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章

    “嘶——”

    “她疯了么?”

    “紫玄挑战知玄?她不会以为自己比万俟迦还厉害吧?万俟宗门的都不是对手,一个紫玄,这也太不自量力了!”

    “这可不一定,身为唐门的小公主,哪里会没有底牌呢!修罗鬼医再厉害,也是近几年才冒出来的‘孤家寡人’,一方势单力孤,一方拥有唐门这种强大的后盾,这下可有意思了,输赢说不准哪!”

    唐嫣的挑战来的太过突然,在城门下形成了一股热烈的讨论,“哗”的一声,炸了锅一般。

    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中,不论是哪种想法的,都乐于看见这两人的比斗。

    刚才万俟迦和乔青的威压交锋,输的实在冤枉!他自恃玄气高于乔青,施展威压的时候太过大意,这才被和他同级的乔青给掀飞了出去。两人如果面对面的比斗,到底谁输谁赢,还说不好。这会儿有唐嫣出头,碍于万俟宗门的面子不好再胡搅蛮缠的万俟迦等人,自然乐得让她给乔青一个教训!

    想起唐嫣的底牌,几大宗门纷纷幸灾乐祸地瞧起了热闹。

    见乔青站在原地打了个哈欠,不接受,也不搭理。

    唐嫣再进一步:“修罗鬼医,你罔顾人命,视百姓如蝼蚁,此等行为简直丢尽了我等武者的脸面!本宫正式向你挑战,若我赢了,你则必须将这老翁的孙儿治好!”

    陆羽皱了皱眉毛,摸着下巴小声道:“爷,这女人不简单!”

    凤无绝冷冷一勾唇,何止不简单,一顶罔顾性命的帽子死死扣在乔青的头上,抓着她“太子妃不仁不善”的把柄大做文章。这一挑战对她来说,简直百利而无一害!陆峰没明白,转头问道:“什么样的底牌,能让她这么自信?”

    凤无绝看一眼笑的愈加邪佞的乔青,没说话。陆羽在一边小声解释道:“这可不只是自信,这次的挑战,不论输赢,这女人都占了大大的便宜!第一,你说唐门最为有名的是什么?”

    “毒术和暗器。”

    陆峰回答完毕,恍然大悟:“太子妃善毒,武器又是修罗飞刀,正正应了毒术和暗器。这么巧,完全和唐嫣对口!哪怕她输了,也可以当做一次战斗历练,和一个毒术暗器高手比试一次,绝对获益匪浅!”

    陆羽点头:“孺子可教。”

    “然后呢?”

    “第二,就和在场的所有人目的相同了,拿太子妃当踏脚石!唐嫣只有紫玄,太子妃却是知玄,这其中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儿!输了,她那是向高难度挑战,虽败犹荣,白白博得了一个迎难而上的好名声!要是侥幸让她赢了,啧啧,那效果可就显著了,踩着如今风头最劲的人,一举成名!”

    陆峰的脸色越来越凝重,还以为是个骄纵跋扈不知天高地厚的蠢女人。谁能想得到,那张看似不通人情世故的皮囊之下的用心险恶!

    “还有第三。”

    “还有?”

    “没听见她挑战的理由是什么么。太子妃罔顾人命,视百姓如蝼蚁!这一对比,管它输赢,唐家小公主立即便成就了‘为弱者出头’的仁义良善之名!”

    陆羽解释完毕,一时没再说话,只担忧地望向了乔青。这些他想的到,乔青自然早就想了个通透明白。四下里随意一扫,看看那些窃窃私语的百姓吧,不了解内情之人完全被唐嫣这一举动给震住。悄默声的发出了细碎的赞扬。

    乔青轻轻笑了起来:“你挑战我?”

    站在轿前的男子抱着双臂,下颔微垂,慵懒的掀着眼皮瞧了她一眼。唐嫣为这一眼窒了一窒,就连她都不得不说,这修罗鬼医一身风华令人自惭形秽。嘴角勾起一抹冷意,唐嫣高高地昂起头:“没错!本宫做不到阁下这般,眼睁睁看着无辜之人枉死!明明是个医者,却视性命于无物。或者阁下只是为了面子,怕救不好这人有损你修罗鬼医的名声?如此,本宫就挑战于你,看看修罗鬼医究竟是不是枉得虚名!”

