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六十四章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六十四章

    夜色浓郁,星月无光。

    皇宫中从来杳无人迹的冷宫,此时却是热闹非凡。

    宫外冷冷清清,杂草丛生。宫内灯烛摇曳,人影晃动。透过模糊的窗纸,一条条影子朦朦胧胧映照其上,乍一看去,足有数十人之多。

    这数十人尽皆围着四个白胡子老头,悄不作声望着老头案前的一方盒子。若是有朝中之人在此,定能认出来,这些全部是来自于乔家的大夫。

    乔伯岚抻着脖子,盯着四个老头满目火热,身后有人悄悄拽他袖子:“大伯,这真的是半夏谷的四长老?”

    此人,便是当日医术大考上中毒休养的乔邱。

    乔邱醒来之后,一切都已尘埃落定。乔伯岚欣赏他医术方面的天分,专程向乔青求情饶他一命。乔青想了很久才汗颜的想起还有这么一号人,根本早八辈子就忘到脑后去了。乔伯岚郑重求情,她便准了他继续留在乔府,跟着乔伯岚学医。这人经过了一场变故之后,傲气和尖锐稍稍磨平,倒是比起从前淡泊了不少。

    他这一问,乔伯岚也觉得不可思议。

    翼州大陆七国七宗三圣门,其中并未有半夏谷的位置。

    可是谁又敢说,半夏谷不是站在大陆顶端的一方势力?

    医者,在大陆上的地位本就不低,更何况是一个全大陆的至高医学之地。各大宗门势力甚至一些隐世不出的高人都会去求医,时日久了,哪个势力里没有几个宗主长老的欠下半夏谷的人情?武者重诺,这来来往往间,半夏谷便成为了大陆上的一个异数——医学圣地。

    这医学圣地和大陆的尚武精神不同,半夏谷尚医。里面除了大夫还是大夫,大多数人在玄气上不过平平,除去那神秘非常的半夏谷主外,武力值可说非常之低。但是低归低,谁敢瞧不起?难道不怕那些欠了半夏谷人情的高手们拿着大刀追着你屁股砍么,只想想那个画面吧,都能让人头皮发麻。所以一旦是半夏谷的人出山,不论走到哪里,定会受到各个势力的优待。

    其中尤其谷内的四大长老为甚,不过那是四个医术疯子,几乎从不出谷。

    可是此时此刻,这从不出谷的四个医术疯子,就那么活生生的站在了冷宫里乔家人的眼前。今早见到他们的时候,乔伯岚简直怀疑自己眼花了,要不是这四个老头眼高于顶一副“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臭屁模样,十分符合传闻中的牛气哄哄。乔伯岚几乎想扒拉扒拉他们的脸,看看有没有人皮面具之类的东西。

    连他这等沉稳的人都不信,也难怪乔邱一个劲儿的求证了。

    四长老听到头顶的动静,四个脑袋同时抬起来,狠狠瞪了打扰他们的人一眼。乔邱躬身道了个歉,四个老头才哼一声满意了,继续研究着眼前盒子里的蛊虫。

    “四长老,如何?”

    乔青走上来,那四个刚才还眼睛长在脑门上的长老立马齐齐起立。在她威胁的一眼瞪视下,忍住了躬身行礼的冲动:“回少……回乔公子,此蛊我等已经有了眉目,和乔公子预测的分毫不差,乃是通过一种秘法以偶代人,施以蛊毒。但是一来,这人偶只是个媒介,毕竟不是人之本身,二来这蛊恐怕那主人也尚未完全控制,想要真正炼制成药人,所费时间不菲啊!”

    四人捋着胡子分析完毕,又忍不住笑眯眯恭维了一番。

    “乔公子果然大智慧,能想到从这蛊虫中获取到炼制药人的秘方!”

    “乔公子医术超绝,不过几日时间便看出其中端倪!”

    “乔公子一表人才,真真令老夫心驰神往!”

