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八章 八方瞩目

第十八章 八方瞩目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八章八方瞩目

    乔府。

    外面传来第三声更鼓,管家乔福躬身立在老家主的书房内。

    “老爷,不早了。”

    乔延荣不语,身前古朴的案几上一只空茶盏静静的摆着,苍老的眸子在烛火中影影绰绰,闪烁着不明的光芒:“确是……没问题?”

    “是,老爷。老奴已经仔细查验过,里面的确有让人疯狂的药物残渣,想来九公子并未说谎。那天人多嘴杂场面混乱,难免看不真切,不过有孙少爷作证应是错不了的。这药物虽不常见却也不至稀有,要是老奴没看错的话,也许是出自半夏谷,以姑苏公子的背景不难弄到。”

    乔延荣点点头,语气中怒意沉沉:“姑苏让,欺人太甚!”

    乔福不敢说话,以乔家数百年在大燕的地位,何时受过这样的挑衅?便是当今圣上都要给几分薄面。不过怒归怒,老爷也不至于失了理智,乔家再尊高只是一个御医世家罢了,仗着的便是大燕历代得来的功勋,真正出去到大陆上,还真算不得什么。更不用说要和翼州四公子对上了,这口气,只有咽下去。

    乔延荣何尝不知,若是要怪,也只怪文武和云双不自量力!不过……

    跟了他一辈子的总管接上道:“老爷可是觉得,那日堂上之事,有所古怪?”

    “哎,人老咯,疑心反倒越来越重。”摇头笑笑,从桌案后站起来,再看了眼案几上的茶盏,朝着床榻慢慢走去。

    “老爷宽心,那件事九公子绝不可能知道,咱们都是眼睁睁看着的,她陷入了深度昏迷中没死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乔福立即上前扶着他,神色讳莫如深:“当年那孩子才有多大,若她知晓此事却一直在伪装的话……那未免太过可怕!”

    “只怪当初不够心狠。”

    眼中一抹老辣划过,乔延荣看向窗外,仿佛陷入了回忆。

    见他视线悠远,知道他又在怀念故去的四少了,当年四少天资过人,老爷在他身上花了多少的心思,哎,怪只怪那个女人!乔福宽慰道:“以老奴看孙少爷是个好孩子,将来前途不可限量,老爷也算后继有人了。”

    “文武?乔福啊,你是看我老了,以为说这么几句就能糊弄我了啊!文武是个什么德行,我会不知道么。”

    “老奴可不敢,孙少爷性子虽然冲动,但本质还是……”

    话没说完,脸色骤变!

    轰——

    一声巨响,沉沉的夜幕中,一股巨大的气浪从京郊位置向天空喷薄着,一浪接着一浪铸成了一座遮天蔽日的高“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墙。那声音如雷鸣轰响,那气势若排山倒海,肆虐席卷声势惊人!

    “老爷,有高手在交战!”

    “查!”

    *

    皇宫。

    大燕太后的寝宫中,宫玉跪在三十余岁的美貌妇人跟前:“母后,儿臣要她!”

    “荒唐!”

    太后厉声怒斥,精致的面容看不出丝毫岁月的痕迹:“哀家到底说你什么好,那把椅子现在还坐在那小杂种的屁股底下,你却在这大半夜把哀家吵醒,就只为了一个废物?”

    宫玉垂着头,细长的眉眼中闪过丝阴鸷:“母后,那废物儿臣势在必得!”

    &nb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sp;“你……你……”太后指着他连连喘气,显然没料到他态度强硬。眼前自己倾尽心血扶持的儿子,智谋心思都不比那小杂种差上半分,却偏偏这不容人启齿的癖好成了他坐上那把椅子的绊脚石。当年先皇便是因此对他失望,他却依旧不知悔改!想到此处怒从心来,看着又再张口的宫玉,一掌拍在扶手上,长长的指套发出沉闷的声响:“闭嘴!你不要忘了你的侧妃姓乔!”

    一个王爷,同时将姐弟二人藏在后宅,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岂不笑掉天下人的大牙?

    宫玉却不管这些,他看中的东西,必然要弄到手:“母后,咱们对乔家有所顾忌,乔家又何尝不顾忌咱们?唇亡齿寒的道理谁都明白,岂会为了一个废物自掘坟墓。至于天下人的想法那更不必理会,待到孩儿坐上皇位,谁敢多说一言!”

    沉吟片刻,太后摆摆手:“罢了罢了。”

    宫玉惊喜:“母后,你同意了?”

    “哀家不同意,你就乖乖听话了?”太后冷笑一声,语气倒是缓和了几分,在宫玉看不见的地方,妩媚的眼中划过丝杀意,这个皇位必然要属于她的儿子,断不能因为一个废物毁了他的名声:“你若想要大可派人掳了,莫要大张旗鼓弄到人尽皆知!以后多在政事上上上心,这等鲁莽之事莫要再干了,哀家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容你放肆!”

    “是,今日之事是儿臣鲁莽,母后想必也乏了,儿臣告……”

    “那是什么!”

    没说完的话,被太后一声惊呼打断。

    宫玉跟着向外看去,霍然起身:“来人,去查!”

    *

    兰府。

    早已卸甲的镇国大将军府中,因为一个人的失踪陷入了慌乱。年过六旬的兰震庭披着外衣,第三次出房询问:“这都什么时辰了,公子还没找到?”

    “回老爷,找……找到了。”

    沉重的拐杖一掼地面:“在哪?还不去把公子带回来!”

    “在……在……”下人结结巴巴的低着头,如何敢把公子的所在说出来?公子从来足不出户老爷看似严厉实则将他疼到了心坎儿里,这次公子心血来潮加之下人的疏忽,竟让公子到了那种地方去!更不用说他们赶到之时看到的场景,一个个低着头嗫喏不语,把那挑事儿的罪魁祸首在心里千刀万剐。

    兰震庭脸色越来越难看,忽然耳边一声惊呼:“老爷,你看!”

    抬头看去,瞳孔骤缩:“查!”

    *

    同一时间,整个盛京因为那道肆虐喷薄的劲气,而陷入了一片惊慌中。巨大的声响将百姓从床上惊醒,玄云宗马长老直接飞出了窗子,府衙里的大老爷被吓到一个高弹起来,官府派出了大队侍卫前往京郊探查。但凡有点眼力的皆明白那道气柱由何产生,一时各方势力调遣众多人手,纷纷朝着京郊赶去。

    这素来平静的盛京,何时出现过这等程度的碰撞?

    每一个势力的人都脸色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凝重,凌乱而飞快的向着京郊汇聚着,遇见了认识的不认识的有交情的有敌意的,皆都放下了一切对视同行,眼中传递着同样的意思:靠!

    你说你们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高手,悄悄的来再悄悄的走就是了,何必要闹到当街火拼这么严重!

    太没有高手风范了!

    带着这样的怨念和匪夷所思,一众人终于或飞或跑的赶到了京郊,然后……落地的脚崴了,跑步的栽倒了,飞行中的腰闪了。大片大片的抽气声中,即便众人有所准备,依然被眼前恐怖的场景惊到齐刷刷傻了眼。