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一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一章

    皑皑白雪,伏延千里。

    翼州极北之地,北塔尔雪山之巅,即便是春日都冰寒无比。

    正午时分,万丈阳光耀的雪地上一片金芒点点。凌厉的冷风卷起一片细碎的雪沫飞舞在天际,钻入人的衣领子里,连骨头缝都是刀刮一样的疼。可即便如此,依旧有一波波的人候在山巅下,瑟缩着脖子眼巴巴瞧着最顶端那一抹白雪中随风飘摇的花骨朵。

    “嘶,怎么还不开,这鬼地方真正冷死人了!”

    林书书把自己缩在厚厚的大裘里,脸上已经冻的通红。身边的方展拉过她的手,放在手心里搓着:“已经等了七日了,应该就是这两天开花。只不过……”方展担忧地叹息一声:“咱们收到消息来寻这冰山雪莲,谁会想到消息走漏了,竟引来了这么一大批人。”

    林书书跟着苦下了脸:“真到开花的时候,又是一场混战啊。”

    “我说你们俩,就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张远撇撇嘴,挑着眼前的篝火,让寒风中垂死挣扎的火苗旺盛了点儿。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不是咱们长他人志气,你看看——”林书书哈着白气环绕一圈儿远处的两个阵营:“万俟宗门有万俟迦带队,那可是玄师高级的人物!还有那万象岛,最近这几年靠着那留香公子的盛名,越发的了不得了,一个个都不是好惹的。幸亏柳宗没来,也不知怎么舍得这等炼药奇物……除去了这些,还有闲散的武者呢……”

    “闲散武者不足为惧。”张远一招手,众多弟子全部围拢到了篝火前,他小声说:“说不得,咱们低调一些还能捡个漏子。”

    “捡漏子?”

    “是啊,张远师兄,怎么捡?”

    张远嘿嘿一笑:“万厄山。”

    万厄山!被他这一提醒,林书书和方展眼中双双一亮,泛上了喜色。当年不也是这样的情况,多少人去抢那宝贝,却集体被人当成了枪使,整的那叫一个凄惨。这次不妨也照着那时候来,等万俟宗门和万象岛打个两败俱伤,他们坐收渔人之利?

    “哼,想的倒是美!”远方万象岛的阵营里,一声尖利的嘲笑声传过来。说话的男子尖嘴猴腮,一双细小的三角眼里盛着鄙夷之色,明显刚才正竖着耳朵偷听他们的谈话呢。

    “你……好个卑鄙无耻之人!”

    林书书怒斥一声。那男子反倒恬不知耻地笑了起来:“想捡漏子,也得看看自己是什么水平。就凭你们这些玄云宗的乌合之众,哈哈哈,不知天高地厚!”

    “就是,大燕玄云宗,也想跟咱们抢冰山雪莲?”

    “啧啧,听说你们玄云宗里,修为最高的也才是知玄等级吧?混的也太惨了。”

    “不会吧,知玄啊,咱们万象岛的精英弟子都不止知玄了。更不用说现在风头最劲的留香公子了,三十岁不到的年纪,已经是玄王初级!怎么样,小娘子,考虑考虑改投我万象岛门下?说不得留香公子看中了你,让你端茶递水当个贴身小丫鬟,那可是莫大的福分!”说着话的男人上上下下扫视着林书书,那猥琐暧昧的神色,又引起一阵阵的恶意哄笑声。

    林书书气的脸都白了。

    方展怒从心起,一把提起长剑指着说话之人:“放肆!”

    话落,竟是要冲上去跟那人拼个你死我活。

    后面林书书张远死死拉住他:“你干什么,别冲动!真要打起来,咱们讨不了好!”

    “难道就让他们这么侮辱书书,侮辱玄云宗!”方展脸色颓败,无力垂下了双肩重新坐下。张远等一众弟子们也是满脸屈辱之色:“都是咱们没用,天赋不好,若是……若是……”

    “若是什么?”那尖嘴猴腮的男人又插了句嘴。

    张远阴鸷地瞪着他们:“哼,若是乔青乔公子也在这,你们还敢说这种话?”