    “我等佩服,佩服……”

    四周一片寂静。

    乔青抚着额头连看都不用看,已经听到了一片乔家人下巴落地的声音。大智慧和医术超绝就罢了,老子一表人才你们佩服个屁!这四个老家伙,什么破演技!

    无紫非杏对视一眼,憋着笑低下了头,这就是奴性啊奴性。

    半夏谷里谁不把公子捧在手心里,那可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尤其公子性子顽劣,当年没少干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儿。什么剃胡子拔眉毛的,那都小儿科,公子六岁的时候就不愿意玩了。可怜的四长老们,从来叱咤风云一见着公子,那就跟老鼠看见猫似的。

    宫无绝虽然早知乔青身份,却没想到那神秘非常的半夏谷和她竟是这等相处方式,一时扯了扯嘴角觉得好笑。

    乔青狠狠的咳嗽一声:“四长老谬赞。”

    四个老家伙缩了缩脖子,望天的望天,看地的看地,挠头的挠头,捋胡子的捋胡子,就是不敢朝她那里看。

    深深叹了口气,她也不指望他们的演技了,赶忙秃噜秃噜把该说的话都给说了:“这些时日在下和乔家一同研究,倒也有了少许的眉目,最起码,总算是将皇上身上被下的蛊解了。不过皇上大怒非常,欲要彻查这蛊虫来历,更希望能以此找到炼制药人的配方。论起医毒之术,在下自是敌不过半夏谷的,遂修书一封求得诸位出山相助。本也不过是以蛊虫为诱,在下并未报太大的希望,倒是长老们此次肯出山,此一恩情,在下没齿难忘。那么……在下斗胆相问,这炼制药人的秘方长老们大概需要多少时日?”

    “嗯……这乔家的人医术虽然不咋地,但是好歹还有乔公子在此。我等初步估算,若是无人打扰的话……再有个三日时间,定能给公子一个答复。”

    “三日时间?”

    乔青点点头,和宫无绝对视一眼:“此处乃是冷宫,陷害在下的人定是想不到这十日不过瞒天过海之计。三日时间,长老们大可放心,定然不会有人前来打扰。”

    四个长老连连点头。

    再寒暄过一阵子,乔青便看了看天色道:“夜深了,在下也该回去了,否则定会引起那陷害在下的人怀疑。”

    “恭送少……咳咳,乔公子请便。”

    乔青翻个大大的白眼,拉着宫无绝在一众石化中的乔家人中大步朝外走去。

    待两人远远走了,冷宫中的乔家人才渐渐反应了过来。乔伯岚狐疑的瞅着四个长老,刚才还毕恭毕敬的老头子这会儿立马又威风八面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目光扫一圈众人,吹着胡子昂着下巴开始了蛊虫的研究。除了他们的宝贝少主,谁也别想有个好脸色!

    ……

    夜风静静拂过,冷宫里一丝儿的声音都无。

    弯月被缓缓漂浮的阴云遮蔽,夜色骤然暗了下来。

    一片阴暗中缓缓显出道黑影,这影子与夜色融为一体,周身阴诡与飘忽的气质。像是周身浮了层迷雾,竟是让人探寻不到分毫气息,甚至连那面容都是模糊的,哪怕你看着他,实实在在的眉目到了脑子里,却记不起此人的任何特征。

    他衣袖一拂,直接大步走进了冷宫。

    可刚一进门,气息乍冷!

    身后轰一声巨响,宫门霍然关闭。同一时间,宫内大亮。

    四下烛火无声点燃,照亮了刚才还人影攒动此时却空无一人的破落宫廷。一丛丛火苗遥遥映衬着黯淡的天幕,霎时亮如白昼。这人四下里环视一周,那半夏谷的四大长老和乔家人全部不见,想来这里不知何处就是那条地道的出口,所有人都已经从出口迅速的转移了。而那方原本被看的极重专门请来半夏谷长老研究的的盒子,正开着盒盖静静躺在案几上,里面蛊虫密密麻麻的颤动着,被人弃如敝履。

    这人缓缓笑出声来。

    “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声音桀桀嘶哑逼出去冷宫之外老远老远,透着股让人心颤的诡异。

    “乔青,你诈我?”