    一番话大义凛然,听的四周连连点头。

    乔青却没有如唐嫣所料,出现任何紧张的神色。嘴角勾着的笑意充满了不屑的意味,她终于抬起头,轻飘飘看了唐嫣一眼。

    这一眼的确轻得很,由眼角漫不经心的掠过,却让唐嫣一退三步,神魂俱震!

    威压!

    无与伦比的冲击之力从乔青身上蓦地爆射而出,不似方才和万俟迦交锋之时的大面积辐射,只单单对着唐嫣一人缓缓的逼了过去。却让她的头顶仿佛泰山压顶般,霍然压下!就是这么淡淡一眼,唐嫣连反抗的念头都升不起来,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不可逾越的差距!那双眼睛,仿佛能看透人心,照出人心底无限的丑恶!唐嫣再一次倒退数步,惊恐地看着对面环胸而立的男子。

    那方才只让她觉得绝美之极的男子,此刻却仿佛高大了数倍,随意散落在脑后的发丝无风自动,双目中一抹金芒乍然怒放,似神祗降临!

    而她,从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唐家公主,便是那神祗脚底的蝼蚁……

    羞恼和惊惧霎时提升至顶点,唐嫣脸色煞白,忍不住颤抖起来,砰的一声,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乔青悠然发出了一声轻笑,响彻城楼。

    “挑战我,你也配?!”

    这六个字,漫不经心地由红唇中吐出,却清晰炸耳地响在每一个人的脑中,让所有人脑中一嗡。他们方才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乔青的威压只针对了唐嫣一人。在他们的眼里,不过是乔青看了唐嫣一眼,那骄傲的唐门公主便忽如被什么紧紧扼住了脖颈,一个字都发不出来。紧跟着连连倒退,苍白着脸一屁股瘫倒了。

    这情形,不由令他们想起了方才唐嫣的豪言壮语。

    此时此刻,唐嫣瘫倒在地,狼狈非常,就如同之前的一切只是个笑话。就如那红衣男子所说,她也配么?什么向高难度挑战,在不可逾越的实力面前,也可以称之为自取其辱!

    城楼之下一时静悄悄,就连唐门长老都愣在了原地。乔青懒懒地俯视着还在地上坐着的唐嫣,红唇轻启,一字一句犹如利剑直逼唐嫣心口!

    “你想挑战,老子却没那么多闲工夫陪小姑娘过家家。”

    “想拿我当踏板,也要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

    “踏着我上位,唐嫣,你配么?”

    唐嫣,你配么?

    你配么?

    配么?

    ……

    回音袅袅,不绝于耳。

    这一席话,不可谓不狂妄。或者可以说,简直嚣张狂肆到没了边儿!所有人都不可置信地望着那少年,千百年来,有几个人敢做出此等事,说出此等话,无异于是对着唐家公主的脸狠狠甩了一巴掌,将整个唐门踩在了脚底。

    翼州七大宗门,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唐门作为其中之一,有着常人无可想象的历史和底蕴。

    谁也没能想到,这修罗鬼医不开口则已,一开口,便分毫唐门的面子都不留,直接给了唐门公主一个好看!就连凤无绝和姑苏让也没想到,乔青虽然狂妄,却绝不是个没有分寸之人。两人遥遥对视了一眼,恐怕这其中,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他们没想到,唐门就更没想到。

    终于回过神来的唐门长老,霍然指向乔青:“好一个修罗鬼医,好一个大言不惭的小子!将我唐门羞辱至……”

    “少在这唧唧歪歪了!”他话没说完,乔青盯着他的手眸子一闪,一言嗤道:“不就是小的打不过了,又想老的上么。没关系,让天下人看看你唐门是个什么做派,今天来了多少人,一个一个车轮战的上。只要你们不要这张七大宗门的脸,我乔青——接着!”

    静默。

    死一般的静默。

    “好!”

    不知人群中,谁攥着拳头发出了一声大赞。

    紧跟着,无数的人被这番话激起了武者的血性,热血沸腾跟着叫好。

    “太子妃,好样的!”

    “啧啧,太他妈爷们了,听见没,听见没,今天来了多少人,一个个车轮战的上,我乔青接着!格老子的,过瘾,太过瘾了!”

