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九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九章

    随着华留香这一句结束,罪名可说是落实了。

    不论他到底说与不说,这男香阁到底有什么秘密,属于哪里,这些都已经用不着乔青出手,自有各大宗门的宗主长老来逼供。老祖一拂袖,华留香猛的跪到地上,玄气被封住动用不得。有柳宗刑堂的长老摆摆手,收到命令的弟子们冲上来,把他五花大绑牢牢缚住。

    铁索一条一条缠绕上他的四肢,在地面刮擦出咣当咣当的声音。

    这下,真正是任人宰割了。

    “乔公子,风水轮流转,但凡今日华某不死……”华留香被人抵着后背,半跪着,那双邪佞的眼睛,挑衅地斜着乔青。话音没落,被一个弟子一拳打上肩头:“老实点儿!”

    “喂,哥们,别下这么重的手。”华留香重重咳嗽了两声,又咧嘴笑起来:“你见过比我更老实的阶下囚么?”

    这还真没有!就连这个弟子都能想的到,这华留香接下来将会遭受什么样的刑罚和逼供。但凡是大宗门,最怕图谋不轨的奸细混入其中,别说是定罪了,就算是怀疑都够他受的!

    可这人,从头到尾由始至终,根本就没表现出一丁点反抗,让抬手就抬手,让放下就放下,态度合作的让人汗颜。可要说他是放弃了?又不见他有任何屈辱之色和绝望之色,反倒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死猪不怕开水烫。

    这弟子想不明白了,下手倒也不再那么重。

    华留香朝他送去个无比美艳的笑容:“多谢。”

    那弟子顿时被他这花蝴蝶一般的邪魅给震住,愣在了原地:“不……不客气。”

    华留香仰头大笑,笑的花枝乱颤让身上的铁索又是一阵咣当咣当声。乔青淡淡望着他,这人,确实有意思。她靠上去,在华留香耳边以很小的声音轻吐道:“放心,你死不了。”

    “啧,就不怕华某卷土重来?”华留香咂了咂嘴:“还是觉得我这小人物,卷不起土,也翻不了身?”

    “谁敢说留香公子是小人物。”

    &nbsp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哦?”

    “怕啊,怕极了。”乔青耸耸肩,在华留香求知欲十足的小眼神儿中,神秘莫测地低低一笑:“怕只怕白白布下那天罗地网,却没人来救你呢……”

    华留香浑身一僵。

    乔青站起身,拍拍他肩头:“早说了,淡定点儿。你看,又开始紧张了。”

    意识到刚才下意识的紧绷,华留香立即调整好状态,轻轻吐出去一口气。却在听见乔青的下一句之后,又立马气圆了眼睛吸了回来:“你这么紧张,可是确定了背后的人一定会来?那可多谢了,刚才我不过那么随便一说,现在这天罗地网倒是真正可以布了。”

    华留香闻言,心中悲愤以头抢地不足以形容!可到底这几次学乖了,他摆出个无所谓的姿态:“你就这么笃定?”

    “世上哪有那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么些笃定的事儿。”乔青摊手,耸肩,比他更无所谓:“好在我这人也不贪心。有大鱼就钓,没大鱼好歹手里拽着条小的,怎么算爷都不亏。”

    这句话后,华留香沉默了足有半晌。

    终于,他抬起头,以一种敬仰又崇拜的目光仰望着凤无绝:“太子爷勇气可嘉,华某佩服!”

    天知道他这话是绝对的真心!放着这么一个精于谋算满肚子坏水儿的人在枕边,真真是亚历山大向天借胆了!他哪知道,凤无绝的回答也绝对真心,笑意融融地看了眼乔青,那宠溺的小眼神儿跟藕似的,掰断了都连着丝儿。

    太子爷微笑:“多谢祝福。”

    华留香:“……”

    老子祝福个屁了!完全对这两个人无语的男人,总算是明白了,对上这两个人,那就是个多说多错。华留香坚决不再多说一个字,任人把自己缠了个结结实实,满身铁链子比他整个人都要重,推推搡搡朝着柳宗而去……

    乔青望着他的背影,斜斜勾起了嘴角:“你说,会把什么人引来?”

