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五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五章

    经过乔青和莫圣使的连番缠斗,天色早已经暗了下来。

    今夜无月,重重阴云厚重的堆积在天幕上,不见尽头的漆黑蔓延至极远极远,映衬着下方的一片骚乱,显得极为压抑。忽然,一线炽白亮光乍然而出!天际头处,刺眼的亮光冲破层层阴云,眨眼便将整个白头原照耀的犹如白昼!

    几乎同一时刻——

    一股庞大的威压自天边蔓延而来!

    这威压之恐怖,犹如远古苍山一般沉重地压迫在了每一个人的身上,不少修为低的一口血狂喷而出!哪怕是凤无绝等人,脸色都泛起了白,只觉心头一悸,气血翻涌!

    “天……天啊!”

    “怎么搞的,发生了什么事儿?!”

    恐慌的情绪弥漫在城楼上下,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面色骇然地朝着视野的尽头,仰望而去。那天边,一片白茫茫的炽白亮光诡异地驱散了黑暗。波纹不断在云层中扭曲着,逐渐凝实出一个模糊的影子……

    狂风湮灭,万籁俱寂。

    那人不言不动,笼罩在一片云遮雾罩中看不清晰,却似是一座永不可攀的巨大高峰!让所有人在看见的一瞬,便是双眸一痛,集体低下了头去,心中不由自主地升起一股不可违背、不可抵挡、只能伏跪的畏惧情绪。

    “那是……”三圣门人大惊失色,什么都顾不得齐齐胆战心惊地跪了下去。

    噗通——

    “参见门主!”齐刷刷的高吼,带着毫不掩饰的惊讶和敬畏。

    唯有沈天衣平静如初,并未因为这个人的到来而产生丝毫的意外,似乎这几日的等待,终于得到了实现。眸中的异样光芒一闪而过,沈天衣遥遥朝他半躬下了身子:“参见门主。”

    门主?

    这个时候,被三圣门唤作门主的人,还有疑问么?

    “——神阶!”几乎是异口同声脱口而出,来自凤无绝和老祖。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染上凝重的情绪——刚刚才搞定了这场约战,刚刚才要解决莫圣使,一切都在朝着良好的局面进行着。如今这整个翼州大陆上唯一一位神阶的突然出现,顿时让接下来的发展不可预测了起来……

    凤无绝飞快看向乔青。

    她此刻的状态很不好!

    自这该死的门主现身的一刹那,旁人似乎只是感受到了威压,而她却是一动都不能动,只差毫厘划过莫圣使脖子的手就似被定住,周身的血液全部僵冷!身上的威压还在一寸寸加重着,经脉中流动的血液也在一寸寸凝固着……

    乔青惨白着脸色,甚至能感觉到——

    在那云雾飘渺的天空上,有一双森凉而俾睨的眼睛正冷冷俯视着她,犹如在看一个死物!

    豆大的汗珠浸湿了红衣,连呼吸都渐渐困难了起来,巨大的差距之下,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她如此,更不用说在她身边的残魂,这会儿已经隐藏不住身形,被迫一点点在半空中暴露了才出来,惊恐万分地瞪着上方。

    门主似乎对这残魂有点儿兴趣。

    森冷的眼睛转移到残魂的身上:“原来是你,圣门的叛徒。”

    噗——

    冷酷的俾睨的呢喃,不带一丁点身为人类的感情,似乎从天边遥遥而来,只让人一瞬堕入冰窖!不少人又是猛喷一口血,摇摇欲坠几乎要倒下——这,就是神阶的力量——一眼一言都似神祗的旨意,掌控着一条条犹如蝼蚁般的生命!

    最直观的,曾经也是神阶,如今是玄尊初级的残魂,竟然在他的一句话中渐渐虚化了起来,有了魂飞魄散的痕迹。残魂哪里知道什么叛徒,他的不完整记忆让他满面迷茫。

    那门主似乎也看出来了,便也失了兴趣。

    只见那天际处模糊的影子一挥袖——

    遥遥城楼这边,十八个被倒吊着的玄王顿时落了下来。绳索啪啪断裂,一股无端而起的风托着他们依次下落的身子,轻飘飘送到了三圣门的阵营。再是莫圣使,因为乔青的一动不能动,终于死里逃生的莫圣使,被门主远远一送,也去了那一堆儿里,一齐面向门主的方向伏跪着:“属下办事不力,多谢门主不杀之恩!”