    话音一落,四下里陷入了一片静谧。

    乔青,乔公子……

    这几个字就似是每个宗门不愿提起的一个忌讳,更是每一个弟子被各自的师傅长老宗主们遵遵教诲坚决不能招惹之人!在场的所有人都还记得当年侍龙窟一行之后,所有回去宗门之人讳莫如深的脸色。

    一时之间——

    所有人都缩起了脖子讷讷不能言。

    玄云宗弟子们与有荣焉,对着他们齐齐冷哼一声,总算讨回了一口鸟气。

    那尖嘴猴腮的男人却咽不下这口气,硬着头皮道:“不就是个修罗鬼医么,那又怎么样?整整三年都沉寂了下来,根本一丁点儿消息都没有,谁知道她是不是还停在三年前的境界上?那比起咱们万象岛的留香公子,还差着一大截呢!”

    乔青自侍龙窟后就没有了消息,所有人对她的境界,都还停留在当日的玄宗高级上。而玄宗和玄王虽然只差一阶,只差一字,这境界可就十万八千里了,多少人一辈子就卡在这么一阶上,不得晋升。

    “你说什么?!”

    “哼,什么狗屁的留香公子,也敢跟乔公子相提并论?”

    “没错,乔公子天赋过人,这三年肯定是在闭关修炼,冲击玄王甚至更高的境界。等到她一出关,你们万象岛的留香公子还有地儿站么?给她提鞋都不配。”

    玄云宗的弟子们纷纷怒了起来,七嘴八舌地争辩着。

    两方人马面红耳赤,恨不能冲上去撕了对方,可到底玄云宗这边实力差的太多,只能干瞪着眼过过嘴瘾。一时气氛僵持不下,却不知道人群中是谁发出了一声突兀的惊呼:“开……开花了!”

    哗——

    所有人齐刷刷扭头看去。

    那一抹白雪覆盖的雪山之巅,晶莹剔透的花骨朵于日光沐浴之下悄悄绽放。一片,一片,淡粉色的素雅花瓣轻缓地舒展开,似琼如玉,不消片刻,已经尽数绽开摇曳于冷风瑟瑟中。

    冰雪高崖,一枝独秀。

    所有人都看的痴了。

    直到一阵幽幽冷香拂面而来,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冰山雪莲,不论是医术还是炼药都是极好的材料,哪怕是直接服用,都能达到强身健体的效果。要是天赋高,运气好,说不得还能突破瓶颈,一举迈上一个新的高度。

    “抢啊!”

    “快,快去摘下它!”

    “妈的,冰山雪莲是老子的,谁也别想抢!”

    哗啦啦的叫声中,有人反应最快一个箭步冲上山巅,急不可耐地直奔雪莲而去。然而还没碰到它,已经被后方的人一剑捅了个窟窿,不甘地死在了咫尺之遥。一溜血花落在一片冰雪上,艳丽的出奇,还未渗透下去,便被一双双脚印踩了个乱七八糟。

    这下子,全部乱了套了。

    乒呤乓啷的打斗声不绝于耳,所有人都争分夺秒地厮杀了起来。

    “万俟师兄,快去!”

    “师兄,小心啊,一定要在半个时辰之内摘下这朵花!”

    万俟宗门的一众弟子,将其他人纷纷挡了下来,给万俟迦突围摘花的机会。在场之中,万俟迦的修为最高,眼见着他一剑杀了身边一个闲散武者,腾空朝着冰山雪莲飞了过去,其他人全部急的红了眼。

    林书书跺着脚急的团团转:“怎么办,怎么办?”

    方展“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一拳捶在雪地上:“该死!冰天雪地里等了这么多天,白白便宜了……那是——”

    他话音没落,倏然转变成了一声变了调的惊叫。

    所有人都是一怔,条件反射地望向那雪山之巅。只见就在万俟迦落地的一瞬,离着那冰山雪莲半步距离,却有一只纤纤素手横空出现!

    肤色莹白,十指纤长,指甲润泽透亮的好似珠贝。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它的拇指和食指相抵,竟在万俟迦之前,先一步捏在了花茎上。碧绿莹莹的细细花茎,莹白如玉的纤纤玉指,怎一个美字了得?

    哦不,这也不是重点!

    咕咚一声齐响,众人齐齐吞下口唾沫。

    ——好一只胆大包天不怕死的手!

    ——好一只卑鄙无耻不要脸的手!

    他们守在这里多则半月少也七天,打生打死几乎去了半条命,这只手的主人倒好,直接飞冲到上面截了胡!还有比这更让人郁闷的么,还有比这更让人吐血的么?难道她就不怕众人一拥而上将她斩杀?真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视生命如粪土啊!

