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九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九章

    乔青去了什么地方?

    ——鸣凤,百战林。

    若是在凰城中询问这地名,哪怕是鸣凤的百姓,都绝对是一头雾水的。因为百战林并非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地方,似在非在,似存非存,是玄气高手以空间之力开辟出的一小块儿领域——异空间。

    就比如当日邪中天和凤太后单打独斗的时候,周遭好似自成了一个空间,不论掌风还是玄气都没给四周造成一丁点的影响。这就是最为简单的异空间。

    再复杂一点的呢?

    地壑中乔青和凤无绝发现的那处地方,已经证实是侍龙窟的所在之地,四周布满了阵法,玄气浓度非一般的浓郁,明显和别处有所不同。但她和凤无绝却寻不到一个入口。那就是另一个异空间,连通着另外一方天地。还有传闻中神秘莫测的三圣门,亦是扎根在大陆上的某一个异空间里。

    相比较而言,鸣凤的这个百战林,真的算小巫见大巫了。

    如果侍龙窟有一国那么大,那百战林最多算个小城镇,一个历练之地——凶兽遍布,阵法林立,还有建立者在里面幻化出的无数高手,随着历练者的等级而调整强弱,你晋阶,“他们”也晋阶,始终比你强上一级。

    然后……狠狠地、狠狠地、蹂躏你!

    乔青和凤无绝,就是在这么一个地方,被狠狠蹂躏了整整半年!

    那些足以让闻者心酸听者流泪的悲催蹂躏史,咱们就不提了。反正乔青从那波纹里一晃而出的时候,等在外面的一圈儿人齐刷刷一哆嗦,几乎不敢上去认。囚狼捶着已经碧绿莹莹的草地,笑的眼泪都要出来:“哈哈哈哈,这哪个旮旯里边儿钻出来的叫花子?”

    可不是叫花子么。

    头发乌糟糟,脸上脏兮兮,一身血淋淋,凰城里头要饭的都比这强!

    凤太后和邪中天双双迎上去:“怎么成这样了?”

    不问还好,一问,乔青一口牙都要咬碎了。你试试被一群只知道死磕的战斗疯子穷追猛赶整整半年,连逃都得逃的耳听八方眼观六路,说不得看着好好的地方,一脚踩下去就是连番的陷阱攻击。半年时间,连个停下来休息上药的功夫都没有,眼睛都没合上一下。

    你说洗澡?那就他妈扯淡!

    乔青皱了皱鼻子,这股子味道真是销魂啊,不在浴室里泡上三天三夜是别想出来了。她深深深呼吸了一口,一晃半年,外面春红柳绿夏意盈盈,连空气都是香的。总算离开那操蛋的鬼地方了!

    眼见着她凶神恶煞一脸狰狞,凤太后干笑两声退两步:“奶奶也是为了你好嘛。”

    乔青当然知道。

    当日邪中天和凤太后的所为,其实在另一方面,也将那日的天地无光之象压了下来。众人只以为有什么不为世人所知的神秘高人出现过而已,大部分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唐门的纷争上。

    自然,骗得了大多数,可骗不了少数知情者。

    别说紧跟着就是一个暗潮汹涌的七国比武大会,哪怕是她本身,对于玄气的提升,也已经迫在眉睫。这等时候,凤太后的所作所为她也早就料到了。只是猜到了结果,没猜到这一把血一把泪的苦逼过程啊……

    她四下里看看,只这扭动脖子的动作,乔青简直担心脑袋从脖子上掉下来。

    一扭头,怔怔望着前方,眼圈儿忽然就红了:“二伯……”

    这半年的时间里,最初放不下的就是二伯的腿,为着这个,一开始心绪不宁狠狠吃了几次苦头。后来才生了教训把这些事都暂且压住,什么都不想,一心在里面修炼,哦不,是挨揍。这会儿看着好好的站在她眼前,眉目谦和敦厚,依稀透出了几分重生后的意气风发,再也看不出从前的自卑之色。乔青抹去眼角的湿润,笑着跑上去:“二伯你好了?”

