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七十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七十章

    乔青坐在青楼里。

    两人要了一个包厢,四个姑娘两两围在左右,斟酒添菜,笑语晏晏。另有一个女子在案后抚琴,清音妙曲,秋波暗送。

    到了此时此刻,她才终于明白了这晖城白日热闹夜晚冷清的原因。主街之后拐过几个巷子,便是这位置隐蔽的排排花街。几乎全晖城的男人晚上都聚集到了这里来。从包厢中望下去,灯红酒绿纸醉金迷,门口正有挥着帕子的姑娘迎来往送。白日里衣冠楚楚的男人变身衣冠禽兽,一叠银票塞进女子大敞的肚兜里,换来惊喜的娇笑声声。

    而大堂内亦是如此。

    姑娘们清一色的制服,肚兜之外一件若隐若现的薄纱,坦胸露乳穿堂过室。

    祈灵以扇面遮着半边红通通的脸:“吴大哥,这晖城怪吧?”

    乔青饮下姑娘送到嘴边的酒,的确是怪,大燕民风开放,却也不至于到这种地步。尤其是不只这一家,这一溜的花街全部如此,果然是山高皇帝远么?

    祈灵一边吃,一边四下里好奇的乱看:“听说这晖城的所有青楼,可都是同一个人的产业呢。”

    “同一人?”

    乔青方方来了兴致,若是同一人开的,能把色情事业做到这般,人才啊!那弹琴的姑娘手下一顿,跟着笑了起来:“两位公子这话可奇怪了,晖城这几条花街里的青楼算起来该有几十家了,若是同一个东家,那得是多大的能耐?”

    “不是么?”祈灵问。

    “当然不是了,如果是同一人的,干脆开成一间不是更好?”

    “也是哦,我也只是听大哥说的。上次来这边的时候,大哥说这些青楼像是同一人的手笔。灵儿想上来见识见识,大哥死活不让,板着脸险些教训我!还是吴大哥好。”祈灵吐吐舌头,想起自家大哥的警告:“不过今天也怪,大哥一下午都心不在焉的,若是平时他肯定看住我了。”

    乔青挑了挑眉,恐怕祈风是有事要忙,才放任这丫头来找自己。还有什么比一个紫玄的保镖更安全?

    “公子,再喝一杯啊!”姑娘再一次递来了酒盏,乔青握住她的手,引着喝了下去。

    那姑娘笑着拍她一把:“公子,你好坏。”

    乔青垂下眸子,身边这女子的经脉中只有少许的玄气流动,应是大陆上普通百姓的天赋,至多是赤玄。也就是说,这些楼里的姑娘的确只是普通的青楼女子。而刚才……祈灵说话的声音不算大,这偌大包厢里坐着老远的一个弹琴的姑娘竟也能听见?更不用这琴声流淌,说四周乱哄哄的调笑声嗡嗡作响。

    嘴角勾起抹兴味盎然的弧度,有意思,一个普通的青楼竟也藏龙卧虎。

    “姑娘琴艺过人,在这一介小小青楼里弹琴卖艺,倒是委屈了。”

    弹琴的女子一愣,见那红衣公子色迷迷地摸着下巴,顿时明白了过来。心知又是一个对她起了主意的臭男人罢了。心下厌烦,面上只敷衍笑道:“公子谬赞,素儿自小在晖城长大,不愿离乡背井。”

    乔青点点头,惋惜的叹气一声。

    “吴大哥,你看,是他!”

    祈灵瞪大了眼,指着楼下一个男人惊呼道。乔青眯着眼睛看过去,楼下门口处,衣着华贵的男人一进门,便有一个小厮迎了上去。眨眼的功夫,已经领着拐去了厢房。正是白日客栈里有蛇形纹身的那一行人中之一。

    流畅的曲子忽的一顿,复又立即接上。

    乔青笑着拍拍男装打扮的小丫头:“看你,才喝了这么点儿,就快要醉了。”

    祈灵眨眨眼,揉着太阳穴傻笑:“眼花了。”

    “眼花了就走吧,再喝下去就得我背你回去了。”

    她站起身,小丫头立即跟着站起来,作势摇摇晃晃的搀着她。乔青入乡随俗,从衣袖中掏出一摞银票,一个姑娘一把塞进了肚兜里,姑娘立马笑的像朵花:“公子慢些走,咱们送公子下去。”

    乔青笑着搂过一个女子,走出房间。

    到了拐角处,远远的那素儿从另一个方向快步去了,乔青靠在这女子肩头,笑着问道:“那边是哪里?”