    “猜对了,有奖。”

    吊儿郎当的笑语从外面传来。

    外面亦是光亮如昼,大批大批的脚步声远远响起。

    宫无绝,宫琳琅,乔青,还有一众颤巍巍的大臣们跟在身后。大臣们一步一步腿脚都走的不利索了,怎么也没想到这竟是皇上和乔青演的一出戏,在脑子里飞速的回忆着这六天时日有没有得罪过这尊煞神!再往后,是被铁链缚住的朱行健,面如死灰一步三晃,已经预示到了自己的下场。

    众人并未靠近这座冷宫,离着尚有一些距离。

    那人的声音再次传出来,听着没有任何的恼怒,竟像是……满意。

    “很好,很好,哈哈哈哈……每日里在皇宫虚张声势,引起我的怀疑,再在这个时候让朱行健听到半夏谷四长老之事。你算准我多疑必察,又在刚刚演了一场戏,以药人为饵,让我以为你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好好好,不只给自己洗脱了罪名,还能一举擒住我!哈哈哈哈,我没看错你!”

    乔青不答,一切已经很明了了,这六天从头到尾都是个套,没什么好聊的。

    “皇帝的蛊也并未解开吧?”

    那人一语道破天机,宫琳琅的蛊的确未解开,这几日的身体好转只是个障眼法而已。这六天来,做了极多的准备,不说每日在皇宫里溜达,在细小之处,比如乔家的无罪,宫琳琅的蛊毒,和朱行健的结怨,每日从皇宫离开的方向,半夏谷突如其来的四长老,等等这一切合在一起,才将这多疑的人骗了去。

    其实她叫四长老来,也不是没有探查这蛊的意思,只不过即便是四长老,都说不清这种邪门的东西到底如何。至于宫琳琅,四长老有给他把过脉,身上看不出有任何的问题,只是一股阴邪的气息在体内飘移不定。想必他中了蛊属实,只是这蛊,到底要怎么解恐怕还得走一趟玄云宗。乔青皱皱眉,那东西,既然以半夏谷都探不出什么,恐怕本也不是玄云宗制出来的。

    她正想着这些,依旧不语。

    偌大的冷宫之外只有昏黄的光在风中浮动,非但有暖意,反而添了丝森凉。

    “你以为一座密闭的宫殿就能困住我?”

    那人的语调依然悠哉,甚至还带了点儿柔柔的笑意,仿佛根本不将他们当做一回事儿。不过即便一直以来都没有人喊出他的名字,他也未以本宗自居,但是谁不明白里面这人的身份——玄云宗宗主玄天。这是一个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秘密。但是没有人会提出来,大燕的皇权和最大宗门现在还不能撕破脸。

    而以玄天神秘的玄气等级,一座封闭的宫殿自然困不住他。

    不过……

    乔青阴测测地笑起来,猜对有奖!夜色下一口白牙森森,反射着阴湛湛的光,让所有大臣都软着脚退后了三步。宫无绝一挥手,立即有大批大批的侍卫冲上前去,掏出火折子蹲在外面干着什么。少许,一股刺鼻的味道便弥漫在风中。

    有人捂着嘴惊呼一声,立马咽下了到口的答案。

    是轰天雷!

    很明显,玄天也察觉了,他嗓音不复沉稳,带着点病态神经质的疯狂,说不上是怕还是兴奋:“哈哈哈哈……好好好,乔青,这个游戏我喜欢,非常喜欢!”

    乔青冷笑一声:“老子也喜欢的很,老东西,你这游戏老子接了!”

    轰——

    嚣张之极的话炸响在天幕,尾音久久不散终于淹没在一片一片的巨大爆炸中。

    声如雷鸣,陡然而来。

    沉沉夜幕被火红的光芒映染,轰隆隆几声巨响,冷宫一角已见塌方,砖“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石横飞,粉末飘扬,碎屑疯狂的崩炸到天上,那座偌大的冷宫转瞬便被滚滚火苗包围吞噬着。

    乔青抱着双臂,一脸倨傲:“打不死你,老子炸死你!”

