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一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一章

    “当真!千真万确!”

    “秋长老,这种事我等怎敢妄言?”

    “是啊,长老信不过咱们,难道华师弟的尸身还会说谎么?”

    这十一个弟子,憋了一路的怨气在秋长老的不信任下完全的爆发了。他们快马加鞭一心来此处让秋长老给报仇,却没想到,这女人的第一个反应不是大怒,而是怀疑?有弟子猩红的眸子一闪,飞快冲向了后方的马车。

    咣当——

    车帘掀起,棺盖揭开。

    春风一卷,一股腐臭的异味便冲了出来,让人连连作呕。

    那弟子捂着鼻子赶忙退了两步,像是那棺材中有什么洪水猛兽,竟然一眼都不敢往里看:“长老,您自己看吧,华师弟这副模样……他,他死前……”

    这弟子话没说完,秋如玉已经看见了。

    那棺中躺着的已经不“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能称之为人。只是数日时间,尸身腐烂的不像话,几乎辨别不出了人形。而最为可怖的还是下肢处。那里连腐肉都剥离了,只留下了两条明显受到过重创的粉碎腿骨!只从这具尸身来预测,应是被人下了剧毒,而这毒,便是从双膝开始向着周身蔓延。让他在活着的时候,就承受着皮肉寸寸腐烂的痛苦,直到死亡!

    好狠的毒!

    好狠的心!

    秋如玉闭上眼睛,缓缓将棺盖盖上:“你叫什么名字。”

    说话的弟子一愣,扭头看了看才发现她问的是自己,立刻垂下头恭敬道:“回长老,弟子吴奇。”

    “你接着说。”

    “是。”

    吴奇像是陷入了回忆中,连身体都在颤抖着:“当日我们去寻那冰山雪莲,没想到被那乔青半路截胡,卑鄙地夺了去!华师弟看不过,说了几句,那乔青就狠毒地将师弟打成重伤……那罪魁祸首,竟还假惺惺地带人回返救援,摆出一副三大宗门的救命者姿态!……华师弟侥幸未死,又被她废了双腿,还不知何时下了那阴狠之毒,让华师弟……”

    秋如玉静静听着,待他说完,才道:“照你这么说,那雪崩和华弟子的死,都是那乔青引起的?”

    “她刚离开,那雪山就……”

    “可那乔青却说,动手之人乃是玄尊之上。”

    秋如玉独自呢喃着,总觉得这里面有点问题。要不说,最了解你的人永远是你的敌人。秋如玉在乔青的眼里,自然还够不了敌人的格。可在秋如玉眼里,乔青却是让她如鲠在喉!可即便是如此,到底也没被糊了理智。

    她如果要杀人,何须如此劳师动众?

    她如果要杀人,怎会留下活口指证?

    她如果要杀人,低阶弟子岂会入眼?

    秋如玉还在思忖不决。

    吴奇心下一慌,想都不想脱口而出:“哼,什么玄尊之上,玄尊乃是大能之人,好端端地跑去雪山制造雪崩,只为杀我们这等低阶弟子么?根本就是她为了逃脱罪行信口雌黄!”吴奇越说越激动,平平无奇的脸陡然扭曲了起来,呈现出一种癫狂之色:“秋长老,您不信我等弟子的话,却相信那罪魁祸首?!华师弟尸骨未寒,死前日夜忍受那等非人的折磨,惨叫声声今犹在耳!弟子实在不懂,那乔青丧心病狂歪曲事实,秋长老不庇护咱们万象岛的弟子,竟还包庇起了那狠毒凶手……”

    秋如玉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极厉。

    吴奇猛的一顿,也意识到了自己太过激动,激动的不同寻常。他深吸一口气,将发抖的手背到了身后,苦笑道:“长老恕罪,弟子只是太过悲愤。弟子在万象岛只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这几年来唯有华师弟和弟子感情甚笃,不嫌弃弟子的愚钝平庸,还多番照顾。而如今,华师弟他……”

    秋如玉点点头,眼中掠过丝感慨。

    莫大的尔虞我诈的宗门里,当年也有那么一个人,手把手扶着她一路走来,走到了他坐宗主她为长老的一日。如果今日出事的是那人……秋如玉不敢再想,她正要说话,却见眼前的吴奇神色古怪:“怎么了?”