    姑娘满面红霞的捶她一下:“还说要走呢,原来公子想留宿!”

    心下明了,恐怕喝完了花酒点姑娘过夜,就在那个方向了。带着酒气的呼吸吐在姑娘的颈侧,再掏出一叠银票,晃了晃:“爷和兄弟一起留宿。”

    姑娘一愣,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竟是想两个男人一起……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红衣男子,长的真是美,怎么竟有这种变态的癖好。不过银子在眼前,不赚的是傻子。姑娘红着脸扫了眼一旁满头问号的祈灵:“公子想怎样,凝霜就怎样。”

    乔青左边扯过祈灵,右边搂着凝霜,朝那留宿的厢房区拐去。这青楼极大,走了大概有两柱香的时间,才看见如客栈一般的长廊。一扇扇木门内隐约传出男女的低吼娇吟,每一个房门都差不多,也不知那男人究竟在哪,还有那素儿,直觉上她是去找那个蛇纹男子。

    至于乔青,她只是刚才灵光一闪,想到了这白日里似曾相识的蛇形纹身在哪里见过了。十年前,乔府,老槐树下,将她和乔家八小姐一同带到乔伯渊夫妇眼前的的那个黑衣人,手上便有一个类似的图腾!

    是的,类似,并不完全相同的蛇纹,却同样阴邪的感觉。

    “吴吴吴……”

    身后,祈灵揪着自己的领子,面红耳赤结结巴巴。

    乔青一转头,看这丫头一脸惊恐不住的往后退,先是迷茫,再是明了,然后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靠,三个女人,能干什么!自然,祈灵是不知道的,她还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中,耳边每一个房门内传出的暧昧淫靡声,让她脑子都空白了。

    祈灵还在往后推。

    砰一声,乔青无语抚额,眼睁睁看着她撞开了身后的一扇木门。

    她条件反射回头看,房间内的景象就这么一览无余的落入了乔青和祈灵的眼中。房内的人正酣畅淋漓的纠缠着,一张大床上的男女也被这突然的变故给吓的一愣,转过头来朝外看。

    四人,八目相对。

    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白花花的两个身体刺激着祈灵的视网膜,她瞳孔大张发出了一声足以震破屋顶的尖叫。

    里面两个受害者原本挺淡定,却被这尖叫声一吓,那女子扯过被子就朝身上裹。被子不小心碰翻了床边的烛台,蜡烛一倒,被子点燃。女人惊惶的丢开被子,男人连滚带爬的跳下床。被子落到了帷幔下,帷幔再燃,小小的火苗越蹿越高,浑身赤裸的男女光着屁股逃出房门一路发出崩溃的大叫。

    祈灵的大叫和男女的大叫汇聚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四面八方立即被引来了无数的人,房门一扇扇打开,长廊尽头站满了看热闹的客人,有姑娘小厮提着水桶前来灭火……

    整个青楼人仰马翻!

    乔青站在门口,只想以头抢地。

    得,这下好了,什么也不用查了。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儿!”很快,混乱很快被制止,尚未熊熊燃烧的火苗被扑灭。青楼里的老鸨慌慌张张跑了过来,一眼瞧见被烧的七零八落的房间,蹲在地上就嚎啕大哭:“哎呀我的妈啊,怎么变成这样了?”

    凝霜走出来,神色还有些浑浑噩噩。平日里这青楼喝多了推错门的也不是没有,可今天……她怎么也没想明白怎么只是撞开一扇门,这事儿就演变成了这样……

    凝霜几句话将这事儿解释了个清楚。

    一道道视线全部朝着门口的祈灵和乔青汇聚去,所有围着的人都捂脸,这得是多大的扫把星,才能干出这样的事儿啊?

