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五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五章

    相比于远在天边那被雷追着劈的哥们。

    近在眼前这连挨两次劈的红药,也是一头的问号。

    红药根本没心思去细想这到底是什么回事,每一道雷劈在身上都是一次加重的内伤。她满心的愤慨和迷茫,死死瞪着昏暗一片的天空。噼噼啪啪的雷电快如乱麻,方圆百尺之内,完全被雷霆笼罩!一道接着一道,并非每一次都正中红药。不少劈落在高台和炼药炉上,掀起一片焦乌的黑烟。

    四下里乱成一团。

    这样强悍恐怖的雷劫,任是谁都要避其锋芒,不敢上前。

    那一片重重黑烟中,红药的情况已经无人看清,只有她一声声尖锐凄厉的大叫,传入每个人的耳朵让人头皮发麻。自然,也就没人注意到,隐在红药并不算远的位置上,那一个悠然望天的始作俑者。

    乔青在等。

    天道规则之下,不论是谁人帮忙接了丹劫,炼药者也必要接上一道才算过关。所幸她如今的修为早已不是三年前,所幸她不是第一次接雷劫,所幸这雷于她虽然危险但也伴随着极大的际遇!漆黑的双眸不离夜空,云层翻涌,雷霆偃旗息鼓,在乌云中蓄积着最后的力量。

    乔青嘴角一勾,一步迈出。

    这个时候竟会有人进入雷劫的范围?

    红药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看清了悠然站在身边的乔青,顿时一愣。她自然不会认为,乔青是进来帮她渡劫的,那么……红药的目光落在她怀中所抱的炼药炉上,瞳孔骤然缩成一点:“你……是你!乔青,你卑鄙!”

    乔青俯视着她一耸肩:“这话怎么说的,爷倒是听不明白了。”

    “你……雷劫明明是你引来的……”

    “红药姑娘,谁规定炼完了药就得站着不动被雷劈?老子抱着炼药炉散散步总行吧……”她可没说错,炼完了药她只是抱着炼药炉换了个地方站,除此之外啥都没干。嗯,乔青有底气的很:“至于那雷劫为什么不劈我……”她歪着头,似乎真的在思索。忽然恍然大悟:“啧,难道是在下风流倜傥连天道都存了怜惜之心?”

    噗——

    一声喷笑,从广场上响起。

    外面的人看不清黑烟内的情景,却实实在在听见这对话了。

    原本一众人听见红药那咬牙切齿的第一句,纷纷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还来不及惊悚呢,齐齐让乔青这句卑鄙无耻不要脸的话给逗乐了。腹黑啊,这才是腹黑的最高境界!恐怕要不是她走出来,那玄尊就算被雷劈死,也只会怪天道不长眼耍赖皮呢。

    回忆起刚才的恐怖雷电,不由让他们嘴角狂抽,一脸麻木。可怜的玄尊,莫名其妙帮人扛了雷劫,被折磨的半死不活一身伤,这这这,这找谁说理去?“原来如此,那她现在出来,便是要接那最后的一击了?乔公子到底是个什么境界,肯定没有玄尊强吧,那一击,抗不抗得住是个问题啊。”

    这也正是红药所想。

    她死死瞪着身边的乔青,眼中是一抹阴毒的快意!这介于六品和七品之间的丹劫,就连她都有些吃力,只能勉强保住性命。这乔青区区一个玄帝,非死即伤!红药放松了下来,烂泥一般躺在地上,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乔青,我倒是要看你怎么死在这雷劫之下!”

    “真是个傻子,没有那瓷器活就别揽这金刚钻,炼制出了六品丹药又如何,最后还不是被雷劫劈到灰飞烟灭?”原本因为乔青引来了雷劫而惊疑不定的顾尚,闻言也不由暗暗冷笑了起来。秋如玉亦是满目阴冷,冷冷盯着那一片乌黑的浓雾,仿佛已经预见到了乔青的凄惨死状。

    各种各样的猜测中,唯有那么几个人,乐了。

    抗不住?

    灰飞烟灭?

    凤无绝忘尘柳天华老祖齐齐对视一眼,优哉游哉地各自喝起了茶水。一边万俟流云仰头看了一眼天空上终于蓄积结束的乌云,那两道雷电粗壮的足以堪比大腿了!就连他都有些心悸之感:“凤太子,柳宗主,你们……就不担心?”

    几人哈哈大笑,也不解释。

    果不其然,黑色的烟雾中,一声狂笑冲天而起:“来吧!”

    砰——

    众人齐齐绝倒。

    喂,要说你不闪不避就算了,你这撒着欢儿地生怕不遭雷劈是个什么意思?