    这其中万俟迦的感受应该算是最深了,眼睁睁看着几乎要到手的冰山雪莲,被这只手咔嚓一声,给掐了下来。万俟迦几乎要气的晕过去,怒气冲冲的杀气直奔这手的主人而去,却在一瞬间,变成被踩了尾巴一样的耗子。

    万俟迦目瞪口呆一声怪叫:“是你?!”

    是谁?

    皑皑白雪之上,日光灿灿之下,那人一身红衣于烈风中翩跹而动,长发垂地,一身风流,宛若一朵风中红莲!这夺人心魄的妖异之美,竟让她手中的冰山雪莲都似失了颜色!

    咔嚓,咔嚓——

    本应是一副极美极美的画卷,却让下方发出了接连不断的龟裂之声,所有人都变成了僵硬的雕像。这张妖异精致的绝艳容颜,宗门里几乎人手一幅,长老们吩咐见之绕道,谁不识得?

    &n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该死!见鬼!怎么是她?!

    相比于众人的惊诧,那红衣之人却是淡定自如。

    她眼眸一转,落到万俟迦的身上,拈花而笑:“万俟迦,好久不见。”

    鬼才和你见!万俟迦瞪大了眼睛满心满肺的郁卒,早知道这一趟雪山之行会碰见这个煞星,打死他他都不来!该死的凤无绝,该死的鸣凤太子爷,怎么就不好好拴住了这见鬼的小子,又放她出来横行霸道为祸人间了。

    肠子都要悔青了的万俟迦苦笑一声:“的确是好久不见了,乔公子。”

    ——正是乔青!

    乔青轻轻嗅着手中雪莲的香气,笑的眉眼弯弯:“承让了。”

    这副悠然的模样,直气的下方众人直咬牙。这也太刺激了吧,刚才还提起这乔青,转眼她就蹦出来了。靠!眼见着她朝这边走来,众人自发地退开三步远,给她留出了来去无阻的一条大道。今天不论换了什么人,取了这冰山雪莲都别想全身而退。可还就有这么一个人,他们万不敢招惹,别说一拥而上了,溜之大吉都来不及了!可不敢归不敢,总归是不爽。

    一片咬牙切齿的静谧中,突然,却发出了一声突兀之音:“乔公子!”

    乔青理都不理。

    “你夺了宝物就想走?我等候了这么多日,你一来就抢走了咱们的成果,难道不怕天下人耻笑?”

    那尖嘴猴腮的万象岛之人竟是想要伸手去拦。

    万俟迦的眼里闪过一丝鄙夷之色。这傻鸟,真是让冰山雪莲给冲昏了头脑。那小子什么时候怕天下人的眼光了?那些年干的人神共愤的事儿还少么?若说六大宗门对她是又惊又惧,这惧只怕要占了九成以上。再强悍的人,又怎么可能以一人之力对抗整个宗门?让人提之闻风丧胆讳莫如深?可她乔青就是可以!还不全因为此人行事作风不拘泥于规矩,不在乎人口诛笔伐,更不怕天下间任何一句唾骂之声。

    说穿了,就是卑鄙无耻下流阴毒。

    果不其然,那男人伸出的手,还没碰见乔青的衣衫,就整个人惨叫一声倒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冰凉的雪地里。大片的雪沫被卷起,他噗的喷出一口鲜血,一脸惊惧地瞪着根本连出手都没看清的那道人影。

    众人齐齐后退。

    万俟迦突然出声唤道:“乔公子。”

    乔青步子一顿,听他艰难的问出:“你……你现在是什么修为?”

    如果说当年他还能和此人对个平手,如果说后来他虽然敌不过她却还告知自己可以追赶,那么此时此刻这人的修为已经骇住了他!别说刚才那飞出去的傻鸟,就连他都没看清她出手的动作。在这极北之地,他冬衣大裘瑟瑟发抖,这人却一件单衣毫不畏寒……回忆起宗主万俟流云的修为,再和她一对比,他心下已经有了猜测,却因这猜测而腿脚发软头皮发麻。

    所有人都好奇地瞧着她。

    所有人都想知道,三年沉寂,她究竟到了什么修为?

    可乔青却懒洋洋一笑,没答。

    她转向了瑟缩在人群最外面的玄云宗弟子们:“林书书?方展?张远?”

    “是,乔公子。”

    “你们也来抢这冰山雪莲?”