    吴奇怔怔四顾。

    刚才有一道声音,突如其然地响在了自己的脑中。

    他是万象岛弟子,纵然身份不高,也比旁人多了几分见识——这是大能者的感知传音!吴奇这辈子还没见过什么大能,更何况是亲自在他的脑海中传音?其中蕴含着的威压,让他讷讷重复着传音,无法抵抗:“秋长老或许还不知道,这华师弟乃是……乃是留香公子的族弟。”

    秋如玉一皱眉:“别提那华留香。”

    “长老?”

    “哼,你们方方才来,没看见五日前的药城之事。那华留香,根本就是个别有用心之辈。”

    “这怎么可能?”众弟子大惊。

    秋如玉被这些突如其来之事,搅的头都大了。当下简单两句把那日的事一说。弟子们全部沉默了下来,不可置信。唯有那吴奇,鬼使神差地继续重复着脑中传音:“秋长老不觉得奇怪么?”

    “奇怪?”

    “是啊,留香公子在我万象岛这么多年,“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除了性情不羁些外,何来不轨之举?依照长老所说,那日留香公子在男香楼里,也的确符合他的行事作风。留香公子不是一直喊着被冤枉么,怎么后来又忽然改了口,说什么‘死也不说’呢?”

    “说下去。”

    “有没有可能,是大能者以感知……”

    秋如玉脸色一变:“大能者,大能者……”她呢喃半天,犹如醍醐灌顶:“柳宗老祖!”

    玄尊之上,可称之为大能者,具有问鼎神阶的莫大能力!大能者的感知传音中蕴含着威压,对于被传音的人效果视那人修为而定。比方说,对于吴奇,那大能者让他鬼使神差地复述出来,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可若换了华留香,本身已是玄皇,受到的影响自然微乎其微。不过,若让他说出那简单的四个字,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而这样的大能,当日只有柳宗老祖一个!

    秋如玉被这一说法完全震住,她不自觉的在原地踱起了步子。

    “柳宗为何要这么做?帮那乔青么,是了,老祖的徒弟忘尘和乔青关系匪浅。这些日子以来,那乔青和柳宗之间,也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亲近。如此一来,之前那雪崩,反倒让人值得推敲了……”

    “没参与其中的只有三个宗门,鸣凤,柳宗,姑苏。姑苏宗门以赚钱为要,向来极少参与大陆争端。可柳宗为何不去?冰山雪莲,不是炼药的最好材料么。当日遇难人中,不乏有闲散的炼药师,在雪崩后死了不少,难道根本那出手之人就是柳宗老祖?为的,是让柳宗在翼州的炼药界,一家独大?”

    “而柳宗背地出手,乔青正面救援。一个红脸一个黑脸,不正正是做的天衣无缝?”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华留香是冤枉的,如今他被送到了柳宗地牢里,其族弟也被害至惨死,自己却因为这几日以来的误会而袖手旁观……到时候,华留香如若逃出生天,必将和万象岛反目成仇!而此人在万象岛内声誉极高,弟子们岂不是全部心有怨愤?”

    秋如玉的步子猛然顿住,脸上惊疑不定。

    一边吴奇一个激灵回过了神来。

    那大能者的威压已经消失了。回想起秋如玉的话,不由那小聪明又转动了起来。这样也好,被人利用了一把,同样达到了目的!吴奇焦急向前了两步,将秋如玉不敢说出口的结论,总结了出来:“秋长老,难道是那乔青和柳宗结盟了?他们想吞并六宗?而我万象岛,就是他们的第一刀么?”

    不少弟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吴奇也跟着作势摇晃了两下。

    秋如玉的脸色只能用惨白来形容,她深吸一口气,艰难道:“你们回去,现在就走,你们来的消息定然已传入了乔青和柳宗的耳里。事不宜迟,现在马上出发,未免有人杀人灭口,路上也莫要休息,尽快赶回万象岛去。”

    “长老,此地太过危险,您和我们一起离开吧?”

    秋如玉叹息一声,眼里掠过丝温柔:“你们记着,回去将本长老的推断一字不落地禀报给宗主,让宗主早做防范!若我死了,你们跟宗主说……算了,去吧,这里的事,本长老会细细思量,从长计议。”

    那十一个弟子魂不守舍地应道:“是,长老万事小心!”

