相抢夺,多少年没出现过这样的事儿了?所有人都在猜测着她的选择。包括这广场之外遥遥百里远的一座山头上——

    那珍宝阁的圆脸小厮也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她:“我说,师傅啊,你是一早就知道了她能吞噬威压啊?”

    身边一个漂亮的男人眨巴眨巴眼:“我怎么知道。”

    “那你帮她——”

    “唔。”男人深深在空气中嗅了一下,漂亮的眼睛一弯,透出一股捉弄意味十足的狡黠:“真是熟悉的味道啊!”

    “啥?”圆脸小厮挠挠头,男人却不说话了,只意味深长地望着远处的红衣人影。那目光,说不上是喜是厌,带着点儿欣赏,也带着点儿咬牙切齿。小厮习惯了他这东一榔头西一榔头的思维方式,也不追问,撇着嘴嘀咕一声:“可不是熟悉么,跟你一样怪,两个神经兮兮的怪人!——完蛋!你说她现在这么多人抢,要是不选珍药谷,咋办?”

    “她不会。”

    “你就这么确定?”

    男人哈哈一笑:“多少年没碰见过这么有意思的小家伙了!今天你特意邀她进来,明知有猫腻,也敢独自入之,可谓胆大。而进门之后却不骄不躁,演戏演的是炉火纯青,是为谨慎。被十几个高手锁定着,竟是顺水推舟玩儿出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局面,心智之高世所罕见!这样的人啊……”他笑声顿了下来,一边伸出手去,漂亮的眼睛里戏谑陡然凌厉:“如果不是珍药谷的,你师傅会有忍不住毁掉她的冲动啊……”

    小厮一把拍下他的手:“别摸我头!”

    啪——

    男人气的跳脚:“有你这样的徒弟么!”

    小厮蹦高回骂:“有你这样的师傅么!”

    男人还要再说两句,就见小厮一把摁上了他的脸,狠狠一推:“闭嘴,她要做决定了!”

    原来这边片刻功夫,那边的周师叔沉不住气了。他硬着头皮冲了出来,又碍于方才的威压一事儿,面子上过不去,于是想了个折中的办法:“凤小友,之前的种种珍药谷就不计较了,虽说只是个区区大夫,珍药谷也不是没有容人之量的。不若如此,今日我便直接做主将你收入名下,成为我的挂名弟子,假以时日,只要你用心学习炼药,我必保你进入内门,如何?”

    这话一落——

    顿时一片羡慕嫉妒恨的声音,几乎要把乔青给淹没了!

    这周师叔可是个人物,虽然修为不算高,可那一手炼药术真正是厉害的。他作为珍药谷的第三代弟子,实则今年才四百多岁,比起同辈分的那些千岁开外的,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了。四百多岁的七品炼药师,甚至放到东洲大陆上,综合实力都能数到前一百!

    这样的一个人,门下并无继承。

    是以虽说是挂名弟子,实则也只是个名分问题,多跟着几年,成为实质性的大弟子,还不是板儿上钉钉的事儿?

    “七品炼药师的大弟子啊……”咕咚一声,吞口水的声音齐刷刷的响起。那毕荣只觉天昏地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接引弟子满目艳羡,恨不能立刻就替她应了。九指又抬了下头,随即低下。剩下那些大佬们纷纷撇嘴,心说姓周的那不要脸的,他这条件说出来,几乎就和“前途不可限量”划了等号,那凤九只要不是个傻子,怎么可能不同意?

    然后——

    他们就见乔青嘴角一勾,摇了摇头:“抱歉。”

    呃,还真是个傻子?

    周师叔也跟着懵了,那种势在必得的弧度一下子僵在了嘴角,要笑不笑要怒不怒的比哭还难看——难不成这凤九还想再讨价还价?争取更多的好处?几乎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不由心中暗自皱眉,太贪心了,可别竹篮打水一场空!

    各色视线重新落回乔青的身上。

    只见她嘴角又是斜斜一勾,一方锦盒就那么无端端出现在了手中……

    昨天在潍坊,一个朋友家里。他家住一楼,窗外就是个小花园,各种种花种草,又有很多老太太跳广场舞,于是蚊子很多,很吵。

    于是我关着窗点了一下午蚊香,于是晚上进医院了。

    SO:蚊香也能中毒,敢不敢再衰一点?

    PS:不狗血哇,谁说无绝身边会有女人的?这小谣言到底咋出来的?看好多姑娘在讨论这事儿,我那叫个一头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