    凤无绝一挑眉:“你会猜不到?”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只不过这笑,皆是冷意蔓延。

    哪怕猜到了这男香阁的背后十之七八,可到底他们是什么目的,忘尘又为何会在里面,为何跟他们扯上了关系,他的玄气,他的记忆,他的火焰,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和叶落雪又是怎么分开的?这一切,都毫无头绪。

    乔青冷冷看了一眼这男香阁的招牌:“里面的都带去柳宗,一个一个的审!”

    无紫非杏双双应道:“是,公子。”

    “乔公子,这男香阁不是已经……”万俟流云看向乖乖巧巧的无紫和非杏,被你两个丫鬟给屠戮一空了么?

    非杏柔柔一笑:“回万俟宗主,刚才不过是演戏而已。”

    “演戏?”

    无紫大喇喇一摆手:“宗主可听见有惨叫声?里面的人只不过被制住了一个都跑不了而已。先不说那些人的玄气低微,宗主可是忘了我们公子的身份,想要在一瞬间让他们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就中毒昏迷,这还是轻易办得到的。”

    “也就是说,他们都没死。”

    “自然,这些人身份可疑,说不得会知道一些秘密,又怎么能轻易杀死呢。”

    “可那血腥气……”

    非杏和无紫对视一眼,朝着好奇莫名的万俟流云眨眨眼:“鸡血鸭血牛血狗血,万俟宗主想要什么血?”

    一片死寂之中,众人在无紫和非杏的俏皮回答中,心中连呼见鬼!在场的人大多几乎全都是武者,这辈子打交道最多的可就是那血腥气了,竟然连鸡血鸭血和人血都没分出来?!这也多亏了刚才那乔青的演技逼真,又有她常年来狠戾的名声在外,是以谁也没仔细去辨别那血。再加上她亲自露的那一手“灰飞烟灭”,直接就把所有人给震住了。

    这么一想,他们总算是回过了神。下意识地望向华留香渐行渐远的背影,再瞄一眼原地环胸微笑的乔青,脑中只有八个斗大的大字齐刷刷浮了上来:

    ——恶人自有恶人磨啊!

    ……

    这一场药城的闹剧,总算是结束了。

    可萦绕在每个人心里的疑问,却是越来越多。

    乔青跟着柳天华去往柳宗,一路上,老祖和忘尘闲聊着,当然了,这“闲聊”很值得商榷。大部分时候是老祖叽里呱啦说上一大堆,忘尘回给他一个或者两个字,换来他更加努力的叽里呱啦。这副情景,直看的一边几个宗主长老们嘴角直抽,人比人真正是气死人啊!

    乔青也是笑了起来,不由想起自家的师傅来了。

    当年邪中天从天而降的时候,那风姿,还真正是让她惊艳了一把!可谁知道,那货竟然如此的不着调。乔青轻笑着,不由想起半夏谷中的日子,又跟着联想到了走在她身边的哥们。她偷偷瞄了一眼凤无绝,这男人,恐怕到现在都没发现她就是当年那个小女孩吧?

    这盛着无限心虚的小眼神儿,立马换来凤无绝狐疑的一瞥。

    乔青仰头望天:“咳,天气不错。”

    今天上午的天气的确不错,可明明中午开始就阴霾了下来。这该死的这么个反应,必须有问题!凤无绝正想着,只听跟在后面去往柳宗的大队伍中,响起一片应和声:

    “是啊,今日这天气倒是难得的好。”

    “啊,风和日丽,暖意逼人,万里无云,青天碧树……”

    “乔公子观察入微,在下佩服。”

    一边看着的柳天华哭笑不得,不过三年未见,这小子已经成长到了连他都要顾忌的地步了。看看后面那些人吧,一个个竖着耳朵睁着眼说瞎话,恐怕这会儿乔青说太阳是西边出来的,他们也会举出“日出西方”的一二三四五。柳天华无限的感慨,便听乔青忽然问道:“对了,柳宗主。”“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柳天华看向她。

    四下里无数双眼睛全部看向她。

    乔青无语地摸了摸鼻子,这个样还怎么说。她环视一周,顿时,众人低头的低头,望天的望天,闲聊的闲聊,纷纷都忙了起来。乔青很满意这结果,轻声问道:“前阵子,你给我的五品丹方……”

    柳天华这老狐狸自然是一点就透,联系到之前的冰山雪莲和雪崩,脸色顿时凝重了下来:“问题出在那丹方上?”