    “嗯,”门主应了一声,话锋转道:“天衣,本主对你很失望。”

    沈天衣始终半弓着身子,白发垂在脚踝,一派恭敬的姿态:“恭喜门主凝练出虚身,天衣自愿领罚。”

    “很好,本主就喜欢你这一点,起来吧,等回去门里自去刑堂领罚。不过——”他话到这里顿住,这之间的时间,身为神阶的莫大威压一刻也没离开过乔青,甚至还在一丝丝一重重加重着,好像想看看这个竟然敢对莫圣使下杀手,竟然敢对三圣门公开挑衅的小子,能支撑到什么程度?

    乔青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血人!

    皮肤上的血珠一颗颗渗出来,顺着红色的衣摆串珠一样的滚下半空。然而她的人,还勉力支撑着死死停顿在空中,垂着颈子摇摇欲坠,似乎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门主意外地“嗯”了一声:“小子,你很不错!可惜了,五年前,就是你迷惑了本门的少主吧?呵,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小子,也难怪天衣对你……本主曾答应过他,放你一马,可惜啊可惜,如今你又不自量力挑战圣门的威严……”

    “两罪相加,天衣,你说本主可应放过她?”这句话问出来,那双森冷的眼睛带着审度霍然射向了沈天衣。

    在场的三圣门人自然了解他们的门主,自负,冷酷,无情,猜忌,多疑,哪怕是自己从小从外面带回来的孩子,也没有投注给他百分百的信任。哪怕他已经绝情段爱,一切感情遭到了封印,也没有对他完全的放心……

    沈天衣又怎么可能不了解?

    他直起身子,在门主探测的目光下,一丝令人怀疑的端倪都没有显露:“门主明鉴,此人屡次三番和三圣门作对,此次更是杀我门中数名高手,自不能放!”

    “好!本主果然没有看错你!”门主的轻笑声在天空中回荡着,忽然笑声一顿,杀气骤显:“小子,本主实在舍不得杀了你这个天才人物啊……”

    说着舍不得,可是冰冷的杀气犹如浪涛一般直卷乔青而去!

    半空中的所有人全部僵直起来,凤无绝的鹰眸里布满了血丝,忘尘面具外的眼睛尽是焦急,不论老祖,邪中天,凤太后,还是一干朋友们,他们急切地想要做点什么。可是在这一刻,一个神阶高手的威压之下,没有人能脱离他的桎梏!

    这就是神阶。

    神和人,一字之差,天渊之别。

    凤无绝的眉心处,他并不知道的时候,那图腾一丝丝的动了起来。然而如此细小的变化,还不足以让他冲出桎梏。只能眼看着天空中那一双森冷的眸子一瞬凌厉,如渊的杀气弥漫在天际……

    只要一瞬!

    只要一瞬,乔青就会死在他的手下!

    乔青在半空中摇晃一下,身侧的拳头骤然捏紧。眼中一抹破釜沉舟的光芒划过,她还没动作,只听沈天衣一声高唤:“门主且慢!”

    “嗯?”门主抬起的虚幻的手臂,就这么一顿:“天衣,你要为他求情?”

    这危险的嗓音下,沈天衣沉着如初:“门主莫要动气。天衣的意思是,门主五年闭关方凝练出虚身,如今尚且不稳,为救莫圣使门主虚身来此,已动用过一次神力。若是为了一个乔青,以至虚身耗力过多,未免伤及本体……”沈天衣抬起头,冰冷的眸子里一片清明,这一段话看不出任何其他的意思:“区区乔青,不必门主亲自动手!”

    “你?”

    “是,恳请门主恩准。”

    门主眸子闪烁,一瞬不离地盯着他。对他来说,什么虚身不易耗力,全没放在心上。在整个翼州大陆,只他一个神阶,非神的修为再高,只要不入神阶,就对他造不成实质性的伤害,哪怕只是一个虚身。门主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好,好!天衣,就让本主看看你的忠心!去吧,一举将你的青丝斩断,从此以后,你便再无掣肘!”