    不怪乔青疑惑,玄云宗若也抢这玩意儿,是不是太不自量力了。林书书脸色一红,低着头死咬着唇角:“回乔公子,此事并非宗主吩咐的,而是我们偷听到了这个消息……我爹……我爹正卡在知玄巅峰,准备冲刺玄师的门槛儿了。可……可书书知道,他成功率并不大,所以才花高价聘请了一个闲散炼药师,打起了这冰山雪莲的主意。”

    方展一拉她的手,将她护到了身后:“乔公子,主意都是我出的,我们不自量力跟您争夺雪莲,若要怪罪,便怪小人吧。”

    林书书拼命摇头:“不是的,是书书的主意,乔公子大人不计小人过……”

    乔青一抬手,止住两人的话,哭笑不得。这冰山雪莲谁抢了就是谁的,她抢之前又没印上她的名字,她怪罪个屁!不过她也明白,当初还在大燕的时候,这两人没少和她结下过节,这会儿是怕她秋后算账了。她摸摸鼻子,心说自己的风评就这么差?

    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意外道:“成亲了?”

    “是,一、一年前。”

    “唔,恭喜。你请的炼药师,恐怕最多二品吧。”翼州大陆上,除去柳宗之外,剩下的那些独自炼药的,很少有能超过二品。见林书书点点头,乔青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玄云宗和她渊源颇深,宗主又是乔文武,变相的等于整个玄云宗都在她的手底下。可这么多年来,她倒是没给这宗门一丁点好处:“这冰山雪莲炼制二品丹,暴殄天物了。这东西你拿去,给林寻吧。”

    林书书惊喜地接过来。

    四周立即响起一片咕咚咽口水的声音。

    修罗鬼医给的东西,可会是低等货?他们眼红地望着林书书,眼中浮上贪婪的神色,却听耳边一声轻笑,倏然响起。这笑声清越而慵懒,却带种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

    众人只觉脑中一嗡,瞬间清醒了过来。一对上乔青似笑非笑的眸子,尽数把头低了下去,开玩笑,想夺宝,也得先有命在!

    林书书紧紧握着这瓷瓶,赶忙放到怀中妥善收好了。喉间一句道歉几乎要脱口而出,却在乔青无所谓的神色中,艰难地吞了回去。是了,这样的人,又怎会把当初那一点矛盾放在心上,又怎会把她这个小人物放在眼里。恐怕这些年来,也只有自己还记挂着这些事了。她转而一笑,多年的心结终于解开。

    脸上露出轻松之色,深深鞠了一躬:“多谢乔公子。”

    乔青点点头,携着雪莲悠然远去。

    只留下后方众人远远望着那道消失的身影,目中情绪复杂难测。

    ——沉寂三年,她终于又出现了!

    ……

    偌大的北塔尔雪山,即便是乔青,出去都足足用了小半日的时间。

    一下山,便有春日的暖意逼面而来。远远地,忘尘正随意靠在一棵树下,面戴面具,怀中抱琴:“拿到了?”

    乔青扬扬手里的雪莲:“那还用说?”

    忘尘面具下的嘴角一扯,乔青勾着他肩头往凰城的方向飞去。

    这冰山雪莲,还是柳天华给她送来的信儿,顺便附赠了一张五品丹方。丹方这东西,在翼州大陆可是个稀罕货,就连低等级的都不多见,更不用说五品了。尤其这方子还是专门治愈玄兽的更稀有一类,很有可能能让直到现在都睡的死猪一样的大白醒来。而她,也就趁着凤无绝还没出关,来了雪山寻这丹方中的主要药材,冰山雪莲。

    想起这一茬,乔青不由再一次感念,那老狐狸会做人:“对了,留香公子是什么人?”

    “华留香?”

    “谁知道呢,刚才听见的,应该是万象岛的。”

    “那就是了。”

    忘尘点点头,这几年乔青争分夺秒,不是炼药就是修炼玄气,还真没什么时间搭理他。他也就趁着这段时日,在翼州大陆上走一走,比起从前的闭塞和冷漠,此刻冷漠依旧,闭塞却不存了。

    “你一闭关就是三年时间,自然不知道,最近大陆上的一些奇人奇事。”

    “等等……华留香……好像有点儿印象,是翼州四大公子之一?”

    翼州四大公子,姑苏让,万俟风,忘尘,华留香。这之中除去神秘非常的忘尘没人了解之外,其他人的玄气都并不算高,出名的原因也并非因为修为。姑苏让以笛闻名,万俟风则是广游大陆交友甚多,忘尘琴音不凡。

    华留香这人么,却是风流。

    据说全天下的青楼里,哪一间都有这人的红粉知己。无数女子为他神魂颠倒,只为得他一夜欢愉。乔青摸着下巴咂了咂嘴,难道这人器特大活特好?