    话落,谨慎地拐过这无人之地,又朝着谷口走了过去。

    秋如玉站在原地,远远望着他们离开的身影,谷口处那几个柳宗弟子奇怪地问了几句,其他几人几乎都僵硬的说不出话。好在有那吴奇,虽然紧张倒也安全过关。几句寒暄解释之后,秋如玉望着他们骑上快马越来越远的影子,脸上的神色愈加凝重。

    她在这里站了良久,良久。

    直到夜幕都降临了下来,才脚步沉重地朝那药典广场走去。

    却不知道——

    那边她给予了厚望的弟子们,方方下山,便发生了让她决然想象不到之事。

    “吴奇,你……”十个弟子倒在一片血泊中,不断在山林中翻滚着,痛苦哀嚎着。他们的身上,正有不同的部位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寸寸腐烂,竟是和当日那华师弟所中之毒,一模一样!

    吴奇就坐在一边,欣赏着眼前这一片美景。

    终于,他看看天色,起身一人补了一刀。

    深吸着空气中这腐臭的味道,回想着耳边回荡着的哀嚎惨叫,他满面享受的快意癫狂大笑着。忽然,他猛的跪到地上,已是莫大哀痛:“师兄,师兄,你们放心!那乔青丧心病狂竟派人将你们追杀致死!师弟定会将此事回报给宗主,给你们讨回一个公道!”

    说着,一刀戳在了自己的腹部。

    鲜血氤氲了衣衫,在地上留下一个个的脚印。

    吴奇趔趔趄趄爬上马背,林中暗月之下,那张平庸无奇的脸扭曲着无限的疯狂诡谲。

    ——谁能想的到,他这个卑微的小人物,也有搅乱翼州风雨的一日?

    夜风乍起,吹乱了头顶一片重云。

    乔青抬起头,打个哈欠:“这都大半夜了,还没完啊。”

    柳天华赶紧来安抚这祖宗:“快了快了,第四波长老们马上就上场了。我说乔公子,你好歹也是一方高手,平时修炼还是炼药那都是以数月甚至年计算的,怎么这般沉不住气呢。”

    乔青鄙夷瞥他一眼:“以月和年计算的,那是你们。”

    柳天华一噎,这是炫耀!绝对的炫耀!

    他气哼哼转过了头,环视一番场中。这会儿功夫,第三波已经结束了,广场上正在往下撤桌案和炼药炉。四品炼药师,对于柳宗来说,也只有长老够的上这个级别。自然用不上百张桌案。再外围,观众席上已经睡了一片,就连那些闲散炼药师们,都是哈欠连连。

    他皱皱眉。

    就听一边乔青慢悠悠道:“再好的表演,也禁不住这么一轮一轮的看啊。”

    柳天华点点头,站起身抱拳,以玄气将嗓音逼至整个广场:“想必诸位都疲累了,大家再坚持一会儿。接下来便是最后一场,由我柳宗长老上台现艺!本宗可以保证,这绝对是四场中最为精彩的一场!”

    众人惊醒过来,一听终于到了重量级的长老,不由又纷纷打起了精神。

    乔青也饶有兴致地托起了腮。

    如果说之前那些弟子们,还不足以让她侧目。那么这些拥有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经验的长老们,就完全不同了。也许品阶上还比不过她,但那些炼药上的精妙手法和对于火候的掌控,定有一些让她感悟的东西。乔青眼睛闪亮,望向终于收拾妥当的高台上。此刻,大部分的石桌都被撤了下来,每个人之间留下了更大的空余。

    长老们纷纷上场,立于石案之后。

    各种五花八门的炼药炉被抬了上来,乔青咂着嘴巴:“好东西啊。”

    “嘿嘿,炼药师到达一定的品阶之后,自然要有自己的炼药炉。总不能一个四品炼药师,还用着最普通的破炉子吧?你看——罗长老那一炉,乃是中品炼药炉,具有辅助控温的效果。还有梁长老那一樽,四门八卦炉,可将融合药性这一步极大的提高成功率,是上品中的上品!啧啧啧,还有……”

    柳天华摇头晃脑,越说越兴奋,总算有可以打击这妖孽的了。

    便听一边妖孽摸下巴:“上品炼药炉真有这么好?”

