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二章 (二更)

第四十二章 (二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二章(二更)

    孙重华的一声尖叫,让所有人都下意识看向了凤无绝。

    只见那一道夹杂了少许神力的攻击落到他的身上,竟激发了他体内的魔气自动护主!眉心处的图腾倏然散开,幻化成一丝丝漆黑的烟气萦绕在凤无绝的周身,和那道水墙反弹出的玄气缠绕在了一起……

    肉眼可见的——

    那无往而不利的攻击,竟然在魔气的缠绕中一丝丝消散开来!

    这速度极快,一丝,一丝,只眨眼的功夫,便消失无踪,只有少许落到了凤无绝的身上,让他脸色一白,只受了一点儿轻伤。

    “不可能的!怎么可能!消失了……”巨大的惊撼之下,孙重华已经语无伦次,只瞪大了眼睛一味地重复着这几句话。这代表了什么几乎让他想都不敢想!那魔气分解了攻击,也就等于分解了攻击里夹杂的神力。那是不是说明,凤无绝的魔气,对于护岛大阵也有效果?!

    顾尚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怎么办?怎么办?”

    后方的数百弟子,更是六神无主吓破了胆:“岛主,快想想办法啊!”

    “我他妈正在想!”

    在看见这画面的一刻,孙重华就没有了方才的笃定,阴柔的眸子不断闪烁着,他甚至已经开始思索了自己的退路。和这边的一片惊骇惧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的,是死海之外依旧被牢牢阻隔住的数万人。他们怔怔望着闭目调息的凤无绝,只觉得刚才的一切是在做梦!

    “我……我有没有看错?”

    “你也看见了?那就是说我没眼花了?!”

    “哈哈,哈哈,太子爷竟然连神力都能搞定!这乌龟壳有办法啦!太子爷万岁!太子爷万岁……”

    一片欢呼之声回荡在外,凤无绝却是一丁点儿的骄傲之色都无。只因,连他都对这事儿莫名其妙!魔气可以冲破神力?若是如此,当初他也就不会在三圣门主的桎梏下,许久才得以脱身了。更何况是如今这明显比三圣门主强了不少的神阶高手呢?

    凤无绝调息片刻。

    睁开眼看见的,就是站在他面前眨巴着眼睛一脸好奇的自家媳妇。

    这种虎了吧唧的神色,在乔大爷的脸上出现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了,太子爷简直被这模样给萌翻!当下心头就软的一塌糊涂,有问必答,哦不对,是不用乔青问,他自觉回答:“唔,我也不知道。”

    乔青眨眨眼:“唔?”

    这长而卷的睫小刷子一样呼扇着,闪的他一阵头晕眼花。凤无绝伸出手,盖上乔青黑锃锃的眼,柔软的睫毛猫爪子一样挠在他手心,让他嘴角牵起一抹软软的笑:“我是说,那神力怎么没的,我也不知道。”

    素白的指尖把他的手掰下来,交握在一起,乔青笑道:“我知道。”

    这次轮到凤无绝傻眼了:“……”

    乔青哈哈一笑,朝着他身体外依旧萦绕着的魔气一挑眉,凤无绝跟着看,立即发现了端倪之处——从前的魔气,是纯正的漆黑之色,便如“魔”这个字给人的感觉,无边地狱!而此刻,这魔气之中夹杂着乔青的那一丝金色,极细极细犹如发丝般偶然一闪,若黑夜之中的一线日光,破夜而出,炫目之极!

    凤无绝鹰眸一闪:“原来如此!”

    这样的猜测,不由让两人更加惊喜起来,那是不是说明,她的火焰和他的魔气混合在一起,会产生一种意想不到的效果,一种可以破开神阶防御的力量?!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一笑:“试试。”

    在所有人的耳中,并不能清晰地听见他们的言语。只见交谈过后,那黑红两色的身影便同时扭过了头,乔青的指尖火焰跳跃,凤无绝的周身魔气缭绕,他们要干什么?