    一片片的叫声中,那唐门的长老,脸都给气绿了。

    翼州大陆,最不乏的就是武者的血性,乔青这番话一说出来,唐门还真的什么都不能干。他原本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将乔青的罪名罗列为对唐门的不敬,便可义正言辞的出手教训一二。偏偏乔青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话都没让他说完直接截住。一个“不要脸”的大帽子不偏不倚生生扣在了唐门的头上。

    当着全天下人的面,只要他敢出手,就全然应了她的那句“小的不行老的上”,不是车轮战又是什么?

    不用多,一日的时间,唐门的名声便算是毁在了他的手里!

    唐门长老指着她的手抖的跟帕金森一样,张了半天嘴硬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差没把鼻子给气歪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乔青,她站在唐门长老的对面,面目悠然,举止自如,分毫担忧的情绪都没有。她算准了他不敢动手,懒洋洋勾了勾唇角,斜去的眼风像是在说“来啊,不要脸就来啊,老子怕你不成”。

    “乔青!”

    这一声,来自于地上的唐嫣。

    她猛然从地上爬了起来,羞愤欲死的情绪几乎要淹没了她。条件反射的,她看向凤无绝,偏偏那修罗鬼医如此不要脸的行径之下,凤无绝一脸笑意看着她的目光越发柔和。唐嫣咬碎了一口细牙,眸如刀刃:“不用我唐门长老出手,我唐嫣对你的挑战还没结束!”

    “哦?”

    唐嫣死死咬着牙,忽然嘴角浮起一抹诡异的笑意,阴冷的渗人:“你以为我只有紫玄,便瞧不起我?哼,乔青,你太过狂妄!今日,我唐嫣就教教你,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话音一落,狂风平地起!

    一股腥风骤然钻入每个人的鼻端。

    唐嫣的身后,巨大的阴影冲天而起,霎时扬起雪沫滔天,风云变色!惊惧的叫声从人群中不断传来,那黑影遮天蔽日将明媚的阳光全数这遮蔽下来,仔细一看,竟是一只巨大的蟒蛇!长达数丈的黑色蟒身盘桓在半空,两只足有灯笼大小的眼睛幽绿幽绿,尖利的鳞片倒竖在周身,反射着凛然的光。

    这蟒蛇之巨,竟是足足有小半个城楼之大!

    “天哪!那是黑翼巨蟒!”

    “什么,快退,这东西有毒!”

    巨大的尾巴在身后一扫,一股腥气逼人的狂风肆虐。一片人轰然向后退着,望着蟒尾上剑一样的鳞片脸色煞白,生怕晚上一点变被这蟒尾伤及无辜。城楼之下,因着黑翼巨蟒的出现,形成了大片大片的哗乱和骚动。直到退离了这巨蟒极远极远,众人才擦着冷汗骇然地看向它。

    乔青皱着双眉,紧紧盯着这巨大的蟒蛇。

    黑翼巨蟒,生而带毒,这毒性虽然比不上玄毒蛟的世间至毒,却比玄毒蛟多了攻击的能力。据说此兽为龙脉的分支,若有大造化者,可生出双翼,化蟒为龙!自然,这一切都只是传说罢了,此时这只蟒,就只是实实在在的蟒,蟒身上生的是倒鳞,可不是双翼。而这浑身倒竖的鳞片,就是它最好的保护伞,不论什么人对其发起攻击,伤敌一千,也要被这鳞片刺到自损八百。

    更遑论其毒液攻击,那血红中泛着黑色的信子,在蟒口中不断吞吐着。

    只一眼看去,乔青便肯定,这是见血封喉的剧毒!

    这只巨蟒的攻击力,相当于一个知玄强者!

    “难怪那唐门公主敢叫嚣知玄了,原来她有一个这么强大的玄兽!”

    “这下可麻烦了,一个知玄,对付另一个知玄加紫玄,谁输谁赢还用猜么?”

    “是啊,只要这黑翼巨蟒和修罗鬼医对上,唐家公主在后方放暗器即可。对于以暗器闻名于世的唐门来说,这黑翼巨蟒基本就等于为她打造的。配合起来,一个近攻,一个远程,什么样的高手不是囊中物,太逆天了!”

