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十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十章

    一日之后。

    乔青不出意外地晋升了玄尊高级。

    有了心境的升华作为底蕴,整个过程顺风顺水,一路平静。当她于第二门中睁开眼睛,那双漆黑的眸子,似乎蕴藏了某种奇异的规律,犹如浩瀚星河,苍茫宇宙,让人一眼便生出一种乾坤斗转不可匹敌之感!

    这异状一闪而逝,消弭于瞳孔深处不见踪迹。

    若有大能者在此,便可看出,这是有了晋升神阶的预兆!

    不错,服用了那一粒七品丹药,乔青不只越过了玄尊一线,更是离着神阶只差一步!

    只可惜,神阶所需的力量实在太强大,而她也没有那多余的时间去抵御天劫,只好作罢。她深吸一口气从盘膝中站了起来,手中是三粒丹药,其中一粒,乃是当日的残丹成品,和另外两粒于掌心中平躺,看上去没什么不同。可风玉泽炼制的那两粒七品丹,乃是辅助战斗时所用,她一眼就能瞧出来。

    而那残丹成品,却是内藏端倪,至今未知。

    乔青收起丹药,一步迈出,走出了第二门。

    大殿之内,经过一天的时间,众人已经分配完毕,每个人的脸上都呈现着欢喜鼓舞的笑容。见她出来,纷纷招呼道:“尊主!”

    乔青笑笑,看向邪中天手里的扇子。这依旧是一把骨扇,可比起之前的那把风骚之极的,却是毫不出彩。尾端几根耷耷拉拉的羽毛,被这妖孽男摇在手里,怎么看怎么古怪:“唔……”

    意味深长的一声,顿时让桃花眼挑了起来:“哥们,这货瞧不起你,给她点厉害瞧瞧!”

    话音一落,扇中骨刺倏然射出——

    骨刺来势汹汹,锐利不凡,一看便是铸造上品!

    乔青不敢怠慢,心念一动,手腕处的修罗斩如天女散花一般化为飞刀片片,正面迎上!两方一交手,四下里纷纷静了下来,笑眯眯望着这一对师徒切磋,却见骨刺在对上飞刀的一瞬,于半空中打了个转儿,一百八十度回旋倒射邪中天而去!

    “呃……”一双双眼睛瞪了个滚圆。

    更不用说邪中天了,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抽着嘴角嗷一嗓子拔腿儿就跑!这画面简直太颠覆了,可有听说过兵器逆主的?众人望着被骨刺追的屁滚尿流的妖孽男,再看看化为一柄镯子静静扣在乔青手腕上的修罗斩,咕咚一声吞下口唾沫:“竟能号令百兵,这属性……逆天啊!”

    不是逆天是什么?

    就连乔青也没想到,继昨日的万兵臣服之后,这神品又给了她一个惊喜:“若有这样的属性,在对敌之时不经意间骤然使出,岂不是出其不意,一念制敌?!”

    其实今日若是换了其他高手,兵器和他们有了长年累月的默契,修罗斩的号令百兵,也只能在不违背其主的意愿之下。当其主和修罗斩同时作出相反的命令之时,那兵器也只会有一瞬的停顿罢了——而这一瞬,通常便是高手过招中的生死一瞬!

    可换了邪中天,或者在场的任何人——

    诸如忘尘的一把音攻之琴,玄苦大师的一串念珠,囚狼手中拉风的长枪,万俟灵的一对双玉环,柳依依笼在衣袖中的彩带……这些并不算主流的兵器皆是初初认主,自然还得不到它们全心全意的维护。

    邪中天总算是躲开了自家兵器的追尾,上气不接下气地瞪着不肖徒:“好好好,有你的!”

    他杀气腾腾地负手走上了前,不由让所有人都是一愣,心说不会是面子上过不去要开始师徒大战了吧?凤太后皱着眉毛,心说这货不该是这么小气的人啊?忘尘一瞬紧绷了起来,哪怕是乔青的师傅,敢动他妹子,他也不客气!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反应之中,只有无紫非杏洛四项七这种从半夏谷里出来的,齐刷刷扭过了头,大白两爪默默捂脸,明明白白的“猫爷不认识他”。

    一片紧张之中,邪中天终于走到了乔青的面前。

    师徒两人面面相对,气势汹汹,那死死盯着对方的眼中大有一绝生死之势!