    一边宫琳琅眨眨眼:“未必能炸死他,还是五五之数。”

    她自然知道,也不过是出口恶气罢了:“炸不死他,老子也烧掉他一层皮!”

    妈的玩游戏,看你一秃毛鸡怎么跟老子玩!

    乔青憋屈了这些天的一口鸟气,就在这轰然爆炸声中吐了出来。

    后面众人怔怔望着大火焚烧中的冷宫,里面的人没有出来,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只有那火汹涌狂燃,发出噼里啪啦的燃烧声。那玄天……那纵横大燕六十载的玄天……就这么死了?他们忍不住一眼一眼朝着前方那道红衣身影瞄过去,越看越是心惊,背上生寒。不,不只他,还有向来极少言语的玄王爷,一直不显山不露水游戏人生的皇上……

    满朝文武再集体不由自已的退了三步。

    那朱行健更是一屁股瘫坐下去,在这热浪扑面的高温度下,白着脸冷汗狂流。

    乔青扫一眼面色微白的宫琳琅,撇撇嘴:“你倒是豁达,指不定那蛊解不了,以后就变成那种药人了。唔,史上第一个药人皇帝,也算名流千古了。”

    宫琳琅哈哈大笑,搭上一边宫无绝的肩头,得得瑟瑟一点儿也不羞耻:“老子这不是有兄弟么,怕什么。”

    宫无绝肩膀一让,上上下下的扫视着他,像是在想象变成药人之后的好友什么德行。随即退开了两步,以实际行动表达了他的嫌弃。宫琳琅跳着脚骂他不仗义,乔青抱着手臂看着,有些羡慕嫉妒恨的笑了。

    哎,要是冷夏也在这,还用她蹦跶什么呢,直接一切都交给姐妹解决!她仰头望向被染红的夜幕,像是看见那女人冷冷勾着唇左手拿枪右手拿刀的冷酷情形,一身暗黑的气质鬼见了都要跑!啧啧啧,你倒是好,直接上天了事儿,老子在这让人给欺负惨了!

    乔青难得的既伤感又带着点儿想念怀念的温暖表情,落在了宫无绝的余光里。

    他皱起了剑眉,还是第一次在这小子身上感受到这种气息。怀念么?宫无绝的脑子里不自主的开始剔除她怀念的对象,乔伯渊夫妇?不是,提起乔伯渊夫妇,她的气息是森凉和悲哀。邪中天?也不对。宫无绝下意识的认为,她想的是一个女人!宫无绝为自己这个想法,心里一瞬间开始乱。在他纠结在自己怎么可能喜欢男人的时候,他怎么能忘了,乔青也有可能有喜欢的人!

    宫无绝瞬间攥紧了拳。

    乔青有喜欢的人……

    七个字在他脑海里飞来荡去,揪的心里沉甸甸又空落落的。会不会有一天,在他依旧挣扎之际,这小子已经干脆利索的成亲了?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性,宫无绝便恨的牙痒痒。眼前浮现出乔青搂着某个女人,一拜天地,恩爱成双……

    宫无绝骤然射向乔青。

    乔青一哆嗦,瞬间闪开他两米,这移动冷气机,没事儿放什么冷气。

    宫无绝转开眼,一张俊面沉了下来,极度的无力。接下来的时间里,那大火熊熊燃烧,宫无绝一眼都没看,他不受控制的在脑子里开始排除乔青身边所有的女人,甚至是从他认识以来,她所见过的接触过的所有有可能的女人。

    一个一个……

    一个又一个……

    浓烟滚滚,火势渐灭。

    火舌极速蔓延,转瞬,那座偌大冷宫已经在一炸一烧之后付之一炬,化为了一堆灰烬,只余点点火星在灰烬中负隅顽抗着明明灭灭。远远的望过去,一眼就能瞧个清楚。一片灰烬中,没有骨架,没有残肢断臂,除了焦黑的土地上能闻到少许血腥的味道,什么都没有。

    乔青的眉头皱了起来,还真让他跑了!