    乔伯庸也不嫌她一身脏臭。

    揉着她的一坨乱海草,眼圈儿也红了:“好了,好了,都好了。”

    乔青趴在他肩头拱了两下,乔伯庸嘴笨,只知道以最简单的话不断安慰她。好了,都好了,不断地重复着这两句。这一老一小偎在一起,浓浓的亲情流淌着。半天,乔青才吸了吸鼻子,到处看看:“无绝呢,还没出来?”

    “还没呢,你先出来,他估计还要等一会儿。”

    邪中天摆摆手,也没用感知探测,直接心急火燎地问:“来来来,快说说,这半年的进展怎么样,有没有到知玄高级?是不是快要摸着晋阶的壁障了?”

    一句之后,果然众人全部齐刷刷的瞧过来,好奇宝宝一样一脸的期待。

    乔青眨眨眼,还没说话,跟他死掐了一辈子的跟他死掐了一辈子的玄苦大师先念了句佛语,宝相庄严:“阿弥陀佛。”然后一变脸,嘴贱道:“个老东西你做梦做抽抽了吧,还壁障?这才半年时间,没睡醒就再回去睡会儿,最好一睡不醒再也别起来了。”

    “给老子把屁咽回去!”

    邪中天可不跟他客气,张嘴就骂:“老子徒弟能跟你那苦逼天赋一样么,三十年蹦两阶,说出来也不嫌丢人。来,徒弟,大声说出来,不用给本公子面子,吓吓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呃——”

    邪中天话没说完,卡壳了。

    一双邪魅的桃花眼瞪了个滚圆滚圆。

    眼前的乔青,依旧是那一身脏不拉几的狼狈模样,可周身萦绕着的,不再是赤橙黄绿青蓝紫代表了知玄的标志,而是一种浓重又纯粹的黑色!

    玄苦倒抽一口冷气,一个高蹦起来:“我靠!我靠!玄师!”

    没错,玄师!

    连番的抽气声中,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哪怕是邪中天早就知晓乔青的天赋之高,也在这打击之下差点惊出心脏病。邪中天狠狠吞下口唾沫,心说这臭丫头,果然没给老子面子,说吓就吓,草稿都不带打的。

    奶奶的,吓死爹了!

    凤太后乐的连连点头,乔伯庸欣慰的眼眶又红了。

    囚狼苦笑着摇摇头,这也太打击人了,一年之前,这小子还只比他高出一点点,一个紫玄,一个蓝玄巅峰的差距。不过短短的时间里,他到了紫玄,人家却已经连跳两级,一个高蹦上去把他甩的影子都看不见。身侧的拳头默默攥了起来,更坚定了修炼的决心,可不能落后太远啊“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哈哈哈哈,好!七国比武大会,吓死那帮龟孙子!”

    邪中天唯恐天下不乱地吆喝着,一想起到时候可能出现的轰动,桃花眼一闪一闪满满的幸灾乐祸。

    大笑或者苦笑声中,反正一个个全被这吓死人不偿命的打击了个体无完肤。自然也没有人仔细的去注意,乔青身上这黑,绝不是初入玄师那种带着点杂色的黑,而是一种将境界完完全全的巩固之后,更上一层楼的黑。当然了,未免他们一个受不了刺激群起而攻之,这事儿乔青很善良的不说了。

    刚挨完了半年的揍,再来可受不了。

    默默收回了玄气,忽然后方一阵波纹的波动,众人齐齐扭过头去。

    凤无绝也出来了。

    比之乔青好不了多点,一身黑衣衫都被血迹染成了褐色。两人虽同在百战林,进去后却落在了不同的地方,这半年来也没碰上。半年不见,这会儿凤无绝的视线从众人中精准的一瞬寻到了她。

    就这么远远望着,一眨不眨。

    凤无绝定定看着她,像是要把这半年没见的眉眼一丝丝一毫毫细细描绘,落到她身上的血迹上时,眉头不自觉地拧了起来。几乎都能夹死苍蝇了!乔青不自觉地弯起嘴角,听他缓缓伸出手:“来。”

    她笑眯眯迎了上去。

    方方一勾住他脖子,就感觉腰际的一双手臂狠狠箍住!