    紧跟着——

    邪中天负在身后的手霍然伸出,似曾相识的画面,依旧是那一只剪刀手。而对面的乔青,笑眯眯摇了摇拳头:“哎,出了一辈子的剪刀,输给老子一辈子……”乔青拍拍这货的肩:“少年,可长长心吧……”

    砰!

    众人齐齐绝倒。

    邪中天扑上玄苦肩头就找安慰去了。

    乔青哈哈大笑着一挥袖,众人分配完毕后小山一般堆着神兵利器,便一晃不见被收入了修罗斩中。这个插曲过去,气氛便回归了肃穆。所有人都知道,接下来,便是一场恶战了!

    第七座玉石门后,并非传统的出口,而是一个巨大的圆盘。

    此圆盘,全部由玄石铺就,却并未透出任何的玄气波动,而似乎被某种阵法将所有的力量集合了起来,汇聚在正中的一方石柱之上。石柱被流光萦绕着,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被人以极为恐怖的玄气镌刻其上——传送阵!

    乔青带着众人站在门口,只看这三个大字,便有一股玄奥之气逼面而来!三圣门主也是神阶,可却从未给她这种高山仰止之感,更不用说她当日的修为,和如今怎可同日而语?

    “那风玉泽,果然名不虚传!”乔青走上前去,直到石柱之前,眸子一闪:“这是……”

    “唔,”凤无绝站在她的身边:“这大小,似乎和你身上那玉珠一般。”

    的确如此,石柱上一个凹槽,想必就是引动这传送阵的开关了。而这凹槽呈圆形,大小正和乔青从怀中取出的玉珠一样。玉珠靠近凹槽,离着尚有寸许距离,石柱便流光大盛,似乎受到了感应:“不错,应该就是这个。”

    怪不得三弟子携玉珠逃离,会引起大弟子永不休止将近千年的追杀!

    怪不得沈天衣的预言术,认定她进入那墓穴会有改变命运的转机!

    原来一切的答案,都在这玉珠上:“说不定咱们能在乱流狂潮后被带到这里,也是因着这玉珠了。就是不知道,那个在转机之前,会让我丧命的威胁,又是什么……”

    乔青不再多想,回过头,看向后方追随着她的数万武者。

    既然已经确定了可以直接传送离开,那么接下来,就真正是一场和三圣门的死战了!漆黑的眸子在一张张面容上扫过,然而出乎意料的,再也没有了当日白头镇上的惊慌。

    此刻,这数万人乃是前所未有的信心十足!

    想想看吧,曾经的屹立大陆尖端的七大宗门宗主,也不过是个玄王的修为。而眼前的这一支队伍,经过了这一次次的蜕变后,早已不是吴下阿蒙——只玄王就占了百之六七!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比例?足足千多人的玄王高手!更不用说还有数百玄皇,十余玄帝,包括方方晋升的忘尘和凤太后在内的六个玄尊!更可怕的是,这些高手,还人手一方神兵利器!

    若虎添翼,气势如虹!

    看见这样的一支队伍,原本准备的鼓舞之词,实则已经不必说了。

    乔青嘴角一勾,一挥袖:“出发!”

    轰隆隆——

    众人集体迈出一步,走上了这一方圆盘。一步,便犹如闷雷炸响,威赫重重!同一时间,玉珠扣入石柱凹槽之上,一闪,又回到了乔青的手中。而石柱却是光芒大盛,一瞬流光弥漫,将偌大一方圆盘包裹在一片刺目之光中……

    待到光芒散去,第七门中,再无一人。

    ……

    这一日,对认为乔青已死的三圣门来说是最为平常的一日。

    这一日,也是这个屹立大陆万年之久的顶级势力覆灭一日!

    日出东方——

    一线日光破云而出,转瞬便被漫天的鲜血染红……

    乔青带着数万追随者犹如从天而降,落到了一处极为陌生之地。几乎立刻地,在沈天衣一句惊喜不已的“这是三圣门!”之后,还犹自不知的三圣门人,便遭到了无数神秘高手的突袭围杀!

    这简直是他们的噩梦!

    三圣门强,这毋庸置疑,可是自古以来,这个势力皆是以实力为上,人数上则逊色的多了。当乔青的追随者们在实力上都有了赶超他们的态势,人数上却是双倍十倍乃至百倍的时候,这结果还有异议么?

