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一章 带走!

第四十一章 带走!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一章带走!

    这是谁家公子?

    是此刻每一个茶楼内之人的心声。

    就连那以保护兰萧为最高目的的侍卫都看呆了,一个激灵反应过来赶忙上前,感恩戴德地望着突然出现的红衣少年:“多谢公子出手。”

    &nb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sp;瞧着他作势要接过兰萧的手,乔青微微一笑,托着脸白如纸眼圈红红的兔子少年当没看见,转向了将狼一样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射的唱曲儿少女。被这样暧昧不明的温柔眼波一扫,少女一张俏脸晕满了红霞,揉着帕子咬着唇:“公公公公子怀里的这位公子对奴奴奴奴家有恩……”

    “所以呢?”

    “既然公子救了奴家的恩人,奴家愿为恩人报答公子的大恩大德,日夜侍候为奴为婢。”少女等价交换极是满意,越是扫射着她,就越是心花怒放:“敢问公子府上哪里?”

    乔青匪夷所思地看向窗边站着的无紫非杏——爷长得很像兰萧这种冤大头么?

    无紫非杏握拳——公子,这女人敢觊觎咱们的工作,教训她!

    乔青自认是个纯爷们,自然不会跟这种小姑娘计较,所以她十分怜香惜玉的自报家门:“乔府。”

    唱曲儿少女已经不能用兴奋来形容了,兰家这小公子身份是高,可未免太过娇弱。她鄙夷地瞥一眼歇菜的兰萧,转而再看乔青越看越是激动,哪里像眼前这公子,出身御医世家不说,一看就是个威猛的!

    “奴家有眼不识泰山,没想到竟是乔家公子……”

    “嗯,九公子。”

    “原来是九……九……九……”唱曲少女磕巴了。

    乔青很好心的点点头。少女顿时一退三步远,好像废物会传染。九公子是何许人也,说的好听论上个公子,说的不好听那就是臭名昭著!若非她会投胎有乔家这么一个后盾,根本就是过街废物人人喊打,前些日子那名姬脑子有病,她可不会干这种赔钱事儿:“公公公公子,奴家粗手粗脚上不得台面……”

    话都来不及说完,甩着帕子逃也似的冲出了茶楼。

    乔青摸摸鼻子——这废物名声还有这么个好处?

    无紫非杏望天流泪——居家旅行必备良品啊!

    瞧瞧那少女逃跑的速度,跑的是花容失色屁滚尿流,主仆三人一阵汗颜。

    周遭的看客们没想到这妖娆少年竟是那个废物,失望鄙夷地叹气一声。兰萧的侍卫更没想到。不过他却并非鄙夷,而是将乔青由上到下打量了一番,上次老爷从乔府回来,便日夜大骂这乔家废物是个混小子,牙尖嘴利阴险无耻,其频率可比一日三餐,顺带着怎么看自家少爷怎么不顺眼。然而他们却知道,按照老爷的性子若是不上心的人根本懒得多提一句,能把老爷气得跳脚还天天挂在嘴上问候祖宗十八代的,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

    这么一想,更不能让自家少爷落到对方手里!

    侍卫一抬头,懵了。

    望着空气茫然四顾:“我家少爷呢?”

    *

    兰萧正被人毫不客气地丢到一棵大树下。

    盛京城外的荒僻之地,乔青抚掌笑道:“诸位,跟了这么久,辛苦了。”

    话音落,四面悄无声息陷入了一片沉静,乔青也不急,半倚着树干静静地等。忽然,眼前一晃,无声落下十数条影子,包括之前在茶楼内的四人,俱都如临大敌地盯着她。

    &nbs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p;乔青微一勾唇:“舍得出来了?”

    为首一人谨慎地看一眼地上四仰八叉地兰萧:“你故意带上兰萧,让我等无法在城街热闹之地动手?”

    “BINGO!”

    兰萧这人虽然没什么用,兰老将军独子的身份却是这些暗卫的顾忌。方才茶楼之内人流太多,以这些暗卫所想必是一击灭掉她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她则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不出手,便是等死,出手,就要暴露废物的身份。只有将自己放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再带走兰萧一路到这城郊荒僻之地,才能无所顾忌。

    明显暗卫也想通了其中关节:“你不是废物?!”

