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章

    那手一捏上帘子,城门之下便响起了一阵骚动。

    各种各样的探究目光落在那只白玉纤纤的手上,若说最近这大半年多的时间里,翼州大陆上哪一个人风头最劲,当属眼前这只手的主人修罗鬼医!

    大燕原本在七国中实力最弱,偏安西南一隅,不论是皇室还是玄云宗,都极少被大陆上所谈及。可这一年,却出了这么一个异数,先是以超过了翼州四公子的惊世天赋,十六岁之龄迈入紫玄。短短四个多月的时间,玄云宗中一鸣惊人,竟然突破了彩虹等级跨入知玄!

    这样的天赋,莫说放在大燕,不论在天下间哪一个宗门,都堪称妖孽!

    相比较这修罗鬼医的横空出世,就连那和她天赋齐平的罗刹太子爷,光芒都黯淡了不少。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正当那修罗鬼医的天赋渐渐淡出人们的讨论时,紧跟着,这好像不惊死人不罢休的主人翁再掀一轮狂潮!摇身一变,竟成了鸣凤的太子妃!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激动么?

    “来了来了,有好戏看了!”

    “啧,这手怎么长的这么娘们,不会是个娘娘腔吧?”

    “这不马上就要看见了么,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修罗鬼医从来是以医术闻名七国,可若说玄气,传闻什么的也不能尽信。瞧瞧其他那几国的人,可都虎视眈眈等着呢。看着吧,各大宗门的天才们光芒都被这么一个穷乡僻壤里出来的掩盖了,想踩着她上位的人多了去了!”

    城门口响起一片细碎的窃窃私语,语气中大多含了一些戏谑之意。

    正要准备下轿的乔青听了个分明,漆黑的眸子里金芒一闪,准备出去的身形也跟着顿住。

    她倒是忘了这一茬,估计能代表各国各宗门而来的使节,无论哪一个都是惊采绝艳天赋卓绝之辈,在七国中都是数得着的人物!而这些人,性格通常高傲,必是不忿被她抢了风头——那么今日这城门口的一出,可就微妙了。

    下马威?

    或者争上位?

    殷红的唇角邪邪一勾,勾起个腹黑之极的弧度,乔青收回手,稳坐轿中。

    “搞什么?”

    眼见着那只手又收了回去,外面这些激动了半天的人齐齐发出一声嘘声。

    这感觉,就好像你蓄积了满满的力道要给人致命一击,结果一拳打出去砸在了棉花上,软塌塌不着力道,只憋回来一腔的愤恨没处发泄。唐嫣站在人群后方,面纱上露出的眼睛里怒意腾腾。身边姑苏让把玩着腰间玉笛挑了挑眉毛。乔青这一手倒是精明,再多的人想拿她当踏脚石,可只要她不出轿子,一切都是白瞎。

    不管到了哪里,也没有说太子妃要在城门口下轿的规矩,你能拿我怎么着?

    凤无绝的鹰眸中闪过丝笑意。

    他比姑苏让要了解乔青,这一手,可不是为了躲。而是为了逼!这些人做足了准备,人家却不接招,那么率先自乱的就是他们的阵脚。

    果然,城门口不少人互相打着眼色,平日里多有芥蒂的几个宗门,此时在同样的目的前暂时摒弃前嫌,将矛头对准了鸣凤。不多时,左侧的一波人中走出一个男子,三十余岁的年纪,端正的面貌中盛着几分睿智。

    “太子妃有礼,在下万俟迦。”

    城门之下的人看见了他,乔青也“看见”了他。

    只是这看,并非是用眼睛,而是通过感知。

    到达知玄之后,是一个感悟天地的境界。耳聪目明,感知力升上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乔青坐在轿子里,凝神感知了外界,并不能看清楚他们的样貌等细节,在感知中,“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看见”的是一团团各色的玄气。“看见”的一瞬,就连她都咋舌了片刻。果真一直呆在大燕有些闭门造车了。这七国之中的高手远比她所想象的多的多。大片大片的蓝紫色光团落入眼中,还有少许连她都看不透之人。

    那只能说明,境界在她之上。

    离开玄云宗前,乔青特意找了时间进藏书阁研究了几日,对于七国中的一些高手天才不似从前眼前一抹黑。就如此时走出来的这个万俟迦,万俟宗门年轻一辈中一等一的高手。三十岁时迈入知玄境界,离着那会儿已经三四年之久,恐怕此时已经到了知玄中级。而他的身后,便有一人乔青完全看不透彻!