    不论还睡着的,还是巡逻的,几乎是毫无预兆的便被抹了脖子!而那些堪堪反应过来的人,甚至连摸上自己兵器的时间都没有,迎面而来的,就是数不尽的玄气哄杀!

    方方照射出一丝金光的旭日,一瞬间被阴霾阵阵遮蔽了起来,天空中阴鸷的层云滚滚涌动着翻卷着,而其下——

    鲜血,铺天盖地的鲜血!

    哀嚎,直冲天际的哀嚎!

    一切都如那风玉泽预言之中的画面,一丝不差。

    尽管早在万年之前便有了警惕,尽管整个三圣门耗时万年来扭转这个结果,尽管有那风玉泽将一切布置完好企图逆天……可终究,兜兜转转,阴错阳差,一切又在命运的轮回之下,回到原点。

    ——那预言,一言成谶!

    而其中最为主要的一人,让整个三圣门历届门主心心念念了万年做出无数丧尽天良之事只为绞杀的一人,正红衣飘飘地立于屋顶,漠然俯瞰着眼下的一片赤红……

    “是你!”

    一声破了音尖叫,来自于终于被惊动的三圣门主。

    他方才闭关之时便觉一股心惊肉跳之感,实力大损,可神阶高手的境界还在,这样的预感让他霍然起身!闭关数日恢复过来的一点成果,就在这强行冲破深层修炼之中再次受损。顾不上伤势,门主咬着牙放出神识,得到的画面简直让他椎心泣血!

    整个三圣门,完全被鲜血弥漫!

    他撕裂空间立刻来到了这里,看见的,就是那屋顶上朝他遥遥一笑的乔青:“一月不见,阁下的伤似乎又重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门主惊疑不定地瞪着她,也惊疑不定地瞪着一月之前还如游勇散兵一般的那数万“垃圾”,险些以为眼前的一切是个梦。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一个月的时间,成就了这么一支队伍?这么一支,在他尚在发愣的这眨眼功夫,几乎摧枯拉朽地又灭掉了一大片三圣门人的队伍?

    “门主!”

    残余门人仿佛看见了主心骨,疯狂朝着他所在的地方跑去。正要追击的众人在乔青的一挥袖之下,一顿,没有任何异议地飞快退到了她所在的屋顶下方。

    “尊主!”

    这两声,几乎是同一时刻响彻天地。

    一个门主,一个尊主。然而一边十不存一,这有寥寥百人苟延残喘着,其中包括了七圣使和十六护法。另外一边,虽也损失了接近一成的人数,受伤者不计其数,可到底基数够大,遥遥看去乌压压一片让人头皮发麻。

    ——两相对比,高下立判!

    “尊主?”三圣门主咬牙切齿地从齿缝挤出这个名号,如今,什么沈天衣什么凤无绝他已经忘的干干净净,所有的仇恨都聚集到了乔青的身上。他几乎可以肯定了,这个人,就是那传言之中三圣门的劫难!

    布满了血丝的眼睛环顾着四周,三圣门原是一片浩大的殿堂群,翼州顶级势力的底蕴不用怀疑。可是如今,这里几乎变成了一处废墟,屋顶破败,瓦砾飞扬,血渍弥漫,处处都是被玄气轰撞坍塌的痕迹……

    而这一切,都是源于那罪魁祸首!

    三圣门主几欲癫狂:“哈哈哈,好一个尊主!区区小儿也敢以‘尊’自称?本主倒要看看,你这尊主有什么本事!”话音一落,直袭乔青而来!

    “尊主小心!”

    “乔爷,当心啊……”

    众人纷纷大喝出声,然而目光聚焦下的乔青,却是微微一笑,毫不紧张。竟是不闪不避飞身就迎了上去。一掌对轰,几乎透明的神力和蕴含了天级火的金色玄气交汇着,犹如排山倒海,滚滚蔓延……

    轰轰轰——

    巨大的声响之中,众人纷纷后退着闭上了眼睛。

    待到睁开之际,又是一片殿堂轰然坍塌!而那交锋的两人,却是出乎意料之外的画面。乔青脸色一白,倒退三步,而那三圣门主,蹬蹬蹬蹬倒退了九步:“你……你要晋升神阶了?!”

    这一句大惊失色的尖叫,让四下里一瞬鸦雀无声。

    要晋升神阶?

    谁?

    乔青?

