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九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九章

    这是个什么情况?

    兵器顿住了,乔青也跟着顿住。前方百丈之内属于山脚下,明明是一片虚无,什么也没有。而后方追击的数十万把兵器,却如遇见了天敌一般轻颤着齐齐落到地上,一动不动。无端端地,乔青就是有种它们在“拜见”的感觉。

    兵器?

    拜见?

    乔青差点儿为这个荒唐的想法抽自己一嘴巴子,感知力放出去,她眉毛一动,凝目看向尽头处顶天立地的四壁正中那巨大的第三座玉石门前。那里,似有什么于泥土中轻轻耸动着——土屑抖动,一粒粒滑到了四周,不多时,正中已出现了一个碗口大小的弧形凹陷。

    仿佛有一粒深埋地下的种子,正在被唤醒,发芽,破土而出。

    “什么东西?”凤无绝和沈天衣飞掠到她身边,同样正盯着那里。

    老祖却没两人这魄力了,直接从数万兵器上腾空而过,那得需要多强大的心脏?他打了个转绕过兵器群,片刻功夫也来到了身边。回头一看,好家伙,这场景真正是壮观!犹如兵器列队一般,整齐有序地哗啦啦排列了老远老远,密密麻麻地渗人:“我说,能让这些铸造品这么个反应的,会不会是……”

    乔青甩着手就走了。

    老祖话没说完,手伸到半空:“诶,乔爷,你去哪?”

    却见乔青只是闪开他们三米远,抱着手臂继续等那“种子”破土。意思很明显——三个没道义的王八蛋,别跟老子说话。

    老祖伸到半空的手落到胡子上,尴尬地捋了捋,心知这是给另外两个做了替罪羔羊。他可了劲儿的给两人打着眼色,奈何那俩心理强大的很,双双朝他微微一笑,一丁点儿不好意思都没有。

    开玩笑,这个时候去撞乔青的枪口?

    太子爷瞄一眼气哼哼的乔青,唔,三年不准上床还是小意思,可万一一个不好升级为小手都不让摸,他找谁哭去?

    沈天衣低低咳嗽一声,乔青他是没戏了,三十年孤家寡人也一晃而过,可万一变成了三百年呢?每天看着那俩亲亲我我,这日子还有法过?

    于是乎,两个不论心理还是实力都强悍无比的男人,在乔青的怒火前,不约而同的摒弃了骨气这玩意儿,朝后退了两步,小心地远离了某人不断释放的冷气儿。一个从容,一个淡定,徒留老祖一人眼色打的眼珠子都快给甩出去了:“这俩管杀不管埋的!”

    这片刻功夫,那边扑簌簌的声响已然停下。

    四人齐齐看了过去——

    泥土屑停止了滑动,在那个凹陷周边形成了小山一样的隆起,将里面的情形全部遮蔽了起来。可尽管如此,只看那隆起的弧度,四人也明白,那凹陷恐怕达到了三五丈的深度!会是什么兵器?能让后方数十万兵器如此的,他们都猜得到,那可能是这藏兵山中唯一的一方——铸造神品!

    “难道是枪?”乔青咂着嘴巴,眼睛锃亮,脑海中不由勾勒出一个霸气无比的神兵——长约三丈,枪尖烁金,一手在握,威风凛凛!

    噗——

    一声什么撞击地面的轻响,从里面发出。

    乔青狐疑地皱起眉毛,光芒大盛呢?冲天而起呢?神兵铮鸣呢?振聋发聩呢?什么都没有?这么不牛逼的出场你妄为神品啊喂!还不待她继续嫌弃,里面噗噗声不断,老半天的功夫,终于在视野中出现了一个七八寸长的玩意儿。那东西从里面弹出来,先在周边隆起的泥土上一落,噗——借助反弹之力一蹦一蹦向前跳跃了几丈远……

    凤无绝:“……”

    沈天衣:“……”

    老祖:“……”

    乔青:“……”

    四人总算知道了里面那噗噗声是怎么回事儿,弄了半天是这货长的太矮,只能不断在里面蹦高?这巨大的反差,让乔青满心满肺被欺骗了的悲愤,脑子里只剩下了一句话:“去他妈的长约三丈!”