    两人一样的脏污,谁也不嫌弃谁。乔青被他极用力地抱着,仰着头笑:“想老子没有。”

    凤无绝的回答,是直接狠狠地印上她双唇。

    “咳咳。”

    “阿弥陀佛。”

    “瞎了本公子的狗眼!”

    各种各样的起哄声响起来,笑骂归笑骂,看着那相拥在一起的两人,也不由得笑的弯起了眼睛。乔青和凤无绝双双翻了个白眼,还不至于要在旁人的眼前上演限制版亲热戏,只笑望着对方狠狠地亲了一口。

    吧唧——

    一声响,将这半年的思念全部汇聚其中,一触即离。

    凤太后迎上来:“怎么样,你的玄气?”

    即便早已经有了乔青之前的刺激,在看到凤无绝也晋升了玄师之后,众人依旧一口气儿没提上来,险些齐刷刷晕过去。这浓重的黑色,在他一身黑衣和冷酷的气质之下,尤为煞气凛然!

    乔青惊喜地眨眨眼:“怎么这么快?”

    她一直都知道,这男人的天赋绝对逆天。

    可在血脉觉醒之后,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修炼速度又上升了一个台阶。可他原本还比自己低了一小级,竟然也到了玄师,整整提了三级一阶,这等速度,连乔青都吓了一跳。

    她摸摸鼻子,心说可算明白了刚才他们的感觉。

    凤无绝勾着她肩头,取出了一块儿灰扑扑的东西。

    这东西乔青和囚狼都眼熟,正是在拍卖会上得到的倒数第二件让小凤凰垂涎三尺一头撞上了窗子的玩意儿。似石非石,似木非木。只是当日那颜色,是极黑极黑的,此时这东西里面已经感知不到了任何的玄气波动,颜色也不再光泽晦暗了下来。

    “你吸收了?”

    凤无绝点点头:“这东西拍卖会那日,大黑醒来,就留在了它那里……”

    后来小凤凰也不知那到底是什么,它的传承不完整,只知道凭借着感应知道这是极好的东西。小凤凰抓心挠肝儿地研究了数日,无果。待到凤无绝醒来,又扔给了他,焦躁的不知飞哪里去了。

    而百战林中不论凶兽还是高手,其实都是虚幻的。只有历练者在里面受的伤和提升的玄气是真的。

    也就是说,能活着出来,境界大进。

    若死在了里面,那抱歉,算你倒霉。

    “刚开始,我在里面找你,心思不定,受了重伤。还以为出不来了,没想到血落到这东西上,竟然有能量释放。那时候,若不吸收就是死,不管这是什么,都要搏一搏。”

    凤无绝这句话说的轻描淡写,只那么随口叙述了出来,众人却能听出这其中的凶险。受了重伤,能让他被迫去吸收这不知来历的能量,否则就是死的伤。幸好他搏成功了,这不知是什么的能量,让他玄气大进。

    可如果不成功呢……

    这可能性落到乔青的心里,实落落的一击!

    她垂下眼睛,嗓音闷闷地:“现在呢,怎么样了?”

    说着,飞快抓起他的手腕开始把脉。

    凤无绝望着她,任她冰凉的手指落在腕子上,皱着眉头探了片刻,一会儿过后,紧皱的眉才松了开。鹰眸一瞬间蕴满了笑意,凤无绝的嘴角,缓缓地、缓缓地勾了起来。没有什么比这心疼的一句更有效,没有什么比这条件反射下的一把脉更治愈。仿佛之前经历的一切,苦也好,伤也好,全部化为了暖意充盈在心里,满的几乎要淌出来……

    他反手握住乔青的手,五指相交,握在了一起。

    恶狠狠道:“看你一身伤,先回去上药!”