    感知落到那人身上的一瞬,一股强大的反弹力量反噬而来,乔青倏然一震,睁开了眼睛。

    同一时刻,万俟迦身后一个六十余岁的长老霍然看向轿子,眼中精芒一闪。

    万俟迦并未发现身后宋长老的端倪,只一抱拳,戏谑道:“久仰太子妃姿容无双,气宇不凡,想必和太子爷站在一起定是男才男貌,登对之极!”

    男才男貌,才指凤无绝,那貌,自然就是说的她了。

    这话名为褒扬,实则暗讽她堂堂男子以色侍人,这等恶毒之言不论换了哪一个男人都受不得!在人群中大片大片的恶意轻笑声中,轿子里的人稳如泰山,懒洋洋的带着几分自恋传了出来。

    “唔,过奖过奖。”

    过奖?

    所有人都是一愣,过奖个屁!这是在夸你么?这修罗鬼医别是个二百五吧,到底是真听不懂还是在装蒜?

    万俟迦紧紧盯着轿帘,像是要透过这一层布把里面的人看穿。显然没想到她是这么个态度。好一个四两拨千斤,这修罗鬼医,恐怕比他想象的还要难缠!一个个的人或者警惕,或者嗤笑,各自猜测着轿子里到底是个何方神圣。

    唯有姑苏让和凤无绝对视了一眼,双双摸了摸鼻子。那小子根本就是拥有强大到逆天的心理素质,一切不和谐之言,进了左耳朵,从右耳朵出来就自动过滤了。

    万俟迦皱着眉又道:“太子妃一路坐着轿子来了鸣凤,全不将流言蜚语世俗道德放在眼里,此等男儿气概,在下佩服!”

    “好说好说。”

    万俟迦朝着另一方打了个眼色,人群中又走出一人,是来自于另一大宗门柳宗之人。这人相比于万俟迦年轻少许,不到三十的年纪,玄气在紫玄巅峰:“在下仰慕太子妃风采已久,传闻阁下天赋过人,不知究竟是否属实?”

    “哪里哪里。”

    “我唐门门主曾言,太子妃的天赋冠绝当世,恐怕连太子爷本人也要望其项背,真乃我年轻一辈中的表率!”这是唐门挑拨离间的。

    “岂敢岂敢。”

    “太子妃远道而来,出大燕,穿数国,一路张扬高调实令我万象岛心向往之。”这是万象岛明朝暗讽的。

    “见笑见笑。”

    “传闻太子妃……”

    “承让承让。”

    “传闻太子妃……”

    “客气客气。”

    外面的人脸都绿了,客气,谁跟你客气,客气你大爷!

    这你来我往大半日的时间,眼见着日头升上了中天。不管外面的人怎么个冷嘲热讽唇枪舌剑,里面的人始终秉持着“四字箴言大法”。管你说什么,好的不好的全当好的听,四两拨千斤稳坐钓鱼台!

    城门之下的众人面面相觑,万俟宗,柳宗,万象岛,唐门,四方势力听着那自恋之极的四个字,眼角狂跳,嘴角狂抽,这他妈到底是个什么人,简直油盐不进!

    万俟迦眯起了眼睛,睿智的面容上闪过丝狠意。

    既然你不出轿,那就逼你出!

    轰——

    庞大到骇人的威压从他身上骤然而出!