    你说你一又短又小的玩意儿,弄那么深一坑儿是闹哪样?

    居住面积不嫌大么……

    更悲剧的是,那玩意儿蹦着蹦着,像是累了,这么老半天功夫才蹦了几丈远,忽然使劲儿往地上一戳,蹲那儿了。

    于是,四人也终于看清了它的全貌。

    乔青眨巴眨巴眼:“什么情况?”

    凤无绝连自家媳妇跟他说话了都没反应过来:“看错了吧?”

    沈天衣盯着那玩意儿一头问号:“我看见的是……”

    老祖结结巴巴:“一把剑剑剑剑……柄。”

    没错,一把剑柄!

    这貌似是铸造神品的兵器,这能让数十万兵俯首称臣的玩意儿,只是一把剑柄。别怪这在翼州可称呼风唤雨的四人这副智商很苦逼的德行,实在是眼前的画面太磕碜了!

    一把破破烂烂的剑柄,柄身上似乎有一块儿玉石,沾满了泥土粒儿,脏兮兮地戳在地里。本来也只七八寸长,这么一戳,露在外面的也只剩下了个可怜巴巴的尖儿。四个人都不忍心再看了,齐刷刷扭过了头去,这玩意儿要是当兵器,难道是板儿砖一样摁着人死命砸么?就那蹦两下都要休息的德行,估计那人还没被砸死,这柄儿先活生生累晕了吧?

    乔青悲痛扶额:“真他娘的心酸啊。”

    轰——

    这话落下,背后数十万神兵利刃轰然爆发出了冲天的杀气!

    原本还立在地上摆出一副“拜见”之姿的各色兵器,齐刷刷腾上半空,将凛凛锋芒集体对准了四人!

    可惜,如果之前他们四个还会被这密密麻麻的寒芒逼到落荒而逃,在看见了那把寒碜到不行的剑柄之后,顿觉这数十万小弟也跟着降了档次,弱爆了!乔青一个箭步暴冲上前,几乎是眨眼间,那受惊之下可了劲儿想从土里钻出来的剑柄,便被她使劲儿一拔,捏在了手里!

    擒贼先擒王!

    凤无绝和沈天衣双双道:“小心。”

    乔青明白他们的意思,心下倒也没放松警惕。这剑柄看着再弱,也是铸造神品,尤其一入手,她便感觉到了里面蕴藏着的力量。近了看,才发现,这剑柄的上部有少许的断刃,极为整齐的一厘米,应是一整把剑被生生斩断!其上锈迹斑斑,有些年头了:“铸造神品是不假,可貌似只是个残缺品。”

    乔青嫌弃地瞥一眼沾满了土粒子的手,倏然,双眸一凝,定在了其上蒙尘的玉石上。

    就在这时!

    就在她的思绪被这玉石牵引住的一瞬间!

    一股巨大的吸力从剑柄上霍然传来,将她体内一瞬放松中的天级火毫无准备地吸了出去!噗的一声,金色的火焰透体而出,将乔青的整只手和手中的剑柄包裹在一起,将这第三门晕染的一片金芒耀眼,火浪滚滚……

    数十万把兵器集体朝后退着,明显对这天级火极为惧怕。

    与她们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乔青手中的剑柄——虎躯一震之后,噼噼啪啪的声响中肉眼可见它最下端的脏污和锈迹一丝丝剥落,剥落的速度并不算快,这眨眼功夫,也不过是有那么一线透出了与方才截然不同的光泽。可一丝,也足够了,足够夺目逼人!

    “自我修复!”沈天衣脱口而出。

    这骇然的语气,让老祖想到了什么,倒抽一口冷气:“格老子的!乔爷,这是神品中的神品!”