    一双双惊悚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盯上那红衣身影。天边阴云更浓,几乎要形成了一个黑灰色的巨大漏斗,而黑灰之下那一抹赤红耀眼,就似将这一片暗色都点亮了起来,让人不敢逼视!她眸中金芒一闪,犹如有一种浩瀚的轨迹蕴藏其中:“托阁下福,三圣门的祖师爷,成全了乔某。”

    噗——

    三圣门主憋了良久的一口血,就在这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笑语晏晏中喷了出来!

    这无疑,就是肯定了。

    众人只觉这一惊闻之下,一月成就一支所向披靡的队伍一事,已经完全成为了浮云。开什么玩笑?神阶?她才多大?听这两人的对话,恐怕她成神的日子用不了多久——二十四岁的神阶,这是要逆天?

    不对!

    她说什么?

    祖师爷的成全?

    尚未明白这其中深意的众人,在乔青很善良很无辜的一句“哦,就是你们祖师爷风玉泽嘛,给你们留下了个好地方,什么试炼室啊,藏兵山啊,丹药房啊,天地奇物啊,珍惜药材啊,一群玄兽啊,修炼秘籍啊,金银珠宝啊……”的掰着手指数来数去半天数不完的解释下,终于明白了。

    然后,乔青掰完了手指,又好心的笑眯眯加了一句:“忘了说,这些都一不小心让咱们遇上了,嗯,对,能到这里来,也多亏了你们祖师爷。”

    再然后——

    没有然后了,当场几个受了重伤的,就翻着眼睛生生怄死了过去。

    剩下的人,也集体追随了门主的脚步,三升黑血喷了个老远……

    谁能理解这种天塌地陷的绝望?本来属于他们的东西,却被敌人给一锅端了!一锅端就一锅端吧,你偷着端藏着端他们不知道也就算了,还非得精密细致地讲解了“端”的全过程!并且得出的结论就是——要是老子没端,估计你们也灭不了门,嗯,等量代换,要是没有你们祖师爷,老子也端不了。

    这样的情况下,谁能忍?

    三圣门主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绝望感给压了个垮,如果说,之前的虚身被毁是第一压,之后这些人的突然出现时第二压,跟着乔青的晋升是第三压,此刻这几乎成为废墟的三圣门是第四压。那么乔青这卑鄙无耻不要脸的一句话,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轰——

    恐怖的气息从三圣门主的身上爆发出来。

    头发炸起,衣袍碎裂,面部扭曲着犹如一个地狱恶鬼!三圣门主冒着红光的诡异的脸仰面于一片黑灰天空中,发出了一声疯狂的嘶吼:“啊……”

    “燃烧寿元!”

    “强行提升!”

    凤无绝和沈天衣异口同声,脸色大变。

    不错,被刺激到失去了理智的三圣门主,如今唯一的一个念头,就是抹杀乔青!这样的执念,让他不管不顾地燃烧了自己的全部寿元,换取了修为上最大限度的提升!此等情况,当日乔延荣也施展过,可是一个紫玄巅峰的提升,如何跟神阶高手的提升相比?

    沉重的气息攀升着……

    攀升,攀升,不断攀升,直到到了让乔青都心惊肉跳的地步后,才缓缓稳定了下来。

    三圣门主脸上的红光退去了,整个人面色青灰,皱纹横生,再也没了当日那三十余岁冷峻男子的模样,如一个垂垂老矣的行将就木之人,诡异的可怕!然而他的气势,却也强的可怕,呈现出了一种回光返照之相,朝着乔青阴诡诡地发出了一声狞笑,扑身而来!

    凤无绝睚眦欲裂:“乔青!”

    沈天衣瞳孔骤缩:“乔青!”

    忘尘,凤太后,邪中天,几乎所有人都是脸色剧变:“小心!”

    然而乔青只眸子一闪,眼见着三圣门主的疯狂和恐怖,脑中飞快转过了无数思绪:“无妨,你们放心!”

    是的,无妨,如果沈天衣预言中陨落的可能就是这门主,那么既然算到了今日是她的转机,她就不该退却!如果那可能不是这门主,就更没什么好怕。自然,还有另一方面,她体内的玄气只差了那么一点点就能晋升神阶,和高手对战,不正是最快的一条捷径么?

    漆黑的眼,如夜色中划过了一丝亮光,乔青陡然升空,迎上了此刻不可匹敌的三圣门主!