    一声声的议论,几乎要掀翻了整个凰城。

    原本以为这一场挑战实力悬殊,原来唐家公主果然有后招!恐怕这样珍贵的玄兽,整个唐门也没有多少,大多都是在门主和长老的手中。而唐嫣,只从这一只玄兽的珍稀程度,便可猜测她在唐门中的地位。

    众人满眼的羡慕嫉妒恨,一声声讨论中冒着浓浓的酸气。

    玄兽,在翼州大陆上,真的太稀有了。

    唐嫣开始的羞愤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自信和得意。她看着乔青,冷笑声声:“怎么样,太子妃,我现在可有向你发起挑战的资格?”

    乔青不待回话,姑苏让已经走了出来:“唐姑娘,你发出的挑战是单打独斗,加上玄兽未免胜之不武。”

    “姑苏公子这话,可就未免偏颇了。”万俟迦也走了出来:“玄兽本就是为了辅佐主人战斗而存在,可没听说过战斗中不可用玄兽的道理。”

    “玄兽在战斗中辅佐,在下也没听说过,挑战中也可带上玄兽以多欺少。”

    “哦?照姑苏公子这么说,唐姑娘不用玄兽,不过是紫玄的修为,去挑战一个知玄,难道不是太子妃以强凌弱么?”

    两人一人一句,互不相让。

    这话一问出来,不少人都沉吟着点了点头,若是没有这玄兽,修罗鬼医胜之不武。若是有了这玄兽,又变成了唐门的公主以多欺少了。姑苏让冷笑一声,清润的眉目透着名门公子的贵气:“唐姑娘发起挑战,乃是出于自愿,在场的可没有任何人逼着她去挑战强者。打不过了,再把玄兽招出来,若是再打不过,是不是还要招出另一只?一只一只车轮战,直到赢了为止?”

    姑苏让话音落下,众人又跟着动摇了起来。

    这招出玄兽,和之前唐门长老想出手,又有什么分别。

    陆峰陆羽几人亦是不忿,然而他们想说话,地位又不够。几人着急的看着凤无绝,齐齐一愣,却见凤无绝只勾着嘴角站在原地,脸上一丁点担忧的情绪都没有。几人对视一眼,心说主子是不是对太子妃太过自信了,这黑翼巨蟒可不是好相与的!

    那边姑苏让和万俟迦还在辩着。

    人群中倏然发出了一声惊骇的尖叫:

    “天啊,她要干嘛!”

    姑苏让霍然扭头,只见唐嫣迫不及待一挥手,身后的黑翼巨蟒盘桓着的身子拔地而起,冲入半空!足足数丈之高的巨蟒在天空中散发着可怖的光泽,巨大的蟒尾在地面轰然一砸,一根根剑一样的倒刺鳞片,让整个凰城都仿佛震颤了一震。那蟒身伸展到一个遮天蔽日的高度之后,吐着森然的信子猛然朝着乔青俯冲而去!

    没错,俯冲!

    没有人能想的到,那唐嫣竟然不顾规矩,直接招呼都不打就出了手!

    一声声的惊呼冲入九霄,一双双眼睛惊恐地瞪着已经俯冲到乔青头顶的巨蟒。那庞大的蟒头几乎有乔青的身躯那么大,这一巨一小的对比之下,尚且站在轿子之前的红衣男子,便显得那么微不足道了。眨眼的功夫,腥风阵阵,眼看着那红衣男子就要被巨蟒一口吞下!

    “啊——”

    不少女子吓的花容失色,白着脸捂着嘴发出了尖利的惊叫。男人们冷汗直流,这刚刚才在大陆上崭露头角的一个天才,就这么要陨落了?

    “乔青!”

    “太子妃!”

    姑苏让陆峰几人睚眦欲裂,同样厉声大喝起来。

    万俟迦眼中掠过一丝兴奋的光,唐嫣深深呼吸了一口,双眸泛起了喜色。万象岛,柳宗,其他几个宗门之人神色窃喜。一瞬间,整个城门口只剩下了那巨蟒张大了猩红的兽口发出的一声巨吼!

    然而,接下来……

    这巨吼,戛然而止!

    “呃?”

    一阵冬日的风儿拂过,拂过在场所有人张成了O形的嘴巴,咔嚓咔嚓的龟裂声不绝于耳。他们看见了什么?那那那……那巨蟒在张大嘴一口吞了修罗鬼医的瞬间,静止不动了?