    “多谢门主。”

    沈天衣恭谨一抱拳,缓缓转过身子,对准了半空中几乎泡在血水里的乔青。脚尖一点,他腾空而上,只眨眼的功夫已经立于乔青的身边,纯白的发丝在渐渐升起的杀气中,微微浮动着,眼中是一片冰冷之色。

    乔青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微微抬起了头。

    两人目光一对——

    沈天衣眸色微动,捏紧了右手,又慢慢张开,一丝丝举起靠近乔青血珠横流的脖颈。

    十万双眼睛的瞩目之下,十万道急切的呼吸之下,那苍白修长毫不颤动的一只手,就如他此刻的表情,一片麻木。众人几乎要睚眦欲裂,尤其是玄苦,他是曾和这人有过过命交情的:“沈天衣,你疯了不成?那是乔青啊,你真的下的去手?”

    “沈天衣,你这个畜生!”

    “沈天衣,不要!”

    “不要啊——”

    各种各样的声音,或者唾骂,或者祈求,落在沈天衣的耳朵里,却没激发他一丝其他的表情。沈天衣只一眨不眨地盯着乔青,那只手终于覆上了她的脖颈,染了一手的血。乔青漆黑的眸子回看着他,复杂不明地眯了起来。他垂下眸子,手上一丝丝收紧,让她染血的脖颈向前抻着,被垂下的发丝遮盖住的脸看不见表情,然而只那颤抖,就似是极为痛苦。

    两人这副模样,众人反应各异。

    邪中天等人已经不再说话,他们死死盯着沈天衣,连眸子都是血红血红的。凤无绝闭着眼睛,周身颤抖着,眉心处的图腾更大幅度地颤动了起来。而天空中看戏的门主,并不清晰的虚影负手立着,发出一种轻快的笑,明显极为满意。

    他现在对沈天衣,已经完全没有了怀疑。

    这五年的观察自然是其中之一,还有一点,便是来自于他现在的反应。

    一个被封印了七情六欲的人,也许对于旁人是绝对无情,可是对于那个曾经最为珍视最为割舍不下的人,是绝对不会轻易就完全绝爱的。若是沈天衣一丝的挣扎犹豫都没有,他或许还要对这个少主打上一个问号。可看看吧,他现在明显是理智和感情在斗争着,一切都合情合理。

    门主这么想着,目光淡淡一扫。

    却倏然对上了发丝遮挡下看不清表情的乔青!

    那白皙的下颔,染血的脸颊,还有漆黑的双眼,在一缕缕低垂的发丝缝隙中露出,眼中一抹狠辣的戾气,让捕捉到的门主微微一怔。就这一怔的功夫,只见乔青霍然抬头!

    血线沿着脸颊滑落,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一掌击上沈天衣的胸腹,抵抗着威压做这一切,让她噗的喷出一口血,迸溅到自半空风筝一般被打飞的沈天衣月白的衣角上,红梅点点,门主来不及去看沈天衣的神色,已见乔青已经冷冷盯住他,本就绝美的面容,在血与目中戾气的晕染下,嫣红娇艳的触目惊心!

    一道炫目之极的金色玄气,直逼处在天空中的他而来!

    门主不愿承认,他一个神阶在下头那蝼蚁一般的小子的目光中,竟是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他拼命压下这种心慌之感,眼见着这道玄气如利箭射来,眸中一抹不屑划过:“小子,没用——”话音没落,双目中的不屑完全被不可置信所取代!他陡然瞪大了眼!他感觉到了,这一道玄气中所蕴含着的威力,这种恐怖的热浪,是……是……

    “天级火!”

    没错,天级火!

    早在五年前侍龙窟外,乔青体内的火二次觉醒之后,便能吸收红药三人的威压。四年前柳宗中老祖的刁难,也让她吸收了威压一举晋阶。如今,这神阶的威压自然不可和玄尊相提并论!这威压,既是痛苦的非人的折磨,也是让她只差一线的火焰晋升天级的莫大契机!

    门主有多自负,乔青的收获就有多大!

    她一直在等,等着门主不断施展威压折磨压迫着她,也等着自己的火焰最终晋阶!

    眼见那蕴含了天级火至高无上的威力的一抹玄气,因为门主对于神阶的自负而正正烧到了他的身上,乔青摇晃着几乎站不直的身子,迸发出一阵痛快的大笑:“老不死的,玄气伤不了你,老子就不信烧不死你!”