    到了知玄以后,可以沟通天地调动自然界的玄气形成威压。一种以自然之力形成的压迫力,不需动手,只这威压便能让低于自己的人犹如泰山压顶!

    万俟迦的气势完全的变了,强悍之极的知玄威压以他为中心向着西面八方沉缓地压了出去。不少人只觉头顶压了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面色苍白连连后退。

    任何的传闻都没有亲眼看见来的震撼。你说的天花乱坠,落到了旁人的耳朵里也没有那个概念。知玄到底是个什么境界?有多强?比起紫玄厉害多少?这些对于普通人来说,都不过是云里雾里。待到真正一出手,强弱差距便一览无余了。

    就连姑苏让和唐嫣都血脉喷涌,胸口窒息,险些站不稳当。两人迅速调动玄气来抵挡着。更不用说那些尚且处于彩虹等级之中的人,仿佛要被生生撕裂!

    这威压冲着轿子逼去,其他人都还只是在威压的边缘。

    焦点瞬间集中在了轿子上!

    这下,想都不用想,那顶轿子必然轰然碎裂。如果里面的人跑不及时,说不得还要受个轻伤。然而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是那顶轿子依旧四平八稳的立着,就连轿前挂着的帘子都没有受到分毫的波及。

    这是怎么回事?

    万俟迦进入知玄已经三年多,总不至于还敌不过这几个月前才晋阶的小子吧?

    一双双眼睛瞪了个滚圆,惊骇还没结束!

    就在这时,轿子里同时升起一股恐怖之极的威压,威压看不见摸不着,却能感觉的到。这压力一来,和万俟迦逼出的狠狠碰撞在了一起!

    没有任何花哨的成分,没有打斗,没有招式,这是纯粹的威压交锋!

    轰——

    交锋之处带起一股排山倒海的气浪,汹涌的能量犹如爆炸一般轰然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平地狂风起,雪沫仿佛一个漏斗被卷到天地间,漫天飞洒,众人遮住眼睛,只听一声轰然巨响,万俟迦便被这威压顶的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直到他一声闷哼,被飞身而起的宋长老给接住,旁人才从巨大的震撼中清醒过来。

    “老天,她也是知玄中级!”

    “什么?中级!”

    “这……这才几个月?”

    匪夷所思的惊呼简直要把凰城给掀翻了,进入知玄之后,初级中级高级每一级都难如登天,所耗费的时间不亚于在彩虹等级上升一整个阶级,没有个三五年根本不可能。看看万俟迦吧,他这个万俟宗门一等一的天才,也是三十岁进入知玄,用了三年时间提升了小小一级。可那修罗鬼医前阵子才突破,现在就到了中级?

    这简直是个笑话!

    天大的笑话!

    一个个眼珠子几乎要脱框而出,就像是那轿帘后面不是坐着一个人,而是蹲着一头活生生的凶兽!

    轿子里的乔青在无数道视线的穿透力中,十分郁闷地摸了摸鼻子。

    她本身玄气天赋就高,这次却是占了并蒂果根须的光。乔青这俩月可没闲着,从大燕到达鸣凤的路上一直在轿子里修炼。没有完全吸收的力量沉淀在身体里,通过这段时间的巩固,终于将并蒂果根须的力量发挥殆尽,一跃到达了知玄中级。

    原本乔青是不会说出来的,怀璧其罪的道理她明白的很。

    七宗之中暗暗的较量不计其数,鸣凤本已经有一个让人眼红的凤无绝,再加上她这太子妃,难保不会让其他几国升了杀意。乔青可不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的绣花枕头。这里面有多少弯弯绕绕,她明白的很。再高的高手也只能看出一个笼统,并不会连你初级还是中级都感知个分明。

    她狂妄,可不傻,自己的本事自己掖着,没必要弄到全天下都知道。

    只不过,当别人都踩上门来了,她要是再忍,那也不是她了。

    狂风散去,雪沫落下。

    万俟迦终于在宋长老的身边站稳,瞳孔连缩精光连射,要是眼神可以杀人,那顶轿子早就要五马分尸。自然,目光杀不了人,哪怕是在方才的威压交锋后,那顶轿子依旧是岿然不动。

    威压的交锋并不会令人受伤,万俟迦只不过是被气浪给逼了出去。

    可输了是小,面子是大!

