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五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五章

    “什么声音?”

    外面传来的声音纷乱,像是从离着极远极远的地方发出。就她侧耳倾听的这一下功夫,整个侍龙窟内集体骚动起来,就连她住的这间偏僻院子,都能听见远方一重重的骚乱。在这一直压抑又寂静的侍龙窟里,这可是个稀罕事儿。

    乔青眉梢一挑,走了出去。

    后面红梅战战兢兢小跑着跟了上。

    “公……公子……”

    一出院子,红梅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望向天空。

    这地界本就阴郁的天色此时完全黯淡了下来,像是深沉的黑夜!而罪魁祸首,乃是远方一片一望无际的黑云,将本就为数不多的天光尽数遮蔽起来。长云飘的飞快,一瞬间已经从千米之外移动到两人的头顶,直到这时,乔青才看清了这“云”,竟是一条无比巨大的黑翼巨龙——通体漆黑,背生双翼,无法想象的巨大足有数百丈之长!巨大如两盏灯笼的眼睛正放射着灼灼怒火,在高空中遮天蔽日地翻滚咆哮着。

    吼——

    咆哮之声如闷雷滚滚并不尖锐,没有那种轰人耳膜的振聋发聩,却给所有听到的人一种灵魂都在颤栗的感觉。

    这数日以来在乔青的印象之中沉闷又诡静的地方,竟是一下子出现了大批大批的人,四面八方无数道身影争相闪现着。他们喃喃自语,眼中盛满了恭敬和尊崇,不论是怎样的修为尽都一个个矮了下来,伏地虔诚地跪拜着……

    “参见大人。”

    “参见巨龙大人。”

    他们以最忠诚的奴仆之姿趴跪在地,双手过头直直行着大礼。身边的红梅脚下一软,砰一声软了下来,颤抖着跟这群人一齐跪拜着。乔青只能看见出现在附近的人,至于远处,只听这重重叠叠的拜见之声,也可以想象到整个侍龙窟内的情景。

    整个龙窟之内,只有七个人不曾跪拜。

    听见声音出来的龙主暗道一声不好,赶忙飞到半空之中。奴伯跟在他的身后腾空而立:“巨龙大人,发生了什么事?您为何会?”

    这条巨龙,便是侍龙窟存在的理由。从龙主自上一任手中接任了这个位置之后,从未见过它离开那座洞穴。龙主下意识地认为跟关进里面的人有关,尤其是那座洞窟,绝不仅仅是给它居住的地方,它千百年来守着那里有它的使命!龙主半弓着身子,听巨龙自腹中发出一声崩溃的咆哮:“让那个苍蝇一样嗡嗡不断的该死的人类从本龙的洞穴中死走!死走!死走……”

    无数个“死走”震荡在侍龙窟内,可想而知这巨龙对玄苦大师唧唧歪歪的怨念。

    龙主急忙点头:“还不快去。”

    “是。”

    奴伯迅速朝着洞穴的方向赶去。

    同一时间,远在两个角落的乔青和另一个黑衣人,看准了他离开的方向紧跟其后。

    除去这四个人,另有两人始终站的笔直,仰望着天空中的巨龙眼中闪过一抹贪婪。

    柳生舔了舔嘴唇:“没想到这下等的地方,竟也有龙族。”

    龙族,即便是在他们那里,也是玄气修炼者争相抢夺的对象。不论是谁若有一头龙成为玄兽,战斗力和地位将会大大的提高。那相比较于柳生更为耿直的汉子倒是率先褪去了贪婪之色,惋惜道:“可惜,这龙明显和每一任龙主缔结了传承契约。”

    传承契约,一任龙主死后,自动过渡到下一任继承人的身上。即便此时他们杀了这龙主,巨龙的契约者也只会是下一任龙主。唯一的办法,便是令这巨龙自动叛变另投新主。可是一个不够忠诚的玄兽,要来又有何用?

    柳生点了点头:“算了,不过是一条小蟒蛇修炼成的。那点微末的血脉,到底也算不得真正的神龙。”

    天空中翻滚的巨龙动作一顿。

    它灯笼样的双眼里升起怒火腾腾。

    今天犯了黄历不该出门么?先是一个小小的人类在它耳边聒聒噪噪喋喋不休,让它恨不得把那小爬虫一样的人类一口吞个干净!它这么想了,也这么干了,可一口吞下去,那爬虫在它的腹中依旧叨叨咕咕没完没了,腹中传来的叽歪声不断飘到耳膜里,几乎要折磨死寂静了成百上千年的巨龙!它一口吐出了那只爬虫,他不诚惶诚恐叩谢滚蛋就罢了,竟敢大喇喇爬上它的地盘盘膝跟它讨论起佛祖来!