    回应她的,是天空中门主的一声惨叫。

    天级火,整个翼州大陆,这是独一份儿!

    天级火,谁也不知道它的威力究竟有多大!

    天级火,一烧不熄,不死不休!

    牛逼哄哄的门主,作为第一个尝试了天级火威力的人,此刻才算知道了这玩意儿的厉害。哪怕只是一个虚身,他也是感觉到痛苦的。灼热的温度缠绕在身上,以玄气射中的一点蔓延着,不论他施展出什么样的办法,竟是完全扑不灭!这几乎可说是恐怖的火焰,焚烧着他的身体,也焚烧着他的灵魂,让他发出一声声生不如死的闷哼……

    这还没完!

    还处于一动不能动中的众人中,一抹墨色的身影霍然破开了桎梏!

    黑衣翻飞,凤无绝如同一只煞气凛凛的苍鹰,一跃接住了失力朝下方掉去的乔青。他眉心的图腾已经消失不见,化为了一片魔气萦绕在周身,一手将乔青搂的死紧,同一时间,周身的魔气混合着玄气霍然而出,直逼门主而去!

    这一道玄气,就似是一道黑夜中的流星。

    通体纯黑之色,尾端有灿烂的金色羽穗闪烁着,在半空划过一道凌厉又绚烂的弧度,轰然爆开在了正在天级火煎熬中的门主身前!

    “啊——”魔气丝丝缕缕钻入了门主的虚身中,让他睚眦欲裂,从未有过的恨!从未吃过的亏!他在三圣门中还没出关,便收到了手下的汇报,史天南和枯骨老人的命牌接连碎裂,待到他赶去查看,正正见到莫圣使的命牌摇摇欲坠的一幕。一个玄尊中级,在三圣门中,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二话不说,本体留在闭关地调息稳定着,花费了五年时间终于修炼出的虚身,便一举赶来阻止了乔青的杀手。

    可是此时此刻,感受到虚身中能量的一丝丝减弱,门主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若是从前,他根本不怕这攻击而来的玄气,哪怕是玄尊也只是一个较大的蝼蚁罢了。可这该死的天级火破开了他的神阶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防御,这魔气犹如跗骨之蛆蚕食着他虚身中的能量……

    “小子,本主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门主咬牙切齿使出这具虚身中最后的力量,死死盯着下方的那两道黑红相拥的身影,骤然发力!独属于神阶的玄气,无色中带着圆融爆满的流质,穿透了遥遥半空,直逼二人而去!

    “无绝!”

    “乔青!”

    众人的大喊声,几乎掀翻了整个白头原!

    受了伤的神阶,也是神阶。这一道流水一般的玄气中,不,这已经不能称之为玄气,而是神力!这一道神力中所蕴含着的威力,几乎让他们心悸欲死!说时迟那时快,这几乎是避无可避的玄气,连眨眼的功夫都没有,就已经逼近了相拥的乔青和凤无绝身前!电光石火,一道隐约可见的人影猛然扑向了他们,是残魂!

    乔青瞪大的眼睛里血丝遍布:“不——”

    同一时间,轰——

    爆开的神力,被若隐若现的残魂一股脑地接住,眨眼间轰然四散……

    不错,四散,在一双双瞪大的眼睛中,方才就已经被门主的威压所逼迫到几乎要魂飞魄散而黯淡无光的残魂,此刻是真的散了。犹如一丝一缕的烟气,渐渐弥漫在半空中,渐渐消失……

    “其实从离开了墓穴开始,从那具尸身变成了白骨开始,我就感觉自己的力量在流失。哪怕今天不死,也支撑不了几年的。变态,你不用愧疚,咱们认识时间不长,我学了不少东西,也看了不少东西,能死在墓穴之外,而不是一辈子几千年都呆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数头发丝儿,我很满足了……这下正好,能救你这变态一命,老子很爽啊,哈哈哈哈……”

    这一段话,若有若无地飘在乔青的耳边。

    很多的地方,虚弱到她根本听不清楚,只能靠猜的。听到后面残魂渐渐消散的傻了吧唧的大笑声,乔青也努力扯了扯嘴角,却完全笑不出来。这十八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一个朋友……

    是的,朋友。

    相处不多,乔青却是把他当朋友的,从开始的利用,到后来的愧疚,再到渐渐带着残魂一路朝白头镇而来。她是真的烦这货的唧唧歪歪十万个为什么,一路上看啥都新鲜,看啥都无知。然而直到现在,她才发现,原来这货的智商,已经提高了这么多了么?