    到了这一刻,乔青又怎么不明白这剑柄打的是什么主意?恐怕从她一进这第三门,就被这深埋地下的剑柄给惦记上了——火焰之间有等级压制,想必铸造品也有,只从这数十万把兵器听它号令一路戏耍着她便能看的出。而铸造品,本身就是以火焰成之,自然对火有着特殊的感应。只是这神品的感应更强,连蛰伏在她体内的天级火,也被它发现!

    乔青眸子一闪,想要收回天级火的动作,就这么顿住了:“既然你有这脑子,应该也能听明白我的话——择我为主,或者我收回火焰!”

    回答她的,是越来越大的吸力,更多的天级火在乔青的纵容之下熊熊燃烧着。剑柄不为所动,享受着天级火的淬炼,传递出了一股极为霸道不屑的情绪。

    似乎在说——就凭你?

    也似乎在说——由不得你!

    乔青并不意外,就连这山上的中品上品都会挑人,更何况是神品?傲气点儿也是应当的。

    依照她的猜测,这剑柄应是风玉泽留下的,虽然不知道是何原因,能让他把沈天衣口中在东大陆都没有几件的珍稀之物,深埋到了这藏兵山下。眉峰一皱,看向这剑柄上方齐刷刷的断刃——什么样的兵器,能把一个“神品中的神品”,拦柄斩断?且是秒断!

    这问题在脑中走过一圈,她不再寻思,霍然收起了天级火。

    噗的一声,火焰重回身躯,手上空空如也。

    那剑柄,似乎是愣住了,半天没动弹。此刻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它七八寸的柄下已恢复了接近一半,金光流转,耀眼不凡!而另一半,依旧是那脏不拉几的埋汰模样。它哪里肯?!

    剑柄骤然发狠,莫大的吸力从乔青指端向着四肢百骸蔓延……

    这样的吸力,若是普通的天级火,恐怕都只有乖乖臣服认它使唤份儿了。可它又怎么知道,乔青的火焰是普通的么?那是从地级一点一点升上来的,足足用了五年的时间!这五年,吞噬了那么多的火种、雷劫、天地威压,它和乔青之间的默契——从一开始,一丝儿火星都要费上老半天的力气才能使唤动,不得章法——直到如今,熊熊烈火为她所用,只需心念一转,指哪打哪,莫敢不从!

    是以——

    这剑柄,注定要失望了。

    不论它费上多大的劲儿,不论它施展什么样的办法,乔青似笑非笑,稳如泰山;火焰蛰伏不出,一丝儿没有。

    终于,那剑柄从乔青的手中脱离而出,恢复了一半的它终于不用在地上一蹦一蹦的丢人现眼了。它腾于半空,飞快地以那一点点残刃划破了她素白的指尖。血珠滚落残刃,剑柄红芒大放,而乔青的感知之中,也多了那么一道若有若无的联系……

    然后,这剑柄老老实实落回乔青的手里,还以那光亮的下端蹭了蹭她的手指。

    这般谄媚,乔青却并未理会。

    她皱着眉问:“你们和剑的联系可弱?”

    三人尚没明白她的意思,先是摇了摇头,然后沈天衣眸子一闪,似乎明白了什么:“可是你和这神品的联系,极为微弱?呵,好一个神品中的神品!”

    铸造品一旦认主,几乎是不可换主的,除非前主陨落,或如这剑柄一般,受到过大创,几乎消亡。而乔青的再次淬炼,相当于让它新生了一次,这样的情况,才有换主的可能。而当这时,它和前主之间的誓约实则已经所剩无几了,只要剑柄愿意,便可在择主之时,选择抹去!

    听完这解释——

    乔青恍然大悟,冷笑了起来:“就是说,这玩意儿偷偷留下了前主人的一部分誓约?”

    “没错,”沈天衣望着半空中被揭穿后瞬间倒退两米远明显心虚的剑柄,啧啧称奇道:“这神品倒是合你的性子,狡猾的很——不碰上风玉泽,它只能跟着你,可一旦碰上那人,它却可以在两个主人之间自行选择。”

    他话落,忽然古怪地挑了挑眉毛:“凤兄,觉不觉得这剑柄,很像一个人?”

