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章

    柳天华一句落。

    这柳宗药典,就算是如火如荼的开始了。

    药典,说来也不过是个变相的交流大会。来宾围着一方巨大的广场,正中是一座座炼药炉,柳宗的精英弟子们以炼药师的品阶分为几波,入广场表扬一番,发扬发扬柳宗的炼药精神,震撼震撼广场外的土包子们,这目的就算是基本达标了。

    说来简单,其实也不简单。

    精英弟子们大多在一二三品上,长老们作为四品炼药师最后上场,这么算下来一共四波。而炼药这一道,世人皆知,最是耗费时间。从备材、点炉、入药,到成丹、融合、出炉,中间共有十多个步骤,哪怕是作为一场表演而尽量减低了整体的时间,那么一波算下来也得两三个时辰吧。

    而作为广场外观礼的来宾们,大多都不是以炼药师的身份出席,他们的目的更倾向于巴结讨好或者为家族宗门吸纳一个闲散炼药师。那么重头戏就放在了后面几日的时间,有柳宗的长老弟子带领着一路参观他们引以为傲的药材库和丹方库。而最后一日,作为这药典的收尾,柳天华也会亲自上场给所有人表演一出五品丹药的炼制过程。

    也就是说,这一场药典恐怕最少也会持续上五日的时间。

    柳天华坐在座位上笑的合不拢嘴,已经能够预想到这药典的巨大影响力了。先不说此次意外地吸引到了各宗重量级人物的加盟观礼,只说那沉寂了三年的乔青——三年之后,重现翼州。最先出现的地点,就是他们柳宗的第一届药典!

    这效果,这震撼,这影响……

    柳天华已经能够预见到,药典之后,将会有多少的武者请求加入柳宗,柳宗的地位又会升至一个怎样的高度。

    可惜,梦想很丰满,现实忒骨感。

    呼噜——

    呼噜——

    只开始了小半个时辰,广场上就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只有这节奏感十足的小呼噜欢快地飘荡着。

    看看那场上炼药的弟子们吧。

    由柳天华培训了足足小半月的投药过程,本该是齐齐一拍石案,众多五花八门的药材腾空而起,投入药炉,迸射出不同药性结合在一起的炫目火花!那效果,那场面,绝对的气势汹汹精彩纷呈!可现在呢,一个个弟子们小心翼翼地捏着药材把轻轻塞进火焰里,生怕发出一丁点儿声音。

    再看看观众们吧。

    屏息缩头大气儿不敢出一声,生怕吵着观礼席位上,嘴巴半张口水直流睡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的那尊大神。

    精心策划三年的药典,变成了一出默剧。

    柳天华差点儿没以头抢地,掐着乔青的脖子问问这么禽兽不如的事儿你怎么干的出来!自然了,柳宗主作为一只笑面虎,还是没让郁闷冲昏了理智的。他深深深呼吸,使了半辈子的涵养才忍住了自己找死的冲动。

    朝一边稳坐钓鱼台的凤无绝猛打着眼色——上,太子爷,全靠你了!

    凤无绝微微笑,眼见着如今这画面,不由感慨了起来。六年之前,乔家的医术大考上,乔青也是这么睡了过去。可那时,得到的是什么,所有人的鄙夷和嘲讽,乔延荣的大怒斥责。和现在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六年时间,他家媳妇已经成长到了如此高度。

    让满场武者——

    因她一睡,寂静无声。

    凤无绝静静看着乔青睡颜。

    这着实称不上好看,哈喇子流到桌面上都快成河了。可他看的一眨不眨,锐利的鹰眸渐渐染上笑意。眼见着柳天华急的,那眼珠子都快飞出来拍他脸上,凤无绝伸出手,把死狗一样的他家媳妇给捞了起来,让她枕在自己肩头。

    乔青恍恍惚惚间有少许抗拒,可一闻到熟悉到了骨子里的味道,潜意识里的信任已让她放松了下来。她咕哝了一句“早晚磨成绣花针”,又自己调整了个舒服的位置,满意“唔”了一声,重新睡去。