    乔青在凤无绝的怀里,怔怔地伸出手,想抓住点儿什么,终于什么也没抓住,任一丝一缕的烟气弥散在眼前,似乎又看见了那个虎了吧唧的苦逼弱智货,被她忽悠,被她耍,被她拐了还帮她数钱……

    微微颤抖的眼帘霍然睁开,乔青看向天空中一击不成,一袖卷起昏迷的沈天衣飞快撤离的门主,漆黑的眸子里,凌厉的金芒幽幽闪现。神阶的速度,不是她能追上的,但是她保证:“我必杀他,必灭三圣门,祭你在天之灵!”

    她的目光,一瞬不离消失无踪的三圣门主。

    直到看不见了,乔青捏紧了拳,轻轻道:“我发誓,朋友。”

    ……

    随着三圣门主那一具虚影的带伤逃离,接下来的一切,几乎可说没有悬念。

    他逃的太过匆忙,以至于只带走了昏迷不醒的沈天衣,甚至连莫圣使等人都没有救下。城楼下方早已经一片混乱,在片刻目瞪口呆的呆滞之后,蜀中和万象岛弟子经过了这些天和今日的一幕,完完全全丧失了士气,神魂俱裂地四下里逃窜,被城楼上士气如虹的己方阵营中人冲下去一一捉拿着。

    孙重华一早见机不对,就不知道溜去了哪里。

    经过这次一役,倾巢而出的万象岛,将再不成气候!而莫圣使身受重伤,其余三圣门中人怔怔跪在那里,明显被打击的不轻。

    ——他们,被遗弃了。

    数十个三圣门中人,包括之前的十八个俘虏,尽数被没有了威压禁锢的老祖和凤太后等人一网成擒!这原本紧张对峙的一役,在乔青的到来之后,几乎是颠覆性的扭转了战局,获得了己方的大获全胜!

    一番忙碌之后,数万个俘虏被一溜溜地压在地上,脸色颓败地跪着。这对所有的人来说,都像是做梦一样!在这之前,谁能想的到,最后的结局会是如此?会是以己方的完胜而告终?所有的人傻傻望着城楼上方那一抹红色的身影,狂热的,激动的,哽咽的,渐渐汇聚成了一小股风暴,席卷在白头原上……

    乔青和凤无绝站在最前,就连凤太后等人都把位置留给了他们,飞到了城楼之下,含笑仰望着这两道身影。

    一红,一黑。

    万众瞩目之下,无比和谐,无比傲然地并肩而立。

    这就像是两道风景,吸引着所有人的视线。这一会儿,乔青的身上还布满了干涸的鲜血,看上去很有些狼狈。可她微扬的下颔,坚毅的表情,犹如此刻漆黑天幕上最亮繁星的一双黑眸,皆让人不敢逼视,怔怔仰望。

    乔青一扬手,四下里的声音渐渐静了下来。

    “多谢诸位,在下代表柳宗,感谢诸位在生死关头,鼎力相助。”她现在可是柳宗的祖师叔,代表个柳宗自然没人有意见。柳天华和老祖皆连连点着头,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乔公子,您千万别,这也太折煞咱们了!”

    “是啊,您就别笑话咱们了,我等也没出上力啊……”

    “没错,咱们都是有血性的,不说出没出力,乔公子说这些,太见外了!”

    下面众人一阵摇头摆手,一人一句纷纷称着“不敢当”。乔青却不这么认为,他们来这里之前,又有谁知道最后是这样的结果,还不都是抱着必死的信念来的。她本身,并非一个愚忠大义之人,就如当初凤无绝和陆言的玩笑话,要是有危险了,肯定第一个跑。从前,她甚至潜意识里有些瞧不起这种一根筋的,可是经过了这一次,乔青莫名觉得这些武者,很可爱。

    看着下边儿一片朝后退的,有的差点儿羞愧的把头都塞进枯草地里,好像生怕被人夸一样的耿直汉子。乔青不由低笑了起来,这是残魂消散之后,她发出的第一个笑容,真心的笑容:“多余的我就不说了,给诸位说一万句谢谢,也不过是锦上添花。武者,提升自身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我是个务实的人,一腔感激,想来想去还是变成实质的东西比较好。”