    凤无绝嘴角一勾:“还用说么?”

    两双四只眼睛,齐刷刷朝着乔青看过去,她顿时仰头望起了天,撇嘴嘀咕着:“怎么可能,老子哪有这么讨厌的性子!”

    凤无绝翻翻眼睛,心说这还真就是你的翻版!

    想想看吧,这剑柄从一开始感应到乔青体内的火,恐怕它并不确定。于是命令众小弟激怒她,让她释放出天级火。待到剑柄确定之后,再吩咐众小弟伪装成大怒的模样,一路将她追击到此处。接下来呢,剑柄出现,示敌以弱,当乔青选择擒贼先擒王的时候,一举从她的身体里吸出天级火,自我修复!

    ——这等心思缜密,不是乔青又是谁?

    而在一计不成之后,这货一改先前的霸道、傲气,低头低的毫不犹豫,直接就乖乖认了主。

    ——这等识时务者为俊杰,不是乔青又是谁?

    然而即便认主了,它心存不甘,还给自己埋下了一条后路。表面谄媚服从,背地韬光养晦。

    ——这一身狡猾的反骨,不是乔青又是谁?

    乔青摸摸鼻子,死活不承认这讨厌的货色是她的翻版。自然了,这里面还有着多多少少的不甘心,她这辈子,唯一一次栽了,竟然是栽在一个破剑柄的手里?靠!这不科学。

    某个恼羞成怒的一瞪眼,一竖眉:“自己看着办!”

    剑柄离着她老远,在半空中停顿良久,似乎在权衡着利弊。终于,周身“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一闪,不甘心地回返了她的眼前。而这一刻,乔青也感觉到那若有若无的联系,骤然凝实了起来。这种主仆誓约,是由天道作证的,只要她心念一动,剑柄就算再不甘心,也得老老实实地去。乔青这才满意了,一口鸟气吐了出来。

    噗——

    天级火,再一次出现在了素白的指尖。

    剑柄立刻没有节操地扑了上来,在金色的火焰中完成着它的重生。

    不过,问题又来了。

    “话说,就算是神品中的神品,老子弄个剑柄有什么用?”总不至于,真在战斗的时候把人摁倒,抓着这玩意儿往人脑门上戳吧?先不说戳不戳的死,光这丢人丢到姥姥家的劲儿,就让浮想联翩的乔青一个激灵,赶紧掐灭了这个画面。

    剑柄被逼视了。

    神品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这次不用沈天衣解释,它自动自觉地又是一闪。同一时间,乔青只觉藏于她身上的一把把飞刀,不受控制地从各个隐蔽的角落里冲了出去。飞刀薄如蝉翼,隐藏起来更是容易,这是乔青的后招,不论何时,都不会让自己陷于手无寸铁的境地!

    于是乎——

    凤无绝,沈天衣,老祖三人,就看见了这样的一幕。

    鞋底,腰带,领下,甚至头发里,一柄柄小刀错落有致地飞了出去;更有甚者,红衣底下也有飞刀钻出来,那是她藏在位的;还有一个地方比较引人深思,两把飞刀从衣领子里蹿出来,看的沈天衣和老祖目瞪口呆,只有凤无绝知道,那估计是束胸里面藏着的……

    想到此,太子爷虎躯一震!

    看见的,就是老祖和沈天衣同情又怜悯的小目光,那意思——凤兄,活到现在,你不容易啊!

    太子爷泪流满面:“也不知道那货是怎么玩儿的飞刀,床上的时候可没见着有过!”这么一句腹诽之后,顿觉下身一凉,后怕袭来,生生打了个激灵。小凤无绝垂头耷拉脑地缩了缩,大凤无绝则暗暗磨着牙瞪那不着调的一眼。

    乔青被瞪的心虚扭头,两行热泪迎风飘荡,他妈的,老子的底牌全露馅儿了!