    那云中之雷似乎也怒了。两道雷电如巨蟒般在云层中暴虐地穿梭着,刺啦一声撕裂了云雾,倾泻而下!可怕的雷电带着将下方蝼蚁一击必毙的骇人力量,轰然贯穿了滚滚浓烟!不太清晰的视野中,只见一道赤红的影子犹如雄鹰搏天,龙腾九霄,迎着落下的狂雷就去了!

    “啊!”众人齐齐惊叫一声闭上了眼。这样的一个天才人物,除去他的卑鄙无耻睚眦必报的性子不论,任是谁也不愿意看见她就此陨落的。

    轰——

    轰——

    两声震耳欲聋的雷击,几乎是同时响彻了天地。

    于是乎,在这巨大的响声之下,也就没人听见那一声嗷嗷的猫叫。更没人看见一道雪白的影子冲入了黑烟之中。就连被劈的浑身舒坦毛孔都张开了的乔青,都是在落地的一瞬,才看见了脚边那一团乌漆抹黑的玩意儿。

    这货,自然就是被乔青抛弃在了雪山的大白了。

    只不过此刻,大白真正是侮辱了这个“白”字。

    乔青伸了伸手,到底没好意思去碰地上黑不溜丢的肥球,半空一转又收了回来。这货周身的毛已经全焦了,滋滋冒着黑烟,这里秃一块儿那里秃一块儿的,就这么四脚朝天地仰在地上,肚皮一鼓一鼓地喘着大气儿。倒是那金灿灿的两个小眼珠一眨一眨,可怜巴巴的。

    乔青猛的闭上了眼。

    ——你以这么丑了吧唧的模样,摆出这种萌呆萌呆的表情,是要闹哪般啊?

    卖了半天萌不见小青梅来抱的大白,原地就弹了起来,一爪子拍上她的脸:“雷劫也敢碰!劈不死你个丫的!”

    乔青捏上它没了毛的肉爪子,抹掉脸上那一片漆黑的小爪印,砸着嘴道:“闹了这半天,你是来救我的?”

    “废话!要不是猫爷来救你!你……”大白懵了,大白傻眼了,大白看了看明显跳了一级变成玄帝中级的乔青,一头问号了:“你你你……”

    乔青感受着身体里充沛了的玄气,同样是七品丹的雷劫,当初她吸收了一道雷,可从玄王初级一跃至高级。如今这雷劫的威力稍小一些,她足足吸收了两道,却只晋升了一级:“玄帝之后,果真每升一级,都难如登天啊。”

    这话无疑是默认了。

    大白顿时焦躁了,大白顿时悲愤了,大白顿时有了一种被背叛了的忧伤感。

    当初乔青第一次迎雷劫,这猫还处于昏睡中,醒来之后也没人闲着没事儿告诉它。刚才一来看见这凶猛的雷劫,离着老远它就心砰砰跳。尤其是感受到那雷劫是对着乔青劈下的,它想都不想就冲了上来——猫爷自诩优雅绅士纯爷们一只,必须保护自己的女人!

    不过这个时候。眼看着乔青一身光鲜亮丽别提状态多好了,再低头看看自己这掉了毛的怂样,大白仰起脖子就是一声咆哮:“喵!你什么时候背着猫爷练了被雷劈的本事!”

    乔青抹脸:“什么叫被雷劈的本事,还有别乱喷猫口水啊,恶心。”

    大白炸毛:“这是龙涎!龙涎!没文化真可怕!”

    “别炸了,你黑毛没剩几根儿了。”

    乔青的心情非常之好。刚才第一时间以为她有危险,这肥猫想都不想就冲上来帮忙抗雷劫,这样的举动,让她暖到不行。嗯,自家的肥猫虽然油奸耍滑找人恨了点儿,但是关键时刻,打虎还得是亲兄弟啊!

    这么想着,乔青也不怎么嫌弃怀里这丑歪歪的黑猫了,吧唧一口,亲在它没了毛的脑门上。大白受宠若惊,泪流猫面,这待遇绝对是十几年来第一次!她喵呜喵呜叫了两声,细细长长的喵音,要多乖就有多乖。

    忽然,大白仰起猫脑袋。

    乔青盯着它的双下巴:“怎么?”

    大白四十五度角忧郁望乌云:“瞄了个咪的,柳宗门口爷勾搭了一只小母猫——爷变成这样,还怎么见猫,去吧,让它走。”

    乔青:“……”

    乌云散去,现出一片清晨的霞光。

    黑色的烟气也逐渐消失,露出了里面忧郁望天的一猫和低低磨牙的一人。

    至于那红药,早已经支撑不住,力竭晕了过去。

    众人方才便听见了里面的声音,此刻见到一只会说话的秃毛黑猫也没觉得有什么异样。乔青拥有睚眦的消息,可是全大陆都有所耳闻的。众人的注意力只在大白的身上一扫,就全数都转移到了乔青的身上了。

    毕竟,孤身迎雷劫还毫发无伤,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震撼了!