    祈灵这会儿也想明白了,红着脸朝乔青身后钻,苦着小脸儿弱弱唤:“吴珏哥哥。”

    哗——

    “你们听见没,喊的是谁?吴……”

    “我的天啊,原来这就是这阵子传的沸沸扬扬的玄王爷?”

    “刚才那凝霜姑娘说的什么来着,他们是要和她在青楼里留宿啊!两男一女啊!”

    嗡嗡讨论声汇聚在一起,如一场风暴席卷在青楼里。乔青在万众瞩目之下听着耳边又是讨论扫把星,又是讨论两男一女怪癖变态,非常之无辜的摸了摸鼻子,这次她真不是故意的啊……

    自然了,她也知道,不管是不是故意的,这笔账又得算自己头上了。她可不相信宫无绝知道这些消息会不往她身上想,指不定那男人现在已经在计划怎么把她五马分尸了。乔青咂了咂嘴,只望近期之内别碰着那哥们。

    老鸨刷一下站起来,管她是不是王爷,也得赔钱!

    乔青很自觉,袖子里再掏出一叠银票,终于将这事儿给压了下去。

    ……

    直到拽着祈灵走出了青楼大门,还能听见里面的人左一个“玄王爷”又一个“宫无绝”的议论着。这就叫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嗯,也叫躺着都中枪。祈灵揪着麻花辫快要哭了,眼泪在眼眶里逛荡着:“吴大哥,对不起……”

    乔青叹气,揉揉小丫头的脑袋:“没事,那男人的名号本来也不咋地,应该不会介意再加上几笔的吧。”

    祈灵没听清,只抹着眼泪苦着脸:“吴大哥今天花了好多银子。”

    “唔。”

    这个乔青倒是真无所谓,反正那银子也不是她的。身上还放着一摞借据呢,加起来一共几百万两的银子,挥金如土的什么的小意思。想起这个就笑眯眯的少年自然不知道,这几百万两银子再过上两三天,就会全部进到了旁人的衣兜里——一个子儿都不少。

    她现在纠结的还是那个蛇形纹身的男人。

    那男人明显和这青楼有所联系,这青楼里的姑娘们只是普通的少女,看样子那老鸨也正常的很。问题就出在弹琴的那个素儿身上,像素儿那样的女子不会只有一个,她们在每个房间中弹琴,是要打探什么?还是如何?还有一提起这些青楼属于同一人,素儿的反应……

    当年除了一个玄云宗之外,还有一个势力,一个人。至今为止,她都没有查到另外一个势力属于哪里,更不用说那个直到现在,她都无法确定玄气等级的黑衣人。

    而这个蛇形纹身的男人,算是给此事添了一点眉目。

    这次让祈灵一搅合,没了探查的机会,下次恐怕还要再到这青楼来跑一趟。也不知今天之后,会不会打草惊蛇……

    “吴大哥……火……火……”

    “没事,刚才都扑灭了。”

    乔青回忆着两个蛇形图腾的不同,随口应着,却见祈灵猛的一拉她袖子。乔青抬头,脸色瞬间凝重下来,只见远远的天幕上被火红的颜色染的一片艳丽,浓烟滚滚,火苗熊熊。周围不少人都发现了端倪,朝着着火的方向跑。

    而那个着火的地方,如果乔青没猜错的话,正是春晖客栈!

    她一把抄起祈灵朝那方飞快的飞去。

    春晖客栈之外,离着越近便能感觉到热浪扑面。烈火在风中噼噼啪啪作响,铺天盖地的蔓延着,已经烧的不成了样子。房梁轰然倾塌下来,掌柜的跪坐在地上满面惨白,小二哭的稀里哗啦已经吓傻了,外面远远围着看热闹的百姓,里三层外三层。还有不少人穿着亵衣拎着包袱灰头土脸的往外冲……

    乔青落地,无紫非杏从人群中冲出来:“公子,你没事就好了。”

    火势一起,两人便冲到她房间去找,里面空无一人她们才放了心,再找过祈灵和祈风的房间,将迷迷糊糊睡着的兰萧给拖起来,才冲了出来。这会儿在外面等了这么久,哪怕知道乔青不在,也难免担心。

    祈灵猛然反应了过来,抓着两人就问:“我大哥呢?无紫姐姐,大哥呢,大哥去哪了?”