    感知中传来一股解恨的得意,乔青一咬牙,森森冷笑望向罪魁祸首,这一望,整个人先愣住了。只见那剑柄的上方,残刃之处数把飞刀融为一体,被重塑成了一柄小巧的匕首。这些飞刀,乃是极小的时候邪中天去为她寻来的,当时她尚不了解这大陆。此刻想想,估计也是从万俟宗门那里买的,应属于铸造下品。

    而乔青不知道的是——

    原本,铸造下品融进去,会坏了神品的等级。

    可这飞刀不同,跟着她年数久远,已到了刀随心发的地步,不知不觉中在这种默契里隐隐有了突破中品的痕迹。尤其是里面,似乎因为长年累月的浸淫,和乔青对于现代的一些怀念,更多了一种极为难得的灵性。融入到神品里面,也不算辱没了它,反而更易与主人产生默契,达到人兵合一的境界。

    是以,剑柄才会选择了它们。

    当然了,它是绝对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告诉这强取豪夺的女土匪的!

    一个时辰之后——

    一丝金色流光从匕首的尖端划至柄底,紧跟着,通体耀眼灼灼,金芒大盛,犹如日出东方旭阳万丈!这乍然的光芒将整个第三门中照亮犹如白昼,四人几乎都眯起了眼睛,只觉一股独属于兵器的王者气息从匕首之上向着四下里蔓延……

    对于他们,这种感觉并不明显。

    可对于那数十万兵器小弟们,却是不同了,一个个首尾相继地飞了起来,就连老祖的拂尘都不受控制地跃至了半空,凤无绝和沈天衣的两柄剑,好一顿安抚才没有脱手而出。天空之中,众兵器以首部朝向匕首的方向,颤动着发出嗡嗡炸耳的清鸣之音,那画面,怎一个震人心魄?!

    ——万兵朝宗!

    ——真正的万兵朝宗!

    这情况,一直持续了足有半盏茶的时间。

    待到匕首的光芒敛去,化为一道流星般落入乔青的掌心,众兵器才乒乒乓乓纷纷落地。乔青心念一动,立时便觉眼前一花,那融为一体的锋刃向着两侧扇形分散,瞬间便分离成一片片飞刀夹于指尖。寒芒凛凛,比起开始的那些修罗飞刀,锋锐了不止一个档次!

    又是一动,飞刀闪电闭合,匕首仍旧静静躺在掌心。

    乔青吹一声口哨:“有点儿意思。”

    静待表扬的神品默默翻了个身,表达着它的不满,如果它有表情,乔青都能想象到那一脸嫌弃的模样,意思很明确——这不识货的土包子!土包子哈哈大笑,朝着凤无绝三人一扬眉,自恋道:“怎么样,怎么样,老子帅不?”

    太子爷嘴角一勾:“帅爆了!”

    乔青立即美上了天,眉眼都飞扬了起来:“对了,你们看这个。”

    她的目光,落在匕首柄端上的玉石,莹白的颜色,呈菱形镶嵌其上,乍一看觉不出什么,细细观来却可见流光莹润,绝非凡品!而重点是,这玉石和乔青怀里的另外两件东西,乃是同一材质!这也是她一开始,一看到这玉石,便分了心让剑柄有机可乘的原因。

    “咦?”沈天衣诧异地走上来,抚摸着菱形玉石:“这是……”

    “这和你给我的玉佩,还有墓穴里得到的一方玉珠,感觉同属一脉。”从怀里取出另外两物,三相一对比,竟都散发出了微弱的荧光:“这到底是什么?”

    沈天衣却是摇摇头:“其实我也不知道。”

    “那你给我?”

    “这么说吧,这珠子你说是从墓穴里得到,那就应该是属于风玉泽的三弟子。此事,整个三圣门里恐怕都没人知晓。而我给你的玉佩,却简单的多了,不过是我的家传之宝。只不过,从我出生起,就佩戴在身上,被抓去三圣门之后,也从未离身,是以已经代表了我在三圣门中的身份象征。”

    “见玉如见人?”