    靠!

    一拳捶在身边人的身上。

    宫琳琅让他一拳捶的缩下肩去,咬着牙骂:“朕他妈的是皇帝!”

    乔青干笑两声:“手误,手误。”

    后面一众文武百官赶忙冲上来,以前没交情的这会儿套交情,以前有交情的继续联络感情,恭喜乔家主,恭喜院首大人,等等声音不绝于耳。对于某人一拳头殴打了皇帝事件,嗯,没看见。

    乔青笑着跟众人嘻哈了几句,忽然脸色一变。

    她豁然转头死死盯着那片黑灰色的灰烬。如果说玄天跑了,那么只可能是从地道逃跑。四长老等人离开的时间,和他有一段时差,玄天要找地道,也要费些功夫。她吩咐过四长老离开的时候以轰天雷将地道封死,可是玄天依旧从地道走了,那说明什么。他极有可能和四长老和乔家的人撞上!

    乔青瞬间朝城外飞去。

    ……

    城郊,那古井口。

    乔青一路飞奔,古井口并未有人,反倒有一滩浓血。

    一颗心骤然沉了下去,四长老医术是高,可若玄气和玄天对上,恐怕还要略输一筹。后方窸窸窣窣的声音传过来,乔青一转头,松下一口气。那边结伴走来的一群,可不就是四长老和乔伯岚等人。扫过一眼,确定人没少,她飞身迎了上去。

    “少……”

    四长老将她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终于放了心:“乔公子你没事儿太好了。”

    乔青点点头,见他们也没受伤,才问道:“我是没事儿,你们呢?那血……”

    四长老对视一眼,高昂着头哈哈大笑,老长的胡子颤巍巍的,哪里还有那种世外高人的风度,简直就是四个偷了糖果的老小孩儿。乔青挑眉,乔伯岚走上来,眼中亦是含着笑意,解释道:“家主有所不知,你命我等将轰天雷一路埋在地道口,堵了那玄天的路。结果谁知那玄天玄气极高,轰天雷一路轰出来,竟然也没死,只受了重伤。那玄天紧跟着咱们,差的路程不多,他恐怕想不到咱们非但不跑,还埋伏在了地道口,待他一出来,四长老等人便合力给了一掌!那血,便是玄天的。”

    身后无紫非杏噗一声笑出来。

    想当年公子去半夏谷之前,四长老多么有威仪的人啊,自从公子去了,每天和公子斗智斗勇。从一开始,让公子欺负的跳脚,再到后面,也知道耍一点儿阴招,瞧瞧现在,全半夏谷哪一个不是让公子训练的腹黑无耻?

    乔青笑笑:“跑了?”

    “哎,可惜了,重伤了还让他逃掉。不过公子可不知道,他一出来那模样,啧啧,灰头土脸,衣衫褴褛,头发都被烧掉了大半,剩下那几根儿挂在头上焦黄焦黄冒着烟儿,真成秃毛鸡了!”

    跑了就跑了吧,反正本也没抱太大的希望能一举灭了丫的,烧成只秃毛鸡也算是出了老子一口鸟气!乔青冷冷一扯嘴角,带着大部队慢悠悠往回走,这次就当是利息,老子的本金,总有一天让你全他妈吐出来!

    非杏挎上她的手臂:“公子,咱们什么时候出……”

    话没说完,非杏迅速吞了下去,手从乔青臂弯里抽出来。原因无他,对面正站着一个黑煞煞的男人,目光正落在她的手上。非杏迅速把手背身后去,生怕玄王爷冲上来给她剁了。

    宫无绝转开眼,难道是非杏?