    七大宗门之人将面子看做比天大,这也是当日在玄云宗,乔青哪怕心有不爽,依旧和老太太在众人面前演了一场戏,将一切放回没人的地方再说的原因。此时此刻,这万俟迦主动挑衅,却连对方的脸都没见着就被掀飞了,无异于是被乔青狠狠踩在了脚底,让万俟宗门颜面扫地!

    那宋长老苍老浑浊的眸子一厉!

    一声大喝已经先他一步:“宋长老,难道万俟宗门要以大欺小?”

    这一声,来自于一直作壁上观的凤无绝。

    这些人能聚在这里,其中不是没有他的放任。一来,给一腔恼恨的媳妇下火。二来,乔青初来乍到,又不是个肯安安稳稳呆在后院的性子,以她招惹是非的能力,在鸣凤没有根基会非常的麻烦。正巧借着这个机会提升她的威望。万俟迦哪怕已经三十多岁,都和他们同属在年轻一辈中。可若这宋长老不顾长辈的脸硬是要出手,他就不能不管了!

    &nbsp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自家的媳妇,死也得护着!

    宋长老眸中厉色一闪,环视在场诸人一周,生生压下了心底的杀意:“凤太子这说的哪里话,小辈间切磋比试本就平常,我万俟宗门也不是没有容人之量。”

    凤无绝负手而立:“那就当本宫误会了。”

    “倒是太子妃……”宋长老一顿,苍老的眸子深深看一眼轿子,闪过一丝隐晦的忌惮,才接着笑道:“这等天赋果真惊人,就连老夫也不得不说一声佩服!想必假以时日,这翼州大陆就是贤伉俪的天下了!”

    这话一落下,姑苏让的心底便叫了一声糟。

    这番话看似褒赏歆羡,实则用意歹毒。

    看看城门口的其他几个宗门吧,被这么一提醒,齐齐眸色一闪。就连姑苏家族的长老都垂下了头,不知在算计着什么。

    的确如此,这两个人,天赋一个比一个妖孽,此时他们尚且年轻,还不放在他们这些老一辈的眼中。可若是再过上几年呢?十几年,几十年呢?若要让这两人安安稳稳的成长下去,究竟能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这谁也说不准。

    但是肯定的,这翼州大陆,可还有其他几国的立足之地?

    面对这些猜疑忌惮,凤无绝只微一勾唇,深邃的眼底看不出什么情绪:“宋长老此话未免冲动了,若让三圣门听见,可不得笑掉了他们的大牙。”

    宋长老一噎,死死盯着他。

    凤无绝他也是第一次见,原本和旁人所想的一样,传闻不可尽信。这罗刹太子爷名声虽响,可到底也是个二十余岁的年轻人。年轻人么,难免心高气傲年轻气盛。他那句话一说完,这凤无绝还不得自得非常?可是显然的,他除了天赋高,心智也不是常人可比,一句话连消带打,便让他刚刚挑起的矛盾化为乌有。

    其他几宗纷纷松了一口气。

    是了,竟然忘了三圣门。

    玄气到达一定境界之后,谁还会在世俗中羁绊呢?翼州大陆上凤太后独大的一个原因,便是其他高手纷纷去了三圣门,追求更高更甚的武学层次去了。这两人天赋是高,可今日之后,几大宗门谁不留有了几分警惕,哼,能不能活着到达高手的层次都难说!