    只这思绪一转的功夫——

    两道截然不同的色彩已同时射出,纠缠在垂亘于天地间的那一片水墙之上……

    万众瞩目之中,凤无绝和乔青也在紧紧盯着水墙上的金黑两色,然而眼前的情景并未如他们所料,而是火焰和魔气各自为政,分别在护岛大阵上攻击着,让那一面水墙微微颤动了起来,也让每个人的心都跟着紧张了起来。然而忽然之间,却见这两个同样强势的力量,隐隐有了对立之势!

    乔青那一团火焰熊熊燃烧着,凤无绝那一抹魔气缓缓缠绕着……

    就在这时!

    两种同样强势的力量,似乎王不见王一般撕咬在了一起,呈现了个不死不休的架势!

    渐渐的,乔青的天级火便占据了上风,毕竟是整个翼州大陆独一份儿的火焰,毕竟是经历了数次艰难蜕变而成的至高等级,那金色的火苗将魔气一丝丝朝后逼退,也让水墙骤然失去了压力,颤动渐渐停止。

    这样的画面,乔青和凤无绝同时一愣。

    “哈哈哈哈……”最为开心的莫过于孙重华了,连带着整个万象岛上,众人齐齐松下了一口气。孙重华心头大喜,放肆地大笑着:“神阶高手的阵法岂是这么好破的!你们太异想天开了!”

    话音方落。

    咔嚓,咔嚓——

    一种清脆的声音传至他的耳朵,让他的笑声顿时噎住。

    这声音就犹如孙重华等人的噩梦,无孔不入地钻入他们的耳朵——不错,水墙裂了!原来是不知何时起,那一抹魔气不再退避,也并不反扑,而是以一种柔如烟雾的姿态丝丝缕缕地渗透进了乔青的火焰中,缠绕着,包容着,最终融为一体……

    就如他们这两个人,同样的强势,同样的骄傲,然而王不见王么,非得你死我活么?

    不,还有另一种选择。

    ——你进我退,你强我弱。

    ——你步步紧逼,我丝丝渗透。

    ——你若君临天下,我则相随左右。

    乔青怔怔望着那一团魔气百炼钢成绕指柔,看似退让了下来,却将那蛮横的火焰治的服服帖帖。金色之中掺杂了黑色的烟气,原本的耀眼刺目收敛了凌厉锋芒,却产生了一种更为极致更为纯粹更让人心惊的力量!

    这种力量蔓延在死亡之海上,让从来平静无波的漆黑海面出现了颤动激荡,让蜘蛛网一样的裂纹,纤细如发地蔓延在护岛大阵上。虽然只有那么一丁点,却可以预见,两种力量的融合,足以破开一切神阶高手的防御!

    足以让这护岛大阵覆巢倾卵!

    一切,只差时间。

    疯狂的欢呼爆发在两人后方,他们望着这一黑一红的两道身影,不知为何,突然产生一种感觉,那是两个极端。一个就好像艳阳,凌空明媚;一个却犹如暗夜,不见天日。然而此时此刻,那两人并肩站立在一起,却给人一种极为奇异的和谐之感。

    日月同辉,水乳相融!

    乔青摸了摸鼻子,斜着眼睛瞄一眼身边的男人,再瞄一眼,又瞄一眼,瞄的凤无绝转过头来,挑眉看着她。听她低低的声音嘀咕着:“老子算是明白了,原来你就是这么忽悠的爷。”

    一直以为是凤无绝在为她改变,这会儿看着那团整个不一样了的火焰,乔大爷才猛然意识到,自己才是真正被改造了好么?以前的尖锐、凉薄、没良心、自私自利,通通都跑哪去了?

    被揭穿了的太子爷咳嗽一声,抬头望天。

    乔青让他给气笑了,翻个大大的白眼,扑上去就咬。隔着他薄薄的布料一口啃在肩头上,凤无绝嘶一声吸气,下意识准备拍她脑门的手在半空一顿,轻轻放下揉了一把,笑骂道:“属狗的你。”

    这么旁若无人的一对儿,让一道道视线牙酸地拐了个弯儿,余光都不往那看去。

    唯有一个人,扇柄抵着下巴,一脸高深莫测的思索之色。

    乔青和凤无绝同时扭头:“想出什么了?”