    一见她这猥琐的表情,忘尘就知道又不知道想哪里去了。他翻翻眼睛,无语道:“你好歹是个姑娘家。”

    乔青哈哈大笑:“也就你把我当女人。”

    换了凤无绝那男人,在床上的时候都跟她较劲,直到现在,都把她当爷们使。不过关于器大活好,他男人也不错。一脸猥琐的女人舔舔嘴唇,回到正题:“那华留香三四年前还和姑苏让差不多吧?也就是紫玄上下。我靠,我刚才听着的可不是这么回事儿,好像牛逼的不行,吃仙丹了?”

    忘尘瞥她一眼:“准你伪装废物十六年,就不允旁人也装上一装?”

    乔青:“……”

    真是,每次出关见忘尘,这家伙的嘴都厉害不少。真是怀念从前那个一棍子打不出个屁的哥们啊……

    乔青倒是没把这华留香放在心上,她装是为了报仇,人家装恐怕也自有理由,未必和她有交集。问也只是好奇而已。一路飞奔,两人的修为早已经不似从前,想当初柳宗老祖能花三日时间把翼州大陆飞了个遍,乔青虽然比不上他,可如今的修为,从雪山回去凰城也只用了一日时间。

    当迈进凰城城门的一刻,乔青便感受到了今日这都城的不同。

    整个凰城的百姓都像是沸腾了,集体分为了两个方向,兴奋又亢奋地赶了过去。

    乔青拉住一人:“哥们,这都跑什么啊。”

    那年轻人张嘴想骂,一看见她却呆住了,愣愣站在原地从耳朵红到了脖子根儿。乔青又问了一句,他才猛的回过神儿,赶忙解释道:“公子有所不知,听说太子府里出了一个奇事儿!”

    乔青眨眨眼:“太子府?”

    她从出府到回来,满打满算也才不到四天时间,能出什么事儿。扭头看忘尘,忘尘也是满目迷茫,摇了摇头。便听那青年一拍大腿,与有荣焉:“嘿嘿,这还要从太子府里的主人说起。咱们鸣凤的太子妃啊……”

    眼见着这青年大有滔滔不绝之势,乔青一摆手:“说重点。”

    “是,是,重点就是,太子妃养的那只猫,说话啦!”

    噗——

    乔青差点一口口水喷老远:“你说什么?”

    “公子也觉得不可思议吧!太子妃果真神人,养的猫都不同凡响!那,就是那只传说中的厉害玄兽,那只猫,说话啦!”

    “醒了?”

    青年摸头:“睡过么?”

    乔青望天,自己真是被这消息给震懵了,外人又怎么知道那只好吃懒做的肥猫一睡四年。没想到,她还跑去雪山专门给大白寻材料,那只猫倒好,不声不响醒了,还会说话了?那是不是说明,那家伙通过沉睡,能力又提升了一些?心中泛起一抹喜意,也不管那青年的絮叨了,赶忙朝着太子府狂奔而去。

    自然,她也就没听见青年的后半句话:“还有万宝楼,也重新开业了呢。”

    一到太子府外,便见到了里三层外三层的拥堵,水泄不通将府邸给包围了。一个个百姓探着脑袋从门缝里死命往里瞧,兴奋好奇的神色,说的谈的不外乎神猫等等,甚至有人谈论起了大白的当年,竟能去包子铺买早点。

    乔青好不容易突破重围,进了府。

    府邸内空荡荡的,不见一人。

    直到到了内堂,才看见了一通婆子丫鬟围在外面。这三年,凤无绝眼见她是女人,倒也不在乎府内有貌美小丫鬟了,不过侍卫小厮什么的,倒跟从前一样。一眼望去,一个比一个长的寒碜,恨不能来个比丑大赛。乔青嘀咕一句这人幼稚,便听堂内传出砰砰砰砰的清脆响声,似乎是有什么玉石敲击桌面的声音。

    她走上前去,有婆子立即行礼道:“参见太子妃。”

    堂内传出陆言惊喜的声音:“爷,太子妃回来了!”

    乔青眉毛一挑,连凤无绝也出关了!这一趟雪山之行,没想到回来惊喜不断。她笑眯眯一摆手,迈开步子往里走。众人立即将路让了出来,堂内的情形也终于映入眼帘。一看见里面那只肥猫,乔青眼前一黑,迈出的步子一个趔趄,险些一头栽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