    哪怕真的成为高手,上头还有深不可测的三圣门压着,现在担心,未免杞人忧天了。

    凤无绝一句说完,见目的达到,便不再多说。

    耳边无数对那轿子里乔青的猜测,更有无数的赞叹声不绝于耳。低低的讨论声中,几个有备而来的宗门都没了法子。本也是因着以为那修罗鬼医不过沽名钓誉,说不得玄气根本就没有想象中的高。他们的准备都是针对玄气,正好借着她最近的名声给自家的年轻子弟们当做跳板。

    可是这会儿,人家活生生的知玄中级坐在里面。

    “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老一辈的不能出手,年轻的又不是对手,这什么有备而来就仿佛变成了一个笑话,直接把他们逼近了死胡同。这就让开道路放人大模大样的进城?到现在连人家是高是矮是圆是扁都没看见,靠,丢不起这人。

    场面一时僵持下来。

    凤无绝深深看了一眼死都不下轿子的乔青,鹰眸一弯,笑意满满。

    这副闷骚表情一丝不差的落在唐嫣的眼里,面纱下的脸上尽是羞恼。一边姑苏让把玩着玉笛讽刺一笑,忽然,一个唐门的长老走上来,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姑苏让眉峰一皱,见唐嫣眼中一喜,连连点了点头。

    那长老朝后方打了个眼色,人群中迅速响起一阵骚动。

    “太子妃,救命啊!”

    带着哭声的大喊一声接着一声。

    一个老汉拨开人群,扶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拼命挤进了轿子前。这情况来的突然,众人皆愣住了。这七宗之间的事情百姓们看不明白也不敢明白。他们聚在这里只是凑个热闹,什么时候,轮得到一个平民百姓冲到最前?

    砰的一声,那老汉伏地便拜:“参见太子妃!太子妃,救救小人的孙子吧!”

    老汉衣衫褴褛,看上去当真是像个普通的百姓。他跪在地上连连磕着头,不一会儿,脏兮兮的额头上已经全是血。一边的青年半弓着身子蜷缩成一只虾米,像是被病痛所折磨着,在地上夸张的滚来滚去。

    一些精明的人已经瞧出了端倪。

    不过管它的呢,是真是假都无所谓,要的就是挑衅!有人立即出声帮腔:“老头,你孙子得了什么病症?太子妃可是修罗鬼医,天下间就没有她不能诊治的病症,快和太子妃详细说说。”

    那老头眼中一喜,面上却是如丧考妣,痛哭连连:“是肠痈,肠痈啊!”

    肠痈,不治之症。

    几大宗门的人,眼里闪过幸灾乐祸的神色。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翼州大陆上的大夫,多是治疗刀剑损伤。毒术蛊术也在其内。可对于病症方面,极少有人会去钻研。尤其是那修罗鬼医,可不是个给普通人看诊的大夫。这麻烦找的倒是准,若是治不好,谁也不会去说修罗鬼医不擅长此项。

    只会说她医术不殆,徒有虚名!

    凤无绝冷笑一声:“你倒是有点本事,连肠痈都看的出来。”

    那老头一瞬慌乱,借着磕头掩饰了过去:“回太子爷,小人不是第一次带着孙儿看大夫,城里不少大夫都看过了。小人什么都不懂,今天才听说太子妃是有名的神医,太子妃菩萨心肠,救救小人的孙子吧!”说着,又砰砰砰磕起头来。

    “菩萨心肠?”

    一直安静的轿子内终于响起了这句懒洋洋的反问:“你倒是说说,呵,谁告诉你我是菩萨心肠?”

    那老头呆滞了一瞬,他就随口那么一说,修罗鬼医的名声之差,全大陆谁不知道?哪有人会说她是菩萨心肠?不等他编好了说辞,乔青已经不耐烦了。整整一个上午,看在他们等了半天的架势,她愿意陪着玩会儿。可到了现在,明明已经没辙了,还搞出这些事儿,真是没完没了了!

    “走。”

    “是,太子妃!”