    太子爷挑挑眉毛,这怨念,略深哪。

    “凤太子,这……”柳天华抓耳挠腮。

    “无妨,你们继续。”只要没有杀气和攻击这些危险,这家伙一睡着了,那是雷打都不会动的。他一下一下抚着乔青散落的发丝,看她大白一样在肩头享受地拱了两下,心尖儿顿时软的稀里糊涂。

    柳天华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由感慨:“真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众人齐齐点头,表示认同。

    有了凤无绝发话,下面也纷纷放下心来。凤太子那是什么人,枕边人!他说的还会有假么?药师们大着胆子重新开始了那些华丽非凡的动作,因不同药性的融合碰撞而产生出的不同颜色的绚丽花火,萦绕在每一个炼药炉上方,各种药材的香气渐渐飘了出来,形成了一股极具诱惑力的青草味。

    渐渐地。

    观众们看的眼睛都直了。

    这每一波,都足有百名炼药师齐聚一堂的炼药画面,眼花缭乱不足以形容其壮观!

    “天哪,原来炼药这么精彩!”

    “老子服了!这简直就像是艺术大会……”

    “可不是么,这还是第一波的一品炼药师呢,后面的炼药太值得期待了。真真是开了眼界!”

    一片片不由自主迸发出的喝彩声中,柳天华笑弯了眼睛老狐狸一样。老祖也是连连点着头,感受着首席上其他几个宗门的宗主长老的羡慕目光,得意地捋着胡子:“好好好,照着这个势头,还怕大陆上的炼药一途,后继无人么!”

    凤无绝意外看了这老家伙一眼。

    任是谁都会以为,这一次药典是为了柳宗的壮大,没想到,这老祖倒是个心怀天下之人。柳天华观他神色,无奈地摇摇头道:“凤太子有所不知,壮大柳宗自然是其中之一,可我柳宗数千年来,皆以炼药立世,对于这一途,也有感情啊。”

    他说的倒是不假,任是谁浸淫了半辈子,浸淫了数千年的职业,眼见着就要没落,也不免会升起一股兔死狐悲的苍凉。凤无绝点点头,忽然眯起眼睛,看向广场上最侧面的一个弟子:“那火焰,可是异火?”

    柳天华跟着看过去,连连点头:“那是我柳宗最小的弟子,不过九岁,名叫林怅。凤太子可是看他炉中火焰炫目异常?他也是个有机缘的,生而拥有异火,虽然只得黄级,也算是天大的造化了!”

    “想必那是柳宗主的弟子了,恭喜。”

    “哈哈,什么都瞒不过你。”柳天华笑呵呵地,掩不住眉目中的得意:“那弟子啊如今年纪尚小,只在柳宗学了两个年头,假以时日,这弟子也是前途不可限量。”

    凤无绝眨眨眼:“两个年头?”

    柳天华跟着眨眼:“是啊。”

    他没什么想法地转回了头,看了看自家变态的媳妇。柳天华顿时明白了过来,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靠!你以为谁都跟乔青一样是个变态,三个月成二品,三年蹦到五品!说起这个,柳天华是真正的郁闷。自己浸淫了半辈子的炼药,还有传承火的辅助,也不过是个五品炼药师,这乔青,轻轻松松,跟他持平。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凤无绝摸摸下巴,也觉得还是别把正常人跟自己媳妇比了,嗯,何必打击人家呢。

    这副与有荣焉的小得意,换来了柳天华的更深怨念。自然了,怨念,杀气,等一切不和谐因素,都是会另睡梦中的乔青瞬间清醒的。乔青就这么霍然睁开了眼睛,毫无预兆。吓的柳天华一个哆嗦。见她茫然四顾,像是在寻找刚才那怨念的发出者,柳天华仰头望天极其自然。

    乔青四下里转了一圈儿,又哈欠连连地靠回了凤无绝的肩头:“唔,刚才好像听你们说什么黄级火。”

    柳天华顿时炸了毛:“没有,没有,没有黄级火,绝对没有,你听错了!”