    无数的目光落到这红衣的身影上,细细巡梭着她的每一个细节,像是想看看那头发是不是烧焦了又戴了个假的?那脸上有没有被劈毁容换上了面具?衣服真的不是刚才在黑烟里临时换的?这样的视线刷刷刷地射过来,即便脸皮厚如乔青都有点儿受不了。

    “哈哈,恭喜乔公子,晋升了六品炼药师!”柳天华呵呵笑着迎了上来,后面还跟着万俟流云等人。能将七品残丹融合成功,必是六品炼药师!

    这也是乔青欣喜的原因,今日的收获实在是不小,玄气晋升了一级,炼药也提升了一品。乔青摸着下巴想,若是由她自己不断练习,晋升六品也是迟早的事儿。可这残丹却是无形中推了她一把,不知那炼制之人是否还在世,若有机会见到,倒是要多谢那人才是。

    她笑道:“侥幸。”

    哗——

    这消息太劲爆了!

    如果说之前对抗那雷劫,还只是震撼的话,那么此刻就绝对是震惊了——这世上不乏有人拥有一些秘法,或者段时间内提升自己的玄气,或者有什么抗雷的宝贝。当时在烟雾中,乔青到底是怎么做的,他们没看清楚,下意识的就认为应当是有其他的外力支持。可是炼药师的品阶,那是实实在在的。

    二十二岁的六品炼药师,在翼州大陆绝无仅有!

    今日这一出比试,到了最后几乎可说乔青一人完败了所有人。不论是此刻重伤垂危昏迷不醒的红药,还是那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的顾尚,全部变成了她的陪衬!这炼药师的品阶,不出一日,绝对会名传大陆,震惊大陆!

    万俟流云搓着手:“乔公子,若是不嫌弃的话,万俟宗门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对,对!乔公子,姑苏宗门别的没有,就银子多,若是想炼药就来姑苏宗,什么珍稀药材稀有东西只要你说一句,姑苏宗门全包了!”姑苏长老赶忙跟上。

    柳天华一瞪眼:“银子多又怎么了!柳宗还有老祖在呢,可以和乔公子互相切磋交流!”

    “你柳宗全是炼药师,到时候一个一个跑上来请教乔公子,她还有时间炼药么?”

    “哼,姑苏宗门除了银子就是银子,进去可别染上一身铜臭。”

    “你万俟宗门一打铁的,跟着瞎搀和什么!”

    三个不同宗门的老家伙纷纷抛出了橄榄枝,可了劲儿地提升自己埋汰对方,吹胡子瞪眼地斗起嘴来。这画面直震的下方众人目瞪口呆,心说六品炼药师就是牛逼,人还没发话呢,这三大宗门先掐上了。直到一边响起了某个低沉的轻咳:

    “咳。”

    三人一扭头,正对上了某太子爷微微笑的俊脸:“啊,那个天气不错啊。”

    ——妈的,有主了!

    姑苏长老眸子一闪,忽然乐颠颠地咧嘴笑了起来:“太子爷和我宗让公子交情颇深,应该还不知道吧,让公子快要继承宗主之位了。嘿嘿,嘿嘿,太子爷和乔公子若是无事,改日来姑苏宗门坐坐,也和让公子叙叙旧。若是到时候乔公子觉得我宗尚可入眼,就随便入个客座长老堂玩玩,哈哈,玩玩。”

    乔青轻笑起来,这姑苏长老倒是挺精明。

    客座长老,在宗门中是不用管事儿的,只挂个名字,却拥有着和正牌长老相同的待遇和权力。这相当于平白无故送了她一份大礼,作为回报,她又怎么会好意思空手白拿,自然也得意思意思象征性地给姑苏宗门几颗提升功力的丹药。再加上把姑苏让的名字都扯了出来,不去岂不是不给面子?

    万俟流云气哼哼地走出来:“对了,姑苏长老这么一提,本宗倒是也想起来了。乔公子,本宗准备让风儿接管万俟宗门,若是乔公子也空,也可以去万俟宗走走。”

    柳天华不甘示弱:“咳,依依最近炼药上愈加的上心,看来柳宗交到她手里,我也放心啊,哈哈,哈哈。”

    在此之前,乔青即便知道炼药师的影响力大,却真正没想过会大到这种程度。比方说姑苏让,他原本就是下一任宗主的继承人,可继承人这一说,那真海了去了,各脉的优秀子弟加起来足有百名,光是甄选和考核就没个十几年都裁决不出。万俟风也是一样,他在万俟宗门只论修为堪堪算个精英而已,柳依依就更不用说了,那丫头炼药是个啥水平,她还不知道么?