    乔青歪头想了想:“对上你们,爷自然还算不上废物。”

    “好个大言不惭的小子!”暗卫首领怒叱一声,目光如蛇阴冷朝着乔青缠绕而去,却看不到这少年的丁点惧意。十数人对视一眼,竟是看不出她的深浅:“怪只怪你勾引了玉王爷,王爷是成大事之人,太后有令……”

    “等等。”乔青一脸的敬谢不敏,再提那宫玉一会儿晚饭可吃不下:“你们还有三秒钟。”

    暗卫一皱眉,还没想通这话的意思,然后……

    没有然后了。

    砰砰砰——

    一阵齐刷刷的砸落地面声,包括那名头领在内,尽数伏地挺尸。

    乔青望着这七孔流血的死相,嫌弃地皱起了脸,那老东西新研发的什么狗屁毒,死的这么没有美感!脚尖踢了踢地上的兰萧,刚一碰到他顿时就是一抖:“赶紧起来,老子知道你醒了。”

    地上那人顶着张惨白惨白的俊脸死死闭着眼。

    乔青翻个白眼:“赶紧的。”

    一张红唇抖了两抖,终于娇娇弱弱地咕哝着:“没没没没醒。”

    怎么有这么蠢的人。乔青抚额,她可不愿意再在这里对着这些尸体哪怕一分钟,甩手走人,脚踝却被一只手执着地握住。兰萧趴在地上鼓足了勇气不再装晕,一睁红红的兔子眼:“上上上上天有好生之德。”

    “你刚才什么都没看见。”

    “我看见了。”兰萧缩着脖子。

    乔青斜眼俯视着他,兰萧弱弱仰视着她,明明吓得浑身都在哆嗦偏偏死死看着她分毫不让,目光中毫不掩饰地传达出了他的谴责。无奈叹了口气,乔青蹲下身子终于认真地观察眼前少年,唇红齿白眉目如画,难为生在生杀予夺的将军府还有这么一颗赤子之心,不过……真是傻啊!她表情沉重地拍拍兰萧肩头,换来他如临大敌的一抖,才开始讲道理:“他们要杀我,我是反击,嗯,就是正当防卫。”

    “他们还没杀你,只说了几句话就……”

    “他们不是没杀我,是没来得及杀我,若我不动手,死的就是我了,明白?”

    “我我我我没看见他们要……”

    “你他妈不是说看见了么!”

    兰萧红了一中午的兔子眼,终于吧嗒一下落下泪来,委委屈屈地看着她。

    乔青一脚踹开他握着脚踝的手,靠,老子脑子让马踢了才跟这傻小子讲道理:“一切行无常,生者必有尽。不生则不死,此灭最为乐。”

    兰萧傻眼了,一边疼得嗷嗷叫,嘴里还在嘀嘀咕咕没完没了:“你你你你回来,这句话不是这么理解的,上天有好生之德,众生皆平等,你不能随意取他性命,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乔青走到一半,终于忍无可忍地回过头来。

    她一脸温柔的笑,笑得兰萧越说声音越小,终于乔青走到近前,抬脚,落脚,压住他五指,捻啊捻……

    舒爽,走人。

    后方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响彻天际……

    乔青一边伸着懒腰,一边朝后竖了个中指,看也不看一眼一转眼便没了身影,徒留那娇娇弱弱的嗓音留在原地碎碎念:“上天有好生之德。”

    *

    翌日,天气依旧是那么的好。

    好到乔青决定晒着太阳赖床到日落再说。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午饭时间还没到,她就被外面凌乱的声音给吵醒。乔青眯着眼睛窝在轻薄柔软的床榻上,听外面无紫非杏在拦着什么,极多人的脚步声朝着这边趋近,混合着兰震庭老当益壮的大吼声:“让那兔崽子给老子出来!”

    不爽的把大白抓来蹂躏了一顿,在肥猫反抗的“喵喵”叫和漫天的白毛飞舞中,乔青终于爽快了。

    起床,出门。

    走出内室,正见到拄着拐杖的兰震庭冲进院子,一旁跟着嘴角微勾的宫无绝,再后面大队的侍卫官差险些将小院都挤爆,老家主乔延荣并不在,只有总管乔福在门口应付着。

    她对上宫无绝意味不明的目光,茫然挑挑眉。

    还不待说话,兰震庭已经挥舞着拐杖要敲过来:“兰萧呢?你把那小子弄哪去了?”

    乔青立马蹦开,让这拐杖敲下来,老子就得上阎王殿去找兰萧了。兰震庭大喘着气瞪着她,一旁非杏无紫赶忙跑上来:“公子,兰公“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子昨日没回府,今早晨衙差在城外四处寻找,发现了一处有极多血迹的地方,没有尸体也没有打斗的痕迹,不过兰公子的发钗掉在那里,人却不见了!据守城门的衙役说,昨日看见你扛着兰公子出城,茶楼里也有认证证明,你是最后一个和兰公子接触之人。”

    这话落下,乔青的眉头便皱了起来。

    她可不认为兰萧只是迷了路,那里的尸体既然不见了,就定是有人处理了。兰萧又正好在这个节骨眼上失了踪……

    乔福也走上来:“九公子,快把昨日的事说清楚。”

    “不必!有什么话去刑部大牢里再说。”宫无绝一言打断,一双鹰目和她交汇而过,一挥手,官差衙役立即冲了上来。在乔青还处在睡眼惺忪云里雾里的时候,镣铐加身,刀剑抵颈。

    “带走!”

    我对无绝哥深表同情,把未来媳妇给得罪惨了,乃这是闹哪般啊?

    以后丫就是个跪搓衣板的命啊!

    喜欢这文的,加入书架哈~

    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