    “对,见玉如见人。”沈天衣笑了起来,这句话,五年前乔青就说过:“所以,这是一个,我给你可以自由出入三圣门的物件!那时候,我已经施展过了预言之术,知晓了你和三圣门迟早会对上。而这玉佩,另一方面,也可在你万一遇上三圣门中人时,保你一命。”

    怪不得了,当日红药那般激动。

    在炼使和武使的眼中,这玉佩是沈天衣给她的一个保命符,也是将三圣门敞开在她眼前的钥匙。而在红药的眼里,随身佩戴了二十余年的玉佩,更像是一个定情信物了。

    “唔,原来是这样,既然是你的家传之宝……”准备还回去的话还没说完,便看见了沈天衣眼中的一片坦荡,乔青嘴角一勾,话锋一转:“老子先给你装着,啥时候看着可心的姑娘,帮你用这玉佩把她拿下!”

    沈天衣开怀大笑:“好!”

    既然如此,那么这三方玉到底有什么作用,依然是个谜了。

    只有一点能肯定的是,他们全部和风玉泽有关!玉佩,属于风玉泽的后代血脉;玉珠,属于风玉泽的徒弟;而镶玉,则属于风玉泽的兵器。乔青将玉佩和玉珠收进怀里,不再思量。

    她转向了这一方藏兵山,目光悠远:“话说,老子有句话是真心的。”

    “什么?”三人异口同声。

    “独吞啊!”乔青一脸肉疼:“放着这么一大堆的兵器,就这么走了,实在是不甘心啊……”

    她这一说,三人不由也咂起嘴巴来,这数十万的铸造品,别说在翼州大陆了,就算放在东大陆,拿出一件也能成为万人哄抢的东西。算一算外面几万人,哪怕他们运气够好,人手得到一件。可还剩下了四分之三呢。四双八只眼睛,眼巴巴地瞧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一片神兵,死活就是挪不动腿了。

    就在这时!

    刺目的白光一闪,四人眯起了眼睛,再睁开,却见眼前已是一片空空如也。

    乔青差点儿没蹦了高,剁了尾巴的耗子似的,身上的杀气都起来了,排山倒海一样冲上了天幕!

    妈的,谁敢抢她的东西?!漆黑的眸子立刻眯成了一条缝,危险地四下里寻梭着,感知力扩散出去,得到的结果却是,这第三门里只有他们四个人!细细想想,也的确是,这是人力能办到的么?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秒了这数十万把曾把她追的鸡飞狗跳的神兵?

    终于——

    乔青的目光落到了匕首的身上,大有“吃了老子的你要是不吐出来,我就遇神杀神,遇神品灭神品”的凶残气势。一边儿太子爷默默扶额,小声提醒了一句:“匕首是你的。”

    乔青杀气腾腾:“我的也不行!这叫内鬼!”

    凤无绝:“……”

    沈天衣:“……”

    老祖:“……”

    三人沉默片刻,乔青眨巴眨巴眼,这才反应了过来:“你是说,这神品有收纳的功能?”

    回答她的,只有她的回音,凤无绝三人已经果断抬脚,坚决走人。

    乔青在狐疑地一挑眉,心念一动,果真感知之中进入了一片广袤天地,里面那数十万神兵老老实实地躺在角落里,一个不差。感知力在这里面游走了一圈儿:“这应该只能装载死物,神兵上的力量也消失不见了。”心念再动,手中已然出现了一条长鞭,从那空间之内退出的这条长鞭,再次回复了铸造上品的气息。

    乔青立马眉开眼笑。

    吧唧——

    一口亲上匕首。

    静待表扬的神品,先是遭到这货的一顿恐吓,又毫无预兆地被占了便宜,顿时惊悚的都要不自觉分离成飞刀了。它躲之不及地咻一下飞上了乔青的手腕,周身以不可思议的柔韧度一弯,首尾相继牢牢扣在了上面,果断装死。

    这么看来,就似是一个古朴内敛的镯子般,毫不显眼。

    惊喜一个接一个的来,乔青笑眯眯吹一声口哨,溜溜达达就走了出去:“唔,以后,你就叫修罗斩!”