    他这么问,心里却已经肯定了,乔青绝不会无的放矢。乔青回答,他已经解释了起来:“乔公子,有些事关于柳宗的内部运行,外人自然不知——柳宗既然以炼药立世,自然从祖师爷那一辈就传下规矩,专门有一堂是负责满大陆搜寻药材和丹方。这一堂,是由每一任宗主专门负责,相当于暗卫一类的存在,连尘公子和老祖都不能调动。”

    他说到这里,给乔青消化的时间。

    她点了点头,任何一个大宗门,都不会只有明面上的势力:“所以,那五品丹方,便是这一堂搜寻到的?”

    “是,柳宗立世足有数千年了,时日源远,这一堂也发展的极为独立。里面所有的人都是五六岁的年纪,从各个城镇中挑选的身家清白之人,这数千年来从未出现过问题。”

    也因为如此,渐渐的,宗主对于这一堂中人都给予了极大的信任,极少过问他们呈上来的丹方和药材。而他看到那张丹方的一瞬间,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乔青那只睚眦。如今想想,这不正正是对症下药了么?这一切,原来从一开始,就被别人算计上了!柳天华脸色难看,如果他和乔青的关系中,不是有忘尘和老祖作为中间人,而比其他宗门更多了几分信任的话。那么这后果……

    “乔公子,在下先行离去。”当即也顾不上在场之人,飞快朝着柳宗赶了回去。

    那人影如流星一般消失在视野尽头,万俟流云等人刚想发问,一见乔青和凤无绝凝重的颜色,纷纷又将到口的疑问给憋了回去。乔青和凤无绝对视一眼。好么,如果真像柳天华所说,那一堂的择人如此严密,那说明了什么?想在里面安插上人,最少也要十数年的谋划!而同时,他们又不由想到了华留香,这样的人,到底有多少?又有什么目的……

    接下来的一路,明显因为柳天华的离开,而气氛沉闷了不少。

    万俟流云那几个宗主长老们,询问了一番关于雪山上的意外,他们只收到了消息,但幸存者到底没这么快赶过来。乔青先他们一步,把雪山之事解释了个清楚,也没隐瞒发现的那些蛛丝马迹。众人低头沉默了良久,因着华留香之事,倒是没再多问。

    一个多时辰后,终于抵达柳宗的山谷口。

    乔青在这里呆了一年时间,和柳宗的弟子们都算熟悉,立刻有不少人跑上来打着招呼。柳依依也站在门口,一见她,赶忙提着裙子小跑了上来:“乔大哥,你来啦。”

    “来了,三年没见了。”

    柳依依如灿阳,随着三年的时间过去,越发的清丽了起来。这个姑娘,让乔青想起万俟灵,两个不同性格的姑娘,倒同样的讨人喜欢。她瞄一眼凤无绝,见他没表现出不满,小心翼翼勾上乔青的胳膊:“乔大哥,你一走就是三年,也不回来看依依?”

    “还说呢,听说你要嫁人了?”

    柳依依吐吐舌头:“是我爹说的吧,依依才不嫁呢,找不到乔大哥这样的,打死都不嫁。”

    乔青摸下巴:“这难度略高。”

    柳依依噗嗤笑了出来:“乔大哥,你一点都没变。”

    乔青揉揉她头发,见这丫头这么说着,可到底眼里已经没了当时的哀怨之色,不由心情不错地问:“对了,你爹呢。”

    她四下里看看,正有无数柳宗弟子,将各个势力之人接引进去,场面乱哄哄的,就是没见柳天华的人影:“诶,刚才还看见爹爹回来了呢。”

    “无妨,等会儿你见着他,跟他提一声就好。”

    “好咧,一会儿爹爹回来,我帮你跟他说。这也奇怪了,刚才爹爹脸色难看的紧,别是出什么事儿了。”不断朝着远方张望,忽然面色一喜:“说着就到了呢,乔大哥你看!”

    柳天华的确过来了,可脸色难看的不是一般。

    “失踪了?”