    啊……

    该死的佛祖!

    该死的南无阿弥陀佛!

    该死的放下食欲,立地成佛!

    巨龙这次是真的蛋疼了。可这也就罢了,现在,此刻,竟然另有两个爬虫敢质疑它神龙的血脉?巨龙霍然转过了眸子,一瞬找准了发出这质疑的两个人,怒意却在他们庞大的气势之下忽的一窒。方才想要一口吞了他们的心,忽然就退却了,转而成了一种惧意。

    柳生和汉子对视一眼,冷笑一声回了房间中。

    ——蟒就是蟒,哪怕化身为龙,永远也没有真正龙族的高贵和血性!

    ……

    七人中的最后一人,自然就是以一句“龙施主,你妈贵姓”作为折磨死巨龙的最后一根稻草的玄苦大师了。

    大师把主人家赶了出去,十分解恨地仰躺在独属于巨龙的巨大巢穴中。

    这能容纳足有数百丈盘桓在此的一方高台下,无数条或大或小的蟒蛇虎视眈眈地吐着信子,却丝毫不敢越雷池一步。玄苦毫不担忧地仰天打了个哈欠,四仰八叉呈大字形鸠占了鹊巢。

    于是,奴伯一进这洞窟——

    看见的就是死到临头犹自呼呼大睡的和尚。

    他一眼先落在了和尚身后的巨大洞壁上,悄悄松了一口气,随即冷笑一声,杀气氤氲。玄苦慢悠悠醒了过来,眼见着站在洞口逆光而立的佝偻老头,他坐起身,淡淡一笑,佛光顿生:“阿弥陀佛,数日不见,施主叫贫僧好生想念。”

    奴伯正要动手,忽然一顿。

    他眸色变换着盯着玄苦的手:“你……你怎么知道……”

    玄苦的手,正按在这石台的正中央。这里,本是平日里巨龙盘桓趴伏着的地方。如无意外,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巨龙都不会动上一下,被很好的隐藏在了它的腹下。而此时,没了巨龙的守护,此处空门大开,露出一个印刻其上的古怪印记。

    玄苦继续笑,额间一点淡色朱砂飘渺无痕,得道高僧的睿智顿显。

    “贫僧也不过碰碰运气。”

    “好一个碰碰运气!”

    奴伯站在洞口,闪电出手!

    一道玄气霍然射出,玄苦拧身一躲,玄气射入洞壁上擦出一溜零星的火花。下方无数的蟒蛇被这玄气交锋一激,喷吐着信子齐齐发出了不耐的吼声。同一时间,奴伯趁着玄苦的手略微离开那印记,飞掠而来!

    玄苦心下骂娘。

    他不敢离开这唯一保命之地,就在石台上和奴伯交起手来。两人都没有武器,凭着两双肉掌玄气对轰。这交锋之快之狠,一个怠慢就要命丧于此!他的玄气比之邪中天和凤太后还要弱上少许,比起奴伯更是低了一筹。大师咬牙切齿:“你就不怕惹急了老子毁了这侍龙窟!”

    奴伯冷笑一声:“大言不惭!毁了这里你也活不了!”

    “大不了鱼死网破!”

    奴伯攻势更疾!

    玄苦打的一脸苦逼,一边诅咒当年和他一起来到这里的邪中天,要不是因为他,他何至于这百年来玄气不但不进,反倒倒退了一筹。一边诅咒邪中天的徒弟,这师徒两个人简直就是他的克星!玄苦越想越悲催,这名字真真是没取错,老子这一生就是个苦了吧唧的悲剧!一腔郁闷化作怒火,玄苦一边打,一边开口吐出让奴伯心焦如焚之言:

    “贫僧还以为你侍龙窟有多大的能耐,原来也不过是个快要消失的地方!”

    “怪不得你们急不可耐要摆脱上面的人,原来根本是快要失去了根据地!”

    “怎么样,他们数年才能出翼州一次,这次救不了侍龙窟了,你们急了?”

    玄苦这些话,并不是无的放矢。他原本以为这里的天色暗淡,空气混浊,玄气稀薄,不过是因为适合黑翼巨龙的本性而已。可后来他才明白,这根本就是侍龙窟这个异空间即将坍塌的前兆!