    手腕上装死的镯子,莹莹一闪,尾端出现了三个垂直排列的蝇头小字:

    ——修罗斩!

    ……

    这第三门中花费的时间不短,离着出去也只剩下了两日不到的时间了。

    是以出了这门,发现众人还在那试炼室内修炼,四人就商量着一人去往一个门,先看看各自都是什么东西,再出来商议决定怎么分配时间。

    乔青去的是第四门,那是一个收容了无数小瓷瓶的阁楼。感知力一扫,以她炼药上的能耐,自然看的出这些全部都是丹药。相比于前头的藏兵山,这些丹药的品级也大差不离,百分之七八十都在五品左右,另有两成六品丹,和为数不多的三粒七品丹。

    乔青相信,开始那残缺的剑柄会被深埋在那里,必然是个意外,是以对这第四门,倒也没觉得失望。只不过这里面,几乎大部分都是一些恢复性疗伤性的丹药,倒是有点差强人意。

    她二话不说,将这些丹药一股脑收到了修罗斩中,满意地咂着嘴巴走了出去。

    一会儿的功夫,另外三人也都回来了。

    凤无绝去的是第五门:“一个仓库样的地方,里面的东西很繁杂——药材,矿石,玄气秘籍,天地灵物,甚至是玄兽也有几只,但级别都不算高。”

    沈天衣去的是第六门:“满满一室的金银珠宝。”

    老祖自然是第七门了:“你们猜猜?”

    见他这么说,三人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毛。

    这个地宫,果然跟他们之前预测的不差,是风玉泽给三圣门留下的后路。若想东山再起,那幸存者必要将起因经过了解明白,于是有了第一门。而修为,更是一个宗门兴衰的决定性条件,是以有了第二门。接下来,便是和战斗息息相关的第三门和第四门,用来招兵买马重建宗门的第五门,和作为一个宗门底蕴的第六门。

    如此看来,第七门是什么,也就昭然若揭了:“出口?”

    老祖翻翻眼睛:“三个变态。”

    三人哈哈大笑,直接去把金银和杂物全部收了起来。感知在修罗斩内一扫,如此扫荡竟然只占了十分之一的地方,真正是杀人越货打家劫舍的必备之物啊!

    做完这一些,还余下了一日多的时间。乔青便去了第二门中,将里面的众人唤了出来。除了为数不多正处于晋升中的几百个还留在里面,其余之人虽然恋恋不舍,倒也言听计从。聚集到了这一方大殿上,只打眼儿一瞧,乔青便惊喜了起来。

    其他人暂且不提,只说凤太后和忘尘,尽都晋升了玄尊初级!

    乔青笑的眉眼弯弯:“恭喜奶奶,恭喜大哥。”

    老太太连连点头,对于突破了多年的瓶颈,亦是欣喜不已。忘尘则淡漠一些,境界的提升没让他有什么反应,反倒是乔青这一声大哥,叫的他通体舒泰眼眸含笑:“还早,可不能被你给甩下了。”

    少少寒暄了几句之后,乔青忽然眸子一闪,落在了邪中天的身上。曾经,他和凤太后一般修为,后来徐州再见时,她便感觉这师傅的修为竟然不增反降,而如今,这个猜测更确定了!经过了里面那样浓郁的玄气,邪中天竟是一丝儿都没有提升。

    她灼灼的目光盯的邪中天望天看地,一柄扇子都快把整个人给遮住了。

    乔青暗暗磨了磨牙,腹诽了一句:“老东西,你给我等着!”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也没有时间问清缘由,她只将这件事记在了心里,便直接提出了正事儿。之前说过平分,并非说说而已,嚷嚷着独吞是一码事,可说出口的话她自不会更改。

    “……如此,里面是什么情况大家也知道了。至于那些兵器,如果不能认主,恐怕是拿不走的。这么算下来,我多占了很大数量的兵器,便将其他的诸如丹药金银玄兽让出来,一份儿不取。”

    话音一落,下方便是一阵寂静。

    本来么,铸造品这事儿讲究个缘法,她有这福缘,根本理所应当。哪怕不让出其他的东西,他们想带,也带不走啊。可她这般说了,坚持地贯彻了开始的承诺,不由让所有人都是一阵心里发暖。

    “尊主,要是没有你,咱们屁都没有,要是再让你让出这些东西,咱们还是人么?!”