    是的,静止不动。

    还保持着嘴巴大张的巨蟒,巨大的身子依旧是方才那俯冲的动作,就像是有什么喊了“定格”一般,甚至连吐出口中的信子都定在了那里。有人大喝了一声:“快看,巨蟒的眼睛,它在发抖!”

    巨蟒的一双灯笼大的眼睛,正惊骇地瞪着那红衣少年,不,准确的说,是红衣少年怀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一团毛球。巨大的瞳孔一收一缩,像是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周身倒竖的鳞片都在颤巍巍发着抖,看起来那么无辜又可怜。

    这是什么意思?

    直到一个个人瞪大了眼睛,终于看清了那团毛球是个什么东西。

    ——猫!

    一只胖乎乎肥嘟嘟伸着爪子打个哈欠都能让双下巴一颤一颤的肥猫!

    众人的心里不由想起一个遗忘的传闻。

    传闻中玄云宗上修罗鬼医也是有一只强大的玄兽的。只是她的风头太盛,什么玄兽都被遮蔽在了光芒之下,一时反倒让人没想起来。这会儿,那只只闻其声不见其貌的传说中的“猫”,貌似就是眼前这一只又白又肥的生物?

    接下来,只见那红衣少年捂着鼻子嘀咕了一句:“这蛇好臭。”

    那肥猫便仰起一张肥的看不出了原形的脸,摇晃着在那巨蟒的庞大对比之下小小的身板儿,发出了一声细细长长音调软软的:

    “喵呜~”

    这一声,在如此惊骇的场景之下,显得极为搞笑。偏生那黑翼巨蟒,瞳孔疯狂的缩成一个小小的黑点,巨大的足有半个城楼高的身体直挺挺朝后仰去!砰——大地连着震了三震,巨大的蟒摔在地上,化为一只半米长的小细蛇,趴着一动也不敢动。

    无数的眼珠子只差没飞了出来!

    “血统、血统、血统……”不知是谁,仿佛想到了什么,惊恐地结结巴巴了半天,终于倒抽着冷气一声吼:“血统压制!妈啊,那是血统压制!”

    哗——

    “什么?血统压制?”

    “老天,怎么会,黑翼巨蟒可是龙族的支脉啊!”

    “有没有搞错,哪怕是支脉也有微末的龙族血统!那只肥猫……咳,不是,我是说玄兽,那只高贵的玄兽,怎么可能压制住龙族血统?!”

    知道什么是血统压制的,险些一个高蹦起来。一个能压制住龙族血统的玄兽,他妈的,这修罗鬼医,太拉仇恨值了!

    无数的猜测声中,大白鄙夷地瞅了一眼地上的小细蛇,黑翼小细蛇跟着抖了几抖,像条蚯蚓一样一拱一拱朝着后方慢慢挪动去……

    唐嫣一屁股坐在地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她的黑翼巨蟒,她的连门主都珍稀非常的玄兽,竟然在一声猫叫之下,吓的变回原形了?万俟迦也变了脸色,一瞬惊惶的朝着宋长老看去,却见宋长老拧着眉毛死死盯着那边的乔青和肥猫。关于这只猫,他们不是没有听说过,只是传闻始终是传闻罢了,玄云宗一事哪怕吹到天上去,没有亲眼见到,这些七大宗门的长老们也不过是嗤笑一声夸大其词。

    可是此时此刻,真正正正看见了一只可以在血统上压制了龙族旁支黑翼巨蟒的玄兽。

    最该死的是,竟然没人知道,那玄兽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猫?

    放他妈的屁!

    有能压制过龙族的猫么?

    上了年纪的长老们,几乎把自己的脑子都给刮干净了,硬是寻不到那只猫的丝毫来历。天知道他们只是被表象给欺骗了,大白实在是太肥太肥了,肥的已经连原形是什么样都看不出来。

    长老们正搜肠刮肚猜测着所有会幻术或者变身让人看不出来历的强大玄兽。看着他们拧着眉毛苦思冥想,乔青摸了摸鼻子,无语瞄了眼怀里的大白。要是他们知道这只猫根本就不是会变身,而是因为太过肥胖而看不出来,还不得一口血喷出三丈远……

    一片哇啦哇啦声中,凤无绝终于轻笑着走出来。

    他深深看了乔青一眼,换回某个少年阴森森的一瞪,挑着剑眉在陆非等人万分鄙视之中乐呵呵一扬手。

    “进城!”