    柳天华走上来,无力地苦笑一声:“真让你说中了,那人不在堂内。据说是出去寻丹方了……恐怕是畏罪潜逃。”

    乔青看他这模样,恐怕也没心思再闲聊,不由摆摆手道:“柳宗主忙去吧,让依依送我们就成。”

    柳天华点点头,又走了。

    乔青转向柳依依:“走吧,丫头,你乔大哥住哪?”

    “还住三年前那个院落可好?那个院子一直给乔大哥留着呢,每天都有人去打扫,进去就能住下了,也比其他的地方清静一些。”柳依依说着,勾着乔青的胳膊给她带起了路。忽然,她步子一顿,狐疑地回头看去:“乔大哥,你和万象岛的秋长老,有过节?”

    乔青一挑眉,跟着看过去。

    果然,远方那秋如玉正看着自己,目光阴冷,复杂不已,像是在算计着什么。眼见着她瞥过去,秋如玉冷哼一声,跟着一个弟子去往不同的方向。转瞬便淹没在了无数人流之中。乔青勾勾嘴角,她和万象岛的梁子算是结下了,不管华留香有没有问题,可说到底,她对万象岛真正是一点面子都没留:“没什么,走吧。”

    柳依依一路上都在想着刚才那让她如芒在背的阴冷视线,不由低头嘀咕着:“难道传闻是真的?”

    “什么传闻?”

    “乔大哥你也太不关心大陆上的事了。”柳依依飞快抛开愁死,改为了一脸的八卦之色,俏皮道:“也是,乔大哥是大人物,哪有闲工夫去管那些小道消息。都是我这种让爹爹头疼的姑娘家,才喜欢打听这些呢。恐怕啊,她是恨上你和太子爷了。”

    柳依依不知道药城的事儿,却依旧这么说,不由让乔青回忆起来,早在那几个宗主一块儿来的时候,她就觉得这人有点古怪。一直站在最后不说话,偶尔看她一眼,都跟被她抢了男人似的。乔青瞄了一眼凤无绝,怎么看怎么帅:“不是吧,那老女人没有五十也有四十了吧,难道真看上老子男人了?靠,这么嫩的小青草,她也下的了嘴!”

    正走在身边的太子爷,闻言差点没一巴掌把她拍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乔青哈哈一笑,扯着柳依依八卦道:“快说说,咋回事儿。”

    柳依依看着两人的相处模式,不由羡慕地笑了起来:“你看,就是这样,乔大哥和太子爷之间话不多,可这气氛总让人觉得插不进来。若是一对夫妻也没什么,可关键就在于,两位都是美男子啊。”

    乔青一挑眉,凤无绝一挑眉。

    柳依依捂脸嘴笑:“你们俩都不知道吧,那秋长老好像是对万象岛的岛主……”见乔青兴致盎然地吹一声口哨,明显悟了,她点点头:“对!只不过神女有意襄王无情啊。那岛主,便是一个好龙阳之人。”

    万象岛主,孙重华。

    乔青回忆了一番,在四年前的侍龙窟外,她和那人有过一面之缘。看着年纪不大,不过三十多岁的文人模样,略带阴冷。却没想到,竟有这样的癖好。乔青点点头,没什么情绪地了然道:“所以那秋如玉,就恨尽天下龙阳人了?”

    “传闻是这样没错,是不是真的就难说了。”柳依依一边倒,一边顿住步子:“乔大哥,到了。”

    “不进去坐坐?”

    “不啦,不妨碍你和太子爷的二人世界!”柳依依眨眨眼,又提着裙子笑嘻嘻地跑了。

    乔青心情不错地望着眼前这一院落,很有一种故地重游的心境。

    直到住下来,才发现,和当初不同的,是柳宗建在大陆一个山谷里,闹中取静,极是清静。而柳宗中人也少有纷争,一派和乐融融。可如今,因为药典的举办,满山谷里的人下饺子似的。平日里不少有矛盾的小宗门小家族每天上演着口角争斗,乒呤乓啷乱的人头疼。更有听说了鸣凤太子爷和太子妃的慕名而来,一天八千九百次从门口“偶然经过”……

    只住了一日,乔青就暴躁了:“非杏,非杏!”