    奴伯忽然一顿。

    这话几乎可说一刀戳中奴伯的心。这正是他们要求到柳生二人的原因。摆脱上面,一个是因为不愿在寄人篱下,千万年来充当着他们的爪牙为他们办事,二来,这侍龙窟再没有多少年,就要消失了。他大惊失色:“你怎么知道?!”

    话音未落——

    咻、咻——

    连续两道玄气自洞口处不约而同射来,正正击中因为惊讶停顿了一瞬的奴伯。玄苦觑到时机一掌正中他胸腹!奴伯一口血喷出来倒退三步,门口两道影子飞快而来,正是乔青和那以飞镖提示了她的黑衣人。

    现在明显不是解释叙旧的好时机。

    两人对视一眼,二话不说加入战局。

    这下子,三人围攻奴伯一人,终于轻松了下来。玄苦是主力,黑衣人辅助,乔青专门逮着空隙下黑手。到了奴伯这种程度,毒已经对他没有太大的用处,可抵不住量大种类多。飞刀,各种各样的毒,乔青毫不心疼地使着绊子。玄苦一边打一边哇哇大叫:“妈的你这死丫头终于来了!来的好!”

    不待乔青翻个白眼。

    奴伯口中一道诡秘的尖啸骤然发出!

    紧跟着,洞内的蟒蛇收到命令,对于这交手的高台齐齐闪过一丝惧意,随后这遵循命令的本能终于压过了惧意。一条条蟒蛇蠕动着,吐出腥臭的信子,四面八方密密麻麻在一瞬间包围了上来。而外面,洞口之外衣袂摩擦声飞速临近,只听这破风之声,来人不知凡几!

    三人暗道不好。

    玄苦一咬牙,一道玄气不偏不倚地射中那古怪的印记。

    “老子跟你们拼了!”

    “玄苦,尔敢!”

    两人异口同声。

    奴伯大惊失色,击出的手臂被黑衣人一挡,这阻止到底已经晚了。玄气射到印记上,一瞬金光大盛,整个洞窟内耀眼的光芒如日光万顷恍若白昼。那些冲上来的蛇蟒纷纷尖啸着退避四散。四人被这金光刺到眯起了眼睛,紧跟着,便是一阵地动山摇,仿若远古凶兽的沉沉怒吼,轰隆隆——

    高台之后的巨大洞壁,竟是缓缓升了起来。

    这石壁,足有数百丈之高,如一张横亘于天地间的幕布,一丝丝自下往上拉起。压抑的腐朽的气味逼面而来,带着森寒之感,让乔青一个激灵。石壁的重量恐怕要以吨来计数,升起的速度却不缓慢。眨眼的功夫,已经开了一半之多,露出了里面一条阴森诡谲的诡秘小道。

    石壁到顶。

    三人对视一眼,掠过丝破釜沉舟之色。即便如乔青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可通过玄苦的语气也猜到了几分,进去恐怕亦是一种死里求生。外面的人终于赶到,玄苦一击奴伯拉着乔青飞快往已经下落到了一半的石壁内冲去。奴伯硬生生受了这一掌,不退反进,发了狠拦住他们。无数黑衣人朝着此处飞掠而来——

    “拦住他们!”

    洞口处响起龙主又惊又怒的大喝。

    乔青三人已经进入石壁之内。漆黑幽狭的小道一眼望不见尽头,一片腐朽的气息中后方奴伯等人紧追不舍。小道太窄,进来的人数有限,可乔青知道,不论是哪一个都不是她能抵挡的。哪怕是玄苦都只能和奴伯勉强打个平手保住性命。三人飞快往前冲,上演着一出惊心动魄的生死时速。

    耳边似有什么沉沉的声音遥遥传来:“听见没有?”

    玄苦飞奔着:“难道有机关?”

    “不是,”乔青侧耳细听,这不是机关的声音,而且那处离着太远,这时候开启机关也伤不了他们。离着那边越来越近,缓慢下沉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带着一种古老的磨蚀之声:“像是有什么在落下。”

    “落下?”

    这一声,出自于一直未说话的黑衣人。他一出声,没认出他的玄苦立即扭头看了他一眼,明显也认出了这个声音。黑衣人眼睛一眯,想到了什么双眸一瞬变得凝重之极,高声大喝:“是断龙石!”

    乔青相信他的判断。

    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来的侍龙窟,而且明显对这里熟悉之极。隐藏在侍龙窟内多日都不曾被发现,知晓这巨龙所在的洞窟,又知道有人留在入口处的心情小记。可不管怎么说,他这几日的帮忙清晰明了的显示了他的立场。眼见着从来优雅的男人神色大变,乔青和玄苦也意识到此事的严重性。

    断龙石,通常设立在墓穴或宝藏之中,乃是封锁之意,一旦放下将再也无法开启。而到时候,他们将会被封锁在这小道里。

    ——前无行路,后有追兵。

    “快!断龙石应该是和洞壁一同开启,只有一炷香的时间!”