    “柳宗主,别这么小气。”乔青弯起眸子,似笑非笑。

    呸!老子要是不小气,你再把我小弟子的火给一口吞了。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的火焰差一点儿就要升天火!柳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天华如临大敌地瞪着她,瞪的乔青哈哈大笑:“成了,瞧你那点儿出息。”

    他讪讪咳嗽了一声。

    碰上你这样的,出息什么的,早让老子就着惊悚下酒吃了。

    乔青摇摇头看回广场上,第一波弟子应该快要结束了,已经到了成丹的步骤。这么算下来,自己也睡了两个来时辰。日上中空,开始觉得饿了。后方的非杏顿时靠上来问:“公子,可要吃东西。”

    乔青伸手摸了她嫩嫩的脸颊一把:“乖。”

    凤无绝翻个白眼,就这家伙这见鬼的德行,当初他不吃醋都奇了怪了!见了姑娘就调戏。乔青把玩着他的发丝,想了想:“随便去弄点儿什么吃吧,你知道我的口味的。”

    非杏笑眯眯退了下去。

    乔青这才百无聊赖地重新将目光放回广场上,四下里看看,诸位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地齐齐朝她点着头打招呼。她遇见曾经打过交道的,也会回以一笑,忽然,眸子一凝,望向了人群中某个方向。

    这广场的外围,最前方是一排排的椅子,大多属于一些大陆上数的着的家族和宗门。就比如那沿海顾家,虽然不够资格上到这首席观礼台上,可地位之高,依旧让他们排在了广场外的第一围。而这个时候,那顾家的顾尚,竟然没在椅子上。旁边柳天华跟着她看过去,摇头道:“那顾尚可是个心气儿高的,这等一品炼药师,他懒得看也正常。”

    乔青点点头,没什么意见。

    她真正疑惑的并非那里。那外围越是往后面,也就证明地位越低,最后方几乎就是一片站着的人了,大多是没有组织的闲散修炼者。她的视线,就落在其中某一点上:“刚才……”

    凤无绝皱起眉:“嗯?”

    乔青又细细寻了一会儿,摇头道:“看花眼了么?还是刚睡醒,睡迷糊了。刚才看着有个人从人群中一闪而过,鬼鬼祟祟的,背影有些面熟。”

    “什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么人?”凤无绝知道,如果只是平日里随意碰见的人,这种面熟乔青不会提起。她皱眉想了一会儿:“算了,就是闪了一下,想不起来了。诶,那顾尚回来了。有没有这么巧,刚有个眼熟的人从那边一闪而过,那老东西就回来了。”

    可不是么,远远的,那顾尚低着头像是在寻思着什么,一路扒拉开人山人海的人流,神不守舍地。像是感受到乔青看去的目光,顾尚狐疑地抬起了头,一和她对上,立即僵下了脸色。

    他的眼睛中,从挣扎,到不决,再到破釜沉舟的果断之色。终于,只余下了满满的冷意和恶毒。乔青意外地一挑眉,从之前药城内顾尚的表现看,这绝对是个能屈能伸之人。而现在,他竟然这么露骨,只能说,有了倚仗或者靠山!她斜斜一勾嘴角,在凤无绝脖子上蹭了蹭,柔弱无辜状:“怎么办,有人打老子主意呢。”

    凤无绝虎躯一震:“咳,老实点儿!”