    正在审讯男香阁中人的非杏,忙的脚不沾地地跑过来。乔青坐在床上招招手,非杏凑上来,她搂住这丫头细细的腰,温香软玉舒坦了不少:“唔,你家公子想睡个觉都不安生,去,一个一个丢出去。”

    非杏捂嘴笑:“公子,你不是该说‘果然老子魅力之大无法挡’么?”

    乔青阴丝丝一笑,非杏立即暗道不好,还来不及跑,屁股上已经被猥琐之极的掐了一下。非杏嗷嗷叫着蹦远了,乔青的心情顿时无比美妙。她躺下去,抱着被子打个哈欠:“爷的魅力再无法挡,也碍不住每天被人当大熊猫那么看。”

    “你比大熊猫可珍稀多了。”整个一披着人皮的凶兽。

    乔青让她给气乐了:“大白还没到?”

    非杏扒着手指算了算:“前些日子,听说了往柳宗来的路上,有一只专门偷鱼和调戏姑娘的猫妖。算算日子,再有个几日也该到了。离着药典还有四天,应该药典开始,大白也来了。”

    “成,下去吧。”

    她挥挥手,非杏立即又蹬蹬蹬迫不及待地跑去蹂躏那些人了。乔青百无聊赖地在床上滚,滚着滚着,霍然落入一个香喷喷的怀抱。那人从后面抱着她,把她裹在被子里蚕宝宝一样亲吻她的脖子。一下,一下,极尽温柔。乔青痒地一边躲,一边伸手去够他湿漉漉的头发:“呦,用什么沐浴的,真香。”

    凤无绝把她翻过来,心说一顿倒腾没白费。

    就见乔青的脸放大在视野中,唇上立即被她叼住,轻轻地啄:“嗯,透着一股子闷骚气。”

    凤无绝加深了这个吻,末了,还狠狠咬了她一口:“没良心的东西!”见乔青嘶嘶吸气一头问号,又凶巴巴地一挑眉,补充:“乔爷果然贵人健忘——一轮!”

    乔青哈哈大笑,扯住他衣领就拽到了床上。还不待凤无绝反应过来,抱成了蚕宝宝一样的人灵活一跃,已经把他压住。发丝垂下来,扫的他脸颊发痒,乔青啄了两下:“来来来,一轮,爷还债来了!”

    凤无绝先是喜,又是狐疑,总觉得有哪个地方不大对。顿时,回过神来的太子爷怒拍床板儿:“无耻!”

    这画面太熟悉了,当年也正是在这个房间,这个床上,这样的对白。乔青和凤无绝同时咂了咂嘴,无比回味。自然了,论起无耻太子爷怎么都敌不过乔公子的,当即态度良好地随口应着,一把扯掉被子上下其手了起来——该死的,调情技术不要太好啊。凤无绝顿时连讨价还价的智商都没了,陷入了一片无与伦比的舒爽中。

    乔青飞快剥掉他外衣。

    又飞快把自己给剥了个干净。

    终于又是坦诚相见,冷风吹来,身上一凉,凤无绝降至负数的智商刚刚恢复了一点儿。身上骤然被一具滑腻柔软的身躯覆盖了起来,健康强悍的古铜色,和娇柔细腻的雪白交叠在一起,有如墨的发丝纠缠其上,怎一个视觉冲击力!这身躯似蛇,扭动着细细的腰肢不断挑逗着他昂首起立的“哥们”,直整得凤无绝雄风大振,心猿意马。

    偏偏理智的角落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提醒着:“别被她骗了,这家伙耍流氓争上位!”

    乔青一把握住了他,吸住他上下滚动的喉结,换来一阵暗哑的喘息。汗水从额间流下,手中的他哥们不断跳动着,光滑的背脊被他粗糙的手游走着,带起一阵阵的颤栗。乔青舔舔嘴唇,立即直起了身子。

    凤无绝嗓子都哑了:“妈的!”又栽了!

    乔青狞笑一声,如水的眼波直视着他,一眯,一坐。

    凤无绝深吸一口气。紧接而来的,便是如狂风暴雨一般的律动!这紧,这滑,这震幅,这体力,太子爷啥都不说了,啥都不想了,去他妈的上面下面!大掌一把握住她细而柔韧的腰,跟着这律动猛烈起伏了起来!让本已白热化的战况愈发激烈似火!