    乔青不断将身上的各种毒药不要钱一样的洒出,减慢后方追击的速度。三人几乎脚不沾地,速度施展到最快,黑暗中如三道流星划破这阴沉的空气……一息,两息,十息……这一丁点的时间过的仿佛十年之久,全力的速度之下全身的力气几乎被耗尽!终于,眼前远远出现了已经下落到只有半人高的断龙石!

    三人神色一喜。

    后方奴伯倏然发力,不要命的冲了上来!

    这狭窄之处分明不是动手的地方,玄气一旦动用极有可能引起坍塌,招式又施展不开,只能凭借人类最为原始的拳脚。奴伯猛的向前一扑,正要拉住乔青的脚踝。乔青手臂被人狠狠一拽,当先用力丢了出去。她抱头在地上一滚,瞬时过了已经只有大腿高的段龙石,玄苦速度不减,紧随其后。两人来不及看断龙石这边有什么,灰头土脸地爬起来朝着后方望去。

    透过低矮的缝隙,可见黑衣人那一甩将他暴露在奴伯的攻势之下。

    他一个趔趄,满头雪白的青丝倾泻而下。

    ——正是沈天衣!

    奴伯也惊了一瞬:“沈……沈少主!”

    沈天衣眸子一闪,飞快朝着乔青看去,断龙石已经低至膝盖的位置。两双眼睛透过缝隙一对,乔青的眼里并未有丝毫怀疑,沈天衣心下一暖,被逼到绝路的奴伯已经疯了样和他纠缠起来。

    而后面,还有无数的人推推搡搡紧逼而来。

    “快!”

    乔青眯起布满血丝的眼睛,脑中飞快地运转着。玄苦还来不及阻止,她已经就地一滚滚到了断龙石之下。乔青一把拉住了沈天衣的胳膊,后方玄苦飞快拉住她的胳膊,一只手拉着一只手,沈天衣霍然扭头,就见断龙石在乔青的眼前一丝丝逼下,再耽搁下去,三寸距离很快乔青要被压成肉酱!

    沈天衣的脚踝被奴伯死死地拽着。

    三寸、两寸、一寸……

    他眼睛一眯,一丝狠意闪过,飞快拔出身上一只匕首,朝着脚踝处狠狠切下!

    “不要!”

    乔青睁大了眼睛。

    不止是她,玄苦,奴伯,后方追击来的人全部被沈天衣这狠劲儿给震住。

    &n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他的身份奴伯明显有所顾忌,眼中一抹恐惧闪过。就这么一怔,乔青看准时机猛然发力,一把将沈天衣拖曳出奴伯的钳制。那下落的匕首险险擦过沈天衣的裤脚,落势不减,削下一片黑色的布料。

    嚓——

    一声巨石擦过头皮的声音,令人发麻地响在耳边。

    电光石火,沈天衣就着乔青的力道贴着断龙石滚了过去。而下意识伸手去拽他的奴伯,一只手卡在断龙石最后一丝缝隙中,不及抽出。轰——一声巨响,石屑翻飞,地面震颤,一只手臂合着一寸寸没入泥土中的巨石压成了肉沫……

    “啊……”

    奴伯的惨叫声被隔断在断龙石的另一边。

    乔青、玄苦、沈天衣,三人躺在这陌生之地,喘息的声音在水流滴答中带着几分劫后余生的喜意。

    乔青扭过头,和眸色复杂的沈天衣对视一眼,半晌相视一笑。

    “多谢。”

    “多谢。”

    异口同声。

    一个谢他在侍龙窟内百般相助,一个谢她在生死关头舍身相救。这谢意出口,又同时笑了起来。三人躺在湿冷的地上暂时休息着,乔青扭头问道:“那心情小记,是谁的?”

    “万俟岚。”

    “唔。”

    她点点头,那字迹之秀逸,通过之前凤无绝的描述,她已经想到也许会是万俟岚。乔青又问:“死了?”

    沈天衣点点头:“死了。”

    “所以,侍龙窟把每三年一次的夺魁者弄到这里来,根本是为了——杀?”

    沈天衣沉默半晌:“是,所以我才会提醒你离开。”

    乔青耸耸肩:“那么侍龙窟为何要杀他们,又为何要举办这七国比武大会引出这些夺魁者,你可知道原因?”