    可就因为这三人和她交好,就平白从无数同门中一跃而起,这真正是她所没想到的。

    柳天华看她神色,便笑了起来:“乔公子不必有负担,我们也不是冲动之举。依依这孩子的炼药术的确不佳,可她的品性和天赋都是好的,和宗门里上下也打成一片,至于炼药上的成就,她年纪尚小,可以慢慢磨练。再说姑苏让和万俟风,这两个孩子我也见过,人品和心性都没的说,若非如此,恐怕万俟宗门和姑苏宗门,也不会唐突做出这样的决定。”

    乔青眉梢一挑,明白了过来。

    柳天华这话,算是大大的实在话了。摆明了是告诉她——我们把这三个人提为宗主的人选,自然是为了拉拢你,拥有一个六品炼药师的朋友,绝对是莫大的好处。可若是他们本身品行和天赋不好,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她和这三个宗门的关系,原本就算是不错,再说拥有这样一个客座长老的身份,对她百利而无一害“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当下也不推辞:“如此,多谢各位。”

    “哪里,哪里,多谢乔公子赏脸。”三个老家伙一齐笑了起来。

    此时没有人知道,那三个人在将来还真就因为如此继承了这三个宗门。更在之后到达了连她意想不到的程度,姑苏让,万俟风,柳依依,成为了翼州大陆上赫赫有名的三大高手!而直到他们站到了那样的位置,每当有人问起乔青,姑苏让总会露出“珍爱生命远离乔青”的表情;万俟风则爽朗大笑,满目追忆;柳依依呢,只有一句话:“找不到乔大哥那样的人,本宗永远不嫁。”

    自然,这些都是后话。

    此刻,他们还依旧在高台上说说笑笑着。

    到了这个时候,红药昏迷,顾尚不足为虑,秋如玉早已经不知道藏到哪个犄角旮旯里不敢出来了。下面的那些闲散武者或者小家族小势力也不会傻的去得罪一个六品炼药师——柳宗因为红药出现而引发的危机可算是彻彻底底的解除了。

    乔青说笑间,便感受到两道目光,火热火热地落在身上。

    一扭头,正正看见老祖吞着口水的模样,那叫个没出息:“老祖?”

    老祖干笑两声跑上来,他这辈子只对两样东西有兴趣,一是炼药,一是他徒弟忘尘。眼见着乔青弄出个七品丹药来,自然心焦的不行。老祖搓着手道:“小友,那七品……”

    乔青失笑摇头,原来这老家伙是惦记上这个了。眼见着一句话之后,在场顿时寂静了下来,好奇的期待的各种目光全部齐刷刷射了过来,明显都想知道,那七品丹药是个什么模样,有个什么功效。乔青正要拿出来给老祖解解馋——

    就在这时——

    远方一阵骚动,有凌乱的脚步声和衣袂摩擦声,飞快地冲了过来。人群分开,几个弟子匆匆落在柳天华身前。

    “宗主,有人劫狱!”

    “什么人?来了多少?”

    “回宗主,人数不多,可个个都是高手!那边有周长老和姑苏宗门万俟宗门的长老们都在,全不是敌手。若非他们中了毒,这会儿绝对留不住人!来人一共……”这弟子几句话把那边的场面给说了个清楚。

    乔青眸子一闪,和凤无绝对视一眼,都掠过丝笑意。

    早在华留香下狱的时候,那边她已经布置下了天罗地网,各种各样的毒药和陷阱,不怕你来,就怕你不来!凤无绝道:“柳宗主,这里的事你们先收收尾。”如今还有这么多人在这,自然要有人主持大局,说点儿场面话:“那边,我和乔青忘尘先赶过去。”

    “如此甚好,拜托三位。”柳天华没意见地点点头,有这两个玄帝在,应该不成问题:“这里善后之后,我等也立即过去!三位小心。”

    凤无绝点点头,和乔青忘尘一同,朝着那处柳宗地牢飞掠而去。

    这边众人不明发生了何事,很快被柳天华几句场面话给压了下来。而飞掠在路上的乔青,可听见那边越来越响亮的打斗声。地牢在柳宗的最深处,三人一路飞掠,越过山谷内重重树荫,也用了半柱香的时间。

    终于,远远已经见到了山谷尽头那一座陡峭山壁下,地牢门口的情形。一片乒呤乓啷地打斗中,的确如那弟子所说,对方即便中了她的剧毒,长老们都有些招架不住。

    而这些并非乔青关注的重点。

    她的目光,正停留在地牢门口——

    那里,正有一个白发男子,负手闭目,静静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