    此一时,不容半刻喘息!

    战况不知持续了多久……

    反正这一次乔青是超常发挥,过足了上方的瘾。两人不断地变换着体位和地点,从床上到地下,从地下到桌面,从桌面到沙发,从沙发到房梁,从躺着到坐着,从坐着到站着,从站着到趴着,从趴着到倒立着……这个时候,就要感慨一下玄气修炼者的好处了,咳,你懂的。

    终于把这整个房间都给祸害了一遍之后。

    终于这房间也不怎么像样了,完全凌乱成了一团。

    待到结束的时候,窗外已经黑白交替了貌似三次之久。两人喘息着累的全身瘫软,终于相拥而眠,沉沉睡去。日落日出,窗外一线灰白,乔青从他坚实火热的怀抱中醒了过来。嗯,还有点儿起床懵。她傻不拉几地看了一会儿天花板,没反应过来这是在哪,于是伸手去摸近在眼前的下颔。略微扎人的胡渣,让她嘴角微微一勾。

    凤无绝一睁眼,看见的,就是目光茫然,面目含春,眼波似水,发丝垂落的乔青。

    顿时,太子爷眼红了!

    他舔舔嘴唇,一脸餍足相,自然,这餍足里又透着多少黑漆漆的阴森气,那就不是现在处于虎不拉几的状态中的乔青能发现的了。乔青跟着舔嘴唇,舌尖沿着唇线游走一周,太子爷呼吸困难了!

    他眨眨眼。

    乔青跟着眨眨眼。

    凤无绝的脑中只有两句话蹦出来,第一句:“天无绝人之路。”第二句:“此时不上,更待何时?!”内心的小欢快立刻荡漾着满天飞,浑身十万八千个毛孔都舒展了起来。凤无绝狞笑着在她脖子上吧唧亲了一口,这一吻,便渐渐离不开,演变成细细的摩挲舔舐,让怀中的人儿跟着轻轻寒栗。

    于是,一个时辰之后——

    走到门口叫两人起床去参加药典的非杏和无紫,就听见了终于从起床懵中回过神来的她们家公子,一声哀怨的咆哮:“我靠我靠!你趁人之危!”

    “嗯。”

    “你你你……”

    “嗯。”

    “……嗯~”

    非杏无紫虎躯一震,溜了。

    门口“偶然经过”了第几千遍的众人,鸟兽散。

    直到又过了一个时辰,那边药典举行的如火如荼,柳宗的弟子跑来催了不下百遍,无紫非杏洛四项七面面相觑。四人无语又麻爪地冲去了旁边的审讯室,再一次狠狠折磨了那几个小倌儿之后。终于平日里最好欺负的非杏被派了出去,面红耳赤地硬着头皮敲了敲门:“咳,公子,爷,这个,那个,嗯,你们懂的。”

    吱呀——

    房门霍然开启!

    走出了哼哼着的她家公子,嘴里还嘀咕着:“早晚磨成绣花针!”

    太子爷在后面站着笑,那一脸的好脾气,那通身慵懒又霸气的气质,就像是一只吃饱喝足的非洲狮。非洲狮迈着胜利者的步子,一步一步跟上自家媳妇。于是当两人到了药典之后,满场的人山人海看见的都是修罗鬼医的一脸怨念。

    顿时,众人齐齐缩头弓背,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开玩笑,这乔公子不知道怎么的,明显不爽了!想死才引她注意!一众夹着尾巴做人的观众们中,就连伸手准备招呼乔青上座的柳天华,那伸出到半空的手都僵住,未免殃及池鱼,立刻仰头望天。

    乔青走上去,自动自觉坐在了上首的观礼位置上。

    凤无绝笑吟吟坐在她身边:“无妨,可以开始了。”

    柳天华干笑了两声,心说真正是神仙打架烦人遭殃。看这样子,这老狐狸也大概明白了少许。他轻轻一咳,让本就寂静的广场上,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了上来,之后,才站起来一脸公式化地笑道:“既然人已经齐了,本宗先说两句,感激在座……”

    “咳。”乔青斜着眼睛瞄他,那意思——什么感谢这个感谢那个你可以忽略了。

    柳天华哭笑不得地眨眨眼,好吧:“柳宗药典,现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