    乔青眨眨眼,很有几分违和感。

    这身份怎么调转过来了?明明他险些都要死在了里面,应该她凶巴巴吼他两句才是!这男人先下手为强,太奸诈了!乔青因为紧张他而打了个盹儿的反骨立马活生生醒了过来,正要斜着眼睛反刺儿回去,奸诈的男人已经一拽她,飞速朝着太子府飞去。

    耳边风声呼啸,乔青咬着牙,半天崩出一句:“……靠!”

    *

    太子府里,凤无绝急切地表现出了要亲自给她上药的殷殷期盼。

    乔青一蹦他三尺远:“NOWAY!”

    凤无绝坐在床上,这会儿两人已经沐浴完毕。刚才要一起沐浴被乔青言辞拒绝,现在要给她上药,也是这副即将要被老流氓占便宜的小媳妇神色。怎么回事?他只是给上个药而已,很像要干什么的人么?

    太子爷眉头夹的死紧:“别闹,过来。”

    乔青打死不过去:“不用你,非杏在门口呢。”

    非杏立即低头:“奴婢不在。”

    乔青狠狠瞪去一眼,这死丫头,拆老子台。

    凤无绝叹气:“快点,一身的伤呢,我能吃了你?!”

    乔青心说,嘿,不一定啊。你吃不了我,也得睡了我。漆黑的眼珠飞速地转,真的是飞速的,落在凤无绝的眼睛里,几乎要担心她把眼珠子甩出去。凤无绝心里的疑惑愈加的大,这么矫情,可不是她平日里的风格。这小子一向以无耻不要脸为荣,何时有过这样的时候?

    凤无绝的脑中,不由浮现出当初在玄王府里的一幕。

    两人同在浴池,他一下池,这小子便如避蛇蝎。再到后面,奶奶的转变,再到如今,这么久了,他貌似还从来没见过这小子的裸体。更不用说男人时常会坦诚相见时的“鸟”了。

    一个念头闪过太子爷的脑海,一闪而逝。

    这念头来的太快,去的也快,还不容他好好的想想,忽然一抬头。屋里那惹人恨的小子已经不见了影子!只有非杏还站在门口,眼见着凤无绝询问的目光飘过来,非杏几乎要把头垂地上:“奴婢真不在。”

    凤无绝一摆手:“出去吧。”

    号称不在的非杏,立马昂首挺胸溜溜地“真不在”了。

    ……

    这边凤无绝的那个疑惑,还不容他好好想想,半年时间没怎么合过眼的困倦便如潮水袭来,淹没了一切的理智。那边乔青让无紫给上了药,刚把衣服穿好,便看见了窗台上蹲着的一只大肥猫。

    大晚上的,两个眼珠子溜圆溜圆,锃亮锃亮。

    乔青让它吓了一跳:“要死了,干嘛呢。”

    大白哼唧一声,迈出前爪,凌空跳了下来。从桌子上的盘子里拎出条小鱼干舔了舔,一边拿眼睛斜她。夜幕下一双猫眼华光幽然,生生让乔青读出了几分幽怨的情绪。

    乔青打了个哈欠,正准备往外走:“有本快奏,无本退朝,困死爹了。”

    大白连小鱼干儿都不要了,闪电一样蹿下来扯着她小腿,幽幽怨怨:“喵~”

    “WHAT?!”乔青眨眨眼,顿住步子,再眨眨眼,有些不能理解她刚才听见了什么:“我?”她指着自己的鼻子,如果她没听错的话,这肥猫刚才说的是:“你说我?始乱终弃见异思迁吃里扒外负心小青梅?”