    这两种力量融合在一起,到底因为什么,有什么样的原理,他们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很是有几分摸不着头脑。但见邪中天这从东大陆而来的老家伙,便下意识地认为他该是想到了什么。只见邪中天看看乔青,又看看凤无绝:“本公子觉得啊……”

    “嗯?”

    “不如再来一次。”

    “嗯?”

    望着两人四双眼睛,眼巴巴瞧着他。邪中天闪闪桃花眼,硬着头皮吐出后面八个字:“……走火入魔,感知大损。”

    其实这是个好主意,冒一次险便能让凤无绝的魔气中金火更多。可对乔青来说,会让凤无绝的感知力再受损么?对凤无绝来说,乔青走火入魔的危险他敢冒么?于是乎,毫无意外的,乔青和凤无绝对视一眼,微微一笑……

    邪中天暗道不好,拔腿就想跑!

    什么叫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接下来的一幕就是这句话的真实写照:“嗷!嗷!咱们这仇就算结下了,你们死定了——啊打本公子的脸你们两个欺师灭祖的小王八蛋……”

    把自家师傅一顿胖揍完浑身舒爽的乔青收回手,一脚踹着这货的屁股就送给玄苦了。大师一句“阿弥陀佛,善有善报”宣布了邪中天接下来的噩梦。乔青摆摆手很大方:“不用客气。”再转向被那融合力量所侵蚀的护岛大阵,笑容渐渐收了起来:“毁是一定的了,可是按照这个速度,没有个十天半月恐怕不行。”

    毕竟是神阶的阵法,这么大半天儿的功夫,也只让那蜘蛛网的蔓延幅度扩大了一些。

    凤无绝点点头:“还有五天不到的时间,赶不及了。”

    “嗯,来不及就算了,只是浪费了天衣的一片苦心。”本来也并非一月内到就定会大获全胜,一月外到便惨败收场。这些都只是乔青的猜测,哪怕是失去了最佳时机,也只是让那过程更艰难了一些而已。至于三圣门,漆黑的眸子金芒一闪,她从来就没有让他们继续存在于翼州的打算!

    这凌厉的表情,落入远远观察着她的顾尚眼里,顿时一个激灵。

    顾尚一把揪住孙重华的衣领子:“老夫被你害死了!怎么办,你快说现在到底有没有的补救!要不是你说这护岛大阵万无一失,必能保我顾家安危,老夫岂会在这里陪着你等死!”

    孙重华一把挥开他。

    顾尚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孙重华眸子闪烁,阴冷地盯着他:“我怎么知道那两个变态连神阶的防御都能破开!少把罪名全推到本宗的身上……”

    “你想推卸责任不成?!”

    “哼,你来万象岛,还不是因为怕死!”

    “孙重华,早知道这样,倒不如老夫一早就等在沿海,让路过的乔青一股脑把顾家灭了,一了百了,还省了遭这份等死的罪!”两个之前“珠联璧合”的合作者,到了这个时候,竟是互相埋怨了起来。他们都明白,若是一旦落到乔青的手里,下场只怕比死还不如!

    这番话透过海风传到乔青的耳朵里,不由让她一愣:“路过沿海,灭了顾家?”

    脑中一转,不由明白了过来。

    沿海顾家,沿的自然就是死亡之海。

    而他们这数万人行经之地,便有着顾家的大本营。

    原来这顾尚怕的是这个,才跑到了这万象岛里跟孙重华勾结在了一起,乔青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啧,要是顾尚知道,老子早把他忘去了姥姥家,不知道他会不会吐血。”

    这真正乎叫做自投罗网了。

    乔青哪里还记得这一只小小的虾米?看着自家媳妇嘴角勾起的笑意,凤无绝就知道,这顾大师要倒霉了。果不其然,远远望着几乎要厮打在一起的两人,乔青眼睛一弯,月牙一样笑眯眯道:“不过既然他自己送上了门来,自然是不要白不要……”

    “嗯?”