    看见乔青笑靥如花的脸,他远远点个头,乔青瞬间受宠若惊,怀疑地扫射着对面的男人,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宫无绝让她给气笑了,刚才那段时间,他貌似想通了什么。

    嗯,让他继续想一想。

    *

    宫无绝回到玄王府,静静在自己书房里坐着。

    这一坐,便坐了有足足一日一夜。

    昨夜乔青的那个表情,不能不说,他有点儿麻爪了。如果乔青真的有喜欢的人,那人应该是什么样……温柔的?可人的?娇俏的?婉约的?无数种样貌的女人在他眼前徘徊不去。宫无绝从咬牙切齿到心乱如麻到眉头紧锁,再到如今,他缓缓的笑了。不似前段时间的纠结和自嘲,反倒如乔青第一次所见他时的模样。

    他站起身,挺拔的背脊回复了以往的凌厉,霸道,腹黑,睥睨,一双鹰眸望着窗外沉沉夜空:“陆言。”

    “爷。”陆言出现在眼前。

    “最近老太太有没有消息?”

    “呃……”陆言挠挠头,回想起一天一封的消息,上面的内容完全相同,信头是对这个孙子的极度不满,信中是感念老人家晚景凄凉,信尾是一句恐吓,再不滚回来成婚老娘就拄着拐杖杀去大燕!陆言想着要怎么回,斟酌道:“还是从前那样,每天都会催。”

    宫无绝嘴角一勾:“成婚?”

    “咳,是。”

    陆言自个儿在这纠结着,却没见自家主子有什么抗拒的情绪,以往一提起这个他便会阴郁上几分。这会儿……反常啊:“爷?”

    沉默良久:“嗯,回一封。”

    陆言叹气,回什么呢,一样的内容,一样是逼婚,这一封坚决反对的信回过去,指不定就要开始祖孙大战了:“那个,爷,老太太上一封说,你就是娶个蚂蚱也得娶一个回去!那……回什么呢。”

    “半年后成婚。”

    “哦,成……”陆言瞪大眼:“成成成成……”

    宫无绝回头,微笑:“婚。”

    咻咻……躲在外面的陆峰陆羽以光的速度冲了进来。

    “主子,您有心上人了?什么时候?咱们怎么不知道?主子是哪家的姑娘?大燕的?直接回给老祖宗成婚的事儿么?不用再考虑考虑?”不是他们想的多,主子决定的事儿通常都没有转圜的余地,可这一上来就成婚,是不是也太快了?貌似他们是爷的贴身侍卫吧,竟然一丁点儿的蛛丝马迹都没发现?三人面面相觑,爷自己坐了这么一天一夜,就坐出个成婚对象来?这这这……这也太神秘了:“爷,成婚也不用这么急吧?”

    宫无绝继续笑。

    笑的三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从脚底板蹿起股诡异的凉意,才慢悠悠的坐回椅子里。

    心上人?唔,算是吧,此时想想,这叫法还不赖。他方才已经想的差不多,每每一想到在他还处于迷茫当中,那小子随时都可能已经娶了媳妇过日子,心里便火烧火燎的不爽。半年时间,先让老太太准备着,反正娶个蚂蚱都行了,他娶的就是每天在眼前蹦跶来蹦跶去的蚂蚱,嗯,公蚂蚱。

    指尖在扶手上一下一下轻轻敲着,宫无绝闭上眼,如一只希腊狮,在发现了猎物之后的伺机而动,慢条斯理的优雅的却又充满了让人心惊的力量的笑道:“先下手为强。”

    三个手下迷迷糊糊的梦游着飘走了。

    宫无绝终于睁开眼,他从来就不是扭捏的人,开始的挣扎抗拒过去,现在不过是面对自己的感觉而已——真实的感觉。静下心来的一整日加一整夜,足够他思考的全面,思考的彻底。

    既然喜欢,那就喜欢吧。

    当然了,他从来也没想过,当他迈出这一步后,乔青会是什么样的态度,是抗拒还是厌恶。无所谓,那些抗拒的厌恶的不能接受的,他总有办法扭转过来。宫无绝坐到清早,直到外面鸡啼清脆,想通了的男人心情极好的站了起来。

    然后,便收到了一个晴天霹雳。

    “你说什么?”