    大白仰着猫脸,一脸严肃:“喵!”没错!

    乔青的眼睛以诡异的速度抽动了两下,搞什么,今天耳朵长歪了么。

    她还没从这诡异的逻辑中回过神来:“你明明是猫。”

    大白引颈咆哮:“老子是龙!是龙!”

    乔青一摊手,这么短时间已经非常良好的适应了这个话题,还捎带着理了理鬓角,勾了勾嘴角:“好吧,你的物种问题咱们先放放,重点是哪怕老子万人迷,可跨物种恋爱是不对的。”

    一看她自恋的表情,大白抄起爪子就给了她一下。

    乔青美滋滋受了这一爪子,顺便很热情地从盘子里拿出小鱼干,蹲了下来。

    尽管这肥猫试图表现出虚怀若谷的模样,可竖起的耳朵依然把他出卖了个彻底。过了好一会儿,大白才掀起眼皮瞄了她一眼,以一种“喂哀家吃”的高贵冷艳姿态,张了张嘴。

    乔青很配合,不但喂了它,还顺了顺猫毛,又挠了挠它下巴。

    刚才还霸气侧漏的大王瞬间变回好吃懒做的原型。被她挠的舒服了,前爪撑在地上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叼着小鱼干细细长长软软地“喵呜”了一声。这一声,抑扬顿挫、高低起伏、绕梁三日、尾音绵绵。房间里响起乔青的嘲笑声。

    大白猛然一甩头,飞快用爪子把她手扒拉下来,义正言辞地喵:“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放尊重点儿!”然后扒着她的腿快很准地控诉着她的无耻行径。具体意思大概是:“老子已经不嫌弃你没毛很丑和搓板儿身材了,你怎么可以对不起我?!”

    乔青只抓到了一个重点。

    不,别误会,不是搓板儿身材:“你认为没毛很丑?”

    大白理所当然点点头,对高贵优雅的肥猫来说,这才是真的不可饶恕的。

    没有满身漂亮绒毛的乔青,在它眼里就是“贴门上辟邪贴墙上避孕”的代名词。这些它都忍了,隔壁那风骚又漂亮的小母猫每天站在墙头对着它叫,它都没有见异思迁,这没毛的小青梅竟敢率先跟了凤无绝!

    ——那个粗鲁又野蛮、冰山没礼貌的男人!情敌的水准直接拉低了它的水准线!

    “呸!”

    乔青咬着牙呸了它一脑门:“你这狗屎一样的审美观!”

    抬脚,踹飞,毫不犹豫。

    待那道圆滚滚的影子啪一声摔到了床上,乔青已经一扭头,大步去了凤无绝的房间。大白悲悲惨惨凄凄地叫了一声,从床上滚下来,叼着小鱼干穿门而出,悲伤的蹲在门口看月亮:

    哦,这惨淡的猫生。

    ……

    乔青去了凤无绝的房间,他已经睡了。

    侧身躺在外面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发丝散在枕上,乌黑的洒了满床。剑一般的眉毛微微蹙起一点,睡梦中比起了那双赢一般锐利的眸子,没有了往日的凌厉和深沉。长而浓密的睫毛,月光下在面颊投下一小片影子。

    他累极了。

    在百战林立呆了半年,连睡觉和休息都成了奢侈。乔青站在床边看了一小会儿,打了个哈欠,二话不说把他往里面推了推。放松下来陷入沉睡的凤无绝,竟连这样都没睁开眼,像是意识清醒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了一下下,还没认清楚身边的人是谁,熟悉的香气和触感已经让他条件反射把手横上了她的腰。

    一卷,搂到了怀里来。

    然后,深深舒出口气,极满足地弯起了嘴角。

    乔青在他怀里拱一拱,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像只慵懒的猫咪样“唔”了一声,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月色慵懒,拂在床上相拥而眠的两个影子上。

    那一枕的发丝,有他的,也有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