    陆言一摆手,后方汉子们立即冲上来准备抬轿子。

    那老头愣在原地,一边满地打滚的青年也跟着顿了一顿。城门口出现了一瞬的静窒,众人望着那顶由始至终淡定非常的轿子哭笑不得。果然是修罗鬼医,根本连解释和掩饰都懒得,连个理由都不屑于去找,直接就是不治。

    什么草菅人命,什么嚣张狂妄,你们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等到有病有灾了没处治了,还不是一个个要去她门前好声好气的求。

    唐嫣更是想不到,这乔青根本就不接招!

    她更想不到,等了一上午,还真真就连那轿中人的样貌都见不着!被唐门雪藏了十七年的小公主,如何能让她这样就走了?唐嫣二话不说,高声喝道:“堂堂鸣凤太子妃,竟不管鸣凤百姓的死活!明明有一身医术,却罔顾性命,置百姓于水深火热中,你何德何能位居妃位?实在羞煞我等!”

    这一声,极其响亮。

    整个凰城城门口,每个人都听的清楚分明,自然也包括乔青。

    一片静谧中,她忽然轻轻笑出声来,这笑声中仿佛含着眸中奇特的意味,有点玩味,有点邪佞。像是一个大人面对无理取闹的稚龄孩童,看够了这孩子耍弄出的百般洋相,终于准备教训一二。

    只从这笑声中的不屑,就让唐嫣心头恼怒:“你笑什么?”

    “问话之前,先把自己名字报上来。”

    唐嫣从没想到过,轿中人会完全不知道她的身份。她冷笑一声,面纱下的下颔微微扬起个骄傲的弧度:“唐门,唐嫣!”

    四个字,在城门下扬起轩然大波。

    唐嫣的名字是最近一些日子才开始流传于大陆,不,并不能说是大陆,仅仅是流传在鸣凤的凰城。在此之前,根本从未有人听说过这唐嫣的名号,可唐门的使节一来,不少有眼力的人一眼看出这唐嫣的不凡。

    ——十七岁的紫玄。

    想想看吧,哪怕是现在风头强劲的乔青和凤无绝,在大半年前也只是紫玄而已。谁知道这唐嫣,会不会就是下一个修罗鬼医?能被唐门悉心保护着收藏着,不露出一丁点风声的公主,那天赋果真是妖孽!

    自然了,这要去掉乔青这妖孽中的妖孽。

    只短短数日,唐嫣的名声越传越广,在七宗之间,已经不是秘密了。可大多数人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唐嫣先前站在人群后,和姑苏让一起来,不声不响并未引起注意,众人只以为这是姑苏家族之人。此时她名号一报出来,便纷纷有人对号入座,大肆讨论起这唐门新秀来。

    “原来她就是唐嫣。”

    “什么人,没听说过啊,唐门的?”

    “嘿,兄弟,你太孤陋寡闻了,最近这唐门小公主风头很盛啊!”

    面纱下的嘴角得意一扬,唐嫣条件反射看向凤无绝。

    奈何,某男一门心思全放在轿中人的身上,眼角都没分去半个。鹰眸一眨不眨望着轿子,明明看不见里面的人,却好像那顶破轿子比她的吸引力强上她一万倍!唐嫣咬住唇,冰冷而骄傲的目光霍然射向轿子:“修罗鬼医,你知道了本宫的身份了,剩下的,你怎么说!”

    轿子里只吐出了一个字:“乖。”

    噗嗤——

    姑苏让率先喷笑出声,这一声,就好像一个引爆器,整个城门口喷笑连连,抖着肩膀像是羊癫疯一样。

    这修罗鬼医也太损了,不过仔细想想,不是乖是什么?唐门这小公主常年被捧在宗门里,明显不怎么知晓人情世故。人家让你报名字,你就傻乎乎报上了名字,报完了还得意洋洋。偏生对方根本没拿你当盘儿菜。

    唐嫣的脸涨得通红,只一会儿,她又恢复了那骄傲的神色。

    “你莫想转移话题,堂堂鸣凤太子妃,竟不管鸣凤百姓的死活!你若是承认自己医术不行那也算了,可偏偏避过此谈,分明是不将百姓人命放在眼里,何德何能位居妃位?”