    望着自家主子咬牙切齿的黑漆漆的脸,陆言缩着脖子小小声道:“主子,你要去乔府?可是……乔公子前天夜里便出发了啊,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的,到底走的哪条路,这会儿下落不明。”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沉默了良久良久,一双拳头攥的咯吱咯吱响,宫无绝一张脸黑的沾点儿水就能研墨了。就在陆言扶着门框腿软脚软险些夺门而出的时候,宫无绝终于勾起了嘴角,阴森森的笑了。

    好样的,乔青,别让老子逮到你!

    *

    “阿嚏!”

    乔青受不了的摸摸耳朵,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儿,最近老是有人不断的念着老子!不爽的朝马车对面踹过去,兰萧嗷嗷叫着跳起来,红着兔子眼缩她老远,咕咕哝哝的抱怨着。

    乔青狠狠瞪去一眼,心里越发的不痛快。

    解决了自己罪名的那晚,乔青趁着天没亮就收拾东西跑路了。

    一来那四个老家伙一回去乔府没了外人,直接褪去了半夏谷四长老的外皮,变身四个老顽童宝贝少主的叫着,叫的她鸡皮疙瘩落了一地。二来么,她早就说过,这游戏可以玩,但是怎么玩,在哪玩,游戏规则要由她来定。玄天负伤离开,不代表他放弃了游戏,相反之,那个疯子只会越发的变本加厉。若她留在盛京,指不定还有什么样的麻烦,倒不如直接来个消失。

    玄云宗在明,她在暗,这样游戏玩起来,才算有意思。

    不过……

    乔青望着对面兔子眼红红的兰萧,恨不得把他从马车里丢出去。

    她那天刚一出城,就看见了等在外面的兰震庭,还不待心里不好的预感蹿起来,眼前蓝影一闪,兰萧已经被提溜着后领子给丢进了车厢。她还尚且没反应过来,年过六旬的老人拄着拐杖健步如飞,一眨眼的功夫,已经没了人影。只有两句话顺着风儿远远飘了过来:

    “这小兔崽子老子就交你手里了,带着出去见见世面。”

    “你可给老子看好了他,掉了一根头发老子为你是问!”

    乔青将这两句话在脑子里反反复复过了几遍之后,不得不说,她让兰震庭给讹上了。呆呆望着马车里朝她微微一笑很羞涩的兰萧,只觉心里拔凉拔凉的,有没有搞错,她这次是去玄云宗送死的大事儿,竟然把这么个累赘塞进来!

    乔青欲哭无泪,带着只兔子去狼窝,还得保证不掉毛,靠,这是神的要求啊!

    后面这两天里,乔青终于验证了她的人生,悲剧。

    兰萧这小子竟然从小到大没出过盛京,一路上看着什么都新奇,眨巴着他的兔子眼问这问那,她心烦了吼他一句,他就小媳妇一样缩去一边儿,以纯洁无辜又谴责的目光红着眼睛娇娇弱弱地望着她。

    乔青叹口气,一勾手指:“来,打个商量。”

    兰萧小心翼翼凑上来,她忍住抓起个抱枕闷死这小子的欲望,好声好气商量道:“再有半个多时辰就进城了,能不给老子丢人不?”

    双目瞬间晶晶亮:“哪座城?”

    素手敲敲车板,外面驾车的无紫收到询问,笑嘻嘻回:“下一站是四方城,咱们出了盛京一路疾驰,这会儿已经到了第二个城镇了,上一个城镇没进去的。四方城算是盛京附近最大的一座城池,毗邻着万厄山,武者极多的,很热闹啊兰少爷。”

    兰萧连连点头。

    乔青皱皱眉:“万厄山?”