    乔大爷摸下巴,舔嘴唇,一脸向往:“貌似他体内是有异火的吧,不知道天级火再次吸收了那玩意儿之后,有没有继续蜕变晋升的可能……”

    可怜的顾大师,被听见这话的众人狠狠地怜悯了一番。

    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顾尚,忽然一个脚软,又摔了下去。孙重华眸子闪烁着,鄙夷地拉起这没用的东西:“给本宗冷静点儿,如今我们是一条船上的,内讧能起到什么作用!放心,还有时间!”

    “什么时间?”

    “哼,那护岛大阵岂是这么好破的,他们若想进入死海进入万象岛,最起码也得数日之久!”

    “你是说……咱们现在走?”

    “还不算太蠢。”这样的情况下,孙重华也没了和顾尚虚以委蛇的兴致,大不了就威胁他罢了,反正这个五品炼药师,他是必要抓在手里!孙重华扫一眼后方还在惊惧中犯傻的数百弟子们:“还不快去收拾东西!”

    众人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那边还需要数日之久,等到护岛大阵破了,他们也早就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正忙着对付三圣门的乔青等人哪里有功夫在翼州寻找早已逃逸的他们?!只要给他们时间,藏个一年半载待风声过了,总有重新翻盘东山再起的机会!顾尚眼睛一亮,数百万象岛弟子连连点头,正要朝着岛内冲去,只听一声轻笑先他们一步,竟是自岛内传了出来:“诸位,恐怕你们没这个机会了。”

    “谁?!”

    “什么人,是谁在装神弄鬼!”

    一声声厉喝,惊疑不定地朝着里面逼去。

    万象岛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这里了,原本便是为了欣赏对方的狼狈相,自然是倾巢出动。可如今,竟然有声音从里面响起?一道道惊疑不定的目光中,一道月白的人影由岛内缓缓而出,出现在了他们和对面乔青等人的视野中。

    乔青几乎在听见那句笑声的一刻,便整个人僵住了。他下意识地握紧了凤无绝的手,目光一丝不离,紧紧盯着走出的那道人影,直到那熟悉的男子真切地出现在视线里,漆黑的眼眸渐渐湿润了:“天衣……”

    这个人,正是沈天衣!

    以庄菲儿吸引了那个杀阵中的攻击后一脚踏着被无数风刃凌迟而死的女人尸体,凌空越过了那一条大道潜入万象岛的沈天衣!两个字,让他也蓦地一僵,遥遥朝着这边望过来。千言万语,全部化为一个淡淡的微笑,再简单不过的一句:“我回来了。”

    回来……

    就好像他从未悖离,只是暂时离开了片刻,而“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已。

    而事实上,那雪白的发丝,月白的衣衫,一身清润如初的气质,没有人会不相信,他回来了!

    两人隔着一方护岛大阵,遥遥对视着,一切好像又回到了从前,那侍龙窟内同生共死的短短岁月。不论过去了多么久,只要沈天衣还是沈天衣,这种患难之交生死好友的感情,便永不会褪色……

    死海内外一时没有人说话。

    沈天衣的突然出现实在太过意外,也太过突然了。一片静默之中,孙重华盯着沈天衣满目惊恐,想到了什么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破了音的惊叫:“机关!机关在里面——”

    话音落地,几乎是同一时间,像是要印证他的猜测。

    &nb“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sp;轰——

    接连不断的巨响自那足有千仞之高的护岛大阵上响起。

    大地震颤着,海水涌动着,一声,一声,死海平静的海面上迸发出高达百米的墨色巨浪,那一面几乎坚不可摧的水墙,就这么毫无预兆地轰然爆开,片片碎裂!

    可能有的姑娘没看见留言。

    这里再说一下,今晚的更新照旧。

    AND,从来没拉过票的我羞射掩面:“作者年会的投票开始了,在”点击阅读“的上方封面上,可以直接投票。一天十票,是免费的,姑娘们看文的时候表忘了顺手投一个哇~啵,终于写完了,睡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