    “那是自然,除去传说中的极品炼药炉,上品那就算是顶呱呱的了!就连老祖的那一只,也只是上品炼药炉而已。一炉在手,有面子,有身份,用着也趁手……手……手……”他磕巴在这里,对上眼前一脸算计的微微笑。

    柳天华挪了挪屁股,想溜……

    乔青一把拦住他的退路,那一只白皙的手轻飘飘搭在他肩头,却让他一步都动不了:“唔,柳宗主别这么小气嘛。咱们也算是老相识深交情了,一个炼药炉而已,礼轻情意重。”

    呸!谁跟你深交情!你这个土匪,强盗!柳天华欲哭无泪差点儿没扇自己一嘴巴子!让你炫耀,让你嘴贱,这下好了吧,又让这祖宗给惦记上了。他腿脚发软,坚决装傻充愣:“什、什么?”

    乔青把他拉回座位上,一臂搭上他肩头:“你懂的。”

    “我我我……我不懂!”

    “唔,不懂啊。”

    柳天华还不待高兴,心说这祖宗准备高抬贵手了?就听她下一句来了:“那我就说明白点儿,让你懂了呗。”

    他这下是真哭了:“成了,我的祖爷爷,中品!”

    乔青瞥一眼梁长老那“上品中的上品”,不怎么满意地吸了吸鼻子。自然了,里面有多少垂涎欲滴就不得而知了。柳天华心说,这祖宗不会是想抢吧?他一闭眼,硬着头皮道:“上品!只能是上品了!炼药炉真不是那么好找的,这炉子的陶冶技艺早就在大陆上失传了,现在留下来的,哪怕是个下品都是天价啊!”

    乔青皱皱眉,这她还真不知道。

    她原本以为这玩意儿,柳宗就能制造呢,原来已经失传了。她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嗯,最起码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当下,也不难为柳天华:“这样吧,柳宗欠了我三个人情,这没错吧。”

    “柳宗答应的,自然不会食言。”

    “那成,我也不占你便宜——一个上品炼药炉,就算是一个人情抵消了。”

    柳天华狐疑眨眨眼:“真的?”

    乔青让他给气乐了:“爷的信誉度就这么低?”

    身边柳天华柳宗老祖凤无绝忘尘无紫非杏洛四项七齐刷刷扭头,连带着地上飞快路过的两只小野猫都抬起头看了她一眼。那意思——你真相了。

    “咳。”乔青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斜着眼睛眯他:“吆,不愿意啊,不愿意那就……”

    “别!愿意!愿意!自然愿意!”柳天华立刻笑的大茶壶一样。

    柳宗这三个人情,都让他心焦火燎了四年了。眼见着乔青的修为越来越高,眼见着早已经不是他能帮上了忙的,就越发的担忧了起来。如果这样的情况下,她还需要柳宗的帮助,那得是摊上多大的事儿?他是宗主,单方面和乔青交情不错,可也要考虑到柳宗的存亡。就如当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日那一张丹方,作为他而言,自然是愿意无条件送给这朋友的,可到底是属于宗门的东西,送之前还是召开了一个长老大会,多票通过了才敢将五品丹方送出去。

    有些人,站在有些地位上,总归是身不由己啊。

    他叹一口气,一个炼药炉轻飘飘打发了一个宗门的人情,心里不是不感激的:“来来来,别客气。”亲自给乔青倒了杯茶。

    乔青笑骂一句,仰头喝了:“看你的表演吧,开始了。”

    的确是开始了。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随着这十几个长老的第一步,已经将广场外所有人的视线都牵引了起来。方才还怏怏的气氛立刻演变成了激动和兴奋。尤其是那些闲散的炼药师们,一眨不眨地紧紧盯着每一个长老的每一个举动甚至每一个表情,不放过一丁点偷师的可能。

    乔青也兴致勃勃地看了起来,不时和柳天华交流一二,从中感悟到了不少以前欠缺的东西。偶尔一两句点评,竟然让柳宗老祖也跟着侧目。柳天华在一边直瞪眼,这样的天分,这样的领悟力,这样的独到见解,简直就是专门生出来打击死人的。

    老祖却是暗暗点了点头,广场上的长老炼制的丹药,大多都是她早已会了的。而如果由她出手,也绝对比他们效果更好,可她依旧能坐稳了心气儿一点儿不盛地看着,光这份虚心求教的气度,也不枉能四年五品了。

    老祖条件反射地看向观众席位上的顾尚,见他兴致缺缺心神不宁好像椅子上长了钉子一样,不由叹息一声。翼州大陆的炼药师,一个个鼻孔朝天恨不能让人给插上三炷香供起来,缺的就是这个啊!