    “不错,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咱们托尊主的福白捡的!尊主分二,咱们就拿二,分一,咱们就拿一,谁他妈要是敢有一点儿怨言,老子第一个不放过他!”

    “我也是!谁敢说个不满,老子跟他没完!”

    各种各样的叫喊声,在乔青抬起的手臂下静了下来,听她眼眸含笑,慢悠悠道:“你们都知道,我乔青不是什么好鸟……”说到这,所有人都是噗嗤一笑,心说乔爷真正有自知之明。乔青瞪了瞪眼睛:“静一静啊,领导训话呢——对待敌人,我从来卑鄙无耻心狠手辣,所有欠了我的,灭门灭族都是常事儿。”

    谁说不是呢?

    想想看吧,从大燕的乔家开始,一家子死了多少人?再到唐门,到侍龙窟,两个大型势力都让她给灭了个干干净净。最后这三圣门,他们貌似也看见了后者悲惨的结局……

    “可是对待自己人,我是好是坏,你们恐怕也明白。”

    这一些,不必她说,从那些死心塌地的手下,同生共死的朋友,谁看不出呢?再说他们这些人吧,就因为跟着她,修为上已经全部晋升了两阶不止:“尊主,咱们都知道,你的大恩大德……”

    “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们报恩的。”乔青摆摆手,止住那人的话:“我只想说,我或者贪财,或者小气,或者卑鄙,我有一万个缺点想掐死我的人海了去了。可是我乔青依旧活蹦乱跳地走到了今天,站在这个位置,还有你们不吝生死的追随——全因承诺!但凡我答应的,吃亏了,我认!”

    众人这才明白了过来,说了这么多,无非是让他们别再劝。

    一群汉子们,眼圈渐渐红了,看着她的目光更加狂热!

    只让太子爷恨不得找个麻袋把自家媳妇给套起来,乔青一身鸡皮疙瘩的摆摆手,心说别看了,再看老子真要独吞了!天知道她有多肉疼。可真的反悔?靠,那也太不爷们儿了!就在乔青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时候,柳天华走了出来:“尊主,不若这样——”

    “唔?”

    “你方才说七品丹药有三颗。以咱们的修为,吃下七品丹药,未必就是好事儿。一来,若是经脉承受不住,爆体而亡反倒是鸟为食亡了。二来,这个时候,七品丹药你用了,晋升玄尊高级,对付三圣门也多几分把握。其他的一切按你说的来,四宗也需要有那些底蕴变得更强大,咱们就不浪费尊主的一片好意了,至于那三颗七品丹药,便由尊主服下——如何?”

    话音落下,众人一致表示同意。

    柳天华朝她悄悄一眨眼,乔青心下暗笑,这狐狸估计看出她肉疼了,就用这种冠冕堂皇的说法折中。啧啧啧,他这么上道儿,她自然顺水推舟。这么一来,东西到底怎么分配,就算是定下了。

    乔青从修罗斩中,将一切唤出来。

    任他们继续在大殿内中分配着,而她,则利用剩下的一天时间,服下了其中唯一一粒提升修为的七品丹药,去第二门的玄气浓郁之地,盘膝打坐了起来。

    计划错误,估计还得写半章,这地宫才结束。

    PS:有懂电脑的姑娘么?

    家里是无线路由,连的猫。IPAD第一个设置的,然后电脑加入,手机加入。

    一直都好好的,到前天晚上关机前都没有问题,昨天早晨开始,网络就歇菜了。

    一直断断续续,连接上没一两分钟,就要断线,过个半个小时二十分钟的,又自动连上,又是半分钟一分钟,再断线。

    有懂行的姑娘,留言我哈~

    么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