    下面的人纷纷静了下来。

    虽说不求回报,可有回报自然也没人会拒绝。

    眼见着她这么说,皆激动兴奋了起来,这可是乔公子要给的东西啊,想想看她的身份吧!心中有一个猜测,雀跃地升了起来,一双双眼睛期待地望着她,乔青点点头:“不错,想来你们都猜到了,就丹药吧。别的你让我一拿几万份儿,也不大可能……”

    噗通——

    乔青没说完,下头就有昏倒的。

    这也太恨人了,别的一拿几万份儿不可能,丹药就能?老天,那可是丹药啊!那可是翼州大陆上万金难求的丹药,可是炼药师们一年也出产不了几颗的丹药啊,你一拿几万份儿?

    刚才还是狂热的目光,这“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会儿全变成郁闷的了,看着她那叫一个幽怨,恨不得冲上来掐着她的脖子问上一问,这么禽兽不如的话,你是怎么上下嘴唇一碰就说出口的?还让不让咱们喘气儿了?都吓死得了!

    乔青摸摸鼻子,心说老子太嚣张了?

    “咳,但凡参与过的武者,每人可到我的婢女那里领取丹药,三品之下按照你们的需要,一人一粒。至于三品之上的,如果有人能自备所有的材料,一月之内我也可以帮助炼制。”到了六品炼药师之后,三品之下的丹药,已经不再像从前一样,需要一粒一粒的炼了,一炉出个百八十粒还是没问题的。正好她得到了墓穴内的传承,一来以此练手,二来当做报酬,三来么……

    乔青还有别的想法,要在短时间内提升这些人的整体实力!

    想起墓穴内的传承,不免想到忽悠残魂的那段日子,乔青的眸子渐渐暗淡下来。下面数万人爆发出轰然的叫好和欢呼,那些万象岛蜀中的俘虏么艳羡地望着他们。乔青一概不没心情去理会了,她看向六神无主的三圣门人,忽然,展颜一笑。

    这一笑,极美,极妖异。

    却是森凉的让三圣门人不寒而栗!乔青俯视着他们,意味不明:“别紧张,诸位,你们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好好享受最后的生命吧。”

    他们集体一呆,没明白她的意思,一个月?为何现在不杀,要留他们一个月?莫圣使紧紧皱着眉头,跪在地上狼狈不堪:“乔青,你到底要耍什么花招?”

    乔青耸耸肩,并不回答。

    一个月后,她自然会让这些人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自然会让三圣门为得罪她付出代价!

    她乔青,说要覆灭三圣门绝不仅仅是口头上的功夫,在实力的差距不至让她毫无反击的情况下,也早已经不是那个玩“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乔家小九。经过了这些年,经过了这些感情和生死的洗礼,她会让一切逆她鳞的人知道,什么叫披着人皮的凶兽!什么叫——宁得罪阎罗,莫得罪乔爷!

    眼中的戾气一闪而逝。

    乔青盈盈一笑,转到了俘虏最后的一抹紫色身影:“留香公子。”

    华留香抬起头,直视着乔青。他不怕乔青的折磨,却在担心沈天衣的伤势。方才乔青那一掌,实在太快,也太突然,到底将他伤到一个什么程度,估计谁也没看清!华留香斜斜睨着她,还是那一副吊儿郎当的花蝴蝶德行:“怎么的,乔爷,看上小的了?”

    乔青耸耸肩:“你比我男人好?”

    华留香一噎,瞄一眼她身边负手而立的凤无绝,那黑衣男子就这么站在一旁,嘴角淡淡的弧度在这句话后收了起来,危险地眯着他。华留香被看的头皮发麻,靠,你们两个都是变态,谁跟你们比,这不寒碜人么。

    他正郁闷着,就听头顶细小的气流一荡,华留香心头大惊,飞快避开了头部,那一道玄气便射在了身上五花大绑的绳子上,啪啪啪啪断裂成一截一截。华留香一愣:“什么意思?”

    何止他愣住了。

    那些三圣门人全愣住了。

    他们看着华留香的目光,带着猜疑不定的神色:“华留香!是你?你竟背叛了圣门?!”