    和他们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一旁的万俟流云和姑苏长老们。

    几个老家伙对视一眼,目中藏着说不出的骇然。

    乔青倒是没有特意的避忌着他们,只从她偶尔低声说的话,他们已经猜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性。这乔公子,不会是一声不响地变成了一个炼药师吧?好在他们对于炼药也只是门外汉,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是以猜不出乔青的品阶。不然绝对要当场被吓到厥过去。

    时间缓缓而过。

    小半个多时辰过去,终于出现了问题。

    轰——

    场内那罗长老脸色一变,飞快朝着一边腾空而起。同一时间,另外十几个长老也给自己幻化出一片玄气屏障,如临大敌地皱起了眉头。就在他飞身而起的一瞬,炼药炉发出了一声巨响。

    一片浓烟滚滚中,场外的人都被吓了一跳,原来是炼药炉爆炸了。

    好在这高台够大,方才也将每个人之间的距离拉的够开,不然这一个爆炸,就会影响到周边其他长老的进程。长老们侧目了一眼,见那罗长老颓丧地叹了口气,默默走回去将残余收拾了起来,便纷纷将注意力重新投放回自己的炼药炉上。毕竟品阶越是高,失败的可能性就越是大,炼药以三品为一层面,到了四品,便和低阶的完全不同了,谁也不能保证次次成功。

    这对炼药师们,已经是家常便饭。

    可他们知道,柳天华知道,乔青知道,哪怕那顾尚都知道,却有太多的人不知道了。

    “搞什么啊,怎么爆炸了?”

    “嘿,还四品炼药师呢,假的吧?”

    “刚才那些弟子们都好好的,这长老也太逊了,幸亏没伤到人,不然柳宗可负责不起!”

    各种各样的声音,一开始还是小声的窃窃私语。到了后面,见那罗长老只是受着并不反驳,不由纷纷胆子大了起来,声音也越来越刺耳。柳天华一皱眉,心知罗长老恐怕也内疚的很呢,便站起身,双手在半空一压。

    待到寂静了下来,他才笑着道:“诸位,请静一静,炼药炉爆炸本就是寻常事……”柳天华将这些解释了一二,又道:“四品丹药的成型和出炉极为困难,和先前的三场不同,请诸位尽量放低声音,任何其他的因素都有可能影响到四品丹药的出炉。至于这一次所炼制的四品丹,所有成功的丹药,柳宗将会拿出举行一个小型拍卖,感谢诸位这几日的光临。”

    哗——

    即便他说着静一静,也不能压住场内这一消息后产生的沸腾。

    众人的脸色顿时摩拳擦掌了起来,一个个兴奋地盯着台上的长老们。各色声音纷纷沸腾,眼见着长老们齐齐皱眉,额上见了汗,才渐渐地消声了下来。和利益有关,谁也不愿影响了他们让炼药失败,到时候不是又少一颗四品丹么。

    柳天华又客气了两句,坐了回去。

    乔青赞赏地看他一眼,也重新将目光投放到了高台上。

    却在这时——

    一声突兀的笑声咯咯响了起来:“哈哈哈,柳宗主真是会说话,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这声音来的太突然,也太尖锐!仿佛有什么刺入场内每个人的耳膜,让人头重脚轻几乎要晕过去。尤其是那些长老们,纷纷以玄气抵抗着,可即便如此,依旧是脸色惨白惨白,噗——修为最弱的梁长老一口血喷了出来,紧跟着,轰——他的炼药炉,也爆炸了。

    那声音还在说着。

    “什么四品丹药危险,还不是你柳宗长老无能么。”

    “堂堂一大宗门,竟连长老都只得四品,真真是丢尽了炼药师的脸。”

    “就这样,还召开什么药典,还敢作为炼药一职的表率宗门,哈哈哈哈,柳宗啊柳宗,你们也不过如此!”

    一片片晕厥声,此起彼伏的喷血声,接二连三的爆炸声,整个广场上因为这人的到来,因为这不过四句话,竟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之中!乔青闭目细听,那声音忽远忽近仿佛就在耳边,又仿佛来自天边,几乎无法察觉!

    她睁开眼睛,和凤无绝对视一眼,玄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