    到了这时,沈天衣却不说话了。有的事,他不介意让乔青知道,可有些事事关身份他却一字都不能说。乔青看他半晌,也没有再问。刚才奴伯那句“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沈少主”很能说明问题。她相信沈天衣并非侍龙窟的少主,可这里归根究底也和他脱不了干系,总有那么些千丝万缕的关系迷雾般萦绕着。只从奴伯对他的忌惮就能看出。

    一直没说话的玄苦忽然问:“沈公子,贫僧倒是有个问题。”

    “大师请说。”

    “当日无绝得到的那方暗属性之石,可是你给的?”

    乔青一怔,她记得那块石头,无绝在鸣凤的百战林中用它保住一命,并提升了修为。玄苦静静看着沈天衣等一个说法,沈天衣苦笑一声:“不错,沈某看出凤兄乃是黑暗属性,正与那石头相合。那东西对沈某没用,便借着万宝楼的拍卖送出了。”

    他这话,明显有所保留。

    可乔青和玄苦都不再问了,谁还没有点难言之隐呢。

    乔青朝他一笑:“谢了。”

    这语气,分明是以凤无绝的自家人,感谢旁人的相助。沈天衣的眼中一瞬黯淡下来,半晌笑道:“客气,乔青,我是拿你当朋友的。”

    乔青一把勾上他肩头:“成了哥们,有你这句话,我信了。”

    明显这男人不习惯旁人的触碰,就如大婚那日,乔青趁势摸了他手一把,当时就看出他压抑着的杀意。此时,沈天衣却只是局促着尴尬了一瞬,乔青哈哈大笑,被玄苦一盆冷水给浇下来:“先想想怎么出去吧。”

    三人一齐苦下了脸。

    尤其是乔青,扭头狠狠瞪了这说风凉话的秃驴一眼。

    按照她原本的计划,是准备周旋到周老和破天到来。想个法子让侍龙窟和那两人狗咬狗。可后来,有了柳生二人后虽也惊讶,可到底喜大于惊。这三方搅在一潭浑水里,水越浑,她就越容易使绊子敲闷棍。那么最先要做的,就是稳住侍龙窟。她相信在龙主的计划成功之前,玄苦不会有任何性命危机,所以任由侍龙窟掳走了玄苦,待到周老破天到来,她便有机会和玄苦干点什么,一同离开。

    可是现在。

    今天发生的事出乎了她的预料。

    明显玄苦在那洞窟里发现了什么。

    尤其是他们刚才的反应,大难临头一般,这里像是什么了不得的地方。乔青环视四周,眼前一片黯淡,是一个如钟乳洞窟样的地方——滴滴答答的水流,蜿蜒的石路,阴冷的空气,腐朽的味道。一切的一切,都透出一种穷途末路的感觉。

    沈天衣也在看这里:“怎么会这样?”

    乔青扭头问:“什么意思,你以前来过这里?”

    “不,”沈天衣坐起身:“我没到过这里,但是此处,绝不应该是这种模样。不对劲……”他感受了几番,确定后又道:“这里应该是一个世外桃源样的地方,有最为充裕的玄气,在这玄气的浸染之下,草木四季如春。最起码,这玄气不该如此稀薄……”

    是的,稀薄。

    稀薄到几乎感受不到一丁点的玄气流动。

    稀薄到,三人方方一在手中调动出一丝的玄气,竟是“噗”的一下,熄灭了。说是熄灭或者并不准确,而是像是被空气中的什么抽干了。还不止如此,乔青深深呼吸了一口,笑着说出了她的发现:“我身体里的玄气,也在一点点流失。那个方向——”乔青眯起眼睛伸手一指:“玄气被那个方向不知什么东西,一点点抽离过去……”

    沉默。

    一阵沉默之后。

    乔青率先爬了起来,远远望着那诡异的方向。现在的问题是,断龙石落下,他们虽然逃离了侍龙窟的追击,可也等同于将自己放在了一个出不去的地方。这里不知究竟有多大,那个方向也不知要过去多少里。可如果长久这么呆下去,身体里的玄气便会被那不知是什么的东西一丝丝抽干,抽干之后呢,他们三个手无寸铁玄气尽失的人,将会被活活困死在此处!

    三人对视一眼,没说什么起身向着那边走去,不管怎样,总要一探究竟。

    三人向着那边出发,一路不断有水滴落下,踩着湿而黏腻的石路,乔青忽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她扭头问两人:

    “对了,这里是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