    既然她说无妨,众人也都选择了相信。可到底是担心的,他们死死盯着那缠斗中的两道身影,见乔青虽迎战了,却并未正面和他相抗,而是始终险之又险地闪避着。每一次门主的攻击,都让他们的心骤然提了起来,就似被人狠狠攥住一般,连呼吸都困难。但见乔青避开,那心稍微一松,门主的攻击又来了!如此反复着:“怎么回事?她怎么不用修罗斩?”

    作为此刻的乔青的最大倚仗,一是天级火,一就是修罗斩。

    如果说,当日的天级火,还能破开那一个虚身的神力防御,那么此刻的三圣门主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可那修罗斩,只要出其不意地用出,绝对能给三圣门主一个突袭重击!即便他躲开,也能给她一个喘息的机会……

    为什么不用?

    乔青此刻是有苦说不出。

    修罗斩不知为何,竟沉寂了下来,任凭她怎么呼唤都不为所动:“妈的,老子要是死了,你作为兵器也得大损!到时候,别说什么万兵臣服了,连个狗尾巴草都能欺负你!”

    修罗斩性情霸道且狡诈,这样的激将却还不出来:“怎么回事儿?”

    这么一分心的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功夫,乔青险些被门主一掌袭上!

    她堪堪一避,可四溢的掌风依旧让她受伤不轻,血气奔涌,嘴角挂上了一丝血线。下面的众人已经被她这吓死人的打法给惊到心脏停滞!所有的视线都汇聚在她身上,一眨不敢眨,生怕就是个眨眼的功夫,这让他们忧心的红衣人儿,就会陨落在三圣门主的手下!

    如此的情况——

    自然没有人发现——

    天空中的阴云越来越厚,那巨大的漏斗旋转着,深深隐藏在里面的雷电不断闪烁着,泛起了猩红的芒光。这一种不可思议的天地异象,被地面上无所不在的鲜血映衬所掩盖……

    别说他们了,连乔青都没发现!

    她现在已经发了狠,既然修罗斩掉链子,她就跟这三圣门主拼了!只要拼出一个神阶,她就有把握拖死这个苟延残喘的王八蛋!乔青一改之前的小心翼翼,疯狂地在门主大开大合的空隙里敲闷棍!

    这样的打法,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也让她每一次攻击,都被对方强大的气势所伤。

    不多时,三圣门主已呈现出了力竭的迹象,强行提升是有时间限制的,他的寿元在一丝丝飞快流失,修为也在一丝丝倒退回复到之前的等级。可是乔青,也完全力竭了,身体之中的玄气干瘪地亟待修复,整个人伤痕累累几乎要跌落下地,全凭一股子土匪样的狠劲儿支撑着……

    终于——

    就在乔青感觉到,她那一丝距离神阶的屏障,几乎要破的时候——

    天空之中,也一道响雷回应了她的感应。

    轰隆——

    惊雷在黑云漏斗中乍然响彻,让所有人都不自觉地抬头望了上去。已然恢复了神智自知必死无疑的三圣门主,眼中一抹无力的绝望充斥着。他也感觉到了乔青修为上的变化:“神阶,神阶啊,本主不甘心,本主死也不甘心——”

    他的嘶吼声,完全被轰隆隆的雷声掩盖。

    乔青喷着血畅快长啸:“你他妈的敢不敢来的再晚点儿!老子都快等死了!”

    然而,下方却没有任何的欢呼之声,骇然的抽气此起彼伏。乔青狐疑朝上望去,看见的,便是一片刺眼红芒,几乎将整个天地都弥漫了起来,那并非血光,却胜似血光,蕴含着一种毁灭的力量……

    不错,毁灭!

    誓要将应劫之人陨落当场的毁灭!

    不待她眸子闪烁,忍不住一根中指戳上天,一道足有小山般粗壮的雷电,已然闪烁着这毁灭的红光轰然砸落下来!而目的地,却并非单单是乔青,而是她手腕上那无端沉寂了下来的修罗斩!

    我我我,我发不上啊!

    不是我不发,是网络一直掉线,特意留出来了半个小时发文,还是差点断更啊啊啊啊……好在,赶上了。

    感谢所有姑娘的支招,用手机看了,但是没法回复。一个个都试了试,可能我电脑智商实在太苦逼,搞不定啊搞不定……

    明天有人来维修,等网络好了,回复大家的留言。

    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