    往玄云宗去的这个方向,乔青倒也是第一次走。不过万厄山她是知道的,一座极其危险的山脉群,倒不是因为这山陡峭,而是山内有凶兽。翼州大陆和中国的古代差别不大,这里的玄气和古代的内力应该是差不多的东西,玄气比内力更为直观而已,可以直接发射出体外,并带有颜色分辨。而凶兽,其实就是野兽,只不过在这充满了玄气的大陆,野兽皆不同程度的有所力量增长。

    倒是听说过有些非常稀有的凶兽是有智慧的,不过那在大陆上也只是九牛一毛,属于凤毛麟角一类的。

    而万厄山上的凶兽,就是真正的野兽了,成群出没,极为危险。不少大宗门的人会组织宗门子弟组着团儿进山猎杀,从战斗中历练经验提升玄气。若是一个人的话,没有个两把刷子大多都是绕道而行。

    乔青想着万厄山,并没有发现她怀里的大白掀了掀眼皮,以一副不屑之姿态优雅的喵呜了一声。

    这思索的功夫,四方城门已经近在眼前。

    城门口不少行人马车马匹正排着队进城,乔青拉开车帘扫了一眼,诸多背着长剑的武士混在其中。直到今时今日,她才直观的感受到了玄云宗的影响力,一个双生果,一个六十大寿,仿佛让全大燕都处于沸腾之中。这一路上,撞见了无数往玄云宗方向行去的人。而距离玄天的六十大寿,其实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

    放下帘子,便见兰萧欲言又止。

    “干嘛?”乔青挑眉。

    “你穿成这样,岂不是一下车就被发现了?”指指她的衣衫。

    “唔,也是,老子可不想再来一个全城自动清场。”

    乔青苦恼的摸摸下巴,心想着这里不是盛京,应该不至于她一出现,就清场了吧?重点是她还想着隐匿行踪来个躲在暗处出其不意呢,这一身红衣服一出现,岂不是瞬间暴露?到时候啥也不用干了,就等着玄云宗的人组着团儿追她屁股后面杀吧。

    马车一个颠簸,再次行起,像是过了城检。城内极是热闹,隔着车帘外面闹哄哄的声音全数灌进了耳朵,和盛京的热闹又有所不同,盛京天子脚下,再繁华热闹也是有所收敛的。而四方城不然,处处流淌着一股自由的气息。

    “公子,就停在这间客栈吧,里面人满满的,看着好热闹。”

    “唔。”

    乔青做了半天心理建设,想着一去客栈立马换一身衣服,终于深呼吸一口下了马车。

    这一下车,傻眼了。

    只见大街上来来往往穿梭如流,走着的跑着的站着的,但凡是个男人十个里面有九个都是一身红衣。一片一片的红衣“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服在眼前晃来晃去,乔青茫然四顾,见远远一红衣男子长的歪瓜裂枣,一步三摇晃,忽然停在一姑娘身前。刷一下展开折扇,挑起姑娘的下颔,露出参差不齐黄齿两排:“姑娘有礼,在下修罗鬼医,不知姑娘姓甚名谁家住何方?”

    乔青张大了嘴巴。

    那姑娘也不是个好惹的,一把拖过身边另一红衣男子:“什么登徒子,修罗鬼医可是本姑娘的哥哥!”

    乔青的嘴巴变成O形。

    “哪里来的小子,挡着客栈门口让不让人进啊!毛都没长齐刷呢真当自己修罗鬼医啊呸!”

    乔青眨眨眼,一店小二迅速冲了出来:“客官里面请,打尖儿啊还是住店啊,咱们这有最好的上房。”这句话是冲大汉说的,说完顺便一扫乔青,一脸嫌弃:“客官闪开点儿,进不进店啊,不进店别妨碍着咱们做生意。”

    “客官莫要生气,现在的人啊,谁都说自己修罗鬼医,甭理他们,来来来,小的给您最好的位子。”

    “哼,那是你不知道,老子跟修罗鬼医可是兄弟,拜过把子的!”

    远远的小二带着大汉进去了,还能听见两人嘀嘀咕咕的声音。兰萧肩头一抖一抖,无紫非杏蹲在地上噗嗤大笑,大白喵呜喵呜乐的直打滚。

    乔青无语的摸了摸鼻子,捶着马车仰天咆哮:“老子是真的,真的!”

    满街行人:“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