    无紫非杏对视一眼:“咱们没瞧见祈公子,他房里是空的。祈公子可是紫玄……”

    “大哥伤风了,他在房里睡觉的!”话没说完,祈灵哭着就往里冲:“大哥!”冲到一半的身形一顿,忽然晕了过去。乔青接住她,放到无紫和非杏手里:“照顾这丫头,我进去看看。”

    话落,飞身进入了烈火中的客栈。

    乔青并不认为祈风会在里面,不过事有万一,这火起的莫名其妙太过突然,她不能不把这件事和祈风或者自己联系在一起。回想今天的一切,从看见那蛇形纹身的男人开始,再到祈风的反常,还有青楼里发现端倪,出来便见客栈大火,这一切是不是太过巧合了些?乔青总感觉有一张看不见的网将她困在了里面。

    像是有谁,有什么人,在引着她发现这一切……

    而最可怕的便是,今日这一切都不过是凑巧,凑巧几人住在了春晖客栈碰见了那几个男人,凑巧祈灵带着她去了青楼,凑巧她发现了那素儿的问题……而如果她没有去青楼呢?没有选择春晖客栈呢?

    一团乱麻缠在脑子里,这些乔青都无法回答。

    火焰在身边跳跃焚烧着,入目一切都看不清楚,唯有浓烟滚滚呛的喉咙发疼。

    乔青行动很快,四周不断有大片的砖木坍塌下来,一片狼藉中,只剩为数不多的柱子还在支撑着。她依照记忆找到了祈风的房间,只一临近,心中便是一跳。里面有极其微弱的呼吸,祈风竟然真的在!

    推门而入,便看见躺在床上的祈风,乔青只看了一眼就能断定,他中毒了!无紫非杏说房中是空的,那就说明是大火烧起来之后,有人把中了毒的祈风送了进来,伪装成意外烧死的假象。来不及想祈风去了哪里,是什么人给身为紫玄的他下了毒又将他送回这客栈,她迅速抱起尚存一息的祈风飞出了窗子。

    轰——

    身后一声巨响,滚滚火浪灼热的逼来。

    乔青飞出的一瞬,这春晖客栈终于完全坍塌,在越烧越烈的火势中化为了一堆齑粉。

    乔青落下来,无紫非杏扶着昏迷的祈灵上来:“公子,祈公子他……”

    她摇摇头,现在一切都很乱,这些都要等祈风醒来才知道。乔青抱着奄奄一息的祈风,给他喂下一个最为常用的解毒丸,延缓毒素发作的时间:“兰萧呢?”

    无紫非杏一愣:“诶?刚才还在咱们身边的。”

    乔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青深深叹了口气,在四下里围着的乌压压的人群里扫了一周,忽然,顿住。

    那人群中她寻到了兰萧的身影,此时他正被人提溜在手里,弱弱抬手朝她挥了挥爪,一张秀逸的脸上写满了“完蛋”这两个字。目光移动,移动到抓着兰萧的那只手,这手很熟悉,她曾覆在其上,也曾和它拴了六天。

    乔青忍不住仰头望天,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哥们咋来了?

    宫无绝抓着兰萧,嘴角“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勾起抹让乔青心惊胆战的弧度,视线却不落在她的脸上,而是放在了她怀里抱着的祈风身上。或者说,是她抱着祈风的这个亲密姿态……

    乔青不知为何,有点心虚的感觉。她看了会儿天,看了会儿地,看了会儿祈风,又看了会儿烧成了灰烬的客栈。终于顶不住对面强大的执念深深的目光。迎上,微笑:

    “咳咳,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