    “太子爷今儿早晨不是雄风大震呢么,吆,怕啦?”乔青斜眼瞅他,方方睡醒的眼波如水,落在他自颈间起立的一片细细汗毛上,透着一股子邪气。凤无绝低低磨了磨牙,靠近她,咬着她耳朵狠狠道:“爷现在也可以雄风大震。”

    乔青眨眨眼。

    凤无绝向下看。

    她跟着向下望了去,落到某人的两腿之间,在桌案的掩映下起立的哥们。

    顿时,乔公子泪奔了:“呸!”这个不知昼夜时刻发情的孽畜。

    凤无绝以拳抵唇,低低一咳。要不是这见鬼的闲着没事儿瞎蹭,他至于这样么!他翘起二郎腿,换了个更隐晦的姿势。乔青在一边看的幸灾乐祸,活该!就跟这受苦受难的不是自家男人一样。

    而两人这副模样,却大大刺激了远方的顾尚,他表达出了绝对的恶意和恶毒,对方根本没拿他当回事儿。这感觉,让他本已经下定的决心,更是坚定了起来。顾尚死死攥着拳,平日里笑面虎一样的笑容浮现在了脸上,却是意想不到的狰狞。

    他向旁边坐着的顾晖吩咐道:“去,告诉刚才那位大人,顾家同意了。”

    顾晖大惊失色:“大师,你……”

    这时,下方爆发出了一阵剧烈的欢呼掌声。

    原来是第一波之人集体融合完药性,一品丹,出炉了。

    整个广场陷入了一片喜意,各种赞叹艳羡声中,柳天华起身客气地抱了抱拳,简短地说了几句场面话。对自家这些一品弟子们褒贬了一番,一挥手,第二波弟子便上了场,开始了另一番表演。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片火热的气氛中,那顾晖鬼鬼祟祟地离开了席位,向着人群的后方钻了过去。

    山谷门口。

    也正有几匹马匆匆忙忙地冲了进来。

    有柳宗的弟子飞快拦住他们:“什么人,可有请柬?”

    不怪他们阻拦,来人看上去实在是太落魄了,几匹马,每一匹都是两人同乘。一行十几个人,像是某个宗门的弟子,可衣着脏污带着风尘仆仆的疲惫和焦急。最后方,还有一辆马车静静停落的马车,春风一卷,车帘飘荡露出马车内的一角,让柳宗弟子面色大变:“这是……你们想干什么!”

    那马车内,赫然放着一抬棺材!

    来人齐齐蹦下马,其中一个飞快取出身上一方令牌:“师兄,别误会,我们是万象岛的!”

    柳宗弟子谨慎地接过令牌,看了一眼:“原来是万象岛的朋友。贵宗秋长老四日前已经到了,怎么诸位……”

    他们正是从雪山上出来的幸存之人。万象岛共去了五十三人,活下来的只有他们十一个!方才说话的人回头看了一眼马车里的棺材,一字一字从喉咙里挤出来:“师兄莫要再问了,此事说来话长,可否先请师兄帮我等去寻秋长老。”

    “寻出来?”不是应该你们换了衣服沐浴过后,去广场上找她么?

    “没错!师兄切记,莫要让旁人知晓我们来了。”

    柳宗弟子狐疑地看了这群人一会儿,那人立即笑道:“师兄误会了,只是我等来的实在太晚,听里面这动静,药典已经开始了吧。若是就这个样子去拜见长老,未免让万象岛失了礼数。可若是进柳宗却不先拜见,也是大大的不敬哪。至于这马车里……此事说来话长,我宗一名弟子被奸人所害,也需细细回禀秋长老。”

    “原来是这样,诸位稍等。”柳宗弟子匆匆而去。

    片刻后,秋如玉的身影,出现在了视野之内。万象岛的十一人,眼睛立刻便红了。秋如玉皱着眉,淡淡摇了摇“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头,将他们已经憋到了嘴边的话给压了回去。又转向柳宗弟子:“多谢诸位了。”

    “秋长老客气了。”

    秋如玉这才领着十一人,朝里面走去,有人在她耳边低低说着什么,眼睛已经布满了血丝。秋如玉绷着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终于拐过了一个拐角,四下里发现无人,才面色一变,惊怒出声:“此事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