    今日这一场城门闹剧,终于在这一声进城中落下了帷幕。几大宗门有备而来气势汹汹,全然没想过最后会落得这么一个结果。不用多,今日之后,那红衣少年的名声只会更上一层楼。整个鸣凤凰城,乃至整个翼州大陆,她以一人对上数个宗门的消息又会风靡出去……

    乔青抱着大白,一步迈出。

    后方,万人的迎亲队伍,“铿”一声齐刷刷跟在她的身后。

    一片片或热切,或崇拜,或嫉恨,或恶毒的目光中,那红衣少年一身风流,依然故我,迈着悠然的步子踱进了凰城大门。

    *

    城门下唐嫣嫉恨的目光险些把乔青的背影给射穿了。

    她死死攥着拳:“庞长老,就这么让她走了么!本宫今日……”不待说完,一直给她出主意的庞长老冷冷一笑:“公主,放心吧,本来她若只是天赋好,尚且还不会让几大宗门忌惮。可是那不知道是什么的玄兽太过逆天,不论是哪一国,都不会允许有这样的天才在对方的阵营里!”

    唐嫣一愣,迅速朝着万俟迦看去。

    &n“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bsp;果然,他和宋长老也正在窃窃私语,另一边,万象岛和柳宗之人亦是眉目闪动,不知在算计着什么。“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几个宗门平日里多有龃龉,此时在共同的敌人之下,齐齐对视了一眼。这样的一个天才,假以时日,绝对会成长为他们所不能控制无法想象的地步。那么,何不趁着她还未成气候之时……眉目间齐齐闪过一丝阴狠的毒辣之色。这就是翼州大陆,这就是七大宗门。当一个天才出现,如果不能招募,那就——毁灭!

    忽然,眼前一道白色的影子倏然蹿来。

    唐嫣条件反射的一抓,入手的东西是一团毛茸茸的球。她眯起眼睛,望着眼前一双亮晶晶乌溜溜的猫眼,是乔青的猫!其他几个长老一脸的喜色,另外的几个宗门齐齐围了上来。更有不少好奇的武者站在外围。这刚才才大展神通的猫,怎会出现在此处?

    “是跑丢了吧?”

    “嘿,老兄,你可曾听过有玄兽能跑丢了的?”

    各种猜测声中,庞长老和宋长老交流过一个视线。

    杀!

    这玄兽已经认主,留着根本没用。哪怕今天他们两人要丢了各自宗门的面子,也决不能将这么一个祸患留下来!此时虽然不知它为何跑到了这里,但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简直是天赐良机!

    手中的玄气方方聚集起来,只见大白肥圆的身体在唐嫣的手中一转,屁股一扭,将背面对准了她。她还没反应过来,一声细细的“噗”,便钻入耳朵。紧跟着,一团足以毁灭大陆的毒气,吹起大白屁股四周迎风飘扬的白毛,直直喷向唐嫣的脸……

    砰砰砰砰——

    唐嫣倒地。

    万俟迦倒地。

    宋长老和庞长老一记杀招还没放出去,双双倒地。

    接下来,整个城楼之外,在这堪比黑翼巨蟒的毒液攻击一般的毁灭性毒气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骚动哗乱!四散逃跑的,惊慌大叫的,捂住鼻子的,白眼狂翻的,倒地不起的,吐血不止的……一个个只恨自己没生成蜈蚣,晚一步都要“命丧”当场!

    怎一个人仰马翻屁滚尿流?

    此一屁,堪称——惊天一屁!

    大白伸出两只肥肥的爪子捂住脸,尾巴在身后如钟摆一般摇来摇去。露出的一双滴溜溜的猫眼四下里乱滚,看着乱成一团的城门口,得得瑟瑟满地打滚儿:“喵呜~”

    “啊!救命啊!”

    “妈的好臭,这玄兽吃什么长大的!”

    “快跑!快跑!太可怕了,我不想死啊……”

    哇咔咔咔,我今天木有卡结尾哦~

    伦家坚决不是“卡夜”,嗯,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