    莫圣使挣扎着爬起来,奈何伤势过重,又砰一声摔回去。他死死瞪着华留香,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华留香看都不看他,冷哼一声站了起来。先不说他根本没有背叛那什么劳什子狗屁门,就说他的主子,从来也不属于那冷漠无情的门主。他所忠心的,愿意跟随的,只有沈天衣!

    不过……

    华留香抬头瞄了眼似笑非笑的乔青,啧,不会真看上他了吧?乔青让他这表情给气笑了,慢吞吞道:“爷看上你,这辈子是没什么可能了。不过爷也不是个不讲理的人,自己人嘛,怎么好被绑在下面?”

    “自己人?”

    嘴角微微一勾:“对,自己人。”

    莫圣使又要爬起来,身上锁链晃的丁玲咣啷响。华留香却顾不得旁人了,他满脑子都是自己的那个猜测,不可置信地问:“你的意思是……”

    乔青望着三圣门主逃跑的方向,目光悠远,渐渐染上了温暖的笑意:“走吧,去接天衣。”

    接沈天衣,那么沈天衣又在哪里?

    此刻的白发男子,被三圣门主的虚身抓在手中,翻山越岭飞快前行。

    虚身,乃是神阶高手以神魂滋养出的另一个自己,拥有不下于自己的实力,却极为脆弱。到达神阶之后,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凝练虚身,只因不论虚身受伤或者消亡,都会令本尊承受不可磨灭的代价。轻则重伤,重则修为大损,再无进益!

    可作为三圣门主,则不同了。

    整个翼州大陆,神阶只有他一人,又有何人能伤到他的复制品?

    三圣门主一边儿飞,一边儿猛咳着血,一滴滴猩红的血映照着他布满了血丝和杀意的眸子,极其骇人!若是平时,他可以撕裂空间施展瞬移,就如他去往白头镇一样,只不过眨眼之间!可是这个时候,虚身的伤势之重,让他只能马不停蹄脚不沾地地一路飞往死海……

    神阶的目力无可比拟,视野之中,距离死海尚有千万里之遥。

    可他眸子眯起,已经远远能望见那一片漆黑的海面:“一旦本主回去,修复了虚身的伤势——乔青,凤无绝……”他咬牙切齿地念着这两个名字,一个神阶竟被两个玄尊小辈给伤重至此,只想起来,又是一口心头血咳了出来:“本主,定要将你们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恐怕……”一声清润的嗓音,自他的手中响起。

    三圣门主飞的太快,除了前面两个字,后面完全被寒风吹散。他低下头去,看见的,便是被他抓在手里的沈天衣。他不知何时已经醒了,三圣门主一愣。感知放过去,沈天衣虽说受了伤,但伤势并不算重。

    他松开手,让沈天衣和他一前一后,轻功而行。

    经过了五年观察和今天这一出,他对沈天衣可以说是较为相信的,不然也不会丢下了莫圣使独独带上了他。自然,这里面还有他预言师身份的缘故。他只以为,当时事发突然,乔青要积攒力量给他致命一击,于是对沈天衣便只能留了手:“也幸亏你伤势不重,回去之后,先去药堂取丹药,就说是本主说的,不必顾忌,尽快先把伤势恢复好了。”

    “多谢门主。”

    “嗯,等你伤势好了,立刻预言看看那人是不是乔青和凤无绝其中的一个?”

    今天的一切,让他在沈天衣醒来的一刻,忽然想到一种可能。三圣门寻找了万年的那个劫数,难道出现了?!这想法一升起来,门主的眸子就不断闪烁着,惊疑不定,越发坚定了杀死那两个小子的决心!狠辣之色浮现在脸上,忽听一旁沈天衣出声问道:“门主可知,天衣方才说了什么。”

    “什……噗——”

    话音没落,一掌重重击在他的后心上,让他本就严重到争分夺秒的伤势,伤上加伤!

    门主一个摇晃,险些就这么掉下去。他的眼中,不可置信之色一瞬盈得满满,今天发生的一切走马观花一般出现在了脑海中,明明白白的!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不待回头质问反击,又一掌狠狠而来!

    这可说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掌之后,伴随着身后沈天衣的一声轻笑:“天衣方才说——恐怕,门主未必能等到那日……”

    话音落,虚身终于承受不住,愤恨着,不甘着,在沈天衣的清冷的眸色倒映中——

    轰——

    轰然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