    “哦?我无德无能不可位居妃位,那唐家小公主不妨说来听听,那太子妃一位,谁合适?”

    慵懒的嗓音传出轿子,带着几分玩味和戏谑。众人都听出了里面的意思,一时暧昧的目光看向唐嫣,这女子,该不会是看中了罗刹太子爷了吧?啧啧,难不成又有好戏瞧了?唐门公主和罗刹鬼医抢夫婿?

    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抢另一个男人?

    太劲爆了!

    唐嫣飞快看向凤无绝,毫不掩饰地火辣目光。从她出生以来,就不知道什么叫伪装,但凡她要的,她喜欢的,她看中的,都会得到!哪怕是强取豪夺,那就是她的!唐嫣眸子一厉,视线中的人却根本没看她,只有些不相信地掏了掏耳朵。貌似,好像,仿佛,他从这话里听出了几分酸溜溜的味道?

    凤无绝亢奋了,自然,面上是不会显示给旁人的,一双鹰眸更加温柔地瞧着轿子,那目光,藕断丝连的,几乎要把轿子给腻歪化了。

    后面陆峰三人齐齐翻了个大白眼。

    爷,重点不是这个好么?

    重点明明是唐家那小公主看上你了,你是以怎样强大的心理将楼给歪到这里的?

    哗——

    城门之下,响起一阵掩不住的骚动。

    原来是不知何时,唐嫣将脸上的面纱取了下来,她高昂着头,一眨不眨盯着凤无绝,自信满满地接受着阵阵惊叹哗然。她的确很美,肤如凝脂,面如秋月,这张十七岁的女子容颜,让在场的人齐齐呼吸一窒。

    这美还不仅仅流于表面,精致的眉目中更有一种身份上透出的高贵。气质宛若冰霜皑雪,似是一只踏足于冰雪之上的骄傲凤凰!

    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钻入唐嫣的耳朵,让她下巴扬起的弧度更高。

    “嘶,果真美人!”

    “估计这样的容貌,是个男人都顶不住吧?”

    “嘿,你猜这唐家小公主一出现,罗刹太子爷会不会立即转移了目标,不娶那修罗鬼……鬼……鬼……”

    一个“鬼”字,像是倒带一样几次都没吐个完整。城门之下的七嘴八舌声渐渐弱了下来,那原本看向唐嫣的目光集体转移到了别处。直到最后,整个凰城之外,数不尽的人却没有一丝丝的声响。

    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那一上午都没动过分毫的轿帘,正被一红衣男子轻轻挑开,嘴角噙着抹悠然笑意缓步而出。

    曳地的衣摆翩跹落下,直到此刻,那神秘非常让人念想了一上午的人,终于展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无数双眼睛霎时瞪圆了。

    瞳孔紧跟着齐齐一缩,染上重重惊艳!

    不得不说,早在之前,这所有的人眼里,已经将这未来太子妃定义成了一个伪娘。潜意识里,一个能被男人娶为太子妃的人,不是那种走两步摇三下涂脂抹粉香气逼人的娘娘腔,又是什么?只从最开始那只手便能看出,五指修长,指骨纤细,莹润柔美比之女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是此时此刻,落入眼中的翩翩公子,又哪里有什么女气?

    一举手一投足散发着慵懒而风流的魅力,绝美的眉目仿佛画中走出的人儿,一颦一笑夺尽春花秋月姹紫嫣红的风情!那一双漆黑的眸子,眼尾微挑,半睁不闭,懒洋洋在满场中盈盈一扫,偏生带出个凌厉逼人的压迫之感!

    一如林中高士,清雅绝伦。

    又如夜下鬼魅,妖异潋滟。

    极端又和谐的两种气质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不由让众人想起万俟迦最开始的那句讽刺之言:姿容无双,气宇不凡。此时再看,便似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般,显得那么合衬了。众人目光发直,移不开眼,之前准备的一腔腔冷嘲热讽,此时全部僵在嘴边,全然用不上了。

    唐嫣落下面纱之时,场内是连番的惊艳和议论声。

    到了乔青出轿,这声音一瞬化为乌有,全数消失。

    这还不是最好的对比么?此时再看那唐嫣,方才还是美玉明珠一般的姿容,在这修罗鬼医的衬托之下,便似是蒙了尘,落了光……

    凤凰还是那只凤凰,只不过——

    一只是踏足于冰雪之上的掉毛鸟。

    一只是涅槃于烈焰之中的火中凤!

    一片静止的城门之下,凤无绝环视一周,在一束束惊艳的视线中,第一次质疑了自己的决定。只看那小子懒洋洋站在轿子前,明明什么都没干已经招猫逗狗煞倒一大片!凤无绝那一双剑眉几乎要拧成个疙瘩。

    什么叫自搬石头自砸脚?自家媳妇放在这么多人的眼前,真真是该死的不爽啊!

    不过他也知道,倚着乔青的性子,天生就该是个万人瞩目的。

    若是真的把她藏起来,反倒是珠玉蒙尘了。

    凤无绝的心里百般纠结,那眉头更是纠成了一团。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站在轿子前面的乔青。心情很好的朝着唐嫣远远飞了个媚眼。

    唐嫣的脸色煞白,她恼怒的攥起双拳,掌中已经被指甲拧出了血色。她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之前一直不出轿子,偏偏在自己把面纱去了,旁人连番惊赞之时走了出来。不早一分,不晚一分,一句话不说只这一出轿的动作,便让她之前的一切都仿佛小丑亮相!

    ——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羞愤!

    唐嫣这十七年来,都没试过这么的丢脸!

    乔青笑盈盈朝她挑挑眉,老子还就是故意的。

    就像姑苏让所想,哪怕只是个名义上的,凤无绝也是她的人!她在不在乎是一码事,她的东西她的人却容不得别人肖想!再说轿子前面这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百姓,人家阵势都摆出来了,整整一个上午,对方一波一波的车轮战找麻烦。他们玩够了,也总该轮到自己出来玩玩了。否则怎么对得起对方的一腔腔热情和准备?

    只不过,既然是玩,总有输赢。

    你们激了我出来,就要有输到一败涂地的觉悟!

    这一挑眉一噙笑中的意思,唐嫣一丝不落的接收了。她咬住唇瓣足有良久良久,这之中,在场的人依旧无人说话,在凤无绝万分不爽的醋意翻飞中,怔怔望着乔青。忽然,后方一个老者凑了上来,在唐嫣耳边悄声说了几句什么。这老者正是一开始提出肠痈之事的那个人。唐嫣蹙起的眉毛在他的耳语中缓缓展开,不多时,改为一种自信满满的笑意。

    这笑意,让万俟迦等人看了个分明。

    他们先是一愣,然后仿佛是想起了什么,惊喜地对视了几眼。然后紧跟着,万象岛,柳宗,这两个宗门也齐齐朝着唐门看去,四个之前摒弃了前嫌的宗门再次对视一眼,闪过丝对唐嫣的自信神色。

    尤其是万俟迦,挑衅地目光看向轿前双臂环胸的乔青,像是有人即将出头为他报仇一般。

    乔青眨眨眼,心说这群人哪里来的自信?

    这里发生的事情,不少人都发现了端倪,纷纷窃窃私语了起来。难道唐门还有什么后招?或者说,有压箱底的东西没拿出来?凤无绝看向姑苏让,他正微垂着头眉毛轻拧。仿佛也想起了什么,姑苏让霍然抬头!

    同一时间,唐嫣恢复到那骄傲凤凰一般的神色,一步迈出,直指乔青:

    “修罗鬼医!我唐嫣在此,正式向你提出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